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缘未尽情难绝〕〔非洲酋长〕〔诸天冒险家〕〔凡人是怎样练成的〕〔我走路成了世界首〕〔穿梭魂器〕〔子凡界〕〔火影:开局一双神〕〔二婚甜妻:祁少,〕〔桃源首富〕〔农妻山泉:极品傻〕〔豪门战神〕〔乡村小神医〕〔万世为王〕〔道门野史〕〔英雄联盟之天秀中〕〔重生修正系统〕〔婚路漫漫: 祁少追〕〔从食铁兽开始称霸〕〔将门医妃当自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59章 三姐还是你三姐
    “哇!不不不,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郑嘟嘟从外面撒欢了回来,却竟然得知他的三姐不是他的三姐,是别人家的孩子,明白过来这是什么意思之后,顿时宛若晴天霹雳,死死的抱着云萝的大腿就大哭了起来。

    他不过是在外面玩了半天,他三姐咋就不是他三姐了?问过他的意见了吗?他同意了吗?

    胖嘟嘟从小就不是个爱哭的孩子,尤其在云萝的面前,然而此刻却忽然哭得停也停不下来,不禁惹得刘氏也背过身去默默的抹起了眼泪。

    她养了十二年的闺女,就要被别人分走了!

    郑丰谷心里也很不好受,真想跟大闺女一样,也躲到灶房里去。

    倒是文彬,在刚得知的时候怔愣了会儿,然后默默的坐在一边,竟是意外的平静。

    屋里一时间只听得见郑嘟嘟的哭声,直到文彬忽然略显烦躁的喝了他一声,“郑文安,你给我住嘴,不许再哭!”

    哭声暂停了一瞬,然后哭得越发大声了。

    就算你喊我的大名也没用,我想哭还是得哭!

    他死死的扒拉着云萝,双手双脚拼命的用劲,一副恨不得爬到她身上去的姿态,力气也格外的大。

    可惜这点大力气还撼动不了云萝分毫,轻轻一撕就把他从身上撕了下去,皱眉看着扑腾着四肢哭得更大声的胖嘟嘟,有些头疼。

    “别哭了。”

    郑嘟嘟本能的停下哭声,可是看着眼前的三姐,他又觉得心里的悲伤简直要逆流成河,停也停不下来。

    这眼泪汪汪像个小可怜似的模样,云萝的心里既无奈又有些暖,便难得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顶,说:“谁跟你说我不是你三姐的?”

    郑嘟嘟一愣,咦?难道不是这个意思吗?

    “可是……可是娘不是说,你不是我三姐吗?”

    “娘说错了,她其实想说的是,三姐除了这里还有另外一个家,以后恐怕不能每天陪你一起玩耍了,但三姐还是你三姐。”

    不能陪他一起玩?那不就是三姐要离开他了吗?

    郑嘟嘟小嘴一扁,又想哭了。

    云萝头疼,干脆就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将他到了嘴边的哭声瞬间给闷了回去。

    胖嘟嘟:“……”你是魔鬼吗?

    小孩子果然超级麻烦!云萝的温柔不过转眼间就消耗殆尽,“哭什么?不是都跟你说了三姐永远都是你三姐吗?听不懂人话?”

    郑嘟嘟眨眨眼,看着三姐面无表情的模样,他忽然一下子就安心了。

    被两人这么一闹,刘氏的眼泪都有些抹不下去了,和郑丰谷面面相觑,又一起叹了口气。

    事情既已如此,现在坐在这里伤心难过也无济于事,反而更让小萝难受。该来的还是会来,该解决的也总得解决。

    一家人沉默的吃过晚饭,刘氏和云萱收拾了碗筷到灶房里清洗,郑丰谷坐在凳上想了会儿事情,然后跟云萝说道:“小萝,我过去老屋那儿一趟,这事儿先前一直瞒着你爷爷奶奶,现在总得跟他们知会一声。”

    云萝站了起来,要跟他一起过去。

    郑丰谷却伸手把她拦了下来,说:“我一个人过去就行了。”

