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半生离落半生醉〕〔夏晨曦〕〔团宠女帝五岁啦〕〔系草的小可爱甜爆〕〔夜北收徒〕〔魔头夜北〕〔仙帝归来当大佬〕〔网游之远古争霸,〕〔拼搏年代〕〔主角陈塘林初雪〕〔豪门狂婿林初雪陈〕〔顾少的独家挚爱版〕〔穿成偏执皇帝的白〕〔全球格斗〕〔攻妻不备:俏,我〕〔糖果战记〕〔凌云狂少〕〔九都狂龙〕〔忍者就该出肉装〕〔我真的是反派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28章 疯狗都要退避三舍
    腊月二十六这天,郑丰谷和刘氏草草的收拾了一下食肆,都没有像平常那样清扫干净就把门板给镶上了,为此,刘氏还自己找了个特别合理的借口——反正明日也不开门了,留着慢慢收拾吧。

    明天,作坊就放假了,她家的食肆也要关门歇业,等年后再开门。

    郑丰谷已经在门口架好了牛车,刘氏将大门关好锁上,然后一家人就坐在牛车上,迎着冬日的太阳缓缓的朝镇上走去。

    太阳照在身上暖烘烘的,舒服得让人想要眯起眼睛整个人都瘫软下去躺着才好。云萝一只手搂着钻在她怀里,也暖烘烘的嘟嘟小弟,习惯性的挺直着腰背,脑袋却随着牛车的摇晃而一点一点的。

    昨天又下了一场雪,此时大地一片雪白,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唯有道路上因为人和车马的行走而有些泥泞,郑嘟嘟坐在后头指挥着,老想让爹赶着牛车往没有被踏碎的洁白雪地上走。

    郑丰谷是宠孩子的好爹,在不偏离大路的前提下尽量的走在路边的干净雪地上,常常为此而把牛车都赶出了s形,听着小儿子的大呼小叫欢笑声,他也忍不住的咧着嘴乐呵,渐渐的还赶出了兴致来,不用小祖宗的指挥就一个劲的想要去碾压未经破坏的积雪。

    刘氏嗔了这瞎闹的父子两一句,“可别闹了,这得走到啥时候才能到镇上?”

    刘月琴和云萱在旁边捂着嘴笑,就连云萝都眯着眼看外面的雪地,有那么点蠢蠢欲动。

    在经过镇子外面一片未曾被破坏的开阔地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了,跟爹娘打了一声招呼后就直接从牛车上跳下来,并顺手将朝她张着胳膊嗷嗷叫的郑嘟嘟扔进了雪地里。

    胖胖的嘟嘟小弟整个人都脸朝下的埋了进去,远远看去几乎看不到他的人影,刘氏捂着胸口直喘气,郑嘟嘟却在被挖出来之后看到雪地里他自己的影子,高兴极了,张着手就让三姐再扔他一次。

    云萝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平平的把他托起来,然后“扑”一声落进了雪地里面。

    小祖宗“咯咯咯”的笑个不停,在张着手还要再来的时候,云萝拒绝了,转而牵着他的小手一起在雪地里踩起了脚印子。

    刘氏生怕他们冻着自己,扬声喊着:“快回来,我们今儿还要买不少东西呢!”

    郑丰谷站在牛车边上也有些控制不住的伸腿去踩雪,笑呵呵的说道:“就随他们玩一会儿吧,难得小萝还有这样贪玩的时候。”

    刘氏瞪了他一眼,转头看着那把白白净净一片雪地踩出了满场脚印的姐弟两,眉头拧得紧紧的,可拧着拧着,她又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江南的冬天也是会下雪的,鹅毛大雪,积起一尺厚,压塌了屋顶的情况也不少见,但白茫茫的积雪总是很快就化了,若是再遇上一场雨,那真是转眼间就啥都不剩下。

    就算没雨,它也会白天化成水,到晚上气温下降的时候就立马冻成冰坨子,到清晨天亮,人和车马走在路上稍不留神就能滑到天上去。太阳出来化了冻,那路也是泥泞难行,走过一段,一双鞋往往能增重好几斤。

    云萝带着嘟嘟小弟把这一片都给踩了,才心满意足的回到牛车上,手上还抓着一个浑圆的雪球,在“咯吱”声中被捏得十分紧实,掉在地上都轻易摔不碎。

    “你也不嫌冷!”

