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先生的娇太太时〕〔半岛有妖气〕〔快穿炮灰女配又要〕〔我可以点化万物〕〔回到农家当幺女〕〔方羽唐小柔!〕〔帝国再起〕〔第二世界的除灵师〕〔私人定制大魔王〕〔剑侠风云志〕〔我的全英雄皮肤〕〔亮剑之杀敌爆装系〕〔超神学院之泰坦核〕〔艰难登仙路〕〔从绝代双骄开始穿〕〔超绝圣医〕〔九叶芝兰〕〔重修升级之路〕〔反派天王〕〔仙灵漫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62章 暂别白水村
    闲话半天,老夫人又送上了给老屋这边准备的礼,衣料布匹和各色滋补吃食,可说是相当丰厚。

    在这期间,郑丰年几次意图搭话,却都被老夫人轻描淡写的客气了过去。

    郑大福和孙氏是占着长辈的理,不论那些年对云萝好不好,在分家之前他们也算是养育了云萝一场,可郑丰年一个隔房的伯父又凭什么让侯府老夫人纡尊降贵?

    就凭他不事生产、偷奸耍滑、眼高手低,还惦记着侄女手上的那点肉吗?

    卫家老夫人的真实脾性可绝对不是现在表现出来的这样和气好说话。

    从老屋告辞出来,他们又转道去了郑二福家。

    郑二福他们显然是没想到这老夫人还会往他家来,郑丰庆在院子里支着个劈柴的大斧头愣了好一会儿,回过神来自是连忙和扔下编了一半草鞋的爹一起把人迎了进去。

    “冒昧来访,打扰了。”老夫人抬头看到被小胡氏从屋里扶出来的老太太,她连忙快步迎了上去,“老太太,今日特意来拜见您。”

    拜访和拜见,显然是不同的两个词。

    老太太连忙说道:“不敢当不敢当,老夫人快快屋里坐。”

    老夫人亲手扶着老太太的一边胳膊,在郑二福等人的引领下进了堂屋,又与老太太说着:“小萝说了,在这个家里,最疼她的就要数您老,前些年家里都不宽裕的时候,她还能时常在这儿吃一顿饱饭。”

    “哪有她说的这么好?她自己也是个孝顺的好孩子,让人忍不住就想多疼疼她。”

    说着的时候转头去寻找云萝的身影,却见她被虎头拉在了院子里说话。

    卫老夫人转头跟老太太说:“您这曾孙虎头虎脑的,一身的机灵劲,将来必有出息。”

    老太太笑呵呵的,“就是个安分不下来的混账小子,从小就调皮捣蛋的,也只有小萝能制住他。”

    院子里,虎头拉着云萝一脸气闷,“你要回你自个的家了吗?”

    村里到处都在说小萝不是郑家的孩子,她的亲人找上门来了,要接她回去享福。

    虎头这几天的心情不大好,有一种妹妹将要被抢走,他却毫无办法的气闷和憋屈。

    云萝仿佛没看到他的脸色,点头道:“暂时不走,老夫人过两天还要宴请全村,之后我再随她去府城。”

    虎头都没来得及高兴就被她之后的话再次打回了低谷,不禁幽怨的看她一眼,但更多的还是担心。

    就像文彬一样,他对大户人家的事情并不了解,但多多少少的也听说过一些,真担心小萝去了会受委屈。

    “你去了那里后可别跟在村里一样,什么事都不在意不计较的。那些千金小姐公子们一个个都娇惯得很,眼睛还大都长在头顶上,如果敢欺负你,看不起你从乡下去的,你千万别忍着,说不过你就动手,再不行你就回来。”

    这话说得虽然跟文彬不一样,意思却是差不多的。

    云萝听着也只是点头,并不反驳。

    虎头看着她这安静淡然的模样,更是愁得跟什么似的,用力挠了下头,说:“太婆她不是在大户人家待过吗,你要不今天就在我家住一晚?”住一晚更太婆讨教讨教在大户人家的生存之道。

    看着这些比她本人还要焦虑的亲人们,云萝不知该怎么去安抚他们的不安,便说:“虎头,你要相信我,我什么时候吃过亏?”

    “那咋能一样呢,大户人家里都是些精明人,可没有我们乡下这么简单。”

    “都是人,在我眼里没有什么区别。”

    他撇撇嘴,又哼唧了几声,“你以后就有亲哥哥了。”

    虽然以前郑文杰也是她的哥哥,但他一直自以为和小萝的关系比郑文杰亲近多了。可是现在,她就要有一个亲生的哥哥!

