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缘未尽情难绝〕〔非洲酋长〕〔诸天冒险家〕〔凡人是怎样练成的〕〔我走路成了世界首〕〔穿梭魂器〕〔子凡界〕〔火影:开局一双神〕〔二婚甜妻:祁少,〕〔桃源首富〕〔农妻山泉:极品傻〕〔豪门战神〕〔乡村小神医〕〔万世为王〕〔道门野史〕〔英雄联盟之天秀中〕〔重生修正系统〕〔婚路漫漫: 祁少追〕〔从食铁兽开始称霸〕〔将门医妃当自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80章 小侯爷来了
    “三姐,你听说了吗?大伯娘在给大姐找人家呢。”

    云桃现在可说是恨透了郑丰年那一家子,时常以探听那边的热闹为乐,看到他们过得不舒坦,她就觉得特别舒坦。

    云萝抬头将目光从刚收到的信上挪开,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大概是昨天吧。”云桃想了想,说道,“反正我是昨天听到风声的,那话说得可好听了,说先前是舍不得大姐早早的出嫁想在身边多留些日子,不过现在眼看着年纪不小了,是时候给她找个人家嫁了。”

    这些话云桃是一个字都不相信的,要真这么疼闺女,先前就不会把她一个人留在村里给奶奶指使当丫鬟,她怎么不自己留在村里伺候公婆呢?

    要说喜欢郑云兰,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但云桃的内心里也确实有那么一丁点同病相怜的戚戚然,在分家之前,她和二姐过得可不就是之后郑云兰的日子吗?她那时候好歹还有姐妹们相互帮衬,郑云兰却是所有事都堆积到她一个人的身上。

    那时候,云梅还小只是个跟屁虫,三姐性子冷却时常会护着她们一些,三不五时的藏点肉给她们添油水,日子虽难捱,但也比郑云兰好过多了。

    所以,暗搓搓的云桃还真有那么点理解郑云兰的恶毒行为,如果她没有连累到无辜的云梅身上的话。

    “她还想嫁出去呢,谁敢娶她?”云桃有哼哼唧唧的说道,“村里人都在说大姐心狠手辣,谁娶了她以后都得把她高高供着才好,不然指不定她啥时候一个不顺心就拿家里人出气。”

    那不就是娶个祖宗回去?

    云萝又低头看手里的信,在云桃忍不住好奇的想探头来看的时候直接指给她看,说:“姑婆的来信,说她前几日收到了大伯娘写给她的信,想与她商讨一下郑云兰和袁承表哥的亲事,把姑婆给气坏了。”

    云桃之前跟着云萝学过识字,虽不是很多,但也勉强能读懂一封信,慢慢的将信往下看,眼睛也是越瞪越大,“好不要脸!”

    信上说,李氏去信,想与姑婆商量郑云兰与袁承的亲事,话里话外都是两个孩子相交数年,两家又是知根知底的亲戚,这门亲事再合适也没有了。姑婆当时就气得心堵,当即言辞严厉的给李氏和郑丰年分别回了信。之后想想不对,李氏虽之前过年的时候就跟她吐露过那么点意思,但她当时就直接拒绝了,话语也不怎么好听差点让李氏下不来台,李氏是疯了吗,突然给她写这样明显找骂的信来?

    想来想去,姑婆就又给云萝写了信将事情说明,并询问近来村里的情况。

    从府城到白水村,若是着急赶路,从早到晚一刻不停歇的话,当天就能到达,但通过驿站将信送来,却花了六天时间。

    云萝看着信末写着的日期,再加上先前李氏的信送到府城的时间,来回就是近半个月。

    也就是说,李氏在半个月之前,郑云兰被从人贩子手里救下送回来后不久便开始谋算她的亲事了。而云桃又说,要给郑云兰找人家的风声是昨天才传出来的,显然是收到了姑婆的回信,知道跟袁承没有了希望后,才把目光对准了别的人家。

