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仙婿〕〔乱世:开局截胡战〕〔岂是蓬蒿〕〔火影之一拳系统〕〔一世狼王〕〔青萍〕〔狼性燃情:快被总〕〔第八密度纪〕〔我以阴府镇阳间〕〔我穿越成了旁门左〕〔大道玄途〕〔比邻〕〔绝代神婿〕〔万界大轮回〕〔冥王异界生活〕〔异世之神鬼奇门〕〔本妃想低调,王爷〕〔你们的仙帝回来了〕〔重生九零:小哥哥〕〔替嫁娇妻,老公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04章 杀得也太利索了
    虽然泰康帝只叫了几个亲近的心腹大臣到含英殿,但卫老夫人从江南送来了高产的新作物这件事还是在其他大臣之间传递了开来。

    听说那新作物来自海外,已经在江南暗中种了一茬了,能替代粮食果腹,能在荒地上种植,劣等田的亩产都有五百多斤,是水稻的足足两倍还不止啊!

    不止有土豆,还有另一种叫玉米的,如今还在江南未曾送到京城,也不知究竟长得什么模样,产量如何,口感怎样?

    朝臣们因为这两样东西一下子就沸腾了,渐渐的还流传到了百姓之中,一时间盯着衡阳长公主府和镇南侯府的眼睛也忽然多了起来。

    许多人都想看看那高产的粮食究竟长的什么模样,江南离京城太远,但衡阳长公主府或镇南侯府之中肯定有那叫土豆的东西!

    有些人认为从衡阳长公主府和镇南侯府走不通,竟是把目光对准了从江南卫府运送上京的马车。

    进入腊月,越往北,那河道中的冰层就结得越厚实,早已经不能通船了,但卫老夫人知道皇上必定在等着新作物新粮食,顾不得天寒地冻,派遣了一队人马从官道运送部分玉米入京,却没想到竟在半道被阻截了!

    幸好皇上和长公主早有准备,估算着大概的时间,早在几天前就派遣了一队人马出京,与江南来的车队汇合之后一起击退了几拨劫道的。

    接连的大雪之后,城里有专人打扫,城外却是一片冰天雪地,积雪能没到大腿,一眼望去几乎找不到其他的颜色。官道上因为常有人走动还稍微好一些,若是不小心陷入到野地之中,在积雪消融之前真是连个尸体都找不到。

    即便是官道上,积雪也能没过膝盖,上百侍卫守护着中间一辆马车艰难的跋涉在其中不敢偏离,从口鼻呼出的热气在他们眼前凝结成一片片的白雾。

    有人骑在马背上大喘了口气,与身边的同伴说道:“不晓得的还以为我们护送着多值钱的珍宝呢,不过是两袋粮食而已,劫道的人竟是比护送金银珠宝的时候还要多!”

    身旁同伴咧嘴笑了一下,拍着身旁马车说道:“这可不是普通的粮食,老夫人都说了,有了此物,天下不知要少多少挨饿之人,比啥金银珠宝都值钱!”

    “唉,你说他们来抢这玉米干啥呀?抢去自己种?这也没必要啊。现在的种子是稀罕了些,但等到多种上几茬想要多少没有?几年后就跟那米面一样,你说我们若是运上两袋谷子麦子,会有人来抢不?”

    另一个似队长的侍卫朝他们呵斥道:“闲聊啥呢?注意警惕!几千里路都走过来了,可别在京城外头跌了跤。过了前方的千丈岭,离京城就只剩下不到百里路程了,照着如今的速度最迟明日傍晚便能到京城!”

    所有人都精神一振,也瞬间提高了警惕。

    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四面开阔,不惧埋伏,但那千丈岭中却是蜿蜒曲折,山崖树木林立,据说几年前还有山匪盘踞呢。

    如今正是正午时分,头顶的天空却逐渐暗沉了下来,寒风呼啸,吹起地上的雪花朝着人扑头盖面的砸过来,有人忍不住骂了一声娘,“这鬼天气,怕是又要下雪了!”

    “都走快些,早点过了千丈岭,咱们也好早点休息!”

