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缘未尽情难绝〕〔非洲酋长〕〔诸天冒险家〕〔凡人是怎样练成的〕〔我走路成了世界首〕〔穿梭魂器〕〔子凡界〕〔火影:开局一双神〕〔二婚甜妻:祁少,〕〔桃源首富〕〔农妻山泉:极品傻〕〔豪门战神〕〔乡村小神医〕〔万世为王〕〔道门野史〕〔英雄联盟之天秀中〕〔重生修正系统〕〔婚路漫漫: 祁少追〕〔从食铁兽开始称霸〕〔将门医妃当自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36章 第二次出手
    文彬突然在上学时间跑了回来,还带回这么个消息,顿时把家里也炸了个人仰马翻。

    刘氏已经慌了神,云萱也脸色苍白脑子里乱哄哄的,郑丰谷焦躁的来回踱了几步,“这这这可咋好?宝根好像是去了五岭村,现在家里头老的老,小的小,都不顶事也禁不住吓呀!”

    云萝略想了想,就跟文彬说道:“你去三叔家看看,看他家的驴车有没有在家里空着,如果在就让三叔给我们赶一趟车。”

    文彬应了一声就飞快的跑了出去,云萝又跟云萱说:“二姐你去跟阿婆说一下这事,具体是我们也还不知道,我和爹先去镇上看看,你让阿婆不要着急,她如果也要去镇上的话,你就陪她走慢一些。”

    邱大虎这时走了进来,说道:“大孙子出了事,我估计老人家也坐不住,我这牛车虽走不快,但好歹要比老人家走着去更快一些。”

    郑丰谷转头感激道:“这可多麻烦你了,你看你这活也不做的把我家孩子送回来,又要麻烦你再送一程。”

    邱大虎不在意的说道:“活儿啥时候都能做,孩子出事了可等不得。”

    又看了眼站在旁边的云萝,满脸的感激,“前头要不是你家闺女,我家妞妞怕也要不好了。”

    刚才还正在说这个事情呢,可郑丰谷现在并没有心思去关注别人家的事情,满心都是出事的未来女婿,还有文彬说的,是文杰媳妇叫人打的栓子!

    无冤无仇的,她为啥要做这样的事?

    云萝看了眼门外累得直喘气的黄牛,跟邱大虎说道:“邱大伯,回头你赶我家的牛车去镇上吧,让你家的牛在这里歇一歇。”

    郑丰谷回神连连点头,“正是正是,我要先走一步,如果老人家在家里等不及的话,就劳烦你再赶一趟车,我家的牛在棚子里歇了一天了,这就先去套车。”

    说着就带邱大虎出了门往不远处的牛棚去套车,等郑丰收赶着驴车过来的时候,牛车也套好了。

    郑丰谷嘱咐了刘氏几句,然后带着云萝和文彬先一步去镇上,牛车就留给了云萱和栓子的奶奶以及弟妹。

    驴车被郑丰收赶得要飞起,文彬忍受着剧烈的颠簸,又把刚才没有说清的事情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

    因为今日授课的先生突然有事不能上课,栓子提前从县城回来了,到镇上的时候还早,就去书院探望以前的先生和同学,过后告辞离开。

    离开前,他还找文彬说了会儿话,却没想到刚转身没一会儿,书院守门的老伯就慌慌张张的跑来告诉先生,说有镇上的百姓来说,有个书生模样的少年郎被人堵在暗巷里打了,似乎还伤得不轻,他刚才跟着去看了眼,正是刚离开书院的栓子。

    栓子已经被镇上的百姓帮忙先送去了医馆,文彬一听守门老伯的话就慌忙跟着先生去看望,之后想要回家通知家人又恰巧遇见了邱大虎,才有邱大虎特意放下活计送他回来的事。

    栓子伤得很重,鼻青脸肿这些皮外伤就不提了,听大夫说,他身上多数挫伤,右手臂骨折,肋骨断了两根,连内腑都似有损伤。

    “哪个王八羔子下这样重的狠手?栓子的性子好,也不像是会与人结怨的人!”

