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家有小傻妻〕〔叶无缺玉娇雪〕〔万世为王〕〔蒸汽朋克下的神秘〕〔夫人总想气我〕〔温阮霍寒年〕〔我在大明当暴君〕〔秦溪傅靳城〕〔地表最狂男人〕〔地表最狂男人楚烈〕〔楚烈萧诗韵〕〔我对系统求婚了〕〔都市:我相亲就变〕〔从地摊开始的修真〕〔暗影谍云〕〔秘战无声〕〔娘子万安〕〔魔王不必被打倒〕〔冰山总裁宠上瘾〕〔盛世狂妃:傻女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09章 郑云兰的幸福生活
    郑玉莲又被郑大福责骂禁在了家里,可村里的风言风语却依然迅速的洋洒了开来,刚刚被村里出了两个秀才这事儿给压下去的那些八卦也被再次的挖了出来。

    接下来的许多天,郑大福的脸色都是黑的,只觉得自己一辈子的脸都被他最宠爱的小闺女给丢尽了。

    酒席上出现这般不和谐的一幕,还惹来了全村人看笑话,作为此次酒席的主人家,袁姑丈倒是并无丝毫怨言,甚至还反过来安慰大舅兄,可心里究竟是什么想法,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终归是给袁承得中案首的大喜事沾上了一点阴影。

    时间迅速的进入了九月,离云蔓出嫁只剩一个多月的时间了,虎头家里所有人都忙了起来,连姑婆和姑丈都跟着一起搭手帮忙。云萝家的新房子也终于全部完工,在完工的那天整了顿丰盛的饭菜邀请匠人师傅和帮工的几个村民之后,接下来就只需要等新房子晾一晾,再选个黄道吉日入住了。

    郑丰谷还得照顾田里的庄稼,刘氏就带着儿女们天天往新房子那边跑,挺着个五月有余的大肚子忙上忙下的将新房子的每一个边角缝隙都清扫干净了,还丝毫感觉不到疲累,只有神采奕奕,红光满面。

    这建在村口的新房子,因为宅基地的面积小,所以除开西边的一排屋之外,正房三间一明两暗都不大,堂屋稍稍宽敞些,两间卧房都不足十尺见方,堂屋待客,左右两间靠东的是郑丰谷和刘氏的卧房,靠西的那间对着院子开了两扇窗,预备着留给文彬,将来读书写字都能亮堂些。而为了让院子尽可能的大一些,东边的一排两间屋真的是极为狭小了,放下一张床,就只剩一个走道了。

    为了有一个单独的房间,云萝是死活不同意两间打通成一间,并一再表示她对房间的大小一点都不在意,能放下一张床就够了。

    西边的那一排三间是预留着要开小铺子用的,所有除了进门第一间做灶房的窄一点外,另两间还打通成了长长的一间,除开炉灶还能挤挤挨挨的摆上几张桌子,地上也整整齐齐的铺了青砖。

    不止那三间,其实每一个屋里都用青砖铺了地,这让郑丰谷和刘氏一度十分咋舌和心疼,都觉得花这银子还不如存着给文彬将来读书用呢。

    可真铺上了之后又禁不住的十分欢喜,毕竟这可是连老房子里都没有的排场呢,用青砖铺了地,日后哪怕是下雨天也不会把屋里弄得泥泥泞泞的了。

    也就多花几两银子的事,现在全村人都知道他们卖葡萄酒挣了百多两银子,稍稍多花一些,还能少些人琢磨惦记。

    云萝对他们的这个想法非常满意,之后还撺掇着郑丰谷拿出剩下的银子来置办田地。

    这个时代,田地永远都是不会嫌少的。

    郑丰谷自是心动不已,可想到还要送儿子去读书,就又有些犹豫了。文彬若真能进入书院,一年光是束脩就得十两银子呢,若考不过,那去学堂读书也同样的花费不少。

    “爹,造房子花了多少银子?”

