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娘子种田记赵〕〔方羽唐小柔最新章〕〔快穿之这个反派只〕〔诸天古卷〕〔透视神级狂兵〕〔陆山河江月蓝〕〔透视医武兵王〕〔少侠带我闯江湖吧〕〔顾先生的娇太太〕〔盖世战神萧破天〕〔救世一个魔〕〔祁少深爱:诡计娇〕〔林雨时厉承西〕〔诸天龙行〕〔洪荒之圣道煌煌〕〔陈峰夏梦瑶〕〔实力拒绝被宠爱〕〔江宁和林雨真〕〔炉石之种田领主〕〔夫人她又被全网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84章 初到京城
    “呕!”

    这是出发去京城的第三天,在越州城外的码头登船北上,此时早已经离开了江南的地界,与官道相比确实是快了许多。

    然而,从登船的那一刻开始,云萝的精气神就一下子被抽离了,起初还能忍得住,后来便吐得一发不可收拾了。

    真是万万没想到,都已经转世投胎了,她晕船的毛病仍然没有消失。

    卫漓从外面走进舱房,看着妹妹毫无血色,短短不到三天连脸都瘦了一圈的娇弱模样,眉头皱得紧紧的,伸手轻抚着她的背,说道:“再忍耐一会儿,前面不远就是杨城码头,我们在那里靠岸下船改走官道。”

    云萝将接秽物的盆递给身旁伺候的兰卉,又接过兰香手上的水来淡定的漱了漱口,说:“没关系,吐着吐着就习惯了。”

    卫漓不禁失笑,“胡说!”

    又问道:“乘坐马车可也会不舒服?”

    “不会,就晕船。”她连战斗机都能开出无数的花式来,唯独只有这种浮在水面上飘荡的感觉让她过了两辈子也依然适应不了。

    卫小侯爷看着依然如此冷静的妹妹,越发心疼得不得了,只以为她是在故作坚强,又忍不住的暗怪自己事先也没有问一声妹妹是不是喜欢坐船。

    “中秋时在府城游湖时,也没见你有不适。”

    云萝不禁默然,她能说那是因为游船舒缓慢悠,所以她勉勉强强的还能忍耐着不露声色吗?

    而她虽然没有说,但卫漓却还是从她的沉默中心领神会了,不禁又好气又心疼,最终轻叹一声,“你啊,我是你亲哥哥,有什么事不能与我直说?”

    云萝的眼神一飘,我不要面子的啊?

    出发第三天的午后,他们的船在杨城码头靠岸,云萝从船上下来的时候忍不住的晃悠了一下,吓得卫漓连忙伸手扶着她的手臂,只觉得坐了两天船,妹妹越发的娇弱,瞧这竟然是连走路的力气都没了。

    云萝其实真没那么娇弱,不过是感觉脚下稍稍有些晃悠,这是坐船之后的后遗症,落到地面上几个呼吸她就迅速的调整了过来,缓过那口气来,就又是一条能单手打死野猪的女汉子!

    码头上很热闹,熙熙攘攘的车马行船和吆喝声,边上还有酒食铺子和茶寮,云萝就近买了两个看着不错闻着也挺香的饼来吃,离开时忽然侧头往船只停靠的方向看了一眼。

    卫漓伸手轻轻的按在她的肩膀上,将另一只手上拿着的一包酱肉递到她面前,说道:“只吃饼也没什么味,我听周围的人说这酱肉的滋味甚好,你尝尝。”

    云萝抬头与他对视一眼,然后咬一口比她脸还要大的面饼,再就一口酱肉,吐了两天早已空空如也的肚子一下子就感觉舒坦了。

    她一边走一边吃,卫漓也迁就着她的步子,手上还一直捧着那包酱肉,旁边的丫鬟兰卉想要伸手接过去代劳他都不愿意,就这么顺着云萝的步伐,带着几个侍卫和丫鬟离开了码头进入杨城。

    看似悠闲,跟在他们身后的两个人却眨眼间就找不见了他们的踪影。

    “刚才还在这里的,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看那边,那不是小侯爷身边的张平吗?”

