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仙婿〕〔乱世:开局截胡战〕〔岂是蓬蒿〕〔火影之一拳系统〕〔一世狼王〕〔青萍〕〔狼性燃情:快被总〕〔第八密度纪〕〔我以阴府镇阳间〕〔我穿越成了旁门左〕〔大道玄途〕〔比邻〕〔绝代神婿〕〔万界大轮回〕〔冥王异界生活〕〔异世之神鬼奇门〕〔本妃想低调,王爷〕〔你们的仙帝回来了〕〔重生九零:小哥哥〕〔替嫁娇妻,老公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38章 屠家来人
    郑大福这边训斥着儿媳妇,转头又安抚陈阿婆和李宝根,“老嫂子,宝根,这事许是有啥误会,现在也不晓得我那孙媳妇到底为啥要这样,可不论咋样,她打伤了栓子这事我家都不会置之不理。那孩子也是不懂事,闯了祸还不敢回来,等把她叫回来了,我们再一起问问?”

    都是乡亲故旧,要在同一个村住一辈子的,但凡是讲点道理的都不会愿意相互撕破了脸皮,况且两家之间还夹着一个栓子和云萱的婚事。

    李宝根想了下,就说道:“大叔是实诚人,这事不弄清楚确实不好随便下定论,可我的话也得放在这儿,说我家栓子欺负了您孙媳妇的这种话可莫要再出口了,栓子他是个读书人,过两年还要娶您孙女的,这种名声可不敢背上。”

    李氏神情不屑,撇着嘴就要插话,“这事可说不准,便是亲爹也不能说就十分了解自己的儿子。”

    郑大福顿时眼皮一跳,“住嘴!这哪儿有你随口插嘴的地方?”

    陈阿婆团着手坐在旁边,眯着眼似乎在用力的想要看清楚李氏,说:“老婆子也不懂大户人家的那些事情,不过若是我家栓子当真欺负了你家儿媳妇,咋的她长辈父兄们都没啥动静,反倒要她一个小姑娘自己出面来讨要回去?我家栓子虽跟屠家四公子是好友,但四公子是大房的儿子,听说屠二爷可稀罕他这个唯一的闺女了。”

    李氏一下子就被噎住,郑家人包括郑文杰也不由得脸色沉凝。

    所以,屠六娘说出的这个借口,连自家人都不大相信啊!

    李宝根扫了一圈,又说道:“我看这事只我们两家人怕是解决不了,还得问问屠家的意思。”

    于情于理,这件事都撇不开屠家。

    正说到屠家,就听见外面有个清朗少年的声音响起,“阿婆,李大叔,小子屠嘉荣特来探望杜衡,不知现在可方便进去?”

    透过堂屋的门,隔着院子的竹篱笆,他们看到了十五六岁的翩翩少年郎站在外面拱手行礼,在他的身侧身后,还有一个比他年长几岁的年轻人和穿着灰衣裋褐的小厮。

    李宝根在看屠嘉荣,郑家的爷孙父子和李氏却都在看屠嘉荣身边的锦衣公子,那是屠六娘的亲大哥,当日郑文杰和屠六娘成亲时,随轿送嫁的就是这一位。

    屋里的人声一静,然后纷纷站起迎了出去。

    李宝根瞥了那位屠家二房的大公子一眼,然后先朝屠嘉荣拱手说道:“四公子,你怎么亲自过来了?”

    “李大叔太客气了,每次都让小子惶恐。我与杜衡乃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友,你直接叫我嘉荣就行。”屠嘉荣指着身边的公子介绍道,“这是我二哥,也是我二叔的长子,因为我六姐的事,今日特意过来赔礼。”

    不等人招呼,屠二公子就拱手朝李宝根下拜,说道:“舍妹被家里人宠坏了,却也万万没想到她竟会做出这等蛮横之事,打伤了杜衡兄弟,在下先在这里给李大叔赔罪了。”

    人家好言好语,认错的姿态这般诚恳,又出自有恩于自家的人家,李宝根心里再不痛快也落不下脸来,只能先含糊着说道:“二公子客气了,快请屋里坐。”

    屠二公子直起身,却没有马上进屋,而是朝身后的马车冷喝道:“还不出来?”

