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苏雨涵叶萌萌〕〔我的徒弟都是天命〕〔大明镇海王〕〔蜜婚超甜:墨少家〕〔重生狂妃:太子殿〕〔药香田园:悍妻萌〕〔大魔王娇养指南〕〔医路坦途〕〔医武兵王混乡村〕〔香祖〕〔福满农门:妖孽相〕〔爱你言不由衷林辛〕〔宗少的第一爱妻林〕〔纠缠不清:总裁情深〕〔宗先生的甜蜜计划〕〔蚀骨暖婚宗先生攻〕〔林辛言重生〕〔偏偏对你上了心〕〔林辛言重生之后只〕〔90后风水师李十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94章 请王妃走一趟
    温夫人的嘴上对家里那几个女孩儿都嫌弃得不要不要的,但听到云萝说她们一句可爱,就立刻对云萝的好感大增。

    之后跟云萝说了几句话,见她安安静静的虽没许多回应,但目光清澄一副认真听着的模样,也不由得甚是喜欢。

    “我家里都是些小魔星,天天闹腾得恨不能把屋顶都给掀了。还是殿下有福,这样乖巧的小闺女真是瞧着都觉得欢喜。”

    云萝她本身性子清冷,话不多,但在人与她说话的时候却是习惯性的会看着对方,让人觉得她有在认真的听他们讲话,所以哪怕一句话的回应都没有也会给人一种乖巧的感觉。

    从白水村到越州府城再到京城,云萝已经听了无数的类似的话,向来都是只在耳朵里面过一遍,从不放在心上。

    不管真心还是客套或者奉承,云萝听了满耳朵的夸赞之语,只是许久仍不见母亲回来,就索性问了更衣的地方,让侍候在旁的丫鬟带她过去。

    供女眷方便的地方也在园子里,就在东面挨着墙的一个小院子里,沐国公府的丫鬟将云萝带到了这儿,却将这里的几个房间找遍了也没有找到长公主的身影。

    那丫鬟也有些懵,垂头躬身说道:“殿下许是更衣后去了别处散步,小姐可要奴婢叫人再去找找?”

    云萝交握的手不禁用力了些,母亲身体不好,日常虽也会在饭后到外面院子里走上一圈,但更多的时候都是倚在榻上,多动一下都觉得气喘。今日在园子里坐了半天,应该已经觉得疲累了才对,怎么还有精力去别的地方散步?

    不动声色的又将周围环境观察了一遍,她朝那带路的丫鬟说道:“不用了,你也回去吧,我自己在园子里走走。”

    丫鬟福身,然后安静的退了下去。

    等她离开,月容才跟云萝说:“小姐也不必着急,殿下身边有蔡嬷嬷,还有两个丫鬟都会一点拳脚工夫,再说这里可是国公府,殿下必不会有事。许是觉得宴上嘈杂,另外找了个清净地方。”

    衡阳长公主可是个风吹就要倒的病秧子,但凡是在沐国公府里出一丁点意外,或者受了惊吓那都是天大的事,沐国公府与长公主府又一向交好。

    云萝倒是不担心母亲出事,只是刚刚顾安庭的小厮过来说他家世子爷出事了,而原本来更衣如厕的母亲又不见了踪影,总是有些疑惑的。

    她又在附近转了一圈,出门时还遇上了带着丫鬟来更衣的别家姑娘,两方人客气的相互行礼并错身而过。

    出了院子,月容看着前方热闹的湖边庭院,提议道:“小姐不如就去宴上等候吧,便是要寻殿下也让奴婢去寻找。”

    云萝点了下头,回到那儿却发觉宴上的气氛有些不对,许多人都无心赏花,凑在一起窃窃私语,脸上的表情大都是懵然的,还有些疑惑忐忑。

    “云萝,你去哪儿了?”温如初拉着叶蓁蓁走了过来,“我一转头就发现找不见你了!”

