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恋恋不风情〕〔在星卡游戏里做灵〕〔林十二夏悠悠〕〔天命神卦林十二〕〔撩人蜜宠:腹黑总〕〔柳萱岳风〕〔不死的我只好假扮〕〔天神殿萧天策〕〔云桑夜靖寒〕〔龙门战神〕〔龙门战神陆凡〕〔林辛言宗景灏〕〔林辛言〕〔林梓言宗景灏的故〕〔林梓言宗景灏目录〕〔女主林辛言男主宗〕〔夏知星薄夜宸〕〔小骷髅要长肉〕〔我本狂婿〕〔上门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56章 又逢端午佳节
    虽然景玥说了卫家可能很快会来人认亲,但也不可能转眼第二天就过来,所以云萝的日子依然是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

    而且,村里的热闹也不少。

    就在瑾儿被景玥带回家的第二天,郑丰收忽然喜滋滋的过来了,跟郑丰谷说:“景公子身边的人来问我,愿不愿意当个茶园管事。”

    郑丰谷愣了下,随之明白过来这定然是因为他把瑾儿小公子从人贩手里救出来的关系,就跟他说:“这是好事啊,多少人求都求不来。”

    谁料,郑丰收竟然纠着眉头说道,“我这正为难着呢,我觉得我现在这样天天去外面卖货也挺好的,这茶园现在听人说起来是好像不错,可也不晓得后头会咋样,以前又没人在附近建过啥茶园,但我觉得吧,这种事就跟种庄稼一样,都得看老天爷赏不赏脸。”

    郑丰谷不禁无语,可是不知道为啥,他对于三弟会说出这种话来竟然一点都不觉得惊讶。

    可想说的话,他还是要说的,“那点肥皂能卖多少日子?你现在是觉得天天能挣回许多钱,可咋不想想那是存积了好几年的数量,等把存货都清了,到时候可就几天甚至要十几天才能有一车的边角次品让你拉出去。”

    郑丰收不在意的晃了晃脑袋,说:“过了前几天的那个兴头,现在一天也卖不出一车的货了,运气不好的话得卖上三四天呢。”

    “那你剩下的几天空闲要干啥?继续赶车拉人?”

    郑丰收眼珠一转,说:“哪能天天干活?总得偶尔歇一歇。”

    这下,郑丰谷全然明白了。

    他就是定不下心来,不愿意天天干活。才好好的干了没几天,他的心就忍不住的又飘了起来。

    这要是自己儿子,郑丰谷能动手揍他。可这虽然不是儿子,却是亲弟弟,哪怕年纪已经一大把,他终是做不到不管他。

    郑丰谷还在想着该咋说,或者去找老爷子让老爹出面?旁边听了一会儿的云萝忽然开口问他:“爹,你给二姐都准备了些什么嫁妆?”

    现在讨论这个事情?

    虽有些心不在焉的,但郑丰谷还是跟她说:“跟栓子家都说好了的,我家要多留你姐姐两年,嫁妆的事倒不着急,慢慢置办。”

    云萝就说:“我也给二姐准备了一份,先跟你说一声让你和娘心里有个准备。”

    郑丰谷一直都知道小闺女有不少私房钱,好像是跟金公子合伙卖胭脂水粉那些东西攒下的。况且她一向对家里人都十分大方,所以他现在听到这话并不觉得有任何奇怪,还好奇的问了句,“你都给你姐姐准备了些啥?”

    云萝在心里算计了下,说:“有好些东西都还没来得及置办,不过我打算给二姐准备十亩良田,不管栓子以后能不能在科举上更进一步,他们在乡下都不至于饿死。另外,在镇上置办两个铺子,就算自己用不上,赁了出去也是一笔收入。还有,我先前就跟娘说好了,二姐的嫁衣我打算去金家的如意绣坊定制,配上全套的金玉钗环,银子全都由我出。哦对了,我还准备了六十六两六钱的黄金作压箱钱,全都打成吉祥的式样,已经托付给金来帮我去办了,听说他家有专门打制金银稞子的匠人。”

    郑丰收在旁边竖着耳朵听,听到这儿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连郑丰谷都被这大手笔给惊住了。

    他知道小闺女有不少私房钱,却没想到有这么多。

    这怎么算也要上千两银子了吧?

