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深夜聆阴〕〔超越狂暴升级〕〔大奉打更人〕〔团宠龙女萌萌哒〕〔医神小农民〕〔萧战苏沐秋〕〔战神奶爸〕〔36749〕〔无敌真寂寞〕〔三国之随身魔法塔〕〔星空三界〕〔全球游戏:只有我〕〔时倾澜薄煜城〕〔成吉思汗的动物军〕〔医武高手闯天下〕〔三爷,夫人她又惊〕〔小妻太娇嫩,枭爷〕〔神医狂妃:邪王的〕〔超级豪婿〕〔爹地快来,巨星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63章 初入卫府
    马车穿过宽阔的城门进入了越州城,又顺着宽敞的大街一路往北走去,一副属于这个时代的大城景象缓缓的呈现在云萝的眼前。

    鳞次栉比的商铺,川流不息的人群,路上的每一个人都似乎要比乡下小镇上的更神气。

    云萝透过马车的窗户往外看,老夫人在旁边给她细细的介绍沿路的景象,一直到进入城北,路上的行人少了些,但每个人的衣着穿戴却更精细了。

    卫府就坐落于越州城的城北,占据了整整两条街的面积,是放眼整个越州城最宏伟气势的一座府邸。

    马车缓缓靠近,那边的景象也越发清晰的呈现在云萝眼前。

    大门前一个足以跑马的广场,两边栽种着一些矮小的灌木花卉,门前石狮子上披挂着红绸,朱红的大门敞开,白玉阶上八名侍卫持枪守卫。

    云萝的目光落在了大门上方的乌木匾额,上头龙飞凤舞的“卫府”两字旁边,还有着一个鲜红的印章。

    “那是庆隆帝亲手赐下的匾额,总共有两块,还有一块镇南侯府的匾额挂在京城的侯府。”老夫人见她盯着匾额看,就主动的给她解释道。

    庆隆帝是两代以前的大彧至尊,也是当今圣上的亲爷爷。

    当年,老侯爷主动上交兵权,只携带妻女回到了老家江南,庆隆帝便赐下这两块匾额,另还有一道准许卫家女承爵的圣旨。

    马车在大门前停下,又有一个五十余岁的老嬷嬷领着府中下人鱼贯而出,跪地恭迎道:“恭迎老夫人回府,恭迎大小姐回府。”

    云萝和老夫人一起下了马车,在众人的簇拥下从大门而入,真正的踏足到了卫家的地盘之上。

    白玉阶,青砖地,粉墙黛瓦,真正进入到卫府之中却见里面意外的简洁,简单却不失大方,一眼望去,看不到太多的精致景象,却开阔舒朗,直让人耳目一新。

    在进入正院的时候,云萝还看到了院子里的一排武器架,上面刀枪剑戟一应俱全。

    她的目光忍不住在上面多停留了片刻,然后就听见老夫人说:“我平时闲着没事就喜欢耍弄两下,小萝若是喜欢也只管到这儿来,若嫌场面太小,西北角上还有一片演武场,跑马都是足够了的。”

    云萝是不清楚这个时代的权贵人家府中的格局,跟在他们身后的景玥是见怪不怪,瑾儿小公子却是一脸的别扭表情。

    你们别欺负我年纪小就见识少啊,话说谁家会在正院里摆放这些东西?

    一伙人进了正堂正室,这一路过来,老夫人始终拉着云萝的手,一刻都没有放开,直到拉着她一起坐到了主位之上。

    在城门迎接的卫德和刚才那位五十余岁的老嬷嬷带领着府中的大小管事列队在下方,老夫人指着他们一一介绍道:“这是外院大管家卫德,这是内院大管家曹嬷嬷,这是厨房掌事张大勺,他媳妇是针线房的二管事,就是这位,她旁边那位是针线房的大管事应三娘,这位是咱府上的账房先生廖成廖先生,这位……”

