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以爱为牢只为你〕〔医等富少〕〔皇子出山〕〔最强上门狂婿〕〔道极妖尊〕〔空町座的大剑豪〕〔我师傅是林正英〕〔三界主宰〕〔秦天梦雪〕〔三宝来袭:权少独〕〔华娱之巨星崛起〕〔重生之日本努力家〕〔王爷的美味小娇娘〕〔赵东苏菲花都兵王〕〔赵东〕〔赵东苏菲〕〔赵东苏菲_〕〔美女的超强近卫赵〕〔保安赵东〕〔我生活在唐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44章 求情
    出乎所有村民的预料,屠六娘被打伤这件事情没有再起任何的波澜,郑家老屋那边似乎就这么忍下了儿媳妇被打得血淋淋的事,连屠家竟然都没有人过来给他们家的闺女讨回公道。

    况且,公道是什么?公道是你本身无错却遭了无妄之灾,而不是你凶巴巴的先跑去闹事招惹人家,结果却被毫不留情的反杀了。

    那天,郑丰谷在老屋坐到傍晚才回来,除了有些担忧老爷子的身体状况,脸色和情绪都还算平静。

    至于孙氏的反应,她也就是在家里骂了一场,郑丰谷早已经习惯了,只要不是太过分,他甚至都渐渐的学会了左耳进右耳出,听见了也当没听见。

    有时候她自己骂得没意思了,自然而然的就会停下来。

    郑丰谷回来之后,里正又过来找他说了会儿话,无非就是挂心着茶园的事情。

    村子周围其实有不少的荒地,开出来也不适合种粮食庄稼,以前他还打过开荒种桑树,和隔壁村一起养蚕的注意,可惜桥头村的邱里正精明又抠搜,死死的藏着养蚕的手艺不肯传出来,他过去碰了几次灰就不得不放弃了。

    现在听说可以种茶树,他当然乐意至极,甚至想着等建茶园的时候,是不是可以捡一些景公子不要的茶树苗种到边角的荒地上,不会制茶的手艺可以偷偷学嘛,就算学不来,摘了青茶送去茶园,应该也能换些钱吧?

    荒地都是无主的,谁开了出来就归谁,还能三年免税。

    可那些荒地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开的。

    开了就不能半途而废,而且开荒的工作又苦又累,开出来后精心伺候几年,好不容易养肥一点能有收成了,又要和良田一样交税,常常入不敷出,实在是不划算得很。所以,除了那实在困苦没办法的人家,很少有人愿意去开荒。

    但若是用来种桑树、茶树就不一样了,不管什么品类,种树的地并不需要像庄稼地那么精细,荒地才是最好的选择,毕竟,朝廷有规定,良田不可种植与粮食无关的作物。

    当然了,能捡些便宜是最好,如果捡不来也没事,茶园建成之后,总需要看管伺候的人手,春夏时节还需要大量的采茶工。

    俗话说得好,近水楼台先得月。

    咱村里又要添一大笔长流水的进项了。

    里正老爷子的心里头一阵火热,毕竟村里的日子越过越好也有他这个里正的功劳,大家的日子都好过,往后他大孙子科举的路途上还能因此添上一笔,再没有更好的事儿了!

    可惜郑丰谷也不太了解建茶园的这个事情,并不能给里正多少有用的消息,只能是等景公子下次过来的时候再说。

    里正一下子都不觉得那些人可怕了,只盼着景公子快些再来。

    景玥却一连两天都没有出现,这让里正在忙着划地修建铺子的时候都不禁觉得心神不宁,两只眼睛总是忍不住的往村外大道上瞄。

    话说那位公子上次来村里的时候遇到了很不愉快的事情,该不会是一气之下改主意了吧?咋就没动静了呢?

