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侯府重生富贵妻〕〔最难不过说爱你时〕〔寒门崛起〕〔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玉鼎真人你徒儿又〕〔江宁林雨真〕〔星空风暴之速度为〕〔天下倾覆〕〔全服都知道我暗恋〕〔镇神司〕〔天庭收租系统〕〔穷光蛋〕〔海贼之手术大将〕〔时笙顾霆琛.〕〔我就是豪门〕〔林隐张琪沫〕〔时笙顾霆琛〕〔战爷,团宠夫人路〕〔逍遥小地主〕〔时笙顾霆琛_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34章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郑丰收遇到的这一件小事也就在他自己家里激起了些许波澜,过后就连他自己都不再过多纠结了,外人更是无从得知。

    倒是屠六娘进门不足两个月就有了一个多月身孕的喜事很快的传遍了全村,乡亲们说起这事都不由得赞叹一句郑文杰和屠六娘都是有福气的,郑家也有福气。

    彼时,云萝正捧着从六爷爷那儿寻摸来的医书认真研究,这几年来,她打着要跟六爷爷学医术的名义时常去跟他老人家讨教学问,已经基本上把他珍藏的那几本医书都看了个遍。

    虽然她尽量的不表现得太出色,讨教得多,显露得少,但老人家还是对她有了些怀疑,或者说,自从云萱的手臂受伤之后,他就一直对云萝存着一点疑心。

    但即便如此,老人家却并没有过多的探究,每当云萝去请教的时候他都尽心尽力的教导,为她的天赋感到高兴惊喜的同时,也对她不务正业,不把学识技艺用到正道上而表示不大高兴。

    除了几年前的云萱,云萝就没有正经的出手救过一个人,她藏着前后两世的医术,却把主要精力放在了研究美颜养神的方子上,就连这个都还做得懒懒散散。

    说她几句吧,她还特别义正言辞的说有六爷爷在,哪里轮得到她一个小丫头来出手?

    倒是金公子跟在她的后头,拿着她折腾出来的一些美颜方赚了不少银子,要不是限于规模,怕是不会比卖遍了大彧的肥皂少。

    当然,肥皂的生意金家其实只占了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可即便如此,只吃小鱼小虾的金家也赚了个钵满盆满,蹭着卫家的巨轮,把庆安镇上的其他大户又往后甩了一截。

    对照着脑子里的记忆,翻看前世不曾见过的医书,云萝放下了研究到一半的美白方,她最近正对屠六娘的脉象感到十分的好奇。

    可惜接触不多,不能时时观察查探,只能根据当日的脉象推敲研究,翻遍记忆和医书,她已经大概的列举了几种可能,现在就等着什么时候寻个机会再去探一探屠六娘的脉。

    然后,她忽然听说那位大堂嫂有喜了。

    看着纸上列举的那几种可能,云萝拿起笔“唰唰”的划去大部分,仅留下唯一的一条——藏脉!

    emmm……更想去探屠六娘的脉象了!

    现在她只需要再把一次脉,就基本能确定该送那位大堂兄一首怎样的歌。

    是青青河边草呢,还是我和草原有个约会?

    “啪”一声合上医书,云萝的目光不禁有些晦涩。

    屠家为什么会在郑文杰被余家不喜坏了名声之后还愿意把女儿许配给他?明明是疼爱的女儿,却为什么会对那样着急的婚期没有意见?这一切到现在似乎都有了最合理的解释。

    然而,若没了清白之身,使点手段让夫家察觉不出还算容易,可屠家竟然真的敢让屠六娘带着肚子出嫁,这是确定郑家发现不了,还是即便被发现了也无所畏惧?

    而相对于郑文杰极有可能头顶着青青草原,云萝显然对屠家是用了什么手段来藏起屠六娘有孕的脉象更感兴趣。

    不过其他人却都更关注屠六娘的肚子,郑丰谷和刘氏在傍晚耕田回来的时候也不禁谈论了几句,话里话外都觉得郑文杰有福气,刚娶了媳妇就要当爹了,没有一个人怀疑屠六娘肚子里的那个孩子可能并不是郑文杰的。

    无缘无故的,又怎么会有这样的怀疑呢?