    这同时也表示,其实连她自己都没有对袁承抱着太大的指望,写信给姑婆不过是做了最后一搏,而她也是真的很着急,着急的想要把郑云兰嫁出去。

    李氏这些年来为了自己过得舒坦些,狠心把郑云兰留在孙氏跟前,但要说她对这个大女儿没了一点疼惜之情,倒也不至于。

    而如今,郑云兰在家里被孙氏和郑玉莲天天折磨,她自己也是闹得心力交瘁,最好的解救办法就是赶紧把郑云兰嫁出去,到时候她再往镇上一躲……

    想法很好,可惜郑云兰能狠心把亲小姑骗到山上毁她一辈子,哪户人家还敢娶她进门当媳妇?

    哪个家里没点磕磕绊绊?郑云兰连自己的亲小姑都能狠下痛手,婆家那些与她全无血缘关系的人岂不是都得在她的威名之下瑟瑟发抖?

    “大伯不是丢了学堂里教书的活儿吗?怎么还在镇上不回来?爷爷的身体越发不好了,田里那么多的活他一个可忙不过来。”

    郑丰年丢了教书的活天天在镇上伤春悲秋,还把儿媳妇屠六娘都给逼走了。郑大福病体刚有点恢复就放心不下田里的活计,天天扛着把锄头在田间地头忙碌,背更驼了,头发更白了,脸上的纹路沟壑也更深了。

    郑丰谷心里头憋气,却还是顺手帮老爷子做了许多活,毕竟是亲爹,他心里再大的怨气也不忍心看亲爹被活活累死。

    云桃听了云萝的这话之后眼睛不由得一亮,果然第二天,郑丰收趁着去镇上办事的时候直接把郑丰年强行拉扯了回来,站在大门口,当着村里乡亲的面直指郑丰年不孝。

    “我虽怨爹娘偏心只惦记着你这一个儿子,但也看不得爹为了养活你们这一大家子人活活累死在田埂上。你读了那么多年的圣贤书,也是有功名的人,咋就能半点不心虚的躲在家里吸食爹的骨血过活?说啥爹娘跟你过,由你养老,我看你是多了两个当牛做马的老奴才吧?一家子水蛭,恨不得把老两口的棺材本都挖出来,咋都这么能耐呢?你若是不能好好孝顺爹娘,我和二哥却是不惧出钱出粮来赡养二老,保管让他们啥都不用做就能吃饱喝足。”

    吃饱喝足已经是普通老百姓最大的奢求了,郑丰收的这番话一说出就收获了乡亲们的叫好声,又对着郑丰年指指点点。

    郑丰年不由得又羞又恼,仿佛整张脸皮都被郑丰收剥了下来扔在地上踩踏,乡亲们的指指点点和议论让他站立不安,像是浑身都有针在扎刺着他。

    第二天,他就扛着锄头跟在郑大福的身后到田间去干活了,身后还跟着个一撅一拐的郑文浩。

    郑文浩当日被抽了三十藤鞭,伤势至今未好,但他如今在家里也不得自由了,缺衣少食连今日跟着出门干活都是难得的放风时间。

    没了教书的工作,郑丰年不得不加入到伺候庄稼的行列之中,天天起早贪黑的曝晒在大太阳底下,他那张白皙微胖的连也迅速的黝黑粗糙。

    八月的夜晚已甚是凉爽,白天的太阳却依然猛烈,俗称秋老虎。

    李氏在和孙氏争吵之余就忙着给郑云兰找婆家,孙氏和儿媳妇、和李大水的刮目闹了这么些天之后,也开始给郑玉莲相看起了人家。

    她们都不敢再提太高的要求,然而要求一降再降,郑家老屋的这一对姑侄却依然乏人问津。

    倒是有那死了媳妇年纪老大的鳏夫,或穷得叮当响,一家子几口人都挤在一间屋里的老光棍不介意郑玉莲没了清白,不介意郑云兰心狠厉害,也有看中郑玉莲丰厚嫁妆,郑云兰好歹是个年轻大姑娘的无赖二流子,可惜全都被孙氏和李氏赶了出去。