    牛车在刘氏的絮絮指责声中进了庆安镇,临近年关,镇上这几天每天都十分热闹,远近的百姓都来置办年货了,也有趁着年节前的大小集市把家里余出的东西带来换钱的,人走在其中只觉得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跟人说句话都得靠喊。

    郑丰谷赶着牛车挤在人群之中,前行的速度就跟蜗牛似的,刘氏都等得急了,干脆带着小妹和两个女儿下了牛车,跟郑丰谷约定了地方之后就钻进人群,很快就被淹没得连个影子都找不见了。

    郑嘟嘟指着她们离开的方向急得直叫唤,郑丰谷却怕女人孩子的看不住这个小祖宗,只得把他紧紧的搂在胸前,安抚道:“来来来,爹教你赶车,等把牛车找个地方停了,咱就去找她们!”

    小祖宗被吸引了注意,这才稍微安静下来。

    另一边,刘氏带着三个姑娘直奔胡家的布庄。

    过年要穿的新衣早就准备好了,但刘月琴过了年后就要出嫁,自然也少不了要置办几身新衣裳,正好趁着今天来了镇上,把所有需要置办的东西都给买上。

    刘月琴得知是为她出嫁来置办新衣,就在布庄门口把人给拉住了,连连摇头说道:“哪里需要这样抛费?这几个月在家里白吃白喝的,新衣裳也做了两身,不需要再置办了!”

    她长这么大,从没有穿过新衣服,却在来了大姐家里后得了两身,还都是棉的,被她仔细的藏在箱子里连摸都舍不得多摸一下,就预备着过年时穿,还有一身留着出嫁的时候穿也是极好的。

    乡下人家,有条件的才会给女儿出嫁时置办一身红衣裳,没条件的、或者不那么在意女儿的人家,多是直接穿个花袄子再盖个红盖头就出门了,毕竟红衣裳也就新婚的头一年能穿,过了那个时间,哪怕没人说闲话,自己也不好意思再一身红的出来。花袄子却穿上几十年都不会觉得难为情,更不会被人说闲话。

    刘氏当年嫁给郑丰谷的时候,就是一身的花袄子,就这,她还稀罕得跟什么似的,平时都仔细的压在箱底下,过年走亲戚的时候才会拿出来穿一穿,还曾说要传给云萱。

    不过现在家里宽裕了,再不用计较一身两身的衣裳,刘氏自然也再不会有那样的想法。

    她当年,多羡慕能穿着一身红衣裳出嫁的隔壁姐姐呀!

    所以,她不顾刘月琴的拒绝,强行把她拉进了铺子里面,还说:“也不是只有你,小萱的东西也要慢慢的置办起来了。”

    刚还在看小姨热闹的云萱顿时红了脸,软软的嗔了一句,“娘,你说啥呢!”

    云萝一直安静的跟在旁边,这个时候却忽然插嘴道:“娘,我给二姐准备。”

    “准备啥?”

    “嫁衣!”

    刘氏好笑的看了她一眼,“就你那手艺?你姐还要不要面子了?”

    云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也揶揄道:“你还是等着让我来给你准备吧。”

    就连经过几个月相处,已经深知云萝手艺的刘月琴都忍不住捂嘴偷笑。

    云萝耷拉着眼角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们,“想什么呢?多大的面子呀还想让我亲手给你做嫁衣?我不过是想去绣坊定制一件。”

    刘氏惊讶道:“你咋会想到这个?那可不便宜呢。”

    “嗯,听说金来家的如意绣坊就不错,只是一身嫁衣绣下来很费工夫,至少得提前三个月预定,小姨的婚期紧,不然我也送你一身如意坊的嫁衣。”

    刘月琴慌得连摆手,“不,我不要!”

