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爷撒糖甜蜜蜜〕〔苏雨涵叶辰〕〔初见深情:左少,〕〔林阳苏颜〕〔不死的我只好假扮〕〔我对系统求婚了〕〔重生之万界天尊〕〔爱你成瘾:偏执霸总〕〔重生大唐我为世界〕〔秦一飞杨若曦超强〕〔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创造的万事屋〕〔凤落蛮荒叶清心〕〔重生,偏执老公的〕〔重生后变成团宠人〕〔唐芯秦南枫〕〔网游之远古争霸,〕〔秦烟陆时寒〕〔夏笙儿权玺〕〔炮台法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90章 小叔子睡嫂子
    兰若寺内香客如织十分热闹,全然不见寺庙的清净。

    傅彰带着小徒儿从山门找到天王殿再进入大雄宝殿,都没有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云萝一路跟着师父,也帮不上什么忙,毕竟她又不知道那位季小姐长的什么模样。

    问师父,师父说,长得小小巧巧的,两只眼睛一张嘴,很是斯文。

    这般形容,让云萝完全无从下手,目光只能不住的往旁边那些小巧斯文的姑娘身上打转,那些身穿布衣一看就是普通百姓家里的姑娘肯定不是,身着富贵的小姐也不少。

    左顾右盼之际,忽然感觉到有两道格外有存在感的视线落在身上,云萝顺势转头看去,正好与西侧游廊上的一个紫衣姑娘对上了目光。

    这姑娘纤长高挑,没有闺秀千金们细腻白皙的皮肤,肤色微黄近似小麦一般的色泽,但明眸皓齿,十分漂亮。

    她也不似其他姑娘那样穿着繁复精致的罗裙,而是一身劲装,脚踩黑色短靴,那双被裤管包裹的大长腿让云萝的目光很是流连了一会儿。

    两人对视,她忽然朝云萝笑了一下,那一瞬的绽放比投射在她身上的阳光还要灿烂。

    云萝愣了一下,莫名有种奇异的直觉,这个姑娘……

    在她走出游廊朝这边走过来的时候,云萝忽然伸手扯了一下还在左右四顾的师父。

    傅彰转身看到了过来的紫衣姑娘,眼睛忽的一亮,因为许久找不到人的焦躁也瞬间平复,拱手道:“季小姐。”

    “傅将军。”干脆利落,大大方方。

    云萝从这位季小姐的大长腿看到她一身劲装、明艳的脸,再用目光丈量着她至少超一米七的身高,默默的看向了师父。

    说好的小小巧巧很斯文呢?

    傅彰完全没看明白小徒儿的眼神,还以为她是等他介绍。

    或许是因为当着佳人的面心情有些激动,他用力的拍了下云萝的脑袋,说道:“这位就是威远将军府的季千羽季小姐。”

    有了相好的姑娘,对乖徒儿下手都这么狠了吗?

    云萝打算给他在姑娘面前留点面子,便默默的忍了,转而与季千羽见礼道:“见过季家姐姐。”

    傅彰面颊一抽,手掌蠢蠢欲动又想拍她了,忙轻咳一声,说道:“叫什么姐姐?季小姐可比你大了许多。”

    “师父你不懂。”云萝一本正经的说道,“女子最讨厌别人说她们年纪大,我母亲天天以为自己才十八呢,我也希望等我七老八十了还有小姑娘喊我姐姐。”

    是……是这样吗?傅将军目瞪口呆,可这不就差辈了吗?

    当然差辈什么的现在还不能说,毕竟他与季小姐的事尚未确定下来,现在就嚷嚷了出去与季小姐的名声并无好处,也唐突了她。

    季千羽看着这师徒两的相处却觉得甚是有趣,与云萝说道:“早就听傅将军说起过卫小姐,还说等你来了京城,无论如何都要带来与我见一见。”

    云萝便说:“师父先前还说要我来掌眼替他选媳妇呢,却没想到他自己先选好了,不过是带我来见一见。”

    季千羽再大方终究也是个未出阁的姑娘,闻言禁不住的羞红了脸,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傅彰,便见他也正好看着她,绷着脸却连脖子都红了。

    云萝有些哀怨,这遍布周身的粉红色恋爱酸腐之气让人窒息,她今日究竟是为何要跟着师父到这里来?

