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娘子种田记赵〕〔方羽唐小柔最新章〕〔快穿之这个反派只〕〔诸天古卷〕〔透视神级狂兵〕〔陆山河江月蓝〕〔透视医武兵王〕〔少侠带我闯江湖吧〕〔顾先生的娇太太〕〔盖世战神萧破天〕〔救世一个魔〕〔祁少深爱:诡计娇〕〔林雨时厉承西〕〔诸天龙行〕〔洪荒之圣道煌煌〕〔陈峰夏梦瑶〕〔实力拒绝被宠爱〕〔江宁和林雨真〕〔炉石之种田领主〕〔夫人她又被全网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70章 好基友与至交好友
    昨日小舜镇上走了一圈,那就真的只是走了一圈而已,最主要的事就是在鹊桥仙的大门外闹了那么一场。

    而今日逛街才是真正的收获颇丰,缀宝轩的金簪和玉镯,金玉楼的珠钗和耳环,还有织锦楼的布,闻墨斋的笔,多宝阁的奇巧玩具和零零碎碎的不少小玩意。

    兰卉说,府城最好的笔墨书店其实都在小舜镇上,云萝便决定下回过去的时候再给文彬挑几本好书。

    笔墨纸砚这些,文彬其实现在已经不怎么缺了,日常使用无需太好,逢年过节有金家特意给他准备的精品,姑婆姑丈每年过年都会送他一份,前些日子屠家上门时也备了一份,都被他压箱底珍藏着轻易不舍得使用。

    日常使用的文具他并无太大的要求,但好书却在镇上不容易搜寻,送他笔墨不如送他书。

    云萝如此决定之后就带着已经买下的大包小包往回走,途径卫府旁边的一个巷子口时突然从里面窜出了一个二十余岁的妇人,绿衫布裙,金簪束发,一到云萝的面前就“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其实在她窜出来之前云萝就知道她躲在巷子里面了,呼吸声那么重,她又不是聋了听不见。

    可她之后的行为还是让云萝有那么点受惊,一见面就下跪什么的,大姐你是有病吧?

    云萝往旁边让了一下,让开来人的正面跪拜,看着她跪在前面把头磕得咚咚响,脸上不见恻隐,反而微皱起了眉头,神情冷凝。

    “大小姐,求您开恩宽恕我祖母吧?祖母她老人家一辈子都对老夫人忠心耿耿不敢有一丝懈怠,千错万错的是妾身的错,是妾身不懂规矩不知轻重的哀求祖母,才让她对老夫人有所隐瞒,但不论如何,真是从没有过想要伤害老夫人和您的心啊!”

    她一边磕头一边求饶着,云萝虽不认识她,但从她的话中也渐渐猜出了她的身份和为何而来。

    兰卉被惊了一下,刚才是没反应过来,现在回过神自不能让大小姐挡在前面,当即上前一步拦在了两人之间,低头皱眉说道:“海大奶奶,你这是做什么?认真算起来,你也是个主子,又是同族嫂子,怎么能对着我家大小姐下跪磕头的?传了出去对我家小姐可不大好。再说曹嬷嬷的事自有老夫人处置,与我家小姐有何干系?你就算要求情也该去找老夫人,找我家小姐有何用?”

    八老爷的大孙子名卫海,族中排名因为人数过多而让人记不清楚,长辈和年长的就直接称呼一声海哥儿,年纪小的则叫一声海大哥。

    这卫海就是续弦娶了曹嬷嬷大孙女的那一位,曹嬷嬷夫家姓徐,这位卫家的海大奶奶闺名就叫徐佩佩。

    徐佩佩见兰卉拦在了中间,自然不能再继续磕头,但她也不愿意跟个丫鬟婢女直接对话,便探着身子目光绕过兰卉,继续朝云萝说道:“我公公纵是行事不妥,可终归是卫家的老爷,都是卫家血脉,打断骨头连着筋,还请大小姐帮忙在老夫人面前说个情,我家愿把半数家产交于族中,只求老夫人能够手下留情。”

    所以,不禁是为曹嬷嬷被剥夺卫府内大管家一职、遣回家中养老的这一件事,还想要轻轻揭过八老爷仗着卫家的势却又背着老夫人在外面做的那些事?

    过于贪心了。

    云萝将兰卉拨到一边,看着徐佩佩说道:“我不过是个刚回府中的乡下丫头,对家里的事一概不管,你冒冒失失的跑出来跪地磕头,我却连你是哪一位都不清楚。”

    徐佩佩急了,“你怎么会不清楚?今日说要送我祖母回家容养的不就是大小姐你吗?”