    车帘子动了动,然后被轻轻的掀开,露出了坐在里面的两个健壮媳妇和低着头缩在最里面的屠六娘。

    赶车的小厮迅速的放好了马凳,一个媳妇先下马车,然后另一个媳妇几乎是半拖半拽的将屠六娘从里面拉出来,和站在地上的媳妇一起把人扶下了马车,一左一右的将屠六娘往中间一夹。

    屠六娘用力的挣了挣两只手,娇娇的小姐却哪里是这些健壮媳妇子的对手?夹在中间便是纹丝不动。

    她迅速的抬头看了眼自己的亲大哥,眼角的余光已从其他人身上一扫而过,然后低下头噘着嘴一脸的泫然欲泣,“二哥。”

    屠二公子却是丝毫不为所动,回身又跟李宝根说道:“我已将舍妹一块儿带来了,要打要骂皆由李大叔来定,也希望她能受此教训,往后再不敢这般胡闹。”

    这一下,李宝根反倒是有些束手无策了,不由得转头看了眼旁边的郑家人。

    屠二公子又转身朝郑家的几人拱手说道:“舍妹虽已嫁为郑家妇,但毕竟时日尚浅,往日的脾性来不及管教,现在做出这样蛮横之事皆是因为娘家长辈和兄弟们把她给惯坏了,还给亲家祖父和伯父伯母添了诸多麻烦,坏了乡邻的情分,实在让我家羞愧难当。”

    这话说得太好了,竟是把屠六娘闯下的祸全部揽了回去,让刚才还有点不大高兴的郑大福一下子对这位亲家舅爷好感大增。

    三家人又客客气气的进了屋,屠嘉荣似乎就是单纯的给堂兄带个路,进了堂屋之后拐个弯就进了栓子躺着的那间屋里,留其他人在外面继续商谈此事的解决办法。

    屠二公子姿态谦恭诚恳,丝毫没有推脱屠六娘的错误,并表示不论李家想如何惩处屠六娘,屠家都没有一丝怨言。

    刚才面对着李氏的推脱胡言时,李宝根尚且能毫不退让,可屠二公子摆出这一副任打任骂任罚的姿态,李宝根反而像是被束缚住了手脚。

    沉吟许久,他朝屠二公子一拱手,说道:“二公子这是给我家脸面,我也不能不识好歹,现在说啥打骂的也没意义,我就想知道我家栓子是在哪里得罪了六小姐,才引来的这一场祸事?”

    屠二公子顿时眉头一跳,他今日过来,一开场就是那样的姿态,目的便是想要把屠六娘的那点事情悄然的遮掩过去,却没想到李宝根竟是对屠家的道歉和赔偿全都无动于衷,反而开口就是这个。

    一时间,刚还有些松快的气氛莫名的就紧绷了起来。

    他不动声色的看两眼被押着坐在旁边,低头垂首仿佛十分乖顺的屠六娘,然后对李宝根说道:“说来惭愧,因为父母膝下就舍妹一个姑娘,难免就娇惯了些,自小都是顺风顺水要什么就能有什么,不知不觉就养出了个娇蛮霸道的性子。此事说来与杜衡兄弟没有半点关系,皆因为我爹对杜衡兄弟十分赞赏,在家中就多说了几句,不知怎么就让我这个娇蛮的妹妹入了心,有些吃味。昨日也是凑巧,我爹娘认为她嫁了人都快要当娘了,性子还这般娇蛮,说了她两句,她回头离开的时候又遇上了杜衡兄弟,一时冲动便指使着下人想寻杜衡兄弟的不痛快,冲动之下没能收住手,致使杜衡兄弟身受重伤,我爹娘得知后十分震惊和愧疚,今儿一早就让我定要带着舍妹一块儿过来赔罪。”

    这是女儿家听不得疼爱自己的父亲对另一个人赞赏有加便记恨在心,又因刚受了训斥心中不舒坦,看到栓子就新仇旧恨的涌上来,冲动之下动了手?

