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侯府重生富贵妻〕〔最难不过说爱你时〕〔寒门崛起〕〔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玉鼎真人你徒儿又〕〔江宁林雨真〕〔星空风暴之速度为〕〔天下倾覆〕〔全服都知道我暗恋〕〔镇神司〕〔天庭收租系统〕〔穷光蛋〕〔海贼之手术大将〕〔时笙顾霆琛.〕〔我就是豪门〕〔林隐张琪沫〕〔时笙顾霆琛〕〔战爷,团宠夫人路〕〔逍遥小地主〕〔时笙顾霆琛_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95章 为何你扎针特别疼?
    屋子里很热闹,安宁侯府的世子夫人也带着嬷嬷进去了,哭闹指责声连声一片,传到外面院子里也让人听得很是过瘾。

    要说这件事也算得上是稀奇,广平王府的二公子在沐国公老夫人的赏菊宴上和王尚书家二小姐,安宁侯府六小姐滚成了一团,连她们身边的丫鬟都没有放过,但凡是个稍有点廉耻心的正常人都做不出这样的事来。

    这事有古怪,都是聪明人,在最初的震惊之后很快就有人回过神来了,屋里那几位当事人未必就是自愿做出这种事来的,说不定就是被谁给算计了,但要说他们是无辜被害,却也未必真无辜。

    高门之中,家族之间,各种弯弯绕绕的事情都多了去了,在场的就算不是身经百战之人,也应该是耳闻目睹过不少,遇事自然也就想得多了些。

    有人悄悄的把视线落到了顾安庭的身上,听说广平王府里兄弟争斗得厉害,世子顾安庭占据着嫡长,又有世子之位,二公子顾安城却也不是吃素的,还有个能在广平王枕边吹耳旁风的继王妃,以至于广平王甚是偏心次子,大有要将顾安庭的世子之位让给顾安城的意思。

    眼下,顾安城出了这样荒唐的事,顾安庭又偏偏出现在此处还是撞破此事的人之一,真是让人想不多想都难。

    可即便心里有怀疑又能如何?无凭无据的,与顾安庭当时在一起的可还有卫小侯爷和沐国公府的三公子,若说卫小侯爷与顾安庭交好,蒋三郎总不至于在自家府上折腾这种事,一不小心可就要连累了整个蒋家的姑娘。

    而且,顾安城与两个姑娘厮混是真真的,沐国公夫人和两家的夫人现在还在那屋里面呢,再加上那两个姑娘全都出身高门,做顾二公子的正室也是足够的,现在都失了清白,往后这三家之间可有的闹呢。

    至于还有四个丫鬟,或是直接打发了出去,或是以后跟着去当个妾室通房的,反倒没人在意她们了。

    窃窃私语声中,温夫人忽然轻笑了一声,说:“还是广平王和王妃有福气,这一下子就得了两个儿媳妇。王尚书和安宁侯府可都是顶好的人家,寻常人想求娶他们家的一个女儿都千难万难的,没想到现在竟然全便宜给了顾二公子。”

    这就是明显的嫌事不够大,一个儿子哪里就能同时娶两家贵女为妻呢?必然是要分出个大小的。

    但在场与这三家人不和的人也不在少数,自然都乐得看这个笑话。

    先前与温夫人在宴席上说笑,还讨要温家姑娘做儿媳妇的夫人乃是中书令家的大儿媳妇,其夫也在六部任职,说起来与云萝还能扯上些关系,因为她正是白水村后山上的刘阿婆的长孙媳妇。

    当年刘相病逝,其子刘喜被圣上夺情继续在朝中担任要职,守孝期满后直接升任中书令,顶替了刘相生前的职位。

    刘家满府的儿子,眼馋姑娘许多年,眼看着京城里两朵有名的娇花全被广平王府的二公子给摘了,刘大夫人就觉得她心里都在往外冒着酸水。

    她想给儿子们讨个媳妇可不容易了,怎么人家就能一下子得了俩?