    原本以为是陪他来相亲的,结果竟然是陪他约会当电灯泡的!

    刚刚还说只在老太太那儿见过一面呢,只见一面就这样黏糊,骗小孩子呢?

    傅彰和季千羽对视了一会儿又有些慌忙的撇开视线,季千羽毕竟不同于寻常闺秀,已经迅速的压下羞涩调整好心情,在云萝的面前蹲下与她对视,笑问道:“我能叫你小萝吗?”

    “可以。”

    “那小萝对我可还算满意?”问这句话的时候,明明已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却还是又羞红了脸。

    羞涩之余还有些紧张,她知道这个小徒儿对傅将军而言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说是女儿也不为过了,如今,她虽与傅将军算是两情相悦,但如若云萝对她不满,恐怕还要另起变故。

    云萝看着她,今天才第一次见面,这个问题她还真无法回答。

    顿了下,就说道:“又不是我娶媳妇,我满不满意有什么关系?只要我师父满意就够了。”

    季千羽莞尔,麦色的肌肤衬得她两排牙齿格外的白。

    傅彰的大手终于忍不住的又落到了她头上,红着脖子没什么底气的说道;“什么媳妇不媳妇的,真是啥话都敢往外说。”

    云萝抬头把他的手从头顶上拍开,后退两步让自己的脖子不用仰得那么酸,抱臂说道:“哦,难道你不想娶季姐姐当媳妇?”

    有两个姑娘正好从旁边走过,听到这话便扭过头来在他们的身上打了个转,然后捂着嘴笑嘻嘻的跑进了大殿里面。

    傅彰自觉老脸挂不住,干脆动手直接将云萝往胳膊底下一夹,然后带着季千羽一起离开人来人往的大殿门口,转向了清净的后山。

    云萝跟面条一样的挂在师父的手臂上,耷拉着眉眼,脸色有点黑。

    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二次被师父这样夹带了!

    兰若寺的后山果然风景优美,大片的枫树林红彤彤映照着阳光,渲成火海一般。

    这后山与前面大殿相比确实清净许多,但也人来人往的游客不少,云萝被师父带到这里之后就放了下来,然后傅彰和季千羽两个人在前面走着,云萝则有意识的逐渐落到最后面,离他们远远的。

    枫林里有供人行走的石阶和幽径小路,也有歇息的亭台石凳,在途径一个路口的时候,云萝叫住了前面的两人,“师父,我往这边去看看,就不和你们一道了。”

    傅彰转身就要往回走,“一起去。”

    云萝拦住了他们,抬头说道:“我自己去,不用你们跟着,我也不打扰你们。”

    傅彰咳了一声,季千羽就说:“这如何能成?你才第一次来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若万一走岔了路找不回来了怎么办?”

    “季姐姐放心,深山老林我都能走出来,这里不会迷路的,到傍晚的时候我就去寺里的莲池边上等你们,你和我师父单独游赏还能说些悄悄话。”

    季千羽不由得脸红,这小徒儿说话咋这么羞人?

    此乃佛门之地,枫林里又到处都是游人,安全还是有保障的,傅彰听云萝这么说了也就没有再阻拦,只让两个侍卫都跟着云萝,然后便放她自己去玩了。

    其实就算真遇到了那不怀好意的歹人,傅彰也不敢保证到底谁更危险一些,他的徒儿可不是软绵绵毫无杀伤力的小姑娘。

    再带上两个识路的侍卫,真是哪里都去得。

    云萝与师父分开行走,顿时觉得连空气都清新了许多。

    踏上石阶,穿过小径,翻越山坡,气质清冷的小姑娘穿梭在枫林之间,被这艳丽的红色层层包围,浑身的淡漠都被冲散了些许,澄澈的眼底映照着满目的红,也似乎多了点温度,宛如林间自然生长的精魄。