    郑丰收都听得心惊肉跳,作为老丈人的郑丰谷更是目眦欲裂,下颌紧绷死死的握着拳头。

    文彬抽了下鼻子,又是惊吓又是愤怒,忍不住哭得稀里哗啦,哽着嗓音说道:“栓子哥跟我说,那些人都是屠家的伙计,当时大嫂还站在旁边指使着他们打人。”

    驴车忽然受惊的拐了个大弯,郑丰收霍然转头看向文彬,“啥?文杰媳妇干的?她为啥要做这样的事?”

    文彬又抹了把眼泪,“我不晓得,栓子哥也不晓得这是为啥。照理来说,他跟屠家的嘉荣师兄交情极好,当年栓子哥开蒙都是拜在屠家的先生门下,从没听说过跟大嫂有冤仇。”

    当然没有冤仇,不然屠二爷也不会看上他当女婿!

    云萝随着驴车的颠簸巍然不动,脸色也格外平静,尤其是她的一双眼睛,黑沉沉的反射不出一丁点亮色。

    郑丰收赶着驴车飞快的到了庆安镇的医馆门口,还没停稳当,郑丰谷和云萝、文彬就着急的跳了下去,除了云萝皆都跳了个趔趄。

    医馆里现在挤满了人,书院的两位先生,屠嘉荣、金来和另外几位与栓子交好的学子都挤在医院后院,栓子就躺在他们身后的一间屋里,大夫还在里面忙着给他接骨。

    “这都一个多时辰了,怎么还没出来?”

    “我说,杜衡伤得这样重,这里的大夫靠不靠谱啊?”

    镇上医馆的大夫医术有限,栓子伤成那样,眼下又过去了这么久都还没处理好,实在是让人没有自信。

    屠嘉荣焦灼的站在后院出入口不住的朝外张望,闻言说道:“我已经让人去请我家供奉的胡大夫了,应该很快就能到。”

    站在边上的余五公子余焱轻声跟身旁的金来说:“那胡大夫时常出入我们几家,实际医术也就那样。不过,我听说白水村不是有一个医术精湛,曾在县上济世堂坐堂的郑大夫吗?”

    金来指了指屋里,说道:“伤成这样也不好再随意搬动,先看看再说吧,不行也只能去请老人家过来一趟。”

    此时,一直留意外面的屠嘉荣最先看到了进来的几人,忙迎上前两步,又有些忐忑羞愧的行礼说道:“郑二叔,郑三叔,你们来了?”

    说起来,双方也是姻亲,可眼下,他嫁到郑家的堂姐指使人打伤了他的好友,这个好友还是郑家二房定了亲的女婿,他初听闻此事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郑丰谷忙伸手扶了他一把,云萝却径直问:“栓子人呢?”

    屠嘉荣下意识往后院的一间屋里一指。

    云萝也没有浪费时间,当即穿过院子进了那间屋里。

    身后有人急忙喊了一声似乎想要阻止,而她进了屋之后,屋里的一个大夫和两个学徒也皆都转头看了过来,其中相对瘦长的那一个当即冲她喊着:“家人都先在外头等候,莫要打扰了我师父治病。”

    云萝没有理他,视线越过他就看到了他身后榻上躺着的栓子,不由得目光微沉。

    从他被送到医馆到文彬赶回家中,他们又从白水村过来,时间算算少说也有一个多、近两个时辰了,可栓子竟然还躺在这儿动弹不得,缠绕在手臂和胸腹间的纱布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那瘦长的学徒见她站在那儿仿若没有听见他的话,不禁提高了声音又说道:“叫你出去你没听见吗?耽搁了我师父治病救人你们可莫要埋怨!”

    云萝走过去,一把推开挡路的人,直接问皱着眉头满脸不悦之色的中年大夫,“大夫,我……哥的伤要紧吗?养好后会影响他继续读书写字吗?”

