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乱世栋梁〕〔苏厨〕〔市井之徒〕〔牧龙师〕〔家有悍妻怎么破〕〔叶无缺玉娇雪〕〔超品命师〕〔厉少,你老婆马甲〕〔侯府小哑女〕〔龙飞凤仵〕〔术修大巫〕〔火影:从双神威开〕〔大师兄又败了〕〔我在聊天群假扮孙〕〔江湖岁月〕〔轮回仙神道〕〔重生八零后我要当〕〔人在超神已娶凯莎〕〔我不想再陪仙二代〕〔修仙满级后我重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11章 还缺一只鸡
    因为郑云兰的一朵珠钗不见了,据说这珠钗她原本是要送给小姑的,小姑听说此事之后自然不肯善罢甘休,就在家里闹了起来,后来更是直指云萱和云桃她们眼红眼馋、手脚不干净偷了她的珠钗。

    郑玉莲一闹,孙氏也就跟着闹了起来,见云萱和云桃死不承认偷了珠钗,当即气势汹汹的跑到西厢要搜屋子。

    当时文彬在屋里练字,隔壁屋吴氏正趁着郑小一和郑小二睡觉的空隙拿出针线做着,听到动静出来,自然是不肯让孙氏进屋里去搜的,一句两句的就吵了起来。

    刘氏是后来文彬见情况不妙跑去新房子那边喊回来的,但她回来之后,除了站在边上护着几个小的不让郑玉莲对他们动手之外并做不了什么,己方的主要输出还是靠吴氏。

    后来,云萝也回来了。

    但吵架的主角依然是孙氏和吴氏,加上郑玉莲时不时的插上几句嘴,其他人包括引起这一场吵架的主角郑云兰都只是站在边上看着,还能一边干活儿给等会儿的晚饭做准备。

    吴氏一对二却丝毫不落下风,那牙尖嘴利、口沫横飞的厉害劲儿将孙氏气得直拍大腿。

    她本就是个泼辣厉害的媳妇,只是原先没有分家,自然是处处都要看孙氏的脸色,才不得不压着性子,可即便如此,她也是三妯娌中嘴巴最厉害的。

    现在分了家,新房子眼看着就能入住,手上还握着大把银子,吴氏自觉腰杆挺直了再不用看谁的脸色过日子,那被压制多年的脾气一下子就猛烈反弹了起来。又因为双胞胎的早产导致身体孱弱,她心里头对公婆和老大一家始终是憋了一口气的,这段日子以来,她与孙氏和郑玉莲吵架对骂已经不是一次两次。

    婆媳吵架在乡下太常见了,加上孙氏的名声在村里一直都不大好,虽也有说吴氏这个儿媳妇太厉害的,但总体对吴氏没有多大影响。

    姑嫂吵架也不稀罕,可郑玉莲毕竟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刚先前又出了那么几回事,村里人但凡听说吴氏和郑玉莲又吵架了,竟是一边倒的都说玉莲这丫头有些不灵清。

    而今日的这一架吵到太阳落山,郑大福扛着锄头簸箕从田里回来了,才在他的呵斥下终于停歇了下来,至于郑云兰那朵失踪的珠钗到底去了哪里——这种小姑娘家家的小事情,郑大福可没工夫去关心。

    这事情算是到此为止了,云萝本也没有放在心上,却没想到当天晚上的凌晨时分,她忽然听见东面靠着大门的那间小屋里有些异常动静,心中警惕就悄然起床摸了过去,摸到门口将紧闭的门板轻轻推开一条缝隙,很快看到最里面右边的墙角正蹲着个人影,手上拿着什么东西似乎在挖地。

    天色昏暗,月色也朦胧,这密不透风的的小屋子里就更加黑漆漆的,凭她过人的眼力也只勉强看到一个影子而已,究竟是什么人却看不分明。

    看了两眼,她就将门关好,退到了这个小屋和院墙的夹角缝隙里。

    没过多久,她听见小屋的门被缓缓打开,发出了很轻微的“吱呀”一声,开门的动作一顿之后又更缓慢的开启,然后一个人影从门里闪了出来,四处张望几眼后脚步轻轻的进了上房,进了西侧间。

