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夏言景祗最新章〕〔上门神豪何金银〕〔我在末世要稳亿点〕〔何金银江雪〕〔主人公叫叶辰和苏〕〔狂婿归来杨凡〕〔屠尽万雄的战神杨〕〔永夜组织杨凡〕〔我就是个做玩具的〕〔霍海云晴〕〔叶落落慕少棠〕〔林炎柳幕妍〕〔万亿神婿霍海〕〔古武狂卫霍海〕〔最强豪婿霍海〕〔邪婿来袭霍海〕〔盛世大明〕〔超强狂婿〕〔王蜜王大山〕〔情深不寿言总宠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58章 我孙女
    云萝出门见到一辆眼熟的马车,哪怕早有准备,心里终究还是稍微的起了一点点波澜。

    她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然后视线从马车转到金来,又从金公子转到了屠家兄弟俩的身上,面上并不因为心里的那点涟漪而有丝毫表现,依旧平静淡然,甚至是有些冷漠的。

    等到送别屠家两兄弟,那辆马车才终于被人打开,从里面走出了一个素衣锦服的老夫人。

    老夫人和四年前相比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有头上似乎稍稍添了几根白发,肤白光洁,精神奕奕,就连眼角的几丝褶皱都只为她增添了风韵,和同样身为祖母的孙氏简直像是两辈人。

    云萝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年纪,不过按照卫小侯爷的年纪来算,这位亲奶奶怎么也得有五十了,和孙氏并没有相差多少。

    她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完全不需要丫鬟的搀扶,如果不是顾及着风度和仪态,云萝真怀疑她会直接从马车上蹦下来。

    转头看向旁边的金来,金公子的眼睛仿若抽筋一般的飞快眨着,那脸上的笑容要多灿烂就有多灿烂,要多谄媚就有多谄媚。

    云萝于是又默默的把目光落回到了今日的贵客,卫老夫人身上。

    卫老夫人似乎也有些紧张,下了马车后还站在那儿整了整衣冠,然后笑得和蔼可亲的朝云萝走了过来。

    单从她的身份来论,老夫人今日的穿着和四年前一样,也是相当的简单朴素,素色的单衣外罩一件湖蓝色绫纱褙子,脚上一双与褙子同色的绣花鞋,一头黑发夹杂着丝丝灰白,仅用了两根乌木簪固定。

    此刻的她看起来就像是寻常富户家中的老太太,而不是位高尊崇,有着大彧朝顶尖品级诰命的老夫人。

    “小姑娘,你还记得老身吗?”她面上笑容和蔼,两只眼睛却紧紧的盯在云萝的身上,带着些紧张和贪婪,似乎怎么看也看不够。

    云萝静默了瞬,然后拱手喊了一声:“老夫人。”

    这动作,还有她现在一身简便的裋衣和头顶的鬏鬏,都让她像个男孩子,老夫人看着她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就眯着眼笑了起来。

    云萝将她请进家里,此时郑丰谷和刘氏听到动静也从食肆过来了,金公子他们已经很熟悉,看到卫老夫人则是愣了下,疑惑的看看金来,又看看云萝。

    刚才不还是屠家的两位公子在这里的吗?咋一转眼换成了金公子,还有这位……

    老夫人看到他们,便和气的说道:“我是多多的长辈,今日跟他一起到乡下来看看,没打扰到你们吧?”

    金来也在旁边介绍道:“二叔二婶,这是我大外婆,我娘的大伯娘,卫老夫人。”

    夫人?那可是当官人家才能有的称呼呢。

    郑丰谷和刘氏对视了一眼,不由得心中先敬畏了几分,连忙把老夫人请进了堂屋里,又送上茶水点心,一时间都不晓得这种贵客要怎么招待。

    卫老夫人看他们忙得晕头转向的,连忙拉住刘氏让他们别忙活,又问他们些乡下农事,家里的境况,田里的收成,村里的鸡毛蒜皮……

    夫妻二人见老夫人这般和气,渐渐的也放松下来,陪坐着问答聊天,气氛倒是十分融洽。

    一直到老夫人说起了她家里的事情,说到“你家有儿有女、人丁兴旺,真是让老身好生羡慕。我膝下就一个儿子,还早早的就没了,留下一个孙儿今年正好十六,倒是与你家大姑娘同龄。原本,我还有个孙女,可惜我儿没了之后家里乱糟糟的被歹人乘虚而入,我儿媳妇刚把孩子生下来就被人偷走了。”

    虽不能感同身受,但刘氏作为四个孩子的母亲,听到这话也不由得唏嘘不已,便问道:“老夫人可有寻到那歹人?”