    云萝察觉了这个秘密却不能说,也没想过要说。不仅因为她只有猜测而未曾确诊,还因为跟郑文杰本就没由多亲近,只凭着她一张嘴,说了也只是给自己家人添麻烦。

    况且,郑文杰一心想要娶个千金小姐,可大户人家的姑娘岂是好娶的?又是在那样的情况下,不管之后屠六娘有任何的缺陷和问题,那都是他必须要承受的代价。

    她懒得听爹娘说大伯家的事,就问道:“明天小姨回门,是来我们家吗?”

    说话声一顿,刘氏叹了口气,“是啊。”

    不然也没别的地儿可去了。

    她不后悔带着小妹离开刘家,却因为此事使得小妹往后没了正经的娘家而感到有些歉疚,如果以后郑贵的亲人拿这个事情来说道刘月琴,真真是百口莫辩。

    云萱也问道:“家里要备些什么吗?”

    刘氏摇头,“没啥要特意准备的,家常便饭,招呼你们小姨和姨父吃一顿。”

    次日一大早,刘月琴和郑贵果然是拎着礼回门来了,还赶上了食肆正忙碌的时辰,两人一进门连坐都没有先坐一会儿就挽起袖子帮着忙活了起来。

    食肆里坐着的大都是与郑贵相熟的伙计,他成亲被放假了三天,此时与一起做活的伙伴在这里相见,免不了被打趣起哄,直把两个新人闹得全都红了脸。

    有郑贵在前后帮忙,刘氏索性就把妹子拉到了灶头后面挤在一条长小凳上烧火,并顺便说一些悄悄话。

    刘月琴面色红润,俏脸含春,新婚的这两天应该过得不错,躲在灶膛与墙壁之间的角落里,低着头红着脸,静静的听刘氏说话,偶尔点头或摇头的回应一声。

    郑贵对她好吗?这两天在那边是咋过的?吃的、住的、用的都还习惯吗?有啥不方便或紧张的没有?公爹和兄弟们可还和善?还有郑贵的那个寡妇再嫁过来的大嫂可好相处?

    刘氏真是有问不完的话,挂不完的心,有些问题更是来来回回的重复询问了好几次。

    刘月琴除了在某些问题上有些羞涩之外没有丝毫的隐瞒和不耐烦,大姐问什么,她就答什么,未了还反过来宽慰刘氏,“大姐不必为我担心,我现在过得很好,阿……阿贵待我好,公爹也宽和慈爱,还说家里攒了些钱,他打算把屋子修一修,给兄弟们至少每人有个单独的屋子,等三弟四弟都说了亲之后,就分家。”

    刘氏惊讶,“咋还说到分家上头了?是不是出了啥事?”

    摇摇头,刘月琴说:“我当时也吓了一跳,不过后来听阿贵说,公爹早就有了这个心思,本来还想在我们成亲之后就马上把我们分出去单过,是阿贵不同意,后来才说等兄弟们都成家娶了媳妇之后再分家。”

    刘氏拍了拍她的手背,说道:“这是对的。他家底子薄,你们现在分出来了倒是没啥要担心的,可少了阿贵,五亩薄田和郑永的一份工钱怕是一年到头也剩不下啥,他下头的两个弟弟都还要娶媳妇呢。你婆婆去得早,当年为她治病还把家底都掏空了,你公爹一人把阿贵他们兄弟四个拉扯大不容易,你们不能奔着好日子去就不管他了。”

    “大姐,我都晓得呢。”

    “也要不了几年了,只要有合适的姑娘,郑永当下就能成家,郑康的年纪小一些,但说亲也正是时候。如果家里有啥不凑手的,你尽管过来问我要。”

    “唉!”