    这大夫虽面色不虞,但听到她这样问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露出了同情可惜之色,摇头说道:“整条手臂都折断了,养好后,那扭曲的骨头也回不到原来的地方。”

    言外之意就是这只手废了,以后连笔都拿不起来,更何况读书科举?

    云萝一瞬间在心里给他定义了“庸医”二字。

    她看了眼栓子灰败的神情,嘴角一抿,说:“没出息!这么点小事你就摆出生无可恋的模样来做什么?我二姐断了手筋都能接回去,你不过是断了两根骨头又有什么要紧的?”

    那大夫在旁边听了这话就十分的不高兴,冷哼着说道:“小姑娘可莫要在这里吹牛?手筋断了如何还能再接得回去?你以为是做针线呐,把两头拉出来随便打个结就行了!”

    栓子的脸色却奇异的恢复了几分神采。

    云萝见状就不再理他,低头就将他身上缠好的纱布全都重新解开了。

    那大夫见状大怒,连忙伸手就来阻拦,并怒道:“你在做什么?快给我住手!”

    云萝不理,自顾自的继续解着纱布,并在大夫伸手过来阻碍的时候一胳膊把他推到了一边,“别碍事!”

    大夫气得倒仰,却又忽然被云萝的眼神给吓住了。

    小姑娘家家的,怎么会有这样可怕的气势?

    此时,郑丰谷和郑丰收也跟进了屋里来,看到云萝的行为不由得一愣,“小萝,你这是在干啥?”

    大夫莫名的有点不敢去招惹云萝,便转头冲着刚才出声的郑丰谷发作道:“这是你家的孩子?你就不管管,由着她这样胡乱作为?要是加重了你儿子的伤势,你们可莫要后悔!”

    他以为栓子是郑丰谷的儿子,毕竟云萝刚才喊了哥。

    可惜他的打算注定要落空,郑丰谷听到他的话之后不仅没有阻拦云萝,反而还特别期待的问了一句:“小萝,栓子伤得咋样?要不要紧?”

    这么些年来,他早已经对自己的小闺女有了一种近乎盲目的信任,总觉得好像没啥事是她做不成的,况且,家里人都知道她在跟六爷爷学医,虽然没见她花许多时间,但似乎学得还挺好。

    云萝已经迅速的将栓子的几处断骨检查诊断一遍,随手摸出一包银针,头也不回的指使爹和三叔,“帮我按着他,我要给他接骨。”

    又抬头跟栓子随口说了一句;“稍微有点疼,你忍着些。”

    这随随便便的口气,真是一点信服力都没有。

    郑丰谷和郑丰收兄弟两上前来帮忙按住栓子不让他乱动,眼睛瞥到他身上的伤,都禁不住的脸色一变,尤其是右手的断骨都戳到外面来了,简直惨不忍睹。

    郑丰收“嘶嘶”的抽了几下冷气,郑丰谷照着云萝的指示按住栓子,他自己的两只手都是颤抖的。

    唯有云萝脸色不变,银针飞快而精准的刺入几处穴位,然后迅速的正骨、上药、夹板、纱布缠绕,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丝的犹疑停顿,不知不觉中,连刚才那个大夫都从愤怒的指责缓缓的闭上了嘴,还在旁边不住的给她提个夹板纱布膏药啥的,神色也变了。

    接好右手,栓子只是疼得大口喘气,反倒是帮忙按着他的郑丰谷和郑丰收两人满头大汗,好像也受到了多大的伤害。

    云萝让栓子稍微缓了下气,又紧接着给他接上断裂的两根肋骨。

    栓子忽然额头上青筋暴突,张嘴便吐出了一大口血来。

    郑丰收顿时惊呼一声,手一抖差点没把人按住,不知何时也挤进来围观的书院学子也紧张的上前了两步,齐喊一声:“杜衡!”

    这这这都吐血了!!

    云萝忽然伸手,将他刚不自觉抬起来的肩膀又一下按了回去,面无表情特别冷酷无情的说了一句:“忍着!我姐陪着陈阿婆很快就会过来,你想让她们看到你现在的这个样子吗?”