    云萝神色不动,“嬷嬷年纪大了,你们当子孙的难道还不愿意她回家养老,想让她继续在府里伺候人挣那一份月例银子?”

    这话徐佩佩哪里敢接?接了岂不就等于承认了自家爹娘的不孝?再说,什么月例银子?奴才当到了曹嬷嬷这个份上,又哪里还会在意每个月的那一点月例银子?

    但这种事情大家都是心里有数的,真到了嘴上说出来就太难听了。

    徐佩佩的眼珠骨碌碌转了两下,又朝云萝磕头道:“求大小姐看在同族的份上,帮忙替我公公在老夫人的面前说说情?我家除了上交族中的半数家产之外,还另有一份谢礼想要送予您。”

    说着就伸手进袖子里掏摸,眼角的余光看到这位刚从乡下接回来的大小姐正朝她一步步的靠近,她不禁目光微亮,嘴角也不自觉的缓缓勾起了一些。

    果然一说到有礼送上她就忍不住心动了,乡下来的就是乡下来的,还不是见到点好东西就挪不开眼?到时候再许她些好处,不怕她不乖乖的去找老夫人求情。

    然紧接着,徐佩佩的整张脸上的神情都忽然僵硬,霍然抬头看着从她身旁走过,连眼角都没有再往她这边瞥一下的云萝,呆愣了好一会儿。

    “大小姐!?”她回过神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朝云萝追上去,却被跟在最后面的一个黑衣侍卫一把推了回来。

    那侍卫朝她翻了个白眼,“什么玩意?你当萝姑娘是那么好收买的吗?”

    我家爷要多少好东西没有?若是拿着那些东西就能把萝姑娘给收买了,何苦还要我们出谋划策的帮爷追小媳妇?

    云萝听到了身后的动静,却没有再转头看一眼,带着人和她今日买的大包小包们从侧门进了卫府,让兰卉下把东西送回到锦兰院中,她则拎了两个油纸包往正院去了。

    瑾儿还不知道早上在正院发生的事,刚才听了那么几句不由得满心疑惑,此时进了府又四下无外人,就问云萝:“姐姐,那人是谁?怎么跑你面前来磕头求情了?”

    真是好生无礼又嚣张,这种人若是在宫里,是必然要被拖下去先打个半死的。

    景玥在他的头顶按了一下,“多听多看多琢磨,少问。”

    瑾儿不满的噘起了嘴,哼哼唧唧的说道:“姐姐又不是外人,是吧姐姐?”

    真是天使一样的笑容。

    云萝都忍不住多看了眼天真可爱的瑾儿小公子,至于外人不外人的,这个关系的界限还真不好划分,不过跟血缘的关系其实并不是很大。

    老夫人正在处理族中事务,她老人家既然上心管起了这个事情,自然不会再轻轻的放过,所有她曾有所耳闻的,或不曾折腾到她面前来的事情都被一一掀翻在她面前,即便她早有准备,也被那一桩桩事气得不轻。

    云萝从外头回来,倒是让她心头的怒气稍稍平静了些,看着孙女专门带给她的小点心小玩意,心头更松快几分,拉着她的手就笑嗔道:“你自己玩得高兴就好了,怎么还给我带了这么些东西?”

    “不是多好的东西,不过是觉得这家的龙须糖味道好,就给您也带几块尝尝。”云萝面色平静,话语还有点耿直,又说道,“也就几块,吃多了不好。”

    老夫人笑逐颜开,只觉得她的孙女真是贴心又孝顺,吃着几块好吃的糖都不忘给她带回来一些。

    又絮絮问道:“今日上街都买了些什么?银子够不够花?回头祖母再让人给你送些银票过去,你在外头看到什么喜欢的只管买下就是。”

    前两天还刚刚塞给她一沓银票,大多是十两二十两的小额银票,多的有五十两一百两,厚厚的一沓,取用十分方便。

    现在,见她似乎又想给她塞银票,云萝连忙说道:“并没有花许多银子,祖母上次给的还剩下大半,不需要再添加。而且,您别看我是在乡下长大,私房钱却也存了不少。”

    老夫人失笑道:“知道你厉害,不禁折腾出肥皂,这些年还跟多多那小子一块儿合伙卖些胭脂水粉的,听说很是挣了不少吧?”

    云萝点头,“不比从肥皂作坊里分成的少。”

    “那才多大个作坊?所产肥皂都不够两个县买卖的,咱府上还有好几个大作坊,改日得空了带你去看看。”

    可就是那么一个小作坊,这些年来就已经让金家赚得钵满盆满了。

    说到金多多,云萝就想到了马厩后面的知心院,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先前金公子和她介绍的时候,说老夫人是他母亲的大伯娘,是他的大外婆?

