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叶萌萌是哪部〕〔无限血核〕〔邪王追妻:王妃很〕〔穿到男频爽文里艰〕〔开局就是一只废仙〕〔超级豪婿〕〔锦绣田园:农门媳〕〔强势婚爱:豪门老〕〔重生狂妃:太子殿〕〔先锋〕〔掌权人〕〔官场先锋〕〔位面之狩猎万界〕〔众神世界〕〔鬼医废材妃〕〔九星之主〕〔镇守府求生指北〕〔鬼眼医妃:王的盛〕〔重生之创业人生〕〔都市之绝代高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33章 捅蜂窝好玩吗
    走亲访友、招待客人,转眼间就到了正月的中旬。

    云萝家要走的亲戚不是特别多,太婆的娘家兄弟子侄,孙氏的兄弟姐妹和侄儿外甥,然后就是本家的一些还算亲近的姑婆姑母,反倒是亲大姑郑玉荷,因为她从不往二房来走动,云萝他们在分家后的这几年正月里也一样从不去镇上她家做客。

    本来,刘家那边除了刘氏正经的娘家之外,她还有一个伯父和两个姑母,但从刘氏记事以来,她家跟伯父和两个姑母就从没有来往。

    究竟为何,似乎是因为大伯父生了好几个女儿却没一个儿子,她爹在她二哥出生之后曾几次三番的说要把小儿子过继给大房,却都被伯父和伯娘拒绝了,最后不知怎么的就连两个姑母都一起闹翻了。

    刘氏偶尔跟孩子们提起过一回,也只是含含糊糊的两句话,毕竟她亦是从邻居同村人的口中听说过那么几句,到底情形咋样,她并不很清楚。

    走过亲,待过客,作坊在正月十二开工,食肆也在十二这天把里外上下都打扫得干干净净,并于正月十三重新开张。

    清闲了一个年的白水村又忙碌热闹了起来。

    冬去春来,万物复苏,去作坊做工的伙计们忙得脚不沾地,在家的农人也没得闲,要开始除草、灌田、肥地。

    先细细的整理出一块秧田,等待谷种在家里捂出白色的一点点嫩芽之后再撒进柔软细腻的秧田之中,用耙子连带着灰褐色的泥水一起从上面划过,动作既轻且快,既要给种子盖上一层轻薄的湿泥,又不能伤着它们娇嫩的芽点。

    初春的水冰凉刺骨,农人们却都赤着脚踩进了积满水的农田里,仔细伺候着田地和庄稼,一年又复一年的轮回忙碌。

    郑丰谷也把家里的事都交给了媳妇,天天扛着锄头往田里钻,整理秧田、浸种、捂芽、撒种,等到细细软软的秧苗在田里钻了出来,他又要担心哪天清晨会不会降霜。

    新发的禾苗娇嫩得很,遇上一点白霜,就都冻坏了。

    等到秧苗长到半指长,天气也渐渐的暖和了,所有的村庄农田都开始大批量的翻地耕田,刘氏也不再继续待在家里。她要跟着郑丰谷一起去耕田,所以食肆和嘟嘟小祖宗就都交给了刘月琴、云萱和云萝三个人来照顾。

    其实云萝更乐意去耕田,可惜被刘氏严词拒绝了,还絮絮叨叨的训了她半个晚上,并顺道把云萱和刘月琴都给一块儿连带上了。

    “别看现在天气暖和了些,但水里却依然凉得很,你可别仗着身子好就又给我胡来。姑娘家最受不得寒凉,以前是没法子,现在你们就都给我安安分分的在家里待着,把食肆的生意照顾好了就行。还有嘟嘟……这臭小子又跑哪里去了?”

    春来日渐暖,换下了厚重的棉衣,就感觉整个人都轻快到飞起,郑嘟嘟一天天的在长大,手脚也日渐灵活健壮,已经不再满足于周围的这一片小小地界了。

    他开始带着隔壁宝生家的两个孙子金娃和银娃,还有王二根的小儿子王小石朝村子里进发,拉上郑小虎,交了好几个年纪相仿的小伙伴,天天在村子里疯玩,爬树捉虫追雀儿,追鸡撵狗抓蚂蚁,调皮捣蛋,简直就是一群安静不下来的小恶魔。