    每介绍到一人,他们就上前半步朝着云萝欠身行礼,姿态恭敬,至于内心究竟是什么想法,云萝一时间也看不出许多来。

    将主要的几位管事介绍完毕之后,剩下的就是他们自己上前介绍自己了,未了,老夫人拍着云萝的手说道:“你刚回来,有些事一时弄不清楚也是正常的,你不必着急,左右还有祖母在这儿,你只管慢慢适应就是。”

    顿了下,又说道:“祖母还给你准备了几个丫鬟,待会儿你挑几个带在身边,有什么事都可差遣她们去做,不必事事亲力亲为。若是府上有那不长眼的狗东西胆敢对你不敬、惹你不痛快的,你也不必先来禀报我,只管当场大耳刮子打过去就是。”

    初来乍到,又是从贫困乡下到高门侯府之中,老夫人深怕孙女不习惯,在家里住得不舒坦,自是殷殷嘱咐不住的宽慰她的心,同时这些话也算是说给下面这些管事们听的。

    这位是卫家顶顶尊贵的大小姐,谁都不可慢待轻看了她。

    但其实,云萝并没有觉得有多无措,一直安静的待在老夫人身边,将从踏入府门到现在的一切见闻尽都纳入眼中并加以分析,多少心里有些数。

    面对老夫人的好意,她亦无多话,直接点头应了声,“好。”

    一声“好”,让下面的几个管事都不由得抬头看了她一眼,总觉得这位在乡下长大的,刚认回来的大小姐好像跟他们想象中的不大一样。

    难道不是应该畏畏缩缩的吗?

    再不济,一朝飞上枝头的张扬和得意呢?

    您这样平平淡淡的一个“好”字,让我们有点忐忑啊。

    好什么哦?好在不着急慢慢适应,还是好在有丫鬟伺候不必自己干活,又或者是好在遇到不顺心的能当场大耳刮子打过去?

    老夫人对她的淡定也有些惊讶,惊讶过后是欢喜,真不愧是她的孙女,这点小场面又如何能惊到了她?

    她转头问曹嬷嬷,“大小姐的院子都收拾妥当了吗?”

    曹嬷嬷走上前一步,说道:“按您一早的吩咐,都已经收拾妥了,就是正院后头的锦兰院,和小侯爷的书意院只隔了一个小花园。”

    老夫人很满意,又转头跟云萝说:“锦兰院虽不是很大,但却是府中景致最好的,离这里也近,穿过回廊只需小半刻钟就能走到了。”

    云萝对于住的地方并没有特别的讲究,但老夫人如此用心,她自然也只有高兴的份,便说了声,“谢祖母。”

    几天相处加上前面几年虽不曾见面但耳闻却当真不少,老夫人对于孙女的冷淡已经有些习惯了,管事们却又在下面偷偷的传递眼神,这大小姐咋这么冷淡啊?初来乍到的,她难道不该抱着老夫人的大腿不放吗?

    眼神在偷偷的传递,有一个十六七岁的丫鬟低着头快步走了进来,在老夫人的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

    云萝离得近,加上听觉灵敏,清楚的听见了她说:“老太爷遣了丫鬟来请大小姐过去拜见。”

    老夫人的脸一下子就落了下来,“看不清形势的人,总以为他还是个多不可或缺的大人物!”

    这句话不轻不重,足够让屋里的其他人听见,下面的管事一个个都眼观鼻鼻观心,对此没有任何的反应。

    云萝看着她面带询问之色,老夫人却转头拉着她说:“走吧,祖母现在就带你去锦兰院看看,我就动动嘴皮子,其余都是下面的人布置的,也不晓得合不合你心思,你若是有哪里不满意的尽管照着心意改动。”

    听到她的话,曹嬷嬷先朝云萝屈膝行一个礼,说道:“老夫人在几年前就把锦兰院备下了说是要等大小姐回来后居住,里头的一应摆设也都是老夫人亲自过目决定的,说大小姐是个清净的人儿,定然不喜欢太闹腾的装饰,布置得十分清雅。”

    “你跟她说这些做什么?”老夫人难得的有了点不好意思,一边又拉着云萝站了起来往门外走去,“说得再好也没用,还得看我家小萝喜不喜欢。”

    其他的管事都在大管家卫德的指挥下各自退下,只有曹嬷嬷和另外两个丫鬟跟着他们穿过回廊到了锦兰院。

    “景公子,这位小公子,一路辛苦,客院都已备好了,请随小的下去歇歇脚吧。”

    云萝转头看了一眼,看到景玥和瑾儿被卫德拦了下来,要将他们往另一边的客院方向引领。

    瑾儿一下子就绕过了卫德往云萝这边飞奔而来,“姐姐,我帮你去看看院子布置得好不好!”

