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蛮荒种田之族长你〕〔让巨龙再次伟大〕〔病娇男恋爱实录〕〔无双庶子〕〔曜辉乾坤〕〔弃妃轻狂:反派嫡〕〔原来我早就无敌了〕〔不小心捡了一个宇〕〔重生之帝君归来〕〔老婆发现了我千亿〕〔我只想自力更生〕〔娇妻很拽:隐婚老〕〔都市医品仙尊〕〔重生狂妃:太子殿〕〔一婚二宝:帝少宠〕〔我家宿主是预言女〕〔美漫里的武僧〕〔快穿之末世挣命日〕〔反派他过分阴阳怪〕〔进击的丧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47章 郑大福生病
    虽然云萝没有陪云桃去老屋送肉,但白水村就这么点大,那里发生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这边。

    据说,可热闹了!

    原本乡亲们对镇上屠家的事情还没什么了解,不仅仅是距离的问题,还因为对乡下的穷苦人家来说,那就是一个和他们相距甚远又截然不同的世界,许多事情都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往往不知从哪里听说来的一丁点传言都能让他们津津乐道很久。

    但是现在,通过孙氏和春喜的闹腾,让乡亲们很是看了一场精彩的大戏,也从她们的口中知道了很多所谓大户人家里面的事情。

    这场热闹以郑家老屋为中心,迅速的朝四面八方扩散并最终传遍了全村,所有闲着没要紧事情的村民都纷纷跑去看新鲜了。

    哎呦喂,文杰媳妇的爹竟然被屠家逐出了家门!

    逐出家门,这在这个时代的人看来,是一件能与生死相提并论的、极其严重的事情,往往只有那些犯了不能饶恕的大罪过的人才会受到这种惩罚。

    但凡被逐出家门的人,都会受到世人的唾弃。

    屠二爷是犯了啥过错?

    老屋的里外都站满了人,对着跟孙氏争吵的春喜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再是大户人家出来的,这也是个丫鬟,孙氏平时再不得人心,她也是郑文杰的亲奶奶,是屠六娘的祖婆婆,在这个家里就是老祖宗一样的人物,现在却被孙媳妇的陪嫁丫鬟这样顶撞?

    是屠家没规矩,还是屠二爷的教养不好?

    这个时候,又有人想起了半上午的时候还看到屠家人来了村里,还直接进了郑丰谷家,虽然没多久就又离开了。

    屠大爷、大太太和大公子他们都不认识,但那个跟栓子老好了的屠公子还是有不少人知道的,是文杰媳妇的堂弟。

    村民们面面相觑、窃窃私语,想不明白事情之间的关系,又莫名的有些兴奋。

    “这也没啥,文彬不是在书院里读书吗?栓子又是丰谷的女婿。”

    是这样吗?

    把面子看得很重的郑大福这一天又觉得把老脸都丢尽了。

    然而,还有更让他受刺激的。

    家里面闹得这么沸沸扬扬,身为屠六娘的相公,和屠家更紧密亲近的那个人,郑文杰却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也不知道躲去了哪里。

    还有今日休沐的郑丰年,他一大早就出门访友,一直没有回来。

    如果他还情有可原,李氏因为她父亲病倒回娘家去了也不在村里,可当时在家的云兰和云丹姐妹两竟然也躲在屋里连个面都不露就让他老人家很难受了。

    别以为他没有看到那开了一条缝的屋门!

    躲在门后偷看却对家里发生的事端无动于衷,如此鬼祟又凉薄,竟是连个乡邻都不如!