    刘氏犹豫了下,又小声问道:“他那个大嫂……我听说是个和善人,可没有亲身相处过,总是不能放心的。”

    妯娌就跟婆婆一样,只要没有分家,那相处的时间真是比相公还要多,好不好相处也就显得特别重要。

    刘月琴抿嘴赧笑了下,说:“大姐放心,大嫂确实是个和善人,对我也十分照应,干活利索,性子和善,就是不大爱说话。说来,她也是个可怜人,前头那一个是因为成亲三年都没有孩子才把她休回了娘家。”

    老大郑富的年纪大了,家里又是这么个情况,也就不计较她会不会生孩子,只想着家里能有个知冷知热的女人,还能帮他一起照顾老人和下面的三个弟弟。

    这种事情,同在一个村子里,刘氏先前也都听说过,可终不如从他们自家人嘴里说出的更可信。

    忙忙碌碌就半上午过去了,郑贵和刘月琴两口子一块儿帮着干活,清扫干净又把食肆的门板都镶上之后就从小门进了院子,这才有工夫坐下来清清静静的闲话家常。

    “咋还带了这么些东西?随便拿两样意思意思就成了,你下头还有两个弟弟等着说亲呢,可俭省些。”刘氏看着那又是鱼又是肉还有酒的回门礼,不由嗔怪了一句。

    郑贵搓了下手,有些紧张的说道:“这都是我爹准备的,得亏大……大姐和姐夫看得起,不然我还不知啥时候才能娶着好媳妇呢。”

    以前他的是叫哥和嫂子的,现在娶了刘月琴,就改口成了大姐和姐夫。

    刘氏把东西拿去灶房,别的东西都留下了,只有鱼和肉则切了一半,留了一半,放回到郑贵拎来的篮子里面,另外又添了些别的东西进去,跟刘月琴说:“这一小罐茶叶,我也不晓得好不好,都是金公子过年的时候送来的,你拿回去给你公爹和他兄弟们尝个新鲜,这两包点心分你小叔子一些,他年纪小,还是个孩子呢。”

    她絮絮叨叨的又打开了一早就准备搁在旁边小桌上的一个包袱,说:“这里还有一块青花布,不是啥好料子,你给他大嫂送去,给她做一件衫子。”

    刘月琴跟在她后面转来转去,不禁赧然说道:“这带来的还没带回去的多呢。”

    “这有啥?只要你过得好,大姐就没啥不甘愿的了。”

    “你还说呢,前日你可是把我吓坏了,打开箱子竟然从里头翻出了那么大的一包银子,事先你都没跟我说一声。”她捏着大姐的袖子轻晃了一下,带着一点点撒娇的意味。

    刘氏看着她这样却只觉得欢喜,这个妹妹在很小的时候也是最喜欢对着她撒娇。

    不由爱怜的摸了摸她的头发,说道:“那是给你的压箱钱。外面那么多人看着,为了少些风言风语的我不好给你置办许多嫁妆,就把剩余的银子都给你压在了箱子底下,你仔细收好了,以后缺点啥也能自个儿支应。”

    这边的姐妹两在说压箱钱的事,堂屋里,郑贵也正从怀里掏出了一包沉甸甸的东西,放在桌上发出几声略低沉的碰撞声,推到了郑丰谷的面前。

    “这是……”

    郑贵有些赧然之色,轻声说道:“先前也不晓得箱子了藏了这么大一包压箱银子,和月琴整理东西的时候才发现,这……这也太多了,姐夫和大姐已经付出了许多,咋还能再要这么多银子?”

    郑丰谷神色一缓,说道:“这是给你媳妇的嫁妆压箱钱,可由不得你做主。”

    不轻不重的一句打趣,郑贵笑了下,说:“这也是月琴的意思,我就过个手。”

    郑丰谷却把银子又推了回去,“没有把压箱银子还回来的规矩,你们大姐把她这个妹妹看得跟自个闺女似的,能给妹妹许个好人家热热闹闹的嫁出去,她心里头不知有多高兴,你家也出了不少聘礼,我们总不能那么点嫁妆就把人给打发了吧?”