    看他别扭的模样,云萝微微弯起了眼睛。

    老夫人的正式拜访算是正式确定了云萝的身世,一时间,村里到处都在讨论这件事情,那兴致勃勃的模样就仿佛什么事都被他们亲眼所见,有羡慕的,有感叹的,也有对孙氏他们阴阳怪气嘲讽的。

    但不论如何,这些事情都不能影响到云萝丝毫,老夫人在拜访之后的第二天更是带着人马来村里摆开宴席,宴请全村和周围几个村子的老人家,摆了足足三天的流水宴。

    在乡亲们为此津津乐道的时候,云萝却登上了前往府城的马车。

    郑丰谷他们一路送她到了镇上,进入通往府城的官道还依依不舍的不愿停下脚步,云萝都无奈了,说;“我就是去府城转上一圈,很快就会回来的,到时候带你们一块儿去。”

    刘氏抹了把眼泪,“那里人生地不熟的,你过去后要万事当心,有啥事都要记得去找老夫人,莫要跟在乡下似的啥都自个儿扛着。”

    “好。”

    云萱说:“我们也都不晓得府城里是啥样子的,不过姑婆他们也在府城,你如果有些不好处理的事还可以去找袁承表哥帮忙,你与他不是玩得很好吗?”

    “嗯。”

    文彬说:“三姐,我明年一定能考中前三,到时候就能去考江南学院了。”

    “我等着。”

    郑嘟嘟泪眼汪汪的看着老夫人,说好的你不会跟我抢三姐呢?

    云萝摸了下他的头,说:“我先去府城看看,如果好的话,下次就带你一起去玩。”

    郑嘟嘟顿时眼睛一亮,“三姐,你啥时候回来?”

    云萝估摸了下日子,跟他说:“到夏收的时候,我肯定就回来了。”

    郑嘟嘟皱起了脸,“那还要很久呢。”

    “不久,你看田里的谷穗都垂下来了。”

    他看了看路边田里的庄稼,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

    再依依不舍,马车终于还是远去,郑家几人站在路边一直到再看不见车马的影子才收回了目光,调转方向回村去,气氛甚是沉闷。

    远处,云萝也放下了马车的帘子,转头看向了同坐在马车里的卫老夫人。

    老夫人握着她的手轻轻的拍了两下,说道:“看到你与他们这般不舍,我就知道他们并不曾给你委屈,这次去府城也只是去认个亲,你若想回来,随时都能回来。”

    孙女认回来了,老夫人却并没有要将她捆在身边的想法,虽然她内心里是恨不得一刻都不与孙女分离的。

    而云萝感受到老人家的疼惜和明理,不禁沉默了会儿,终于喊了一声,“祖母。”

    老夫人的眼中一瞬间有泪光划过,拉着她直喊“好孩子”。

    后面有车马追了上来,马车外有人禀告道:“老夫人,小姐,是景公子。”

    马车停了下来,老夫人掀开窗帘果然看到景玥带着一队人马追了上来,“老夫人,正好我们也要去府城,不如一道同行?”

    老夫人看了眼他身后马车里,也正掀着帘子往外看的瑾儿小公子,点头笑道:“求之不得,有你们一块儿,我这一路上都能安心许多。”

    景玥透过窗帘看向马车里面的云萝,“阿萝初到府城,我总得去给她撑个腰。”

    老夫人一愣,随之看着他若有所思。

    景玥丝毫不避,坦然的迎接着老夫人的打量和琢磨。

    云萝疑惑道:“撑腰?”

    这回去认个亲还得有人撑腰才行吗?那卫家府邸里面究竟是个什么状况?

    老夫人担心孙女会被吓到,连忙回头来安抚道:“你只管放宽心,有祖母在,谁都不能把你如何。”

    未了还瞪了马车外的景玥一眼。

    臭小子多管闲事,吓到了我孙女,老娘弄死你!

    景玥轻笑,“阿萝又不是温室里娇养的弱女子,老夫人您与其在后面一路撑着,还不如将事情与阿萝说个清楚,该如何处置她自有主意。”

    老夫人继续瞪他,眼里还有些警惕。

    臭小子以前可没见他对谁家的事这么关心,当真是看在与逸之的交情上?听听他的口气,这一副好像很是了解她孙女的姿态,真是颇有些碍眼。

    云萝没看明白他们的眉眼官司,但却听明白了他们的话,便朝老夫人问道:“祖母,府上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这一路过去也无聊,您不如与我说说?”