    郑丰收“咕咚”的咽了下口水,“小……小萝啊,你咋给你二姐准备了这么多东西?这这这一辈子不干活也不愁活不下去了啊!”

    云萝却十分淡定,“丰厚的嫁妆是女子的底气和脸面,就算倒霉的遇上个负心汉也不用怕,大可以手握着大笔嫁妆过自己的富足日子。再说,栓子以后要继续科举的话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银子呢,就他家的条件……我可不想我姐姐嫁过去是去吃苦的。”

    郑丰收又咽了下口水,“那你就不怕……”

    “怕栓子花着我二姐的嫁妆功成名就之后反过来嫌弃她?”

    “戏文上不都是这么演的吗?”

    云萝这回沉默得有点久,郑丰收以为他说到了她的心坎里,莫名的心里有点得意,却一低头就望进了她的眼睛里。

    那是个怎么的眼神啊?郑丰收读书少,实在形容不出来,只觉得似有一股凉气直冲头顶,让他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郑丰收有点想哭,他怎么忘了这个侄女的手段?有她在,栓子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对小萱不好啊!

    云萝还真不担心这个,“他敢当负心汉,我家也不缺养二姐的一口饭,再说,我二姐手上有那么些东西,去哪儿不能过上好日子?”

    郑丰谷皱着眉头若有所思,“你这说的也有道理,栓子现在瞧着是好的,可人心易变,谁也说不准他往后会不会移了性情。与其盼望着他能始终如一,倒不如给你姐姐置办多多的嫁妆,让她即便往后有了啥变故也不至于连个傍身的东西都没有。”

    他莫名想到了屠六娘这个侄儿媳妇,别看先前出了那么些事,屠二爷一家也被从屠家赶了出来,但她当日出嫁时带来的嫁妆却依然是她的,郑丰年和李氏心里再不痛快也依然要巴着她,就盼着她能拿些银子出来供文杰读书呢。

    当然,不好拿栓子去跟文杰比,更不能拿云萱去和屠六娘比,但这确实是个很具有说服力的例子。

    况且,当父母的,即便明知道那是个十全十美的人,也依然会忍不住担心自家孩子往后会不会受苦受委屈。

    郑丰谷把他和刘氏先前商量过的那些东西又扒拉了一遍,发现他还能再往上添点,还跟云萝说:“是得给你们姐妹两多准备些,你从小就不是个会让爹娘担心的孩子,你二姐却不同,怕就怕她受了委屈也都藏在心里头,手上多一些东西,在夫家是底气,若是有个万一,也能马上拿出来使唤,不必去求人。”

    大到家具,小到一块帕子,郑丰谷作为一个男人,却也是个爹,此时说起女儿的嫁妆来亦是头头是道,“可惜田地不好买,不然也想给你姐妹两都置办上几亩田。”

    三年来,田地的收成,食肆的小生意,应付一家人过日子绰绰有余,但大笔的银子却全来自作坊分红,外人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也就自家人心里有数,现在拿出来给云萱置办一份体面的嫁妆的确是没有任何负担。

    当然,再多也没有云萝这一口气报出来的多,让他都忍不住好奇起了小闺女究竟藏了多少私房。

    原来她随便捣鼓出来的那些胭脂水粉竟然这么挣钱吗?

    郑丰收在旁边听得心里直打鼓,对于二哥家的底子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震惊的同时也为当年的选择再次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恐怕,那作坊一年的分红不仅仅只有几十上百两银子啊!