    “三十……三十六七两吧。”说出这个花费,郑丰谷自己的不由得咋舌,他真是做梦也没有想过他还能造出这么……这么贵的房子,大块的条石垒地基,青砖砌墙,黑瓦盖顶,还把几间屋子都铺上了青砖地面,这这这简直跟地主老爷家的房子似的。

    其实他一开始的时候,只想又个能遮风挡雨的地方就够了,自己垒起泥墙,盖上茅草也是极好的。黄泥、茅草都不用花钱,自己垒还能省下工钱,算来算去只需几两银子就够了。

    郑丰谷想着想着就想多了,转头打量着干净整洁的新房子,既欢喜又感慨不已。

    这都是多亏了他的小闺女啊!

    云萝却不知道他在这短短的一瞬间想到了那么多东西,只扳着手指头说道:“咱本来有一百五十两银子,减去造房子和这些天的花费之后,应该还有一百多两。我听说上等的良田是一亩十八两银子,花九十两添上五亩还剩下二十来两银子呢。而多了五亩良田之后我们家一共就有十二亩田了,省吃俭用的一年也能攒下不少钱吧?”

    郑丰谷越听越心动,最后却仍摇头说道:“哪里就正巧有上等的良田可买呢?还得在附近不能太远的,不然照顾都不方便。”

    “没上等的,中等的也行啊。”

    郑丰谷砸吧了下嘴,转身扛着锄头出门,并将这个事情自个儿默默的考虑了起来。

    其实,只要是田,下等田他也想要,毕竟下等田只要十两银子,精心的伺候上几年,说不定下等田就会变成中等田,总好过自己开荒出来的劣地。

    云萝很快也被刘氏拉着出了门,在把新房子里里外外的都打扫干净之后,她最近又有了个新活计——从河滩里捡来大小相似的小石头,在院子里纵横的铺出几条窄窄的石子小路。

    干了两天,云萝就不禁为她当日的一时嘴快而懊恼不已,可看着刘氏忙忙碌碌的不见疲累反而越发精神奕奕,她拒绝干活的话也就说不出口了。

    无奈,她最后领了个和文彬去河滩里挑小石头的任务。

    “三姐你看,这块石头又圆又滑。”文彬忽然握着一块他掌心大小的石头给她看,之间它的其中一面呈现着玉色,比寻常石头要更滑润。

    这并不是多稀奇的事情,在河滩里寻找,总能找到几块这样夹杂着类似玉石的小石头,也不是真的什么玉石,就是看着好看些。

    云萝看了一眼,然后手指向一边的篓子,郑小弟就笑嘻嘻的将这石头扔了进去,又说道:“三姐三姐,又快满了!”

    捡满之后,云萝就拎着篓子回家,她力气大,这沉甸甸的满篓子石头拎着毫不费力,若非人矮腿短,她都想用挑担的大箩筐来运送石头,也省得她一趟一趟的白费了许多时间在走路上。

    院子里,刘氏坐在一个草团子上低头先在地上挖一个浅浅的小坑,然后将一块一块的圆润小石头嵌入进去,用木锤子敲打结实,她的肚子凸出了很大一块,但并不影响她坐着干活。云萱的左手虽仍使不了力气,但只用右手也能把石头嵌进土里,速度只稍稍慢了些。

    云萝将篓子里的石头顺着划好的线隔了跟上一堆差不多的距离倒在地上,转身就出门。

    运送了这么多石头,这个本就半旧的篓子已经越发的破败,眼看着是快要散架了。

    她一出门,就看到金家的马车摇摇晃晃的进了村,那车夫看了她一眼后转头朝车厢里说了句什么,然后就见车帘被掀开,金公子的脑袋从里面探了出来,笑容灿烂的朝她招手,“胖丫头!”

    云萝真想甩手离开。

    这商贾人家里出来的小公子怎么能这么没眼力见的乱喊人呢?

