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前一刻天堂,后一〕〔温情一生只为你〕〔死对头忽然拐我去〕〔七小姐驾到通通避〕〔豪娶天价小娇妻〕〔超级龙兵郝建柳如〕〔上门赘婿岳风柳萱〕〔傲世神婿杨凡〕〔战神狂婿杨凡〕〔龙婿杨凡〕〔狂婿归来杨凡〕〔屠尽万雄的战神杨〕〔永夜组织杨凡〕〔我只会拍烂片啊〕〔混元武帝〕〔萱轩不离〕〔抬龙棺〕〔婚后被大佬惯坏了〕〔首席继承人陈平〕〔至尊战神秦轩林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74章 不喜欢就还给我
    云萝的回来让家里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郑丰谷和刘氏红光满面,云萱亦是神采奕奕,就连文彬和嘟嘟都粘着她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隔壁的宝生媳妇,二根媳妇,其他的大婶大娘大叔大伯都纷纷来这边串门,三叔三婶也带着云桃他们来坐了会儿,热热闹闹的吃晚饭的时候都没有清净下来。

    一直到天黑夜深,乘凉的、串门的人才逐渐散去,郑丰谷去关上了大门,而刘氏她们则开始整理堆满了屋子的东西。

    “你这都买了些什么东西回来啊?”刘氏忍不住的又嗔怪了一句,“你攒点钱也不容易,可别都花没了。”

    云萝一边指挥着把各种盒子包裹分类归拢,一边回答她,“这点银子我还是有的,也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我买的,还有一些是祖母准备好让我带回来送你们。”

    “老夫人已经送了许多东西,你咋又带来了?”

    “一点点,不是很多,送来了你只管收着就是,等下次我去府城的时候,你也给准备些家里有的鸡鸭鱼肉咸菜蔬果的就行。”

    刘氏瞪了她一眼,“你还真是不嫌寒碜。”

    “不寒碜,来往都是一份心意。”

    云萱在旁边听了一耳朵,问道:“小萝,你下次啥时候去府城啊?”

    这一问,屋里也立刻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看着云萝。

    云萝将一个厚实的油纸包放进其中一个篓子里,抬头说道:“我这次回去,不过上了族谱和祭祖,只在族人之间走动了一圈,还有宴请宾客要等兄长来了之后再主持。兄长正在来江南的路上,等他到了之后会来接我去府城,到时候也要请你们一块儿过去。”

    本来正在伤感小闺女恐怕住不了几天就又要离开,一听她最后那句话,刘氏顿时心中一慌手足无措了起来,“咋……咋我们还要去呐?这……下里巴人的,可别给你丢脸。”

    不仅是刘氏,其他人也都有些畏缩之色,但畏缩之中又夹杂着些许期待和欢喜。

    云萝也跟她说:“都是我爹我娘我姐我弟弟,哪里丢人了?”

    郑丰谷关好了大门从院子里走进来,搓着手说道:“那卫家是啥样的人家,往来的肯定也都是些有权有势的富贵人,我们一群乡下泥腿子混在中间,就怕要嘲笑你也是个乡下丫头。”

    这还真是极有可能的事,但云萝又如何会在乎?

    “乡下泥腿子,不也把我养得这么好?”

    云萱和文彬的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云萱轻轻的推了她一下,说:“哪有你这样自吹自擂的?”

    文彬却有不同的意见,“三姐本来就很好,我再没见过比三姐还要聪明厉害的人了。”

    郑嘟嘟正抱着个盒子“吭哧吭哧”的想要打开来,闻言顿时从百忙之中抬起头来用力的说道:“对!”

    云萝还跟文彬说:“你不是好奇江南书院吗?到时候我带你去小舜镇上看看,书院不一定能进去参观,在外面看看却是没问题的。”

    文彬的眼睛一下子就锃光发亮,不管能不能去那儿读书,江南书院确实是所有江南学子心目中的一片圣地。

    刘氏和郑丰谷对视了一眼,有些忧心,又有点欢喜。

    他们在这个小村子里待了半辈子,最远的也不过到临近镇上,这一下子就要往府城去了,心里总是忐忑又期待的。

    那可是府城,不仅仅是越州府的府城,更是整个江南道的首府,顶顶繁华的地方。

    一屋子的东西先分类放好,然后云萝才开始分派起了给家人准备的东西。

    兰香一直安静的在旁边帮忙搬东西,此时终于轮到她出场。

    云萝拿出一匹布,她就说:“这是新出的广陵布,最是细密柔软,用来做贴身小衣,穿着比丝绸还要舒适服帖。”