    跟在云萝身后的两个侍卫不觉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艳,回过神后更是连忙跟紧,莫名有种随时都会丢失她踪影的错觉。

    “阿萝。”

    云萝忽然停下脚步,抬头在层层红叶之间看到了红衣少年对她含笑凝望,红衣映着他的面容,唇色比衣裳更浓,忽觉得漫山红叶都在瞬间黯然失色。

    眨了下眼,云萝朝他走过去,走到那颗枫树下抬头就看见夺目的红衣,“景玥,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好像很喜欢穿红衣,而且穿得也很好看,风姿昳丽,雌雄莫辨。

    前后两辈子,云萝都没见到过比他更好看的人,不管男人还是女人。

    景玥宛若一片红云从树上飘然落下,然后抓着云萝的手臂一跃而起重新回到了他刚才所在的那根枝干。

    枝丫不够粗壮,似乎有些承受不住两个人的重量,在他们落下的时候猛的往下一沉,发出一声似要断裂的呻吟。

    云萝迅速靠近主干将大部分的重量从树枝上分离,转头却见刚才下沉的枝丫已回到原来的位置,景玥就站在枝头,轻飘飘的仿似没有一点分量。

    云萝:“……”所以刚才差点踩劈了树枝的重量全都来自她一个人吗?

    景玥若无其事的收回被她挣开的手,脚尖轻点就飘到了她身旁,低头问道:“还没开始学轻功?”

    云萝有些气闷,木着小脸说道:“学了,没学会。”

    景玥忽然闷笑了一声,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笑完后摸摸她的头,说道:“不用着急,慢慢来,学不会也无妨,想去哪里我都可以带你。”

    没有轻功我也能飞檐走壁!

    云萝拍开又一只喜欢摸她头的爪子,“你带我到这树上来做什么?”

    然后,不用景玥说明,她就已经自己看到了。

    站在这里,透过枫叶的间隙能看到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在凉亭里举止亲密,仿佛谈情说爱,而在凉亭外不远的小径旁边,还有个丫鬟模样的人在不知是避嫌还是把风。

    云萝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转头看向景玥,你还有这爱好?

    大彧民风开放,年轻男女结伴同游十分常见,未婚男女偷偷送个情书什么的也不稀奇,若有了婚约,那更是能够光明正大的出门约会。

    凉亭里的两人想必就是避开人来此约会的,即便被人撞见,若有婚约在身,不过是被人起哄笑闹几句,若无婚约,举止这般亲密也顶多有损名声。

    当然,若是捉奸在床,那就是另一种结果了。

    所以,云萝想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看的,只能归咎于景玥有特殊的爱好。

    景玥有点受不住她这个眼神,伸手就把她的脸扳了回去,手臂环绕几乎是把云萝半搂在了怀里,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那女子是沐国公府的五小姐,顾安庭的未婚妻。”

    云萝闻言一愣,一时间也就顾不得他的动作别不别扭了,凝目看向那凉亭,“你说的顾安庭可是广平王世子?”

    景玥轻哼了一声,“是他。”

    云萝不明白他这语气是怎么回事,此时也没心思管这种小问题,指着凉亭里那个男子就问道:“这人是谁?”

    她前两天才刚刚见过顾安庭,那人可不是长这个模样。

    景玥环绕着云萝几乎将她搂抱在怀里,不由得整个人都有些心猿意马,耳根已经滚烫却舍不得把手松开退离半分,语气也因此而有些漫不经心,“这位是广平王府的二公子顾安城,顾安庭的异母弟,继王妃所出。”

    云萝眼眸微瞠,“小叔子睡嫂子?”

    景玥一把捂住了她的嘴,红色都要往脖子下蔓延了,又有些好笑,“这话你是从哪里学来的?”

    也太浑了,他听着都有些难为情。

    主要还是因为这话是从云萝嘴里说出来的,不然前后两辈子,小王爷什么样的浑话没听过?可从没有觉得难为情的。

    云萝闻言眼珠一滑,从沈念那儿听来的,可惜说了也没人认识。

    当年听得多了也就自然的记住的,此时一不留神脱口而出,倒是把人给吓住了?其实还好吧?

