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侯府重生富贵妻〕〔最难不过说爱你时〕〔寒门崛起〕〔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玉鼎真人你徒儿又〕〔江宁林雨真〕〔星空风暴之速度为〕〔天下倾覆〕〔全服都知道我暗恋〕〔镇神司〕〔天庭收租系统〕〔穷光蛋〕〔海贼之手术大将〕〔时笙顾霆琛.〕〔我就是豪门〕〔林隐张琪沫〕〔时笙顾霆琛〕〔战爷,团宠夫人路〕〔逍遥小地主〕〔时笙顾霆琛_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67章 把眼珠子挖出来
    江南书院说是越州府府学,但却并不坐落在城内,而是在城外东郊的小舜山上。

    云萝一大早就从越州城东门而出,走上三里路就是一个小镇,名小舜镇,面积不大,却十分繁华,到处都充斥着浓浓的书墨香气,街上往来行走的有许多都是儒衫布巾的文人雅士,就算路边摊贩都比别的地方要更斯文。

    小舜山就在镇子的后面,沿着石阶拾级而上,每隔一段就亭榭供人歇脚,直到半山在往上一些,那一处百白墙黛瓦、鳞次栉比的院落就是大名鼎鼎的江南书院。

    传说,江南书院的每一个学子都有状元之才。

    这当然是老百姓们夸大其词的流言,不过至少有八成学子都能在未来金榜题名是确确实实的。

    老夫人和云萝说,每次春闱会试的榜单之上,前十的名额至少有半数来自江南书院,上一届更是包揽了殿试的状元和探花,若非圣上认为不可让江南书院的风头太盛,好歹要给其他地方的学子们留条活路,一甲三人怕是要被江南书院包圆。

    于是,三人中相对弱一些的那位被划为了二甲的首席,传胪。

    这两年来,各地前来江南求学的举子越发的犹如蜂拥,虽大部分都进不去江南书院,但江南书院不收,万鸿书院其实也不错,再不济,还有其他的许多大小书院可以供他们选择呢。

    江南的文风鼎盛,以小舜山为中心,大小书院学舍遍布四处,所以小舜镇上游走的学子们也并非全都来自小舜山上,更准确的说,应该是只有极少的一部分是从小舜山上下来的。

    都已经有举人功名了,他们的授课也不再如开蒙和童生时候的那样闭门造车,其实自从秀才之后,有条件的学子们就会开始到处游学,或跟着师长先生,或与同窗好友三五成伴。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姑婆郑七巧和袁家姑丈的笔墨铺就在小舜镇上。

    小舜镇上的一个小铺子可不是谁都能买到的,又或者说,镇上根本就不会有出售的铺子!

    “我先前还当是我们运道好,一来就遇上了这么个小铺子,虽不过才丈余的宽深,但却连着后院,足够老少三口人居住了,价钱更是公道。可现在想想,天下可不会掉这么大的馅饼,怕是卫家看在了你的面儿上在暗中给我们行了方便呢。”

    文翰巷的宝墨轩后院,郑七巧拉着云萝的手感叹道,“真没想到竟还有这样的事儿,当年丰谷两口子将你抱回家中,倒是郑家的造化了。”

    “也是我的造化。”如果没有爹娘把她抱回去,她任是再顽强也要被师父给养死了。

    郑七巧笑了一声,“你到了府城后一切都还顺利吗?卫家的名号如雷贯耳,但里头究竟如何却不是我们小老百姓能够知晓的,你在里面一切可好?”