    “这……这也不能这么说,我家从没想过要把聘金换一个方式拿回去,这这……这就没这样的礼儿。”这世道多的是拿女儿的聘礼给儿子娶媳妇的人家,而且他也从媳妇那儿听说了,当初刘家曾为了十两银子的聘礼要把她许配给打死了两个媳妇的老鳏夫,是大姐费了二十两银子才把她带到白水村来,这半年来好吃好喝的把她养着,真跟在梦里似的,也才有了现在他娶媳妇的好事。

    他自觉娶了媳妇就应该把她的一切都担在身上,对这边,真是已经承了数不清的情,哪怕郑丰谷他们不给刘月琴置办一点嫁妆,他也只有感激不尽的份。

    “给你媳妇拿回去!”郑丰谷再次推了过去,“这也是我跟你们大姐的一点心意,手里藏点钱,往后不论是缺点啥,还是想要点啥,都方便。”

    一包银子就在两连襟之间推来让去。

    郑嘟嘟脚下垫着个小凳子,双手扒拉在桌子边缘刚好露出一双眼睛,眼珠子跟着左右推让的银子也滴溜溜的滑动,也不知那小脑袋瓜里想了些什么,忽然用力的伸出一只胳膊往桌上一拍,“拿着!”

    吵啥吵?

    云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一把拎起他往外走,轻声说着:“哪都有你的事,你给我安安分分的,脸不疼了?”

    “哎呦,疼!”他捂着半边眼睛装模作样的喊疼,那天被野蜂蛰的地方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消肿,粉红色的一个大疙瘩把他左边的眼睛都给挤小了,“三姐呢?”

    云萱惊讶的看着他,“你竟然还问我三姐去哪了?你就没看着她吗?”

    郑嘟嘟……尽顾着看两天没见的小姨和新姨父去了,一个没留神就让三姐逃出了视线之内。

    肯定是被郑小虎那个坏蛋给抢走了!

    郑小虎正在家里玩得开心,忽然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而被嘟嘟惦记着的云萝却在村外遇上了一个极不讨喜,更准确的说,应该是极卑劣恶心的场面。

    她原本是有点事想要去拜托王大管事帮忙,食肆里忙完之后就出了村走去作坊,却在经过路边的一处大稻草垛子时忽然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呜咽声,布料被拉扯挣扎的碰撞声,稻草被剧烈摩擦发出的窸窣声,还有兴奋的粗重喘息。

    云萝第一反应就是遇到了在光天化日之下,躲在草垛子后面勾连纠缠的野鸳鸯。

    随之却又觉得这动静好像有点不对劲。

    她盯着窸窣声响的地方,那边的人却丝毫没有察觉到她的存在,而她听着那里的动静,神色逐渐冷凝,终于不再犹豫的迈步走了过去。

    转过草垛子,云萝一脚就踩到一根被随手扔到地上的黑褐色裤腰带,再抬头便看见了草垛子后面,李大水衣衫半褪,正压着一个看不见面容的娇小女子,激动得满头大汗,大口喘息。

    乡下人淳朴,可还有一句话叫做穷山恶水出刁民,此刻出现在云萝眼前的这个正在逞凶的李大水显然就是一个这样的刁民。

    白水村算不上是穷山恶水,但李大水家里是真的穷,他刚出生就死了爹,叔伯不亲,爷奶也怨他和他娘克父克夫不怎么管他,他和他娘就孤儿寡母的靠着一亩薄田勉强度日。

    他娘是一个懦弱却又极度溺爱儿子的妇人,养成了他四体不勤、自卑又自尊的无赖性子,整日和附近几个村里的地痞流氓们凑在一块儿四处游荡,年纪快要三十了,还娶不着媳妇。

    此刻,他一只手捂着身下女子的口鼻,另一只手则急不可耐的撕扯着她的衣裳,还趴在她身上乱啃。

    女子拼命挣扎,娇娇小小的身形却宛若被饿狼咬住了脖子的羔羊,撼动不了精虫上脑,肾上腺素正猛烈暴涨的男人丝毫。

    她的一只黑布鞋已经被她踢飞到了三米外,露出一截格外白皙的脚脖子,双腿蹬地,双手推挠,两个指甲都已经崩断了,在李大水的腰侧和肩背上挠出了一道道的血痕。

    “贱人!”李大水许久都不能得逞,忽然扬起巴掌就朝着身下的人抽了过去。

    “砰!”