    现在这样就已经让她有些慌了,还要送绣坊定制的嫁衣?她想想就觉得头晕。

    到了年关,大部分人都是来镇上赶集置办年货,像过年时要穿的新衣基本上早早的就准备妥当了,所以外面摩肩擦踵,布庄里却反而没那么忙碌。

    胡家的大舅母送完一个客人,转头就听了一耳朵,笑着迎了过来,说道:“这是家里的姑娘要出嫁了?咱铺子里虽只是些寻常料子,更不敢跟如意坊的绣娘们比手艺,但寻常人家,扯了布回家去自己做一身,也是极有脸面的。”

    刘氏笑了笑,拉着刘月琴说道:“是我这个妹妹年后要成亲了,想再给她置办几身衣裳,胡大嫂有啥好推荐没有?”

    胡大舅母一边引着她们进去,一边说道:“是谁家的儿郎那么有福气,要娶了这么标致的媳妇进门?”

    刘月琴胖了些,模样也就舒展开了,现在看去确实有种小家碧玉的秀丽,鼻子嘴巴那儿更是和刘氏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刘氏在胡大舅母的推荐下看各色料子看得眼花缭乱,看看这个觉得好看,摸摸那个也觉得不错,等郑丰谷扛着郑嘟嘟过来的时候,手边已经堆了好大的一堆料子,花的、素的、艳丽喜庆的,各色都有。

    郑丰谷看着这一堆料子有些眼晕,刘氏回过神来也不禁有些赧然之色,“一不留神,竟挑了这么多。”

    女人嘛,嘴上总是喊着不要不要的,身体的反应却往往相反。

    emmm……这话没毛病!

    付了银子,把布料子先放在胡家铺子里等回头再过来取,然后刘氏带着一家人兴冲冲的一路从街头逛到街尾,云萱她们一路相随都非常兴奋,反倒是郑丰谷这个老爷们被溜得腿软。

    中午,他们随便挑了一家路边的食肆进去,等着上菜的间隙,郑丰谷忍不住敲了敲了腿,“还有啥没买的?”

    刘氏正跟刘月琴和云萱轻声讨论着今儿买的那些料子都要做成什么式样的,闻言愣了下,然后扳着手指说道:“买些招待客人的干果点心糖,正月里走亲戚用的礼也得备好了,还有就是除夕夜的年夜饭,咱自家人也得准备一桌丰盛的。”

    郑丰谷……所以刚才走过的一圈都买了些啥?咋还有这么多要买的?

    下午,集市和街上的人少了一些,刘氏继续带着孩子们兴致勃勃的转了几圈,直到将郑丰谷赶过来的牛车都堆满,几乎坐不下人了才意犹未尽的罢休。

    时间也差不多了,今儿文彬下学会比平时早一个时辰,现在过去正好。

    就像后世所有将要放假的学校一样,放假的这一天,庆安书院的门口也会特别热闹。

    像文彬这样天天回家,甚至是家住在镇上的学生们,这天他们的家人也大都会有意识的抽出空闲,到书院来接他们回家,那些因为路远而宿在书院,平时只休沐时候才能回家的学生就更别提了。

    不仅仅是因为孩子们这天要拿回家的东西有点多,还因为这是一年中唯二的两个允许家长进书院参观的日子。

    还有一天是开学报道的时候,平常书院是谢绝他们进入的,而无论古今、不论贫富,家长们总是对自家孩子读书的地方充满了无限的热情和好奇。

    郑丰谷赶着牛车到书院门口的时候,周围的一片早已经围满了人,待下学的钟声响起,所有人都几乎是一下子涌进了书院里面,郑丰谷和刘氏也在那其中,就留一个对参观书院没什么兴趣的云萝在门口,顺便守着牛车和牛车上的那么多东西。

    文彬还没有出现,倒是先遇到了金来。

    他拎着书袋一个人从书院里走出来,转头没找着他家小厮,倒是看到了那边牛车上的云萝,于是就转个弯走了过来,“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云萝侧目瞥了眼一牛车的年货,“总得有人看着。你家没来人接你吗?”