    两人迅速的朝着张平一晃消失的街角追了上去,云萝看着他们也消失在街角,又咬了一口饼,问身边的卫漓,“那是什么人?”

    刚下船的时候就感觉这两人鬼鬼祟祟的在他们的船只周围打转。

    卫漓让兰卉捧着纸包,他则把酱肉细细的撕成可入口的一条条,顺手还往云萝的嘴里投喂了一口,看着她吃得神情舒缓,眼睛微亮,表情却是一本正经的,说道:“不过是些探听我们行踪的小喽啰,不必太放在心上。”

    又喂她吃了块酱肉,还说:“你这两天都没吃东西,我看前面那家面馆的生意很是热闹,想必味道也不错,不如再去吃碗热汤面?”

    只两个饼和一包酱肉如何够他妹妹吃呢?

    云萝看了眼那家面馆,说:“我想吃饭。”

    他们就找了家酒楼大吃一顿,之后又换了一身装扮,去骡马市场重新选购了马匹,只带着十来个侍卫就出了杨城走上官道,而另一边的大船也在不久后驶离码头,继续北上京都。

    一路辗转,他们并没有朝着京城直冲而去,所以在路上花费的时间也多了些。

    日子已到了九月底,离京城只剩下三百里路程,若是快马加鞭,一天就能抵达,可若是不急不慢的赶路,走上四五天也不稀奇。

    这天,他们在一个叫乐安镇的小镇上暂停,在客栈里吃了晚饭回房去的时候,卫漓收到了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又一个消息。

    云萝已经见怪不怪,只是关心他今天收到的又是个什么消息,看得时间好像比以前久了些。

    他将手中的纸条递给了云萝,微沉着脸色说道:“我们的船被劫了。”

    “不是已经被劫过两次了吗?”云萝下意识的接口,待看清楚纸条上的内容后,也不禁哑然。

    这一次的被劫显然跟前两次不相同,前两次都被船上的侍卫打回去了,这一次虽然也被打了回去,但卫漓和云萝不在船上的事却也被那些人发现了。

    云萝看了眼日期,是六天前。

    因为他们从官道行走的路线不定,下面的人想要成功的把消息传到卫漓手上也并不容易,所以这时间上的延迟就会不可避免。

    卫漓的脸色有些凝重,跟云萝说道:“接下去的路程怕是不好走了,不过你不必太过担心,京城已是近在眼前,我们也不是全无帮手。”

    云萝问道:“有那么多人不想我去京城吗?”

    卫漓顿了下,摇头说道:“也不全是,有些人是不愿意你去京城,还有一些人是想要趁机把我们灭杀。不管我与你谁出了事,母亲都必然大受打击,或许就会给人趁虚而入的机会。”

    京城好危险,京城里的人更危险。

    云萝面无表情的把手里的纸条揉成了团直至捏成粉碎,“六天的时间,够他们将消息传到京城各自的主子耳中,再另行布置了。”

    卫漓摸了摸她的头,说道:“放心,哥哥定会护你周全。”

    一夜安眠,第二天起床之后,云萝对着镜子捣鼓了小半个时辰,等她转过身的时候顿时就把兰香和兰卉两个丫鬟给惊讶到了,兰卉瞪大眼睛还小心的喊了一声,“小姐?”

    云萝的五官样貌是极为精致的,然而此刻,她的眉毛浓密了许多,眉头眉尾的还有几根眉毛杂乱生长着,一点都看不出有动过眉笔的痕迹。微微上挑的狐狸眼现在却是往下耷拉了下来,显得无辜又无害。肤色微黄,鼻梁塌陷,两颊生着几颗褐色斑点,鼻翼两侧泛着油光,额头上还有几个显眼的痘印,怎么看都是个再普通也没有了的平民少年。

    兰香忍不住伸手在她脸上摸了两下,惊讶道:“小姐这一手易容术真是鬼斧神工。”

    云萝默了下,道:“不是易容,不过是化妆而已。”

    兰香眨了下眼,微微瞪大眼睛也越发凑近的想要看她脸上的妆容,“化妆?!”

