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爷撒糖甜蜜蜜〕〔苏雨涵叶辰〕〔初见深情:左少,〕〔林阳苏颜〕〔不死的我只好假扮〕〔我对系统求婚了〕〔重生之万界天尊〕〔爱你成瘾:偏执霸总〕〔重生大唐我为世界〕〔秦一飞杨若曦超强〕〔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创造的万事屋〕〔凤落蛮荒叶清心〕〔重生,偏执老公的〕〔重生后变成团宠人〕〔唐芯秦南枫〕〔网游之远古争霸,〕〔秦烟陆时寒〕〔夏笙儿权玺〕〔炮台法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79章 丢人现眼
    郑大福的无底线偏心让郑丰收冷了心,其实他以前也因为跟大房的矛盾而闹过不止一次,但都没有这次的严重。

    毕竟这一次,云梅几乎一命呜呼,虽然好不容易救回来了,但往后如何还得再看。他是偷懒耍滑不干正事,却是村里出了名的疼爱媳妇和孩子。

    两个女儿,云桃尚且会时常的跟他顶几句嘴,常惹他没面子生气,云梅却是真真乖巧,郑丰收疼这个小闺女和两个儿子相比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现在,他小闺女躺在床上,一天清醒的时间连两个时辰都没有,老爷子却不管不问还想让他息事宁人?

    他不明白,他大哥咋就这么金贵呢?就因为他是个读书人,承担着光耀门楣、改换门庭的任务?可也没见老爷子对文彬多看重啊,难道文彬读书比他们差了?难道他不姓郑,不是郑家子孙?

    而不论如何,如今的这件事大哥大嫂若是不能给他一个满意的交代,郑丰收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别跟他扯“只管把郑文浩打死”这种混账话,他倒是想把那小畜生打死呢,可之后呢?只要打了两个小的,老大两口子难道就一点责任都没有了?

    况且,郑云兰都不知跑去了哪里说不定就是被李氏给藏了起来。

    “你们给不出让我满意的交代,那我就去报官,到时候哪怕县太爷判我个活该,我也认了!”郑丰收冷着脸,又转头跟床上气得说不出话来的老爷子说道,“爹你也别怨我不念兄弟情分,大哥大嫂可没把我当兄弟。再说,我家小梅是无辜受了连累,玉莲却不是。”

    想到郑玉莲,郑大福也不禁悲从中来,缓了好一会儿才觉得稍微舒适一些,却还是说:“事情是云兰和文浩做下的,他们这些年也一直养在我和你娘面前,你大哥大嫂一旬才能见一面。”

    郑丰收冷笑道:“小畜生没教养,不就是当爹娘的没把他们教好吗?”

    郑大福心口一堵,“他们是小畜生,你这个亲叔叔就能是个好?”

    “娘不也常骂我畜生?那时候可没见爹你说啥。”

    这一句怼一句的,直怼得郑大福又说不出话来,而郑丰收的意图“报官”也终于让郑丰年和李氏的气焰一下子就低落了下去。

    怎么能报官呢?他的名声还要不要了?前途还要不要了?

    现在还只是在村里有些不好听的流言,若是闹到公堂之上,郑丰年的名声可就一路坏到了县城,并且还将在官府衙门里重重的记上一笔。

    到时候别说是继续考功名,秀才的功名能不能保住还要两说,镇上学堂的教书工作大概也不能继续了。

    出了那么两个心思歹毒的儿女,是必然要问罪到父母身上来的!郑丰年先前只是仗着那一点兄弟情分,又有老爷子在家里镇着,直觉得老三肯定也闹不出多大的事儿来。

    普通百姓天生的畏惧官府衙门,若非逼不得已,绝不会轻易闹上公堂。什么事不能自己私下里商量商量,或者请里正和有名望的老人来说和?更何况,老三和他可是丁点不掺假的亲兄弟。

    其实都怪云萝提醒了一句,不然老三不会这样忽然打定了主意的得不到满意交代就要去告状报官!

