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深夜聆阴〕〔超越狂暴升级〕〔大奉打更人〕〔团宠龙女萌萌哒〕〔医神小农民〕〔萧战苏沐秋〕〔战神奶爸〕〔36749〕〔无敌真寂寞〕〔三国之随身魔法塔〕〔星空三界〕〔全球游戏:只有我〕〔时倾澜薄煜城〕〔成吉思汗的动物军〕〔医武高手闯天下〕〔三爷,夫人她又惊〕〔小妻太娇嫩,枭爷〕〔神医狂妃:邪王的〕〔超级豪婿〕〔爹地快来,巨星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39章 屠六娘小产
    云萝在郑大福那儿放了一把雷,然后若无其事的追上姐姐和弟弟们,一块儿回到了家。

    小姨也在,是听闻栓子出事,云萝和刘氏忙活了一整个晚上,今早就特意和郑贵一起过来帮忙。

    郑贵忙了一个早晨,到时辰就去作坊上工了,刘月琴则一直留到现在,午饭都是她和云萱一起搭手做的。

    一家人坐在一起吃午饭,刘氏熬了一夜,尽管已经歇了半天,但神色还是有些萎靡,按了按有些胀痛的额头,不由叹息一声,“这好日子过久了,竟都熬不得夜了。”

    刘月琴抿嘴一笑,跟她说:“吃了午饭,大姐再去屋里躺一会儿吧,下午也就忙活卤肉的事儿,只我和小萱就够了。”

    刘氏也不推拒,笑着说道:“把妹妹嫁在身边,果然是有大好处的。”

    刘月琴微微红了脸,笑容却甚是明媚,神色中已经找不见半年前的畏缩惶恐之态了,显然婚后的生活过得很是滋润和自在。

    这边的姐妹两在说话,她们对面的小姐妹两也凑在一起说悄悄话,“你跟爷爷说了啥?神神秘秘的。”

    反正事情都已经要说开了,云萝也就没有再想着要隐瞒家人,便跟云萱说道:“我先前听说,在栓子考中了秀才之后,屠二爷曾经想要把他的女儿许配给他,只是还没有开口,你和栓子就先定了亲。这本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我又听说,我们的这位大堂嫂看着直爽率真,其实最是霸道小心眼,恐怕那个时候就已经对栓子和你怀恨在心了。”

    她的声音并没有刻意放低,所以这话不仅云萱听见了,围在饭桌前的其他人也全都听了个清楚。

    堂屋里霎时寂静,所有人都好像被这个突然的消息给震惊了,呆呆的看着一脸平静的扔出这个炸弹的云萝。

    文彬最先反应过来,他皱了皱眉头,说道:“所以那天认亲的时候,大嫂是故意想要为难二姐,结果被三姐你拦下了?”

    这事除了云萝之外,就数当时站在她身边的文彬看得最清楚,只是一直都没有想明白究竟,也没有往这种方向上去想。

    云萝扒了一口饭,嚼嚼咽下,点头道:“不然你以为她原本好好的站着,为什么会突然往前扑过来?她身后又没有人,也没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就算腿软站不住也该是原地瘫软下去。”

    这也是文彬一直没想明白的事情。

    可现在明白了,却又好像更不明白,不禁疑惑的问道:“这是为啥?就因为栓子哥和二姐定亲?但她不是也已经嫁给大哥了吗?”

    “大概是觉得失了面子吧。”

    “可你不是说,那屠二爷都没来得及开口吗?既然没开口,自然就没有被拒绝这回事,怎么就失了面子?”

    云萝看他一眼,依然是一副淡定的模样,说道:“这世上总有那么些人特别的自以为是,他们可以看不上,可以嫌弃别人,但别人却是绝对不能看不上他们,更容不得人抢了他们看上的。”

    文彬用力的皱起了眉头,男女间的事情他还想不明白,可别的却都听明白了,不禁有些气怒。

    刘氏和郑丰谷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万万没想到竟还有这样的故事,那这次栓子被打,是不是也因为这个?