    这天,趁着日头好,在食肆关门之后,刘月琴就带着两个外甥女把冬天厚实的被子都拆了下来打算拎到河边去洗洗干净,忽然听见一阵杂乱的脚步和大呼小叫,间或还夹杂着几个孩子的哭声。

    “这是又干啥了?”她走到门口朝声音传来的方向张望,看到远远的一群孩子们跑过来,像是正在被什么东西追赶着。

    距离太远,她也看不清楚,只隐约看到孩子们的后面一大片黑乎乎的不知是啥东西。

    十来个孩子大呼小叫、跌跌撞撞的飞快捣腾着小短腿往这边跑来,挤挤挨挨的跑得又急,有个孩子忽然就摔倒在了地上,顿时与前面的小伙伴们拉开了很长的一段距离。

    他“哇哇”哭着,慌慌张张的爬了好几下才爬起来,“别跑,等等我啊!”

    距离近了,刘月琴仍没看清楚追在他们后面的是什么东西,但却先听到了一阵“嗡嗡嗡”的振翅嗡鸣声。

    她身后的云萝忽然脸色一变,手上的棒槌都来不及放到篮子里,转身就跑到了大门口往外一看。

    郑嘟嘟年纪小,小短腿却捣腾得最快,跑在小伙伴的最前面,一看见她就朝她喊道:“三姐,蜂蜂蜂!”

    云萝嘴角一抽,暂时也顾不得去想这些小鬼是怎么惹上这群小妖精的,回身就将刚拆下来塞在篮子里的被面扯了出来,朝着小鬼们迎了上去。

    她从小鬼们的旁边擦过,在迎面将要遇上蜂群的时候,手上的青棉布用力一震,就见它在空中四脚张开,如渔网般的将迎面撞上来的蜂群全都兜了进去,仅有零星的几只超出了被面的范围。

    被面还飞在空中,云萝手上用劲使其改变形状,并迅速的将四角四边都收拢束紧,然后拎着被里面的蜂群冲撞得不断变形的包袱,冷眼看着小鬼们在几只漏网之蜂的追击下抱头鼠窜、嗷嗷直叫。

    咬吧咬吧,不咬不长记性,反正她刚才都看清楚了,不是什么毒性猛烈的黄蜂之流,而是相对温柔的野蜜蜂,看他们这么皮实,叮上几下应该也不碍事。

    刘月琴和云萱,还有附近听到动静的村民都赶了过来,挥着手、草帽、锄头,驱赶拍打着那十来只专盯着小鬼们的蜜蜂。

    在众人合围之下,十来只野蜂很快就落到了地上,可小鬼们还是被咬惨了,一个个捂着脸、额头、脖子、手,有的嗷嗷哭,有的则憋着小脸强忍泪水。

    郑小虎是前者,郑嘟嘟是后者。

    “你们这是干啥去了啊?”云萱拉着两个弟弟给他们掸身上的灰,却在他们的小手上抓了满手的黏腻,还能闻到一股浓浓的香甜蜜糖味。

    云萱:“……”她好像已经知道他们干啥去了。

    云萝拎着一包还在挣扎的野蜜蜂走了过来,不管哭着的还是没哭的都转头看向了她,那仰望的姿态和闪闪发亮的小眼神却激不起她心里的半点波澜,还想打开包袱放几只野蜂出来再追着他们咬一圈。

    呵,萝姑娘就是这么的冷酷无情!

    “三姐。”郑嘟嘟捂着肿了半边的脸颊,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云萝拿开他的手看了一眼,看到他左边颧骨的位置被叮了一下,短短时间内就已经迅速的红肿,宛若白面团上的一个红包子,将他本来又大又圆的大眼睛都挤压成了一条缝。

    嘴角用力一抿,云萝强行忍下即将溢出的嘲笑,将裹了蜂群的被罩递给小姨拿着,然后捧着郑嘟嘟的脸把还留在肉里的那根蜂针拔出来,又在包包上挤压了几下,挤出一点毒血。

    “哎哎哎,疼疼疼!”郑嘟嘟歪着脖子踮起了脚尖,努力想要把感觉快要挤扁了的脸从三姐的魔爪中逃离出来。

    郑小虎本来也正想凑过来,一见小哥哥喊得这么惨烈,顿时被吓得脚尖一转,“哧溜”的往后逃了出去。

    可惜才刚刚迈出两步,就忽觉得衣领子一紧,然后双脚离地被一下子拎了回去。

    “跑什么?”