    挑来选去,李氏都绝望了,更绝望的是,到后来,就连这样的人都没再上门提亲。

    卫漓就是在这个时候到白水村的。

    少年翩翩,端方雅正,骑马而来的模样把许多村民都看呆了。

    待回过神来之后,不由得议论纷纷,“这就是小萝的亲兄长,是卫府的小侯爷,听说常年居住在京城,天天都能见着皇帝老爷,这次是特意为了小萝才来江南的呢。”

    “长得可真俊,跟四年前相比更出挑了。你们说,他是不是那时候就晓得小萝是他亲妹妹了,不然咋都往丰谷家里凑呢?”

    “可不,听说那位景公子和小侯爷是极好的朋友,从小一块儿长大跟亲兄弟似的,瞧他之前多护着小萝啊。”

    也有姑娘捧着脸颊双眼亮晶晶的说道:“这好看的人是不是都跟好看的人做朋友啊?”

    周围顿时响起一阵哄笑,笑得那姑娘霎时羞红了脸,旁边却又有人说:“都跟仙人似的,不过小侯爷瞧着倒是要亲善些,景公子让人不敢靠近呢。”

    习武之人向来耳聪目明,村民们虽声音轻轻,但这些话还是尽数落入到了卫漓的耳中,让他不由得眼角轻跳。

    景玥那个无耻之徒!

    低头看到站在前方等着他的云萝,他的神情越发温柔,离着还有三丈远,他就翻身下马然后快步的迎了上去,“妹妹。”

    他垂眸含笑,一声“妹妹”叫出口,只觉得心都要软化了。

    云萝愣了下,然后抱拳拱了拱手,“兄长。”

    卫漓的眼睛微亮,只觉得妹妹连拱手的模样都格外可爱。

    当年胖墩墩的小姑娘已经抽条长大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目光依然澄澈,唇角轻抿,精致细滑的小脸在阳光下反射出一层蒙蒙金光,却微微绷着脸作出一副平静冷淡的模样,怎么看怎么可爱。

    卫漓越看越喜欢,忽然伸手轻轻的拥抱了她一下。

    即便是亲兄妹,在这个时代,他的这个动作也是有些出格不合时宜的,但他做来却无比自然,带着欢喜和亲昵,让人生不起丝毫龌龊的心思,云萝亦下意识的反手抱了他一下。

    那一瞬的暖意让云萝略微恍惚,她前世也是有哥哥的,虽不是亲哥,虽性格各异,却每一个都把她捧在手心里。

    只一瞬间,云萝对这位兄长的好感倍增。

    他们其实不是陌生人,但其间相隔了四年,两人的模样都有了不小的变化,彼此的身份关系也不同了,原本还在心里流淌着的生疏不自在却因为这一抱而忽然消散了许多。

    分开后,卫漓温柔浅笑,云萝的神情也舒缓了一些。

    转头,卫漓神色一正,朝着郑丰谷和刘氏作揖道:“郑二叔,郑二婶,多谢你们这些年来对我妹妹的养育。”

    郑丰谷连忙拱手回礼,“您太客气了,说啥我们把她养大,其实是家里多亏了小萝才有如今的好日子。”

    刘氏也在打量卫漓,含笑道:“小侯爷长高了许多,模样也长开了,若是在街上遇见怕是都不敢认。”

    卫漓又说:“你们是妹妹的养父母,也是我的长辈,只管叫我名字便成,我字逸之,是父亲临终前给我取的。”

    原本要等成年加冠时才会取字,他却在四岁的时候就先所有小伙伴一步的有了自己的字。

    郑丰谷和刘氏可不敢真的直呼他的名字,笑了笑然后将他请进屋里。

    这是个和景玥截然不同的少年郎。

    即便在云萝的面前装得再好,也掩饰不了景玥深藏在骨子里的强势和狠厉,他就是一个心思深沉,性情诡谲还有些阴晴不定的大魔王。

    卫漓的性情要稍稍温和一些,品性端方,即便是不苟言笑绷着脸的时候也不会给人阴沉的感觉,而是另一种让人不敢亵渎的正经。

    那模样,意外的与云萝有几分神似。

    刘氏看着堂屋里容貌相似却同样姿势端正的两人,不由暗叹一声,真不愧是亲兄妹。

    卫漓看着云萝的眼神是温和的,说的话却很是正经不多废话,“宴会在八月十四,还有不到十天,这两天我要亲自再往郑家的几房亲戚拜访一圈,还得带你去金家走一趟,你这里如何安排比较方便?”