    夫妻两对视一眼,然后刘氏问她,“你这些话都是听谁说的?”

    云萝没开口,文彬倒是先想到了什么,喃喃说道:“我想起来了,那天你们和栓子哥一起来接我的时候,在书院门口金公子还提了一嘴,只是马上就被嘉荣师兄阻止了。”

    所以,是金公子说的吗?

    刘氏他们恍然,又半点不觉得意外。

    云萝已经吃完了一大碗白米饭,此时便放下碗筷,说道:“其实大嫂她未必就真有多中意栓子,毕竟栓子长得又没有多好看,也就普普通通的样貌,可坊间传闻,屠六小姐最爱俊俏的少年郎。”

    什么坊间传闻?这种事关大户小姐名声的传闻可不会轻易的流传到外面。

    云萱神色古怪,幽幽的看了身旁的妹妹一眼。

    你说谁长得不好看呢?

    云萝的嘴角轻轻一抽,不跟被情爱蒙蔽了双眼的怀春少女计较,径直说道:“大哥他虽然坏了名声,但相貌是真的不错,又好歹也是个秀才。虽然被余家嫌弃,婚期又紧,屠家好像失了不少颜面,但说不定这正是人家想要的呢。”

    刘氏一皱眉头,“啥意思?”

    云萝的手指轻点了下筷子,一脸平静的再次放出一枚炸弹,“我怀疑,大嫂是带着肚子出嫁的。”

    “啪!”

    饭桌上顿时落下了两个碗,郑丰谷的大碗更是掉到桌上后又晃悠悠的滚到了桌边,摔了一地的洁白大米饭。

    可现在谁也没心思去心疼碎裂的大碗和大半碗米饭。

    云萝的目光泠泠,似乎没有看到爹娘小姨和姐弟们的震惊脸,继续说道:“认亲那天她故意朝二姐发难,结果被我阻拦了,我当时抓着她的手腕,就觉得她的脉象有些不对劲,之后过年那天特意寻了个机会悄悄的给她把脉,虽没有把出喜脉来,但也跟正常的脉象有些差别,倒像是被什么药物或东西遮盖了真正的脉象。”

    顿了下,又说;“可惜自她传出有喜之后就没再见过面,也没有探脉的机会,不能十分确定。”

    刘氏的手有些哆嗦,“这……这种事,你可不能胡说。”

    但她话虽这么说,心里却十分清楚,小闺女绝对不会随口胡说。

    云萝摊了下手,说:“这有什么值得我胡说的?反正我都已经告诉爷爷了,我相信他肯定会请六爷爷去给大嫂把脉,就算大嫂仗着娘家财势不肯配合,我们也可以看看她是不是真能怀胎十月后再生孩子。”

    刘氏和郑丰谷面面相觑,这一刻,就连因为睡眠不足而导致的头疼她都似乎感觉不到了。

    云萝放下一排雷,转身若无其事的钻进了卧房里补眠,完全不管身旁的人被她炸成了怎样的神思恍惚、胆战心惊,更不管老屋那边又会是个怎样的情景。

    一觉睡到半下午,起来后在屋里研究了一个时辰的医书,又听文彬跟她说了会儿书院里的事。

    “三姐,我明年肯定能考中秀才!”

    他去年就已经试过一回,过了县试却没能过府试。今年本来也要去的,但想到反正今年并没有院试,还不如再等一年呢,到时候也能有个更好的成绩。

    云萝也不着急,“你还小,不用着急,还不如多读几年书在院试时考到前三名,才有进江南书院的机会。”

    文彬挺了挺胸膛,“我的目标是案首呢,就跟承表哥和蔓儿姐夫一样!”