    马车缓缓的在她面前停了下来,云萝看了眼驾车的车夫,随口问了句从马车上跳下来的金公子,“你的小厮换人了?”

    金公子初次到来的时候,那排场是很大的,骏马香车,身后还跟着一群的小厮护卫,不过来回的次数多了,他带的人也渐渐的变少,一直到只带了一个小厮来驾车。

    其实云萝也已经很久没见金公子了,自从上次他偷了她的小野猪之后,大概是觉得心虚或者别的什么,每每来村都是避着她走,而现在,他大概是觉得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那么久以前发生的事情她肯定也不会再计较了吧?

    金来的眼神略略飘忽了一下,然后说道:“金子有别的事,这是银子!”

    银子天生一张笑脸,闻得公子介绍自己,当即朝云萝笑嘻嘻的拱手行礼,“郑姑娘好!”

    跟金子倒是两个不同的性格,但瞧着却都有些不是很正经的模样,但他目光清亮,应该也不是什么心思阴暗之辈,倒是跟金子又有些不大相同。

    云萝也就是随口一问,不过听说这位小厮名叫“银子”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好奇的多看了一眼,然后更好奇的看了眼目光游离闪烁似有点儿心虚的金公子,不明白他在心虚些什么。

    金来咳了一声,低头看着她手上的破烂篓子,问道:“你这是在干啥呢?别人都是把日子越过越好,你却连个齐整些的篓子都用不起了?”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云萝轻瞥他一眼,“自从上次被人偷了小野猪,我就连打猎的心思都没有了,又哪里来的收入置办新篓子?”

    “胡说!咋就是偷了?我分明让金子给你放了银子,五两银子你想买啥……咳咳咳!”对上胖丫头幽幽的冷眼,金公子突然反应过来,话收得太猛忍不住就咳得停不下来,心里还有点委屈:他白出了一回手,到最后不仅没能吃上一口惦念已久的烤乳猪,还把金子给吓跑了。

    可这事儿他真没法跟胖丫头抱怨,只能咧着嘴打哈哈意图将此事揭过去,“作坊都弄好了,小爷我今儿个过来就是想找二爷爷和里正商量一下在村里招工的事儿!”

    作坊其实早就建好了,只是建好房子后还有其他的许多东西要准备,才迟迟没有开工,但村民们却全都时刻关注着那边的动静,数着日子的盼作坊开门招工。

    听他说起这个事情,云萝也多了些兴致,问道:“你打算在村里招多少人做工?”

    “你觉得呢?”作为合伙人,总还是能提提意见的。

    无奈云萝拒绝的话说得半点不含糊,“我又没开过作坊,不懂这些事情!”

    “……”谈价的时候你倒是挺凶的,一问正事就说不晓得了?

    金公子被她这全然放手只等着年终收钱的模样给气得心堵,往常见祖父和父亲常因为合伙人插手过多而受气,他却觉得合伙人万事不管其实也挺让人生气的。

    生气归生气,金公子也不会真想让云萝来过多的干涉作坊中的事情,又跟她扯了几句闲话之后就忙不迭的上马车进村了,一副生怕她再跟他提小野猪这事儿的模样。而云萝也拎着她的破篓子又去了河滩,继续做她的搬运工。

    等黄昏时郑丰谷从田里回来,带着刘氏和儿女们回村的时候就见村子里十分热闹,村民们成群结队的凑在一起热烈的讨论着什么,见到郑丰谷他们还都纷纷热情的打着招呼,更有干脆凑了过来带着些讨好的让郑丰谷说个好话什么的。