    “唔”了一声,云萝垂眸看一眼他捂着她嘴的手,又抬眸看他,示意他撒手。

    景玥依依不舍的松开,然后就听见她问道:“广平王府好像出了点事,跟这两个人有关吗?”

    如果不是广平王府有事致使顾安庭抽不开身,今天原本是要去赛马狩猎的,若是那样,她也就看不见顾安城和沐国公府的五小姐在此私会了。

    说到这个沐国公府的五小姐,也甚是耳熟呢。

    “是初九要设赏菊宴的那个沐国公府吗?五小姐蒋华裳是沐国公的嫡次女,听说还是京城里有名的淑女和才女。”

    景玥尚在回味掌心的触感,回味得眼角都红了,闻言便说道:“这个我倒是不大了解,但这种名声,只要在各种宴席文会上刻意表现好,很快就会传扬出去。至于顾安庭,他是因为他妹妹昨日不慎落水才不能出城。”

    云萝点了点头,昨日顾安庭身边的小厮过来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广平王妃早逝,留下顾安庭和他的两个妹妹,他与王府中的其他兄弟姐妹都不亲,却把这两个亲妹妹看得跟眼珠子一样。

    “顾三小姐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落水?是意外还是人为?”

    景玥摸着她的头,说道:“这种事情外人不好随意插手,顾安庭会处理好的。”

    “我就有点好奇,没想插手。”你怎么又来摸我的头?有那么好摸吗?

    那凉亭里的两人还在黏黏糊糊,丝毫不知他们的行为全都落入了别人的眼中,云萝躲在树上看他们挨挨蹭蹭、搂搂抱抱的,眼看着越凑越近就要亲上了,眼前忽然落下一直手遮住了视线。

    “仔细长针眼。”景玥在她耳边轻笑着说道,然后带着她从树上落了下来。

    云萝也无所谓,只是落地后忍不住摸了摸耳朵,感觉有点发烫。

    两名侍卫一直守在附近,见他们从树上下来了就上前行礼,“参见王爷。”

    景玥松开手,淡淡的应了声,“傅将军呢?”

    侍卫之一回道:“将军和季小姐走了另一条路。”

    云萝放下手,问景玥:“你今天怎么会到这里来?”

    景玥转头看向她,转眼就是另一副表情,笑着说道:“我是奉我祖母之命来看看傅将军与季小姐的进展如何,不想走岔了路意外遇见另一场好戏。”

    云萝恍然,师父和威远将军都属瑞王府麾下,而师父的婚事更是一直都由瑞王府的老太妃,也就是景玥的祖母在操持,自然关心两人的感情进展。

    至于另一场好戏……

    回头朝那边看一眼,可惜角度不对高度不够,现在连那个凉亭都看不见影。

    “这件事要告诉顾世子吗?”

    “我会与他说的。”顾安庭既是卫漓的好友,与景玥的交情也不浅,撞见了今日之事,他自不会隐瞒让顾安庭对此一无所知。

    两名侍卫对视一眼,眼里的有着两簇异常兴奋的小火苗,小王爷这温柔好说话的模样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景小王爷还嫌他们碍眼,一句话就让他们退下,而他则带着云萝往另一边走去,特别温柔,没有半点冷淡和不耐烦的说着:“兰若寺后山的另一边还有一片梅林,腊梅花开的时候也是十分热闹,还有僧人会在那里摘花藏雪,埋入地下等到来年再开启,煮水烹茶,格外香醇。”

    云萝对茶没特别的兴趣,就问:“三月摘青梅吗?”

    景玥莞尔,“僧人们会把青梅摘下送给来上香的香客,如果你想自己动手摘的话,我到时候偷偷的带你上山去。”

    “寺里送给香客的分量的多吗?”

    “不多,也就巴掌大的一小篮子。”

    “那你记得到时候带我去山上摘。”

    “好。”

    ------题外话------

    5k字终于码出来了,感觉身体被掏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