    如此又过了两天,里正天天盼,夜夜念叨,急得嘴角上发出了一个巨大的火泡。

    云萝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在他又一次溜达过来找她爹唠嗑的时候,亲手给他配了一杯下火的药茶。

    那滋味,老爷子一口喝进去就差点当场喷出来,然对上小丫头殷切(误)的目光,他硬是喝下了大半杯凉茶。

    别说,味道虽不好,效果却是显著的,当天晚上他这火泡就小了一圈,也没那么疼了。

    第二日,在老伴的推搡催促并伴随着无情的嘲笑中,他磨磨蹭蹭的来找云萝想要再讨一碗凉茶,正艰难吞咽着,就忽见几匹马远远的从大道上奔腾而来。

    老爷子霎时跳了起来,跳起来后又似乎觉得不对,太不矜持了,便背着手做出一副悠闲的模样,眼角的余光却始终瞄着那朝村子靠近的人马。

    待到相距十多丈,能看清楚马背上的人了,里正他忽然一下子落下了脸来。

    呸,不是,白激动了!

    来的是金公子和屠嘉荣,还有护卫在他们身后的几个小厮。

    他们在食肆门前勒马停了下来,金来看了看里正,笑着说道:“老爷子咋见了我还拉着脸?几日不见,小爷我已经这般不讨人喜欢了吗?”

    里正咳嗽了一声,脸上也有些不好意思,朝金来拱了拱手,说道:“金公子这时候怎么有空过来村里?今儿不是休沐吧?”

    身为学渣中的战斗渣,金来听到这话之后下意识的反应就是抬头望了望天,然后继续笑嘻嘻的说道:“我这不是有要紧事儿来找小萝嘛!老爷子您先忙。”

    说着就下马进了食肆,先团团跟郑丰谷、刘氏和云萱打完招呼,又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彩漆的木马送给郑嘟嘟。

    郑嘟嘟抓着木马爱不释手,甜甜脆脆的说了一声:“谢谢金哥哥。”

    屠嘉荣在后面有些懊恼的拍了下额头,在身上摸了摸,最后扯下腰间挂着的一枚玉佩递给了他,“这个送给你玩儿。”

    郑嘟嘟看看他,又转头看向三姐。

    这个哥哥,他不是很熟耶。

    郑丰谷在旁边看见了,连忙过来阻拦道:“这太贵重了,小孩子下手没个轻重,磕了碰了都不好,您赶紧收起来吧。”

    屠嘉荣却直接将玉佩塞进了郑嘟嘟的怀里,说道:“本就是个给人玩耍的物件,也没有多贵重,磕了碰了都不要紧。大叔您就甭跟我客气了,好歹我也是栓子的好友,跟文彬也是极好的,给弟弟送一个小玩意又不是啥了不得的大事。”

    郑丰谷搓了搓手讪笑道:“这……这咋好意思?”

    云萝的目光在两人身上转了一圈,伸手摸着小弟的头顶说道:“说谢谢。”

    嘟嘟小弟立刻就说道:“谢谢嘉荣哥哥。”

    屠嘉荣惊喜道:“嘟嘟还记得我呢?”

    嘟嘟点了点头,矜持又透着一点藏不住的得意,“嗯!”

    这个哥哥虽不熟,但也是见过几次面的,他的记性可好了!

    金公子在旁边不满了,“你为什么叫他嘉荣哥哥,却叫我是金哥哥?”

    郑嘟嘟歪着脑袋一派天真模样,“那……多多哥哥?”

    “噗!”屠嘉荣当即喷笑出来,已经很久没有听见有人喊金多多的这个小名了。

    金公子的嘴角一抽,聪明的不再纠缠这个话题,抬头跟云萝说道:“小萝,有点事想请你帮忙,你现在有空找个清净地方吗?”

    一句话,让屠嘉荣也瞬间肃然安静了下来。

    云萝跟爹娘说了声,然后就带着他们穿过小门进了院子,又在堂屋里的方桌前坐下。

    “说吧,什么事?”其实心里大概的有了猜测。

    金来和屠嘉荣对视一眼,也不知用眼神交流了些什么,最后还是金来开口,先小心的问了一句:“小萝,你跟景公子很熟啊?”