    这回,云萝虽依然没看清那人的脸,但却从身形和姿态认出了这是郑云兰。

    云萝有些诧异的看着上房西侧间,又转头看身旁的这间杂物小屋,迟疑半晌,还是没忍住心里怪异的预感悄悄推门走了进去。

    搬开箩筐,又挪开堆放在箩筐下的几根木材,她伸手摸到了一片略松软的泥。

    小半刻钟后,她从那里挖出了一个两个巴掌大的木盒子,凑到门口就着朦胧的月光,只见盒子里面堆叠着一朵蝶形珠花,一串银流苏,一对玲珑的珍珠耳环,一对银丁香,一个绞丝银手镯,还有一个镶嵌着朱红宝石的金戒指。

    这些东西挤挤挨挨的堆叠在小盒子里面,在月光下散发着各自的光芒,云萝沉默的看了半晌,然后默默的缩回到屋子里将盒子和其他的东西原封不动的回归原位。

    回屋时,二姐迷迷糊糊的问了一声:“小萝,干啥去了?”

    “上茅房。”

    她“唔”了一声之后就又沉睡了过去,云萝却躺在床上有点睡不着,不论闭眼还是睁眼,眼前似乎都是那金银珠宝在月光下反射的光芒。

    那点东西对她本身来说并不觉得多稀罕,还不值得她过多的放在眼里,可放在乡下,有多少姑娘出嫁时能得一件就已经是极有面子了?

    郑家的家境宽裕,郑云兰又是秀才的闺女,她拥有着这样丰厚的金银首饰或许真不是什么稀罕事,可在她的身后,是满满一屋子被饿得面黄肌瘦的祖父母、叔婶和堂妹堂弟。

    云萝翻了个身,面朝着墙壁,目光在黑暗中散发着幽幽的冷芒。

    分家前,郑云兰就常在休沐回来时带些小东西送给郑玉莲,常把郑玉莲哄得眉开眼笑,对她也越发的亲近了。

    分家后,她被迫离开爹娘,和弟弟郑文浩一起留在乡下,在孙氏的脸色下过日子,情况逐渐变得不妙,郑玉莲对她也没以前那样亲近了,她手上的一些小东西小首饰逐渐出现在了郑玉莲的身上。

    倒是没想到竟还偷偷的藏下了最值钱的那几件,说什么珠钗不见了,还引得小姑和祖母闹事,和三婶又大吵了一架,却原来那贼竟是她自己。

    云萝又翻了个身,想到爹娘和姐弟受的苦难,又想到郑云兰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就藏下了那么些金银首饰,还为了从小姑的手下保住一朵珠钗而谎称消失被盗,实在是心气儿难顺。

    也就比她二姐大了一岁的年纪,怎么就多了那么多的心眼呢?

    很久没这样心情起伏了,当初的分家都没有这样让她心绪不平。

    她忽然坐了起来,这次连躺在身边的二姐都没有惊动,悄悄出门越过院子又进了那间小屋。

    她也不稀罕盒子里的那几件首饰,不过是挖出来给它换一个埋藏的地方,至于会不会被别人发现找到,那就要看各自的运气了!

    干完坏事回屋睡觉,这次果然心情愉悦很快就入睡了。

    第二天,郑云兰不放心她的珍藏,逮了机会溜进小屋里去想看看埋藏之地是否有异,却一进门就看到右上的墙角边箩筐翻在地上,木材被挪动得七零八落,她埋着首饰的地方张牙舞爪的开着一个深深的坑洞。

    顿时脑袋“嗡”的一声,郑云兰呆呆的看着那个翻卷着泥土的坑洞,一时间整个人都是懵的,连呼吸都似乎忘记了。

    直到胸口憋闷疼痛,她猛的喘了一口气,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尖叫。

    “小兰,你咋了?咋跑这里来?”郑玉莲听到声音探头进来,里面黑漆漆乱糟糟的让她很是嫌弃,皱着眉对郑云兰说道,“都是些破烂东西,没啥好玩的,小兰你也快出来吧,我瞧着云萝那死丫头昨天摘了好些毛栗子回来,我们今儿也上山摘毛栗子去吧。”

    她昨天可是看到云萝背了满满一篓子的板栗回来,一个个都又大又圆,瞧着就好吃。只是那死丫头竟问也不问一声的全藏自己屋里去了,也不怕一个人吃独食撑死了她!

