刚刚更新: 〔盛夏言景祗最新章〕〔上门神豪何金银〕〔我在末世要稳亿点〕〔何金银江雪〕〔主人公叫叶辰和苏〕〔狂婿归来杨凡〕〔屠尽万雄的战神杨〕〔永夜组织杨凡〕〔我就是个做玩具的〕〔霍海云晴〕〔叶落落慕少棠〕〔林炎柳幕妍〕〔万亿神婿霍海〕〔古武狂卫霍海〕〔最强豪婿霍海〕〔邪婿来袭霍海〕〔盛世大明〕〔超强狂婿〕〔王蜜王大山〕〔情深不寿言总宠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07章 夜半马蹄声
    对于郑玉莲的心思,云萝在一瞬的疑惑好奇之后就没兴趣去猜了。

    和那点怀春少女的小心思相比,她倒是对今日来里正家的那两位书院的先生更加感兴趣。

    村里谁家办酒席,正常的情况是除非很亲近的关系,不然一户人家只会有一人赴宴,最多再带个不占座的小孩。

    但里正家出了个秀才,那是真正的宴请全村,无论男女老少全都是座上宾,加上前来道贺的亲戚,足足四十多张大方桌,借遍了全村都不够,还从隔壁的桥头村再借了十多张桌子凳子。

    到中午将要开饭的时辰,所有人都自动的汇聚到了里正家周围,云萝拉着云萱站在堂屋门边的屋檐下,正好能听见坐在西次间的两位先生和学子们的说话声。

    李继祖亲自作陪,热烈的谈论着今年的试题,从他们的言谈中可知,里头的几位学子竟大都参加了今年的院试,而除了李继祖之外,还有另一个叫“青鸿”的人也中了秀才,似乎今年的院试整个庆安镇就只有这两个人考中。

    云萝踮起脚趴着窗户往里头看,见那青鸿一身七成新的青衫布巾,看模样已有三十来岁的年纪,嘴唇上方留着两撇八字小胡子,正随着眉头一起得意的飞扬。

    在这些人中,云萝还看到了另一个熟悉的人——李三郎。

    在她看李三郎的时候,李三郎也看到了从窗户下面探出来的那颗脑袋,不由得咧嘴一笑,走过来问道:“小萝,你在这里干啥?”

    他一句话把屋里的其他人都吸引了过来,也都看到了趴在窗外的小丫头。

    云萱“唰”的一下就脸红了,想把妹妹拉走,云萝却半点不胆怯,紧紧趴在窗户上,说:“听说这里都是书院的先生和学生,我来看看。”

    屋里的人大都被这一句话老实话给逗笑了,也有两位神情不虞暗暗皱眉的,大概是觉得乡下丫头太没规矩了吧。

    李继祖看了眼两位先生,解释道:“先生,这位是同村的郑家姑娘,与郑文杰乃是堂兄妹,她家中还有一个五岁的弟弟,十分聪慧,短短两个月就学完了《千字文》,听说想参加今年书院的入学考试,进书院读书。”

    没想到这个事情连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李继祖都知道了,肯定是狗蛋跟他说的。

    云萝眼睛微亮,也连忙接过话来问两位先生,“二位先生,今年入学考的日子定了吗?具体都会考些什么内容?我弟弟已经学完《千字文》和大半的《蒙求》,接下来该学哪本书?考试的时候还需另外再准备些什么东西?”

    这些虽然都可以问栓子,问李三郎,问李继祖,甚至问袁承也行,但眼前就有书院的先生,问他们岂不是更好?

    两位先生对视了一眼,显然没想到会遇到这么个小丫头,对她的弟弟也不由得产生了些许好奇。

    年纪稍长的申先生率先说道:“书院可不是那么好进的,仅仅熟读蒙学还远远不够,你弟弟才五岁,倒不如先送他去私塾学两年。”

    可本姑娘真不放心把郑小弟交给郑丰年来教导!

