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侯府重生富贵妻〕〔最难不过说爱你时〕〔寒门崛起〕〔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玉鼎真人你徒儿又〕〔江宁林雨真〕〔星空风暴之速度为〕〔天下倾覆〕〔全服都知道我暗恋〕〔镇神司〕〔天庭收租系统〕〔穷光蛋〕〔海贼之手术大将〕〔时笙顾霆琛.〕〔我就是豪门〕〔林隐张琪沫〕〔时笙顾霆琛〕〔战爷,团宠夫人路〕〔逍遥小地主〕〔时笙顾霆琛_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50章 捡了个孩子
    从小,云丹欺负云梅,然后云桃替妹妹报仇找云丹出气,郑文浩再护着自己的妹妹来找云桃的晦气。

    这个次序从来就没有改变过,唯一改变的是郑文浩现在已经不怎么会替妹妹出头了,尤其此刻云萝还在场。

    云丹气怒之下挠了过来,却一下子被云桃反手制住,轻轻一推就是个趔趄。

    “你还敢跟我动手?”云桃觉得挺惊讶的,这个怂包,不是一直都只敢欺负那些比她小的吗?

    郑云丹也就是刚才被激起了怒气的一时冲动,被云桃反手推了个趔趄之后就不敢再往上冲了,此刻对上云桃的目光,她下意识就是闪避,随之又被自己的胆怯气得眼眶发红。

    她恨恨瞪了云桃和云萝一眼,然后甩头跑回了屋里。

    云桃撇撇嘴,“三姐,她还瞪你呢。”你咋不揍她?

    云萝对她的小心思不做理会,拎着篮子进了上房,迎面就是孙氏的虎视眈眈,嘴里还骂着:“下作东西,一早就跑来欺负人!”

    郑大福窸窸窣窣的起身从东间走了出来,肩背佝偻,走路也慢悠悠的,“你们咋过来了?”

    云萝将篮子放下,捧出里面的馄饨和包子放到桌上,说:“给你和奶奶送些早饭。”

    郑大福看着这些东西,埋怨道:“哪里要这样麻烦?家里有吃的。”

    “这也是顺手的事,知道爷爷喜欢吃这些,食肆里又正好有多余的,就给你送来了。”

    孙氏坐在那儿冷哼了一声,“别人吃剩的才送来,谁晓得你们安的是啥心?”

    云萝拎起篮子,“奶奶如果不喜欢,可以不吃。”

    然后向郑大福告辞一声,头也不回的走了,走到门口还能听见郑大福在无奈的训斥着孙氏,“你呀,孩子给我们送吃食来还有错了?净挑些有的没的。”

    走出大门,云桃不解的问道:“三姐,你咋不跟爷爷说大伯娘的事?”

    “没什么好说的。”

    “咋会没啥好说呢?”她急得跳脚,偏偏三姐还一脸淡定,她自顾自的生了会儿气就慢慢的回过神来了,说,“我晓得了,你是怕气着爷爷,要万一又被气病了可咋办?”

    云萝看她一眼,眼里淡淡的带着一点笑意,说:“错了,我只是觉得,爷爷肯定认识自己家的碗。”

    所以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的说出来呢?

    从这天开始,云萝天天往老屋给老两口送早饭,一直送到老爷子的身体完全康复为止。至于郑大福究竟知不知道李氏的行为,李氏又是否受到了训斥,她也不是很清楚。

    该做的她已经做了,后果如何却全看天意。

    反正从这天开始,李氏再没有出现在她家食肆里。

    而这天傍晚,郑丰收和吴氏也赶着驴车从镇上回来,带着满脸的兴奋和雀跃,身后的驴车已经空了。

    “小萝,这可真是多亏了你!”吴氏拉着她的手笑得合不拢嘴,“我家都不晓得承了你多少好处!”

    郑丰收在旁边哼哼唧唧的,“臭婆娘净说些外道话,小萝可是我亲侄女,不帮着我还能帮谁?”