    这件事情一开始瞒着老两口是没有别的好办法,毕竟他们那时候还一大家子住在一起,孙氏总管着大权,而以她的性子,若是一开始就知道云萝不是郑家的孩子,天知道会做出些什么事,说出些什么话来。

    原本他们夫妻以为这事能瞒一辈子,可现在出了变故,云萝的亲人都找上门来,若是还不提前跟老两口去说一声,就太不像话了,被人说起来,对云萝的名声也不好。

    郑丰谷几乎能预见到他今晚过去后,孙氏会有些什么样的反应,所以才拦下了云萝,不让她一起过去。

    云萝没有拒绝他的好意,目送着爹走出大门,然后抬腿轻轻的踢了下一刻都不肯放松的粘着她的郑嘟嘟,“去把哥哥叫出来。”

    文彬一直表现得很平静,只是吃了晚饭后就一声不吭的钻进他自己的屋里去了,说是先生今天布置了许多作业,他要挑灯夜读了。

    郑嘟嘟不是很愿意松手,可也不敢违抗三姐的吩咐,就皱着鼻子一步三回头的走进堂屋,又挪到西次间门口,拍着门喊道:“哥哥,三姐叫你出来!”

    期间还不断的回头看着云萝,见她竟然迈着脚步往大门的方向去了,顿时也顾不得等哥哥出来,扭身蹬蹬蹬的追了上去,一把抱住她大腿,“三姐,你去哪?”

    云萝低头看他一眼,挣了挣腿,一下子竟是挣不脱,不得不伸手将他从腿上撕下去,干脆也不放下,直接拎着他进了灶房。

    刘氏和云萱在灶房里,正头对着头的说着悄悄话,看到云萝进来,云萱背过身去,刘氏也慌忙伸手从眼角擦过,然后笑着问道:“小萝,有事儿吗?”

    云萝静默了下,心里不禁有些叹气,面上却不动声色,似乎没有看到她们脸上的异色,直说道:“爹去老屋了,我和文彬一起过去看看情况”

    郑嘟嘟在她的手上连连喊道:“我也去我也去!”

    云萱转过了身来,除了眼眶微红脸上倒是看不出别的痕迹来,迟疑的说道:“这么晚了,外面天黑路暗的,你还是别去了吧?”

    刘氏也点头说道:“你爹还能迷路了不成?不需要你们去接他。”

    老爷子倒是个通情达理的,可孙氏的脾性……郑丰谷这时候过去把事情一说,老屋那边怕是有的要闹呢,云萝现在过去,天晓得孙氏会说出些多难听的话来。

    云萝摇头,“我就跟在后面看看,如果爹能应付得来我就不现身。”

    事情应她而起,她怎么能让爹一个人顶在前面呢?

    刘氏还在犹豫,云萱开始解起了围裙,似乎是打算也跟着她一起过去,到时候若有个变故什么的,她好歹还能给妹妹挡一下。

    瞧她们这严阵以待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要跑去干仗呢,云萝也看得有些好笑,说道:“二姐你在家陪着娘就好了,我们又不是去打架的,况且若是真的打了起来你也干不了什么,他们全都加一块都打不过我。”

    云萱默然,禁不住的也有点想笑。

    自从老夫人过来之后,他们好像都太紧张了,但其实小萝却是半点影响都没有,依然是该干啥干啥。

    可是只要想想妹妹竟然不是自己的亲妹妹,云萱就忍不住的难受啊。

    怎么就不是自己的亲妹妹了呢?明明是她从小一块儿照顾着长大的,几乎没有一天离开过她的视线,怎么说不是亲妹妹就不是亲妹妹了呢?

    云萝对于家人的失落想不出该如何安慰,又听见堂屋那边有了动静,应该是据说要挑灯夜读的文彬出来了,就拎着嘟嘟往灶房门外走去,走到门口又转头跟云萱说:“二姐,我晚上跟你睡。”

    郑嘟嘟小耳朵一动,当即就第一个响应了起来,“我也要一起!”

