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仙婿〕〔乱世:开局截胡战〕〔岂是蓬蒿〕〔火影之一拳系统〕〔一世狼王〕〔青萍〕〔狼性燃情:快被总〕〔第八密度纪〕〔我以阴府镇阳间〕〔我穿越成了旁门左〕〔大道玄途〕〔比邻〕〔绝代神婿〕〔万界大轮回〕〔冥王异界生活〕〔异世之神鬼奇门〕〔本妃想低调,王爷〕〔你们的仙帝回来了〕〔重生九零:小哥哥〕〔替嫁娇妻,老公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19章 跟谁说亲
    下午的时候,去镇上赶集的人都陆陆续续的回来了,有甩开两条腿走路的,也有赶着自家牛车的,更多的是搭了郑丰收的驴车。

    郑丰收今儿来回赶了好几趟车,每一回车上都是挨挨蹭蹭的挤满了人,人与人之间的缝隙中还堆叠着杂七杂八的许多东西,皆都是今日赶集的收获。

    临近傍晚,云萝家的铺子又开了门,在靠近大门口的地方一溜的摆放了两个炉子,炉火缓缓的炖着,炉上的锅里有酱色的卤味在随着沸水轻轻翻腾,浓郁的香味飘散得隔壁村子都能闻见。

    村里又来了一辆马车,缓缓的在铺子门口停下。车帘掀开,一个青衫少年首先从里面跳了出来,毫不停留的直冲进铺子里头,着急的嚷嚷着:“好香好香!赶了一路正饥肠辘辘,偏还老远的就闻见这个味儿,口水都快要关不住了!”

    铺子里的文彬惊喜的喊了来人一声:“承表哥!”

    袁承十分敷衍的冲他招呼了一下,也不用人帮忙,他自个儿抓起长长的筷子就伸进了卤锅里头,毫不见外的一筷子戳出一块黑红油亮的卤豆干,拿个碗来,又捞出一截肘子,鸡蛋腐皮猪头肉,很快把那大碗堆得满满的,他这才换了双筷子,一边吹着气一边大快朵颐了起来。

    他吃了满嘴的油香,还不忘冲扶了他祖父母下马车进铺子里来的郑丰谷竖起拇指拍马屁,“表叔家的卤味最香,我在府城都找不到这样好吃的。”

    郑丰谷咧着嘴笑,“喜欢你就多吃些,今日还特特多卤了两只鸡,晚上送去你大舅公家里给你添个菜。”

    郑七巧瞪了他一眼,笑骂道:“一来这儿就没了规矩,你表叔表婶辛苦做出来,那都是要挣钱做生意的,倒是全进了你的肚子。”

    袁承一口咬进大半个鸡蛋,不服气的说道:“我这是不跟表叔见外,不然送给我吃,我还得犹豫挑拣一下呢。”

    郑七巧伸手在他头上拍一巴掌,“越说越没正行了。”

    低头看到脚边两个胖乎乎的小娃娃正仰着脑袋好奇的看他们,顿时心里更添了欢喜,弯腰摸摸两颗只在头顶有一撮毛的脑袋,用最温柔慈祥的声音问道:“这是咱嘟嘟和小虎吧?眨眼就长高了好多,还记得姑婆不?”

    两个娃儿都懵懵的看着她,距离上次正月里的见面已经有大半年时间,他们还真不记得这个姑婆了。

    所以他们好奇的看了看姑婆之后,又转头看向了袁承。

    袁秀才低头俯视着他们,嘴上“啧啧啧”的,“他们这分明是闻香而来呀,看上我这碗里的卤味了!”

    说着就从肘子上夹了两块肉皮下来,分别喂进两小娃的嘴里。

    郑嘟嘟和郑小虎尝到了浓郁的香味,大眼睛锃亮,顿时两只胖胳膊一张,一左一右的抱住了袁家表哥的大腿。

    袁承一瞬间有些傻眼,倒是逗得郑七巧“噗”一声笑了出来,也不再管他们,而是转头环视起了铺子,温和的询问刘氏:“生意可还好?”