    景玥却不得不被拦下了脚步,青天白日的他也不能硬闯到阿萝的闺阁之中。

    瑾儿牵着云萝的手,侧转过身得意的看了眼他家舅舅,然后扭回头乐颠颠的跟着老夫人和云萝转进了后院。

    舅舅不能做的事情他却能做,嫉妒死他!

    锦兰院内早有十多个丫鬟候着,看到老夫人进来便纷纷行礼,大的有十六七岁,小的却还不到十岁的模样。

    这些就是先前说的让她挑选贴身丫鬟的人选了。

    云萝的目光在她们身上转了一圈,回头跟老夫人说道:“祖母你替我选吧,不用太多,挑两个就行了。”

    什么不习惯同情怜悯的,她都没有,这个世界从来就不是公平的,别说是现在这个时代,就算几百上千年后的时代,嘴上喊着人人平等,却又哪里能做到真的平等?

    从小到大都被佣人、警卫包围的大小姐表示,这真的算不了什么,奴才不奴才的不过是换了个称呼,多了张卖身契而已。

    多少人想进入侯府当个奴才都还不能够呢。

    老夫人拉着她在上方坐下,瑾儿窝在云萝旁边,闻言他反倒是先不满的皱起了眉头,说道:“两个丫鬟如何能够?至少也得配备上十个八个的,你可是堂堂侯府大小姐,长公主的亲闺女。”

    云萝捏了下他的脸,“人多了心思就多,我并不觉得这么大的一个院子需要配上那么多人才能打理妥当,我花钱养着她们可不是让她们整天无所事事吃白饭的。”

    瑾儿不明白,“怎么就是吃白饭了呢?你知道一个名门贵女的身边每天都有多少事吗?衣食住行样样精细,说要配上十个都是少的呢,若是再加上粗使洒扫的,二十个都不嫌多。”

    云萝回想了下刚才进来时看到的锦兰园的格局和面积,心里合计一下,转头跟老夫人说道:“祖母,粗使的四个人就够了,贴身的也不需要太多,左右只是些端茶递水做针线的琐事,太过亲密的事我都喜欢自己来。”

    依然是瑾儿抢在了前头,满脸的恨铁不成钢,“你这样说出去会被人笑话的!”

    云萝挑眉,“所以,四体不勤,连擦个手都要丫鬟代劳的废物模样才不会被人笑话吗?”

    瑾儿一噎,你骂谁废物呢?

    老夫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曹嬷嬷也在旁边笑着说道:“大小姐真不愧是咱家的大小姐,倒是颇有几分老夫人年轻时的风采。”就是性子略微冷了些。

    之前,府里虽少有人知道云萝这位大小姐的存在,但也不是全不知晓,至少老夫人最信任的那几个还是明白的,毕竟这些年来,有关于云萝的消息时不时的传递到府里,也不可能让老夫人亲力亲为。

    而曹嬷嬷显然就是知情人之一。

    瑾儿一扭身就窝到了老夫人的身边,眨着水汪汪的眼睛满脸委屈,“老夫人,表姐她这般不知规矩,您老都不管管吗?”

    老夫人笑着说道:“好,我现在就管教她。”

    云萝却盯着瑾儿若有所思,“你叫我什么?”