    “找到了。”卫老夫人忽然看了云萝一眼,眼眶微红,喃喃说道,“可惜歹人虽找到了,我那孙女却流落他方不知去向,快十二年了,我和我儿媳妇一直在找那个孩子,终于在前些时候找到了她的踪迹。”

    刘氏安慰道:“能找回来就好,往后一家人团团圆圆的,比啥都重要。”

    老夫人笑了笑,又叹息一声,“找到我那失踪多年的孙女时,我真觉得当时便闭眼也没有遗憾了。那孩子虽刚出生就被人偷走流落他乡,但总算还有些福气,被一家乡下的夫妻捡了回去当成亲闺女一样的养育长大,前头几年的日子清苦些,后来就慢慢的好了,她又是有本事的,从小还能自己上山……”

    “老夫人,请用茶!”云萝忽然打断了她的话,将一杯茶递到她的面前。

    她却没有伸手来接,而是看着云萝,起初有些愣怔,渐渐的似乎回过神来,又或者是从云萝的表现中明白了什么,缓缓睁大了眼睛,忽然神情有些激动,一把拉住云萝的手说道:“孩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云萝表现得这么平静,又这样明显的打断她的话,若说她不知道些什么,卫老夫人是无论如何也不肯相信的。

    茶碗在云萝的手上晃荡,荡出了几点水花掉落地上,刘氏和郑丰谷起初没明白,看着卫老夫人激动又热切的眼神,再想想她刚才说的那些话,忽然脸色就白了。

    云萝将茶碗放回到桌子上,垂着眼眸神色平静,轻声说道:“这几年,您逢年过节的就让金来给您跑腿送东西,先前文彬也说我与小侯爷长得很像,我心里确实有些怀疑。不过,我在这里过得很好,并不想离开。”

    刘氏坐在凳子上忽然晃了下身子,近乎慌乱的看着云萝,“小萝,你……你咋……咋会晓得的?”

    从没有人跟她说过她不是亲生的,甚至除了他们夫妻,根本就没有人知道小萝她不是他们的孩子。

    转头对上郑丰谷和刘氏紧张的目光,又看了眼站在门口脸色有些呆怔的二姐,云萝沉默了下,说道:“说了你们可能不信,我刚出生就有些模糊的记忆,虽然记得不很清楚,但我知道,我刚出生就被人偷了出来,那个人原本想要把我扔河里淹死的,是师父正好路过把那个人惊走,之后才捡了我。”

    郑丰谷惊道:“你师父?”

    “对,我师父!”云萝点头,既然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似乎也没必要再遮遮掩掩的,该说的直说或许更好,“师父他捡到了我就带着我一路奔走,我也不知道到底从哪里到哪里,他又不会养孩子差点没把我养死,后来听说……就在你们上山的时候把我放在了路边,让你们把我捡了回去。”

    当时,郑丰谷和刘氏的小女儿刚出生没两个月就生病夭折了,夫妻两上山找了快地方把孩子掩埋,回头下山的时候就在路边捡到了云萝。

    刘氏的脸色白到近乎透明,这件事她一直以为能隐瞒一辈子,这些年来也没有任何异常,却在现在忽然被揭了开来,而且云萝她竟是一开始就知道,不禁有些深受打击、承受不住。

    云萝见她脸色不好,忙伸手扶住她的背,眉头微蹙有些担心的喊了一声:“娘。”

    刘氏一把抓住她的手,抓得死死的一点都不敢放松,嘴唇哆嗦着,眼里的泪水也“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却许久都说不出一个字来。

    她很害怕。

    当年小女儿刚出生不到两个月就没了,她其实都没来得及太伤心,后来捡到云萝,养了也有快十二年,她很多时候根本就想不起来这是她夫妻从山上捡来的,真是跟亲生的没有什么两样,现在却觉得好像要失去了她一样。

    卫老夫人被云萝不想离开和她生而知之这件事连番震惊,此时缓过神来,又见刘氏如此,不禁心里有些愧疚,但要她就这么放弃把孙女带回家,她也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她探过身子拉住了云萝的另一只手,说道:“好孩子,你既然早已经知道,又为何不愿跟祖母回家去?这些年来,我和你母亲时刻不忘寻找你,你母亲她原本也是要亲自过来的,只是前些日子出了点意外现在还躺在床上养伤,你哥哥也因此被耽搁了行程,不然今日我们一家人就能相见团聚了。”

    出了意外?养伤?

    云萝目光微动,刘氏更紧紧的抓着她的手,神色紧张又无措。

    郑丰谷从刚才就一直沉默着,可作为一家之主,此时也不能不开口,便问老夫人,“不知您……贵府夫人伤势如何了?咋会受伤的?”