    金来翻了个白眼,“不就是放个假嘛,瞧把你们给忙活的,天天都是这么来回,咋就今儿格外特殊一些?”

    云萝也不明白家长们在稀罕个什么劲,而且古今中外的家长竟然还都差不多。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聊到后面,金公子自动的爬上了她家牛车,还对终于找过来的他家小厮挥手说道:“去后面跟着,我今儿就搭这牛车过去了。”

    金来今天也要去白水村,作坊明天就歇业放假了,今天晚上是犒赏管事和伙计们的一顿小宴,他作为少东家总得过去露个面。

    况且,作坊的事情他家里在一开始就全都交给了他来管理,无论是他爹还是祖父,都不太插手,他这些年做得也很上心。

    那小厮看了郑家牛车一眼,然后默默的转身牵着马车停在了牛车后面。

    云萝好奇的看着这格外眼熟的小厮,垂眉搭眼站不正经,一身散漫的黑涩会大佬气质,“金子?好久不见。”

    金子抬头看她,似乎有些惊讶她这么轻易的就把他给认了出来,毕竟他现在的模样跟三年前可是大不一样了。

    伸手摸了摸脸侧的一道疤痕,他冲着云萝眯眼一笑,“没想到萝姑娘还记得小的。”

    他可不仅仅只是脸上多了一道疤,三年前还是个有些稚嫩的少年,现在却有了成熟青年的模样,脸上的轮廓更深也更硬了,简直像是换了个人,即便故作散漫,眉眼间也多了一份藏不住的煞气。

    也不知这三年他经历了些什么。

    金来有些紧张的看着云萝,然后身子一挪就挡住了她的视线,整个人都几乎要贴到她的身上,笑得有点不怀好意,“小萝,听说你那大堂兄要娶屠六娘过门了?”

    云萝的注意力被他从金子的身上拉了过来,一脸平静的把他推远,“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没有,能有啥问题?”他虽然摇头否认,但脸上的表情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阴阳怪气,“郑文杰还真是要钱不要命,连屠六娘这个母老虎都敢娶。胖丫头我跟你说啊,你以后可要离你那位大堂嫂远一些,千万别被她看似娇憨的表象给糊了眼,这女人疯起来连疯狗都要退避三舍。”

    这么厉害?

    不过,肯定是因为有某一方面的缺陷,才会嫁给郑文杰。

    郑文杰在庆安镇的名声已经坏了,屠家和余家的财势相当,没道理被余家嫌弃的人,屠家转头就把自家的姑娘许配给了他,这不是平白低了余家一头吗?

    金来又凑了过来,“还有一件事,因为屠家刻意不露风声,所以外面的人都不知道,但在我们这些人家里却都心里有数,屠六娘胆大妄为,最喜欢相貌俊俏的少年郎。”

    云萝默默的与他对视,这话中的信息量似乎有点大啊。

    转眼就到了腊月廿八郑文杰成亲的大喜日子,虽然李氏说了不用叔叔婶婶们帮忙干活,只需要到日子过去坐席就好,但郑丰谷和刘氏还是提前一天就去了老屋,看看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哪怕什么都不做,只在那里坐着喝茶说话,也是叔叔婶婶的一个态度。

    廿八一大早,云萝他们就穿戴一新,跟着爹娘去了老屋,只留刘月琴一个人看家。

    云萝他们跟郑文杰的血缘十分亲近,其实昨天就应该跟着爹娘一块儿过来了,可惜姐妹兄弟四个都不怎么喜欢来这边,但再不乐意,今天正日子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推脱缺席。

