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乱世栋梁〕〔苏厨〕〔市井之徒〕〔牧龙师〕〔家有悍妻怎么破〕〔叶无缺玉娇雪〕〔超品命师〕〔厉少,你老婆马甲〕〔侯府小哑女〕〔龙飞凤仵〕〔术修大巫〕〔火影:从双神威开〕〔大师兄又败了〕〔我在聊天群假扮孙〕〔江湖岁月〕〔轮回仙神道〕〔重生八零后我要当〕〔人在超神已娶凯莎〕〔我不想再陪仙二代〕〔修仙满级后我重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51章 介意多养一个孩子吗
    入睡前虽然万般不愿意,但再次醒来已是日上三竿,瑾儿睁开眼看到这个逼仄又简陋的屋子,神色茫然,一时间都没想起来这是哪里。

    他发了会儿呆,忽然一骨碌爬了起来,抱着被子在床上坐着,隐约听见外面有人走动,还有轻轻的说话声。

    他张嘴就想喊,但话到嘴边却又缩了回去,定定的看着放在枕头边的衣裳,脸上的表情挣扎半天,终于朝它伸出了手。

    然而,衣裳在他的手上摆弄半天,拉拉扯扯的仍然七零八落,连胳膊都没有正确的套进袖子里,反倒把自己折腾得头发散乱,满头大汗。

    越是乱就越是急,他脸上的表情也逐渐恼怒和烦躁,忽然就把身上的衣裳全扯了下来一把扔到了床外。

    “你几岁了?”

    他一愣抬头,看到了云萝站在门口,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是嘲笑还是讽刺,又平静得好像什么都没有。

    忽然就觉得心里超委屈,不由朝她嚷了一句:“我为何要告诉你?”

    他长这么大从来都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只要他愿意,连走路都有人替他,没有自己穿过衣服,现在不会穿很可笑吗?

    小公子的玻璃心碎了一地,云萝还认为他这委屈来得莫名其妙,果然是小恶魔,动不动就冲人发脾气。

    云萝懒得跟他计较,走进来捡起他扔在地上的衣服抖了两下,对他说:“过来。”

    瑾儿小公子很想硬气的说一声不,但他挣扎半晌,终于还是识时务地从床里爬了出来,张开双手等着云萝帮她穿衣服。

    一身灰扑扑的棉布衣裳,袖口都起了毛边,膝盖和手肘上还各有两个大补丁,也就比他昨日换下的那一身稍微好看一点点,粗糙的料子还磨得他肉疼。

    就最后这一点来说,还不如他那一身破衣裳,虽然外面的被可恶的人贩子扒走了,好歹贴身的小衣裳是最上等的丝绸。

    云萝对他控制不住抓挠的双手视而不见,飞快的帮他把衣裳都套上后就一手将他从床上拎了下来,“会自己穿鞋吗?”

    瑾儿小公子觉得他被侮辱了,不由咬牙说:“我会!”

    云萝于是转身出了门,“快点,就等你起来后送你回去了。”

    瑾儿:“……”好气!

    没办法,他只能蹲下来自己吭哧吭哧的费了半天劲才把鞋子穿上。

    结果,他刚出去,就听见一个声音说:“呀,你鞋子穿反了。”

    “……”我就喜欢这么穿!

    云萱走过来将他拉到小板凳上坐下,然后蹲在他前面脱下鞋子,又将袜子拉平整,再将两只鞋子换过来给他重新穿上。

    完了她还伸手摸摸他的脑袋,笑得甚是温柔,“小萝也真是的,还说会照顾你,竟然还是让你自己动手,你才多大?”

    这话甚得小公子的欢心,在心里连连点头,还不由得多看了眼这个温柔大姐姐,然后他忽然浑身一僵,该死的,你刚摸了本……本公子的脚,没去洗洗就来摸本公子的头?

    云萱可没看出他心里的别扭,又用那只手牵起了他的小手,将他牵到堂屋门前的屋檐下。

    郑嘟嘟正坐着小板凳趴在小桌子上用调羹舀着半透明的馄饨吃,看到他就鼓囊着腮帮子朝他招了招手,“小哥哥,来!”