    刘氏稍微有些拘束,闻言忙回答道:“好,一早一晚,村里人和作坊的伙计们总会过来买些吃食,人多的时候都有些忙不过来。”

    “忙就好,生意好了日子也能宽裕些,不过家里的田地也不可荒废了,文彬往后科考也能是正经的耕读子弟。”

    刘氏连连点头。

    郑七巧转头又看到云萱和云萝在灶前灶后的煮起了点心,忙走过去,“可别忙活了,我们也就路过停下来说几句话,过会儿就要去你爷爷和二爷爷家里。”

    云萱腼腆一笑,说:“不过是一碗点心,汤汤水水的也没多少分量,姑婆你们赶了一天的路,若是等晚饭,还有得好等呢。”

    说着就往翻滚着沸水的锅里放入了干米面。

    郑七巧无奈的笑道:“你当是你爷爷和二爷爷家不会准备点心吗?得是多大的肚子才能一口气吃下三碗点心?”

    云萱笑着不说话,倒是坐在灶膛前头烧火的云萝说道:“二爷爷他们去镇上还没回来呢,连郑小虎都在我家,他家里就太婆和虎头两个人,姑婆还是先在我家垫垫肚子吧。”

    太婆年纪大了,近来身体不大利索,虎头可不是会给客人煮点心的细心人,至于她爷爷家……想让孙氏给姑婆他们煮一碗好的点心吃,还是暂且歇一歇这个心思吧。

    另一边,郑丰谷和刘氏也招呼着姑丈和郑文杰、栓子进铺子里坐下,前两人进来了,栓子却朝郑丰谷拱手说道:“家里人应该都在等候,我就不进去了。”

    郑丰谷顿了下,道:“也好,今儿得了喜信之后,你家人就一直在盼着你回来,我就不耽搁你回家去了。”

    刘氏飞快的挑了一碗卤味送过去,“不是啥好东西,给你家桌上添个小菜。”

    栓子连忙推辞,最终却也没有推辞过去,只能捧了那碗冒尖的卤味朝郑丰谷和刘氏道谢,又转头与捎了他一路的袁姑丈和姑婆道谢,然后转身快步回家去了。

    坐在灶膛前烧火的云萝清楚的看见他在转身前,飞快的瞄了这边一眼。

    姑婆目送着栓子离开,不由感叹了一句:“懂事知礼还踏实,中了秀才也没见他得意浮躁,倒是个好儿郎。”

    刘氏走了进来,闻言也笑着说道:“可不,小小年纪的却格外懂事,这么些年来每日都起早贪黑的去上学,常为了省下两文钱的车资从镇上走路回家。休沐日也没个歇息,割草打柴,空闲下来了还在家里教他的两个弟妹识字,听说前些年还跟先生学了那啥制笔,现在镇上的书铺子里都有他做的笔卖呢。”

    姑婆越发感叹,“如此还能这般年纪就考了那么个好成绩,更加难得,少年英才,也不晓得定亲了没有。”

    刘氏摇头,“这个倒是不曾听说过。”

    郑七巧抚掌而笑,“不知将来会便宜了谁家的闺女呢!”

    云萱站在锅前将煮软的米面捞了起来,低着头默默的连耳根子都通红了。

    姑婆却转头说起了别的事情,“说来文杰的年纪也不小了,你爹娘咋还不忙着给你相亲说个媳妇?”

    郑文杰把目光从栓子离开的方向收了回来,被长辈问起自己的亲事,也不由得红了脸,有些呐呐的说道:“这个不……不急,我娘的意思是,等我此次中了秀才之后再……再说亲事,会更好些。”