    当然,这样的儿媳妇若真给了她,她也是不敢要的,却不妨碍她在这里看笑话,就和温夫人说道:“怎么就是两个儿媳妇了?说不定人家王尚书和安宁侯还看不上顾二郎呢,瞧瞧他做出的这事儿,一看就不是个稳当人。两家姑娘虽失了清白,但寡妇都能再嫁,两位姑娘回家后仔细挑选也能另嫁好人家。”

    旁边有夫人瞪了过来,也有人忍不住的笑出声。

    寡妇再嫁,嫁了个比前头那位还要好的虽不多但也不很稀罕,可眼下这两位姑娘当着几乎全京城高门贵妇的面出了这样的丑事,想要另外找个好人家怕是就难了。

    就名声而言,这两位姑娘还不如寡妇呢!甚至她们家中的其他姐妹都要跟着一起受累。

    不管外面的人怎么议论纷纷,广平王妃、王尚书的夫人和安宁侯府的世子夫人进了屋后就没有再出来,一直到几家的老爷都听闻消息赶到了沐国公府,夫人们事情了解得差不多,热闹也看了个过瘾,才逐渐告辞散去。

    长公主动了一回气,又耗费不少心神,上了马车后连睁眼的力气都没了。

    云萝和卫漓服侍着她在马车里躺下,也亏得长公主的车辇甚是宽敞,平躺下几个人完全不在话下。

    刚服侍好母亲,云萝转头就见也一起登上马车的顾安庭忽然“噗”一声喷出了一口血来。

    云萝:卧槽!

    卫漓瞬间到了他身边扶着,朝外面的车夫轻喝了一声,“快走!”

    马车逐渐驶离沐国公府,马车里,卫漓扶着顾安庭倚靠在车壁上,云萝默默的从袖子里掏出了几根银针。

    一口血喷出,顾安庭的脸色迅速的苍白了起来,精神却似乎反而好了些,看着云萝从袖子里掏出来的银针还有心情开玩笑,“浅妹妹出门做客还随身带着利器呢?听逸之说你学过医,不知学艺可精?可别把我扎坏了。”

    云萝一针扎在他的指尖,他顿时疼得“嘶”了一声,“为何你扎针特别疼?”

    “我在给你放血。”云萝用力挤压着他的手指,头也不抬的说道,“你中迷香了。”

    顾安庭又“嘶嘶”了两声,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放血的缘故,他的精神越发好了,“那可不仅仅是迷香。”

    “我只是想说得文雅含蓄一点。”云萝依然没有抬头,声音也特别平静,还眼睛也不眨一下的又往他其他手指上扎了几下。

    顾安庭不禁莞尔,随之缓缓的沉下神色,忽然长叹一声。

    云萝给他放完血,又从身上掏出了几个小瓶子,每个瓶都长得差不多,小小的比拇指肚也大不了多少。

    她挑出了两瓶递给顾安庭,剩下的则又收了起来,说:“一个是凉血的,一个是提神的,都吃了吧。”

    “你还随身带着春……迷香的解药?”他随手拔出瓶塞,倒出了一颗黑乎乎圆滚滚的药丸来,不由微瞪眼,“你这药丸也太大了吧!”

    云萝冷眼看他,知足吧,你还想让我给你压制成小药片?

    至于解药什么的,这倒不是纯粹的解药,只是一些与迷香催情药性相反相克、提神醒脑的东西,带在身上也是有备无患,毕竟电视上不都演了吗?在古代行走和参加各类宴会,可危险了!

    顾安庭将药丸扔进嘴里嚼了两下,顿时整张脸都皱成了一团。

    这味儿,果然很提神!

    指尖放了血,再加上两粒药丸吃下去,顾安庭很快就感觉体内躁动的血液都缓缓的平静了下来,胸口也不似方才那样憋闷。至于刚才喷出的那一口血,却是因为他一直在用内力压制着身体的躁动,出了沐国公府避开人眼之后松懈下来,就一下子忍不住了。

    其实这一口血他也已经憋了很久。

    身体的气息平稳下来,但他终究还是有些损伤,随着马车摇晃,忍不住的感觉到困乏,眼皮止不住的打架。

    但他现在心里还惦记着另一件事,还不能睡!

    卫漓都看不下去了,强行把他按在了另一边的横凳上,“睡吧,到府还有小半个时辰,四娘有景玥照看着,必不会有事。”

    “四娘?”