    瑾儿看看他,又看看他面前的馄饨,那馄饨的汤汁里不知是放了些什么,黑的白的绿的黄的看着就很好吃的样子。

    肚子忽然“咕”的一声,云萱“噗嗤”笑了出来,将他安排在郑嘟嘟旁边的小板凳上,打来了水先给他擦擦脸洗洗手,然后捧了另一碗馄饨过来,说:“外头亮堂,你们就坐在这儿吃吧。”

    郑嘟嘟悬起小屁股探头看了眼,见碗里跟自己的一样,就又坐了回去,还催促道:“小哥哥,快吃!”

    说着就舀了一大口塞进嘴里。

    他的手脚已经很灵活了,自己吃馄饨也能干干净净的不将汤汤水水掉满桌,反倒是瑾儿的动作有些笨拙,第一口就把半勺子的汤汁撒到了桌子上。

    盯着面前的那一滩汤汁,瑾儿握着勺子的手有些僵硬,又僵硬的抬头看了眼旁边的胖嘟嘟,眼里忽然浮现一丝阴霾。

    一只雪白的小勺子突然从旁边伸出来从他的碗里舀起了一只馄饨,然后举到了他的嘴边,“小哥哥,啊——”

    胖嘟嘟举着调羹,也觉得自己真是操碎了心,这个小哥哥咋连饭都不会自己吃呢?

    瑾儿愣了下,下意识的身体往后仰了仰,却见那勺子也跟着递过来,还碰到了的嘴唇。

    厌恶的感觉从心底迸发而出,他霍然抬眸就要冲郑嘟嘟发火,然而在对上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时,却莫名鬼使神差的张开嘴把那只馄饨给吃了。

    回过神来的小公子:“……”好恶心,想吐!

    郑嘟嘟开心的冲他咧出满嘴小米牙,门牙上还粘着一点碧绿的葱花。

    他从自己的碗里舀了一勺塞嘴里,然后又往小哥哥的碗里舀了一只馄饨。

    瑾儿一把推开他的手,“恶心死了!”

    馄饨在惯性的作用下从调羹里飞了出来,“啪”一声掉在桌子上,郑嘟嘟看看那只馄饨,又看看自己手里空了的调羹,最后有些发愣的看向小哥哥。

    瑾儿的脸上闪过一丝烦躁,忽然恶向胆边生,将手里的勺子转个方向整个的塞进嘴里舔了一遍,然后舀起一只馄饨就要往郑嘟嘟的嘴里塞。

    郑嘟嘟一脸懵逼的吃了这只馄饨,呆呆的看着小哥哥又把调羹舔了舔,再舀馄饨来喂他,忽然也觉得有点恶心。

    “呕!”“呕!”

    云萝冷眼看着那两个成功的把对方给恶心吐了的小蠢货,转头走进灶房从灰膛里铲了半簸箕的灰,撒在两人吐出来的秽物上面,冷淡的目光从两人身上扫过,“还要吐吗?”

    郑嘟嘟摸了摸吐空的肚子,擦擦嘴说道:“三姐,我想吃肉包子。”

    “呕!”瑾儿听到他的话就忍不住的又恶心了下,只是他今天才吃了一只馄饨而已,肚子里比郑嘟嘟还空,已经什么都吐不出来了。

    云萱手上拿着抹布从食肆的小门里走了出来,茫然的看着院子里的两个孩子,地上的两摊灰,还有云萝手上的那只簸箕,“这是咋了?”

    郑嘟嘟当即告状道:“小哥哥给我吃……吃他的口水,太恶心了!”

    瑾儿怒道:“不是你先把沾了口水的勺子塞我嘴里的吗?”

    小哥俩互相怒视一会儿,然后齐齐“哼”的一声扭头撇向两边。

    明白是怎么回事之后,云萱扯了扯嘴角好不容易才把笑声憋了回去,这个情况,她以前也是从不曾见到过。

    “二姐,我想吃包子,肉包子!”

    云萱无奈的看着他,“今儿没有卖剩下的包子,要不我给你们重新煮一碗面吧?”

    随着茶园的开荒工作如火如荼的开展,白水村的人流进一步增加,食肆的生意也越发好了,馒头包子这些经常卖得啥都不剩,偶尔有剩余也不过三两个。

    郑嘟嘟捂着嘴巴闷闷的说道:“不要汤不要汤,我又要吐了!”