    郑丰年不禁对云萝心生怨恨,却又不敢表露出来,对于郑丰收是不是真的敢跑去报官这事也没有一点把握。

    老三从小就是个混不吝的,啥事做不出来?

    眼看着长子眼神乱晃,底气不足的模样,郑大福重重的叹了口气,“闹啥呢?那李大水还被关在杂房里,等着你们兄弟与李家人分说呢。”

    郑丰收心气儿不顺,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带着刺儿,“大哥大嫂的嘴皮子多溜啊,有他们在,哪里还有我插嘴的余地?相信他们肯定能替玉莲讨个公道!”

    郑大福气得胸口又有些闷疼了,郑丰谷也皱着眉头,“这事怕是不好说,李大水与云兰和文浩可是同谋。”

    “二哥这话说得太好听了,李大水哪里算得上是同谋?顶多只是个帮凶。”

    郑大福用力拍了两下床头,怒道:“所以你这是连你小妹都不管了?”

    郑丰收下意识的要反唇相讥,忽然一顿,冷笑道:“现在在替我家小梅要一个交代呢,爹你可别随便的移了话题。”

    有报官的威胁在那儿,加上郑丰收的态度前所未有的坚决,就连郑丰谷都站在郑丰收那一边,还有孙氏在旁虎视眈眈,郑丰年和李氏的态度终于弱了下来,不敢再左顾右盼认为他们自己全无责任,意图轻轻揭过此事。

    最后,郑丰年亲自动手抽了郑文浩三十藤鞭,直打得郑文浩皮开肉绽,到后来连叫也叫不出声了。

    郑丰年是真的发了狠,抽打郑文浩的时候半点没有留手,只要想想他还得赔老三五十两银子,他就恨不得打死了这个惹是生非的小畜生。

    那五十两银子是赔给云梅调养身体的,云萝和郑大夫都说,经此一遭,云梅未来的几年都需要用些好药材和精细的吃食调养着,没个上百两银子怕是不成的。

    上百两银子,郑丰年哪里拿的出来?他想挖老两口的底子,孙氏却正恨着他们呢,死也不肯拿出一文钱来给他们,还指着他们就是一阵痛骂。

    想去问有钱的儿媳妇要,屠六娘刚刚被郑云兰抢了银子和首饰,连身边伺候的丫鬟都被郑云兰打晕了现在还在养伤,自然也不肯出这个钱。

    况且,屠六娘对郑家人可没有一点好感,她和她的娘家落入到现在的处境全是郑家人害的!

    最后没办法,李氏不得不拿出了她的私房,扣扣搜搜全部加起来也不过五十余两而已。

    孙氏看着那些银子,心疼得就像是她的银子被挖了一样,骂声不绝。

    李氏只当没听见,跟郑丰收说银子全在这儿了,再多她也拿不出来,或者干脆把她的命一块儿拿去。

    也不知她这话是真是假,郑丰收冷笑了一声,“你的命可不值五十两,去中人那儿买个你这样的奴才,十五两银子就足够了。”

    李氏的脸色不由得扭曲了一瞬。

    郑丰收转手抓了五十两银子,又说:“你们虽然没啥良心,我却也不会看着你们饿死,剩下的这些就当是买断了我们两家的兄弟情分吧。”

    李氏看着桌子上剩下的一两多碎银子,脸又一次的扭曲了。

    而郑丰年听到郑丰收的话,脸色也是一变,“说来都是孩子们不懂事犯了错,打也打了,赔也赔了,你咋还连兄弟都不认了?”

    郑丰收掂量着手里的五十两银子,脸色阴沉的说道:“我就当是破财免灾。”

    郑丰年的呼吸一窒,随之面色涨红,恼羞成怒。

    破的什么财,免的又是什么灾?