    云萝将她的脸推开,从一个小瓷罐里挖出了一坨膏状物在脖子上、耳后还有手上所有露在衣服外面的部位涂抹开来,那里白皙的肌肤立刻就变成了暗淡的黄色,连肤质都粗糙了许多。

    “你们如果想学,回头我再教你们。”

    两个丫鬟都十分惊喜,连忙谢恩道:“谢小姐栽培。”

    卫漓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全然不同的妹妹,不禁愣了好一会儿,差点以为是自己走错了门。

    云萝在他面前转了一圈,说道:“能乔装蒙混过去,为什么要跟那些人直面冲突?就算知道了我们的行踪在半路埋伏,他们总不可能将每一个过路的人都给杀了吧。”

    卫漓看着她的脸愣了半晌,思绪都好像迟凝了许多,喃喃说道:“京城里认识我的人不少,没有妹妹的这一手本事,并不好蒙混过去。”

    云萝“哦”了一声,“那哥哥介意我给你化个状吗?”

    他们弃了马,换上一辆驴车,一个侍卫扮成车夫,一个侍卫与兰香装作新婚的夫妻,一个侍卫与兰卉扮作兄妹,和卫漓、云萝这一对小兄弟一起挤在驴车上,晃悠悠的往京城去了。

    至于其他侍卫,也都各有装扮,或先走一步,或落后一程,并没有一大伙人都聚集在一起。

    驴车慢悠悠的走了一天,一路都没有遇到什么波折,到晚上的时候进入到了一个小县城里。

    进了城门,驴车没有走远,而是在靠近城门的一个巷子口停了下来,车夫指着那个巷子对与兰卉扮作兄妹的侍卫说道:“从这里进去,走到头右拐再前行二三十丈,弄堂口有个石墩子的就是方石弄,你们如果记不住就问问旁边的人家。”

    那侍卫拉着兰卉下了驴车,把车夫的话轻轻的嘀咕了一遍,然后数出三十文钱递给了车夫,憨笑着道谢道:“多谢大叔捎了我兄妹这一程。”

    车夫黝黑的脸上满满都是常年日晒雨淋出来的粗糙痕迹,咧着嘴露出一口斑驳的大黄牙,接过三十文钱往胸前褡裢里一塞,然后赶着驴车继续往城里走去。

    这一幕自然是落入了城门附近的不少人眼里,但多是侧目看一眼就混不在意的收回了目光。

    找了家大车店对付一晚,兄妹两都不是娇气的人,荒郊野岭的都能夜宿,条件简陋的大车店自然更不在话下。

    早早的起来坐着驴车出城,车夫还在出了城后将驴车停靠在路边吆喝了一会儿,“去京城了啊,五十文一位,有没有要搭车的?”

    吆喝了两声,还真有个壮汉挎着个大包袱走过来,跟车夫讨价还价道:“五十文也太贵了,反正你这车上的位置空着也是空着,便宜些我就搭一程。”

    车夫不乐意道:“此去京城还得两天时间,我昨日从乐安镇过来一天的路程,都收了人三十文钱呢。”

    城门的小吏有认出车夫来的,站在那边大声喊道:“你昨日分明是兄妹两人收了三十文!”

    车夫的脸色一变,目光在壮汉身上转了一圈,说道:“这小老弟长得这般魁梧,还有这么大的行礼,分量可不比昨日的两兄妹轻呢。”

    城门口顿时一阵哄笑,那汉子与车夫又是一阵讨价还价,最后降价到四十五文让他搭车到京城。

    那壮汉上了驴车,一个精瘦的少年忽然窜了过来,抓着驴车的木栏笑嘻嘻的说道:“大叔,你看我这么瘦,占不了多大的位置,我也不去京城,就在保宁县附近把我放下就行了,十五文,十五文钱咋样?”