    伸手往来的方向一指,“去了那边。”

    温如初立刻就明白了,悄默默的朝上面主位看了一眼,跟云萝说道:“刚才有个丫鬟慌慌张张的跑来在蒋夫人耳边说了句什么话,蒋夫人的脸色立马就变了,之后就扔下了满园子的宾客急匆匆离开,我觉得肯定是出了事!”

    确实,沐国公夫人已不在座位上,老夫人虽还在,但她那张白白胖胖、一团和气的脸却有些发黑,连笑容都显得僵硬不自然,在座的其他夫人们也都神色各异,与身边亲近的人相互交递着眼神。

    云萝便问道:“知道出什么事了吗?”

    “不知呢。”温如初摇头,目光盯着某一个方向跃跃欲试,不安分的提议道,“要不,我们偷偷的跟上去看看?”

    叶蓁蓁扯着她的袖子说:“你可别乱走,姑姑会打死你的!”

    温二姑娘不高兴了,“你是哪边的?”

    “我当然向着你了。”回答得一点迟疑都没有,转而又伸手悄悄的指了指旁边,说,“可是你看他们都没有跟着去看热闹的,就我们去的话,不太好。”

    “那……我多叫上几个人?”

    “这不好吧?其实,就算真出了事也和我们没关系,那是沐国公府自家的私事,我们这些外人若是浩浩荡荡的过去看热闹,不是给沐国公府添堵吗?”

    温如初歪着头想了想,说:“这可不一定,今天来了这么多客人,谁知道究竟是谁出了事啊?未必就是沐国公府的家事。”

    叶姑娘憨憨的说道:“那也不好随便去看热闹的,如果姑姑知道你不仅自己去看,还撺掇了一大群人一起,更要打死你。”

    “那怎么办啊?我想去!”

    叶蓁蓁皱着眉头想了想,忽然一拍小手,“如果是别人先去,我们只是跟在后面的话,就没关系了!”

    云萝不由得多看了她两眼,看走眼了,之前还以为这位是个娇憨的,没想到竟是个芝麻汤圆。

    温二姑娘觉得表妹说得很对,可是这些人怎么还不主动跟上去凑热闹呢?

    在这里的没几个人是傻的,明知道沐国公府里肯定出了事,但再好奇也不会站出来做那只出头鸟,况且,长辈们都还在上头盯着呢。

    剩下那些性子冲动,好奇心旺盛,脑子不拐弯,蠢的也大都被身边人拉住了,所以温如初等了好一会儿都没等到能让她跟随的出头鸟。

    她忽然努了努嘴,“又有人来了!”

    云萝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就看到一个丫鬟低着头快步走到了蒋老夫人的身边,俯身在耳边说起了悄悄话。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到了那边,只是有的人目光大胆直接,有的人则隐晦的侧着头。

    云萝清楚的看到蒋老夫人的脸色一点点变成铁青,等到丫鬟说完话退开的时候,她的手指都在哆嗦。

    她用力闭上眼睛,在诸多关切的目光中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睁开眼看向广平王妃,“还得请王妃随老身一起走一趟。”

    广平王妃一下子就抓紧了自己的手,紧张的问道:“敢问老夫人,可是我家的孩儿在府上闯了祸?”

    老夫人却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由丫鬟搀着站了起来,“这事儿老身一句两句的也说不清楚,还是要王妃亲眼去看看才好。”

    又转头说道:“也请简王妃和诸位去做个见证。”

    在场的,地位比蒋老夫人更高的也就只有简王妃和广平王妃两个了,其他的不是比她小就是平辈老姐妹。

    夫人们都动了起来,下面的年轻人自然也按捺不住,除了少数几个不喜凑热闹的,几乎所有人都跟在了后面。

    蒋老夫人的嘴角都绷紧了,却并没有阻拦的意思,只是目光隐晦的往另外两家夫人身上扫过,神色说不清是气愤多一些还是无奈多一些。

    出了花园,沿着回廊从客舍亭台边绕过,一直到一座稍有些陈旧的小院门前才停了下来,而此地离花园已经很远了。

    站在门口就能听见院里的些许动静,进入便见说好去更衣的长公主殿下竟然不知为何出现在了这儿,此时正坐在院子里捂着胸口咳嗽,连胭脂都遮不住她脸色的惨败。

    她的身边除了蔡嬷嬷之外,还有两个少年郎在给她端茶抚背,皆都十分关心的模样。

    广平王妃的脸色忽然就变了,“顾……世子?你为何会在这里?”