    还有那个被他和孙氏捧在手心里疼爱着长大的小闺女……

    郑大福又气又堵又觉得失了面子,大概还有那么一点失望,一时想不开连晚饭都没有吃,当天夜里就病倒了。

    他这一病就病得不轻,到半夜时突然说起了胡话,孙氏被他吵醒叫了他半天都没有把他叫醒,顿时把她也吓得够呛。

    郑丰年会友还没有回来,又或者是看着时辰不早就索性直接回了镇上。

    孙氏看着面色潮红、呼吸急促、还不时呢喃几句听不清调子的胡话的老头子,慌得六神无主。

    老爷子的身体一向很好,即便前几年被儿孙们气的撅过去了几次,但哪次不是很快就又好了?从没有过这样叫也叫不醒的情况。

    孙氏在床上呆坐了一会儿,忽然匆匆的披衣起床拍开了郑文杰的房门。

    “还让不让人睡觉啦?”屠六娘在屋里尖叫着。

    孙氏现在却顾不得她,急急忙忙的跟开门出来的郑文杰说:“文杰,你爷爷病了,我咋叫也叫不醒他。”

    郑文杰顿时也一惊,连忙跑进上房看老爷子,见他人都已经迷糊,身上也滚烫滚烫的,就知道不好,忙又嘱咐了孙氏几句话,然后转身急匆匆地跑出大门去找六爷爷了。

    夜深天黑看不清路,孙氏追着他到了大门口,看见外面的黑暗就停了脚步,转身就把家里的其他人都叫了起来。

    屠六娘身受重伤起不来,还躺在床上幸灾乐祸的说风凉话,“可别是亏心事做多了,心里藏着鬼就把自己给吓病了吧?请什么大夫呀,应该去请那些做法抓鬼的道士才是正经。”

    孙氏正满心惶惶无处发泄,听到这些话自然是勃然大怒,冲过去就赏了她两个大耳刮子,“歹毒的小畜生,老头子但凡是有一点不好,我就剥了你的皮!”

    屠六娘捂着脸尖叫了起来:“老不死的你竟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再敢逼逼叨叨的说鬼话,我不仅打你,还要撕烂你的嘴!”

    “你敢!”

    孙氏一把薅住她的头发就噼里啪啦的撕打了起来,“你看我敢不敢!只要你还是我郑家的媳妇,就算是天王老子的闺女我也照打!你也不想想你家现在都成啥样了,还当自己是千金大小姐呢?”

    当年殴打儿媳妇的手艺半点都没有生疏,照样打得孙媳妇儿嗷嗷叫。

    春喜和赵妈冲了上来,却也只敢拦着,并不敢跟孙氏动手。

    经过大半天的时间,她们也已经明白了如今的处境,白天还在跟孙氏争吵的春喜现在却恨不得缩到角落里,抱着自己瑟瑟发抖。

    她为什么要一时冲动的去跟老太太吵架?她是个什么东西?不过一丫鬟而已,无根的浮萍,一旦郑家容不下她,天知道她会沦落到什么地方去。

    屠家也已经回不去了。

    孙氏打完了屠六娘,心情也不知不觉的平静了许多,又掸了掸袖子,冷哼一声后转身回了上房继续照顾老头子。

    坐在床边,她摸着干瘦又滚烫的老头子,脸上也露出了忧伤的神情。

    郑玉莲走了进来,打着哈欠斜靠在门边,耷拉着眼皮神色中并不见有多关心老父亲的身体,还在孙氏忍不住抹着眼泪抽泣的时候说:“娘,你哭啥?我爹不是还好好的躺着吗?你以后再哭也来得及。”

    哭声一顿,孙氏扭过头来惊异的看着她,有些不敢相信刚才听见的话。

    郑玉莲的睫毛一颤,有些懊恼地咬了下嘴唇,然后走过去依偎在孙氏身边,说:“娘,你别担心,谁能不生病?爹的身体一向都是很好的,现在不过是一点小病,很快就会痊愈。”

    孙氏顿时觉得她刚才肯定是误会了玉莲的话,就搂着小闺女既心疼又感动。

    她的玉莲这么好,那些在背地里说她坏话的人肯定是因为嫉妒,心思真是太恶毒了!