    车夫侧目在他身上溜了一圈,挥手道:“上车!”

    驴车载着六个人离开了,城门口也因为这个小热闹而议论了一阵,但这般显眼的行事反而丝毫没有引起有些人的警惕。

    有人还在暗暗纳闷,在这里守了几天了,竟是半点没有发现卫小侯爷的踪迹,难道他走的不是这条路?还是根本没有进城?

    唉,睁大眼睛再等等吧。

    如此又过了一天,到第二天的下午,云萝站在驴车上,远远的已经能看到京城的城楼了。

    那前一天上车的壮汉忽然嘀咕了一声,“这走得也太平顺了。”

    车夫“嗤”了一声,一边扬起鞭子驱赶着驴车前行,一边说道:“平平顺顺的还不好?非得被人撵得到处跑才高兴?”

    分明是张四十多岁的大叔脸,此时的声音却十分的年轻。

    壮汉翻了个白眼,瓮声瓮气的说道:“我可没这意思,不过是有些不习惯罢了。想想我们离京的那一趟,小侯爷都受伤了,还失了……”

    忽然哑声没有说下去,神情也跟着低落。

    卫漓侧头看向身旁的妹妹,目光分外的柔和,忽然摸了下她的脑袋,轻声说道:“多亏了妹妹的一手巧技。”

    云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如果不摸我头的话,我们还能好好说话。

    卫漓的手一僵,然后绷着脸一本正经的又摸了两下。

    啊,妹妹瞪他的样子也甚是可爱!

    京城已然在望,他们也没有了继续伪装的必要。

    原本四散的侍卫们逐渐汇聚,所有人都擦去了脸上的妆容,换下了身上各异的服装,卫漓一身锦衣一马当先,身后的侍卫们则簇拥着最中间的一辆华盖马车浩浩荡荡的朝着京城的南城门靠近。

    有人站在城墙上极目远眺,笑容靡丽、风华绝代,“终于来了。”

    有人隐在人群之中目瞪口呆,想不明白卫小侯爷是怎么悄无声息的突然出现在城门外,派出去的那么多明探暗探、暗卫死士都是废物吗?

    就连镇南侯府都被突然出现在京城门外的自家侯爷和大小姐惊了个措手不及,派出去迎接他们的人尚没有回信,两位小主子却突然到了京城?

    过城门,入京都,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算是众所瞩目了。

    从街上走过的时候,云萝隐约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喊着她的名字,不由掀开帘子从马车里往外张望,看到了路边酒楼的二楼窗边,一个颇为眼熟的黑衣壮汉在朝着她挥手。

    云萝看了他一会儿,缓缓的瞪大了眼睛,“师父?”

    没想到刮了胡子后,你竟然是这个模样!

    那肤色微黑,却唇红齿白的大圆脸,真是一点都不威武好吗!

    傅彰见分别多年,他都成这个模样了,乖徒儿竟然还能一眼就认出他来,顿时咧嘴越发笑得灿烂,大手在包间窗台上一撑,翻身就从上跳了下来。

    卫漓勒马停下,拱手与他打了个招呼,“傅将军。”

    他特别敷衍的抱了下拳一拱,然后径直大步走到马车旁边,把那张大脸凑到窗外笑眯眯的说道:“我估摸着你这几天就该到京城了,天天到这边酒楼里去等,今儿可算是把你给等着了。”

    他的声音越说越轻,看着云萝,那眉头也是越皱越紧,“不过几年不见,你咋瘦成了这个模样?瞧这皮包骨头的,不是早已经分家了吗?郑家的那些个混账东西还虐待你?我给你留的银子你都没拿出来去买些好吃的?”