    此时点心出了锅,清汤的米面,配上浓香扑鼻的卤味,吃得从府城赶了一路的几人甚是满足。

    陆陆续续的,有村里人过来称卤味,看到刚从府城回来的郑七巧他们,还有郑文杰这个新鲜出炉的秀才相公,自是免不了闲话几句,一时,这村口又热闹了起来。

    但郑七巧他们并没有多停留,在门口与村民招呼了几声之后就匆匆告辞进村去了郑大福家。

    太阳终于整个的落了下去,食肆里的卤味也卖得差不多了,一家人把东西都收拾了收拾,然后关门歇业,又拎上特意留下的两只卤鸡,也进了村子里面。

    月饼等中秋节礼已经提前几天送过去了,这两只鸡是专门给今晚的饭桌添一道菜的。

    他们虽已经分家三年多,但今天是中秋团圆节,与亲长兄弟聚一起吃一顿晚饭自是免不了的,况且姑婆姑丈今儿也来了,怕是连太婆和二爷爷他们也都会过来团聚一起。

    到老房子的时候,那里头正热闹着,不仅有自家人,还有村里人来串门道贺的。郑大福坐在堂屋正位上,满面红光的应对着一屋子恭贺,郑丰年的脸上也挂着矜持的笑容,与乡亲们客套寒暄,一扫这三年来的郁郁失落。倒是郑文杰,静静的陪坐在侧,看似客气有礼,仔细看却能看到他眼中的不耐和烦闷。

    寒窗苦读十多年,他终于考上了秀才,但在最初的得意之后,他却再次陷入到了一种无言的难堪之中。

    三年前,袁承得案首,李继祖也踩着最后的名额考上了秀才,村里一块儿去的就只有他落榜,哪怕从没人当着他的面说过难听的话,但他知道,村里有许多人都在说他的闲话,看他的笑话。

    这三年苦读,又经历了去年的再次落榜,今年他终于榜上有名,即便名次在倒数的第三位,可终究是考中了秀才,至此才终于算是踏上了功名的第一阶梯。

    却偏偏为何还有一个李杜蘅?

    家境不如他,用功不如他,年纪也比他小了三岁,却是同科院试第六名。

    十六岁的秀才,廪生,每月都能从官府领取钱粮,而他排名末尾,差点又落榜,凭什么?!

    他恍惚有一种又被人狠扇了巴掌的错觉,连眼前亲戚乡亲的道贺赞颂声都似隔了好几层,有些听不真切。

    从外面又进来几个人,屋里的人转头看去,纷纷招呼了起来,“老二来了?”

    “人还没见着呢,老远的就先闻到了卤香味,哎呦,这是拎了两只鸡来呀!”

    郑丰谷和屋里的家人和乡亲们招呼着进了堂屋,刘氏则带着儿女进了灶房,将两只卤鸡递给在灶房忙碌的孙氏,说:“娘,我们也带了点吃食过来,添个菜。”

    孙氏斜着眼从他们的身上刮过,一把夺过了刘氏手里的两只鸡,先是翻翻转转的检查了一遍,似乎是在查看有没有那个地方缺了一块半块的,然后又凑到鼻子前用力嗅了嗅,嘴里还骂着:“这点东西就把我们两个老不死给应付过去了?不孝的东西!”

    刘氏脸上的笑容一僵,安静的没有吭声。

    孙氏就又刮了她一眼,“听说你把你娘家的小妹都领家里头了?咋地,我老郑家除了要养儿媳妇,还得连儿媳妇的娘家人都给一块儿养了?”

    “娘,不是这样的。”

    可惜孙氏并不想听她的解释,直接翻着白眼说道:“没脸没皮的东西,那么大个姑娘住到姐夫家里头,也不嫌害臊!”

    这话可就有些恶心人了,刘氏顿时憋红了脸,被气的。

    但她不会与婆母顶嘴,云萝却不会惯着这个人,当即抬头撩了下眼皮,说:“小姑不是才刚从镇上回来?在大姑家可住了不少日子。”

    孙氏的面颊一抖,狠狠剜了她一眼,却心有忌惮不敢像对刘氏那样的对这个孙女,语气虽依然很不好,“小孩子懂个啥?你大姑那是想给她小妹说个好人家,才特意接了她去家里住上几天。”

    云萝恍然,“那可巧了,我娘也想给我小姨说个好人家呢,最好是离得近一些,往后两家走动都方便。”

    孙氏不屑的撇嘴,“你那小姨都十九了吧?咋还没嫁出去?”

    “小姑不也没出嫁吗?”