    郑丰谷起初有点懵,但很快也从旁边人的说话中明白了事情的究竟,却原来是荒地那边的肥皂作坊终于要开始招工开门了。

    云萝站在后面,看着郑丰谷一脸为难的被人群包围,并没有要上前帮忙解围的意思。

    先前,最难拒绝的郑丰收她都帮他拒绝了,这些乡邻总该他自己来吧?不然她就更要担心得了作坊的分红究竟是好是坏了。

    所幸郑丰谷虽然一开始磕磕巴巴的,话也不那么圆滑动听,但好歹把他不能插手作坊之事的意思表达了清楚,也从人群的围困中脱身而出,闹了一身的汗。

    看着快走到家门了还在不住擦汗的郑丰谷,云萝说了一句:“爹,你要慢慢的习惯这些事情,等作坊开门,生意越发红火之后,村里的人对我们会更热情的。”

    一句话让郑丰谷刚擦干的汗又冒了出来,不过他虽老实,但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倒没问出“为啥”来,只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面上带出了几分无措和忧愁。

    文彬抓着他的手指摇了摇,带着些懵懂的说道:“不是也有二爷爷家的一份吗?咋都来找爹呢?”

    这话倒是让郑丰谷没那么紧张了,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道:“你咋晓得他们没去找你二爷爷?都盼着作坊早日开门招工。”

    因为上半年的天灾导致粮食减产,至今已经有不少人家的存粮见了底,都勒紧了腰带数着米过日子,一边盼着秋收赶紧到来,一边盼着作坊招工能给家里添些进项。

    有那去镇上甚至是县城打短工的人,回来都说今年想要找个活计都困难了许多,工钱还少,粮食却在一天天的涨价。

    一家五口人还没踏进大门,就先听到了孙氏的骂声,“贱胚子,真当是多金贵的大小姐呢?还得让我个当奶奶的来伺候你!干啥啥不行的,你咋还有脸吃饭呢?”

    这一听就知道是在骂郑云兰。

    自从分家后被强留在了家里帮忙干活,郑云兰的地位以及一应的待遇就直线下降,她再也不是那个三言两语就能哄得老太太眉开眼笑直道乖顺懂事有大家风范的大孙女了,跟郑玉莲的关系也因为各种小矛盾而不再如先前的那样亲密融洽。

    郑丰谷在大门外略停了下脚步,然后领着妻儿低头走了进去,一进去就看到云兰蹲在灶房门口剁猪草,身旁就小小的一篓子猪草,显然是不够喂两头猪吃一顿的。

    听到脚步声,她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又迅速的低下头去,用袖子偷偷的抹了下眼泪。

    原本那个白白净净的郑云兰似乎已经不见了,现在的郑大姑娘跟家里的其他堂妹们看上去并没有多大的区别,蓬头垢面、衣衫破旧灰蒙。

    郑丰谷和刘氏看着她这样,面上不禁有些不忍之色,但看到站在堂屋门口指着这边让骂人的孙氏,夫妻两又极有默契的看了自家的大闺女一眼,然后一言不发的匆匆将手上的工具摆放好,刘氏则一头钻进了灶房里去准备晚饭。

    刘氏进去,云桃就从灶房蹦了出来,自觉的凑到云萱和云萝的面前,拿眼角一瞥一瞥的往郑云兰那边看,手挡在嘴边嘀嘀咕咕的轻声说道:“今日一天,大姐就割了两篓子的猪草,剁碎煮一煮也就只剩下半锅了,哪里够两头猪吃一天的?奶奶从半下午就开始骂,骂到现在就没咋停过,大姐也被骂哭了好几回。”

    “说啥一天一天的轮着喂猪,这么点猪草够干啥?一天饱一天饿的,我瞧着后面那两头猪都瘦了!”对这一点,她是十分不满的,就觉得不仅吃亏,还被占了大便宜。大概是想到了以前的日子,她轻轻的哼唧了几声,有些怨念不满,还有点幸灾乐祸的说道,“以前她多娇贵呀!吃得好穿得好还啥活都不用她干,每次回来都只跟小姑凑一块儿嘀咕,撺掇着小姑骂人,她却站在一边当好人。现在瞧着也没啥用嘛,一天就割了两篓子猪草,连小梅都比不过。”

    以前是有下面的这么几个妹妹替她把家里的活都干完了,她自然能端着个秀才小姐的娇贵架子,啥都不做还天然的能讨孙氏的欢心,现在她们都各自分家,孙氏眼前没了可使唤的儿媳妇和孙女,自然会盯上李氏和云兰。

    不然的话,家里这些活可就全得她自己和她的宝贝小闺女来做了!