    “这是妆花锦,现在天气炎热不适合穿着,等到秋冬时节,做一身小袄真是再好看也没有了,日常穿着或是出门走亲戚都再适合不过。”

    “这是织锦罗,清凉舒爽,正适合夏日穿着,天然的带着暗纹,无需再另外绣花,这是花开富贵,这是出水芙蓉,这是茂林修竹,这是松鹤延年……”

    介绍完料子,她又跟着云萝的动作介绍起了饰品,“这是缀宝轩出品的金簪和玉镯,府城的夫人和太太们最是喜欢缀宝轩的东西,想到太太简朴惯了,小姐特意挑选的简单式样,平常使用都不突兀。金玉楼颇受年轻姑娘的追捧,他家的各色珠花头面亦是十分精致,小姐特意给郑姑娘挑选了一整套的头面呢,不管是平时闲暇,或者过年走亲戚的时候,亦或是出嫁前招待宾客那两日佩戴都很合适。”

    云萱一下子就羞红了脸,看着送到她手上的整套头面,亦是爱不释手,又问:“这要不少银子吧?”

    兰香的开口介绍让云萝松了口气,反正她自己是做不到这样详尽介绍的,顶多说一句“这些料子我看着挺好,镇上也不怎么多见,娘你看着安排。”

    而现在云萱询问,她便说道:“不贵,总共也才六件,不过是成套的才看起来贵重一些,其实价格还比不上娘的一只玉镯,给你日常佩戴,等你出嫁的时候,我再给你准备一套更好的。”

    刘氏正稀罕的摩挲着玉镯子,听到云萝这话不由吓得手一抖差点把玉镯脱手扔出去,慌忙拿稳小心的放回到盒子里,又去看了看云萱的那一套头面,看到里面的一对耳环,一对金钗,还有一对扎实的雕花金镯,更是目瞪口呆。

    哎呦喂,这玉镯子原来是这么贵的吗?

    “买这么贵的东西做啥?这玉老脆了,要是不小心磕着碰着,可不得心疼死?”

    云萝拿起那个玉镯直接戴进了她的手腕,“玉养人,这个你先戴着,若不小心磕坏了,我再给你买新的。”

    这视金钱如粪土的口气,是她小闺女没错。

    刘氏摩挲着手腕上温润的玉镯,暗暗想着待会儿就摘下来藏好,等闲暇走亲戚的时候再戴才好,心里又十分的欢喜。

    云萝又从盒子里拿出了几枚玉佩,分给了郑丰谷和文彬、郑嘟嘟。

    郑丰谷原本坐在旁边笑呵呵的看着,见此不由惊喜道:“咋还有我的?我一个大老爷们要这些做啥?”

    郑嘟嘟却不客气的一把抓了过去,抬头看见三姐竟然先给哥哥把玉佩挂在了脖子上,顿时就不满意了,直把玉佩往云萝的怀里塞,“三姐,我先我先!”

    文彬朝他翻一个白眼,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直到云萝帮他把红绳打好了结,他又朝郑嘟嘟轻哼了一声,带着显而易见的得意。

    郑嘟嘟气得把小胖脸鼓成了包子,即便云萝马上帮他把玉佩挂到了脖子上,也不过才稍稍消气一点,直到又拿出瑾儿托她带给胖嘟嘟的礼物,才重新喜逐颜开。

    “是木鸟,它还会动呢!”把玩了一会儿,他忽然收起了笑容,抬头问云萝,“三姐,瑾儿哥哥回家了吗?”

    “对。”

    “他家在哪里啊?”

    “在京城。”

    “京城是哪里?远不远?”

    这个,她也不是很清楚呢。

    转头看兰香,兰香就说道:“京城离江南可远了,若是走官道,寻常马车的速度需得半个多月才能抵达,乘船快一些,但逆流而上也得小半个月。”

    郑嘟嘟瞪大眼睛张大了嘴,这样的距离是他无法想象的。

    这一晚直到深夜才各自散去睡觉,兰香自是跟着云萝,在床外侧占了一个位置。

    天还不亮,家里就又忙碌了起来,云萝醒来时听到外面的动静,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昨日从府城回村了。

    兰香一骨碌爬了起来,“小姐,您醒了?”