    云萝沉默了会儿,这短短的几个呼吸间却让屠嘉荣禁不住抓心挠肝的,忍不住也开口说道:“萝姑娘你别误会,我们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就是……”

    “他这两天去找你们屠家麻烦了?”云萝看他又急又慌的,就主动开口替他把话说了出来。

    屠嘉荣忽然一静,然后神情沉郁的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我们也听说了那日的事,原本我爹是想要亲自过来向你赔罪的,又担心冒然前来扰了你家的清净,所以我才拜托金来陪我先走这一趟,如有失礼之处……”

    “无妨。”云萝真担心他继续说下去就要哭了,就索性打断了他的话,又说,“那事跟你家其实没什么关系,赔罪之说也过于言重了。那位虽是你屠家的女儿,却也是我郑家的媳妇,是我的大堂嫂,尽管是她闹事在先,可之后的伤势也不轻,没几个月怕是都下不了床,我还担心你们家要找我家讨公道呢。”

    却见屠嘉荣扯着两边嘴角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扭曲笑容。

    云萝疑惑的看着他,心里还有一点点慌。

    喂,你可别哭啊!我不会哄人的!

    金来也有些不忍心看这位世交家的兄长,眼睛疼。

    金、余、屠三家之间既有竞争,又是相互扶持的关系。平时争得凶狠,真到了生死关头却都不会眼睁睁看着他们倒霉。

    就如小辈之间,有相互看不顺眼,恨不得咬下对方一块肉来的,也有关系甚笃、交情莫逆的。

    而今天,屠家因为一个屠六娘遇上了那样大的麻烦,在被求上门来的时候金家并没有就此落井下石,而是陪着屠嘉荣一起过来求人情了。

    金来看着云萝说道:“可不敢找你要交代。这事说来原本并没有多要紧,可是你也知道,屠家二叔二婶就那么一个女儿,向来看得跟眼珠子似的,尤其是屠二婶。上次……掉了孩子,因为毕竟对郑文杰有那么点愧疚,又怕你那大伯娘真要不管不顾的闹起来坏了屠六娘的名声,两家算是勉强讲和相互揭过,但心里头肯定是憋着气不痛快的。”

    虽然屠六娘的名声在他们几家之间早已经坏了,可外面的人并不知道呀,总算还有那么一层遮羞布在。而屠二爷当时忍了下来,还有很大的原因是前一天金老爷子亲自去拜访了屠家老爷子。

    不过这事就没必要这个时候跟小萝说起了,省得让她以为他是在讨赏或显摆。

    虽然爷爷出动肯定是看在卫家的面上,但他金多多却是真心想跟她交朋友。

    当然,在交朋友之余,如果能让他再抱一抱大腿,那就更完美了。

    其实云萝从不觉得自己是什么金大腿,但这些年确实因为卫家的关系得了不少的好处,无论事情的究竟和将来会如何,这些事情她都铭记在心。

    而现在,她听了金来的话,便问道:“是屠二爷和二太太做了什么?”

    虽是问话,语气却十分的肯定,不然还能因为什么让原本没什么要紧事的屠家眼下却急急忙忙的跑到她这儿来说情了?

    屠嘉荣拦下了金来,自己说道:“说来惭愧,六姐几次闹出事端来,都因为有我祖父和二叔二婶护着,族人们即便心有不满也不敢多说什么,倒是越发助长了她的性子。前几天,景公子派人到府上告知了一声,因着本就是六姐不对在先,又……心性不佳似有……景公子之嫌,祖父不敢得罪景公子就不许家里人来为六姐张目。”

    到这里为止,事情都还在控制之内,他祖父虽偏心二叔,却总归还没有到老糊涂的地步。虽不知道景公子究竟有何身份,可看他行事的姿态和他身边那些精悍侍卫,还有连金老爷子都讳莫如深的模样,也知道那必定不是他家能够得罪得起的。