    老夫人眼中闪过一丝阴霾,随后叹了一声,说:“出门上香,回来的半途遭了歹徒拦路抢劫,被流矢射伤了胳膊腿,现在虽行动不便,但所幸性命无碍,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其他人不明所以,以为老夫人这么说,就当真如此,云萝却有些疑惑。

    先前从景玥的口中知晓一二,那位夫人似乎一直都居住在京城,这京城贵妇出门上香总不会跑去深山老林里吧?还能遇到拦路打劫的山贼强盗?

    对上云萝的目光,老夫人心中一动,又拉着她说道:“什么强盗歹徒,那都是说给别人听到,其实是有些人狗急跳墙想要害你的母亲。说起来,咱家也算家大业大,当年你父亲没了,只留下你哥哥一条血脉,有些人就惦记上了,趁着你母亲生你的时候使了个掉包计,把你偷了出去换上他们的孩子,这些年来还一直试图害你哥哥。一旦你哥哥也没了,咋家偌大的家业可不就落到那个孩子的头上了吗?可惜他们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你母亲当年很快就发现了那个被换上的孩子不是她生的,但她并没有将事情嚷嚷出来,而是和我一起在暗中寻找你的踪迹,到了最近才被那人给发觉了。”

    这种大户人家里头争权夺利的事情听得乡下汉子和乡下村妇满脑袋浆糊,好久才转过弯来,刘氏不由将云萝抓得更紧,紧张的说道:“这……这……那小萝不是……不是很危险?”

    老夫人愣了下,她也没想到刘氏竟会是这么个反应。

    可是细想想,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她张了张嘴,看看刘氏和郑丰谷,又看看倚在门框上白着小脸神情张惶茫然的云萱,最后看着云萝说道:“好孩子,他现在还不知道你在这里,可一旦知道了,定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只要你一日没有回家去,有些人就一天不会死心。我知道你是个喜欢清净的孩子,但是就怕你在这里也躲不了清净了。”

    说不定还会连累这个村里的人。

    云萝缓缓的蹙起了眉头,景玥并没有跟她说过这些。

    老夫人满脸殷切的看着她,“孩子,跟祖母回去吧,光明正大的回家去,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才是我卫家的孩子!”

    云萝的嘴角绷紧,垂着眼眸一时没有说话。

    刘氏不安的动了下身子,“小萝她……她回去不也很危险吗?”

    老夫人认真的斟酌了下语言,说道:“那个孩子还顶替着小萝的身份,现在只要没了她的哥哥,再背地里把小萝也害了,我家的所有东西是不是都归了那个孩子所有?可如果小萝回家去,那个孩子在卫家就没了立足之地,即便我两个孙儿都没了,他们也得不到我家的家产,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好像,没错。

    刘氏茫然的睁大着眼,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

    可这是她辛辛苦苦养大的闺女!

    郑丰谷的双手不安的腿上轻轻搓揉着,眉头皱得紧紧的,他这个时候也想不出能说些啥。

    云萝抬头看着老夫人说道:“您别忽悠我爹娘,您都知道了那个孩子不是您亲孙子,又哪里还会让他继续顶着那个身份来觊觎您家的家产?就算我不回去,您直接戳穿他的身份就是,谁还能逼着您一定要将那个孙子认下?至于……小侯爷,他既然能平平安安的长到这么大,现在自然就更不会被轻易伤害。”

    老夫人被噎了下,抽着嘴角看她的眼神颇有几分委屈,“可你的身份迟早都会被人知晓的,只要你一天不回家,那人就一天不会死心,说不准就会想出什么法子来害你。”

    云萝皱眉,“您既然都知道了他们的目的,为何不干脆揭穿他们,或是把他们赶出家门?那人又是什么身份?”

    老夫人的目光微沉,又看了眼郑丰谷他们,然后跟云萝说:“你答应跟祖母回去,我就把家里的事全都告诉你。”

    云萝眼角一耷,“那算了,我并不是很想知道。”

    卫老夫人:“……”这孩子有点气人。

    想了想,老夫人决定改变一下策略。

    她忽然从袖子里扯出一块帕子擦了擦眼角,幽幽叹息一声,说道:“若不是被诸多事情牵扯着脚步,你母亲早就想来江南看你了,原本都已经安排好了行程,没想到临行前又出了这样的意外,要不是你哥哥看着她,她都恨不得带着伤让人抬着她赶路。好孩子,你难道真的忍心不去看看你思女成疾还受伤躺在床上的亲生母亲吗?”