    吴氏回头一瞪,他立刻消声,退到另一边朝郑丰谷吹嘘起了今日的见闻经历,说得天花乱坠,仿佛他们不是去沿街叫卖,而是做成了天大的买卖。

    郑丰收开开心心的投入到了赚钱的行列,廉价的瑕疵肥皂确实在短时间内吸引了不少人。

    作坊里堆积了不少这种缺损肥皂,平时送伙计,也送一些给进货的商人,但送太多王大管事却舍不得,舍不得又不好处理,渐渐的越积越多,已经堆了半个库房。

    这些东西,自己卖肯定是不划算的,折价给进货的商人又不合适,现在全被郑丰收包圆了,作坊不仅清了库存还进账一笔,郑丰收每天赶着驴车出门叫卖,赚得也不少。

    皆大欢喜,也让村里不少人眼红不已。

    不过眼红也没用,谁让郑丰收是郑丰谷的亲兄弟呢?

    听说郑丰收又找了一个新营生,郑大福都精神了不少,大早上的,趁着他们还没离家,他老人家就起来往老三家转了一圈,忍不住的又叮嘱了不少话。

    三儿子一天天游手好闲的,他老人家心里也愁的很。

    这两天,吴氏每天都会把孩子送到二房,她则跟着郑丰收一起出门,据说是一个人忙不过来。而明天,他们打算扩展业务范围,要去隔壁的福来镇。

    刘氏倒不介意给三房看孩子,别说,他家的四个孩子都是乖巧的脾性,除了年纪大的云桃,云梅从小就是个乖巧的小姑娘,双胞胎可能是身体不大好的原因,只要身上没什么不舒坦,也就不闹腾。

    他们还挺喜欢来二伯家,这里有跟他们差不多大的弟弟,每次来都会拿出许多的玩具给他们玩耍。

    他们坐在屋檐下或是墙边,手上拿着个小玩具就能玩上一整天,而云桃和云梅都是勤快孩子,还能给家里帮点忙。

    结果这天,郑丰收和吴氏到天黑了还没有回来。

    云桃和云梅已经跑到大门口张望了好几次,刘氏也不禁有些担心,“以往也没去过那边,可别是出了啥事。”

    吃了晚饭,郑丰谷去外面路口守着,刘氏在家里,安抚着已经隐隐有些将要闹起来的双胞胎,云梅也不安的拉着姐姐的手。

    这一等就等到了夜半,郑丰谷和刘氏都要先安排着几个孩子在这边睡下了,郑丰收和吴氏匆匆回来,没来得及先看一眼自家孩子,就急切的跟云萝说道:“小萝,我们捡到了一个孩子。”

    “啥?”刘氏顿时就被惊住了,忙快走几步到了驴车前,果然看到驴车上蜷缩的躺着一个脏兮兮的孩子,看那身形,也就跟小一小二他们差不多的年纪。

    那孩子原本应该是睡着了,此刻也被惊醒,张开眼看到外面黑漆漆全然陌生的环境,他顿时警惕的翻身坐了起来,脸上脏兮兮的看不清模样,但他一双亮晶晶的桃花眼中,却目光凶狠得像一只受伤的小兽。

    刘氏被惊得后退了一步,嘴里发出一声轻呼。

    郑丰谷也站在驴车前看这个孩子,眉头皱得紧紧的,转头问郑丰收:“哪里捡来的?可别是个小乞儿吧?”

    郑丰谷是个老实人,但不是个会把来路不明的小乞丐带回家里的老好人。

    他的一侧身,加上刚才刘氏的一退,正好就露出了他们身后的云萝。

    脏孩子突然看到云萝,不由得愣了下,随之目光锃亮、神情激动,忽然从驴车上跳了起来,直往云萝的身上扑。

    “呀!这是干啥?”刘氏吓一大跳,连忙上前想要把他拦下来,可不能让这个来路不明的孩子把自家闺女给冲撞了。

    然而这孩子的速度很快,刘氏追过来已经来不及。眼看着就要扑到云萝身上了,就见云萝忽然伸手一挡,然后拎住了他的后衣领子,拒绝他的靠近。

    他在云萝的手上扑腾,声音激动还带着一点哭腔,“姐姐姐姐,我是瑾儿啊,你不认识我了吗?”