    “顺利,都好,祖母已经帮我把障碍都扫平了,来的第二天就开了祠堂在族谱上加了我的名,下午前往祖坟祭拜,之后族中摆了三日宴席,不然我早两天就能来看望您和姑丈。”

    这么迅速的就开了祠堂祭了祖?说明卫家是早已经准备良久,只等着她回去认祖归宗呢。

    郑七巧不禁为她高兴,又见她今日虽穿戴简单,但衣裳料子却是珍贵的软烟罗,双髻上的珠花亦是十分精致,浑圆的珍珠、通透的碧玉、耀眼的宝石都成了她身上的一件装饰,更衬得这个一身粗布破衣裳都难掩精致的小姑娘越发的光彩照人了。

    这些东西都不是寻常物,郑七巧自认为还算有些见识,却也禁不住的有些咋舌,为云萝在卫家的处境亦更放心了点。

    “你那边才是顶要紧的,来不来看我们又有啥关系?不过我瞧着你这个模样,想必是真没什么让人担心的。不过,你别嫌姑婆唠叨,到了府城后,你那性子最好还是稍微改一改,这里不比乡下,侯府高门里头却是要圆滑些才能吃得开,不被欺负。”

    不管会不会听从改变,云萝都点头接下了她的好意,然后转身指着旁边的那辆马车说道:“我顺路给您和姑丈带了点东西过来。有一捆兔皮给姑丈制笔,我不懂这些都是请栓子帮忙挑的。有两坛子咸菜,是太婆亲手腌制的,说你们过年那会儿回去也没给你们带上多少,让我再给你们捎些过来。原本她老人家还想再捎带些豆角茄子饭瓜,想到天气太热,一路颠簸到这儿不是蔫吧了就是烂了,才稀罕放弃。另外,还有给表哥的两身衣裳和两双鞋子,都是太婆做的,说让表哥读书时候穿。”

    做得可好看了!

    “咋还带这么些东西来?”郑七巧有些不好意思,觉得卫家那样尊贵的人家赶路,车队中竟还混入了这么些东西,想想都觉得与他们的身份不相符合。

    云萝已经钻进马车将东西一样样拎了下来,郑七巧在下面接着,两人搬了好几趟才把东西都搬到屋子里面。

    帮着姑婆一起把东西都归置了,云萝又说道:“过段日子我要回去,姑婆如果有要捎带的东西吗?”

    郑七巧愣了下,“你还要回去?”

    “这是自然,等这里的事完了我就回村去。”云萝回答得理所当然,她从没想过认了这边的亲,就要放弃那边。

    郑七巧反而是更多的意外,问她:“老夫人没意见?”

    云萝摇头,“没有,她也是认同的,说就当有两个家。”

    郑七巧愣了会儿,“以前还听人说卫家的那位老夫人很是厉害,脾气也十分霸道,没想到竟是这样通情达理。”

    说着就忍不住的高兴了起来,跟云萝说:“以前是来回不方便,既然你要回去,我这儿还真有不少东西想托你顺路带回去呢,你大约啥时候回去?我好把东西都理一理。”

    “现在还说不好,但至少也要半月之后,您把东西整理好,我回去的时候过来拿。”

    “成!”她转身又整理起了要捎带的东西,哪怕还有大半个月的时间呢,却就是有种一刻都不能停的感觉,“两地来回不便,就连想要送个节礼都不成,今年更是不敢放松,所有的劲都在跟着承哥儿使呢,就盼着他八月秋闱能得个好名次。”

    袁承今年要参加秋闱,目标直指头名解元,姑婆和姑丈现在都有些紧张。

    袁家沉寂了整整三代人,就指着他能重振门楣呢。

    云萝问道:“表哥现在在书院里吗?”

    “你也晓得,那小子的脾性太跳脱了,就连他先生都有些不放心,索性将他留在了书院里,只休沐那日可以回家来。”

    江南书院里有学生宿舍,但并不强制学子们必须住宿,能得林山长如此特殊照顾,袁承也算是他教学生涯中的独一份了。

    云萝几乎能想象出他捧着书本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

    前面的铺子里,袁姑丈在陪着景玥说话,“景公子年纪轻轻却这般见识广博,真让老朽惭愧。”

    这少年才十五六岁的年纪吧?他一直以为他家承哥儿已算得上天纵英才了,却不想人比人得扔啊!

