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爷撒糖甜蜜蜜〕〔苏雨涵叶辰〕〔初见深情:左少,〕〔林阳苏颜〕〔不死的我只好假扮〕〔我对系统求婚了〕〔重生之万界天尊〕〔爱你成瘾:偏执霸总〕〔重生大唐我为世界〕〔秦一飞杨若曦超强〕〔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创造的万事屋〕〔凤落蛮荒叶清心〕〔重生,偏执老公的〕〔重生后变成团宠人〕〔唐芯秦南枫〕〔网游之远古争霸,〕〔秦烟陆时寒〕〔夏笙儿权玺〕〔炮台法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03章 想要什么赏
    卫老夫人在给云萝的信件中都说了土豆的事情,给长公主的信件中自然是更加的少不了。

    事关百姓粮食,此乃是天大的事情,第二天,长公主就不畏严寒的出了门,带着云萝一起进宫去见皇上了。

    此事之前并没有告知给泰康帝,因为在真正收成前,谁都不能保证那东西到底能不能种出来,又能种出多少,不管卫老夫人还是长公主,又或者是卫漓,其实在一开始都不怎么相信那所谓土豆真能种出高产来,甚至不怎么相信那东西能吃,不过是因为那是云萝说着,他们才姑且先看看再说。

    如今,土豆当真种出来了,虽然大小不一,形状也并不全都浑圆,但切切实实的在荒地上都种出了四百余斤一亩的收成。尽管那土豆的味道不是特别好,但能填饱肚子就已经足够了。

    今日并没有朝会,云萝和母亲进宫的时候,皇上正在含英殿批阅奏折,得知姐姐和外甥女进宫,二话不说就把她们迎了进去。

    看了老夫人写给长公主的信之后,泰康帝拿着那随信一起送到京城来的几个土豆认真研究了起来,“这土疙瘩该如何吃?当真有那么高的产量,还能作为粮食?”

    长公主捧着手炉,慢慢的感觉身上暖和了些,便说道:“我也不曾吃过这东西,不过白水村的百姓都尝过了味道,虽说不如米饭好吃,但确实能当粮食一般的填饱肚子,据说口感与山芋有些类似。”

    泰康帝又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会儿,抬头跟云萝说道:“老夫人的信上也说了,这东西是浅儿发现的,也是你指挥着那郑丰谷栽种伺候的,不过,你怎么会知道这从海外来的东西能吃,又是如何栽种的?”

    云萝沉默了下,问道:“如果我说是从书上看来的,您信吗?”

    泰康帝不禁莞尔,鼻子下的那撇小胡子都不由得往上翘了翘,失笑道:“你若是不愿意说,舅舅还能逼你不成?不过此物若当真有你说的那般好,与我大彧而言也是天大的好事,不知能免去多少百姓的饥荒。只是,老夫人的信上也没说要如何吃。”

    他显然并不相信云萝当真是从书上看来,但也没有要探个究竟的意思,这多少让云萝略微松了口气,便说道:“洗干净后煮着吃、蒸着吃、炒着吃、炖着吃都可以,全看您喜欢什么口味。”

    “这不是跟菜一样?”

    “可以当菜,也可以当粮食,磨成粉之后还能摊饼、蒸馍馍、制成粉丝。”

    “粉丝又是何物?”

    云萝一噎,“就是像面条一样的东西。”

    “为何叫粉丝?”

    看到外甥女被他问得绷起了小脸一副无言以对的模样,泰康帝莫名觉得心里有些满足,转头从长公主带进宫来的篮子里挑了几个大小不一的土豆出来,交给旁边伺候着的大总管赵庆,“送去御膳房,让他们分别用蒸煮炒炖将这些土豆煮熟了再呈上来。”

    “是。”

    云萝的视线跟着赵庆出了含英殿,莫名有点心疼。

    总共就收获了一千多斤,送来京城的又都是精挑细选出来最好的,这可都是上好的种子!