    云萝其实已经认出他来了,但却并没有回应他的话,只是拎着他皱眉打量。

    这脏兮兮破衣烂衫的小乞丐和前几天见到的精致小公子真是天差地别。

    “听说你离家出走了?”

    扑腾的四肢一僵,他抬起了头,努力瞪眼睛,眼泪汪汪、委屈巴巴的说:“姐姐,我是想出来找你玩的。”

    这双眼睛确实太漂亮了,即便放在脏兮兮的小乞丐身上也足够惹人欢心,云萝却面无表情的“呵”了一声。

    这一声“呵”与景玥的颇有些异曲同工之妙,瑾儿小乞丐听着就莫名的后颈发凉,眼里的光芒都忽闪着缩了一下。

    郑丰收走了过来,惊讶的看着她手里的小孩,“小萝,你认识这孩子啊?”

    “嗯。”云萝随手把脏孩子放在地上,转头问郑丰收,“三叔,你在哪里捡的他?”

    “就一个巷子里头,我和你三婶赶车路过的时候他忽然就冲了出来,差点被卷进驴蹄子下面,可把我们给吓个好歹。”郑丰收拍着胸口心有余悸,又说,“我本来想骂他几句的,小孩子真是太不懂事了!可他从地上爬起来就往我们的驴车上爬,还说他被拐子抓了,要我们送他回家。”

    说的还是一嘴官话,要不是这几年村里常来常往不少人,有本地的,也有外地客商,他差点就没听懂。

    吴氏也说:“可我们哪里晓得他家在哪啊?问他也说不出个具体的地儿来,一会儿说京城,一会儿又说江南的,哎呦喂,可别是个傻孩子吧?”

    瑾儿冲着她怒目而视,却又在云萝低头看他的时候扬起最无辜的表情,眼巴巴看着她。

    郑丰收叹气,“我们本来想把他送去福来镇的里正那儿,结果后头忽然追出了好几个人,心里一慌就跑得有些远了,后来没法子,只能先带他回来,明儿一早就送里正那儿去!”

    云萝又看了小家伙一眼,说:“不用了,我知道他家在哪里。”

    这就最好了。

    郑丰收和吴氏都松了口气,他们带着这个孩子一路回来,心里其实也提心吊胆的十分忐忑,又不好半路把他扔下。

    今天的经历对他们来说可谓是相当刺激,云萝拉着人下去清洗了,郑丰收两口子也不客气的在这边吃了顿饱饭。

    自觉得事情已经解决,郑丰收也放松下来,有心思关心些别的了。

    “小萝,这是谁家的孩子呀?那些拐子也贼可恶,好好的孩子落他们手上,还不晓得要受多少折磨呢,最后也不晓得会流落到啥地方去,你说我明儿要不要去跟里正说一声?”其实更好是直接去县衙报告,但他小老百姓的还真有点不敢。

    云萝在门外给瑾儿洗澡,小人儿坐在大木盆里,她拿着一块布巾子就往他身上搓,没几下就把人的皮都搓红了一大片。

    郑嘟嘟蹲在旁边看着,两条眉毛一皱一皱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心有戚戚的同情。

    只有这件事,他一点都不羡慕嫉妒这个新来的小哥哥竟然能让三姐亲手照顾他。

    可疼了!

    瑾儿起先还强忍着火辣辣的疼,终于还是忍不住的竖起了眉毛,“你轻点!”

    云萝瞥他一眼,“不装了?”

    他立刻又是无辜脸,眨巴着眼睛问道:“姐姐在说什么?”