    云萱:“……噗!”

    最后,刘氏亲自给他们做了一碗蛋炒饭,两人各据矮桌的一端埋头大吃,谁也不理谁。

    云桃和云梅各背着个篓子过来了,刘氏问她们:“今日你们娘没一块儿去吗?”

    云桃摇头说道:“没呢,暂时没想再去福来镇,就我们自己的镇上已经卖了两天,该买的也差不多买了,我爹一个人就能忙过来。”

    就算下次要去别的地方,也不想再往福来镇去了,谁知道那伙拐子都有些啥同伙,听说那些人可凶狠了,动不动就杀人放火的。

    刘氏面上也有些戚戚的,说:“镇上卖过了,还可以去旁边富裕的村子里。”

    “我爹也是这么想的。”云桃看到郑丰谷在套牛车,又问道,“二伯现在是要送那位景公子的外甥去镇上吗?”

    郑丰谷点头道:“孩子丢了家里都不晓得多着急呢,很该早些把人送回去。”

    说话的时候,瑾儿跟着云萝走到了大门口,郑嘟嘟知道这个小哥哥要回家去了,也就顾不得继续闹别扭,颠颠的跟在后面说着:“小哥哥下次来玩,我娘和二姐做的饭可好吃了!”

    哼,我才不稀罕!

    他朝刘氏和云萱抱着拳头躬身行了一礼,“多谢大婶和姐姐照顾我一夜,我先回去跟舅舅报个平安。”

    别看人小小的,他的姿势却十分标准,莫名就让不通礼数的乡下土包子有些紧张和无措,刘氏搓着手说道:“我们也没做啥,小公子回去后可不能再乱跑了,外头的坏人有很不少呢。”

    瑾儿朝她甜甜的又带着羞涩的一笑,笑得刘氏那颗老母亲的心都忍不住荡漾了起来。

    咋会有这样乖巧可爱的小公子呢?跟乡下的野小子就是不一样!(乡下野小子郑嘟嘟:哼!)

    乖巧可爱的小公子转头又朝云桃和云梅作揖道:“多亏两位姐姐的爹娘救我,回头一定会去登门道谢的。”

    这么有礼的说话,让云梅直接躲进了云萝的身后,泼辣丫头云桃也红了脸,连连摆手说道:“不用不用,你……你太客气了,我爹娘也是凑巧。”

    云萝就冷眼看着他的表演,等得差不多了,她直接拎着他的一只胳膊就跳上了牛车,“爹,走吧,早去早回。”

    黄小牛……现在已经是黄大牛了,它缓缓的拉动了车轱辘,慢悠悠的离开家门口,出了村前行在通往庆安镇的道路上。

    瑾儿缩在牛车的一角,看着垫在身下的稻草和牛车上一些颜色不正常的印记,不自觉的眉头皱得紧紧,恨不能够变成一只蚂蚁缩进缝隙里。

    乡下人家的牛车,平时什么东西都要拉,打扫得再干净也难免会残留些看着就不大干净的痕迹,又让小公子嫌弃了。

    云萝对他强行忍耐的表情视而不见,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郑丰谷说着家里和村里的事,到了镇上后就在旁边给他指路,很快的穿过街道拐进了升平巷。

    刚进升平巷,早已等候多时的无痕就亲自迎了出来,“郑二叔、萝姑娘,你们今儿怎么有空……咦,小公子?”

    多老实的一张脸啊,仿佛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仿佛他真的十分惊喜他家失踪多日的小公子终于回来了。

    云萝不想说话,郑丰谷不知道很多事情,反倒能毫无负担的说:“我三弟昨日去福来镇凑巧遇见了小公子,据小公子自己所说,他是被拐子抓住了,好不容易才从贼窝里逃出来。原本我三弟打算将他送去福来镇的里正那儿,只是事有凑巧,为了逃避追出来的拐子们,兜兜转转到最后竟只能先带他回家来,幸好我家小萝与小公子有过一面之缘把他认了出来,今儿送他回来。”

    无痕一脸庆幸的朝郑丰谷施了个大礼,“这可真是多亏了您和郑三叔!我家小公子前几日走失,我们翻遍了庆安镇都没能把他找出来,我家爷这几天也是茶饭不思,深怕小公子有个意外他无法跟姑奶奶交代,谁也没想到竟被那该死的拐子带去了福来镇上!”

