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先生的娇太太时〕〔半岛有妖气〕〔快穿炮灰女配又要〕〔我可以点化万物〕〔回到农家当幺女〕〔方羽唐小柔!〕〔帝国再起〕〔第二世界的除灵师〕〔私人定制大魔王〕〔剑侠风云志〕〔我的全英雄皮肤〕〔亮剑之杀敌爆装系〕〔超神学院之泰坦核〕〔艰难登仙路〕〔从绝代双骄开始穿〕〔超绝圣医〕〔九叶芝兰〕〔重修升级之路〕〔反派天王〕〔仙灵漫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86章 面见帝后
    前一天晚上,景玥刚刚对她说起过沐国公府的赏菊宴,次日云萝就从长公主的口中又听到了沐国公府。

    “沐国公蒋成康昔年曾受本宫恩惠,早早的就投向了圣上这边,他家中乃是国公夫人当家做主,老夫人闲事不管只知吃喝玩乐,赏春宴、赏荷会、中秋游船、深秋赏菊、冬日观雪问梅,沐国公府也成了京城里景致最好的府邸。”

    长公主软软的倚靠在软塌上,慢声细语的与云萝仔细分说包括沐国公府在内的各家形势和牵连,“蒋家的老夫人与当家夫人乃是嫡亲的姑侄,皆出自成安侯府,成安侯统领西大营,是京城八卫之一。沐国公世子娶妻成国公嫡次女,是个十分伶俐的主儿,你初九随我去赴宴的时候便能见到,不过负责招待你们这些小姑娘的应当是府上那几位未出阁的姑娘。”

    这种琐碎的事情原本交给身边的大丫鬟或嬷嬷来说就可以了,但长公主正是恨不得与女儿粘在一块儿半刻都不分离的时候,说到口干舌燥也不厌烦,捧茶润了润喉就继续说道:“大小姐已出嫁,二小姐、三小姐皆是庶出,招待的也只会是各家的庶女,四小姐虽是嫡出却是三房的嫡女,顶多负责从旁辅助,所以招待你的只能是沐国公的嫡次女,蒋五小姐,叫什么来着?”

    站在旁边的嬷嬷俯身弓腰,轻声说道:“蒋五小姐闺名华裳。”

    这是衡阳长公主的奶嬷嬷,姓蔡,可说是从长公主出生一直伺候到如今,也是长公主身边最得她信任的人。

    “对,蒋华裳。”长公主眯缝了下眼,幽幽说道,“这蒋五娘在京中似乎颇有些好名声,之前恍惚听到过几句,说什么国色天香、才华横溢的。”

    才华横溢她暂且保留意见,至于国色天香,有她闺女美么?

    她忽然摸了摸云萝的脸,微蹙着眉头端的是不胜娇怜,呼吸短促,轻声说道:“浅儿莫怕,娘给你准备了许多衣裳头面,定把你打扮得漂漂亮亮,那些个庸脂俗粉如何能够与我家浅儿相媲美?”

    不是正在介绍沐国公府的情况吗?怎么突然说到穿着打扮上了?

    云萝看着忽然让丫鬟们捧出一匣又一匣珠宝首饰,开始兴致勃勃的往她身上比划的长公主,心里有点慌。

    “你先将就两日,娘也没想到你长得这么快,先前照着你祖母送来的尺寸做的衣裳都有些不合身了,我已经吩咐下去给你全都重新置办,最快明天就会陆续送来,赶得及初九赴宴。就算布衣荆钗也没什么好怕的,你是镇南侯府的大小姐,是本宫的女儿当今皇上的亲外甥女,除了皇后嫡出的公主,放眼大彧都再没有比你更尊贵的姑娘。”

    她挑拣着收拾的动作忽然一顿,蹙着眉头若有所思的说道:“当年你尚未出生的时候,你舅舅就说过了要封你为郡主,要不,今日进宫一趟先把这郡主的封号给讨了来?”