    刘氏走出来,都看不下去她这粗鲁的动作,过来就把她手上的布巾抢了过去,嗔道:“小孩子皮嫩可禁不起你这样搓磨,又不是个木头娃娃。”

    云萝看着他身上通红的一大片,默默的反思一下,然后转身进了堂屋,跟郑丰收说:“他是景公子的外甥,好像刚刚从京城过来。”

    吴氏顿时“哎呦”了一声。

    郑丰收呆了呆,忽然一拍大腿,说:“我说这小……小公子咋这么机灵呢,原来是景公子的外甥。”

    云萝看他一眼,不说话了。

    郑丰收还在那儿喜滋滋的,跟云萝说:“你说我们要不要连夜把他送回去?小外甥不见了,景公子肯定急得很。”

    云萝可没觉得他有多着急。

    郑丰谷不赞同的说道:“这都多晚了?孩子们都不要睡觉?摸黑赶车你也不怕出个好歹。”

    郑丰收这才暂且歇了心思,转头再去看瑾儿的时候目光锃亮,就像在打量着一个金元宝。

    吃饱喝足,瑾儿也被收拾干净,换上了文彬前几年置换下来的衣裳,毕竟嘟嘟的衣服他也穿不上。

    “哎呦,好俊的小公子!”

    唇红齿白、粉雕玉琢,乡下地方真是再没见过这样好看的小公子,主要是那一身在富贵窝里养出来的气势,哪怕穿着打了补丁的旧衣裳也让人觉得,这不是个乡下孩子。

    郑丰收的目光骨碌碌的在他身上转了一圈,搓着手笑道:“你家屋子挤,要不让他去我家先住一晚?”

    云萝无所谓,瑾儿却忽然一把抱住了她的大腿,泪汪汪的说道:“姐姐,不要赶我走,我很乖的。”

    嘟嘟这回不高兴了,让三姐给你洗澡也就算了,你竟然还敢抱三姐的大腿?

    他皱着小脸小跑过来,吭哧吭哧的伸手想要把人拉扯、推开,“你走,走,不许抱我三姐!”

    郑小虎跟他争三姐他都不乐意,更何况是这个从没见过的陌生小哥哥?

    瑾儿暗搓搓的瞪了他一眼,转个身换了只大腿继续抱着,抬头可怜巴巴的说道:“姐姐,我饿了。”

    刚才郑丰收夫妻在屋里吃东西,他却在门外洗澡。

    云萱端了一碗粥过来,说:“今天晚了,家里也没啥好东西,你先喝碗粥,明天想吃什么再给你做好不好?”

    一碗浓稠的白粥,两碟卤味小菜,他看着如此简陋的饭食,不由嫌弃的皱了皱眉,但他已经几天没有好好吃过东西的肚子却非常诚实的“咕噜”了一声,而扑鼻的香味也确实有点好吃的样子。

    他抬起头,冲着云萱甜甜的说了一声,“谢谢姐姐。”

    云萱成功的被他迷惑住了,笑得欢喜又温柔,伸手摸了下他的脑袋,说:“快吃吧。”

    他垂下眼睑,不屑的勾了下嘴角。

    勺子在粥碗里翻搅,他又嫌弃的撇了下嘴,眼珠一划忽然看到云萝正坐在旁边的长凳上看着他,目光幽幽的。

    他顿时一惊,吓得手一抖,勺子和碗沿就碰撞出了很大的声响,把屋里所有的目光都一下子吸引了过来。

    云萝敲了下桌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快吃。”

    他立刻埋头大口的吃了起来,也没心思去嫌弃饭菜简陋了。

    娘啊,这个贱婢跟舅舅一样可怕,可舅舅是舅舅,这个贱婢凭什么敢这样对他?

    等着吧,等他回头找到机会,一定不会轻易的放过她!

    终于等他吃饱喝足,郑丰收当然是没能够把这位小公子领回家去,毕竟在瑾儿看来,云萝再可怕却也是在场他唯一认识的人。

    先前慌不择路被郑丰收和吴氏所救,现在却还是跟他舅舅认识的云萝更让他觉得安心。

    郑丰收也只能遗憾的离开,不过人是留下了,如何安排睡觉却又成了刘氏的一个新难题,这小公子跟乡下小子肯定是不能一样安排的,犹豫了下,就说:“文彬你晚上跟爹娘睡一屋吧。”

    文彬点头,云萝却不同意。

    爹娘的屋里已经有一个郑嘟嘟了,再添一个文彬还怎么挤得下?况且……

    看着眼珠骨碌碌乱转的瑾儿,云萝直接伸手将他抓了过来,说:“不用麻烦,文彬明天还要上学呢,他晚上跟我睡。”