    老屋已经很热闹了,云萝一进门就先看到早两天就过来的大姑郑玉荷满脸喜气的在院子里团团转,不住嘴的指挥着院子里忙活的人,“你赶紧去把新房子打扫干净,我刚进去看了眼,一地的壳子碎屑,也不晓得是哪个不懂事的小孩偷偷跑了进去,扫完后都注意着些,莫要再让不懂事的孩子钻进新房里头了。”

    又指着另一个妇人说道:“你先把碗筷都过一过水,客人们都等着坐早席呢!”

    这些忙碌的妇人都是李氏从镇上请来的,时常奔走在各家的红白宴席之上,洒扫清洗端盘子,在镇上和城里比较多见,白水村却还是第一次有人家请这些人。

    无论红事白事,但凡办酒席,村里都是乡亲们互相帮衬,李氏请了这么些人来忙活,乡亲们看了个新鲜之后也有不少人觉得这是瞎讲究,白白的浪费钱,甚至还有那因为没有叫他们帮忙而心生不满的。

    郑玉荷指挥了一通之后,看到从外面进来的二哥一家,目光一闪,然后也笑脸迎了上来,“二哥二嫂,你们咋才过来?早席都快要开了,我刚还在说要让人去喊你们呢。”

    这位大妹妹以前是很看不起她二哥二嫂的,可这几年二房日渐宽裕,还跟金家一块儿开起了作坊,听说那作坊日进斗金老赚钱了,她渐渐的就有些往这边黏糊过来。

    云萱带着弟弟妹妹喊了一声:“大姑。”

    郑玉荷只是随意的看了他们一眼,就马上转开了目光,显然对这几个侄儿侄女依然没怎么看在眼里。刘氏对此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一副习以为常,也不在意的模样。

    郑丰谷看着她,“大妹这么早就起来忙活了?”

    郑玉荷捂嘴娇笑了两声,徐娘半老还掐着嗓子学小姑娘的姿态,其实怪难看的,但她自己半点没觉得,“我这个当大姑的平时也没啥能帮衬得上,今儿是文杰的大喜日子,总不好还赖床不起吧?”

    说着,又把郑丰谷他们往屋子里让,“快别站在门口了,都进屋里去吧。”

    门外忽然传来小胡氏的声音,“瞧把大姑给热情的,不晓得的,还以为是到了陈家呢!”

    院里有人早已注意到门口的动静,听见小胡氏的话都不由得用打量的眼神看着郑玉荷,间或窃窃私语,让郑玉荷一下子就红了脸。

    再是分了家,郑丰谷也依然是郑家人,郑玉荷一个出嫁的姑娘在娘家对着兄嫂侄儿们摆出一副主人的姿态,确实不大好看。

    说话的工夫,小胡氏和郑丰庆也进了大门,看到郑玉荷,笑呵呵的说道:“倒是难得在村里见到大姑,上次见面都是在正月里了吧?不过也是,今儿文杰大喜,大哥大嫂也都回村不在镇上了呢。”

    郑玉荷向来是把她大哥大嫂当娘家走,反而白水村的老爹老娘少见她来探望,对此,村里也有不少人说闲话。

    所以小胡氏的这两句话说出来,就十分的扎刺了。

    郑玉荷抽了下嘴角,“瞧大嫂子这话说的,不晓得的还当我有多不懂事呢,其实我也不过是听从我大嫂的托付帮忙招呼一下客人。”

    小胡氏满脸惊讶,“呦,大姑这是把我们都当成客人了?”

    郑丰庆暗暗的扯了下她的袖子,让她少说两句。小胡氏不轻不重的横他一眼,倒也不再跟郑玉荷争嘴,上前两步拉着刘氏就往屋里走,“我还当自己来得有多早,结果仍旧是被你们走在了前头,果然亲的就是亲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