    说起这种事情,郑丰谷也是庆幸不已,“那些拐子最是可恶,为了抢孩子,啥手段都使得出来,小公子机灵,自己就逮着空跑出来了,遇上我三弟也算是运气好,不然怕是又要被抓回去。听小公子说,那贼窝里还有不少孩子。”

    无痕马上说道:“您放心,此事我家爷知道了肯定不会坐视不管,回头就把事情告知到县衙里去,务必将那窝贼人全抓起来,孩子们也都要救出来。”

    “那就好那就好,你们的门路广,这事儿你们来做自然是最好的。”不然的话,小老百姓就算知道了,也无从下手。

    无痕一边将瑾儿从牛车上抱了下来,一边对郑丰谷说道:“瞧您说的,我家小公子也被拐走了差点就找不回来,此事于情于理都与我们脱不了干系,也绝不能眼睁睁看着那些恶徒逍遥法外。”

    景玥匆匆的从院子里走出来,皱着的眉头在第一眼看到云萝的时候就迅速舒展,又看了眼无痕怀里的瑾儿,目光凉凉的,吓得小公子一下子把脸埋进了无痕的肩窝。

    他朝郑丰谷拱手说:“刚听说是郑家三叔从人贩的手里带回了瑾儿,在下先在此谢过,也多谢二叔照顾了我外甥一晚。”

    这见到的每个人都向他道谢,郑丰谷不禁有些手足无措,“应该的应该的,这没啥,没啥。”

    景玥也不为难他,侧身往旁边一让,说:“二叔请进屋坐会儿吧。”

    郑丰谷摇头道:“不了,家里还有事,我这会儿也得去街上买些零碎,就不打扰你们了。”

    景玥看了眼云萝,心里是不愿意的,却也只能勉为其难的说:“那我也不耽搁二叔了,改日再带着瑾儿登门拜谢。”

    说了几句话就匆匆告辞,郑丰谷将牛车调转过方向,云萝坐在牛车上歪着头看景玥,目光清澄透亮。

    景玥忽然朝她莞尔一笑,刚还有点沉郁的心也不知不觉的松快了。

    目送牛车驶出升平巷,景玥脸上的笑意一收,目光幽幽的看着藏在无痕怀里的外甥,“外面好玩吗?我还以为你能一路回到京城呢。”

    瑾儿咬着袖子瑟瑟发抖,察觉这样是躲不开的时候,他立刻转身就朝景玥的怀里扑了过去,“舅舅,我不是故意跑出去的,我只是想到外面街上去看看。”

    又抓着舅舅的衣襟哭唧唧的说:“那些坏人好凶,不给我饭吃,打我,还把我的衣裳都扒了说能换钱。”

    吓死他了!还以为遇到了变态!

    别以为他小就什么都不懂,他可是有大见识的小公子。

    景玥单手抱着他,嫌弃得只想把他扔到地上去,“你敢把鼻涕擦我身上试试!”

    小公子默默的把手往自己身上擦,抬头用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特别乖巧可怜的仰望着他,“舅舅,我以后再也不敢自己跑出去玩了,外面好多坏人。”

    景玥冷笑一声,夹着他转身进了大门,“你只管随意,是走丢了还是被人抓了又与我何干?大不了让你爹娘重新生一个。”

    “……”你是我亲舅舅吗?

    亲舅舅第二天就带着亲外甥去了白水村,带着谢礼先拜访郑丰收家,因为郑丰收出门做他的小买卖去了,家里只有吴氏和几个孩子,景玥和他那些侍卫们不好多留,只将谢礼留下就告辞了。

    之后,他们就来了云萝家。

    郑嘟嘟看到昨天刚走的小哥哥今天又来了,当即颠颠的迎了上去,还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红皮的鸡蛋,“喜蛋!小哥哥送你!”

    一个破鸡蛋有何稀奇的?