    云萝报出的嫁妆让他震惊,郑丰谷说出的那些也一样让他震惊,简直是忍不住有些头晕目眩,“咋还要置办这么多嫁妆?乡下人家的,给闺女陪送个几两银子就顶天了。你们这嫁个闺女都要费这么多银子,日后文彬和嘟嘟娶媳妇了又该费多少?”

    多少人家拿了闺女的彩礼给儿子娶媳妇呢!

    云萝看了他一眼,说:“我就给他们准备一份贺礼,男子汉大丈夫想要什么就自己去挣,还想要姐姐给他们准备嫁妆不成?太丢人了!”

    郑丰收噎了下,弱弱的反驳了一句,“那不叫嫁妆。”

    “那就没有。”

    这话她说得太坚定了,郑丰收被再次噎住,顿时无言以对。

    云萝偏还不放过他,又跟他说:“当然,三叔不必学我家,我家有这个条件给我二姐置办许多嫁妆,让她一辈子都不必为钱财担忧,三叔以后还是要量力而行,不必强求一定要给云桃和云梅陪送多少嫁妆。”

    暴击伤害也不过如此,他怎么就不能给闺女陪嫁丰厚的嫁妆了?这不是瞧不起人吗?

    脚后跟才刚刚从地上飘起来,就被一下子打落回了地上,郑丰收心里憋着气,气哼哼的走了。

    郑丰谷此时也反应了过来,不由好笑的看着她说道:“你啊,为了把你三叔吓唬住,还真是啥话都编得出来,不过这样一来,他好歹又能安分些时日了。”

    云萝不满,“我确实给二姐准备了那么些嫁妆。”

    “啥?你你……你可别把你的私房都掏干净了!”

    “还有呢。”她还得准备给师父娶媳妇的贺礼,怎么会把私房钱都掏干净?

    郑丰谷从震惊到恍然再到震惊,心情的起落可谓相当激烈,表情便不禁有些呆愣,“你咋挣了这么多?”

    “这不是正好说明你闺女厉害?”

    郑丰谷一想也对,他小闺女从小就很厉害,现在家里能有这般光景也全靠了她。

    而郑丰收他气冲冲的回家去,看着自家的几个孩子也不知想了些什么,转头就应下了茶园管事的这个职务。

    刘氏从郑丰谷的口中知道了云萝给她姐姐准备了些什么样的嫁妆之后,也是吓坏了,第二天就拉着云萝到屋里说起了悄悄话,话里话外都是有银子让她自己留着,送份贺礼是应当的,但天底下就没有妹妹给姐姐准备嫁妆的道理。

    然而云萝决定的事情又岂是会轻易改变的?刘氏更不是她的对手,几句话就被她转移了话题,偏离了注意。

    “娘,还有三天就端午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外婆家送节礼?”

    分家前,刘氏一年都难得回一趟娘家,除了正月里,平时的节礼都是托人带去娘家的。但自从分家后,她得了自由,想什么时候回去就能什么时候回去,年节送礼她也都亲自送去娘家,顺道看望老爹老娘。

    眼下,又是端午佳节将至,往年的这个时候她就算抽不出空还没动身回娘家,也应该早已经备好了要送的节礼,今年却至今毫无动静。

    刘氏的表情有些不自在,支吾了会儿,叹气说道:“这次就不亲自送去了,看有没有人能帮我们捎带过去的。”

    只是分家后的第一次,刘氏她没有打算亲自送节礼回娘家。

    云萝仔细观察着她的脸色,说道:“你如果想去看望外公外婆的话,我陪你去。”

    刘氏的面色一暖,脸上的怅然和失落也不由得消散了些,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说道:“以前又不是没有托人捎带过,少去一次两次的也无妨,我们乡下人家没那么多规矩。”