    云萝把他拎了回来,如法炮制的不顾他嗷嗷的哭喊声将他脸上和脖子上的两根蜂刺都挤了出来。

    其他小鬼们挤在一块儿瑟瑟发抖,却有一个算一个的都被云萝抓了过去拔刺挤毒血,未了还问他们,“捅蜂窝好玩吗?”

    你是大魔王吗?

    十来个大的六七岁,小的才两三岁的小鬼头皆都眼含着泪水,小孩子的皮肉本就娇嫩,再是皮实的野孩子也扛不住野蜜蜂的叮蛰,还一个个的都被蛰在脸上,肿得连五官都变形了。

    最严重的当属李宝生的大孙子金娃,左边的脸颊,右边的眼皮,后脖子上一下,手背上还有两个包,倒是一直被他护在身前的弟弟银娃只在下巴那儿被蛰了一下。

    简直惨不忍睹。

    各家的大人都闻讯而来,看到这群歪鼻子斜嘴巴眯眼睛的孩子们,不禁又好气又好笑,找到自家的孩子拎过来就“啪啪”的对着屁股先拍上几巴掌,“让你淘气,这下尝到好滋味了吧?”

    银娃伸出舌头在手心里舔了两下,声音特别清脆,“好甜!”

    宝生媳妇转过头来就抓着他也“啪啪”的拍了两下。

    云萱点着郑嘟嘟的脑门,嗔怪道:“真是越发的淘气了,瞧瞧你现在的样儿,过两天小姨就要出嫁了,你是打算顶着这么一张脸去给小姨压轿吗?”

    郑嘟嘟顿时惊得连被肿包挤压成缝的眼睛都睁大了。

    二月二十是郑贵和刘月琴成亲的好日子,提前一天,云萝家里就热闹了起来,虽然刘月琴不是白水村人,更不是郑家人,但在这里住了小半年,勤劳温和又不多话的刘小姨还是获得了不少人的好感,知道她要从姐姐家出嫁,虽背地里难免有几句闲话,但还是有不少人过来道贺添喜。

    刘氏顾及着刘月琴往后也要在白水村过日子,为了少些闲言碎语,便没有把喜宴大办,也没有在明面上给她准备许多嫁妆。

    最大件的要数两只红漆樟木箱和四床喜被——鸳鸯交颈、百子千孙、花开富贵、福寿双全,都是吉祥喜庆、热热闹闹的花色。

    另外还有夏秋冬各两身衣裳,木盆水桶子孙桶,一对铜烛台,一对锡酒壶,十个细瓷大碗,菜瓶两只,饭桶针线笸,水壶铜脚炉,梳妆匣里放着梳子篦子红头绳,以及六两八钱的压箱银子。

    刘氏把该置办的都备上了,再多的却也没有。

    可仅仅只是这些,放在周围的十里八乡都算是丰厚的,也能让许多已婚的未婚的女子眼红羡慕。

    到了正日子,刘氏在家里开了几桌,简单的邀请了过来送礼的几个乡邻。

    刘家人并没有出现,从刘老汉到他的两个儿子,从刘老婆子到她的两个儿媳妇,都仿佛真的完全当做没有刘月琴这个女儿和妹妹,当初的二十两银子,已彻底买断了她和刘家的关系。

    刘氏一直等到午后才终于死了心,而刘月琴却从始至终都没有往横山村的方向看一眼。

    从正月初二那天离开横山村之后,她就再没有提起一句父母兄嫂,仿佛那天就已经彻底的死了心,再不惦记那些娘家人,以后她的娘家人就只有大姐一家了。

    时辰过了午后,郑贵在他两个弟弟的簇拥下,赶着驴车,在喜婆和傧相的引领下带着一群汉子吹吹打打、浩浩荡荡的过来迎亲了。

    刘月琴穿上了大红嫁衣,抹上胭脂和水粉,刘氏亲手给她把一头长发梳起,絮絮叨叨的说着:“以后就跟阿贵安安心心的过日子,孝顺公爹,敬重兄嫂,爱护叔子,万事都要好商好量的,如果受了委屈,也莫要一味的忍耐,回来跟大姐说说,大姐和你姐夫都会给你做主。”

    说到一半,声音就忍不住的哽咽了,按着她的肩说道:“你还要在白水村过一辈子,大姐不能给你置办更多的嫁妆了,你莫要嫌。”

    刘月琴用力的摇了摇头,甩出一串的水花,“大姐千万别这么说,已经太丰厚了,再多就该被人指着脊背说闲话了。我以前真是做梦也没想过能有今日,多亏了你和姐夫疼我,不然我怕是早已经死在……”

    刘氏用力掐了下她的肩膀,哭着笑骂道:“大喜的日子,说啥晦气话?”