    “哎呦,哪个混蛋竟敢背后偷袭你爷爷?”

    巴掌还没抽到实处,李大水忽然被人从旁边踢了一脚,整个人都被踢得骨碌碌从女子身上翻滚下去,又继续在地上滚了两圈才止住,沾了满头满身的泥和干草。

    他脑袋昏胀,骂骂咧咧的要从地上爬起来,却才刚支起了两只胳膊就又被一脚重重的踩在颈后,一下子把他半个身子连带着整张脸都踩进了土里。

    黑暗和窒息的感觉扑面而来,他四肢扑挠挣扎着却丝毫都撼动不了踩在他颈后的那只脚。

    境况在瞬间翻转。

    口鼻间的气息越来越稀薄,他胸腹部的鼓胀却越发的急促,脸被埋在土里,他连一声呜咽求饶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也听不见旁边的声音。

    他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扑通扑通”的鼓噪在耳朵里面,眼球也似乎要从眼眶里脱出来爆炸,拼命的挣扎,力气却越来越小,终于抽搐着慢慢的没了动静。

    踩在他后颈的那只脚终于松开了,似乎知道他现在已陷入到半昏迷的状态之中,连抬一下头的力气都没有,云萝伸腿一踹,直接将他踹得原地翻了个面。

    李大水张大了嘴本能的大口呼吸,面庞紫胀眼珠子暴突,他此刻没有清醒的意识,所有的行为都是出自身体想要活着的本能。思绪混沌,睁大的眼睛却只看得见白花花的一片,阳光刺得他双眼生疼,眼泪“哗哗”的流,从眼角经过太阳穴落入到鬓角头发之中,冲刷出两条混着泥土的痕迹。

    云萝目光寒凉,看着他就像是在看一个死物。

    不过,她怎么会为了这种肮脏的东西让自己担上杀人的罪名呢?哪怕她有无数种办法能让他死得不留痕迹。

    她摸出了她从不离身的小刀,蹲下身“唰唰”的在他靠近根部的大腿内侧划了两刀,几乎不见血迹却将他左右两条特殊的神经全都切断,从此,他的身体不缺任何部位却再也没有了某种男性的功能。

    做完这些,她才转身去看身后的女子,在看到那一张尚且稚嫩的,满面惊慌的小脸时,不由得一愣,“妞妞?”

    刚才被挡住了脸,云萝也没有看见她的样貌,却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看到隔壁桥头村的小结巴,她二姐的好闺蜜邱妞妞。

    此时,她抓着衣襟神情惊惶,小小的一团几乎要缩进到稻草垛里,听到自己的名字时忽然猛的哆嗦了一下,目光逐渐有了焦距,终于看清了站在她三步外的云萝,“小……”

    云萝试探着靠近了一小步,又在她惊惧的往后缩的时候马上停了下来,想了下,便在原地蹲下,说:“我送去回去。”

    妞妞直勾勾的盯着她,她还只是个豆蔻少女,刚才经历的一切于她而言说是天崩地裂也不为过,此刻神思恍惚,明明清醒着,意识却似乎仍在黑暗中沉沦。

    但她看着云萝,看到云萝面色冷淡、平平静静,好像她所经历的这些对她而言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

    然后,她又听见她说,“我送你回家吧。”

    邱妞妞眨了下眼睛,泪水忽然就吧嗒的掉了下来,可怜得像是一只受伤的小羊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秦阳萧君婉〕〔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婚久成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