    郑云兰现在哪里有心情去摘什么毛栗子?看着墙角的那个坑洞,只觉得整个天地都阴暗了,听到郑玉莲的声音就厌恶透顶,若不是小姑贪得无厌总惦记她的东西,她如何会把那些连自己都舍不得用的好东西收拢了起来挖坑埋藏?

    却万万没想到她昨晚凌晨才藏起来,不过短短两三个时辰再来看,东西竟然不见了!就好像,就好像她昨晚埋藏的时候就有个人躲在暗中看着一样。

    她豁然转身,死死的盯住了郑玉莲。

    她们两人住在一起,她昨晚起来也应该只会惊动她,难道……亏得这该死的贱人装作一副熟睡的模样装得那么像!

    郑玉莲并没有看到她的神情,也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只是见她站在小屋里不出来就也走进了屋,然后也看到了墙角的那个坑洞,顿时眉头一皱。

    翻倒的箩筐和凌乱的木材并没有引起郑玉莲的注意,毕竟她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原先是放在什么地方,又是如何摆放的,只是墙角的那个坑洞实在太显眼。

    她皱皱眉头,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眼珠子溜溜的转着扫视四周,嘴里也嘀咕着:“该死的老鼠,也不晓得都躲去了啥地方,小兰我们快走吧。”

    说着一把拉住郑云兰就出了小屋。

    她以为那就是个老鼠洞,乡下地方,谁家的墙角地面上没几个被老鼠钻出来的孔洞?

    郑云兰憋着一肚子的心疼、阴郁、暴躁和厌烦,想尖叫,想怒吼,想叱骂发泄,可是她都不敢。不敢冲小姑发脾气,不敢让人知道她藏了好东西在这里,自然也就不敢说她藏的东西被人挖走偷走了,只能带着满脑袋的浆糊,人让顺着郑玉莲的力道跟着往前走。

    到底是谁挖走了她的东西?真的是小姑吗?是谁看到了她藏东西?肯定是这家里的人,肯定就在这家里!

    云萝捧着一大碗米粥坐在西屋门边,看着郑云兰失魂落魄的被郑玉莲拉出了门,不禁眉头一挑,然后若无其事的低头喝粥。

    她旁边的门槛上面,文彬和云桃也都捧着个碗排排坐,另一边的板凳上放着一大一小两个碗,板凳的两侧放着两个小凳,分坐着云萱和云梅,这两人一个是因为小,一个是因为左手使不上力,都只能拿着调羹舀粥吃。

    “大姐是咋了?”刚才那短短的一声尖叫怪吓人的,吓得郑小弟差点把粥都给撒了。

    云桃撇撇嘴,张大嘴喝进满嘴的米粥,鼓鼓囊囊的说道:“谁晓得呢,可能是见着老鼠了吧。”

    郑小弟不解,“老鼠有啥好怕的?”

    云桃朝天翻了个白眼,“那可是秀才小姐,咋能跟我们似的?人家害怕的东西可多着呢,蚂蟥、蚱蜢、老鼠,连菜叶上的小虫子都害怕。”

    乡下的丫头和小子可不会怕这些,有那馋嘴的还逮了老鼠来吃呢。蚱蜢用油炸一炸亦是人间美味,可惜油炸实在太奢侈了,更多的还是放在火上烤一烤,咬着酥脆也香得很。

    从后院传来了几声“咯咯哒”的鸡鸣声,孙氏飞快的从上房走出来奔向后院,等她再从后院出来的时候,手上就多了两个黄橙橙的鸡蛋,嘴上嘀嘀咕咕的念叨着“光吃不生的瘟鸡!”

    分家之后,后院只剩下四只母鸡,被孙氏当成宝贝似的盯着,只是最近,这四只母鸡的下蛋状态有点松懈,让孙氏很是不满,甚至一度怀疑是家里的谁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偷了她的鸡蛋。

    走到上房门口,她侧过头来狠狠的瞪了眼这边的云萝几人,握着鸡蛋的右手下意识的往左边袖筒里藏了进去,一副谁会去抢她鸡蛋的警惕模样。

    云桃翻了个白眼,嘀咕一声:“稀罕!”