    起床穿戴整洁,出门洗漱,然后就开始为食肆的营业忙碌了。

    兰香一身村姑的装扮,云萝也换下了她昨日的那一身裙子,重新换回到以前的裋衣单鬏,利索得像个少年郎。

    云萝的厨艺不行,但力气大,起床后就换下了推磨的郑丰谷,兰香却是个心灵手巧的,帮着刘氏一起捏包子,捏出的形状竟是三人中最好看的。

    刘氏见了不由赞不绝口,兰香抿唇一笑,说:“奴婢的亲娘是厨房里的,从小耳濡目染也学了点灶上手艺。”

    文彬在灶膛后烧火,探着脑袋往外看了眼,然后挑了两根大白柴塞进灶膛里,一溜烟的溜出了灶房到院子里,拿着筅帚一边把磨出的豆浆掸到木桶里,一边跟云萝说:“三姐,有个事我昨天忘了跟你说,嘉荣师兄向我打听了好多次,问你啥时候回来。”

    云萝不停歇的推拉着石磨,闻言说道:“大概是他大哥毁容的事吧。”

    文彬朝她竖了下拇指,“我听他话里的意思,先前你送他的祛疤膏一开始用的时候效果很好,但之后就逐渐失去了效用,虽然脸上也恢复了几分,但一些比较严重的地方仍留着骇人的伤疤。”

    这是自然的,祛疤膏再好也不是神丹妙药,那屠家大公子的半张脸被烧伤得太严重了,很多地方甚至都已经碳化,必须要先把坏死的皮肉剜去,再经过几次整形,才能大致恢复正常。

    先前他们说要先回去考虑一下,大概是从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治疗方法?

    可是据云萝所知,国医在千年前就应该已经有外科手术了呀,瞧瞧她六爷爷药箱里的那些针线镊子,他还珍藏了两根羊肠线呢。

    文彬晃了下脑袋,又说道:“嘉荣师兄的家里人好像考虑清楚了,却没想到你竟然去了府城,身份也变了,可不就有些着急了嘛。”

    云萝随手把磨盘上的豆子掸进孔洞里,“如果考虑清楚了,就让他们明天过来吧。”

    当初不过随手为之想找个试药的,但事到如今,只要屠家愿意,她也没想过要半途而废。

    夏天的太阳出得早,但食肆开门的时候天也才不过是刚刚方亮,而上门的第一个人却竟然不是客人,而是郑虎头。

    “昨天我就想来了,太婆却说你刚刚回来家里指不定得忙成啥样,让我今儿再来。”他啃着新出炉的热包子,一点的不带客气的。

    包子当然不能白吃,接下来他就留在了食肆里端盘子抱柴火,还在院子里劈了会儿柴。

    等到食肆过了最忙碌的时段,他肩上背一个篓子,怀里还抱着个竹筐,带着云萝往村里走去,“这都是些啥东西?你咋带了这么多?”

    云萝也不空手,旁边的兰香,甚至郑嘟嘟的手上都拎着不少东西。

    “是姑婆托我带回来的。”

    虎头扭着头跟她说话,“你去见姑婆了?”

    “嗯。”

    一路走去,也遇到了不少乡亲,见他们七手八脚的带了满当当的东西,免不了也询问几声。

    短短的一段路程竟是走了小半刻钟,在云萝见到太婆的时候,满村的人也都知道了云萝从府城回来,带回了郑七巧给老太太的孝敬,她自己也给她太婆孝敬了好多东西。

    太婆摇着蒲扇坐在屋檐下,看到她进门就笑眯眯的说道:“我就晓得你今儿肯定得过来。”

    云萝把东西放下,转头看了看,问道:“太婆,家里就你一个人吗?”

    “是啊,都下田割稻去了,你二奶奶也去了晒场,待会儿就会回来,你家也差不多要开始收割了吧?”