    “十岁的院试案首啊?那比表哥还厉害。”

    他忍不住咧开嘴又强行忍住,双眼亮晶晶的嘴上却谦虚道:“这不能比,承表哥是被家里的事给耽搁了,加上第一次过来时路途遥远,运气也不大好,不然肯定早就已经考上秀才了。”

    顿了下,又说道:“他今年就要考举人了,目标是解元呢!”

    书院的先生和姑婆姑丈都对他抱着非常大的期望和信心。

    说到袁承,就不免想起了同样年纪,且同样是个秀才的郑文杰,“大哥现在都还没有去县学报道,真不晓得是咋回事,这是不打算继续读书了吗?”

    想想就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云萝也不知道那边是怎么想的,不过她对这些一点想要知道的兴趣都没有。

    屠六娘的事情揭了出来,这边的刘氏和郑丰谷好几天都神色恍惚的,老屋那边却没有一点动静,也不知是没找到机会求证,还是打算要息事宁人,硬生生扛下这一顶青青绿草帽,又或者,是没有查出来?

    云萝对六爷爷的医术还是很有信心的,况且,现在屠六娘既然已经被查出了有孕,那么她原先掩藏起来的脉象也应该清晰了才对,现在就是月份大小的区别。

    云萝关注了两天没见到动静,虽有些疑惑,但她并不着急。

    况且她也不是空闲得天天盯着老屋的人,家里事儿不少,隔三差五的还得去检查一下栓子的伤势,虽然有六爷爷在吧,可好歹两家的关系不一般,她总不能不闻不问的。

    除此之外,江南正是忙着春耕的时候,田地都犁了一遍,秧田里的禾苗也已经有四寸高,该拔苗插秧了。

    三月的水还有些寒凉,郑丰谷和刘氏心疼闺女就把家里的事都交给了云萱和云萝,不让她们下田耕种,只夫妻两个天天泡在冰冷的泥水里。

    农时不等人,家里田多人少,就又请了两个短工来帮忙。即便如此,也足足花了小半个月才把十几亩田全部插播完毕。

    这天,云萝和虎头在经历了两家长辈的千叮咛万嘱咐后终于被放行允许上山了,两人飞快的行走在春日葱翠的山林中,虎头不禁长长的吸了口气,“可憋死我了!以后还是别再去捉野猪了,瞧把太婆我奶我娘还有二婶给吓的,都恨不得把我们捆绑在家里。”

    年前两人一口气猎杀了野猪一家,可是轰动全村,也把几位长辈吓得够呛,尤其是女性长辈。

    若是往年,开春的时候他们就要往林子里钻了,今年却被看得紧紧的,一直到春耕都结束了,才警惕又紧张的放了行,临行前还念叨了半天。

    去年的陷阱早已经毁坏不能用了,云萝和虎头两人就穿梭在林子里重新布置,期间还捉到了一只大白天的出来觅食的兔子。可惜这兔子大腹便便,明显是怀了孕的模样,云萝转手就又将它给放了。

    看着一放手就逃窜进林子里的兔子,虎头不由得舔了舔嘴唇,有些眼馋的说道:“好久没吃兔肉了!”

    云萝也有些馋,便提议道:“去掏兔子洞?”

    心动不如行动,兄妹两个当即到处转悠着搜寻起来,这一片的那几窝兔子真真是倒了血霉。

    转了一圈,果然收获颇丰,在放生了怀孕的雌兔和刚出生的小兔子之后,两人各拎了四五只灰兔子,背后的篓子里还有两只野鸡和二十多个灰褐色的野鸡蛋。

    以前,他们还会在山上先烤上两只来吃,但自从云萝不会在家里饿肚子,就连在山中烧烤的次数都少了,只偶尔馋那个味的时候才会做一次。

    毕竟拿回家中还能煮着炖着烧着,各种花样的吃,再不会有人克扣她的嘴了。

    “给栓子送一只山鸡过去。阿婆为了给他补身子,把家里的六只鸡都杀了。”虎头紧跟着云萝的脚步,行走在山林之中也是如履平地。

    云萝不搭话,他也是习以为常,自顾自说着:“我昨天去看他,他正好在院子里转圈,阿婆和喜鹊好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好似他断的是腿而不是胳膊。”

    半个月的时间,折断的肋骨和手臂在一点点的生长愈合,栓子早就能够下床走动了。但就像所有关心孙子的奶奶一样,陈阿婆总觉得她大孙子遭了大罪,正是虚弱娇贵的时候,最好天天躺着动也别动,若一个不留神把刚接回去的骨头又岔开的可如何是好?