    云萝出来的时候,铺子里也进来了两个书生,与寻常的白衣翩翩或一身青衫都不相同,他们却是穿着黑色襦衫,仅在衣襟处能看到一点交叠的白色中衣领。

    同样的黑色儒衫,仔细看去却又并不完全相同,一人的袖口用白色绣线绣出一朵兰花,一人的袖口则用青线绣着翠竹。

    两人径直来到柜台前,那白线绣兰花的学子朝袁姑丈作揖道:“袁先生,小生前来取三日前预定的松香墨。”

    袁姑丈辨认了下他取出来的字条,然后从柜台后拿出了一个长条的松木盒,“就在这儿了。”

    他打开盒子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检查完就直接塞进了袖子里,又拿出银子将尾款付清,“袁先生的手艺一如既往,小生自从用了您家的墨,再用不惯别家的。”

    这时,他旁边的翠竹学子问道:“这就是你与我推荐的笔墨铺?瞧着也没甚特别的。”

    兰花学子笑着说道:“你昨日不还赞了我的墨水?就是从这里淘换来的。袁先生不仅制墨的手艺不凡,制笔亦是十分精妙,你不妨买了试试。”

    袁姑丈拱手道:“齐公子过奖了。这位公子若是有需要,不妨看看?小店虽小了些,但笔墨的种类却有不少。”

    景玥不知何时走到了云萝的身边,与她轻声说道:“这两位就是江南书院的学生。江南书院里又分四院,梅、兰、竹、菊,菊院都是历年招收的秀才,另外三院以学识区分,新进的举人大都在竹院,学识有所进步之后就入兰院,而只有梅院的学子才能够进京赶考。三个学院每年都有考试,优等的进到上一级,中等的继续留在本院,劣等则被退到下一院,累积达到三次劣等就会被书院驱逐。”

    云萝轻轻的点了下头,这就是个年级的分别,一年级的学生考得好了就能读二年级,二年级的同学考得不好还有可能要回来重读一年级。

    后面那个有点糟心,留级也就算了,竟然还有退级的!

    云萝的目光又往两人的袖口位置扫了过去,所以,兰花的比翠竹的要高一级么?而袁承现在是菊院的学生?

    景玥也在看着两人,看了一眼后转头与云萝说道:“小舜镇上的风景与别处都不大相同,不如我陪你四处走走?”

    云萝正有此意,就与姑丈打了声招呼之后出门到街上去转悠了。

    出门前,那两位江南书院的学子还转头来看了两人一眼,脸上飞快的闪过一丝惊艳。

    云萝今日出门并没有带很多人,就景玥和负责赶马车的一个侍卫,她身边的两个大丫鬟都被她留在了府里没有带出来,在她出门的时候,兰香和兰卉都是一副快要哭的表情。

    本该是主子身边的左膀右臂,她们却至今没有起到过任何大的作用,仿佛两个摆件一样的杵在大小姐身后,还没有粗使丫头的作用大。

    云萝却不是会心软的人,也不会为了让两个丫鬟好过就为难自己,而最主要的原因是两人还不能让她放心的纳入到自己的地界上来,倒不如暂且远远的放着。

    出了门,街上十分热闹,一如她刚才坐在马车里看到的沿路风景,热闹却丝毫不嫌脏乱,所有人都像是在有意识的克制着自己的行为,让自己尽可能更彬彬有礼,更有风度。

    一路走过去,书店里有人在安静的翻书,书画铺里有人在鉴赏不知谁家的墨宝,茶楼酒肆之中有人在吟诗作对,就连路边走过的人都在热烈的讨论着诗书经意、各年秋闱、朝中大事。

    这是一个与家常琐事几乎绝缘的地方,没有一个穿戴斯文的学子口中会说出今日粮价是涨是跌,更没人会说,东家的醋没有西家的好,但西家的酱油不如东家的香。

    “鹊桥仙新来了一个姑娘,名叫芊芊,那真真是花容月貌,满腹经纶!”

    两名身穿儒衫的文人摇着折扇从云萝身旁走过,轻声说着话,又一起发出心领神会的笑。

    云萝停下了脚步,转头问景玥:“鹊桥仙在什么地方?”

    景玥愣了下,他确定听到的是“在什么地方”,而不是“是什么地方”!

