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深夜聆阴〕〔超越狂暴升级〕〔大奉打更人〕〔团宠龙女萌萌哒〕〔医神小农民〕〔萧战苏沐秋〕〔战神奶爸〕〔36749〕〔无敌真寂寞〕〔三国之随身魔法塔〕〔星空三界〕〔全球游戏:只有我〕〔时倾澜薄煜城〕〔成吉思汗的动物军〕〔医武高手闯天下〕〔三爷,夫人她又惊〕〔小妻太娇嫩,枭爷〕〔神医狂妃:邪王的〕〔超级豪婿〕〔爹地快来,巨星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55章 如果你不是郑家女儿
    景玥悄悄的来,又悄悄的走,除了云萝,谁都没有被惊动,只留下一句“天亮后再来拜访”。

    云萝被惊醒后却是睡不着了,转头看一眼床内侧睡得不是很安稳的瑾儿,然后悄然起床出了门。等郑丰谷和刘氏到了时辰起床的时候,云萝已经把今天要用的豆子都磨好了。

    “小萝,你今儿咋起这么早?”刘氏看到她有些诧异,又眉头一皱,“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

    云萝昨天把那两块可能不大好的点心吃了的事情,在晚饭时就从云萱的口中知道了,担心了一个晚上,现在见她又比平时起得早,自然担心。

    “没有,是瑾儿睡得满床打转,我就索性早点起来了。”她毫不犹豫的把锅推到了瑾儿身上。

    刘氏叹了口气,“这小公子倒也是个乖巧懂事的,真不晓得他爹娘咋舍得把他扔到乡下来吃苦受这一份罪,我也没见他哪里有被惯坏的样子啊。”

    你看不出来是因为他藏的好,那小子的心性和脾气恐怕是都有些问题呢。

    云萝并没有多说,随着云萱和文彬的接连起床,又是忙碌且寻常的一个早上。

    天微亮,文彬去上学了,郑嘟嘟和瑾儿也紧跟着醒来,送走最后一个客人,擦擦洗洗清扫干净,此时已到巳时,日头高升,今天又是个好天气。

    郑嘟嘟和瑾儿两人半个身子都湿漉漉的,正站在洗碗用的大木盆前接受云萝的检查。

    看到地上碎成好几瓣的两个盘子和一个碗,郑嘟嘟胖胖的手指头略心虚的扣着衣摆,眼珠骨碌碌转着,终于让他想出了个好借口,“三姐,我身子不舒服,明天好了就肯定不会把碗摔了。”

    或许是因为被分成了几份导致药物的份量不足,睡过一夜,两人就都迅速的缓了过来,现在虽还会被衣服磨得有些痒,但也仅此而已。

    反而是云萝,她因为吃得比他们迟了几个时辰,现在身上仍有些不舒服,情绪的起伏也比平时要大许多。

    但这些影响对云萝来说并算不得什么,她虽还没弄清楚那点心里的问题,但估摸着应该是被人添加了类似兴奋、影响情绪的药物,她自己就能调配出无数种类,唯一的稀罕就是几乎无色无味,还让人查探不出,却也有着另外的副作用。

    如果不是这点副作用,她怕是也发现不了瑾儿的不对劲。

    这种东西,一般而言偶尔吃几次并无大碍,怕就怕长年累月的摄入,尤其对一个正处于成长懵懂阶段的孩子来说,吃上几年,足以影响他往后一生的性情。

    是什么人要费尽心思的算计一个孩子到这个份上?不喜欢、碍了他们的路,直接给他下点毒,制造个意外不就行了吗?还能一了百了、一劳永逸。

    比如屠嘉荣的两位亲兄长,不就是家族中争权夺利的牺牲品?

    这种事情不身在其中,凭空想象是毫无用处,云萝的疑惑也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就放到了一边。

    现在,她低头看着眼前堆叠的一大盆盘碗筷碟,默然无语。

    云萱抱着两块门板从旁边走过,看一眼木盆里据说已经洗好的盘碗,“噗”一声笑了出来,摇头说道:“这碗还没洗干净吧?”