    蔡嬷嬷又轻声说道:“小姐来了京城,按理,也该进宫去拜见圣上和皇后娘娘。不过,殿下心疼小姐,先让小姐在府中多歇两天也是好的。”

    长公主不知想了些什么,忽然娇娇的轻哼了一声,拉着云萝的手说道:“浅儿莫着急,郡主的封号且让你舅舅欠着,不过见面礼可不能少了,娘现在就带你进宫去拜见你舅舅和舅母。”

    于是一个多时辰后,云萝被迅速的打包……不,装扮一新,登上长公主的辇车,浩浩荡荡往皇宫走去。

    从始至终,云萝的表情都是木然的,就像个乖顺的娃娃,不反驳不多言,却正将接收到的讯息飞快的存入脑海并逐条整理,京城里的脉络在她的脑海中逐渐清晰。

    卫漓骑马护在车辇旁,脸上还残留着长途奔波后的疲累痕迹,神情也是无奈的,“母亲,何必这般着急?舅舅不是都说了让妹妹在家多歇两日吗?”

    丫鬟掀开了帘子,长公主扭着帕子一脸忧愁的说道:“我如何能不着急?那些人最是会看人下菜,如今都初四了,我若是不赶紧给你妹妹添些脸面,到初九去赴宴的时候那些人以为你妹妹不受宠,看轻她欺负了她怎么办?”

    全京城都知道长公主有多看重这个失散多年的女儿了好吗?为了迎这个亲女儿回府,她甚至毫不留情的舍弃了在身边养育多年、也骄纵宠爱了多年的小儿子。

    然而,卫漓听到母亲的话,却也缓缓的沉凝了脸色。

    世人多浅薄,妹妹从小在乡下长大,这本身就是一个能让那些自诩尊贵的高门贵女们轻视的弱点,若是回来后家里还毫无动静,岂不更让人轻视了她?偏偏她又是个清冷性子,不擅与人争执,即便被人欺负了也不会告状。

    卫漓似乎已经看到了一群贵女趾高气扬的将他妹妹围堵在中间欺负的场景,原本松松抓着缰绳的手蓦然握紧,脸色也是分外严肃,侧头与车辇内的云萝说道:“正巧还有几日空闲,我明日带妹妹在城里四处走走吧?”

    云萝点头,“好。”

    卫漓肃着脸,眼里却泛起了光。

    妹妹如此可爱,他要不要带着她往那些以前曾多次在他面前显摆家中妹妹的混蛋们面前去转一转呢?

    不不,还是不要了,这么可爱的妹妹怎么能被那些混蛋见到呢?真是被多看一眼都是莫大的损失!

    长公主仪仗浩浩荡荡的穿过小半个京城到了宫门前,并畅通无阻的进入了皇宫里面。

    云萝透过掀开的帘子往外看逐渐展现在她眼前的大彧皇宫。

    它没有红墙碧瓦,而是巍巍高耸的黑墙,宫墙上列着守卫,黑铁宫门上连门钉都透着威严,银甲侍卫列队在宫门两旁,气势森然。

    云萝忍不住的将目光落在守卫宫门的侍卫们身上,看着这些与她原先想象中不大一样的皇宫禁卫们。

    她以为,拱卫皇城的禁卫军多是些陷在富贵窝里的太平兵,勋贵子弟的历练场。

    战场离皇城太远了,他们武艺高强、训练有成,却没有经历过战场千锤百炼后的凶戾悍勇。

    但在亲眼看到的时候,她发现她想错了。

    卫漓见她在看那些侍卫,在通过宫门后就与她说道:“守卫皇城的都是从军中挑选的最精悍的将士,三年一轮换。”

    云萝若有所思,但没有多说什么。

    车辇行走在甬道中,两边都是高耸的楼墙,灰黑色的夯土板筑,抬头只能看见窄窄的一线天。

    其实甬道并不狭窄,足够宽阔的车辇三排并行,然而人行走在其中总觉得分外逼仄,连心跳都莫名的加快了几分。

    穿过长长的甬道,又经过一道门才算是真正的进入了皇宫,视线也忽然开阔了起来。

    白玉阶,红木柱,楼台高筑,廊檐勾角,黑色的琉璃瓦反射着明光,气势恢宏。

    长公主的车辇在一处广场上停了下来,等候在旁边的内侍太监踩着小碎步上前,“拜见长公主殿下,拜见侯爷,拜见卫小姐,圣上得知殿下进宫,早已等候多时了。”