    想到那一副场景,虎头忍不住“吭哧吭哧”的笑了起来,“走路被人围着,书也不让他多看,我看栓子在家里都快要闲得发毛了。”

    说着话的时候,两人就已经走到了山脚下,走快点的话还能赶上家里的午饭。

    却在这时,他们几乎同时停下了脚步,对视一眼后又一起转头看向了右侧的山坳竹林。

    有呜咽吵闹声随着风声从竹林里隐隐约约的传出来,并随着靠近而逐渐清晰,甚至还听见了夹杂在叫骂中的拳脚撞击的闷响。

    “畜生,在家里躲了半个月,可算是逮着你了!谁给你的狗胆竟敢对我妹妹动手动脚?”

    叫骂声、拳脚相加的击打声、呜呜咽咽的啼哭痛哼声连成一片,云萝和虎头穿过竹林,看到了从十二三岁到二十来岁的足足七八个少年正将一个人围堵在山壁凹陷里,一个个皆都满脸怒火、义愤填膺。

    正是隔壁桥头村邱大虎家的儿子和侄儿们。

    云萝站在高处的山石上,虽然看不见被他们围殴的人,但不用想就知道那必然是李大水无疑。

    坊间传闻,李大水走夜路的时候不甚掉进了水沟里当场摔晕过去,冷水里泡了一夜差点没冻死,好不容易把他捞上来了却连发三天三夜的高热,直接把嗓子给烧坏了。

    传闻是传闻,事实却只有云萝一个人知道,就连邱家人也不清楚李大水怎么会那么凑巧的被烧坏了嗓子,只有心里的一点猜测,猜测可能跟云萝有关。

    云萝等邱家少年们打得差不多了,才伸腿踩了身旁的虎头一脚。

    虎头正在皱着眉头若有所思,冷不丁被踩一脚,顿时“哎呦”一声叫了出来。

    下方打人的动静为之停顿,邱家的兄弟们被吓了一跳,齐齐转头朝这边看了过来,脸上的表情都颇为相似。

    但在看到是云萝之后,他们的表情就又齐齐的放松下来,然后听到她站在石头上居高临下的说道:“这么多人围在一起呼喝助威,怎么不派两个人去望风?”

    邱家老大邱海刚要出口的话一下子就被堵回了嗓子眼,沉默了下,然后拱手朝云萝施了一礼,“多谢提醒,我们下次会注意的。”

    还有下次吗?

    邱家人散开,云萝现在也能看到被他们围殴的李大水的模样了,贴着山壁,抱着头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圈,说他鼻青脸肿那都是轻的。

    看到云萝的出现,他顿时激动的抬起了头朝她“啊啊啊”的比划起来,求救的意图十分明显。

    虽然往常没什么交情,但好歹是同一个村的呢,怎么也不会看着别村的人跑到这里来欺负同村人吧?

    邱家的几个兄弟冷眼看着他向云萝求救,一点都不觉得担心,年纪最小的弟弟还伸腿又踹了他一脚,直接将本就摇摇欲坠的他踹得“嘭”一声摔撞到了身后山壁上。

    “呸!畜生,你最好躲在家里再不要出来了,不然见你一次就打你一次!”

    虎头的眉头一挑,云萝却像是什么都没有看见,又见邱家的几个兄弟并没有要直接把李大水打死的意思,就不再多管,拉着虎头转身离开。

    这种人,被打死也是活该。

    才走出几步路,邱海就从身后快步追了上来,“萝姑娘!”