    所以他家阿萝这是已经知道了那是个什么地方?

    他小心的观察着她的脸色,可惜什么都看不出来,好像她真的只是好奇问问。

    “唔,我也不甚清楚,要不找个人问问?”

    “你没去过吗?”

    “我怎么会到那种地方去?”他下意识急急忙忙的开口,一开口就直觉不对,忙又收了嘴。

    云萝微仰着头看他,那眼神平平静静的却总让他有那么一点毛骨悚然,“那是哪种地方?”

    景玥轻咳一声,“听方才两人的对话就可以大约猜测,那即便不是勾栏女闾,也应该相差不远,那些文人墨客最是喜欢往这种地方去,还美其名曰风流雅士。”

    这么直接的对着一个十二岁的单纯少女说这种事情真的好吗?

    他这么一解释,云萝反倒有点噎住了,还有点意外他的直言不讳。

    景玥未了还问了一句:“你想去看看吗?”

    虽然前世就不曾听说她对这种地方好奇的,但她现在若想去见识见识,他也不会拒绝带她去。

    任何要求,合理的,不合理的,只要是她想的,他都愿意无条件的满足她!

    云萝却摇了摇头,“没什么好看的,我只是好奇那地方也在镇上吗?”

    “八九不离十。”

    “一边读书,一边狎妓?”古代学子的生活还真是丰富多彩。

    景玥这次连咳就两声,让他跟阿萝讨论这种问题,他他他其实也有点扛不住啊!

    他在想着怎么不动声色的换一个话题,云萝却在想着回头应该跟文彬说一说这个事情,读书就该好好读书,若是敢学这些所谓风流学子的做派,就打断他的三条腿!

    “阿嚏阿嚏阿嚏!”远远几百里之外的庆安镇,文彬正在提笔作诗,忽觉得后背一阵阴风流窜,连打了三个喷嚏。

    坐在旁边的金公子当即凑了过来,用手肘捣捣他,“这是谁在掂量你呢?”

    俗话说,一思二骂三掂量,这连打三个喷嚏,可不就那么个意思吗?

    文彬用手肘将他推开,没心情跟他玩笑。

    今天是三姐离开去府城的第八天,又是想念三姐的一天,也不晓得她在府城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受委屈,习不习惯,啥时候能回来。

    金来还想凑过去,先生忽然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他的背后,手中戒尺“啪”的一下抽在了他伸出去的爪子上。

    “坐回去!”

    金公子顿时吓得一激灵,端端正正坐好,不住搓揉着红了一条的手背,龇牙咧嘴的嗷也不敢嗷一声。

    文彬看着他这样,忽然又心情好了一些。

    待得先生离开,这一片才响起了一阵细微的窃窃轻笑声,在先生转头看来的时候霎时噤声,又在先生挪开目光之后再起动静。

    再说府城,景玥原本都已经把话题转来,却没想到两人走着走着就走到了鹊桥仙的门口。

    透过敞开的大门看到里面的莺歌漫舞,云萝有些惊讶,“原来大白天的也开门营业吗?”

    是她孤陋寡闻了。

    景玥正想带她离开,却见从大门内迎出了一个粉衣曼妙的姑娘,涂粉抹脂年约二十四五的模样,娇笑着说道:“这位公子面生得很,可是新来的学子?不如进来坐坐吧,我们这儿各大书院的学子都有不少呢,还有佳人相伴,甚是快活。”

    说着就伸手来拉他,全然一副看不见旁边云萝的模样。

    “锃”一声,景玥站在原地不动,他身后的侍卫已上前一步横刀出鞘挡在了前面,“退远点,别动手动脚的!”

    这女子被吓了一跳,但紧接着却朝着侍卫越发的贴了过来,娇笑声勾人,“哎呦,奴家好怕怕呢,心都快要蹦出来了,不信小哥你摸摸。”

    说着伸手来抓侍卫的手就要往胸口放,侍卫一时间涨红了脸,握刀的手便是一抖。

    “啊!”她忽然惊呼了一声,猛的后退伸手往脖子上一摸,竟然摸出了几点血迹,顿时脸色一变,抬头就竖起了眉头冲侍卫道,“你竟敢伤我!”