    屠嘉荣斟酌了下言语,继续说道:“有祖父弹压着,二叔心里也有些顾忌,却不想二婶在听闻六姐伤势之后竟暗中派了人出去寻景公子的晦气,又带着她房里的那些人出门来了白水村。”

    “这几天并没有在村里见过你屠家的人。”除了屠六娘身边的那个仆妇。

    但那位是在屠六娘刚刚小产的时候就被屠二太太留下照顾人的,至于春喜,她既作为陪嫁丫鬟到了郑家,就应该算是郑家人了。

    屠嘉荣叹了口气,“还没走到街上呢,就全都被景公子的人堵了回来,还有那些派出去寻他晦气的小厮们也全被扔回到了屠家,皆都断手断腿半死不活。”

    那惨烈的场面,把当时在场的人都给吓坏了。

    云萝沉默,恐怕不仅仅是寻晦气这么简单吧?

    不过,只是断手断腿,竟还留了一条小命,这让她有点意外呢。

    有些话,屠嘉荣作为侄儿不好开口,金来便帮他说道:“屠二太太可不是慈善人,屠六娘养成现在的这个性子至少有她一大半的功劳,她向来是把这个女儿当心肝宝贝眼珠子,得知她刚刚小产又受了重伤,必然是气怒之下连指使人杀人放火都没啥稀奇的。”

    屠六娘上个月还因为一点不顺心逮着了杜衡将人打成那般模样,而养出这么个闺女来的屠家二太太又能是什么好性儿?

    屠嘉荣垂了眼眸,二婶几乎不曾出过庆安镇,总以为自家已是顶天的富贵人家,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现在得罪了人却要全族人陪着她一起受罪。”

    他站起来朝云萝拱手深深的拜了下去,又说:“听闻萝姑娘与景公子有些交情,可否拜托你替屠家求个情?我屠家的其他人从不曾也不敢对景公子有一丝不敬,我们愿意将我二叔那一房分出去,只求景公子放我屠家一条生路。”

    云萝依然沉默着。

    这事情,她不好随意应承。

    要说景玥为何要对付屠家,她虽不大想承认,但肯定有为她的原因,现在她却跑去跟他说,放屠家一马。

    凭什么呢?

    她到现在都没弄清楚景玥对她的态度究竟是为何,实在是不想卷入到更多的事端里面,还跑去对他指手画脚。

    云萝的沉默让屠嘉荣心慌,不由抬头哀求的看向金来。

    金来也头疼,这位景公子真是比卫小侯爷还要难搞啊,卫小侯爷好歹还跟他家沾些亲,多少有点脸面,可这位景公子真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而根据他家老爷子暗中跟他透露的猜测,那位的身份可真真是了不得,恐怕在他们的地界上擦破点油皮都能带来灭族之祸。

    这般年纪,与卫小侯爷乃是至交好友,京城人士,还正好姓景!

    祖宗嘞,好好的京城不待,你跑这穷乡僻壤来干啥呀?

    金来悄咪咪的瞄两眼云萝,得,这位也是个祖宗!

    绞尽脑汁、苦思冥想,金公子又看了眼屠家四哥,忽然拉着云萝就到角落里说起了悄悄话,“小萝,有件事你可能不晓得,屠家的大爷,也就是屠嘉荣的亲爹和屠二爷并不是一个娘生的,屠大爷的亲娘是屠老爷子的原配,屠二爷却是后头扶正的小妾生的。”

    “所以?”