    在等待御膳房上菜的时间里,泰康帝又仔细的问起了土豆和那眼下应该已经收获,但运送到京城还需要些日子的玉米,并派人去将包括户部尚书在内的几位朝廷大员请到了含英殿。

    几位大人到达含英殿的时候,御膳房也正好将煮透了的土豆呈上来,那热气腾腾金灿灿的土豆让几位大人都不禁好奇的多看了几眼,体态富贵的尚书令更是忍不住用力吸了两下鼻子,不见外的问道:“陛下这是从哪儿得了新鲜吃食?老臣竟是连见都不曾见过。”

    泰康帝也从书案后绕了出来,与几位大臣一起围在放着土豆的桌子前,才说道:“朕也是今天才第一次见到这新鲜吃食,故特意请诸卿过来一起品尝。”

    中书令刘喜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土豆,问道:“不知此乃何物?陛下从何而来?”

    泰康帝也不卖关子,直说道:“此乃土豆,从海外而来,能替代米面作为粮食,亩产五百六十斤,只是,据说味道不是很好,比不得米面精细香甜。”

    含英殿内的几位大人都被那亩产五百六十斤给吓了一跳,户部尚书忙不迭的问道:“陛下此话当真?此物能作粮食,还有亩产五百六十斤?”

    味道什么的,已经被他给忽略了。

    其他大臣们也都目光锃锃的看着泰康帝,若是真有如此高产的粮食,大彧境内将有多少百姓能免于饥饿?

    泰康帝显然心情极好,连眉间的褶皱都舒展了开来,点头说道:“这些是卫老夫人刚从江南送过来的,如今已在江南种了一茬,从发芽种下到收成约百天左右,一亩劣田收获了五百六十斤,还有约一亩三分的荒地也收获了有六百三十斤。”

    户部尚书又抽了口冷气,“荒地都能种植?这这这荒地也有亩产四百八十余斤啊!”

    刘喜却抚了下胡子,问道:“臣见这土豆的个头甚大,不知一亩田地需要下多少种子才够?”

    泰康帝反身将还装着大半土豆的篮子拎了过来给大臣们看,说:“因为是第一次种植,那农夫也没有经验,得的种子又不多,便每亩田下了约一百斤种子,据说藤蔓枝叶长出来时,那田中稀稀拉拉的,下次种植还可以再密集一些。”

    “哦?这么说,亩产远远不止五百六十斤?”刘喜抓了一个外面还糊着些许泥土的土豆,手都禁不住的抖了一下。

    胖胖的尚书令却只是看了那几个土疙瘩一眼,然后继续把目光落在桌上尚在散发热气的土豆,搓着手说道:“我看还是先尝尝这叫土豆的东西究竟是个什么味儿吧,再不吃,御膳房辛辛苦苦做出来的就要凉了!”

    刘喜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贪图口腹,我看你也别当什么官了,去开家酒楼比当官更合适!”

    尚书令翻个白眼,不跟他一般见识,转头眼巴巴的看着泰康帝,“陛下,让老臣先给您试个毒?”

    泰康帝莞尔,“那就有劳尚书令了。不过,因为新种出的土豆数量不多,总共才一千余斤而已,卫老夫人担心路途遥远,加上已是天寒地冻的时节,在路上若是出个意外便是巨大的损失了,因此送到京城的数量并没有许多,还都是顶好的种子,朕亦舍不得吃太多,便只让御膳房做了几个而已,让几位卿家尝个味儿。”

    几位大臣纷纷躬身,道:“陛下心怀民生乃是百姓之福,这土豆若当真有那般好的收成,用不了几年咱们就都能敞开了肚子吃。”

    尚书令已经飞快的拿起一旁的筷子从盘子上夹了一块煮的土豆下来送进嘴里,然后是蒸的、炒的、炖的,抿着嘴说道:“入口即化,甚是香甜,只是这蒸煮的两个少许有点异味,配上调料炖炒过后,却是分外香甜啊!臣觉得,这土豆切块与肉一块儿炖了,那滋味必然不差。”