    瑾儿一愣,随之扭扭捏捏的说道:“姐姐,我都已经长大了,我娘说,男女授受不亲。”

    云萝眯了下眼,确实长得过快了点,该懂的不该懂的似乎都懂一些,一般的同龄孩子可没他的那么多小心思,也不知是在怎样的环境里养出来的。

    总觉得晚上如果不看着点,他怕是还得搞出些事端。

    云萝于是也不听他叽歪,拎着他进了屋。

    刘氏也跟了进来,帮她一起铺床,回头见瑾儿小挪着步子到了门口附近,以为害羞,就笑着安慰道:“你放心,这床很大,你云萝姐姐的睡姿也很好,不会挤到你。”

    瑾儿低着头,在人看不见的角度撇了撇嘴。

    贱婢也想跟小爷我睡同一张床,美得你!

    云萝转头看他,手指着床边的地面说道:“可以在这里给你打个地铺。”

    小公子震惊的抬起头来,“你敢让我睡地上?”

    云萝冷着脸,“人贩子还给你准备了高床暖枕?”

    瑾儿顿时不说话了,他也看出来了,这个贱婢就跟他舅舅一样,都是不会惯着他的。

    于是识时务的小公子瞬间蹦上了床,钻进里面的那个被窝之中,眼珠骨碌碌的,目光不住的在云萝的脸上打转。

    “姐姐,你跟我舅舅是什么关系?”关了门,吹熄了灯火,瑾儿的双眼却还在黑暗中熠熠生辉。

    云萝在他外侧躺下,随口回了句,“没关系。”

    这个回答显然不能让他满意,也不能让他相信,没关系他舅舅会亲自给她端椅子?听说那天下马车的时候,舅舅还亲手去扶她了呢!

    目光在黑暗中闪了闪,“你不会是喜欢我舅舅吧?我跟你说,京城里可多姑娘喜欢我舅舅了,还一个个全是高门大族里的千金贵女,长得也都貌美如花,稍微逊色一点的连喜欢我舅舅的资格都没有。我虽然很喜欢姐姐你,但是你跟京城的那些姐姐们比起来还是相差甚远,姐姐你知道京城在哪里吗?”

    云萝转了个身,“再不闭嘴,我不介意敲晕你。”

    “……”贱婢!

    此时在福来镇最好的客栈里,黑衣人在俯首禀告道:“小公子自己从人贩窝里逃了出来,刚出来就撞上了郑丰收夫妇,那夫妇两带着小公子逃过了人贩的追捕,现已回去白水村。”

    客房里的灯光幽暗,照不清景玥脸上的表情,他支着头倚在榻上,声音幽幽的有些飘忽,“你们没出手?”

    黑衣人更矮了一截,“在人贩将要追上郑丰收的时候,未免人贩子误伤那对夫妇,属下出手阻挠了一次,请爷责罚。”

    屋里安静了下来,连呼吸都不可闻,半晌,景玥问:“被发现了?”

    “不曾。”

    景玥垂眸看着自己的手指,说:“责罚就罢了,不过既然小公子已经逃出来了,那便今晚就带人把那窝人贩端了。”

    “是!”

    黑衣人退下,无痕又进来,“爷,那伙人要如何处置?”

    景玥站了起来,“直接送去县衙。”

    “是。爷,这么晚了,您还要去哪?”

    “回庆安镇。”他径直往门外走,忽然轻笑了一声,“明日就能见到咱瑾儿小公子了,也不知他这几天在外面玩得开不开心。”

    嗯,最重要的是还能见到阿萝,那他为何要在这个地方白白浪费一个晚上?

    此时的他还不知道,他惦记了两辈子都没有爬上的那张床,现在正被他的亲外甥享用着,并且小公子还十分嫌弃,床铺得不够软,被子不够香,旁边还躺了一个油盐不进的乡下野丫头。

    简直是大大的降低了小公子的生活品质和档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大周仙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