    郑嘟嘟连忙用力的反驳道:“干净了!”

    云萱笑笑走了,反正一开始就没指望他们能把这个活干好,还白白损失了三只盘碗,唉~

    云萝淡然的目光落到他们身上,没跟他们争论干不干净,而是说:“今天的午饭和晚饭,你们两个就用这里的碗来吃。”

    郑嘟嘟看着最上面那个碗里的两点米粒和一点葱花,有些犹豫,瑾儿则当场忍不住的露出了嫌弃之色。

    就在两人吭哧吭哧的重新刷碗,并顺道又摔了一只碗,摔得刘氏直抚胸口的时候,远远过来了一队车马。

    作坊就在村子的东边,每天从外面来的车马并不少,瑾儿蹲在木盆前低头洗得心无旁骛,郑嘟嘟却忍不住抬头张望了两眼,然后他忽然“咦”了一声,伸手推推旁边的瑾儿,说:“小哥哥,你舅舅来了!”

    瑾儿霍然抬起了头。

    景玥骑着马,身后跟着六个侍卫和一辆青蓬马车,在食肆门口停了下来。

    瑾儿顿时将手上抹布一甩,蹬蹬蹬的就朝景玥冲了过去,“舅舅!”

    景玥轻轻的往边上一让,嫌弃的拒绝一身泔水味的外甥靠近。

    刘氏迎到门口,看到瑾儿这跟前几天来她家时简直天上地下的差别,强扯着嘴角怎么也笑不出来,神色紧张而拘谨,“景公子,您忙活完了?这个……小公子他……他……”

    景玥走了进来,先朝刘氏拱手行礼道:“多谢婶子这几日对我外甥的照顾,我见他似乎比先前要活泼了许多。”

    刘氏手足无措的,话也结结巴巴的连她自己都不晓得到底说了些啥,“天天粗茶淡饭的,怕是委屈了小公子。”

    “怎会委屈?这天下有多少人想吃顿饱饭都不能够。”他从身后的无痕手里接过了一个包袱,说,“这孩子是个娇气的,这些天怕是给您也添了不少烦扰,在下此次过去府城,顺手给您挑了几样料子,我也分不出好不好,还请您不要嫌弃。”

    “这……这咋好意思?”刘氏握着手不敢接。

    景玥便将那个包裹直接放在了干净的桌子上,说:“婶子不必客气,您家帮我照顾外甥这么多天也不求回报,这却是我的一点心意,您若是不收,我心里怕是要不安的,以后也不敢再来烦扰你们了。”

    刘氏如何是景玥的对手?迷迷糊糊的就把这礼给收下了,又见他对小公子现在的狼狈模样似乎并无意见,神情也渐渐的放松下来。

    云萱和云萝给他们送上茶水,无痕替所有人道了声谢,然后一行十来个人围着两张空桌坐了下来。

    景玥低头看了眼紧紧挨着他的外甥,挑眉说道:“你跟着我作甚?我暂时也不走,你还是该干嘛干嘛去吧。”

    瑾儿一脸震惊,抬头看着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多无情无义的负心汉。

    你不是来接我回去继续当小少爷的吗?难道你没看见你的亲外甥正在被这些乡野粗人虐待、逼着洗盘子吗?你还是不是我亲舅舅?

    景玥对他谴责的眼神无动于衷,还伸手把他往外推了推,“先去把你的碗洗好了,我们再来谈论之后的事。”

    刘氏哪里还敢让小公子继续去洗碗?听到这话连连摇头说道:“不用不用了,小公子也多日不见景公子,坐在这儿就好。”

    景玥冲她笑了笑,笑得春花烂漫、芙蓉生香,一下子就把“丈母娘”迷得晕头转向的。

    然后他转头问站在另一边的云萝,“这是分派给他的任务?”