    她抿了下嘴角,目光清澄而认真,说:“不只是熟读而已,我弟弟现在能把《千字文》完整的默写出来,《蒙求》也能默写大半。”

    申先生顿时“嘶”了一声,“默写?”

    这默写和熟读可是全然不同的两个概念,能默写《千字文》就说明至少完全学会了一千个文字,加上大半部《蒙求》,若不参加科举,只日常使用的话,竟是足够了。

    云萝点了点头,一脸的理所当然。

    蒙学那几本书不就是用来识字的吗?若连默写都不会,哪里能说是学会了?

    那位张先生也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弟弟现在何处?可否唤他过来?”

    天知道他跟着狗蛋跑到哪里玩耍去了!

    云萝转头找了一圈没找到人,说了句“先生稍等,我去找他”,然后大半个脑袋就缩回了窗户下面,只露出头顶的那个鬏鬏在窗台一晃而过。

    并没有等多久,郑小弟就被云萝拉了过来,身着粗布短褂,挽起的两只裤腿因为跑了一路而一只高一只低,衣摆还打湿了一大片,满头大汗,整个人都在散发着腾腾的热气。

    云萝这次没有趴窗口,而是进入堂屋走到了西次间的门口,问道:“二位先生,我们能进来吗?”

    屋里正在谈论的话题再次停顿了下来,里面的几人齐刷刷的转头看向门口的小姐弟两。

    更准确的说,应该是大部分的注意力都落在了文彬的身上。

    文彬被这么多人注视着,不由得往云萝身边贴近了一些,然后瞪大眼睛看了回去。

    还是申先生先开口,朝两人招手道:“进来吧。”

    然后他看着站到了他面前的文彬,语态和善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郑小弟先看了云萝一眼,然后才回答道:“先生,我叫郑文彬。”

    “郑文彬?这名字好。”没想到乡下的小子还取了个甚是文雅的名,不过想到李继祖刚才说的郑文杰是他们的堂兄,也就似乎明白了什么,又问道,“听说你已经学完了《千字文》?”

    “是的先生!”

    这里的动静吸引了外面的村民,渐渐的围过来瞧热闹,越聚越多。

    文彬还在跟先生问答,一开始是申先生,后来张先生也加入了进来,甚至是极为活跃的学子都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考较郑小弟。

    从开始的背诵《千字文》到后来的随意抽取一句来答出上下句,再从单字单句的默写到释义,郑小弟都几乎对答如流,不过在考较到《蒙求》中的内容时,他尚且有些生疏,难免思考许久还回答错了。

    可即便如此,看着眼前这玩得跟个泥猴子似的五岁小童,仍止不住的惊叹。

    一个十三四岁的青衫少年扼腕叹息,“真是白读了这么多年的书,《千字文》中的些许知识我都有些模糊了,竟快要比不上刚开蒙的孩童!”

    他身旁年长些的学子当即笑道:“幸好先生没有答应你去参加童生试,不然岂不是丢了整个书院的脸?”

    屋里热闹,屋外的村民也是议论纷纷,掐着时辰过来的郑文杰刚一进门就听了满耳朵,不由得变了脸色,垂着身侧的双手紧紧的握起拳头,好不容易才忍下了掉头离开的冲动。

    不过是个五岁的小童,会念几句《千字文》罢了,怎么竟还成了神童、文曲星下凡?真是可笑至极!

    栓子这时候从他的身后进门,见他站在门口挡住了路,便问道:“郑师兄,怎么站在这里不进去?”

    屋里的那位扼腕少年耳朵一动听到了动静,转头也看到了外面的两人,忙挥手喊道:“郑师兄,杜衡,你们怎么现在才来?亏的这里还是你们的家乡,竟反倒让远道而来的我们等了许久。”

    两人一起进了屋,先一起朝两位先生行礼,然后栓子才对那少年说道:“李师兄也是我族兄,今日宴客我自该尽些许力气,倒是让嘉荣久等了。”