    云萝的目光从他的左手臂上收回,说道:“老屋那边,太婆和二爷爷,还有三叔家,三家转过来只需半天就足够了。”

    卫漓微顿了下,“这月余来村里发生的事我都有所耳闻,只不知那大房一家你是如何打算的?”

    云萝目光一淡,“不用管他们!”

    卫漓闻言后心里自有一番计较,虽然独独撇开郑丰年一家有些失礼,但他的妹妹若是连这点任性的资格都没有,就是他这个当兄长的无能了。

    在家里用了一顿丰盛的农家菜,卫漓略作修整之后就在郑丰谷和云萝的陪同下进了村,按辈分先去拜访太婆。

    他们也是刚刚吃完午饭,小胡氏在灶房里刷锅洗碗,胡氏拎了泔水桶到后院猪圈里喂猪,郑丰庆和郑二福在谈论田地庄稼,虎头不在家,小虎蹲在太婆的身边直盯着她手里那只即将成型的草蚱蜢。

    卫漓的上门迅速的惊动了在家的所有人,得知他是亲自过来再次邀请他们过几日去府城赴宴,连接送的马车都已经准备好了,又是惶恐又是欢喜。

    云萝早已经把请帖送过来了,这些天来他们其实也一直在商量这件事呢。

    那可是府城啊,也就太婆年轻还在袁家当丫鬟的时候跟着太太奶奶们去过那么几趟,那都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

    可他们原本就只是隔了房的堂爷爷,之前小萝从府城回来就送了那么些礼,现在还巴巴的凑过去,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但卫家这般礼数周到,他们若是一个人都不去,好像也挺失礼的。

    “丰庆两口子去吧。”最后还是太婆拍板决定的,“我老了连路都快要走不动,也不想折腾,你们两口子年轻,趁着这个机会出去涨点世面也是好的。”

    郑小虎在旁边不甘寂寞,举着手喊道:“我也去我也去!”

    太婆点了下他的脑门,“真是哪都少不了你!”

    这边就定了郑丰庆、小胡氏、虎头和郑小虎四个人,人选先定下也是方便卫家安排车马和坐席。

    之后就去了老屋,进去的时候,云萝看到东厢的窗户开了一条缝,透过缝隙能看到里面影影绰绰,似躲了不止一个人在后面偷偷张望。

    只看了一眼她就收回目光,然后和郑丰谷一起领着卫漓进了堂屋。

    卫漓邀请了郑大福和孙氏去府城,提前几天过去还能在府城多游玩几天,宴席过后,今年秋闱的成绩也该出来了,还能给袁家多添几分热闹。

    没人觉得袁承会落榜。

    郑大福听了果然心动,他虽对云萝有些怨气,但郑七巧这个唯一的妹妹却是他时常挂念在心的,想着若是能趁机去府城看看她,好像也不错。

    孙氏的反应就直接多了,不去!

    她在村里住得好好的,才不想出去呢,尤其还是蹭着云萝的脸面去府城,她想想都觉得心里堵得慌。还要去给郑七巧的孙子道喜?那还不如干脆杀了她呢!

    不过,那卫家可是侯府,往来的肯定也都是些富贵人家,如果她的玉莲能够结识几个富贵公子,她也就不用为她的后半辈子发愁了。

    孙氏的心思转得飞起,却无奈暗示了半天都不见云萝和卫家的这位小侯爷提起半句她的玉莲,不由得越发憋屈。

    她的眼珠骨碌碌在卫漓身上转了两圈,从他的样貌到衣着,从身上的配饰到气质,忽然开口说道:“我实在不放心留玉莲一个人在家里,她也是该嫁人的年纪了,我千挑万选把眼睛都挑花了,总觉得我家玉莲配得上更好的郎君。哦,小侯爷多大年纪了?娶妻了没有?”