    从蒋老夫人要她一起过来的时候,广平王妃就表现得很紧张,但那时的紧张更像是想要急切的确认什么,这一路过来也是脸色紧张、脚步急促,但在偶尔不经意间的转眸中却有一丝窃喜泄露。

    然而现在,当她看到站在衡阳长公主身边的顾安庭时,脱口而出的话语中带着浓浓的质问,连声音都骤然高昂尖锐,直刺人的耳膜。

    站在她身边的夫人不由往后退让了一步,有些不适的皱了下眉,其他人亦是诧异的看向她,不是已经提前知会了出的事与她府上有关吗?怎么见了顾世子还这般激动?

    广平王妃目光一闪,随之轻了下嗓子,说道:“听说这里出了事,便急匆匆的跟着老夫人过来了,世子不在花园,为何会在此处?可是你惹了长公主殿下不快?”

    顾安庭的手上还捧着一盏茶杯,他先亲自伺候着长公主喝口水,然后才直起了身子看向广平王妃,仿佛十分困惑的说道:“王妃这说的是什么话?凭我与逸之的交情,长公主在我的心里也是如同母亲一般,如何会惹了她不快?”

    广平王妃扯了下嘴角,你把长公主看作母亲,又把我这个正牌的继母放在哪里?

    云萝快步走了过去,关切的看着一会儿不见就身体好像又虚弱了许多的母亲,伸手在她胸前后背按揉抚摸。

    没几下,长公主竟是真觉得好受了些,也能说出话来了。

    “娘没事。”她先安抚了云萝,然后才看向广平王妃,目光也瞬间变得凉飕飕的,“广平王妃何以一口就咬定了是世子惹得本宫不快?”

    广平王妃的目光从顾安庭的身上刮过,讪笑着与长公主说道:“这一路过来我的心就悬着,看到世子在这儿也是吓了一跳,加上殿下的身子似乎不太舒服,也不知好好的怎么突然又犯病了。”

    长公主又喝了口水,然后捧着心口有气无力的说道:“这倒是奇怪,原来在你眼里本宫竟是这样小气和张扬的人,被个孩子气着了还要大张旗鼓的把这么多人叫过来。”

    “殿下误会了,我可没这意思。”

    长公主“嗯”了一声,“不过,本宫刚刚确实是被气着了,也亏得这些日子来的好生调养,不然本宫这破身子恐怕都要顶不住。”

    广平王妃莫名的心头一跳,“不知是谁这么大胆竟惹得殿下生这么大的气?”

    “还不是你儿子。”

    “什么?”

    长公主垂着眼皮不说话了,说话也真是怪累的,她又有点喘不上气了。

    卫漓将他的位置让给了云萝站到长公主的身后,此时便开口道:“王妃还是自己进去看吧,顾二公子就在这屋里面。”

    广平王妃心里已经升起了极不好的预感,如果此刻掉头就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话,她真恨不得立刻就能掉头离开。

    她转头看了眼跟着一起过来的那么多人,脑袋有些发昏。

    转回头,她仿佛看到了顾安庭眼里那似要杀人的光芒,脚都软了,好久都迈不动脚步。

    沐国公夫人从长公主身后的屋里走了出来,站在门口说道:“广平王妃,还有诸位夫人都先进来看看吧,姑娘们就别进来了,让下人带你们去外面玩。”