    云萝:“……”不说这个话题,你还是我的好师父。

    她在傅彰那张甚是秀气的大圆脸上打了个转,说道:“师父的变化也不小,要不是听着声音熟悉,我都差点认不出来。”

    傅彰在自个儿光溜溜的下巴上摸了一把,讪讪的说道:“都是老太太逼的,说这样显得年轻一些。”

    云萝心中一动,趴在窗口问他:“听说我马上就要多个师娘了,可是已经有了人选?”

    跟亲徒弟说起这个话题,饶是有再厚的脸皮,傅彰也觉得扛不住,伸手把她的小脑袋往里面一推,“小孩子家家的,大人的事不要管。”

    云萝端坐马车内,特别正经的说道:“怎么能不管?我可是连嫁妆都给您准备好了。”

    傅将军顿时嘴角一抽,“啥?”

    “嫁妆。”云萝微微蹙着眉头,似乎真的为他担忧发愁,“你都这么大年纪了,长得也没多好看,如果连嫁妆都不够丰厚的话,师娘可不得有意见?”

    傅彰瞪大了眼,要不是碍着马车,他真想把这劣徒拖过来先揍上一顿再说。

    卫漓握拳放到嘴边轻咳了一下,强忍下即将溢出的笑意,拱手与傅彰说道:“傅将军,此处不是叙话的地方,不如请将军到府上稍坐?”

    傅彰瞪了他一眼,然后接过侍从牵来的马翻身而上,随着卫家的队伍一起往镇南侯府走去。

    他们刚一走,两边的百姓就纷纷议论了起来,“那就是卫侯府刚找回来的大小姐吧?你们刚才瞧见了没有?跟小侯爷真是长得一模一样的。”

    “当真?方才被挡住了视线,没能看见卫大小姐的模样。不过傅将军与她好是亲近,竟还特意在此等候了多日。”

    “传闻不是说,卫大小姐是被傅将军所救,这些年来也是傅将军把她养育长大的吗?”

    “不对吧?我怎么听说是被乡下的一户贫寒人家收养的?”

    “不管怎样,她现在既然回来了,就是卫侯府的大小姐,是衡阳长公主的掌上明珠,侯府里那位以前的二公子可是越发的处境难堪了。”

    百姓的议论被扔在身后,云萝坐在马车里听着师父和哥哥在谈论如今京城、朝堂里的形势,她默默的听着,并暗记在心。

    周围的百姓逐渐减少,街上也安安静静的,街道两边开始出现了连片的高耸围墙,又途径了几座巍峨大门。

    前方,终于到了卫侯府。

    镇南侯府的匾额高悬,铁黑色的大门巍巍高耸,此时这大门已经敞开,四十余岁的卫岩大总管一身青衫布衣站在最前面,身后是一众侍卫管事束着手恭候在外,然后在车马停在大门前的时候齐声行礼,“恭迎侯爷回府,恭迎大小姐回府。”

    起来后,卫岩躬着身与卫漓说道:“殿下不知侯爷和大小姐今日回京,午后便进了宫,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卫漓翻身下马,“怪我没有提前知会母亲,可知母亲今日进宫所为何事?”

    卫岩悄悄走近两步压着声音说道:“瑞王爷昨日在城外抓获了一伙拦路埋伏的土匪,送给了殿下。”

    景玥?

    卫漓嘴角一抽,那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

    他亲自将云萝从马车上扶了下来,指着紧挨着的另一座府邸说道:“那是衡阳长公主府,母亲多数时间都住在那边。不过虽是两座府邸,但实际上两府内有门道相连,往来十分方便。”

    云萝转头看了一眼,从外面看也看不出多少究竟,只觉得跟这边差不多。

    卫漓牵着她踏上了侯府的台阶踏入大门,又温柔的与她解释道:“母亲进宫去了,也不知何时才会回来,我先带你去你的院里梳洗休息会儿。”

    云萝转头看了眼一起过来的师父,就见师父跟她摆摆手说道:“这一路过来你怕是也被折腾得不轻,只管去歇着,我正好跟你兄长说点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秦阳萧君婉〕〔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婚久成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