    “金来的母亲是您的侄女吗?”

    话赶话说到这儿,老夫人也有心跟她解释清楚,说:“你二奶奶也是个可怜人。她原本是渔家女,家境贫寒,初嫁入陈家的时候倒是两家相仿,但之后陈家依仗着卫家逐渐发迹,你二奶奶又是进门三年肚子都没有动静,你太婆管不到我的头上来,就把所有刁钻都发作到了她身上。她又是个性子软的,更兼娘家势弱,从不敢反抗,直到后来终于有了身孕,那境况才稍稍好转一些。”

    老夫人说到这儿就忍不住的皱了下眉,停顿一下之后才继续说道:“那时候我与你祖父还没有闹翻,逢年过节的就会带着你父亲去陈家问候看望。你父亲淘气,又一次甩开奶娘偷溜到河边玩耍,结果却掉了下去,是你二奶奶不顾身怀六甲跳进河里把你父亲给救了上来,但她自己却在救你父亲的时候被水里的石头磕到了肚子,上岸后就不行了。”

    叹了口气,接着说:“你父亲吓坏了,跌跌撞撞的哭喊着回来,我们听到动静跟着他到河边的时候,你二奶奶无声无息的趴在岸边,身下流了一地的血。好不容易把她救醒过来,她却也只活到把肚里的孩子生下来,那孩子就是多多的母亲。”

    云萝顿时就明白了为什么祖母都已经和祖父闹翻,跟陈家好像也没什么往来了,但却似乎对金多多很是不错。

    老夫人拍着她的手背,说道:“你二奶奶临终前,我问她还有什么未了的愿望,她说唯独不放心刚出世的女儿。她那些年在陈家过得委实不好,你二爷爷也不是个有情的,早在之前就跟家里的几个丫鬟勾勾搭搭,她担心等她死后,新媳妇进门她的女儿会受磋磨,希望我能帮忙看顾一二。我答应她会照顾好那个孩子,之后我担心我不在的时候陈家人阳奉阴违,就索性把人直接抱来了卫府。”

    说到这儿,老夫人又好像有些生气了,愤愤的说道:“我把她当亲闺女一样的养大,原本想要给她挑个青年才俊把她风风光光的嫁出去,她却竟然自己看上了一个小门小户的商户之子!要不是看在那小子还算老实,家中长辈也算通情达理的份上,我是决计不会答应的。”

    当年的金家还不是现在的庆安镇三巨头之一呢,就是个有几家铺子,饿不着但也吃不多好的小商户,这些年依傍着卫家的大腿,后来居上成了庆安镇首富,可是给他们占了大便宜了。

    老夫人话虽这么说,心情却是放松的,云萝静静的听着她抱怨,在脑海中渐渐的把那位金太太的形象给丰满了。

    “我还没见过这位姑母。”她这么说。

    老夫人眯着眼轻哼了一声,“我养她十多年,想把她养得跋扈些,她的性子却终究更像她亲娘,好歹不算软弱,但却心思有点深,几乎从不求我什么,这些年也只让多多出面关照你,不主动与你见面,大概是怕我多想吧。”

    哪里会多想?分明是她自己想多了。

    云萝若有所思,老夫人见她这般,就问道:“说了这么多,可是想要回村里去了?”

    云萝一愣,摇头说道:“这倒是没有。我想过几天袁承表哥休沐的时候再过去见个面,顺便在小舜镇给文彬买些书,之后再打算回村的事。”

    老夫人笑着连连点头,“好好,多住几天,只管慢慢来。不过你自小长在白水村,现在初初离家有些不习惯和想念也是正常的,想什么时候回去了就回去,祖母不会阻拦你,等你下次回来的时候,把爹娘和姐姐弟弟们也都一块儿带上到府城来看看。”

    转眼就到了月底,云萝这些日子里半天跟着老夫人学习理事管理中馈,半天带着人到街上四处游玩,不管是学习还是买东西的收获都很不少。兰卉和兰香两个丫鬟天天轮班的跟着大小姐,也终于是稍稍的让云萝亲近了些,景玥却有些郁猝。

    总有贱婢想和本王争宠!

    兰卉和兰香这几天一看到景公子就忍不住的想要往大小姐身后躲藏,总感觉如果不紧紧的跟着大小姐,她们说不定就会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今天又是如此。

    兰香贴着墙根的走到云萝的另一边,默不作声却又坚定的站好。

    大小姐今天要去小舜镇,她是无论如何也要跟随在身侧的,好不容易让大小姐对她们亲近了一点点,自然要再接再厉,不然岂不是功亏一篑?