    冲到了嘴边的痛呼声顿时又被他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这里的人,除了自家人就数金来跟她最熟,见状不禁期期艾艾的说道:“小萝啊,杜衡师兄都伤成这样了,你就稍微温柔一点嘛。”

    云萝耷拉着眼斜斜的一瞥,金公子顿时也把剩下的话都给憋了回去。

    温柔什么的,还是留给二姐吧。

    云萝表面不动声色,似乎跟平时也没多大区别,心里却有些凝重。

    断裂的两根肋骨其中一根很有可能刺破了内脏,但究竟伤得有多严重,她还得过会儿再仔细的检查一遍才能确定,眼前更要紧的还是把肋骨正回原位,以免再次造成内腑损伤。

    云萝精通药草擅外伤,当年在被敌人追杀围堵,身边没有任何药物和工具的情况下,她都曾徒手帮沈念接过骨,且不止一次。过后,沈念不一样活蹦乱跳,天天跟她没事找事?

    肋骨也被迅速的接上,连骨头渣子都一丝不漏的全部回归了原位,云萝无视旁边满脸震惊,目光闪闪发亮的大夫,挥手就又往栓子身上戳了几针。

    栓子的脸色略有些舒缓,急促的喘息了好一会儿,因为虚弱和疼痛,连声音都有些飘忽,“小萝,我还能好吗?”

    “能!伤筋动骨一百天,你好好的养上四个月,保证你的骨头长得跟原来一样。”

    云萝一手搭在他手腕上,另一只手在他的腹部按压,并每按一处就问他疼不疼。

    “嘶!疼!”

    云萝缓缓的收回了手,将他身上的银针收回一部分,又换一个地方再扎上几针,似乎并不很在意的说道:“没事,内腑有点被断裂的肋骨擦伤,你躺着别乱动,按时服药,过几天就好了。”

    见她脸色平静,说得也轻松,栓子就跟着又舒缓了些,还扯着嘴角笑了笑,说:“以前还常听见六爷爷夸你天赋卓越,这是要青出于蓝了。”

    云萝摇头,“不,我还有许多要学的呢。”

    这是学无止境的事情,谁都不可能治得好所有病症和伤势。

    认真算起来,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二次这样正儿八经的给人治伤,也是众目睽睽之下的第一次真正出手,亏得郑丰谷和郑丰收一个盲目相信自己的闺女,一个被云萝折腾了几次也莫名觉得没啥是他这个侄女不会的。

    至于栓子,不管相不相信、愿不愿意,他当时似乎都不能自己做主。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大夫现在也期期艾艾的凑了过来,“小姑娘这一手接骨术真是出神入化,在下连见都不曾见过,不知你师承何处?”

    这大胆耿直的承认自己连接骨术都没怎么见识过的庸医倒是让云萝稍稍的对他多了一丁点好感,就说:“我是跟我六爷爷学的。”

    庸医想了想,忽然恍然问道:“小姑娘莫非家住白水村?”

    原来六爷爷这么有名的吗?

    云萝刚点头,就见他兴奋的搓了搓手,下巴上的小胡子都跟着抖了几下,说道:“一直想拜访郑大夫,却又自知医术不精不敢冒然上门,没想到今日竟有幸遇见郑大夫的高徒,在下刚才言语不敬,还请你千万莫要放在心上。”

    这神态模样,怎么这么像去年六爷爷偷偷摸摸的跟她表示想要拜见一下正经教她医术的那位神秘师父的样子呢?

    云萝不由得眼神一飘,正在这时,外头又传来了一阵动静,然后就见陈阿婆在刘氏的搀扶下急匆匆的走了进来,云萱一手牵着嘟嘟,陪着喜鹊、柱子和六爷爷紧跟其后。

    这是都来了!

    “栓子!”陈阿婆一进来就直奔到榻前,她眼神不好看不很清楚,但凑近了看,还是看到了她大孙子的脸青红肿胀简直要认不出本来的样貌,顿时眼泪就落下来了,双手游离着都不敢落到他身上去,心疼的说道,“咋的就出这种事了?你在镇上读了这么多年书也没出过事啊!”