    云萝看到这两个鸡蛋,倒是想起了另一件要紧的事情——板栗炖鸡,板栗有了,还缺一只鸡。

    她不禁愣了一下,目光下意识的转到了后院的方向,又迅速的收了回来。

    所幸,她还没考虑多久,虎头就来了,站在大门外喊她:“小萝,太婆让你去帮她剥毛栗子!”

    于是二奶奶辛苦养大的一只老母鸡惨遭了毒手。

    吃饱喝足,一群人凑在一起谈论作坊的事情,郑七巧忽然问云萝:“小萝啊,你家预备啥时候搬新房子?”

    云萝正在剥栗子,闻言头也不抬的说道:“我爹想在秋收之前搬进去,到时候大家都能宽敞些。”

    九月初,走出村子放眼看向田间,已是一片金黄。

    今年上半年经历了两场天灾,粮食减产严重,有许多人家早已经断顿;下半年却是风调雨顺,谷穗饱满,沉甸甸的眼看着就能丰收了。

    郑二福估摸一算,就说道:“在秋收前搬进去的话,日子可是很紧了。”

    “我爹的意思是搬家那天只我们自家人拜神祭祖就可以了,酒席则等秋收后,大家都空闲下来了再办。”从身旁突然伸出一只手,目标明确的抓向她手上新剥出来的嫩黄栗子仁。

    她手腕轻轻一转,轻松的避开了伸来的爪子,将栗子送进了自己的嘴里,然后才侧头斜睨一脸痛心疾首的袁秀才。

    郑七巧在她大孙子的脑壳上轻轻拍打了一下,接着和云萝说:“这样也好,早些搬出来你们也能松快些,省得一天天的没个清净。”

    这话云萝就不好接了,只能神色不动摆出一副无辜的模样。

    郑七巧又问:“搬家的日子可择好了?”

    “我不知道,没听爹娘说起。”

    坐在旁边,一直在跟栗子的硬壳搏斗的文彬忽然插嘴说道:“已经定了,爷爷翻看了历书,说九月初八是个好日子。”

    云萝侧目看他:我怎么不知道?

    郑小弟也一脸震惊呢,睁大了眼睛看着她,“三姐你咋会不晓得呢?不是一直都在说搬新家的事吗?你还帮着娘和二姐一起把箱子都整理好了。”

    “……没人跟我说过日子定在九月初八。”

    “唉?”

    看着这小姐弟两,从太婆到虎头都不禁笑了起来,老太太还试图安慰云萝,“你天天往外跑,也就晚上那一会儿时辰在家里,许是说定日子的时候你正好不在吧。”

    云萝并没有被安慰到,尤其是当回家后,爹娘和二姐得知她竟一直不知道搬家的日子,三人全都是满脸的惊讶。

    云萝:……我是真的不知道。

    虽出了这一点小小的意外,但云萝除了一开始有点郁闷之外很快就开始忙着搬家了,时间在忙碌中走得飞快,一晃就到了九月初八。

    新打的两张床和箱柜提前几天就在新房子摆放好了,放在云萱和云萝的卧房里。

    最普通的木料打造出最简单寻常的架子床,席下铺着清理干净的稻草,四面罩着青灰色的蚊帐,床顶上铺一张床簟,既压住了轻盈的蚊帐,又能遮挡从屋顶落下的尘埃。

    紧靠着床的一头,贴墙摆放着樟木打造的箱柜,箱柜都还没来得及上漆,露出最本质的木色和纹路,幽幽散发着独特的清香。

    卧房很小,放了一床一柜,两口箱子叠放在柜顶上,就把屋子挤得满满的,但云萝并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小虽小,却是她想了多年的,独属于她一个人的卧室。

    姐妹两的卧室并排在院子的东边,一模一样的格式和摆设,而正房的东次间里,三叔和丰庆大伯正在忙着摆放从老房子里搬出来的那张床。

    白水村这边的规矩,别的都可以提前安置,但当家人睡的这张床却必须在搬家当天,特意挑选的吉时抬进来,由兄弟安装摆放,妯娌铺设被褥。

    住新屋的流程——进大门之前拜门神,进门铺好了床之后,就要先到灶房开锅烧火请灶神,拜了灶神之后才能往烧开的滚水里放下条肉和公鸡,这肉不必熟透了,只需煮到七八成熟就可以捞起摆放在托盘上,没有托盘的话直接放在砧板上也可以。