    老夫人忽然朝曹嬷嬷使了个眼色,曹嬷嬷领会其意,带着屋里的其余人都退了下去,待得屋里只剩下三人,老夫人才与云萝说道:“阿玥还没与你明说吧?他的姐姐是当朝皇后,这位小殿下是你嫡嫡亲的表弟。”

    说着也没等云萝回应,就低头看着瑾儿一脸的忧愁,“我也没想到圣上和娘娘竟这般大胆的把小殿下给送了出来,当日在庆安镇上听到他喊阿玥舅舅的时候,可把我给吓坏了。”

    她其实也只在几年前见过这位小殿下,当时他还在襁褓之中,与现在完全是两个模样。

    瑾儿的眼珠骨碌碌一转,忽然垂着脑袋、耷拉下眉眼,蔫巴巴有气无力的说道:“我都好久没见到父皇母后了,也不知道舅舅他什么时候才会回京,老夫人,您能不能派个人送我回去?我想我父皇和母后了,也特别想念皇姑母。”

    粉雕玉琢的小正太露出这样可怜的模样,真是能把人的心都给融化了,老夫人也不由得露出了疼惜之色,搂着他的小身子说道:“回头我就去问问你舅舅,何时带你回京去,殿下小小年纪的就被带到了千里之外,还这么久都不能与爹娘相见,真是难为你了。”

    还要去问舅舅?那还有什么戏?

    瑾儿垂着眼睑微不可察的撇了下嘴角,眼角一瞥,正好瞥见云萝端坐在旁边好整以暇的看着他的表演,顿觉得心里再次遭受了一万点的暴击伤害,一头扎进老夫人的怀里。

    一个两个都是冷酷无情、不知怜惜弱小的大混蛋!

    云萝惊讶于瑾儿的身份,但又并不十分意外,毕竟景玥的身份摆在哪儿,他的姐姐嫁的自然也该是顶尖的高门,当个皇后什么的好像也不让人觉得奇怪。

    恐怕也只有皇宫那种地方,才能养得出瑾儿这种小小年纪就已然扭曲的性格吧?

    毕竟看他的行为处事,怎么也不像是个在家里不受宠的。

    云萝不喜欢身边有太多人,但老夫人最后还是拍板决定给她挑了两个贴身伺候的一等大丫鬟,四个二等丫鬟和四个洒扫粗使的婆子。

    两个一等丫鬟分别叫兰香和兰卉,兰香沉稳些,兰卉活泼一些,都是十六七岁的年纪。四个二等丫鬟的年纪则相对小一些,在十一二岁之间,与云萝的年纪相仿,分明取名为百草、百合、百叶和百灵。

    今日进城的时候就已近傍晚,这一连串的事情折腾下来,天都已经黑了,老夫人陪着云萝和景玥、瑾儿一块儿吃了顿简单的晚饭,然后就催促着他们赶紧下去睡觉歇息。

    洗漱宽衣,兰香和兰卉只是动手端了了水,其他的事情云萝并没有劳烦到她们,在她们想要在外间守夜的时候还被赶了出去。

    两个丫鬟站在院子里面面相觑,一时间对这位新来的大小姐颇有些束手无策,倒是云萝躺在柔软的床上很快就沉入了梦想。

    认床,新到了一个环境不习惯,这些都是不存在的,若有需要,给她一根树杈子,她都能睡得安安稳稳,用最短的时间养出最好的精神。

    总觉得今日所经历都不过是小事情,明天还有更激烈的境况在等着她。

    清早天才蒙蒙亮,云萝就自动的醒了过来,门外院子里也有了些细碎的动静,是有人踮着脚小心走路的声音。

    她起床,走到了一边的衣柜前将门打开,黑乎乎的看不大清楚里面的东西,但满当当的衣料子还是能轻易辨别出来。

    外面的人显然也听到了屋里的动静,站在门外说道:“大小姐,您醒了吗?让奴婢们伺候您洗漱更衣吧?”

    云萝在衣柜前站了会儿,转身到外间将房门打开。

    兰卉提着灯,兰香端着水盆,昏暗的室内因为她们的进入而亮堂了许多。

    兰香拧了帕子给云萝擦脸,兰卉点上屋里的灯盏之后又转身走到了衣柜前,问道:“大小姐,您今日想穿那一身衣裳?”