    卫漓的脸上露出了十分的厌恶,这对他来说是极为少见的,他一直以来的表现都是少年老成,不管心里多少想法,却很少表现到面上来。

    看着身边母亲和好友都倒下了,卫漓用力揉了下眉心,才与云萝说道:“安庭原本并没有中药,他被人引到那院子里的时候就察觉了异样,反手就把顾安城扔进屋里,却没想到在那屋里躺着的竟是顾四娘,他进去救他妹妹的时候才吸入了迷烟。”

    云萝轻轻的抽了口气,她记得母亲跟她说起过,这位顾四姑娘只比她大了几个月,又是顾安庭嫡亲的亲妹妹。

    这真是太恶心了!

    卫漓皱着眉说得十分简练,云萝之后就从兰香的口中知道了更详细的剧情。

    先前,兰香被云萝指使着跟上卫漓,将之后发生的事情全看在了眼里,甚至还插了一手。

    顾安庭被沐国公府的丫鬟引到那处小院,尚未进门就察觉了异样,猜出了事情究竟后他反手将顾安城敲晕扔进了那间屋里,将要离开的时候突然听见床上女子的一声嘤咛,他才发现那躺着的竟是他亲妹妹。

    顾安庭几乎被气疯了,恨不得当时就杀了顾安城,连忙进屋里去把他昏迷中的顾四娘抱出来,却不慎他自己也吸入了迷香。

    他自己强行按捺下去却对妹妹的情况束手无策,只能让身边的小厮赶紧去求助卫漓,之后卫漓又遇上了蒋三公子。

    “侯爷让奴婢去请了殿下,殿下过来后就让奴婢和她身边的剑兰姐姐悄悄的把顾四小姐送出去,还没动身呢,瑞王爷忽然过来了。”

    “他怎么会到那里去的?”她今日并没有在沐国公府中见到过景玥,连个影子都没有。

    兰香摇摇头,“奴婢也不知,不过殿下见到瑞王爷后就让他把顾四小姐带出去了,说我们是小姐和她身边的人,明眼人若是见我们突然不见了怕是还要多些波折,正好瑞王爷今日都不曾在宴席上露过面。”

    景玥:本王真是谢谢你们啊!本是不想被人瞩目扰了他和阿萝的相处才悄悄的进来,要不是担心阿萝第一次出门赴宴,人生地不熟的万一被人算计欺负了,你以为本王会见那边动静异常就过去查看吗?没想到阿萝没见着,反倒被长公主抓了壮丁。

    之后的事情就更简单了,兰香说:“顾世子气极了,侯爷本想让他也先离开,他却不肯,把使坏引四姑娘到那里的兵部王尚书家的二小姐,还有安宁侯府的六姑娘全都打晕了扔进那屋里,他原本还想把蒋五小姐也扔进去的,可惜人家一直在宴席上没有离开,找不到下手的机会便只好作罢。”

    “王二小姐参与在这件事里面,安宁侯府的六小姐又做了什么?”

    “听说,这恶毒的法子就是这位六小姐想出来的。”

    在旁边照看着长公主的蔡嬷嬷开口说道:“广平王妃出自安宁侯府杜家,她原先是小娘生的庶女,一开始嫁给广平王也只是个侧妃,却十分得宠,后来广平王妃病逝她就被抬到了王妃的位置上。这些年,她与娘家的来往十分密切,据说还被记入到了嫡母的名下,也算是个嫡女了。杜六小姐是安宁侯的嫡女,与广平王妃十分亲厚,与顾二公子也很亲近,此前有一段时间还曾有过两人在议婚的流言,后来又不知为何不了了之。”

    兰香笑道:“还是嬷嬷知道得多,这种事若是来问奴婢,怕是要一问三不知。”

    蔡嬷嬷也笑了一声,说:“你来京城的时日尚短,往后听得多了,自然知道的也多。月容和如歌原本都在殿下身边当差,朝中各家的情况也都知道一些,都是小姐的身边人,你和兰卉平时没事就多问问她们,知道得多一些,对你们没坏处。”

    “谢嬷嬷教导。”

    马车直接驶入了长公主府,刚一停下,顾安庭就霍然惊醒坐了起来,对上几双望过来的眼睛,他用力揉了揉脸。

    卫漓出了让马车问等候在旁边的大总管陈安,“顾四小姐安置在了何处?”