    云萝将目光从那个马车上下来的山羊胡中年人身上移开,摇头道:“他和嘟嘟昨天把陈二阿婆家的一只大黑鹅给抓走炖了吃,我家赔了二百文钱,我就让他们刷盘子抵债。”

    无痕等人听到这话皆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们的小公子,那眼神跟看被妖怪附身的稀奇品种也没多大区别。

    出息了啊小公子,你竟然连偷别人家的鹅都学会了!你再也不是我们心里那个尊贵、高高在上的小公子了!

    瑾儿被他们看得心头火气,偏偏郑嘟嘟那个蠢蛋还半点不知羞的插嘴说:“我和小哥哥一起洗碗,一天就有十文钱呢!”

    无痕撇过脸偷笑了几声,低头跟郑嘟嘟说:“那岂不是只要二十天就能把债还清了?”

    债什么的郑嘟嘟听不懂,不过二十天他是听明白了,点点头又摇摇头的说道:“本来是的,不过我们今天打破了几个碗,三姐说了,都要从我们的工钱里扣。”

    “几个碗?那你们的工钱够赔吗?”

    郑嘟嘟转头看他三姐,他也不晓得够不够赔,应该……应该是够的吧?

    食肆里用的并不是很好的餐具,云萝见他看来,就给他报了个价,“盘子和碗都是两文钱一个,你们今天已经打碎了一个盘子三个碗。”

    郑嘟嘟低头扳着手指算了半天,瑾儿终于忍无可忍的吼了他一句:“别算了,只剩下两文钱了,你个蠢蛋!”

    辛辛苦苦大半个时辰,工作还没干完呢,工钱就已经只剩下两文钱了。

    瑾儿小公子心里的悲伤逆流成河,郑嘟嘟却喜滋滋的伸出两根手指朝无痕比划道:“还有两文钱呢!”

    景玥摸了下他的脑袋,将瑾儿往他那边一推,说:“真不错,继续干活去吧。”

    瑾儿恨恨的瞪了他舅舅一眼,转身气鼓鼓的走了,郑嘟嘟则是欢快的应一声,也颠颠的跟在瑾儿身后,“小哥哥你等等我。”

    景玥朝无痕使了个眼色,无痕当即就凑到了无措的不知是上去帮两个孩子好,还是在这里招呼客人好的刘氏身边,跟她搭话道:“二婶,怎么不见二叔呢?”

    刘氏转回头来,讪笑着说道:“他到田里去了。”

    “您家里有不少田吧?平时又要照顾这家食肆,可能忙得过来?”

    “平时还好……”刘氏被转移了注意,跟无痕和另外两个侍卫聊起了田里庄稼地的事情,也就不再注意那两个蹲在水盆边奋力刷碗刷盘子的娃儿了。

    不过,虽然刘氏被转移了注意,但好歹还有云萱过去帮他们一起刷碗。

    那个从唯一的一辆马车上下来的山羊胡中年人走了过来,朝云萝拱手说道:“萝姑娘,老朽向凌泉,也是一名大夫。”

    此人先前曾有过一面之缘,就在云萝第一次去给瑾儿诊脉的时候,是他给她递了开药方的纸笔。

    从刚才看到他出现,云萝就知道他的来意了。

    景玥坐在旁边,静静的看着与向大夫轻声讨论的阿萝,内心一片平静。

    直到“啪”的一声,一个黑陶碗从郑嘟嘟的手上划落,直接砸碎了盆里的两个盘子,它自己倒是安然无恙。

    食肆里忽然安静,所有的目光都转向那边,看到一脸茫然的胖嘟嘟和捏着抹布从震惊到暴躁的小公子,一个黑脸侍卫率先忍不住的“噗”的笑出声来,“这下可糟了,还得倒贴两文钱。”

    郑嘟嘟缓缓的扁起嘴,终于“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其他人皆都忍俊不禁,向大夫看了云萝和景玥一眼,然后抢在刘氏之前走了过去将郑嘟嘟从水盆边抱起,并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拨浪鼓逗他玩,“可别哭了,你还小呢,哪里能拿得住这么大的碗?要不,让爷爷来替你赔了这几个打碎的盘子?”