    侍卫红着脸,神情却再正经也没有了,微蹙的眉头还可见他的些许嫌弃和不耐,将刚才被抓的那只手在衣裳上擦了擦,说:“不是让你退后了吗?你还不怕死的贴上来,受了伤怪谁?”

    “你……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我是谁?”

    “勾栏女闾,你是……老鸨?”

    女子顿时被这过于直白的话气了个小脸铁青,捂着受伤的脖子气道:“这里是小舜镇,镇上所有的人都托庇于卫侯府而生,你个外地来的却竟敢伤我,这事绝不会善罢甘休!”

    云萝原本还站在旁边冷眼看戏,却没想到这女子竟把卫家也扯了出来,顿时目光微沉。

    侍卫还在说:“一派胡言,此乃江南书院所属,理该归于朝廷官府,与卫侯府有何干系?再说,分明是你自己贴上来受的伤,可不是我主动伤的你。”

    女子嗤笑了一声,斜着眼将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一番,“要不怎么说外地来的不懂事呢?整个江南都归附于卫家,你说这里归官府管辖又如何?官府的大人都得听卫家老夫人的!”

    侍卫脸色大变,下意识的转头来看他家爷和卫家大小姐。

    景玥的脸色沉凝看不出什么来,云萝亦是面无表情,只目光有些暗沉,看着那女子问道:“你说的这些话,卫家人知道吗?”

    那女子看着两人,心里都是泛起了嘀咕。

    不过,这小姑娘暂且不论,这公子她却是从未见过,也没听说过府城有这么个人物,再听他们身边侍卫的口音,应该却是从外地来的没错。

    如此便没什么好怕的了。

    她挺了下胸膛,“知不知道有什么要紧?实话告诉你,我鹊桥仙可是卫家老爷的产业。”

    “卫家老爷?哪个老爷?”卫府里头现在可只有一个瘫痪了几十年,已被折腾得跟个老疯子似的老爷。

    “跟你说了你也不晓得。”她轻嗤一声,忽然又将目光上上下下的在云萝身上打量了起来,捂着嘴吃吃的笑道,“小妹妹年纪正好,又长得这般花容月貌,也不知是谁家小姐,真是把我楼里的姑娘们都给比下去了。”

    此时已经有听到动静的人聚集过来看热闹,从鹊桥仙里头也走出了不少人来,听到这女子的声音都不由得跟着将目光落到了云萝身上,然后发出一些意味不明的笑声。

    景玥脸上的笑容已一丝不见,忽然伸手将云萝往怀里一揽,挡住周围那些投向她的猥琐目光,看着那女子的目光亦格外平静,平静得幽深沉凝连一丝涟漪都不见。

    “把她的眼珠子给我挖了!”

    云萝从他怀里把自己扒拉出来,一抬头就看到侍卫小哥握着刀朝女子逼近,女子终于察觉到危险,面露惊慌的不住后退,却依然被轻松的一把抓住。

    不知何时,长刀被挂在了腰上,侍卫小哥的手里出现了另外一把小巧的匕首,反手握着就朝女子的双眼划去。

    女子的尖叫和周围人群的惊恐连声一片,云萝有些头疼的喊了一声:“住手!”

    又抬起头来看着景玥,“你怎么这么喜欢挖人眼珠子?”

    ------题外话------

    我原本是想着前几天更新不是很稳定,今天就多更点,所以半夜就没有发。结果还是只有6k,o(╥﹏╥)o

    脸已经不怎么肿了,但嘴巴还是张不开,下巴和耳朵的中间位置有一个很硬的肿块,手按都按不下去,尼玛,不会是骨头掉出来了吧?

    今天要去看牙医了,本来今天是拆线的日子,不过我估计这线也拆不成,上下两排的牙齿张开到最大,还连我自己的一根手指头都塞不进去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大周仙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