    “我爹还没说。”云萝将东西从箩筐里一样样的拿出来或放在地上,或放在桌子凳子上,“太婆,这些是姑婆和姑丈托我给您带来的,这两匹布和些许点心小东西是我孝敬您和二爷爷的。”

    老太太的身体已经有些不大好了,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眯着眼看云萝和虎头一样样递到她面前来的东西,最忙的就要数郑嘟嘟了,看得太婆搂着他就是一阵稀罕,笑呵呵的对云萝说道:“你也不是去游山玩水的,还带这么些东西回来干啥?太婆现在不缺吃也不缺穿,天天在家里坐着混日子。倒是你,小姑娘鲜嫩,就该把自己打扮得鲜嫩漂亮些,咋一回来就又是这副小子的装扮?在村里也就罢了,去了府城可不能这样,要被别家小姐笑话排挤的。”

    云萝点头,“我祖母给我置办了好几柜子的漂亮衣裳,只是穿着不如这样的方便利索,我昨天回来时也是穿的那些,改天我再穿给您看看。”

    老太太更乐了,连连点头:“好好好。”

    她问了云萝去府城后的情况,云萝昨天就已经跟爹娘说过一次,现在再说起自是驾轻就熟,知道老太太肯定挂心姑婆他们,就也把他们在府城的情况说了一下。

    “现在顶顶要紧的就是承哥儿,那孩子自来是个跳脱的,眨眼又是半年没见,不晓得有没有稍稍稳重些。他年纪不小了,你姑婆他们也真是一点都不着急,到现在都没个动静。”

    虎头正在扣着点心吃,闻言头也不抬的说道:“他们城里人不都讲究二十岁才算成年吗?”

    云萝倒是听祖母提起过林山长似乎有心想要把自家闺女许配给袁承,不过这种事情在没有确定之前显然是不好乱说的,就跟老太太说:“等考中了举人,能挑选的好姑娘就更多了。”

    老太太轻哼了一声,“咋不干脆等到考中状元,当了大官之后再说亲呢?”

    虎头又扣了一块点心,“那就老了!”

    老太太一蒲扇拍在了他的头上,“啪”的声音特响,打在人身上是真的一点都不疼。

    适逢胡氏摊晒好了谷子,领着郑小虎回家来,看到屋里的东西嗔了云萝几句,脸上却挂着笑。

    倒不是贪心这些东西,主要还是云萝心里惦记着他们。

    云萝没有多留,把刚才盛东西的几个箩筐留在了这边让虎头给她送回去,而她则拎着几样东西转身出门去了老屋。

    刚走到大门口,忽听见一阵风声迎面扑来,她下意识往旁边让了一下,一个黄色的虚影从她眼前飞过,再飞跃了几层台阶“啪”一声落到了门外大路上。

    云萝转头一看,就看到一个葫芦水瓢正四分五裂的躺在地上。

    兰香亦是吓了一跳,下意识伸手来拉云萝,并且在同样看到那个水瓢之后神情一呆。

    不等她反应,从门内忽然传出一个尖锐的叫骂声,“养不熟的白眼狼,骚贱蹄子,吃我的用我的,却只晓得胳膊肘往外拐,都不记得到底是谁在供你吃穿!”

    孙氏站在院子里,斜着眼用力的夹了云萝一下,然后又对着面前的郑云兰骂道:“叫你干带你活都拖拖拉拉好像我咋虐待了你似的,难道还想让我个老不死伺候你不成?一天天的,吃起东西来倒是都勤快得很!”

    兰香眉头一皱,从昨日到今天,她所见的乡下人皆都淳朴厚道,偶有几个小性儿说酸话的也无伤大雅,倒是第一次见这样破口大骂的。

    而且她骂的那些话……她下意识看向云萝,却见大小姐神色平静,也不知是习惯了,还是没听出来。

    云萝什么反应都没有,还站在大门口好整以暇的看着孙氏在院子里骂孙女,不走也不进。

    孙氏将郑云兰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的来回骂了几遍,骂道后来她自己都骂不下去了,又想到云萝的身份今时不同往日,她更加的缺了底气。

    但别以为她没了底气就会对云萝好声好气。

    她斜着眼往云萝身上一瞥,阴阳怪气的说道:“大小姐不是回自个的家,到高门大户里享福去了吗?咋又到我们这穷地方来了?别是被嫌弃乡下丫头粗俗上不了台面,又给赶出来了吧?”

    兰香的眼里浮现怒气,只是见大小姐依然平静,才不得不把这怒气压回去。

    云萝确实很平静,她早已经习惯了孙氏的言行,也根本没有把她的那些话放到心里去,见她终于骂完了,才悠悠开口,“大姐这是又犯了什么错,惹得奶奶站在大太阳底下破口大骂?”

    孙氏瓜拉着脸朝她发射死亡凝视,我为啥不高兴,你心里没点数吗?