    云萝随着母亲下车,抬头便见白玉台阶上的宫殿,“崇明宫”三个大字龙飞凤舞,气势磅礴。

    这是圣上的寝宫,也是批奏折、接见入阁大臣开小朝会的地方。

    长公主没有直入大门,而是携着云萝从旁边的石阶登上高台,转过一个弯进入了另一扇门,进门时,云萝抬头匆匆一瞥,只见含英殿三个大字。

    他们才刚踏入门内,迎面就见一个二十五六的年轻男子迎了上来,笑盈盈的先朝着长公主拱手一礼,唤着:“阿姐。”

    这就是大彧的当今圣上泰康帝了。

    他的样貌是极好的,俊眉星眸不失皇家尊贵、天子威严,此时笑盈盈的模样又观之可亲,连唇上的那一撇齐整小胡子都格外顺眼了起来,一身宝蓝的便服只在领口处绣着一条龙纹,脚踩皂靴,手挽佛珠,神态甚是温和。

    但这温和也只是相对的,或者说,只是对着特定的某些人才会有的,眉间的褶皱显示出了他应该习惯了端肃,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威严甚是迫人。

    长公主朝他躬身问安,卫漓和云萝也跟着行礼。

    他不等长公主弯下腰就伸手将她扶了起来,转头又看向云萝说道:“这就是浅儿吧?近来时常听阿姐念叨,也甚是惦念,今日可算是见到了。”

    长公主伸手把云萝拉到了面前,扶着她的肩对泰康帝说道:“你当舅舅的第一次见外甥女可不能小气,过去那许多年,给你省下了多少压岁钱?”

    “是是是,小弟如何敢小气呢?见面礼若是浅薄了岂不也丢了我的面子?阿姐放心,见面礼早已准备好了,往年省下的压岁钱也该全都补上才行,不能委屈了浅儿。”那神态,十足的宠溺。

    长公主不禁眉开眼笑,又娇娇的对云萝说道:“浅儿,快拜见你舅舅。”

    云萝便后退半步,然后屈膝下拜,“卫浅拜见舅舅。”

    泰康帝完整的受了她的礼,然后亲手将她扶起,将一枚玉佩放到了云萝的手上,含笑说道:“乖孩子,这是舅舅送你的,你收好了。”

    玉佩是一朵扁平的昙花模样,触手温润,除了玉质极好之外似乎没什么特别稀奇的,但长公主在看到这枚玉佩的时候却忽然皱了皱眉,然后瞪了泰康帝一眼。

    泰康帝撇开眼,将云萝的手掌合上轻拍了一下,又说了一句,“收好。”

    云萝忽然觉得这玉佩有些烫手。

    这怕不是有什么特殊意义或作用的东西吧?

    只是现在好像也不适合询问。

    她看了眼母亲,见她虽皱着眉头神色不渝,但并没有反对的意思,便将玉佩收了起来,转头与泰康帝说道:“谢舅舅。”

    小姑娘模样精致,小脸还有些圆润,十分的清丽可人,泰康帝看着她,又转头看了看站在后面的卫漓,笑道:“真不愧是亲兄妹,这样貌也像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卫漓心里甚是愉悦,面上却一本正经的,说道;“舅舅是没见过妹妹四年前的模样,那才是真的与外甥小时候一模一样,现在却已经没那么像了。”

    泰康帝惊讶道:“哦?也是那么胖墩墩的?”

    云萝:“……”

    卫漓:“……”感觉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长公主哀怨的摸着云萝的小手,眼泪汪汪的说道:“可惜我都没见过浅儿小时候的模样。”

    泰康帝的目光微涩,只一瞬就又隐匿消散,与长公主说道:“瑾儿得知了浅儿到京之事,今日一早就闹着要出宫去阿姐府上,被皇后压在了身边读书,阿姐若无要紧事不妨去皇后宫里坐会儿?也能让那小子安分一些。”

    长公主收起哀怨,矜持的点了点头。

    泰康帝又对云萝说道:“那小子出去一趟回来倒是乖了许多,还时常念叨你和胖嘟嘟,那胖嘟嘟是你在郑家的弟弟吧?怎么叫这个名儿?”