    李氏尚且能以照顾丈夫和长子为由躲在镇上,郑云兰却怎么都逃不过了的。或者,她去镇上,留李氏在家伺候公婆和小姑?

    云萝看了眼那边低头剁猪草的郑云兰,心里平静得不起半点波澜,不爽快不怨愤也不心疼同情,仿佛那就只是个无关紧要的路人。

    转头问还在嘀咕着幸灾乐祸的云桃,“你家的新房子都弄好了吗?”

    云桃的声音一顿,然后脸上也多了些雀跃,说道:“都好了!我娘说把房子晾上十天半月的,不那么潮了就能入住,到时候还要摆酒请村里人都来吃一顿呢!”

    说到这个,她又不禁心疼的皱起了眉头,“这得话多少钱呐?”

    云萱笑着说:“也不是真请全村人都来吃酒的,除了亲近的来帮忙的几家,其他都只是一户人家来一人,不会像先前里正阿公和姑婆他们那样大的排场。”

    那才是真是宴请全村人,而寻常的村里摆酒席,除非是很亲近的人家,不然一家只会去一个当家人。

    云桃掰着手指算了半天都没有算清楚,不过也晓得这么一来的话,肯定少了许多人,她也就放心了。转而又跟两个姐姐说道:“我爹还想请宝根阿伯来打一些柜子啊箱子啊啥的,再给家里每个屋都支上一张新床,不过被我娘拒了。我也觉得没啥用,新房子里那么多间屋,我们哪里住得过来啊?”

    新房的面积虽没祖屋大,但屋子的数量却是一样的。

    她又问:“二姐、三姐,你们啥时候搬新房子?”

    云萱迟疑道:“还得挑个好日子吧?屋子倒是弄得差不多了,不过我爹请宝根叔打了两张新床和新的箱柜,还得等些日子。”

    爹娘说了,那都是特意给她和小萝的屋里准备的,一张床,一个木柜和两口樟木箱子。

    她们的房间小,放下这些东西就已经满当当的了。

    云桃又有点羡慕,不过随之就把这一点小心思甩出了脑外,说起了别的事,“今儿金公子来了,说明天就要开始招工,三天后是黄道吉日正好作坊开门动工,凡被选中进作坊里做工的,每天最少也有三十文工钱呢!也不晓得要进作坊都有些啥要求。”

    现在几乎全村的人都在讨论这件事情,里正和郑二福家的大门口是络绎不绝的人,郑丰谷这边也有不少人登门说话,引得孙氏心里头莫名的烦躁和不痛快,躲在上房指桑骂槐,骂得登门的村民都不禁讪讪的,说不上几句就匆匆告辞,倒意外的为郑丰谷减了负担。

    匆匆吃过晚饭,早早的就关了大门和屋门,一家人就坐在油灯下,刘氏缝补着草鞋和衣裳,郑丰谷搬了个小凳编篓子,一边听着文彬端端正正的坐在桌前背诵,那读书声脆嫩而朗朗,听在耳中只觉得连夜色都明媚敞亮了起来。

    云萱也拿着块布,一针一针的慢慢锁着边,一边还默默的跟着弟弟的声音念书。就是这么跟在后头学习,她也已经识得很多字了,能完整的背诵《千字文》,也就书写和识字上面还略有点不足。

    刘氏不经意的抬头,看到这一屋子的温馨,眼中也越发有了神采。

    自分家后,这日子真是越过越有盼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