    正屋堂前,四方桌上摆放着热气腾腾的公鸡和条肉,以及米面点心若干,桌子的最上方还得摆上三盏茶、六杯酒,一切都准备妥当之后就能点燃香烛请天地大神,祈求天神保佑家宅平安。

    送神之后,将桌上的东西全都撤下,重新摆上一桌好酒好菜,点燃香烛请祖先。

    送别祖先时,还得将燃烧的香烛拿到大门外,插在门边的地上,到此,今日进新屋的流程才算是结束了,而此时也不过才辰正时分,太阳高升,投下融融的光芒,迅速的驱散了秋日清晨的些微冷意。

    小小的、崭新的院子里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虽然办酒要等秋收之后,但自家人的数量也真不少,太婆膝下的儿孙们热热闹闹的聚在一起,此时的这个小院子里大大小小的足有二十六口人,这还不包括在镇上没回来的郑丰年一家四口人。

    其实原本应该还不止这些人,怎么也得再添上一桌。

    白水村这边的风俗,新房子进门,请神的一桌贡品理该由娘家人来出,也就是刘氏的娘家。

    可前两天郑丰谷亲戚去横山村请岳父岳母,回来却只跟云萝他们说外公他们正忙着,恐怕进屋那天没空闲过来,至于究竟是忙些什么,并没有说。直到晚上的时候,郑丰谷以为孩子们都睡着了,才躲在被窝里跟刘氏悄悄的说,因为中秋前两日的事情,刘老汉至今仍十分生气,话里话外的都是云萝没有规矩、不尊长辈,要她过去赔礼道歉,不然进屋那天娘家人是不会来的。

    刘氏当时就被气哭了,可等第二日天亮,却丝毫没有在云萝他们的面前表现出来,也半点没有要带着云萝回娘家去赔礼道歉的意思。

    若是没有娘家人,那么请神的这一桌贡品该由郑丰谷出嫁的姐妹来出,也就是郑玉荷。

    但当郑丰谷去镇上邀请大妹一家的时候,郑玉荷得知刘家人可能不来,当时就一口回绝了邀请,只说铺子里正忙乱,实在抽不出时间回村子,只能等下次办酒的时候再过来了。

    郑丰谷其实没想让郑玉荷来出这个钱,他去的时候把钱带得足足的,贡品什么的他原就打算了要自己买,只需让大妹经个手就成了。却没想到他还没开口说明,大妹就已经把话给说死了。

    最后,这桌贡品还是姑婆出的,说她是出嫁的姑奶奶,虽长了一辈,但也有资格出这一桌贡品。还说,能备上一桌请神的贡品,该是多好的事情呀,寻常人真是求也求不来的。

    虽然少了那么些人,但屋里重新摆上热腾腾的饭菜,依然是热热闹闹的一大家子。为了庆祝一下今天这个好日子,云萝还把她埋在墙角的仅剩的三小瓶葡萄酒全拿了出来。

    当然,全都在长辈的桌上,小孩子是没得喝的。

    太婆带着她的儿女媳妇和女婿,共七个人坐了堂前的一桌;郑丰谷兄弟妯娌加上郑玉莲,也是七个人在西边预备着开铺子的那间大屋里坐了一桌;紧挨着的一桌是剩下的最小一辈足足十个人。

    但小辈们可不会老老实实的坐在凳子上,早就捧着碗、扬着筷子,不顾父母的训斥,站起来夹,甚至是绕着桌子一边夹菜一边还要跟旁边的人笑闹个不停,然后捧着碗筷就往外面院子里窜,袁承还蹲在门边屋檐下,看着躺摇篮里晒太阳的郑小一和郑小二,抖着筷子蠢蠢欲动。

    在乡下住了一个来月,袁秀才越发的没有规矩了。

    他以前可从没有过捧着碗筷蹲在地上吃饭的有趣经历。

    正在他试探着将一小根肉丝往郑小一嘴边送的时候,身旁忽然响起了一个软糯糯的声音,“不能吃的,弟弟们还小,不能吃肉!”

    伸出的筷子顿时一僵,紧接着迅速的调转方向送到了身旁小丫头的碗里,袁秀才半点没有干坏事被抓包的羞愧,犹自笑眯眯的说道:“那就给你吃!”