    陈安一路跟着长公主从宫里出来的人,面白无须,即使是在满脸笑容的时候看上去也阴恻恻的,声音却意外的轻柔,介于男人和女子之间的一种软绵。

    “回侯爷的话,就安置在客来轩中,已经请了大夫,刚刚歇下,瑞王殿下在正院花厅里等候您和长公主。”

    顾安庭一下子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我先去看看四娘!”

    转眼就跑得不见了影,显然对长公主府也是很熟悉的,都不用人给他领路。

    卫漓回身把睡得不甚安稳的母亲抱了下来,少年人的身量尚未长成,传承自血脉的力气也没有云萝的大,但抱起瘦弱的母亲还是轻而易举的。

    一群人进了正院,景玥从花厅里走出来,第一眼就看向了云萝。

    不知是不是错觉,云萝总觉得他看向她的眼神有些委屈。

    卫漓顿时警觉,脚步横移挡在了两人之间,先警告的瞪他一眼,然后带着妹妹进了母亲的寝殿。

    景玥不得不在寝殿门口停下脚步,眼中暗光沉浮,忽然冷笑了一声。

    小心的被放到床榻之上,长公主皱着眉头却始终没有醒转,蔡嬷嬷忧心忡忡的给她脱了鞋袜盖上被子,心疼得眼中直泛泪花,“殿下这身子是越发的孱弱了。”

    云萝把了脉,抬头与她说道:“我再给娘换几张食补方子吧,嬷嬷要盯着她每天都吃。”

    蔡嬷嬷擦了下眼泪,露出笑脸来说道:“奴婢哪里管得住殿下啊?还得小姐来看着,殿下才会乖乖吃东西。我瞧着这几日每天都与小姐一起用膳,殿下的气色都好了许多,饭后也能在院子里多走半圈了。”

    “嗯,好生调养,慢慢的就会好了。今天是因为动了气才会引发沉疴,好好睡上一觉也能养精神。”

    蔡嬷嬷叹了口气,“遇上这种事情,怎能不动气?顾世子是我们侯爷的至交好友,殿下也向来喜爱得很,竟被人使出这等腌臜下作的手段来算计。顾四小姐可才十二岁呢,那些混账东西也真是下得去手!就算不是一个娘生的,也好歹叫他一声兄长呢。”

    为免打扰到母亲休息,云萝和卫漓没有在寝殿里多留,然而一出来就看到站在门口的景玥,卫小侯爷当即将妹妹往身后一藏,皱眉甚是严肃的说道:“瑞王殿下不该随便闯入别人家的内院,若有事只管在外书房等着就是了。”

    景玥冷眼相对,“你怎么不说让我回瑞王府去等候?”

    长公主府的外院根本就没有人住,那书房不过闲置,就算有事情要卫漓处理也大可送到隔壁侯府的书房里。

    卫漓把云萝在身后藏得死死的,“你还有事吗?有事就去书房谈,这里是我母亲的寝殿。”

    正院也有书房呢,他最近天天都在那里和妹妹一起处理两府事务,侯府的外书房都快要被他闲置了。

    云萝却从他身后走了出来,带着一点不解和不满的说道:“哥哥你干嘛一直挡在我前面?你有事的话就去忙自己的,我也去客来轩看看。”

    景玥沉郁的眸色瞬间舒展,一步走到她身旁,“正巧,我也想去客来轩看看。”

    卫漓黑着脸,“你不是刚送四娘回来吗?待了那么久你现在又过去做什么?”

    “胡说!”景玥心头一跳,忙转头去看云萝的脸色,见她一脸平静,他那心都不知该高兴还是难过,但该解释的还是必须要解释,“男女授受不亲,我不过是把她带到府里交给了管事嬷嬷,之后就一直在花厅里待着,就等着你们完事后顾安庭过来处理呢。”

    卫逸之,你竟这般卑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秦阳萧君婉〕〔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婚久成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