    瑾儿心里不屑一顾,面上却不动声色,只伸手将那染了色的鸡蛋接过来,有些好奇的问道:“为何是红色的?”

    “这是喜蛋呀!”郑嘟嘟一脸的理所当然,喜蛋不都是红色的吗?“铜娃周岁了,宝生大娘就送了喜蛋来给我们吃。”

    二驴子的儿子正好是今天的生辰。

    根据此地的风俗,稍微有点条件的人家在孩子满周岁的那天都会染一些红鸡蛋分给乡亲邻居们沾沾喜气,这些鸡蛋因为特意染了颜色,看着跟普通鸡蛋不一样,就格外讨小孩子的喜欢。

    当然,鸡蛋本身就是好东西,许多人家想给孩子们煮个鸡蛋来吃都要扣扣搜搜的算计半天。

    小公子倒是没听说过这种事情,虽然觉得就送一个鸡蛋也太小气了些。

    郑嘟嘟还不知道小哥哥在嫌弃他的鸡蛋,鸡蛋是多好的东西,怎么会有人嫌弃呢?

    他伸出胖胖的小爪子在瑾儿手上推了推,“小哥哥你吃,可好吃了!”

    瑾儿心里嫌弃得不行,直接把鸡蛋塞了回去,“我不要吃,你自己留着。”

    郑嘟嘟喜滋滋的摸着蛋壳,几根手指头都被染上了红色,说道:“我哥哥也是这么说的,二姐说那是哥哥疼我,让着我。”

    瑾儿撇撇嘴,小蠢蛋,又不是多好的东西,你哥哥肯定也是因为不喜欢才这么说的!

    他转着眼珠往四周看了看,正好看到景玥在对云萝说话,他顿时竖起小耳朵,脚步也一点点的往那边移动了过去。

    “不知你家是否介意再多养一个孩子?”

    他听见了他舅舅这么说,不由得愣了下,然后猛的瞪大了眼睛,蹬蹬蹬的就跑了过去一把抱住大腿,“舅舅,你不要我了吗?”

    景玥动了动腿,轻易的就把他从腿上剥了下去,特别冷酷无情的说道:“要你何用?既然你爹娘暂且把你交给了我,那要如何处置安排你自也由我决定。”

    瑾儿抱着自己眼泪汪汪,“那你决定不要我了吗?”

    “只是让你暂时寄居在此。”

    “寄……寄人篱下。”瑾儿小公子用力的吸了下鼻子,不知脑补了些什么东西,脸色越发从青转白,缓缓的转头看向旁边的云萝,然后一把抱住了她的大腿,眼汪汪却特别乖巧的说道,“姐姐,我可听话了,你要好好照顾我哦。”

    景玥忽然眉头一跳,伸手就将他从云萝的腿上撕了下来,“别动手动脚。”

    瑾儿眨了眨眼,眼里飞快的闪过一丝狡黠,然后他歪着脑袋看舅舅,神情天真又懵懂,配着他精致的小脸,软萌得能迷醉一大片人。

    他的声音也甜甜的,又甜又轻快,“我昨天晚上还是和云萝姐姐一起睡的呢,姐姐对我可好了,帮我洗澡,给我铺床,还照顾我穿衣裳。舅舅你如果有事要忙的话,尽管去忙吧,我会和姐姐好好相处,乖乖听话的。”

    景玥的脸都黑了。

    两双如出一辙的桃花眼对视了片刻,景玥忽然轻“呵”了一声,然后直接拎着外甥往云萝的面前一送,说:“我有点事需暂离几日,不好带他,就托付你帮忙看顾几日了。你就当他是自家弟弟,该打打,该骂骂,该调教的地方自也需好好调教。”

    瑾儿忽然打了个颤,眼神飘忽,开始跟他舅舅打商量,“舅舅,能把小成子他们也留下陪我吗?没有他们陪着,我晚上都睡不着觉。”

    他们不敢违抗舅舅,难道还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卑贱的野丫头欺负他?

    小公子垂着眸子一副乖巧的模样,眼底却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直到他舅舅再一次无情拒绝他的要求,“不能!”

    晴天霹雳!

    云萝看着自说自话的舅甥俩,眉眼耷拉、面无表情。

    话说,她答应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