    侍卫们齐齐应喝一声,速度也加快了些。

    那高耸的山川早已经在望,但顶着风雪走到山脚下也花费了半个多时辰。

    他们在山脚停下来啃了几口硬邦邦的干粮,又喝了两口酒暖暖身子,然后就一头扎进了千丈岭。

    与此同时,在千丈岭的另一边,也有一队人进入了山林。

    他们将马匹都停在了千丈岭外,只留几个人看守,其余人则徒步进入,没有走那条横穿山脉的官道,反而攀上山岭,一头钻进了林子里。

    林子里的积雪比外面要少一些,但仍有厚厚的一层,三十余人每一个都身姿轻灵、行动迅速,奔掠而过只在雪地上留下几个浅浅的脚印,而走在最前面的竟是一个格外纤细矮小的身影,混迹于一群汉子之中,却谁也不能忽视她的存在。

    几百里山川横亘,通过蜿蜒小路从这边穿越到那边也有足足二十多里,其间可供埋伏的好地方更是无数,想要把那些人找出来并就地歼灭,仅凭着他们三十余人并不是简单的事情。

    很快,他们就在一棵光秃秃的大树旁停下了脚步,“两边都有脚印。”

    一左一右,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都有凌乱的脚印朝远处蔓延,其他人还在侦查,却有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往右边!”

    云萝不禁与景玥对视了一眼,然后率先朝右边继续追踪。

    身后的人也没有迟疑,紧跟而上。

    他们或许不相信还是个小姑娘的卫大小姐,但却绝不会怀疑瑞王殿下的判断。

    这可是能够在西北雪原中把西夷王庭的三千精骑揪出来的大魔王!

    但他们不知道,瑞王殿下的这个本事也是在前世跟云萝学的。

    前世的这个时候可要比如今混乱多了,云萝还在白水村,他也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之后又遭了小人暗算。一直到三年后,长公主病重药石无医,只想在临终前看一眼她的孩子,云萝才被从江南接到了京城。

    原本只是在暗中接她来京城,送长公主最后一程就要送她回去的,乡下清苦但也清净,却没想到她来了就决定不走了,一力担负起了该她承担的和不该她承担的责任,稳住了风雨飘摇中的卫家,也硬生生的将他从深渊中拖了出来。

    之后,她又远赴塞外,从西往东,打得各族部落肝胆欲裂、闻之色变,也将大彧的舆图往外扩张了近千里。

    走西域,通商道,翻越雪山,穿行大漠,她为大彧带回了无数的财宝和朝贡,而最终,她也把自己的性命留在了荒芜沙漠之中。

    重来一世,景玥毕生的心愿唯有护她安乐,能时刻守在她的身旁。

    三十余好手穿梭在密林之中,轻灵得仿佛风吹过树梢,拂过枝头,枝条上的积雪簌簌飘落,仿佛又下起了小雪。

    不,是真的开始飘起了小雪!

    天空越发的暗沉,细碎的雪花从天空飘落,从无声到簌簌作响,转眼间就在众人的头上积了薄薄的一层。

    林中无路却又到处都是路,前人走过的痕迹越来越浅淡找不到,若是寻常人,怕是就要因此迷失在林子里了,但云萝的速度却始终没有慢下来,到后来,身后的侍卫们看向她的眼神中都不由得浮现了震惊。

    大小姐好生厉害,难道真是自幼打猎将山林当做半个家练出来的本事?可是她之前也没来过千丈岭啊,听说南方的山林都小小的,跟土丘似的。

    可别是胡乱走的吧?

    有人还不动声色的把目光转到了始终紧跟在云萝身边的景玥身上,小王爷都没有说什么,那应该是没问题的……吧?

    景玥跟着云萝的脚步走得分外安心,恍惚中好像又回到了前世与她并肩作战的时候,那记忆镌刻在他的脑海深处,但其实并不怎么愉快,如若能选择,他宁愿阿萝一生都被娇养在富贵乡中,不必受到任何的刀剑寒霜。

    终于,前行的速度慢了下来,缓慢而悄无声息的踏过雪地,翻上前方坡地,他们看到了两个披着白衣半埋在雪地中的人影。

    云萝不由得眼睛一亮,找到了!

    这不过是两个放哨的,大批的埋伏却还要再往前,但既然已经找到了他们埋伏的地方,从后方击溃他们还是问题吗?

    只要先把这两个放哨的给解决了……

    身后的人迅速分散,云萝正要越众而出去解决藏在雪地里的那两个人,却忽然被人拉住了手臂。

    “我去。”景玥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去做这种事情?只恨不得替她把所有的障碍都扫除,替她把所有血腥的厮杀都挡下,免得再弄脏了她的手。

    可惜云萝并没有领会到他的这些心情,还指了指雪地里相距约有五六丈远的两人,表示一人一个。

    景玥觉得他一个人就足够了,再说身后还有三十六侍卫呢,都是他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

    云萝不理他,直接甩开他的手就从旁边绕道朝其中一人悄然的靠近,气得景王爷用力吸了口气,然后也赶紧朝另一边扑了过去。

    走得近了,还听见两人在说话,“头儿也太小心了,穿行二十多里,多的是险峻地势,哪里就能被人轻易的摸到我们身后来。”

    “小心驶得万年船。”

    “京城里到处都传遍了,卫老夫人从江南送来了两样新作物,她一个侯府的老夫人也真是闲得慌,不好好的享受她的荣华富贵,反倒是种起田来了,还有她家的那个大小姐,听说就是在乡下长大的,也不知长成了怎么粗鄙的模样,有机会真想去见见。”

    “闭嘴,仔细警戒!”