    她都这么说了,云萝自然更不会有意见,不过是看她神情似有些低落,便想陪她走一趟也无妨。

    刘氏想起娘家的事,心里就有些不痛快,也就没了心思跟云萝纠缠云萱嫁妆的事情。

    结果第二天一早,刘月琴和郑贵拎着个篮子一起来了食肆,篮子里头有一刀肉、两瓶酒、两块衣料子、两把蒲扇和两串小粽子,很是像样的一份端午节礼。

    “咋拿了这么些东西来?”刘氏嘴上责怪着,手上却并没有推辞,“今年是你们的头一年,我就不推辞了,以后可不要再拎来了。”

    刘月琴抿嘴一笑,至于以后还会不会再送节礼过来,自然是以后再说。

    依照风俗,新婚夫妇的第一年端午是要给双方的长辈们准备一份节礼送上,郑贵那边已经没有了很亲近的叔伯长辈,刘家那边倒是还有一个亲大伯、一个叔父和两个姑母,可惜彼此早已没有走动,而娘家,刘月琴根本就没打算再回去,所以只将节礼送到了姐姐家里,这也是唯一的一份节礼。

    刘氏得知此事,不禁沉默良久,“你这是要断了娘家啊。”

    “大姐,是爹娘先不要我的。”

    刘氏于是再次沉默,终是长叹了一声,爱怜的摸摸她的手背,“你还有大姐呢。”

    刘月琴眼里闪过两点晶莹,忙低头遮掩,埋首窝进了刘氏的怀里,像一只贪恋温暖的小动物。

    郑嘟嘟忍不住跑过去扯了扯她的裤腿,“小姨小姨!”这么大了竟然还要我娘抱!

    刘月琴一待就是一整天,一直到傍晚郑贵从作坊下工,在这边吃了晚饭,收拾干净后又坐了会儿才携手回去。

    虽在同一个村,但刘月琴也不能逮着空了就往这边跑,所以她也确实有好些天没过来了。

    看着郑贵是一路扶着刘月琴的,直到两人的身影隐入黑暗,刘氏才依依不舍的转身回屋,嘴里念叨着:“阿贵倒是个会疼人的,你们小姨也算是苦尽甘来。”

    转眼就是端午,这天,作坊都放假了,云萝家的食肆也歇业一天,一大清早,郑丰谷就从外面砍了满满一簸箕的新鲜艾草回来,和刘氏一起将每一扇门、每一个窗都插遍了。

    云萝就是在艾草的浓郁香味中醒来的。

    刘氏用五彩的丝线编成手串,给姐弟四个每人的手腕上都绑了一根。

    云萱微微有些不好意思,轻声说着:“我都这么大了。”

    刘氏笑道:“还小呢。”

    郑嘟嘟随意的晃了晃手上的彩线,然后迈开脚丫子就蹬蹬蹬的朝大门外跑了出去,“爹,我们快去镇上赶集!”

    “你跑慢些,急啥?还没好呢。”郑丰谷正在外面架牛车。

    今天也和往年一样,他们一家人都要去镇上赶大集。

    云萱轻声的问道:“娘,中午还去大伯家吗?”

    过去几年,每年的端午都会几家人聚集在镇上的那个小院子里一块儿吃一顿午饭,就跟分家前一样。

    说真的,云萱并不喜欢,如果可以,她宁愿一家人在路边的随便一个小食摊前吃上一顿,也不想去吃大伯娘精心准备的好饭好菜。

    刘氏犹豫了下,说道:“你爷爷病了一场,说是还有些不舒坦,今天就不去镇上了,可你奶奶和小姑仍是要去赶集,你大姑肯定也在你们大伯家里……先看看再说吧。”

    并不是只有几个孩子不喜欢去那里的。

    郑丰谷架好了牛车,从外面走进来,跟刘氏和孩子们说道:“我先去老屋看看。”

    话音还没落下,就听见郑嘟嘟在门口喊着:“三婶!”