    孙氏当即原地爆炸,“她咋能跟我家玉莲比?山沟沟里的穷丫头,不早早嫁人生娃还想干啥?你小姑却是要去大户人家当少奶奶的!”

    这个论调云萝都已经听腻了,从她来到郑家开始,耳朵里听到的就是类似话语,可惜,郑玉莲长到现在已经是个十八岁的大姑娘了,却依然挑三拣四的连个人家都没有说定。

    当年她看上了李三郎,可惜几次折腾,最后李三郎还是顺利的把云蔓给娶了回去,现在大胖儿子都能走会爬了。

    眼见着李三郎没了指望,她倒是渐渐的也歇了心思,可惜孙氏和郑大福几次带她相看都被她自己搅黄了,不是嫌弃人家不够俊,就是嫌弃家里穷,甚至有一回还嫌弃人家的嫂子不合她心意,看着就不顺眼。

    有一段时间,她不知怎么的又记起了景玥,跑云萝面前来问那位公子咋这么久了都没来村里,是不是回家了,她他家乡在哪里,家里是干啥营生的……被云萝冷着脸顶了回去,却也只能瞪上两眼,可谓敢怒不敢言。

    可无论郑玉莲怎么作,在孙氏的眼里,依然是她娇贵的心肝宝贝,容不得任何人说一句不好。

    云萱看着妹妹那木然的小脸,真怕她再继续说出惹恼祖母的话来,毕竟她们今天是来吃中秋团圆饭的,可不是来跟奶奶吵架的。于是连忙扯了扯云萝的袖子,不让她开口。

    云萝也就真的没再说话,其实她自己是没觉得扎刺的,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人怎么就听不得几句大实话了?

    刘氏用力的抿着嘴角,不晓得为啥,她就是有点想笑,连因为婆婆那一句恶心人的话而生出的郁气也消散了。

    不过,看着婆婆黑沉的脸色,她也做不出看热闹、说风凉话的事,就说:“我小妹也没想嫁个大户人家,不过是我娘家那边偏了些,不大好找合适的人家,就想着来这里,让我帮着相看相看,寻个本分人家本分人。”

    这也算是变相的给了孙氏台阶下,几年来,孙氏倒是聪明了些,眼见此就没有再死抓着不放,只是又瞪了这让她越发看不顺眼的儿媳和孙女,转头把手上拎着的两只卤鸡放到了砧板上,拿起菜刀就剁了起来。

    那力度,那声响,仿似在剁着人骨。

    灶房里并不只有孙氏在忙活,还有烧火的云兰和灶前做菜的李氏。

    这母女两在刚才孙氏和刘氏、云萝冲突的时候皆都一声不响,此时见冲突平息了,李氏才走到了孙氏旁边,轻声细语的说道:“娘,您仔细手,有啥要做的您只管吩咐一声就是。”

    孙氏的脸色因为她的讨好而好看了许多,对大儿媳妇也十分的和颜悦色,挥挥手说道:“你去忙你自己的,这么点事我老婆子还能做。”

    说着,似乎不解气的,又剜了刘氏一眼。

    她其实也已经很久没有对李氏这么好的声气了,今天还是看着考中了秀才的大孙子的面儿上,才对李氏也格外和气了些。

    刘氏好脾气的走上前,“娘,我来切吧,您去歇会儿。”

    孙氏一个白眼翻了过来,“我可没那被人伺候的好命!”

    云萝看不下去了,嘴角轻轻一撇,直接转身离开,还顺手把卷着袖子也想上去帮忙的云萱给一块儿拉出了灶房,留下孙氏的一地白眼。

    郑云兰坐在灶膛前的小板凳上烧火,看着就这么转身离开的两个堂妹,目光阴郁且暗沉。

    三年来,她的日子是真不怎么好过,分家后,她就被孙氏留在了乡下,很快就从当初的鲜嫩小花变成了如今跟村里的那些粗野丫头没什么分别。

    白皙的脸被晒黑了,娇嫩的手变得粗糙了,顺滑的头发逐渐枯黄,身上软嫩的肉也消失不见,再不用为此想着法的节食减肥了,灰扑扑的粗布衣裳补丁累着补丁,几乎已看不出它本来的式样。

    她开始怀念起当初没分家的时候,每当看见曾经面黄肌瘦的堂妹们越长越水灵,心里就止不住的发酸嫉妒。就连亲妹妹云丹都比她过得好,凭什么只有她变成了曾经最嫌弃的模样?