    这操作让云萝有些没有想到,看老夫人一向以来的做派,她还以为她老人家是个强势爽利的性子,万万做不出哭哭啼啼、哀哀戚戚的事情来。

    老夫人又擦了擦眼角,眼泪顿时哗啦的流了下来,“你父亲从小想要一个妹妹,后来娶了媳妇就想要一个女儿,可惜他至死也没能见着你一面,我就想带你去他坟前祭拜一回,让他看看他的亲闺女长得究竟有多好,让他在九泉之下也多少有些安慰。”

    刘氏的忍不住被她说得湿了眼眶,她老人家又拉着刘氏的手说道:“多亏了你们把这孩子当亲生的一般养大,她被你们养得好极了,我都不晓得该怎么感谢你们。我和她娘寻了她十二年,好不容易把她给找到了,真是恨不得能够把她日日夜夜带在身边一刻都不分离,可无论如何,你们依然是她的爹娘。这孩子还没出生就没了爹,她娘的身体又不大好,我年纪大了更是不晓得什么时候就会撒手归去,还有你们当她亲生孩子一般的疼爱,我心里只有欢喜的份,断没有拒绝不允许的道理。”

    这话一下子就让郑丰谷和刘氏宽了不少的心,想想他家小萝原本应该是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却因为歹人作祟流落到乡下来吃了这么多年的苦,更是禁不住的愧疚又心疼。

    老夫人见他们的神色似有缓和,便再接再厉道:“我这把年纪也没多少年好活的了,就想着能在活着的时候把孙女找回去,让她认祖归宗。但她依然是你们的女儿,她如果想继续住在村里也可以,平时我这个老太婆想孙女了,她娘想闺女了,她哥哥想妹妹了,就来看看她,或是接她回去住段时日,当是多了一个家,这样可成?”

    郑丰谷和刘氏面面相觑,事情的发生和发展皆都让他们措手不及,可老夫人这般诚恳有礼,他们若是抓着小萝不放也未免太过于无情。

    毕竟这才是小萝真正的血脉亲人。

    至于说确认?好像并不需要呢,老夫人都找上门来了,能没有事先确认好吗?况且,小萝她自己似乎也早就知道,只是不知为何一直也没有表现出异常来。

    应该是顾及着他们的心情吧?

    唉~也难为这孩子了。

    郑丰谷沉吟了下,说道:“小萝虽不是我们亲生的,但这么多年也早跟亲生的没啥差别了,老夫人您是小萝的亲祖母,不论如何我们都没有拦着不让您来认亲的道理。只是,我们也不晓得您家里的情况,听说小萝的亲娘还受了伤,不知可方便我们去看望?”

    老夫人面上一喜,可想到郑丰谷的这个要求,又不禁有些为难,说道:“原本我是不该拒绝的,可是我儿媳妇现在并不在江南,路途遥远的怕是有些不方便。”

    郑丰谷一愣,“不知夫人现在何处?”

    “她和我孙儿都在京城呢。”

    “京城?”郑丰谷惊讶,又与刘氏对视了一眼。

    “是啊。”老夫人愣了下,忽然反应过来,说道,“瞧我,激动得连介绍下自家情况都给忘记了。”

    顿了下,她说道:“我卫家祖籍江南越州府,虽然在我父亲那一代就上交兵符退出了朝堂,但身上仍有个世袭罔替的侯爵,现在镇南侯的爵位由我孙儿继承。我孙儿卫漓在他娘身边,偶尔会到江南来陪我这个老婆子一段时日,他娘长居京城,是当今的亲姐姐衡阳长公主。”

    若不是云萝扶着她,刘氏差点直接从凳子滑落到地上去。

    长长长公主?侯侯侯府?

    云萝也愣了下,原来她不仅是侯府千金,还是长公主的女儿?

    所以,她刚出世时听到的那一句“殿下”,确实是在跟她的亲娘说话?

    老夫人笑了笑,笑容中却并没有得意或倨傲之色,反而更多的是落寞涩然。

    身份再高贵,她的儿子英年早逝,她的孙女自幼流离,而公主更是付出甚多,至今午夜梦回仍记得她曾经被折磨得不人不鬼的癫狂模样。

    失神不过一瞬,随之老夫人就精神一振,拉着云萝的手笑呵呵的说道:“当年你还在你娘肚子里的时候,你的皇帝舅舅就说了,若是个姑娘,就赐你个郡主之位,即便是为了这个封号,咱也得回去啊是不是?不然岂不白白的便宜了圣上?”

    刘氏用力的捂着胸口,忽然觉得心脏的负荷有点大。

    郑丰谷的表情也十足的呆怔,云萱更是一屁股跌坐在了门槛上,若不是身后还有个门框倚靠,怕是要当场吓得瘫软。

    她现在其实就已经软成一滩了。

    原来,她的妹妹不仅不是她的亲妹妹,还有着这样高贵的身份吗?那……那以后,是不是也再不一样了?

    云萝倒是依然一脸的淡定,只有看着老夫人的眼神略微有点无语,总觉得她是故意说这些话出来吓唬人的。

    您老有点幼稚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