    老夫人无奈,又瞪了眼景玥,转头跟云萝说道:“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有几个不怎么讨喜的人,但都无足轻重,对你造不成任何影响。若是胆敢对你有一丝不敬,你只管打过去就是。”

    云萝若有所思,“是什么人?”

    老夫人的脸色一时间有些奇怪,似轻蔑又似厌恶,跟她说:“也就你祖父的两个私生子而已,你不必将他们当正经人看待。”

    私生子?

    云萝问道:“我该叫他们叔叔吧?”

    “呸!狗屁叔叔!小萝你记得,你姓卫,是我卫家正经的大小姐,他们可跟我卫家没有一点关系,你只当他们是平常供你耍弄的玩意就行。”

    心念电转,云萝好像明白了什么,但又不敢确定。

    景玥的声音隔着马车壁传了进来,“老夫人才是正经的卫家人,老爷子本姓陈。”

    哦,果然是入赘吗?

    多年以前,老镇南侯膝下只得一女,宠得如珠如宝,到了成婚的年纪就给她精挑细选了一个女婿,虽出身贫寒,但却一表人才,精通诗书经意,年方十八就已经有了举人的功名。

    成婚三年,两人膝下已有了一个儿子,就是云萝和卫漓的父亲,本该浓情蜜意、一家和乐,却忽然爆出那陈举人竟拿着卫家的银子,背着卫家人在外头养了一房外室,那外室给他生了一个儿子,肚子里还怀着一个。

    至此,夫妻反目,但老夫人却并没有将陈举人赶出门外,而是将那外室接进了府,将他们一家四口人关在了一个偏僻的小院子里。

    “你祖父已经瘫痪在床三十余年,一直由他的红颜知己精心照料着,能够日日相处,不必心惊胆战的害怕被人发现,想必他们心里也快活得很。”

    “……”所以,您老不仅把他们关了起来,还打断了那男人的腿吗?

    云萝将事情在脑子里转了一圈,朝老夫人竖起了大拇指,“您干得漂亮。”

    老夫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搂着她说道:“所以你也大可不必将他们放在眼里,若是对你恭恭敬敬的便罢,若胆敢对你有一点不恭敬,你只管大耳刮子甩过去。”

    “他们现在还住在府里吗?”

    老夫人不屑冷笑,“他们倒是想分出去单过呢,我原本也不欲跟几个小辈过不去,好歹关了这么些年也差不多了,可惜有些人就是心太大,在你爹没了之后竟以为他们能登堂入室占据主位。”

    那就别怪她不留情面了。

    她拍了拍云萝的背,说道:“所以,并没什么值得担心的,顶多就是去给你祖父看一看认个脸熟,族中的极为长辈你也不必放在心上,多少年前他们都没能把我拉下来,现在也只有缩着脖子乖乖度日的份。”

    顿了下,她又说:“男人大多犯贱,你想安安稳稳的当个贤妻良母,他们往往就要作天作地的,一旦你强势起来了,他们也一下子就缩了回去再不敢轻易造次。所以小萝啊,你要听祖母的话,等过几年你长大嫁人之后可千万不能当个忍气吞声的受气包,受气包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好。”

    马车旁的景玥:“……”一派胡言,本王如何会让阿萝受气?

    马车一路奔驰,第二天将近傍晚的时候就到了府城。

    这是云萝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看到这样大的一座城池,巍巍城墙之上有士兵巡逻,宽阔的城门下,车马人流不息,一个四十余岁留着八字胡的褐衣男子快步迎了上来,“见过老夫人,见过大小姐!”

    老夫人掀开窗帘往外看,惊讶的问道:“卫德,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听闻老夫人和大小姐今日要回家,老奴如何能不出门迎接?”他往前凑了一步,透过掀开的马车窗户,轻声说道,“不知是哪里走漏的风声,老爷子也知道今天大小姐要回家了。”

    老夫人顿时眉头一蹙,随后冷笑了一声,“这也不是什么秘密,知道了也不稀奇。”

    ------题外话------

    抱歉亲爱的们,今天更新迟了,还只有短短的一小章。

    本宝昨天去拔了颗横着长的智齿,又是切肉又是磨骨的拔了近一个小时才拔出来,麻药过后疼得我死去活来,还发烧了,所以实在没有精力来码字。

    昨晚上也没怎么睡好,一会儿醒一会儿睡的还有各种混乱的梦境让我有种睡了一个世纪的错觉,早上爬起来来照镜子,发现脸肿得像含了一个乒乓球,皮都绷得能反光了,躺着难受坐着头晕,今天真的只有这么多了。t_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秦阳萧君婉〕〔大周仙吏〕〔极恶龙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