    那嘉荣一手搭上栓子的肩膀将他拉了过去,又指着文彬说道:“这小孩甚是聪慧,小小年纪竟已将《千字文》学了个透彻,想当年,我这般年纪的时候还只晓得拉弓射鸟呢,我祖父天天追着我要我念书,真是觉得再没有比这更痛苦的了。”

    栓子看了眼文彬,又看一眼云萝,然后笑着说道:“文彬确实聪明伶俐,现在正为腊月的入学考试专心读书,说不定明年就成了我们的小师弟呢。”

    文彬听到这话,忍不住咧开嘴嘻嘻笑了起来。

    郑文杰站在边上,冷眼看着这位堂弟和一屋子的欢声笑语,脸色略显阴鸷。

    在他完全不曾留意的时候,这个往日只配仰望他的堂弟突然间成长为了另一个样子,竟得到了两位先生的称赞,这是连他都不曾有过的待遇。

    归根结底,全是因为分了家,才让他有了这样大的心思竟妄图以五岁之龄考入书院读书!

    文彬在里正家被书院的先生考较功课,还得了两位先生的指点,此事以极快的速度传遍了白水村的每一个角落,村民们都在说郑家好风水,尽出读书人,而小胡氏看着自家的学渣儿子,羡慕得眼睛都绿了。

    晚上,里正家吃完第二顿酒席之后所有人都再次忙活了起来,把桌凳碗筷盆全都收拾起来运送到郑大福和郑二福、以及附近的邻居家中,为明日的第二家酒席做准备。

    忙忙碌碌一直到深夜,云萝他们才与姑婆、姑丈告别回到了家中,刘氏扶着腰神情还有些亢奋,等到洗漱完毕,关门睡觉了,她终于忍不住的问起了白天的事情。

    郑丰谷坐在桌边,听着刘氏和文彬母子两的一问一答,脸上也不自觉的焕发出异样的光芒,对于送儿子去读书的这个事情越发的上心了。

    嘀嘀咕咕的直到孙氏在上房打开了窗对着这边骂了起来,才逐渐平息,云萝躺在窗户边上,还听到隔壁三叔嗤笑了两声,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说了句,“瞧把他们给酸的,寻常人家若是孙儿、子侄有出息了,那真是高兴都来不及。”

    是啊,寻常人家高兴都来不及的事情放在这里,却是刺了不止一个人的心。

    夜万籁俱寂,二十的月亮缺了一块,高高的挂在天上也给大地洒下了淡淡的光辉,忙碌了一天的人们都已沉入睡梦之中,为明日的劳作养精蓄锐。

    云萝翻了个身,忽然惊醒过来。

    屋里安安静静的,连郑丰谷的呼噜声都轻浅,间或听见文彬的几声梦呓,刘氏和云萱的呼吸轻缓平静,没有丝毫异常。

    云萝灵巧的爬了起来,悄悄将窗户推开一点。

    月亮已西沉,斜斜的照在对面东厢的门窗墙壁上,将靠着墙壁摆放的那根扁担投射出一片暗影,正在轻轻的颤动。

    隐约有马蹄声从村外进来。

    云萝从窗户滑了出来,趴在地上侧耳倾听,一、二、三……六匹马,还有一辆马车。

    他们从村外进来,一路往村后去了。

    云萝脸色微变,也顾不得回屋把鞋子穿上,直接赤着脚悄无声息的跑到了围墙下,翻墙而出,然后顺着马蹄声追了上去。

    夜半马蹄声,还是在这个小村子里,实在是让她不安得很。

    她抄着小路跑得飞快,很快就看到了前方隐约的火把光芒。那里已经出了村,再往前就是刘阿婆的院子了。

    顿时心中咯噔,越发的不安。

    这个时候,忽然从黑暗中伸出了一只手来,将她一把扯了过去。

    她心里头一惊,同时将藏在袖子里的小刀朝着对方刺了过去,却被对方格挡了一下,反手抓上她的手腕。

    那是一只极其粗糙的大手,刮得她肉疼,而她的手腕一落进他手中就灵活的扭转,瞬间脱困并再次捅了过去,

    然后,她听见了“嘶”的一声,手上的动作顿时一停,“师父?”