    这么说似乎也说得过去,可李宝根听着,总觉得还有哪里怪怪的。

    可屠二公子说得这般郑重其事,又是大张旗鼓的过来赔礼道歉,加上屠家对栓子的那点恩情,李宝根若是还死抓着不放反倒有些得理不饶人了。

    毕竟栓子也没出大事,养上几个月对他往后的前途也没啥影响。

    是啊,世人都会这么说的,他们不会去想若是栓子真的不好了,若是栓子落下什么病根一朝毁了前途路会怎么样,他们只会说,这不是没啥大事吗?再说,屠家于你家有恩,又这般诚恳的放下身段来赔礼道歉,你还想怎样?

    李宝根垂在桌子上面的双手用力的握紧,手背上青筋暴突,手臂上的肌肉坚硬。

    这时,他忽然听见栓子的声音从身后的屋里传出来,“爹,算了吧,所幸我也没有大碍,等养好了伤都不耽误读书。当年若不是屠家让我听了他家先生的课,我这个乡下的穷小子也没有现在的风光,就当是,还了当年的那份恩情吧。”

    李宝根的眼眶蓦然一红,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冲屠二公子拱手说道:“既然栓子都这么说了,二公子又亲自前来,我也不能不知好歹,此事就这么算了吧,只希望以后再不要发生这样的事。”

    屠二公子的脸上却并没有什么松快之色,这样轻松的解决了事端本该高兴的,可栓子刚才的那两句话却让他莫名的心里有些沉甸甸的。

    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也不是屠家想要的结果。

    家中的祖父和叔伯其实都十分的看好李杜蘅,如果没有这一场变故,哪怕他当不成屠家的女婿,凭着当年的那一点恩情和跟嘉荣的交情,李杜蘅往后不论走到什么地步都必然和屠家有一份割不开的情分。

    可现在,恩情没了,而嘉荣……毕竟是长房的儿子,六娘的这事一出,对他二房又是一个极大的冲击。

    想到了昨日突然拜访的金家老爷子,屠二公子的目光更沉了沉,然后站起身朝李宝根深深的作了一揖,“李大叔宽宏大量不跟舍妹计较,在下实在心中羞愧。”

    侧头朝木头似的坐在旁边的屠六娘说道:“六娘,还不快给阿婆和大叔赔罪?”

    屠六娘咬了咬嘴唇,又飞快的扫一眼堂屋里的人,终还是不甘不愿的站了起来朝陈阿婆和李宝根屈膝赔礼。

    陈阿婆和李宝根的脸色都是淡淡的,而郑大福看到这儿,心里禁不住的有些滋味难言,这大户人家出来的孙媳妇,也不是那么好的。

    可看到身旁的长子、长媳和长孙,他终究也只是在心底狠狠的叹了口气,忽然就觉得有些乏累。

    罢了,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这时间一晃,已是将近中午,外头又有了点动静,抬头就见高矮胖瘦的四个孩子手上拎着东西,径直推开篱笆门走了进来。

    正是云萱、云萝、文彬和郑嘟嘟。

    看到院子里那些眼生的屠家人,云萱的脚步不由得顿了顿,转而和屋里几位长辈们打了声招呼,然后都陈阿婆说:“估摸着家里也没心思做饭,我娘就做了点让我们送过来。”

    陈阿婆走到门口又抬头看了看天色,才突然回神的说道:“呀,这都到中午了?瞧我这……还要麻烦你们。”

    云萱抿嘴笑了笑,“不麻烦,也不是啥好东西。”

    屠嘉荣听见动静,从屋里探了个脑袋出来,不着痕迹的将云萱看了好几眼,然后对文彬说道:“原来是文彬师弟,听说你家的卤味乃是一绝,连县城的老字号都做不出那个味儿!”