    “慌什么?冰天雪地、荒郊野岭的,从背后冒出过人来我还不如相信冒出的是个……鬼?!”

    一只手从背后探了出来一把捂住他的口鼻,另有一只手臂穿过他的脖子,抱住了他的头轻轻一拧,他好像听到了“咔嚓”的一声,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只有那双瞪大的眼睛里还残留着惊骇。

    隔了五丈远,另一个人察觉到了异样,然而他还来不及转头,就几乎在同时也被人从后面捂住了口鼻,遭遇了与同伴一样的手段,“咔!”

    云萝扔下手上已无生息的死人,又伸腿踹了一脚。

    老子就喜欢种田!

    无声的厮杀就此拉开序幕,三十六名精兵侍卫越杀越是胆寒,这卫大小姐杀起人来怎么跟宰野猪似的?她不是自幼长在乡下的吗?难道野兔野鸡野猪杀多了,杀起人来也能眼都不眨一下?

    山路难走,但因为积雪比山外面少了些,行进的速度竟也没有慢上许多。

    侍卫们护着马车已经在山岭中走过了半程,雪越下越大,即便被头顶的树枝挡住了一部分,他们的头上肩膀上仍是积起了雪白的一层。

    他们刚刚从一处狭窄的山谷中穿过,山谷两边都是险峻的山坡,是极好的埋伏之地。

    不过他们并没有在山谷中遇到任何意外,出了山谷便不由得松一口气,然而再前行不到一里路,忽听见前方喊杀声连成了片,惊得他们当即勒马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前面打起来了?”这是遇上山贼还是劫道的?

    领头的侍卫将蒙着脸的布巾往下扯,呼出一嘴的白雾,“刘成,你带着两个兄弟先到前面去探一下,其他人原地待命!”

    “是。”

    三人骑马继续往前,绕过两个山弯,入目便见前方雪白山坡上到处喷溅着鲜血,刺目的红。一方披着白衣隐于雪地,一方黑衣劲服分外显眼,两方刀剑相向,但人数少的那一方却反倒占据了上风,从山上往下推进,刀光掠影中,宛若砍瓜切菜一般。

    刘成呆了一下,当他看到山坡上那个挥舞着长刀气势凛然的蓝衣姑娘时,更是大惊失色,“大小姐!?”

    云萝一刀将两人同时劈下山,转头看向了刚从山弯里绕出来的刘成,包裹得严严实实脸都只露出了小半张,她没有认出人来,但那一声大小姐和满身的风尘似乎也正好说明了他的身份。

    她反手又是一刀将从背后偷袭的人几乎劈成两半,喷洒的鲜血溅到了她的脸侧,神情冷漠宛若炼狱杀神,“其他人呢?”

    刘成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忙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哨子塞进嘴里就吹了起来。

    独特的长短韵律朝着周围飞快扩散,也传到了身后上百侍卫的耳中。

    “有人来接应咱们了!”

    前后包抄,上下夹击,埋伏的贼寇很快就被打得溃散。

    山上人数最少,却每一个都是能以一敌百的精锐中的精锐,南边卫家和之前长公主派遣出去接应的侍卫们堵住了去路,他们唯有往京城方向撤退。

    然而,退出不到几百米,迎面又一队人马朝他们杀了过来。

    卫漓带着侯府侍卫生生堵在了官道上。

    鲜血将积雪染得鲜红,漫山的尸体让暗沉寒冷的天气更多了几分阴森,卫漓翻身下马匆匆的走到了云萝的面前,目光不住的在她身上打转,眉头夹得紧紧的。

    “有没有受伤?不是说好只是跟着来看看的吗?为何亲自动手了?”

    皇上昨日接到消息,得知从江南过来的这一路都有人意图毁去那些玉米,不禁龙颜大怒,又加派了人手出京接应,由景玥和卫漓亲自带领。

    云萝也想跟他们一起出来,卫漓拗不过妹妹,景玥更相信云萝的本事,便把她一起带上了。

    此时,云萝正抓着雪将染血的长刀擦拭干净,容貌精致的姑娘,小小的一团蹲在雪地里,脸色平静气息平和,如果抛去周围姿态各异的尸体和她身上沾染的血迹的话,此情此景还真是十分的赏心悦目。

    收刀归鞘,她站了起来,长刀拎在手上与她小小的身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却又意外的和谐。

    “没受伤,哥哥放心,我只是在旁边打了个下手。”

    正好从旁经过的大罗忽然打了个趔趄,高高壮壮的大块头一脸牙疼的走到了景玥面前,“爷,共击杀了三百二十六人,还有三十八活口,皆都身受重伤,该如何处置?”