    郑嘟嘟的脸上还挂着眼泪,眼珠却跟着向大夫手里的拨浪鼓转,嘴上又说着:“这是给小孩子玩的,我都已经长大了。”

    瑾儿撩起眼皮看了眼这没出息的蠢蛋,目光忽然定在了向大夫抓着嘟嘟手腕的那只手上,缓缓的抿紧了小嘴。

    那边角落里只云萝和景玥两人,云萝在看着向大夫和郑嘟嘟,景玥则在看她。

    “你的身上可还有不舒服?”

    云萝转头就对上了他毫不掩饰担忧的目光,愣了下,摇头说道:“没事,刚才向大夫不是也给我把过脉了吗?”

    “现在连那究竟是何东西都尚未曾知晓,向大夫知道的怕是还没你多,把个脉又有何用?”

    云萝默然,道:“你太看得起我了。”

    景玥莞尔,却有些笑不出来,似责怪又似抱怨的说道:“那样未知后果的东西你也敢随便入口,若是万一……”你让我怎么办?

    后面的话他说不出口,只是微垂了眼睑,眼中有着极其压抑的东西在明灭沉浮。

    云萝敏锐的感觉他的气息有些不对,想了下,便解释说道:“我虽不知那究竟是什么东西,但大概是何种类型的却也心里有数,应当就是有着能够影响人情绪脾气的药效,只一次两次的并不妨碍。”

    景玥不知想起了什么,微眯起的眼眸之中有着极为暗沉的东西,“这东西不知不觉的用多了,是否会影响人的性情?”

    “短时间内会有影响,一旦停药就会逐渐恢复正常,只不过……若是瑾儿这样的小孩,日子久了,他的脾性也就养成了,很难再改变。”

    景玥忽然长长的叹了口气,这是云萝第一次在他的脸上看到这样明显的悲哀之色。

    她莫名不知所以然,但他既然不说,她也不是好奇心重的人,亦不曾多问。

    景玥缓过心神,看着云萝忽然又轻笑了一声,“幸好遇见你。”

    云萝觉得他这话说得倒没错,如果不是遇到她,天知道瑾儿身体的异样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发现,又或者,一直发现不了?

    毕竟,就他的身份来说,若不是遇到她,怕是没什么机会去穿几回粗布衣裳,就算换上了,磨出了一身的划痕,又有谁会觉得他是身体有恙呢?

    犹豫了下,她还是多问了一句;“你没有找到是谁给瑾儿下药的吗?”

    他摇头,“此事不好大张旗鼓的处置,毕竟就算找出了那个人也只是颗随时都能舍弃的棋子,若打草惊蛇让背后之人有了准备,反而更不好查证。”

    “这也不难吧?瑾儿的脉象中根本就探不出什么来,背后之人应该也很放心才对,你就当不知道这件事,再另外找一个比如你自己被人谋害下了毒的借口,若是觉得下毒这个借口容易让对方联想,就来个刺客刺杀之类的,到时候大肆搜查所有人,总能找出点有用的东西来。”

    景玥顿时眼睛一亮,是他钻进死胡同了。

    “阿萝果然聪慧,不亏是……”

    云萝眼皮一撩,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有种你把后面的话说完。

    他对上她的目光,一愣,忽然又莞尔,还带着一点点的试探,轻声问道:“阿萝,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不是白水村郑家的女儿……”

    “我本来就不是。”你还真敢问啊?

    景玥的瞳孔蓦然一缩,原本安放在腿上的手也一下子握成了拳,即便心里有些准备,咋然听见她这般直接的说出这话,还是禁不住的有些震惊。

    她是不是一早就知道了?却又为何始终能这样平静寻常?