    云萱和喜鹊他们也都围了上来,看到栓子的模样,都不由得心疼极了,屠嘉荣站在后面人群中,愧疚得头都抬不起来。

    “六叔,劳烦您给栓子看看。”

    刘氏的话让陈阿婆也马上回过神,连忙就往旁边让了让,急切的说道:“瞧我,都给急忘了,麻烦先生给我家栓子再看看。”

    大概是觉得这事有些不大妥当,目光在屋里转了一圈,很快就锁定站在榻边的医馆大夫,紧张的说道:“不是不相信大夫的医术,这个……这个我们只是……”

    刚来个小丫头踢馆,眼下又来一个老大夫,这么厉害还把人送医馆里来干啥?

    那个瘦长的学徒觉得面上无光又怒火中烧,忍不住冷哼了一声,倒是医馆大夫似乎并不十分在意,目光落在郑大夫的身上,特别诚恳大方的说道:“无妨无妨,在下确实医术不精,今日能一见郑大夫,还是托了你们的福。”

    这话让郑大夫也抽空看了他一眼,摸着胡子笑道:“是老夫无礼了,不过躺着的这位是我侄孙婿,着急之下也只好坏了规矩。”

    “无妨无妨,您随意就行。”

    郑大夫就开始检查栓子的伤势和治疗包扎情况,这一看就不由得又转头意味深长的瞥了眼云萝,很快就收手后退,说道:“伤势都已经处理妥当了,我也没啥要再调整的。不过骨头虽接回去了,但短时间栓子也不宜随便移动,以免刚接回去的骨头又岔了地方。”

    陈阿婆当即问道:“那……那可咋好?总不能就让栓子就这样躺在医馆里吧?”

    医馆大夫想说尽管躺着就行了,他不在意被占了地方,正好还能顺便跟郑大夫讨教学问。

    郑大夫摸了下胡子,跟陈阿婆说道:“先在医馆里住两天也成,不过老嫂子要是觉得不方便,就把牛车铺得厚实一些让栓子躺着,回去的路上慢慢走,尽量不要颠簸。”

    刘氏就说:“来的时候想到可能用得着,我带了两床棉被,正好可以铺在牛车上。”

    见栓子伤势暂缓,陈阿婆也定了定心,转身又匆匆忙忙的和刘氏一块儿出去把被子在牛车上铺好,务必要将牛车铺得又软又厚实。

    之后,郑丰谷和郑丰收兄弟加上邱大虎一起小心翼翼的把栓子从医馆里抬出来,轻轻放到牛车上,身后还呼啦啦的跟着一群少年郎。

    “杜衡,你先回家去安心养伤,我保证,这事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屠嘉荣凑在牛车边上,看着眼前几乎无一处完好的好友,眼眶热了热,神情却格外的坚定。

    栓子看着他,摇头说道:“你不必太放在心上,这事跟你没关系。”

    屠嘉荣吸了下鼻子,瓮声说道:“我今天就不陪你回去了,回头再去看你,你好好养伤,缺什么都只管叫人来找我。算了,我还是让小树陪着你吧。”

    “不用了,我家也住不下人。”

    屠嘉荣这才没有坚持,目送着驴车和牛车慢悠悠的离去,他脸上的表情也一点点阴沉了下来。等到两辆车转过弯看不见了,他转身匆匆的与身旁同窗和师兄弟们告辞一声,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余焱和金来站在一起,此时悄悄的问道:“你猜屠家会怎么做?”

    金来看着郑家人离开的方向,眯了眯眼,脸上却笑嘻嘻的,“屠六娘也该受些教训了。”

    余焱目光一凛,又有些诧异的说道:“你该不会也想掺和吧?以前可没见你跟那李杜蘅有多好的交情。”

    金来递给他一个“你不懂”的眼神,没有说话。

    他跟李杜蘅确实没多好的交情,但李杜蘅的未来小姨子是他金家都要牢牢抱紧的大腿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只会拍烂片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