    “怎么哪都有你的事?”云萱嗔了他一句,然后朝云萝笑着点了点头,眼中的光彩甚是璀璨夺目。

    自从分家后搬了新家,她们姐妹两各自有了自己的房间,就再没有一起睡过了。

    文彬也从堂屋出来站在院子里,目光闪烁有些别别扭扭的喊了一声,“三姐,你叫我干啥?”

    云萝一手拎着郑嘟嘟,另一只手往文彬的肩膀上一搭,拉着他就出了大门。

    天色已暗黑,月亮还没升起,姐弟三人行走在黑暗的村里巷道之中,经过的一户户人家里面有人声,但灯光却很少,文彬不禁走得有些跌跌撞撞的。

    在他又一次差点被地上的石头绊倒的时候,云萝忽然开了口,问他:“要我背你吗?”

    黑暗很好的掩藏了他的脸色,但语气中却仍有些莫名的羞窘,“才不要!”

    然后他听见他三姐好像轻叹了一声,跟他说:“你这样让我很难过,因为没有血缘,所以你就不认我这个姐姐了吗?”

    “我没有!”他冲口而出,出了口又止不住的有些别扭。

    云萝也不知道有没有察觉到他的别扭,自顾自的说道:“可是今天从那位老夫人过来认亲开始,家里的所有人都开始对我小心翼翼的,就像是对待客人一样。”

    文彬悄悄的抓住了她的手,好久才说道:“三姐,那是侯府,你的亲娘还是公主殿下,你原本应该是坐在云端,我们连多看一眼都是亵渎的大贵人。”

    “可我在过去的十二年里是你的三姐,往后的更多个十二年中,我还想继续当你的三姐。”

    静默许久,文彬忽然用力的吸了下鼻子,抓着她的手整个人都朝她黏糊了过来,说:“三姐,我刚才磕到脚指头了,你背我!”

    郑嘟嘟在另一边扑腾,“我也要背!”

    文彬不禁怒道:“你都被三姐拎了一路了!天天缠着三姐,还有没有点男汉子的出息了!”

    男子汉的出息跟是不是缠着三姐有啥关系?再说,他才没有天天缠着三姐呢!

    “我白天都跟小虎一起玩了!”

    吵闹声中,云萝一手拎着郑嘟嘟,又一肩扛起了文彬,那姿势,跟她去年扛着野猪下山时是一模一样。

    文彬在她肩上扑腾着手脚,“三姐三姐,我要吐了!”

    “忍着。”前面就到老屋了。

    等他们慢吞吞的到老屋的时候,老屋里果然很热闹,站在大门外就听见了孙氏的哭声骂声,无非指责郑丰谷和刘氏败家玩意,捡了来路不明的孩子当自个儿的养,事先都没有跟父母交代商量一声,现在可好,辛辛苦苦养到这么大,结果人家过来捡现成的了。

    当然,她说得绝对没有这么婉转,其间夹杂的刻薄话,乃至污言秽语皆都不少。

    文彬被放下来,扶着老屋的门边缓了口气,将涌到喉咙口的呕吐感压回去,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就听到了来自孙氏的连串责骂。

    他不由得变了脸色,从大门里透出的灯光昏黄幽暗,照得他脸色也暗沉沉的。

    “我就说那小贱人是个没良心的,你们巴心巴肺的养了她十二年,比亲生的还要娇惯,现在亲生的爹娘找来了,还是个大户人家,那心可不就一下子跑到那边去了吗?你们算是个啥东西?乡下泥腿子,开了个小食肆就以为是有钱老爷了?呸!我看……”

    “住嘴!”一道老迈的声音忽然喝止了孙氏接下去的话,“一天天就晓得张着个嘴胡说八道,这满屋子的人加起来都没你一个人说得多,真当自己是个多了不得的大人物了?要我说,丰谷两口子就没做错,就你这德性,当年要是让你晓得了,小萝还有活头?怕不是要被你当个使唤丫头折磨死!”