    不仅有兰香这一个拖油瓶,瑾儿这几天也是天天跟着云萝往外跑,今天更是早早的就起来先一步在马车上坐好了,看到云萝出来就趴在框沿上招呼:“姐姐,快上来,天色不早,早去早回啊。”

    要是能丢的话,景玥真的很想把这个外甥给丢了。

    车行半个多时辰,他们远远的就看见了小舜镇。

    袁承昨日回家的时候就从祖父母口中知道了云萝的事情,今日更是一早就守在镇口等候,每一辆过往的马车都必然要受他的一番注目礼。

    “袁师弟,怎么一人站在此处?”一个黑衣儒衫,袖口绣着兰花,一看就知道是江南书院学生的年轻人骑马停了下来,笑道,“今日休沐,山长可算是舍得放你下山了,你不趁着这难得的机会好好玩耍,站在这里虚度什么时光?”

    袁承朝来人翻了个白眼,抱着胳膊说道:“你等着,回头我定要告诉老师,你竟然撺掇着我不好好读书去四处玩耍。”

    轻笑了一声,来人翻身下马走到他身边,用力拍了下他的肩膀,凑了过来贱兮兮的说道:“未来的解元公,听说山长家有姝翩妍,待字闺中,想招你做个乘龙快婿?”

    袁承顿时面颊微红,一胳膊肘捅向对方胸口,“你可别胡说,坏了林姑娘的闺誉有你的好果子吃!”

    那人捂着疼痛的胸口轻吟,“这还没怎样呢,你就先护上了?竟然还不惜对兄弟下此毒手,往日真是看错了你!”

    袁承又是一胳膊捶过去,“少见多怪,你没见识过的模样我还多着呢!”

    在他们说话的这话儿工夫,又有几辆马车从旁边经过进了小舜镇,没一辆是他正等候的,袁承都不禁有些着急了。

    那死丫头不是习惯了每日天不亮就起床的吗?怎么到现在都没见踪影?别是……迷路了吧?

    他这模样自然也落入了同门师兄的眼里,不禁好奇问道:“你这是在等谁呢?我记得你在这儿并没有太近的亲属,什么人还值得你专门眼巴巴的跑到这里来等候?可别是个姑娘吧?”

    袁承的眼皮往上翻了一下,“还真是个小姑娘。”

    师兄的脸色顿时就变了,那直勾勾盯着他的两只眼睛里就差左眼写个“渣”,右眼写个“男”字了。

    “你竟敢在外面勾搭别的小姑娘?你知道林姑娘是书院里多少师兄弟的梦中神女吗?我跟你说,这事儿赶紧打住,我尚且还能帮你遮掩几分,不然你肯定会被人打死的!”

    袁承嘴角一抽,“你是话本子看多了吧?怪不得年纪一大把了还没能金榜题名。”

    “你说谁年纪一大把了?”

    “这里除了你我,还有第三个人?”

    兰花师兄面容扭曲,忽然伸胳膊一把夹住袁承的脑袋就用力拧了起来,“你说谁年纪一大把,谁年纪一大把了?”

    老子明明才二十有一,连娘子都还没有娶呢!

    云萝就是在这个时候到小舜镇的。

    马车停在两人面前,云萝推开车门看到扭打成一团的两人,见两人虽然胳膊腿都纠缠到一起,动作激烈而扭曲,气息却清明,那哇哇乱叫的声音更像是在闹着玩,就没有出声叨扰。

    瑾儿凑在她旁边看热闹,好奇的问道:“姐姐,他们是在打架吗?”

    “没有,不过是在闹着玩。”

    “哦~他们是认识的?”

    “这一看就是好基友。”这相互搂着可是有好一会儿了。

    瑾儿不解,“好基友?”

    景玥在旁边听到这儿忽然嘴角一抽,云萝适时的转头,正好看到他的脸色似有古怪,不禁好奇道:“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景玥的面色丝毫不改,“不就是至交好友的意思吗?”

    云萝沉默了下,点头道:“对!”就是这个意思!

    袁承那边看到了云萝,连忙松开手迎了过来,嘴上抱怨着:“你可算是来了,今儿一早就被我祖母赶出来接你,等了都有快一个时辰,还以为你半路改道迷路了呢。”

    那位兰花师兄整了下打闹后凌乱的衣冠,也跟着走了过来,先把云萝打量一遍,在看到她那张脸的时候不由得惊艳了下,暗暗猜测她的身份和与袁承之间的关系。

    正想继续打量,忽觉得头皮一麻,警觉的转过头去,就看到了骑马站在马车旁边的景玥,不由得一愣,随之大惊失色,“景……景公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就是不按套路出〕〔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