    郑丰收的目光从郑丰年到李氏,来回看了两遍,然后冷嗤一声,拎着银子就转身走了。

    这个大哥他反正是不要了的,也没工夫再在这儿跟他们闲扯,他还得琢磨着多挣点银子来给小闺女养身子呢。

    之后就剩下处置李大水这一件事了。

    李大水不是自家人,自然也不能自家人坐一起商量商量就能决定该怎么处置他。

    他的寡母顶不了事,爷奶叔婶又多年没了往来根本就不管他,此事还得请里正和郑李两家的几个老人坐一块儿商量。

    这一天,郑家老屋又是济济一堂,本在床上养病的郑大福也被扶了出来,半卧在躺椅上。

    李大水被在杂房里关了几天,此事出来浑身上下都透着两个字——萎靡。

    他的寡母看到他,顿时就哭哭啼啼的扑了过去,心疼得仿佛心都要稀碎了,而李大水看到坐了满堂的老人,都是村里有地位说得上话的,不禁瑟缩,也感觉到害怕了。

    “是郑文浩先来找我的,里正叔爷,你要为我做主啊!”他手脚并用的爬了过去,一把抱住里正的大腿痛哭流涕。

    里正一脚就把他踹了出去,满脸的嫌恶和愤怒,“他来找你,你就去了?他叫你去杀人放火,你是不是也毫不犹豫的跟着一块儿干了?丢人现眼的东西!”

    郑大福坐在躺椅上,面颊轻轻的一抽,里正这话虽是在骂李大水,却也等同于把郑文浩给一起骂进去了。

    都是丢人现眼的东西!

    云萝没有参与到对李大水的处置之中,不过在今天之前,里正曾悄悄的过来询问她的意思,她没想仗势欺人,也不愿里正太为难,直说只需公平处置就行。

    里正当时就松了一口气,这位老爷子可是比年轻时候出外见过大世面的郑大福精明多了,也有眼色得多。

    老屋那里在商量如何处置李大水的时候,云萝正在听罗桥对她的禀告,“那位郑大姑娘离开庆安镇之后就一路往府城去了,只是她并没有到达府城,半途落入了一伙人贩子的手中,小姐,是否要把她救出来?”

    一个年轻的、没什么见识的姑娘独自在外行走,很容易就会遭遇别有用心之人的靠近,尤其她身上还带着不少的财物,哪怕再小心翼翼,可那些人的眼睛多毒啊,怕是一眼就把郑云兰给看穿了。

    云萝对人贩子只有厌恶,可是也真的不怎么想救郑云兰,便问道:“那伙人贩子手中还有些什么人?”

    说到这个,罗桥也不禁皱起了眉头,沉声说道:“刚传回的消息说,除了郑大姑娘,还有三个四五岁的小孩,四个从十二三岁到十七八岁的姑娘。”

    云萝再没有一丝犹豫,“把人都救出来吧,人贩子就该人人得而诛之。”

    平平静静的几个字,却让罗桥心头一凛,当即躬身应了声“是。”又问道,“那郑大姑娘该如何处置?”

    云萝在置之不理不管她和送她到官府之间来回摇摆了一下,然后说:“送她回来,以后不管是生是死都不必再管她。”

    罗桥有些犹豫,不由提醒道:“若是将她送回,她怕是要对小姐您怀恨在心,到时候再出些幺蛾子,小姐您是不怕的,可等小姐您走之后,她会不会迁怒到其他人身上?毕竟她做得出将自己的亲小姑骗到山上的事,云萱姑娘的年纪正好,听说还与秀才朗定了亲。”

    虽说经此一遭,她的名声已经几乎没有,回了村也再抬不起头来,云萱又不是郑玉莲那种会被轻易哄骗的人,却也保不准郑云兰会冷不丁的突然来那么一下。

    只有千日做贼,可没有千日防贼的。

    云萝摇头,“不管怎么做,她都会对我怀恨在心。”

    “那不如……”罗桥摸着刀柄跃跃欲试,怎么能让威胁到小姐安危的人继续存活在世上呢?