    泰康帝也拿起了筷子,笑道:“您老都这般说了,那必然是差不了的。”

    泰康帝和几位大臣一起分享了几个土豆,发现那味道并没有想象中的差,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美味,而且粉面易咬,确实能替代米面当粮食。

    长公主也尝了两筷子,她是真的只尝了尝味道,然后轻声说道:“吃着倒也新鲜。”

    尚书令捋了两下胡子,转身与长公主说道:“这等好东西不知能多养活多少百姓,实在是功德无量,老夫人不在京城,便请长公主替老夫人受了老臣的这一礼吧。”

    说着就是躬身一拜,其他的大人们也纷纷朝长公主行礼。

    泰康帝在旁边笑着说道:“诸卿这可是谢错人了,这土豆是朕的外甥女发现并与她养父一起种下的,她在离开江南进京前将事情托付给了老夫人,才有今日老夫人将收获送上京城之事。”

    几位大人都是一愣,下意识看向了一直安静的站在长公主身后的那个小姑娘。

    只见小姑娘豆蔻年华,着一身素雅的袄裙,模样是十分精致的,一看就是卫小侯爷的亲妹妹,两颊略显圆润,目光澄明,清清冷冷的却又感觉甚是乖巧。

    泰康帝又说:“除了土豆之外,还有另一样据说叫玉米的作物,也是不惧荒地贫瘠,能作为粮食的吃食,具体长的什么模样朕也尚不知晓,收获时间比土豆要长一些,还要再过几天才能送到京城。”

    户部尚书急忙问道:“那玉米的亩产能有多少?”

    “都是第一次耕种,又尚未收获,如何能知晓?不过据那有经验的老农估计,比不上土豆的产量,但也不比良田水稻的产量低。”

    户部尚书便问云萝,“敢问你是从何处得来的这些种子?当初为何会想要费田地栽种?”

    田地对百姓而言重逾性命,如何会轻易的去耕种那些不明究竟的东西?

    面对几位大人的灼灼目光,云萝依然神色平静,说道:“我是从庆安镇余家运送种子的车队里见到的那几样种子,据余家的管事说,都是从海外而来,但究竟是什么他们也都不知道。我之前在一本杂书上看到过一点,拿回家后又煮着试吃了一个,发现吃下一个就有了明显的饱腹感,便想或许能在田里自己栽种。我养父十分疼爱孩子,又听说这些东西能吃,就留了两亩劣田出来。”

    尚书令诧异道:“你这丫头好大的胆子,不明究竟的东西你都敢随便乱吃?”

    “大人刚才不也是第一个就动了筷子吗?”

    尚书令一愣,随之摸着肚子哈哈大笑了起来,“小丫头还敢跟老夫顶嘴!”

    长公主不满的说道:“可不许您倚老卖老,欺负我家浅儿。”

    “不敢不敢,有您护着,谁敢欺负您家闺女?哈哈哈……”

    之后泰康帝与大臣们的谈论长公主没有再参与,而是带着云萝出了含英殿,拐个弯就去了皇后的长春宫。

    皇后早已经翘首以盼,见到云萝便笑着说道:“那日从宫外回来,瑾儿便时常念叨着你,刚还派了人过来要我务必把你们留下吃午膳,他下了学之后也要过来这里一起用膳。”

    又与长公主说道:“阿姐的身子倒是比往年要好了许多。”

    长公主坐在熏笼旁,呼着气儿说道:“确实好了些,往年的这个时候我哪里还敢往外走?如今从含英殿走到这边,竟也只是觉得冷,去年冬季的衣裳我现在穿着都有些紧了呢。”

    “这是好事啊,说明阿姐的身子也正在慢慢的康健,陛下知道了肯定高兴。”