    云兰和云丹也起来了,但她们并没有进东间,只是站在堂屋里等着,等着奶奶啥时候有事情了就会吩咐她们去做。云兰常觉得自己在这个家里就像是个丫鬟,甚至还没有正经的丫鬟过得舒坦。

    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郑云兰抬头往外看,第一眼就看到了匆匆进门的二叔郑丰谷,刘氏与他并肩而行,云萝与文彬紧跟其后。

    大概是出来的匆忙,他们的衣衫都不是很整齐,头发都有些乱蓬蓬的。

    挂心着老爷子的身体,郑丰谷和刘氏都只是看一眼站在堂屋的姐妹两,然后直接擦肩而过进了东间。

    “娘,爹在白天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咋突然就病了。”

    看到他们一家人,孙氏也愣了一下,不知道是惊讶他们在这个时候过来了,还是惊讶他们来得这么快。

    不过,儿子来了,孙氏的心也更安定了一点,然后抹着眼泪哭诉道:“我也不晓得是咋回事啊!他只说没胃口,晚饭也没吃,我瞧着他愁眉搭脸的,估摸着应该是白天的事让他有些不高兴了。但他躺下的时候还好好的,结果夜里突然就说起了胡话,咋叫也叫不醒。”

    看到郑大福这个样子,孙氏的心里也十分煎熬。她平时大哭大闹,指着你的鼻子能骂到你怀疑人生,但却从没有过像现在这样在儿子和媳妇的面前抽抽噎噎,像一个慌张无措、受了委屈的孩子。

    这是真的慌了。

    “你爹要是有个万一,往后可叫我咋活呀?”

    看到她这样,郑丰谷的心里也很不好受,又看了看直挺挺躺在床上的老父亲,跟孙氏说:“六叔的脚程慢,从他家走过来怕还要好一会儿,不如让小萝先给她爷爷看看?”

    孙氏的两只眼睛顿时就斜着横了过来,“她小孩子家家的懂个啥?等你六叔来了再说,也不差这一会儿。”

    从他们刚才进来,郑玉莲的两只眼睛就直勾勾的盯着云萝,带着打量、探究还有嫉恨之色,听到郑丰谷那话的时候就嗤笑了一声,现在又说:“跟六叔学过几天医术,就真把自己当神医了,也不晓得是哪里来的这么大脸。”

    文彬不高兴的看了她一眼,她立刻就瞪了回来,“你瞪谁呢?书都白读了,一点规矩都没有,真该跟文杰好好学学。”

    文彬嘴角一抽,这个他还真不想学,也不敢学,怕三姐打死他。

    学什么?贪慕富贵还是不思进取?眼高手低还是心思鬼祟?

    这些话文彬都说不出口,毕竟有损他斯文人的风度。

    所以他只是把脸撇开了,也不稀罕跟小姑做嘴上的争锋。

    郑玉莲却不想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目光在二哥家的四人身上一转,又说道:“云萱咋没来?爷爷病了,她还能在家里安心睡大觉?”

    郑丰谷皱起了眉头,从他们进来到现在,没听见小妹喊一声二哥二嫂,开口说了三句话,却三句都是挑事的!

    刘氏说道:“嘟嘟夜里睡得不安稳,我也不敢叫醒他,就让小萱在家看着。”

    郑玉莲撇嘴,“我爹都病成这样了,你还惦记着他们睡没睡好?”

    一句话让孙氏也沉下了脸,瞪着刘氏,觉得这个儿媳妇果然还是这么不懂事不体贴不孝顺。

    刘氏愣了下,说道:“我这不是想着爹的身体一向硬朗,今儿应该也只是小病,就不把孩子给闹起来了,等他明儿来看他爷爷也是一样的。”

    “都叫不醒了还小病呢?那啥才叫大病?”

    “够了,爹还病着呢,你在这儿挑啥事?”郑丰谷轻声喝了一句。

    于是孙氏更不高兴了,搂着郑玉莲就冲郑丰谷嚷嚷道:“你冲你小妹撒什么火?玉莲又没说错,敢情你爹的身体还比不得你闺女儿子的睡觉重要啊?”

    郑丰谷无奈,“娘,我不想跟你吵,你也讲讲理。”

    “谁吵吵了?谁不讲理了?”