    虎头下意识的往前站了一步,不挡视线,但只需再侧个身就能横插进两人之间。

    邱海并没觉得异样,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又朝云萝拱手说道:“当日多谢萝姑娘救了我家妹妹,一直都没能正经的拜访道谢,实在失礼,不过以后您如果有任何吩咐都只管说一声,我家定竭尽所能。”

    事关妹妹的清誉名声,他们做什么都小心翼翼的,甚至不敢光明正大的上门感谢云萝当日的搭救,就怕被人猜度传出些风言风语。

    云萝明白他们的顾虑,也不在意这些小事。今日凑巧遇到,被邱海追上来郑重道谢,反倒是让她愣了下,说道:“不过是小事,你们也不用放在心上。妞妞她怎么样了?”

    邱海又瞥了眼虎头,有些话就没有说得太清楚,只含糊说道:“她被吓坏了,天天躲在家里连月牙儿找她玩耍都不愿出门。但所幸没有出大事,再过些日子就会好的。”

    他家不愿意多说那事,云萝也就不再多提,相互告辞一声就分开了。

    走出一段,虎头转头看去,已经看不见邱家几个兄弟的身影,就回头问云萝:“我听着那意思,怎么好像有点不对劲呢?邱妞妞被李大水……”

    十五岁的少年,对这种事情正是懵懵懂懂最好奇的时候,乍然撞见难免会忍不住的多想。

    云萝瞥了他一眼,“没有,你别乱说坏了小姑娘的清白。”

    他马上就闭紧了嘴,想想又有些不服气的说道:“我也就是好奇多问一句,啥时候会把跟你说的话到外头去乱说了?”

    这话倒也没错。

    云萝想了下,觉得既然今日正好被虎头撞见了,与其让他在心里胡乱猜测,倒不如跟他说清楚了。

    “前些日子我去作坊的时候,恰好碰见了李大水要欺负妞妞,顺手就把人救了下来送她回家,回头还把李大水敲晕扔水沟里了。”

    虎头眨眨眼,神情从懵逼到震惊不过是转瞬间,瞪大了眼睛看着她,“所以李大水不是自己摔水沟里的,而是被你扔进去的?那他不能说话了……”

    接触到小萝淡淡的眼神,他一下子就闭紧了嘴,忽然感觉自己的嗓子也有点涩涩的。

    不过很快,他就皱起了眉头,神色中充满着厌恶,“还真是混蛋恶棍之流,好事不干尽想些下作事,我先前还看到过几次郑文浩跟他们凑在一块儿呢。”

    郑文浩?

    云萝眼中划过淡淡的厌恶,然后对虎头说道:“这事你自己知道就够了,我也从没跟别人说起过,要不是今天被你碰见,怕你多想乱想,我都不会跟你说。”

    虎头莫名的红了脸,轻声嘟囔着:“我有啥好想的?”

    之后两人就都没有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一直到进了村,先去栓子家和陈阿婆推拒了一番,最后直接扔下一只山鸡和一只兔子转身就跑。

    才刚转身没跑出多远,就被另一个大娘拦住了去路,神神秘秘的和云萝说道:“小萝你还不晓得吧?你大伯家出大事了!秀才娘子,就是你们大嫂,她被文浩从门口石阶上推下来,直接摔小产了!哎呦喂,流了一地的血!”

    云萝一愣,又是郑文浩?

    随之她的脑海中迅速的划过另一个怀疑,这是巧合意外,还是有些人故意为之?

    郑文浩的前科是真不少,撞倒三婶害得双胞胎堂弟至今体弱多病,割伤二姐的手臂害她差点毁去一条胳膊,冲撞长辈欺负弟弟妹妹的事情更是数不胜数,说他现在又把人推下台阶害得他大嫂小产,这都不能让人感觉到有多意外。

    可是,怎么就那么巧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