    云萝瞥了他一眼,淡淡的没什么特别的意味,但罗桥却一下子偃旗息鼓了。

    相处短短几日,他已经迅速的了解了这位大小姐的性子,你说她冷漠吧,她心里自有一条线,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都分得清清楚楚,对毫不相干的人都能以礼相待,不吝出手相助。可你要说她是个正义的小天使,她又偏偏对许多事情都保持着一副冷眼旁观、置身事外的姿态。

    在对李大水的处置终于商议妥当的时候,云萝的侍卫联手官府一举捣毁了某个人贩子团体,并救下了其中被拐卖的孩子和姑娘们。

    在村里沸沸扬扬到处都在议论着郑玉莲和李大水的时候,村里忽然来了几个挎着刀的衙差,还把郑丰年家出逃的大闺女给送了回来。

    “我等前日晚上抓了一伙人贩子,没想到郑秀才家的大姑娘竟也在受害者之中,今日特地将她送回家来,郑秀才和郑太太以后可得把姑娘看好了,切莫再走失被拐。”

    郑丰年和李氏初初看到衙差的时候真是吓坏了,还以为郑丰收收了五十两银子后还不满足,真的把他们告上了公堂。

    没想到竟是郑云兰被送了回来,还说是从人贩子的手中把她救出来的?

    郑丰年和李氏强打着精神,客客气气的把两名衙差送走了,转个身,李氏就身子摇晃了两下,若非连忙扶住门框,她怕是要一屁股跌坐到门槛上。

    她呆呆的看着同样神色有些呆怔的郑云兰,忽然间泪如雨下。

    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啊?

    郑家的流言越发喧嚣尘上。

    郑玉莲和李大水的事情并没有因为有了处置之后就告一段落,因为当时几个老人都认为像李大水这样品性低劣的人就该赶出村子,留他在村里还不知要败坏白水村的多少名声呢,李大水的寡母心慌着急之下当即就爆出了李大水根本就不行这个真相。

    一个不行的人,如何能够糟蹋姑娘呢?

    然而当日郑玉莲在山上被找到的时候,那模样可是被不少人看见的,分明就是……咳咳!

    正在门外偷听的村妇们连忙把身边未出嫁的闺女,刚娶回来小媳妇全赶走了,不许她们再在这儿凑热闹。

    之后,在屋里养身子的郑玉莲忍不住满腔愤恨的跑了出来,直接与李大水厮打成一团,失去理智之下真是什么话都敢往外说,于是所有人都知道了,李大水用手指,用木棍,用藤条……把郑玉莲给糟蹋了。

    这事儿闹得,几位老人家之后从郑家老屋里出来的时候,那脸都是绿的,连当日晚上的一顿例行宴席都全拒绝了。

    从没处置过这样恶心人的事情!

    李大水被罚三十藤鞭,并且赔郑玉莲二十两银子以添补她以后的嫁妆。

    李大水家孤儿寡母穷得叮当响,如何拿得出二十两银子?李大水趴在家里养伤,他的寡母就天天哭哭啼啼的与人诉苦,甚至还说郑玉莲反正已经被她儿子给那啥了,倒不如干脆嫁给李大水,反正残花败柳的也没人会再要她。

    孙氏听说这话之后当时就冲出家门跟李大水的寡母厮打了起来。

    大彧朝的风气开放,朝廷都鼓励寡妇再嫁,贞节牌坊这种东西更是闻所未闻,郑玉莲虽被坏了清白和名声,但要说她因此就嫁不出去了倒也不至于,只是若还想嫁个好人家,那基本是不可能了,且还要一辈子都被这种流言蜚语纠缠不休。