    “嘘~小丫头你半夜三更不睡觉,跑外面来干啥?”

    云萝默默的收回了将要捅进傅彰腰侧的小刀,若无其事的说道:“我听到马蹄声,好奇就出来看看。师父你在这里干嘛?”

    傅彰心有余悸,唯有用力的揉了把小徒儿的脑壳,将她本就因为睡觉而有些凌乱的头发揉得更乱了,若换一身衣裳,真是活脱脱的小叫花子。

    “小小年纪,好奇心不可这么重!”他嘴上教训了一句,下一秒却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然后藏身在黑暗的阴影之中朝那边摸了过去。

    他也晓得他的小徒儿跟村尾山脚下的那个刘婆子关系甚好,若是不带着她过去瞧瞧情况,小丫头是绝对不会乖乖回家去睡觉的。

    “你这丫头,出来也不晓得要把鞋穿上,路上脏兮兮的,你就算不怕被石头割伤了脚,难道也不怕踩到了狗屎吗?”

    黑暗中,云萝的脸色微僵,下一秒抬起两只脚在他的衣服上面蹭了两下。

    傅彰嘴角一抽,真想把这不尊师长的孽徒扔出去!

    一边嫌弃着,一边两人迅速的靠近村尾小院。

    他们可说是紧随而至的,但当他们来到小院附近的时候却发现刘阿婆正在一个中年男子的引领下出了大门。

    这中年男子风尘仆仆,但身上那藏青的锦袍即便蒙了灰仍可见价值不菲,尤其是一身气质,文雅中带着多年身居高位的威严,显然身份不低。

    但他此时却伴在刘阿婆的身侧,甚至还落后了半步,神色中也十分的恭敬。

    大门外,五匹高头大马围着中间的一辆青蓬马车,四名侍卫各举着一个火把站在大门两侧,一起簇拥着刘阿婆往马车走过去。

    这情形实在古怪得很,云萝一直知道刘阿婆的过往不简单,但眼前这些半夜过来的人对她究竟是善意还是恶意?

    在刘阿婆将要登上马车的时候,云萝终于忍不住的出声喊了句,“阿婆!”

    那四名侍卫霎时将视线转了过来,手已经握上了刀柄,一瞬间有淡淡的冷意从那边迸射而来。

    刘阿婆和那名中年男子也转头看来,看到了被傅彰抱着从阴影里走出来的云萝。

    看到云萝,刘阿婆愣了下,那张向来冷肃得有些可怕的脸上此时却有惊颤夹杂着恍惚,看着云萝好几瞬才反应过来,想到她大概是听到动静才匆匆跟上来的,不由得脸色也微微的缓和了些。

    云萝坐在师父的手臂上面朝他们靠近,目光从中年男子转到四名举着火把的侍卫,最后落到了刘阿婆的身上,“阿婆,他们是什么人?你要去哪里?”

    刘阿婆脸上的些许和缓不过是浮动了一瞬,很快就又恢复了冷肃的模样,也没有要回答云萝的问题,只说:“我要出趟远门,归期不定,这院里的东西你要用的话自个儿取便是。”

    然后低头钻进了马车里面。

    云萝轻蹙了下眉头,又仔仔细细的打量了那五个人,四名侍卫在知道没有威胁之后对她视而不见,倒是那中年男子朝她点了点头,然后翻身上马,弯腰朝马车里询问道:“母亲,可以走了吗?”

    “快走吧。”

    云萝微微睁大了眼睛,母亲?