    “屠大爷从小没了娘,人又特别正经,并不讨老爷子的喜欢,倒是屠二爷因为有一个深受老爷子宠爱的娘,从小要啥就能有啥。几年前,屠老爷子生了场大病差点没熬过来,不得不把手里的权力交出去,如果不是有族老们的支持,屠大爷的家主之位恐怕就要落到屠二爷的头上了。”

    见云萝仍没多大的反应,他就继续说道:“尽管如此,但屠家仍有半数的生意掌握在二爷手上。而在更早之前,大爷的长子十一岁就考中了秀才,却在两年后将要参加秋闱的时候,夜里忽然失火被烧毁了容貌。屠三哥只比屠二公子小两个月,三岁就能把生意经背得滚瓜烂熟,在长兄出事后进了书院读书,第二年就连过县试和府试,却又在将要去府城院试之前落入水池中,人是很快就被救上来了,却大热天的竟莫名其妙被冻坏了一双腿。”

    这些事情他其实也只是听说,可现在从嘴上说出来,却忍不住的心生感叹。

    他该感谢自家的几代单传吗?

    云萝也听得眉头直皱,“这都是屠二爷做的?”

    金来耸了耸肩,“这个谁知道呢?”

    没有证据的事情不好说,但屠家的三爷和四爷一个老实憨厚,一个胆小如鹌鹑,在屠家也没什么分量,接连害了长房的两个儿子对他们一点好处都没有。

    云萝有些心惊,不由得转头看了眼站在那儿眼巴巴看着她的屠嘉荣。

    这位能平平安安的长这么大,倒是怪不容易的。

    金来也看了眼屠嘉荣,然后跟云萝轻声说道:“屠大伯身为族长,却是后有屠二爷步步紧逼,前面还有一个老爷子指手画脚、偏心袒护。要说得罪景公子的事,那全都是屠家二房做的,最先倒霉的却反而是他老人家,他今日让屠四哥过来,未必就没有趁机将二房彻底打压下去的心思。”

    云萝沉着眉若有所思,一个小镇上的小家族中就有了这么多的勾心斗角、骨肉相残,大家族中又该是怎样的惨烈?

    金来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又或者只是纯粹的有些不好意思,咳了一声说道:“也不是每家都这样勾心斗角的,我家就没有。”

    云萝眼皮一掀,没什么表情的看了他一眼。

    你家就你一根独苗,你想跟谁争家产?你七岁的妹妹吗?

    金来嘿笑了一声,又说道:“人多了自然难免会有些争权夺利的,像余家,也是人丁兴旺,兄弟子侄一大堆,不过大体还算团结,主要是老爷子精明,一早就给爷们定下了规矩,谁要是敢坏了规矩就大棒子伺候。”

    余家老爷子是三家老爷子中最凶的,他小时候可怕那老头了。

    云萝又沉默了会儿,在金来都有些着急的时候,忽然说道:“这事你们不该来找我,直接去找景公子不是更方便吗?”

    金来眨眨眼,“这不是和景公子没啥交情,找不到登门的地方嘛。”

    “他不是还曾在你家借宿了许多天?”

    “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我那时候也不知道他是……反正我不敢。”想想那位的丰功伟绩,他就忍不住腿肚子打颤。

    云萝:“……”

    金公子就又是拱手又是作揖的赔笑,“你就帮帮忙,哪怕不开口说情,给我们领个路也是好的呀。我们这是多少年的交情了,你就帮我这一回吧。你看屠四,他也怪可怜的,好歹是你未来姐夫的好友,他家倒霉于你没好处,若是能过了这一劫,反倒能让屠六娘难受呢,是不是?”

    这话倒是没错。

    云萝又想了想,终于点头说道:“行,我可以试试,不过不能保证一定成。”

    金来顿时大喜,连连点头,“好好好,你说啥就是啥,这世上也没有十成把握的事呀。”

    屠嘉荣始终在注意着这边的情形,见此也知道已说动了云萝,忙朝着她作揖道:“多谢你的相助,我家欠你一个大人情。”

    云萝摇头,道:“不用了,认真算起来,这事也是因我而起。”

    ------题外话------

    亲爱的们,双11快乐,购物车都清空了吗?o(* ̄︶ ̄*)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