    云梅懵懵的看着他,然后傻乎乎的舀起了那根肉丝吃进嘴里。

    这还是郑小一和郑小二自出生到现在的第一次被带出家门,经过几个月的精心养育,他们虽依然小小的,身体也不是很壮实,但脸上身上都多了不少的肉,红通通皱巴巴的皮肤也舒展开来,白了不少,四仰八叉的躺在摇篮里轻轻挥舞着小胳膊腿,相似的模样瞧着就讨喜得很。

    很快,不止是袁承和云梅,其他人也都捧着个碗凑了过来,这一片小小的空间里顿时充斥满了浓郁的饭菜香味,馋得双胞胎张着嘴口水直流,小胳膊腿也扑腾得更欢实了。

    云蔓拿筷子蘸了点汤汁往两人的小嘴上抹了一下,双胞胎尝到滋味,当即伸出舌头、吧嗒着小嘴嘬得津津有味,未了还讨好般的冲他们发出“啊啊”的几声招呼,惹得围观的兄长和姐姐们好一阵稀罕,一个个都捏着筷子蠢蠢欲动。

    吴氏听到动静忙走了过来,挥手驱赶他们,“哎呦我的小祖宗唉,他们现在可吃不得这些,可别把他们给齁着了。”

    这两个儿子,吴氏和郑丰收都养得十分细心,才让他们从刚出生的孱弱到几乎养不活,养到了现在虽不能跟正常孩子相比,但好歹跟别人家满月的孩子差不多了。

    这在穷困的乡下可是真不容易。

    吴氏拍了拍摇篮里哼唧着讨食的双胞胎,直起身来指着云蔓笑骂道:“蔓儿你过来,让三婶仔细的教教你该咋伺候小毛头,来年你就得伺候自个的胖小子了!”

    云蔓顿时羞红了脸,听着从两间屋里传出的长辈们的玩笑和身旁弟弟妹妹们的哄笑,捧着碗筷扭头就躲进了灶房里。

    郑云兰和郑文浩并排坐在桌边,透过敞开的屋门看着院子里的热闹,却觉得她姐弟二人被所有人都排挤在了外面。

    不管是她还是弟弟郑文浩,似乎都跟家里的姐妹兄弟们玩不到一块儿。

    她以前是只跟小姑凑做堆的,从不屑于跟泥腿子、粗鄙的乡下丫头玩耍。而郑文浩倒是想跟虎头玩呢,可不管以前还是现在,郑虎头都不乐意搭理他,更小的文彬亦是玩不到一起。

    看了眼安静的陪坐在另一侧的云萱,她有心想找个好聊的话题,却实在想不出能跟这个整天都围绕着割猪草和家务活打转的堂妹说些什么话,那是她曾经发自内心去嫌弃的事情,也是她曾十分看不上眼的人。

    瞧那干巴巴的样儿,真是注定了吃苦受累的命,一辈子都与肮脏的泥土和做不完的针线家务为伍,从出生的那一刻就能看到她这一生的结局。

    郑文浩还在埋头大吃,郑云兰却放下了碗筷,将手收到桌子下面,拧着粗糙的衣角,却不敢用力,生怕稍一用力就将这粗劣的布料给扯坏了。

    半晌,她扯着嘴角挤出一抹僵硬的笑容,看着云萱说道:“今后就能住新房子了呢,不过我瞧着你的那间屋未免也太狭小了些,进去两个人就连身都转不开了。怎么不把屋子弄得宽敞些呢?反正你家里就这么几口人,少几间屋就能宽敞许多了。”

    云萱看着她脸上那扭曲的表情,顿时把小心肝给提了起来。

    大姐这是……在嘲笑她吗?她她她该怎么反驳?

    在心里斟酌了半天,她才小心的开口说道:“还……还好,不过是歇息的地方,有个一席之地就够了,我一个人能独占一间屋,这在咱村里也不多见呢。”

    这“一席之地”还是听小萝说的,她听了就记住了,此刻拿出来说莫名有种自己很有文化的感觉呢。

    郑云兰的嘴角一抽,看着云萱那目光闪闪发亮的模样,心中冷笑:你这是在嘲笑我连个自己的屋子都没有吗?粗鄙的乡下地方,谁还稀罕个破屋子?在镇上有房子才是本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