    郑云兰抬头飞快的看了她一眼,又很快收回目光低下头去,但她眼里那一瞬间的嫉恨还是被云萝清楚的捕捉到了。

    郑大福从堂屋里走了出来,朝孙氏斥了一句:“一天到晚都没个安生的时候,啥事不能好好说?”又看着云萝说道,“小萝来了啊?赶路也辛苦,咋不在家多歇半天?”

    云萝这才迈步跨进了老屋的门槛,“一路都坐在马车里,也没什么辛苦的。本来应该昨天就来看望你,只是到家时已是傍晚,等把东西理出来都深夜了。”

    “自家人,没那么些规矩。”郑大福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问道,“去看过你太婆了?”

    “嗯。”

    她能看出来郑大福其实是有些不高兴的,但她并没觉得自己做错了,出远门回来,第一个去看望太婆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带来的东西都放到了桌子上,她跟郑大福说:“这两匹绸缎,我不擅针线也分不清到底好不好,只是花色新鲜在镇上都没见过,也适合爷爷奶奶的这个年纪穿,就买了来孝敬二老。这坛酒是府城黄氏酒坊出的,很多人都说他家的酒好,我也买了一坛给爷爷尝个鲜。几盒点心我特意挑了松软的,就算不用牙齿都能抿化了,现在天气热放不长久,你们也别舍不得吃。还有几盒胭脂水粉,是送给小姑的。”

    郑玉莲正在西次间门口小心的探头张望,一双眼睛直溜溜的盯着云萝打量,又忽然听见最后那句话,当即就从屋里走了出来,却张口便是,“你现在好歹也是千金大小姐了,就拿了这么点东西来打发我们?”

    云萝眼皮一掀,“小姑若不喜欢,可以把东西还给我。”

    郑玉莲脸色一沉,目光又把云萝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忽然笑道:“你现在好歹也是富贵人家的小姐了,怎么都不晓得穿点好的?”

    又将目光转到她身后的兰香身上,嗤笑了一声,“这是你的丫鬟吗?天哪,听说那卫家可是侯府,怎么你家的丫鬟连春喜都比不上?可别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兰香霍然抬眸,那眼中森凉冷然,似有杀气迸现,一眼就吓得郑玉莲慌忙后退一步,脸色都白了。

    转眼间,兰香又低下头,朝她福身温温柔柔的说道:“小姐都换下华服亲自动手干活了,奴婢又怎能穿戴一新啥都不干呢?穿得不好,倒是叫郑姑姑见笑了。”

    除了郑玉莲,谁都没有看见她刚才的那个眼神,云萝似有所觉,却也并不十分意外。

    她第一次见面就看出来了,她身边的两个贴身丫鬟都是有些功夫的,至于武功究竟如何,她暂且还没有亲眼见识过。

    郑大福咳了一声,又瞪了眼不安分的郑玉莲,觉得有些丢脸。

    “你在府城如何?”话题终于转回到了正题上,“咋这个时候回来了?”

    “祖母体贴我第一次离家会不习惯,在开了祠堂上族谱和祭祖之后就派人送我回来住些日子。”

    郑大福愣了一下,“这还专门为你开了祠堂?”

    “不然怎么上族谱?”

    郑大福呐呐的,心里对云萝在卫家的份量又有了个新的认知。

    开祠堂可不是小事,还是为了一个女儿单独开祠堂。

    孙氏反倒不是很明白这里面的区别,犹自翻着云萝送来的礼,脸色耷拉着,显然是不怎么满意的。

    但她也怕云萝又会怼一句“不喜欢就还给我”,毕竟以前她就敢这么做,现在换了身份,肯定是更加的无所忌惮了。

    郑大福自己琢磨了会儿,又问答:“你在府城这些天,可有去看看你姑婆他们?”

    站在门边的郑云兰忽然把耳朵竖了起来,就听云萝说道:“去了,两人都身体健康,袁承表哥要参加今年的秋闱,被他先生关在了书院里闭门苦读,只许休沐的时候回家休息。”

    郑大福笑了一声,摸着胡子说道:“回家怕是也没得休息呢。”

    心里是高兴的,又有些止不住的酸涩。

    一样的年纪,袁承被托付重望要考解元,他的大孙子却连秀才都是考了个倒数的。

    不过好歹也是有功名在身了,总是一个盼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