    “那你是谁家的女儿?”

    “卫家?”云萝想了想,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这个我倒不是很清楚,不过我想,应该跟卫家有些关系,而你肯定比我更清楚。这些年,卫家的老夫人每年都通过金来的手给我送各种节礼,还有一份没任何原因的礼物,在每年的十月最后一天送来,我估摸着算了算,可能那天正好是我的生辰?”

    景玥惊得一时间都不知说些什么才好,原来她早已经猜到了这么多吗?“那为何你……”

    “为何不主动相认?这些也只是我自己的猜测而已,我并不知道我究竟是谁家的女儿,况且这些年,我在这里过得很自在。”

    “你不想认亲吗?”

    云萝想了想,说:“我无所谓,若有需要,我不会躲避该我担起的责任,若不需要,我在这里也能过得很好,而不管如何,这里的爹娘亲人永远都是我的爹娘亲人。”

    “没有你必须要担负的责任!”这句话,景玥几乎是冲口而出,话出了口才猛的冷静下来,对上云萝似有些疑惑的目光,他心里憋屈得厉害。

    没有需要你去牺牲的责任了,他不会再允许那样的事情存在。

    缓了口气,他问道:“你何时知道你不是郑家的女儿?”

    “我一直都知道。”

    景玥不知想到什么,听到这话竟是半点不觉得奇怪,只是沉吟半晌,问她:“那你就没想过要去找自己真正的家人吗?”

    “没想过。”她回不去原来的世界,她真正的家人就再也找不到了,而这个世界,她始终游离在外,对于这个身体的血脉亲人,她不会避忌,也不愿主动。

    景玥看着她,好久都没有说话,就在云萝以为他要一直沉默到告辞离开的时候,他却又开口了,一开口就说:“我想,你可能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

    云萝抬眸看着他,“我真是卫家的女儿?”

    “是。老夫人的亲孙女,卫小侯爷的亲妹妹。”见云萝面无表情的也不说话,他便问道,“你没什么想问我的吗?”

    云萝托着下巴想了想,问道:“认我回去做什么?”

    这个问题……景玥不禁莞尔,道:“自是承欢膝下,共聚天伦。”

    对此,云萝却是有些抗拒的,她宁愿他们是有需要用上她的地方,没有太多的感情牵扯,她做完自己能做的,也算是回报了那一份血缘恩情。

    这点心思,就连前后两世的景玥也不曾知道,只是他见云萝神色不动,脸上也并没有什么喜色,以为她是在介意流落在外的事情,就主动的替卫家解释了一句,“这些年,老夫人和……你母亲一直在暗中寻找你的下落,可惜一直找错了方向,谁都没想到你竟会流落到江南,就在老夫人的眼皮子底下。四年前,朝中局势尚有些混乱,老夫人不愿你被卷入其中才迟迟不敢认你回去。”

    云萝目光微闪,“我……父亲呢?”

    “卫侯他在你出生前就不在了。”

    死了?

    这倒是让云萝有些意外,不禁沉默良久,脑海中的思绪亦是万千。

    “现在朝中局势都已经稳了?卫家不会再遭受覆没之类的灾难了?”她这样问景玥。

    景玥摇头,“不敢说稳当,不过已经无大碍了。”

    也就是说没有了她的用武之地?那她为何要放弃乡下的清净日子不过,搅和进大宅门里面那些无聊透顶的恩怨情仇之中?

    是去帮亲娘宅斗,还是帮亲哥争夺侯爵之位?她在乡下开个小食肆,当个小服务员不自在,不轻快吗?

    景玥此刻竟莫名的看懂了云萝的心思,想到在他前世,她的所作所为,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还有些头疼。

    如果她不想回去了,他该如何才能成功的把她娶进景家大门?

    他也不能长时间逗留在此,毕竟现在还没有到他能够避世养老的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