    郑丰谷顿时头昏脑涨,他有时候也很想不明白,为啥每次遇上和玉莲有关的事情时,娘就特别的没有理智?虽然她平时也不怎么讲道理。

    在他们忙着争执的这个时候,云萝已经上前给郑大福把了脉,肝火郁结、五内俱焚,果然是他自己把自己给憋屈病了,现在能痛痛快快的病一场,把体内郁堵多时的肝火就此发作出来,到反而是好事。

    云萝确定了老爷子没有大问题,就放手站回到了边上,也没有把她的诊断说出来,免得还要听孙氏的叨咕和郑玉莲的冷嘲热讽。

    郑丰谷在旁边看到了小女儿的动作,见她很快就收手,脸色平静,连个特别点的眼神都没有给他,他却反而暗暗的放下了心来。

    如果当真病情紧急,他的小闺女可不是会听祖母话的人,他的老娘再厉害也治不住这个丫头。

    很快,郑文杰就领着郑大夫回来了,一起来的还有郑丰收夫妇和云桃。

    显然,三叔三婶也没有把他们的双胞胎儿子从被窝里挖出来,云梅留在家里看弟弟。

    也不知道郑文杰是照着什么顺序叫的人,倒是一次性把大夫和两个叔叔都叫过来了。

    “我爹他白天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咋说病就病了?别是被谁给气病的吧?”

    郑丰收不过随口一说,主要也是暗指的郑文杰和屠六娘,孙氏却像是被踩了尾巴,跳起来就朝着他嚷嚷:“是我把他气病的,咋地,你满意了?”

    这其中,有刚才跟郑丰谷争执时生出的怒气,也确实有那么一点点心虚。

    白天,她当着那么多乡亲的面闹的那一场,她知道,以老头子的性子肯定觉得丢脸了,说不定还真是因为这一点事把气憋在心里头,就把自己给气病了。

    郑丰收被他老娘吼得愣了一下,扯着嘴角说:“我可没这意思,娘你咋还往自己的头上扣帽子呢?”

    郑大夫在把脉,诊断的结果和云萝的一样,之所以叫不醒是因为烧得太厉害了,只要把身体的温度降下去,人也立刻就会清醒过来。

    斟酌良久,他又跟云萝讨论了下,最后决定双管齐下先把人叫醒过来。

    他开了药方,目光在兄弟俩和郑文杰之间打了个转,最后递给郑丰谷,说:“丰谷你跑一趟,让丰登照这个方子抓药,你拿回来后三碗水煎成大半碗,我先给你爹扎几针泄一泄体内的火气。”

    郑丰谷接过药方就飞快的奔了出去,郑大夫则从药箱里拿出了银针包,走到床前,又侧头跟云萝说:“小萝,你来。”

    孙氏瞪了眼云萝,又看着郑大夫,觉得他真是疯了,让这死丫头来做这事,可别把她家老头子给治坏了。

    郑玉莲亦看不得云萝得意,对郑大夫说:“六叔,她懂啥呀?还是你给我爹治吧。”

    郑大夫不高兴的看了她一眼,“你是大夫还是我是大夫?”

    郑玉莲不服气,还想说,但郑大夫已经回过头去不理她了,她只能瞪着眼睛把气憋在肚子里,也不敢对六叔撒泼。

    云萝更不会理她,她已经打开银针包,挑出几枚合适的,隔着布衫子就直接扎到了郑大福的身上。

    动作利索半点不拖泥带水,带着独特的韵律,外行看不懂,郑大夫在旁边看着却是眼中异彩连连。

    这手针法,比他的还高明。

    其他人却看的心惊胆战,孙氏差点就要伸手去阻拦了,“你懂不懂,你到底懂不懂?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爷爷要是有个好歹我扒了你的皮!”

    别说孙氏了,刘氏看着都觉得心惊肉跳,这施针不该是仔细的寻找穴位,然后慢慢往下悬吗?咋是这样一下就戳了进去?万一戳深了可咋办?