    云萝可不关心这位大堂姐的心思,拉着二姐出了灶房,第一眼就看到了正轮流着给两个弟弟举高高、骑大马的虎头,郑小一和郑小二蹒跚着追逐在后面,羡慕得直叫唤,却每每都被他们的姐姐往后阻拦。

    院子里充斥着孩童的欢声尖叫,吴氏靠着柱子站在屋檐下,一边嗑着瓜子一边朝院子里吆喝着:“小一、小二,慢慢走,不许跑太快了!小梅,拉着你弟弟们一些,别让他们摔着了!”

    云梅拉着两个弟弟也是拉得满头大汗,但她性子憨,叫她看顾着弟弟,她就会认认真真的,半点不打折扣的把弟弟给看顾好了。

    三叔家的双胞胎因为早产,身体始终不是十分康健,如今已经四岁了,却连走路都仍然摇摇晃晃的,还没嘟嘟利索。听说他们胃口细,挑食不爱吃饭,小病小痛的几乎不离身,身上也就没多少肉,跟两个胖乎乎的堂弟站在一起更显得瘦弱了。

    云萝刚出灶房,云桃就不知从哪个角落里窜了出来,凑到她旁边咕咕叨叨的说:“三姐,你见着云丹了没?那死丫头现在可神气了,不晓得的,还以为是她中了秀才呢!”

    云桃和云丹始终是不能和平相处的,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因为云丹总是欺负比她小的云梅,云桃护着自己的妹妹就跟云丹针对,从吵架到动手干仗都不是什么新鲜事。

    不过云丹再刁钻,她也不敢招惹云萝。

    云萝的目光从对面突然“嘭”一声关上的房门收回,刚才云丹从门缝里探出来的那张清秀小脸几乎不能在她的眼里多留下一点影子,转头就看向了身旁的云桃。

    十岁的云桃却比十一岁的她还要高了一个额头,这还是一年来她飞速长高的结果。而除了身高之外,云桃的脸也缓缓张开了些,尤其是日子过得好,本来干巴巴的小丫头变得结实了许多,虽因为晒多了太阳而依然肤色较深,但大眼睛明亮,相貌俏丽,乌黑的头发梳成两个鬏,扎着大红色的头绳,甚是娇俏可人。

    她也看到了对面云丹关门的行为,跟着冷哼了一声,“得意个啥?大伯当了这么多年的秀才,也没见他做出啥了不得的大事啊。”

    转头又跟云萝说:“我都打听过了,大哥他如果想去县城书院读书的话,你花销可大了!束脩加住宿费,还要吃饭,买笔墨用品,同窗的交际往来,一年至少要二十两银子,也不晓得爷爷和大伯能不能供得起。”

    云萝有些无语,“你打听这些做什么?”

    她就撇撇嘴,眼珠子转上一圈,又哼哼唧唧的笑了起来,“我就是看不得有些人张狂,真把自己当回事了,还说要跟承表哥说亲呢,瞧把他们给脸大的。”

    云萝忽然眉头一跳,“跟承表哥说亲?谁跟他说亲?”

    云桃愣了下,“还能有谁?也就那一个合适的吧?总不可能是二姐。”

    “你从哪听来的?”

    “嗯~”她抬头想了想,说,“好像是割草的时候,我听见郑文浩在跟人吹嘘,说啥秀才相公、江南书院的高材生、将来的举人老爷承表哥是要当他姐夫的,就等他大哥考中秀才之后去跟姑婆说亲了。”

    她说到这里忽然呆了呆,有些惊疑的呢喃着:“姑婆不会真答应了吧?”

    毕竟大伯和大哥都是秀才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只会拍烂片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