    村民们天天都有看不完的热闹,连在白水村上方飘荡的空气都似乎比其他地方来的更活跃,而这个时候,先前干了坏事又抢了大嫂东西逃出去的郑云兰被衙门里的差爷们送回来了。

    “丢人现眼!”厚道人郑丰谷都忍不住的骂了一句。

    云萝提议道:“要不我们提前去府城?也能在府城多游玩些日子。”

    刘氏拍了拍她的手,说道:“爹娘往后在村里的日子还长着呢,又哪里能全都躲过去?左右我们已经分家,那边的事情除了少些清净,对我们的影响也不大。”

    郑丰谷也点头说:“不去管他们就是了。”

    说不管那就真的不管,天天听人说老屋里又闹起来了,郑云兰被孙氏打了,被郑玉莲打了,李氏和孙氏也打起来了,孙氏又跟李大水的寡母打起来了……郑文杰在休沐的时候回来了一趟,直接被家里的闹腾吓得下一次休沐直接在县城里不回来了,郑丰年在镇上私塾里的教书工作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十里八乡的都听说了郑家的事情,许多送孩子上学堂的家长们都不乐意让自家孩子继续跟着郑丰年读书,认为他连自己的子女都教不好,如何就能教好别人家的孩子?

    郑丰年成功的失业了,他又羞于回村被乡亲们指指点点,就天天窝在镇上的院子里不出门。只是李氏在村里,那院里住着的除了郑丰年就只有儿媳妇屠六娘和一个丫鬟春喜了,瓜田李下的,外面又传出了一些不好的流言。

    屠六娘正好以此为借口带着她的丫鬟和东西从那个院子里搬了出来,住进了她自己的陪嫁院子?

    此事很快从镇上传到了村里,又是一件能够让人津津乐道的八卦。

    时间一晃就进入八月,天气已逐渐凉爽,郑丰谷在那两亩下等田里种下的土豆和玉米都已经发芽抽条,喜得他天天往田里去检查,村里人见了也好奇的问他这种的是什么,得知是云萝搜罗的,是从海外来的新鲜作物,长成后既能做菜又能当粮食,所有人都纷纷过来看稀奇。

    土豆和玉米的种子在种了两亩田之后还剩下不少,郑丰谷也找个无主的荒地挖几个坑把它们给种上了,和田里的一样伺候,涨势亦是喜人,村民们每次从旁边经过都会忍不住的多看几眼,这荒地板结贫瘠还有许多碎石块,连菜都种不好,也不晓得这新鲜作物会长成啥模样。

    一个月的时间,云梅的外伤也好得差不多了。

    这天,云萝过去给她检查身体,反正都是小姑娘,什么避讳都不需要,她就把云梅浑身上下全检查了一遍。

    身上那些在滚落山坡时擦出来的伤口除了几处严重的,其他都已基本消失不见,留下稍稍的几道疤再用上一段日子的祛疤膏也能祛除,到是额头的那一块。

    云萝伸手轻轻的按了一下,感觉到她似乎下意识的往后缩去,不由问道:“疼?”

    云梅软软的说了一声,“不疼了。”

    疼是不疼了,狰狞的伤疤却还留在额头上张牙舞爪的,而且额角的骨头凹进去了一块,怕是很难再长回来。

    这个地方的风险太大,条件简陋,云萝也不敢随便动手,左右除了影响点美观,其他的并无影响。

    从表面看来,云梅现在痊愈的痊愈,结痂的结痂,已经可以算无碍了,可内里,小姑娘遭了这一番罪,已然伤了根子,不好好调理的话以后体弱多病甚至会影响寿数。

    她现在仍每天昏沉沉的,有大半的时间都在睡觉。

    云萝给她盖了个小被子让她睡觉,然后跟着三婶出了屋,从怀里拿出一张请帖递给她,说道:“先前你家里忙乱,我也不好给你们添乱,现在文梅只需静养着就行,这是八月十四卫府设宴的请帖,请你们和我一起去府城。”

    吴氏愣了下,又小心的接过,呐呐道:“咋还请了我们呀?太客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