    屋里霎时一静,卫漓倒是面不改色,云萝的目光却微凉,郑大福更是霎时涨红了脸,转头斥了她一声:“又胡说八道,也不看看是啥场合,我看你是疯魔了!”

    卫漓抬头看着孙氏,说道:“既然老太太不放心闺女,本侯也不好强人所难,不过如此一来,老爷子可是不好再推拒了。”

    刚才还是谦逊的“在下”“我”,抬眼就变成了“本侯”,即便他神色不变,语调不改,郑大福也倏然感觉到了心口一紧,连忙说道:“不敢不敢,这是我们的荣幸,真是麻烦贵府了。”

    他在卫漓的身上看到了云萝的影子,尤其看着那张脸的时候,一个是逐渐张开的少女,一个是尚未长出棱角的少年模样,两人的五官轮廓有着惊人的相似。

    孙氏气得翻起了白眼,她自己不想去是一回事,卫漓不再邀请她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但她总算还会看一点颜色,又看到守在门口的两个挎着刀的侍卫,到底不敢再说什么。

    郑大福原本还想提一嘴长子,郑丰年现在丢了学堂里教书的工作,若是能够请卫家伸手轻轻的拉拔一下,前途也是不愁了。

    没想到孙氏竟然会说出这样不知轻重的话来,郑大福哪里还开得了口?

    从老屋出来的时候,郑丰谷满脸的羞愧,云萝侧头看了看卫漓,说道:“对不起,让兄长因我受辱了。”

    卫漓愣了下,然后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顶,笑道:“无妨,不过是个无知老妪的一句胡话,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云萝默默的忍下了挥手拍开他爪子的冲动。

    你也来摸我的头!

    卫小侯爷摸够了妹妹的狗头,面色不显,内里却是十分的心满意足,连嘴角的弧度都略微的大了一些,“之后可是要去郑三爷家?”

    郑丰收不在家,吴氏已经听说了卫小侯爷一家一家的亲自去邀请他们去府城,所以在云萝他们过来的时候,堂屋里摆放好了家里能拿出的最好的点心果子,又翻箱倒柜的找出一小包茶叶,斟酌着泡了一大碗。

    卫漓在看到那大碗茶的时候,眼角几不可见的抽了一下,云萝也忍不住的侧目看了一眼,然后默默的撇开眼珠子。

    就乡下来说,茶叶是好茶叶,至少不是茶叶沫子,可一碗茶水中漂浮着半碗茶叶就有些让人难以下嘴了。

    卫小侯爷随手捏了一块雪白的米糕,就当是没看见那碗颜色深沉的茶汤,向吴氏发出了去府城的邀请。

    吴氏有些拘谨,一如当初面对着老夫人的时候,这可都是顶顶金贵的大贵人啊!

    “小……小萝之前已经把那个请帖啥的送来了,这真是做梦都不敢想的好事,只是最近家里出了点事,我和孩他爹都不大走得开。”

    现在家里有三个体弱多病的,虽暂时不缺银子,可是以后的花费就像个无底洞,郑丰收也终于知道要勤奋上进努力挣钱了,而吴氏要照顾几个孩子肯定是走不开的。

    似乎,这个难得的能够到府城去见见世面的机会,就要这么失去了。

    卫漓与云萝对视了一眼,然后云萝说道:“三婶,要不让云桃跟我一起去吧,我爹娘还有庆大伯他们都会去,她还能和二姐做个伴。”

    云桃连忙摇头说道:“我不去,我得在家里照顾弟弟妹妹。”

    吴氏却犹豫了下,点头说道:“去吧,你能干多点活?倒不如去府城见见世面。再说,你从小就和你三姐亲近,她很快就要去京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只会拍烂片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