    顿了下,他才又喊道:“奶奶,小姑。”

    “慢吞吞的,咋还不动身?这是想去赶夜市还是咋的?”孙氏在门口不悦的高喊着。

    郑丰谷和刘氏对视了眼,然后带着几个孩子出了门,就见孙氏和郑玉莲正撅着屁股往牛车上蹭,吴氏领着两个女儿站在旁边看着,完全无视了孙氏甩过来的眼刀子。

    “没眼色的东西!没看见我坐不上去吗?就不晓得过来扶我一下?”孙氏蹭了两下没蹭上去,顿时就冲着吴氏骂了起来。

    吴氏一撇嘴,“我看你一腿儿蹦得比我还高,哪里像是要人扶的?”

    孙氏脸色青白,骂她:“不孝的东西!”

    吴氏刚抬起的脚立刻又放了回去,斜着眼睛朝郑玉莲一瞥,道:“小姑多孝顺啊,咋也不伸手把娘扶上车去?”

    郑玉莲已经坐到了牛车上面,闻言瞪了吴氏一眼,屁股坐在牛车上就跟被胶水粘住了一样,转头就朝着刚出大门的刘氏呼喊道:“二嫂,还不快把我娘扶上来!”

    “小姑倒是好大的派头,不晓得的还以为是在指使丫头呢!”吴氏翻了个大白眼,转头却笑盈盈的跟郑丰谷和刘氏说道,“二哥二嫂,今儿我们也要占便宜蹭你家的牛车一程了。”

    刘氏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郑玉莲就插话进来,“你家不是有驴车吗?咋还来蹭别人家的车?咋的,舍不得那两文钱的车资啊?”

    吴氏瞪了她一眼,眼看着姑嫂两个就要吵吵起来,云桃说:“二伯、二伯娘,我爹一大早就出去了,要去集市上占个好位置,小一小二早早的起不来,我们才耽搁到现在,我和我娘能走路,就是想让小梅来占个座。”

    白水村去庆安镇说远不远,说近又不近,云梅毕竟还小了点,等她一起走路到镇上的话,怕是要走到中午。

    牛车不大,车上又放着几个用来盛放东西的箩筐,本来只有自家六口人的话是正好,多了孙氏和郑玉莲就有些拥挤了,再塞一个云梅,简直要挤成了沙丁鱼罐头。

    谁都不想跟孙氏和郑玉莲挤一起,云萝索性就站在下面没有动弹,云萱和文彬见她不动,就也站在原地不动,郑嘟嘟一早就站在了牛车上,现在看到哥哥姐姐们都在下面,就探着小短腿也想跳下来。

    孙氏的脸色难看得让人不忍直视,表情也就越发严肃的和郑玉莲并排着坐在牛车上面,利眼扫过两个儿媳妇,然后朝郑丰谷骂道:“还不走?都啥时辰了!”

    郑丰谷又不傻,哪里能看不出几个孩子的心思?最后左右看了看,直接将年纪最小的云梅和文彬拎上了牛车,和郑嘟嘟并排放在一边,然后赶着牛车就走了。

    牛车的速度不快,吴氏和刘氏带着三个闺女走在后面丝毫不会被落下。

    “小一和小二呢?”云萱轻声问道。

    云桃说:“爷爷说他今天反正也没啥事,可以帮我们看顾着小一和小二。”

    本来是她和小梅有一个人要留在家里看弟弟的,现在爷爷帮她们看顾了,她们就都能去镇上玩了。

    前面的牛车上,郑玉莲忽然伸腿踢了文梅一脚,骂道:“腿伸这么长,还有没有点规矩了!”

    文梅被吓了一跳,整个人都已经几乎缩成一团。

    吴氏见此,顿时竖起了眉头就要朝郑玉莲开火,却见云萝伸手在牛车上敲了一下,面无表情的说了句:“再敢伸腿,你就下来自己走!”

    郑玉莲扭过脸朝她骂道:“你算个啥东西?没大没小的,还管起长辈来了!”

    云萝伸手,抓住她的胳膊,一下子就将她从牛车上扯了下来。

    “啊!你干啥?”

    “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