    郑大夫对孙氏解释道:“大嫂放心,小萝的天赋极佳,早已经把该学的都学了,不出几年,怕是连我都要比不过她。”

    这话咋那么让人不敢相信呢?

    孙氏扯扯嘴角不说话,郑大夫见状,也就没有再多费口舌,转回身来继续关注着郑大福的脸色。

    银针在云萝的指尖跳跃,一一落到郑大福的身上,数量不多,但每一根银针刺下的力度和位置都格外刁钻,有那么几针连郑大夫都看得眼皮直跳,要不是相信这丫头的本事,他怕是也要忍不住的出手阻拦了。

    最后一根在头顶百会。

    云萝捏着毫毛粗细的银针在郑大福的头顶慢慢旋转,转了半天都没有把一个针尖转进去。

    郑大夫又有些看不明白了,这是银针太软,还是老大哥的头顶太硬?

    他正这么想着,就看见她的手忽然一顿,然后一下子、一眨眼、一瞬间,银针不见了。

    郑大夫感觉,他此刻心跳的速度,让他有点承受不住。

    他刚才好像出现了幻觉,他看见她的手晃了那么一下,把整根银针都按进了老大哥的头顶。

    你你你待会儿要怎么把它拔出来?

    为了不吓坏旁边不明真相的孙氏等人,他硬是把嘴给忍住了,只有面颊在抖动扭曲。

    反正他面对着床,身后的人也看不见他的脸色。

    下意识的低头去看郑大福的脸色,竟看到他脸上的神色可见的舒缓了,然后又看见他的眼皮动了动,就这么睁开眼醒了过来。

    咦?效果竟是这么的立竿见影吗?

    孙氏一下子就扑了过来,“你有啥事想不开的要憋在心里头糟蹋自个儿的身体?你要是有个啥,叫我往后咋过?”

    醒了,这病也就解决了一半,剩下的等药煎好喝下肚子,只管慢慢养着。

    郑大夫也跟着安慰老爷子,“大哥你都这把年纪了,还有啥想不开的?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养了他们这么多年,孩子们大了,我们都有放手的时候,别舍不得。要我说,你往后只管安安生生的过自己的日子,逢年过节就让他们拎了东西来孝敬你,你吃好喝好,长命百岁。”

    郑大福的脑子还有些迷糊,但话是都听明白了,沉默良久,忽然就长长地叹出了一口气。

    郑大夫又说道:“这病一场也是好事,把你身体里的火气都给发出来了,也免得憋久了要闷出更大的病来。这病啊你只管慢慢养着,顺道把身子调理调理,最要紧的是把心放宽,心宽了就啥事都没了!”

    这是实话,但心宽不宽却不是听别人说上一两句话就能改变的,郑大福心里盼着长子出息,光耀门楣、改换门庭,盼了几十年便成了一种执念。

    可惜,无论长子还是长孙,都没有照着他的期盼成长,不知不觉中早已经歪了。

    郑大夫安慰了他几句就告辞了,郑丰谷送他到家之后又转头回来和郑丰收一起在这里守了一整个晚上。

    到天明时分,老爷子身上的热度都退了,只是人还蔫蔫的没啥精神。

    毕竟年纪大了,生一场病对他来说是很沉重的负担。

    他看着守了他一个晚上的两儿子,又转头看看熬得眼睛发红了的云萝,“都回去吧,这里也没必要这许多人守着。”

    郑丰收刚支着脑袋打了个瞌睡,擦着嘴角迷迷糊糊的说道:“哪里来的许多人?不过就我们三个。”

    孙氏原本也在这儿的,后半夜的时候就被郑丰收赶到郑玉莲的屋里去睡了。

    郑丰收的话音刚落,郑丰谷就伸出胳膊捣了他一下,抬头对老爷子说道:“那我就先回去一趟,爹你想吃点啥?回头我给你送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婚久成殇〕〔我只会拍烂片啊〕〔我真没想重生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