    “三百六十四人?可真是大手笔。”景玥将目光从云萝身上收回来,扫了眼正被集中到一处的三百尸首,冷笑道,“全部拖回去,活的交给刑部,死的,也交给刑部。”

    大罗一愣,随之脸上露出了几许兴奋,拱手道:“是!”

    景玥见他领了命却并没有马上离开,便问了一句,“还有事?”

    大罗忽然小心的朝云萝那边瞥了一眼,压低嗓音说道:“爷,萝……卫姑娘以前真的一直住在乡下吗?”

    景玥的眼睫一抬,“你想说什么?”

    大罗挠了下脑袋,困惑的说道:“属下只是觉得,她杀人的动作也太利索了,不……不像是第一次杀人。”甚至不像是仅仅只杀过一两个人。

    景玥这一回沉默得稍许有点久,再开口时候,声音也比刚才更冷了些,“去忙吧,不该问的事少问。”

    大罗顿时脖子一缩,忙退下干活去了。

    而景玥在原地站了会儿,然后朝云萝走了过去。

    云萝应付完哥哥的担忧和责备,转头就去给受伤的侍卫们疗伤包扎。

    刚才那一战,敌方虽死伤惨重,己方也不是毫无损伤,救不了的她没有办法,能救的那些人她还是想要尽力救治。

    景玥过来的时候,她正将一根箭矢从受伤侍卫的腿上拔出来,鲜血飞溅,她一只手就按住了本能挣扎的侍卫,飞快的撒上金疮药,用布带将伤口缠紧。

    她杀起人来动作利索,救人的时候也毫不拖泥带水。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云萝抬头看了走到身旁的景玥一眼,“你会包扎吗?”

    “会。”战场之上,每个将士都会简单的包扎。

    毕竟军医有限,重伤病患都看顾不过来,有些不致命不致残的小伤大都自己缠上两圈就完事,扎得多了,自然而然的就学会了。

    云萝听他这么说也没有迟疑,直接给他让了个位置,把疗伤后的包扎交给了他。

    侍卫们受宠若惊,见到是瑞王爷亲自给他们包扎伤口,几乎都要感觉不到疼痛了。

    “王王王爷,我我我自己来,自己来就好!”

    景玥看一眼吓得脸都白了的侍卫,低头淡然的说道:“你家大小姐都能纡尊降贵的亲手给你们治伤,本王给你包个伤口你慌什么?”

    那侍卫悄悄的瞄一眼云萝,这怎么能一样呢?大小姐是自家的,您却是瑞王府,是景家的爷!大小姐给他治伤他感恩戴德,瑞王殿下给纡尊给他包扎伤口却让他觉得超惶恐!

    可惜这话他不敢说。

    景玥也不管这侍卫是什么想法,包好之后就转手接过了另一个,云萝见他包扎的竟然很不错,也就更放心的把后续事情交给他了。

    “你是专门学过的吗?”

    “是,那三年在西北,闲暇时便向军医讨教了一番。战场上刀剑无眼,谁也不能把军医随身带在左右,还是自己学一点来得可靠。”

    云萝点点头,军医大都待在军营之中,她当年可是凭着自己的医术在战场上救了不少战友呢,光是给沈念接骨就接了三次!

    正在给另一名侍卫缝合腹部伤口的动作忽然一顿,她转头问景玥,“军营中的大夫多吗?”

    景玥不由心思一动,说道:“总共也不到十个大夫,加上他们各自带的学徒,不过二三十人。”

    “这么少?”三十多万大军的军营中,只有不到十个正经的大夫?

    景玥笑了下,又说:“战场凶险,边境的气候环境也甚是恶劣,很少有大夫愿意将性命抛诸脑后。”

    云萝不禁抿了下嘴角,然后低头继续缝合伤口。

    死伤的劫匪和己方侍卫都逐渐集结完毕,雪越下越大,当他们走出千丈岭的时候,抬头望去只见纷纷扬扬白茫茫的一片,风呼啸着,吹得人连眼睛都睁不开。

    天色已暗,眼看着就要入夜了,云萝蹲在马车上照顾重伤员,听见卫漓在跟景玥说:“往前七八里有一个小镇,走快些应该能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抵达,不然这大雪天气夜宿野外,太危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只会拍烂片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