    说起亲近的人,云萝的目光也不自觉的柔和了些,说道:“嘟嘟是小名,因为他刚出生的时候就很胖,是我另一个弟弟给他取的小名,他大名叫郑文安。”

    “能让瑾儿这样惦念,想必也是个淘气的胖小子。”泰康帝忍俊不禁,又与云萝说道,“虽然嘴上没什么好话,但他也很是惦念你这个姐姐。他现在就在皇后那里,你不如去看看他吧,顺便……”

    他的声音忽然落低,连嘴唇都几乎看不见嗡动,只有极轻微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中,“你医术精湛,那么多太医都没有发现的问题被你找出来了,舅舅和你舅母都十分感激。你过去的时候帮舅舅再看看他,身上可还有什么不妥当的?”

    云萝微不可察的点了下头,心里有些疑问,但见泰康帝连跟她说句话都这样小心,她就没有多问,或许去问皇后娘娘也是一样的?

    告辞离开含英殿,长公主拒绝着软轿,带着卫漓和云萝步行前往皇后的长春宫。

    可惜长公主身娇体弱,步行不到百米就累得额头上都浮起了一层薄汗,气息喘喘,软软的被卫漓和云萝扶在中间。

    卫漓心疼母亲,便说:“还是叫人来抬着您走吧。”

    长公主伸手轻轻的拍了他一下,说道:“不要,太医都说了,要我平时多多走动,不信你问你妹妹,我是不是该多走动走动?”

    云萝扶着她说道:“对,多走动对身体好。”

    长公主忽然拭了下眼泪,抽抽噎噎的说道:“我是该好好保养身子了,这样才能活得更长久一点,也能给浅儿多些遮风挡雨。”

    儿子已经长大了,浅儿却还小,她如果现在死了,不知多少人要欺负她的浅儿呢,所以绝对不能死,她只要活着,就能把所有欺负她女儿的坏蛋给活剐了!

    今天开始,要好好保养身体!

    长春宫就在崇明宫的后面,绕过崇明宫往后穿过一个小广场就到了,再往后拱卫环抱着长春宫的才是妃嫔居住的后宫。

    皇后身边最信任的秦嬷嬷已经候在了宫门前,远远的看着长公主带着她的一双儿女从崇明宫过来,直走了半刻钟才走到面前。

    秦嬷嬷也知道长公主的身体,迎上前几步,屈身行礼道:“奴婢拜见长公主,拜见侯爷,拜见大小姐,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已在殿内等候。”

    瑾儿小公子可不是个普通的小皇子,他是中宫嫡出的太子殿下。

    他们随着秦嬷嬷进入了长春宫,尚未进门,云萝就先听见了一阵略显急促的脚步声,进门就见瑾儿站在门边,先朝长公主和卫漓行礼唤一声,“姑母,表哥。”然后抬头侧目斜睨着云萝,端着手特别矜持的说道:“你那是龟爬的速度吗?竟是现在才到京城。”

    云萝面无表情的伸手,一把捏住了他的小脸。

    说谁龟爬呢?

    小太子顿时“哎呦”一声叫唤了起来,“你你你大胆!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让我父皇砍了你的爪子!”

    见云萝不为所动,捏着他连的手还越发用力了,他当即改变策略,捧着她捏他脸的手眼泪汪汪的说道:“姐姐,疼~”

    “噗嗤!”站在他身后的宫装丽人没忍住笑出了声来,伸手点了点他的额头,笑骂道:“臭小子,总算还有人能治得住你!”

    能这么说话的,除了皇后娘娘也没有第二个人选了。

    瑾儿捧着被捏得生疼的脸,“哼”了一声。

    皇后娘娘的笑容一收,“信不信我今日就送你去瑞王府?”

    太子殿下顿时乖乖的站好,软软的喊了一声:“母后。”

    好气哦,老是拿舅舅来吓唬他!

    此时,皇后娘娘与长公主已互相见礼,又拉着云萝笑盈盈的说道:“浅儿终于来了京城,真是让陛下和阿姐好生惦念。”

    云萝默默的搓了下手指,当着人家亲娘的面捏她儿子的脸什么的,看皇后娘娘的表现,应该是没有生气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大周仙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