    云萱捧着个盒子走了进来,打开后拿出一支如意纹的素金簪径直插到了她的发髻上。

    刘月琴被金光晃得眼晕,连忙伸手就要去摘,“这太贵重了,小萱你快拿回去!”

    云萱按住了她的手,笑着说道:“我可买不起金簪,这是小萝准备的,她嫌你推来让去的烦才让我替她送过来,小姨你尽管收下便是,我家就数小萝最有钱。”

    也最舍得花钱。

    刘月琴有些忐忑,“这……这也太贵重了。”

    “配小姨刚刚好。”

    吉时将至,刘氏替刘月琴盖上了盖头。

    新娘出嫁脚不落地,刘月琴没有兄弟来送她出嫁,郑贵就特意准备了红封,从郑丰谷和刘氏一直送到最小的郑嘟嘟,然后亲自背起他的媳妇一路出门直到送上驴车。

    从邻居家借来的驴车被刷洗得干干净净,驴脖子上还扎了一朵大红花,刘月琴侧身坐在露天的驴车上,盖着红盖头,穿一身大红色的嫁衣,怀里还搂着一个肿了半边脸的胖嘟嘟,在村里小伙的吹吹打打中,就这么被郑贵亲自牵着驴车带回了家。

    迎亲的汉子们抬起嫁妆跟在驴车的后面也远去了,刘氏却还站在大门口往那边眺望,心里既欢喜又有些难过不舍。

    吴氏就见不得她这多愁善感的样儿,打趣道:“二嫂你愁啥?过了这两天,你就又能天天见着你亲妹子了,但凡郑贵对小妹有一丁点不好,只需站在门口吆喝一声,你也马上就能听见。”

    这么一想,果然一点离别的愁绪都没有了。

    宝生媳妇也说道:“嫁了才好呢,嫁了才能长长久久的住在同一个村里,有事没事串个门,相互照应着干啥都方便。”

    刘氏宽了心,擦擦眼角的泪花,笑着说道:“再近也是别人家的了,不过你们说得也对,姑娘家总得嫁人,与其远远的嫁出去,在同一个村里往后走动也方便些。”

    又招呼着几人进屋里坐,吃着果子闲磕牙,突然就清闲了下来。

    毕竟送刘月琴出嫁也没有大办酒席,不过开了几桌请主动送礼过来的那些人,午饭后早就把该收拾的都收拾干净了。

    “妹子仁义,把妹妹跟闺女似的嫁了出去,还置办了那么些嫁妆。”

    “哪里?当大姐的做点啥都是该的,我这个妹妹前半世命苦,只希望她往后能安安生生的。也亏得孩他爹宽厚,由着我这般胡作非为,一句怨言都不曾有。”

    “那还不是因为二哥稀罕你?自是你说啥就是啥。”

    刘氏不由得红了脸,啐她一口,“说得好像老三不稀罕你,啥都不由着你似的。”

    吴氏倒是半点不害臊,两片瓜子皮喷出一丈远,“正事不干,天天就想着偷奸耍滑、游手好闲,我说他两句还跟我吆三喝四的嚷嚷,我真恨不得一棒槌锤死他算了!”

    宝生媳妇指着她笑,“你也就嘴上厉害,你要真能下狠心锤死了他,他还敢不干正事?”

    吴氏白她一眼,“嫂子说得倒轻巧,我哪里敢真锤死了他呢?锤死了他,我不就成寡妇了?”