    文彬放下手里拎着的篮子,朝屠嘉荣拱手作揖,道:“嘉荣师兄。”

    屠二公子不由多看了几眼这新来的姐弟四人,转身与李宝根说:“家中尚有事,在下就不久留了,这一点小小礼物也当是我家对杜衡兄弟的一点歉意,希望他能早日养好伤,再中举人。”

    随着他的话,屠家的下人们将备好的礼都捧了进去,滋补药品、绫罗绸缎,很快就在栓子家这个不大的泥墙屋里堆了一地。

    李宝根看着这些东西犹豫了下,并没有再推拒,“二公子破费了。”

    屠二公子又与李宝根以及里正和郑家的几人客套了几句,便告辞离开。

    众人送他到篱笆门外,他站定转头看向并未跟着出来的屠嘉荣,问道:“嘉荣,你不与我一同回去吗?”

    屠嘉荣站在院子里纹丝不动,笑眯眯的说道:“难得过来一趟,小弟就先不回去了,陪着杜衡说几句话也是打发时间。”

    屠二公子深深的看他一眼,然后带着其他下人和屠六娘再次告辞,“那在下就先告辞了,舍妹……身子不大方便,在下留她在家里,就不往镇上去了。”

    郑丰年他们闻言连忙也借此与里正和李宝根告辞,不过郑大福和郑二福却都留下了,说是想再看看栓子。

    这件事到此也算是了结了,不管心里还留存着怎样的疙瘩,面上却都缓和了下来,不再如先前的那样紧绷和尖锐。

    云萱从姐弟们拎来的篮子里捧出了饭菜,跟陈阿婆说:“家里也没备着啥好东西,我娘就随便做了几样,多少凑合着填个肚子。”

    陈阿婆拉着云萱就说道:“好闺女,真是多亏了有你们在,奔来跑去的都是事儿,我一个老婆子真是啥用都没有,现在连饭菜都要你家操心做好了送过来。”

    云萱抿嘴一笑,扶着老人家在凳上坐好,“阿婆,你先坐。”

    陈阿婆就拉着她不撒手,不住念叨着:“将来能娶个这样好的媳妇,丈人爹娘也都是通情达理会心疼人的,我家栓子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郑嘟嘟不乐意的凑了过去,着急的说道:“小舅子也好!”

    云萱红了脸,陈阿婆却笑开了花,搂着胖嘟嘟说道:“是是,这小舅子也是顶顶好,顶顶有福气的!”

    没有跟着堂兄一起回去的屠嘉荣和文彬凑在院子的一角说话,郑大福、郑二福则跟着里正和李宝根进了卧房,站在栓子的病床前又仔细叮嘱问候,云萝却拉了喜鹊进灶房里面,把带来的几包药交给她并说明了要怎么煎熬。

    陈阿婆的年纪大了,眼神不大好,手脚也不怎么利索了,很多事情就都需要交给喜鹊来做。

    正说着,云萝忽然感觉袖子被轻轻的扯了两下,转头就看到柱子仰头看着她,问道:“小萝姐姐,你能教我怎么给人治病治伤吗?”

    云萝有些诧异,“你想学医?”

    “想!”

    柱子比文彬还要小一岁,正介于儿童和少年之间,瘦瘦小小的,跟任何一个乡下孩子都没什么区别。家里虽不宽裕,但他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上头有祖母、父亲和兄姐护着,原本是个十分乖巧单纯的孩子。

    可现在,云萝却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些往日从不曾出现的暗色,不由得沉默。

    柱子见她迟迟没有答应,便有些急切,又说道:“我会很听话的!”

    云萝就问他,“你为什么想要学医?”

    他咬了咬嘴唇,说:“我听说,镇上的大夫原来都说了我哥哥的伤即便养好,怕是也再不能读书写字,更不要说继续科举,可是小萝姐姐你却一下子把我哥哥断了的骨头给接好了,我……我想学。”

    这分明是被他哥哥受伤的模样给吓着了。

    云萝又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摇头说道:“我自己都还没有出师,又怎么能教你?”