    皇后和长公主说话的时候,云萝就坐在一边吃点心,御膳房出品,果然味道极好,不甜不腻,入口即化。

    她很快就把旁边案桌上的两盘点心一扫而空了,正在一点点啃着最后一块奶糕,门外响起了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在将要到门口的时候又突然变得缓慢,然后就见瑾儿背着手慢悠悠的走了进来。

    “给母后请安,给姑母请安。”一板一眼特别礼仪周全的向皇后和长公主问安之后,他又朝云萝拱了拱手,叫一声,“姐姐。”

    云萝站起来朝他行了个礼,皇后又问了他几句课堂上的事情,他一一作答之后便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到了云萝的面前,仰头问道:“表哥他今日没有一起进宫吗?”

    “哥哥要当差。”

    他“哦”了一声,眼神也跟着飘了一下,又说道:“这半个多月来又下了几场雪呢,宫之中的积雪都堆成了山。”

    云萝忽然就沉默了好一会儿,在太子殿下的目光越来越不善的时候,嘴角轻扯,“你还想让我陪你去打雪仗?”

    太子殿下顿时如同被踩了尾巴尖尖的猫儿,一蹦儿的跳了起来,颇有些气急败坏、恼羞成怒的模样,“胡说,谁要你陪本宫打雪仗了?本宫是怕你在屋里坐着无聊,给你找点趣儿也算是本宫应尽的待客之道!”

    云萝面无表情的轻垂眼睑,“我觉得在这儿坐着挺好的,暖和。”

    瑾儿:“……”好气哦!

    皇后娘娘一点都不给亲儿子留面子,跟长公主笑话道:“这小子从宫外回来之后就拉着宫人们和他那几个伴读玩雪打雪仗,可是那些人哪里敢真对他动手?都是让着他的,他玩了两次便觉得没趣儿了,天天说那么多人还没他姐姐一个人厉害。”

    云萝眼珠一滑,睨了瑾儿一眼,你是抖m吧?

    太子殿下不禁涨红了脸,重重的哼了一声,转身坐上高椅便谁也不理了。

    云萝最终还是陪他出去玩了一会儿,雪球在空中嗖嗖的飞过,太子殿下的发冠都被打歪了,气得他在那儿跳脚大骂,“你就不能别把雪球捏得这么紧实?你这是想要砸死本宫吗?”

    云萝随手一捏就是个浑圆且锃光发亮的雪球,没办法,力气大有时候也挺让人发愁的。

    再说,不是你要我陪你玩的吗?还嫌别人陪你玩的时候让着你,让你玩不尽兴,那今天就陪你玩个尽兴!

    泰康帝与几位大臣商议完国事后从含英殿出来,绕过一个弯就看到了他的长子正被外甥女按在雪地里摩擦。

    看着在雪地里奔跑得发冠歪斜、衣衫凌乱的太子,又看看面无表情,砸起雪球来一点都不留情面的外甥女,泰康帝眉间的褶皱又在不知不觉中舒展了开来,眼中也浮现了一抹怀念之色。

    多像阿姐和他小时候啊,不过阿姐可要比浅儿笑得嚣张多了。

    外甥女哪都好,就是不大爱笑。

    一个雪球忽然迎面而来,“啪”一声砸在了皇帝陛下的胸口。

    泰康帝愣了下,抬头与还举着手没来得及收回去的太子面面相觑,吓得太子殿下一个激灵迅速缩起了爪子。

    正要请罪,却见父皇朝他挥了挥手,说了一句:“接着玩吧。”

    然后掸掸胸口的雪花,绕过他们朝长春宫走去。

    瑾儿还有些怔愣,呆呆的目送着父皇进了长春宫的宫门,咦?父皇今日好像心情不错,竟然这么好说话!

    一旦发现没有危险,熊孩子的胆量一下子就无限的高涨了起来,迅速的抓了一捧雪就朝皇帝陛下追了上去,“父皇,一起玩!”