    火把的光亮随着马蹄声飞快的远去,在云萝惊讶的时候,傅彰也不由得皱眉沉思:刘婆子竟然有儿子!而且她的这个儿子怎么瞧着这样面善?好像他曾在哪里见过。

    傅彰的疑惑并没有告诉云萝,他见这里没事了,就把不乖乖睡觉,半夜跑出来凑热闹的徒儿送回了家,亲眼看着她翻墙进去之后才转身回到了他自己的小破院。

    次日,云萝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去了村尾的小院,推开只是随手关闭的大门,一进去就看到院子一角在咕咕乱叫的几只半大鸡。

    刚捉来的时候她亲自数过,有八只鸡崽子,现在辛辛苦苦养到半大,有个一斤多毛两斤重了,却只剩下了两只母鸡和一只公鸡,皆都蔫蔫的。

    她从廊下的缸里抓了几把米糠放在鸡食盆里,又从外面割了一把鲜嫩的草撒进鸡圈,围观了一会儿三只鸡吃食,迟疑半晌还是进堂屋里去转了一圈,果然在桌子上找到了一串钥匙。

    大门的,堂屋的,甚至是她卧房里几只箱子的钥匙,都放在桌子上了。

    云萝把带锁的箱子和门全都锁好,又找了个妥当的地方仔细的把钥匙藏起来,然后才只带了一把大门的钥匙退出院子,关门,上锁,贴身藏好钥匙,最后转身回家。

    家里正热闹,虽然灶上的事都放在虎头家,但这边院子里也摆了几张桌子,此时已近中午,院子里来来回回的聚了许多人,连姑婆和袁家姑丈都坐在堂屋里陪着村里极为德高望重的老人家叙话聊家常。

    几个同村的小姑娘围着云萱在西边屋檐下叽叽喳喳的说话,“萱姐姐,你的手臂好了吗?”

    云萱抬了下手,笑盈盈的说道:“还没能,六爷爷说至少还得再养上两个月。不过伤口已经结痂,做些轻便的动作倒是无碍了。”

    另一个年长些许的姑娘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拍着胸口说道:“这就好,当初留了那么多血呢,可是把人给吓坏了,都说你这手臂好不了啥的,六爷爷既然叫你养着,你就安心歇着,可别着急干活。”

    “是呢是呢,我奶奶都说了,伤筋动骨一百天,小萱你至少得养上一百天才行,不然以后吃苦的还是你自己。”

    云萝远远的站了会儿,跟这些村里的姑娘,她其实向来都是说不上什么话的,平时也极少一块儿玩耍,现在见她们跟二姐聊得热乎,她也没想挤进去凑热闹。

    在院子了看了一圈,没找到要找的人,想了想就转身出了门。

    门外有马车踢踢踏踏的停了下来,坐在车辕上的大麻子脸跳到地上先将马车栓在路边,然后转身掀了帘子朝马车里唤道:“到了,都下车吧。”

    首先见到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妇人穿一身翠绿的裙裳低头钻出了马车,头上一根金钗闪闪发亮,腕上的两个玉手镯碰撞出清脆的声音,扶着大麻子的手慢悠悠的落到了地上,颇有几分袅袅婷婷的意味。

    此二人,正是云萝那位许久不回娘家的大姑郑玉荷和大姑父陈大。

    在郑玉荷的身后,又陆陆续续的跳下了三个孩子,陈家旺和陈家福、陈家满这一对龙凤胎,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他们下了马车之后先转头四顾着打量了一番,脸色各异,但都带着相似的倨傲,似乎很是看不上这个乡下地方和那些吵吵闹闹的乡下人。然后他们在郑玉荷的带领下目不斜视、浩浩荡荡的进了大门。

    云萝站在门边,面无表情的目送着他们进了院子,眼中的神色却略有点古怪。

    她的这位大姑母竟连看也没看她一眼,是没看见站在门边的她,还是看见了却压根没认出这是她的亲侄女,又或者是不稀罕搭理这个穷酸侄女?

    “听说姑母回来了,早就想来拜见您,却铺子里实在忙碌一直都抽不出身来,侄女儿先给姑母和姑父赔罪了。你们三个,还不快来拜见姑婆和姑丈?真是越大越不懂事了。”

    堂屋里传出郑玉荷掐着嗓子故作娇脆的声音,细细尖尖的有点刺耳朵,云萝站在大门口忍不住抬手揉了下耳廓,然后出门找人去了。

    她也没兴趣转头回去拜见这位大姑母,那就当是啥都没看见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