    柱子愣了下,似乎不明白,又似乎有点明白了,不由失落的低下头去。

    喜鹊摸着他的头安慰道:“别怕,哥哥不是教过我们吗,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还有那啥遇难成祥、逢凶化吉的,他遭了这一场劫难,往后肯定是啥事都不会有了,等把身体养好了,考个举人回来,就再没人敢欺负我们!”

    虽然成语用得有些相差,但意思却都到了。

    云萱在灶房外喊她,云萝答应一声就走了出去,又与陈阿婆和宝根叔告辞一声,然后拎着空篮子离开了他家院子。

    郑大福和郑二福也出来了,祖孙一行六个人走在村子里,一时间似乎谁都没有心思说话聊天,气氛便有些沉闷。

    先到了郑二福的家,虎头看到他们就从院子里窜了出来,问云萝:“栓子咋样了?他家还有客人忙活不?”

    得知还至少也得养上几个月才能痊愈,家里除了一个好友屠嘉荣也没有别的客人,虎头就又点头说道:“能不落病根就好,我吃了午饭后再去看他。”

    他昨日傍晚走了一趟,可惜当时都栓子正烧得迷迷糊糊,这事情又是刚发生,几乎所有人都有些忙乱,他只在门口看了一眼就被他爹嫌碍手碍脚的赶了回来。

    今日早上本也想跟着爷爷一起过去,又被拒绝。

    他看看云萝,眼角又飞快的瞥了眼旁边的大爷爷,缠绕在嘴边的无数问题也只能默默的又咽回去,想着等到只有小萝一个人的时候,他再仔细的问一问。

    郑二福招呼着他们进屋,“都别忙着回去了,正好要揭锅,随便在这边对付一口。”

    郑大福哪里有这个心思?自是拒绝道:“不了,你嫂子应当都做好了饭菜,照理来说,今日该请你过去那边喝杯酒,不过家里现在怕是也一团糟,这杯酒就先欠着,改日再请。”

    “大哥这就外道了,我们兄弟之间谁还在意这点小事?你也别着急上火的,好歹和宝根那边算是了结了,家里的事慢慢来就成,不然你要是急坏了身子,反而不值当。”他也只能说几句这样的安慰话,不然还能怎么办呢?

    郑大福沉沉的叹一口气,转身又往老屋走去。

    走到大门口,他转身跟陪在身后的四个孩子说道:“你们就别进去了,乱糟糟的还不晓得要咋折腾呢。”

    姐弟四人相互看了看,云萱说道:“爷爷,事情都出了,您也别再心急,多顾着些自己的身子骨。”

    她其实还想说您老就别去管大伯他们的事了,省得吃力不讨好还要白白的气一回。

    可话到了嘴边,她又说不出来,只能这样不痛不痒的安慰一句。

    郑大福叹口气,挥挥手说道:“我心里有数,你们都快回去了,这都快要过了饭点了。”

    他们就告退了一声,转身离开。

    走了两步,突然发现云萝没有跟上来,不由得又转回头,郑嘟嘟更是招呼着小胖手喊道:“三姐,走了走了!”

    云萝依然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反而跟他们说:“你们先走,我很快就会跟上来。”

    郑嘟嘟不明白,云萱愣了下,然后和文彬一起拉着不情不愿的嘟嘟小弟先一步离开。

    等到他们转过了一道弯看不见影子了,云萝才转头看向郑大福。

    郑大福也在看着她,皱着眉头有些疑惑,“小萝啊,你有啥事要跟我说的?”

    云萝看到头发都已经稀疏的老爷子,还真有点不忍心再让他受累受刺激,在出了栓子的这件事之前,她从没想过要主动去拆穿屠六娘。

    反正,郑丰年的孙子是不是亲生的,郑文杰是不是戴了绿帽喜当爹,这些事都跟她没关系。

    可现在……

    “爷爷,我听到了一些风声,或许应该跟您说一说,也好让您提前有个准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