    云萝有些不习惯被不熟悉的人靠得这么近,下意识往后避让了些,然后才接过兰香手里的湿帕子擦起了脸,听到兰卉的话就转头往衣柜那儿看了一眼。

    只见满柜子花花绿绿的衣裳堆叠其中,各种花纹和色彩混杂在那个小小的空间里,在不甚明亮的灯光照耀下看得人直泛眼晕。

    兰卉展开了一件藕色襦裙,里头衬一件浅青色的小衫,“这一身颜色素雅,瞧着就与大小姐甚是相配,您觉得呢?”

    见云萝擦着手不说话,她将衣裳放到一边架子上,转身又展开了一见月白的绫纱裙,“这是素锦绫,夏日里穿着最是凉快。”

    见大小姐依然无动于衷,她随之拎出一件大粉色的襦裙,眼睛都在瞬间就亮了几个度,直说:“这颜色最是衬肤色,大小姐穿上肯定好看得很。”

    云萝的眼角一抽,直说:“简单些的,方便行动的。”

    “大小姐想穿骑装?”那是最方便行动的衣裳了,可是……“今日您还要随老夫人去祭祖拜见长辈,穿骑装不大合适吧?”

    所以,务必是要穿裙子了么?

    云萝沉默了会儿,最终随手选了一件天青色的襦裙,裙摆宽阔,寥寥几笔却书写出了一副山水烟雨图。

    兰香为她梳发挽了双髻,缀上几朵粉色珠花。

    铜镜模糊照不出很清澈的人像,但影影绰绰也能看个大概,至少比水盆河流映照得清楚多了。

    这是云萝第一次把这一世的自己看得这么清楚,柳眉狸眼,琼鼻樱唇,白皙的脸上还带着些尚未来得及褪去的婴儿肥,肉呼呼的看得人直想捏上一把。

    可惜对上她的眼神,怕是谁也没那个胆子敢伸手来捏。

    “大小姐,您真是奴婢见过最好看的姑娘!”兰卉将往她的脖子上挂了一个玉璎珞,围着她叽叽喳喳的说道。

    云萝将目光从铜镜上收回,低头看了眼胸前的璎珞,然后站了起来往门外走去,“去祖母那里。”

    她到正院的时候,老夫人正一身劲装在院子里练剑,剑气凌然,杀气腾腾,绝对不是只用来强身健体的花拳绣腿。

    云萝不由得停下了脚步,看着院子里翻转腾挪的一招一式,看得有些入了神。

    直到老夫人练完了一段,也看到了站在拐角廊檐下的孙女,便将手中的剑往旁边武器架上一挂,朝她走了过来,“小萝?”

    云萝回神,喊了声:“祖母。”

    老夫人将她上下打量一阵,眼睛锃亮,“我孙女真是好看,只稍稍一打扮就像是从画上走下来似的,屋里给你备下的衣裳可都合身?过两天祖母再叫针线上给你重新丈量尺寸,各式各样的都做上几身。”

    云萝虽觉得完全没这个必要,但并没有拒绝,“谢谢祖母。”

    老夫人果然越发的笑逐颜开,拉着她往屋里走,“怎么起得这样早?可是睡不惯?有哪里不舒坦了一定要跟祖母说,万万不可憋在心里头,知道吗?”

    云萝摇头,“没有不舒坦,只是习惯了早起。”

    “早起是好的,不过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合该每天多睡上两个时辰。”

    云萝点头,又犹豫了会儿,忽然问道:“祖母每日都早起练剑吗?”

    “是啊,多少年的习惯了。”她忽然神色一动,低头看着她问道,“一直听说小萝也在山上练出了一身的好武艺,可有兴趣再跟着祖母学一学自家的武功招式?”

    ------题外话------

    这两天一直持续的低烧,烧得我人都迷迷糊糊的,最可怕的是脸已经肿得往脖子下蔓延了,嘴巴也张不大,喝水都疼,睁着眼睛都感觉头是晕的,不得不断更了一天,请亲爱的们见谅。

    现在烧是退了,脸却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消肿,嘴唇爆皮严重,我真担心我的脸也要爆开,摸着硬邦邦的一大块呀。o(╥﹏╥)o

    更新今天恢复,么么亲爱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