    听到这个声音,云萝也有些诧异。

    这么会儿工夫,连太婆都被惊动过来了?

    老太太开口,孙氏不管心里服不服气,面上却是不敢吱声了。

    然后又听老太太说,“我觉得就挺好,你们当年没了一个孩子,这不转头就白捡了一个?别嫌我说话难听,那真是咱家赚的,你们也别觉得养了她十二年就对她有天大的恩情,这些年来要不是有小萝,你家还不定得过啥日子呢。那孩子与常人不同,从小就挨饿受冻的还得她自己上山去寻摸吃食,分家后,你家起房子的银子,作坊每年的红利分成,就连食肆里的菜谱都是她寻摸来的吧?现在她亲人找来了,你们也不可阻拦她回去与亲人团聚,可没的为了自个儿心里那一点私心把孩子硬绑在乡下吃苦受罪的。”

    郑丰谷说道:“奶奶,我和她娘也没有要阻拦的意思,只是人家亲人现在找过来了,我就想好歹要跟你们都说一声。”

    老太太“嗯”了一声,又说:“不过虽是小萝的亲人,但那边家里是个啥情形我们也得先弄弄清楚,可别有啥乱七八糟的事情才好,那样便是再富裕,也不能由着他们随随便便的把小萝带了回去,还有,你们都确定了,那当真是小萝的亲人?”

    “嗯,确定了,的确是小萝的亲人没错。”有关于云萝她自己刚出生就记事的事情被他忽略了过去,只说,“据说,小萝还在她亲娘肚子里的时候,亲爹就没了,家里难免乱糟糟的,被歹人进去把孩子给偷走了,后来歹人虽找到,但孩子却不知去向,这些年就一直在寻找小萝的踪迹。”

    老太太不由念叨了一声:“这可真是作孽!”

    “可不。”郑丰谷也感叹道,“今儿来的那位老夫人就是小萝的亲奶奶……”

    老太太眉头一皱,“老夫人?”

    郑丰谷愣了下,然后点头说道:“原来小萝的身份也是极尊贵的呢,那位老夫人是府城镇南侯府卫家的老夫人,而小萝的亲娘更是一位公主殿下。”

    屋里忽然一片死寂,就连刚才还在大声叫骂的孙氏都被吓得瞪大了眼睛。

    其实郑丰谷一开始就说了那是个富贵人家,可她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富贵到这个程度。

    侯府?公主?

    孙氏忽然眼皮一翻就厥了过去。

    屋里因为她的这一晕而再次动了起来,在郑丰谷从堂屋出来之前,有一个瘦小的身影从门边迅速的窜逃离开,眨眼躲到了西厢的柱子后面。

    郑丰谷出来时没看到这个人,却在走到大门口的时候看到了站在门外的姐弟三人。

    他愣了下,问道:“你们咋来了?”

    云萝和文彬没说话,嘟嘟就耿直的说道:“三姐怕爹被欺负!”

    郑丰谷顿时哭笑不得,想到屋里晕过去的亲娘,更是无奈至极,也不去打扰六叔了,直接朝云萝说道:“你奶奶厥过去了,你进去给她看看吧。”

    文彬吭哧的轻笑了一声,在云萝耳边悄悄说道:“肯定是被吓晕过去的。”

    郑丰谷瞪了他一眼,可惜没什么威力。

    孙氏还真就是被吓晕过去的,厥了也只是一会儿,云萝他们随着郑丰谷走进堂屋的时候她自己就已经悠悠醒转过来,看到云萝时不由得一缩,忽然没有了往常的蛮横张狂。

    老太太骂了她一句“瞧你那出息的样儿!”转头拉着三个曾孙问道:“外头乌漆嘛黑的,你们过来干啥?还怕你们爹被谁给吃了不成?”

    郑嘟嘟瞪大了眼睛,太婆你咋知道的?

    从老屋离开回家的时候,刘氏看到他们还的十分惊讶,“咋这么快就回来了?”