    众人面面相觑,从蒋夫人的这几句话中都已经隐约猜到了屋里发生何事,好几位夫人都下意识的转头去寻找自家姑娘,看到人在眼前就先松一口气,还有的则打起了退堂鼓。

    这可不是随便进去看看的事儿,一旦看了就是见证人,往后还不知有多少麻烦呢。而且莫名其妙的卷入到这种事情里面,也不知会不会得罪不能得罪的人家。

    可若是不进去,眼下就直接得罪了沐国公府,而且都是今日赴宴的,在眼皮子底下发生这种事情,谁也别想真的置身事外。

    但那屋子里也挤不下这么多人,最后小声商议了下,选了几位品阶高的夫人王妃老夫人,和广平王妃一起进了屋,其他人则在外面等候,姑娘们还大都被赶到了院子外面。

    夫人们进屋后,有一个年轻的青衣郎君半遮着脸从屋里退了出来,走到蒋老夫人面前躬身行礼,喊了一声,“祖母。”

    蒋老夫人用力的拍了他一下,“你这孽障,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竟还把长公主给惊动过来了?”

    瞧瞧长公主那脸色,真是吓得她心肝都提起了一丈高,这位要是在沐国公府被气出个好歹,真是谁都赔不起。

    蒋三郎朝卫漓和顾安庭这边瞪了一眼,朝老夫人陪着笑说道:“孙儿有眼不识泰山,在宴席上坐得无趣就拉着安庭和逸之想去后面的书轩里手谈几局,路过这边的时候听到了些异响,我们就……”

    他的目光游离,白皙的脸上也染上了两朵红云,神色颇为羞窘,“我们以前也没遇到过这种事情,不知该如何处置,本想去请伯母过来,不想半路上先遇到了散步的长公主。”

    之后的事就不用说了,沐国公夫人被请过来的时候长公主正在院子里气得站也站不住,那屋里的场景,可不仅仅只是男女私会。

    蒋三郎话未说完,屋里就接连响起了几声惊呼,都是儿女成群的妇人,要说见识也都不少,却还是被惊到了。

    简王妃最先跑了出来,嘴里骂着:“不知羞耻的腌臜东西,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对上院子里其他夫人们的目光,她脸色微滞,然后甩着袖子说道:“你们也别进去了,仔细看了恶心得吃不下饭!广平王府的二公子真是好本事,一口气把兵部王尚书家的二姑娘,安宁侯府的六姑娘还有她们各自身边的两个丫鬟全都收用了!”

    院子里顿时抽气声连成一片,这这这是一男对四……不不不,是一男对六女?

    王夫人正在屋里对着女儿又哭又骂,安宁侯夫人今日却没有来,而是世子夫人带着几个小姑子一起来赴的宴,刚才顾及着她还是个年轻媳妇就没有让进去,此刻听见简王妃这么一说,安宁侯世子夫人顿时腿脚一软,几乎要当场晕厥过去。

    云萝也不由得睁大了眼睛,转头看向了身后的兄长。

    卫漓朝她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声音极轻的说了一句,“回去再与你说。”

    长公主一下一下的拍着云萝的手,病态的苍白本该是我见犹怜的,却因为此刻眼中的幽光而显得森森然让人退避三舍。

    蒋老夫人都有些站不住了,老人家真是受不得这样的刺激,偏偏这事情还发生在沐国公府,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就是蒋家的姑娘没有被牵扯进去,也必须不能被牵扯进去!

    蒋三公子扶着老夫人在旁边坐下,抬头见蒋华裳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便关切问道:“五妹妹的脸色不太好,可是有哪里不舒服?”

    蒋华裳似被惊了一下,猛的抬起头来,又忙摇头说道:“没,我没事,就是……就是……”

    老夫人爱怜的摸了摸她的手,“好孩子,可是被吓着了?”姑娘家遇上这种事情也确实够惊吓的。

    “是!我……我没想到,这太荒唐了!”蒋华裳只觉得脑子里混沌得厉害,转头去看顾安庭,却在对上顾安庭的目光时仿佛被蛰了一下,吓得慌忙将视线收回,心口也鼓噪得厉害,都快要听不见其他的声音了。

    这边,顾安庭也把视线收了回来,扶在长公主椅背上的手指节发白、青筋蹦起,轻垂下眼睑,脚步忽然晃悠了一下。

    卫漓伸手抵在他的背后,把他的身子又给顶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