    话音未落,手中的小雪球已脱手飞出。

    泰康帝脚步一顿,侧身躲过朝他飞来的雪球,皱眉看向自家不知死活的小崽子,在小崽子被他看得不禁又开始胆怯的时候,忽然上前几步将人抓在手里,然后直接埋进了雪堆里面。

    太子殿下的尖叫把屋里的皇后娘娘都给惊动了出来,出来便看到尊贵的皇帝陛下蹲在雪地里一手按压着,一手往上不住的扒拉积雪,而太子殿下,仅能看到他的两条小短腿还在外头扑腾。

    皇后娘娘:我的二十丈青龙偃月大砍刀呢?

    皮了一下,转头就又是威严尊贵的皇帝陛下,然而对上长公主似笑非笑的目光,泰康帝的眼神也不禁轻微的一飘,然后上前亲手扶着她进了殿内,“阿姐好像又胖了一些,气色也好了许多,不过你沉疴积聚,仍需好生调养,有事也写个折子或让逸之和浅儿进宫来与我说一声便是了。”

    云萝和长公主就在皇后的宫中与这天下最尊贵的一家人共享了一顿午膳,长公主和泰康帝的感情极好,自然而然的皇上夫妇对云萝也格外和善,这一顿饭并没有心惊胆战连说句话都要斟酌再三,似乎与寻常人家的家人聚餐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饭后,泰康帝又说了土豆和玉米,还问云萝想要什么赏赐。

    瑾儿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虽然被埋到雪堆里冻了一下,但他此时的眼睛仍是极为明亮的,听到父皇的话不由转头问云萝,“土豆和玉米是什么?姐姐你还真的会种田啊?”

    我在乡下住了十二年,怎么就不会种田了?

    云萝直接不理他,对泰康帝说道:“我不要赏赐,不过我想问舅舅替我养父母讨个赏。”

    泰康帝一愣,“哦?你要替他们讨个什么赏?”

    云萝斟酌了下,说道:“我养父母都是老实人,半辈子都住在那个乡下小村子里,往后估计也不会想要离开,所以想请舅舅赏他们一个御赐的牌匾。”

    这么简单的要求让泰康帝又愣了下,“他们似乎还有两个儿子?长子正在书院读书,是想要考取功名吧?”

    云萝明白皇帝舅舅的意思,但她特别无情的拒绝了他的好意,说:“男孩子若是只会惦记着爹娘给他留下的家产,盼着别人给他铺设坦途,也太没出息了。我求这个赏是想要给我养父母留个保障,以后不论发生什么事都能让他们不被乡亲看轻和欺负,但文彬和郑嘟嘟的前程,还是让他们自己去拼搏吧。”

    也不知是哪句话触动了他的心,泰康帝忽然大笑了起来,“说得好,那舅舅便如你所愿!”

    笑声渐歇,又问道:“那浅儿觉得,该赐哪几个字才好呢?”

    云萝的眼睑一垂,“我读书少,不知道这些。”

    泰康帝不禁失笑,手指点着她说道:“原来还是个小滑头。”

    皇后也笑了起来,转头与泰康帝说道:“虽然浅儿说了她自己不要赏赐,但妾身却觉得这件事最大的功臣就是她,不管皇上还是舅舅,都不能委屈了她。”

    “皇后说得有理。”

    云萝眨了下眼,对此倒是并无所谓。

    瑾儿坐在旁边骨碌碌的转着眼珠,忽然问道:“既然有赏赐,是不是得派人送去江南?郑家人是不是还得上京来谢恩?”

    “派人送去是肯定的,但路途遥远,又不是多大的赏,哪里还需要到京城来谢恩?”皇后看着自家儿子,问道,“可是瑾儿想念那白水村的小伙伴了?”

    太子殿下顿时脸一红,扭头说道:“才没有!我才没有那么蠢的小伙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