    郑丰谷闷着声不说话,郑嘟嘟就嘚吧嘚的跟娘说:“奶奶都被三姐吓晕了,看到三姐就躲,一句话都不敢骂。”

    刘氏吓了一跳,“咋就吓晕了?”

    “我也不晓得,反正就是晕了呗。”

    刘氏听得越发迷糊,索性抬头问郑丰谷,“娘她咋样了?”

    郑丰谷叹了口气,他真的不大想说这个话题,“没事,不过是被小萝的身世给惊了一下。”

    刘氏:“……”她好像有点明白了。

    话说刚听到小萝身世的时候,她也差点被吓晕过去呢。

    夜深人静,原本说好只是姐妹两一起睡的床上硬生生挤进了四个人,郑嘟嘟最是不能省略,就连文彬也抱着他的枕头和小被子硬挤了上来。

    郑嘟嘟磕磕巴巴的提醒他哥哥,男女七岁不同席,文彬只当啥都没听见,将他的枕头放在了床的最里侧。

    刘氏也被他们弄得哭笑不得,最后只能在床外侧又拦了两条长凳,让姐弟四个横着躺。

    于是这一晚上,云萝左边挨着二姐,右边挨着郑嘟嘟,隔着郑嘟嘟还有一个郑文彬,拥挤得仿佛被捆绑在了床上一般,连转个身都要费许多的力气。

    这一晚姐弟几个嘀嘀咕咕的说了大半夜的话,兴奋得好久都没有睡着,也睡得云萝腰酸背痛,不过一觉醒来,姐姐弟弟们却奇异的被安抚好了。

    食肆开门,又要开始一天的忙碌,文彬到了时辰就磨磨蹭蹭的往隔壁桥头村搭车上学去了,郑嘟嘟则一直在绕着云萝打转,“三姐,我今天还要和你一起睡!”

    云萝一巴掌就把在眼前蹦跶个不停的郑嘟嘟拍了回去,捧起两碗豆浆送到了客人的桌上。

    “小萝,你家昨天傍晚咋没开门?我原本还想来买点卤肉。”

    “昨日家里来了客人,没来得及做卤味。”

    时间很快到了辰时,食肆里的客人也都散去,炉子熄了火,卖剩下的食物另外盛装起来,该整理的整理,该清洗的清洗,忙碌而不凌乱。

    村外的大路上缓缓的驶来一队车马,金来骑马亲自护送在马车旁边。

    看到这队人,郑丰谷和刘氏下意识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车马在食肆门口停下,金来率先翻身下马朝郑丰谷和刘氏行礼道:“二叔二婶,还在忙着呢?”

    夫妻俩以前可喜欢金公子了,但是现在看到他,怎么突然有些不顺眼了呢?

    金公子就像是感觉不到这家人的不自在和不欢迎,转头又从云萱到嘟嘟一个不落的招呼过去,未了还加了一句:“小萝,我以后可得叫你一声表妹了呢。”

    他不说这一句还好,一说,连郑嘟嘟都不待见他了,一把抱住云萝的大腿,气冲冲的跟金来说:“坏人,不许抢我三姐!”

    金公子捂着胸口一脸伤心,“嘟嘟,你以前对我可不是这样的,你难道忘了我送你的木马风车小泥人吗?”

    郑嘟嘟咬着嘴唇好生为难,他其实也很喜欢金哥哥,如果他不来跟他抢三姐的话。

    金公子一脸震惊,简直要指天发誓,“我怎么会跟你抢三姐呢?我不会跟你抢的,你三姐在这里,谁都不能跟你抢!”

    这话甚得嘟嘟小祖宗的心,不由就放松下来,然后他看到了从后面马车上下来的卫老夫人。

    虽然不认识这个人,但他一见到老夫人就警觉的抱紧了云萝的大腿。

    想想这样还觉得不够保险,就双手用力的推着她往食肆后的小门过去,“三姐,藏起来,快藏起来!”

    抢三姐的奶奶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只会拍烂片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