    郑丰收丝毫不知道他的媳妇正在跟人谈论做寡妇的可能性和优缺点,他今天难得勤快,一大早就赶着驴车一路拉客去镇上,到了镇上后又恰好遇到余家的几条货船刚到码头,需要大量的牛马拉车,他就也跟着去赚了点外快。

    江南多水,处处可见河道水流,庆安镇上也有一处小码头,被几家乡绅大族掌控着,往来都是运货的大船。尤其这三年多以来因为金家的肥皂作坊,连带着庆安镇其他的生意都旺盛了起来,小小的码头也被扩张了不少。

    也有一些乌篷的小船在河道上往来回复,运货载客,还有小生意人直接在船上吆喝买卖的。不过这些都只能做些短途运载,远途的大客船却几乎没有,听说要到县城那边才有直通府城的客船。

    所以郑文杰他们去府城科考的时候仍是走陆路的多,毕竟先转道去县城,再乘船到府城,这路程得绕一个不小的圈圈,远了不说,所需要花费的时间也没有陆路行走来得快。

    从码头到余家的仓房约五六里路,运送一趟的价格根据车上货物的多少而定。驴车的速度快一些,但牛车一次能拉更多的货物,所以两方倒是差不许多。

    郑丰收赶着最后一趟车,心里美滋滋的算着今儿挣了多少外快,他是待会儿顺道给媳妇和孩子们买点小礼物呢,还是直接把钱带回家交给媳妇保管?

    走过北街的时候,迎面就遇上了李氏,不由停下驴车相互打了声招呼,又有些诧异的问道:“今儿不是休沐日吗?咋的大嫂没回村呐?”

    李氏满脸的喜色,也有心思站在街边跟小叔子唠上几句嗑,说道:“原本是要回去的,可前两日六娘忽然身子不大舒坦,请了大夫来看说是有了喜,许是累着了有些胎动不安,让仔细养着莫要颠簸劳累了。”

    郑丰收更加诧异,当然也免不了有些高兴,“这么快就有喜了?”

    成亲还不到两个月呢!

    李氏脸上的笑容简直要开出了花,从没有觉得这个小叔子都这么顺眼过,手臂上挎着篮子笑盈盈的说道:“可不,我也没想到呢,还是我家文杰有福气,到今年秋天就要当爹了。”

    “恭喜大哥大嫂了。”

    “同喜同喜,孩子出世后也得喊你一声三爷爷呢。”

    哎呦喂,老子都快要当爷爷了?

    郑丰收嘬了下牙花子,感觉有点不真实,他的亲儿子还只是两个脱不开手的小娃娃呢。

    “这么大的喜事,可知会我爹娘了?”

    “昨儿傍晚你大哥和大侄儿就回村去了,我留在这儿照顾儿媳妇。六娘现在还没稳当,受不得颠簸才留在镇上,不然也该回去给她爷爷奶奶说道说道。”李氏欢欢喜喜,带着些显摆的说道,眼角瞥见了郑丰收身后驴车上满满当当的货物,看着那上头属于余家的标记,神色又忽然淡了一些,“老三这是正忙着呢?那我就不多耽误你工夫了。”

    郑丰收没觉出她的异样,又与她聊了几句就赶着车离开了。

    李氏目送他运载着余家的货物远去,瞬间拉下笑脸,朝着他的背影愤愤的“哼”了一声,然后挎着篮子也转身回家去了。

    篮子里,红枣莲子酸梅干,一把红糖,几个鸡蛋,还有两刀纸和一把裁纸小刀。

    将近傍晚,郑丰收赶着驴车回村,在村口把最后几个客人都放下之后就调转方向直往村西边走去,进入家门,迎面就是一阵扑鼻的饭菜香味,还有孩子们的吵闹声,他略微紧绷的脸瞬间松缓下来,把驴车放好,然后溜溜达达的进了屋。

    “今日咋回来的这么迟?”吴氏正把扭作一团的两个儿子扯开,头也不回的问了一句。

    郑丰收摇晃着钱袋发出“丁零当啷”的一阵响,扬着下巴得意洋洋的说道:“今儿运气好,正好遇上余家要车马拉货,不过半天时辰,挣了足足五十六文钱!”

    吴氏顿时惊喜的转头看了他一眼,“有这样的好事?”

    “这有啥?原本还能更多呢。”说到这儿,他就皱着眉头有些郁闷,“最后那一车不知咋回事,边缘的一包竟然被划开了好大的一个口子,里头上好的白油纸都被划坏了好几扎,当时可把我给吓坏了,幸亏那余家管事没有为难我,只是扣了那一趟车资当是赔偿。”

    吴氏也脸色微变,“咋这样不小心?”

    说起这个就烦躁,连今天赚的这一笔外快都抚慰不了他当时受惊的心,郁闷的说道:“我咋晓得呢?明明有小心留意着,可就是弄坏了,我后来把车子检查了好几遍也没找出能把那么厚实的麻袋给钩坏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