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夏言景祗最新章〕〔上门神豪何金银〕〔我在末世要稳亿点〕〔何金银江雪〕〔主人公叫叶辰和苏〕〔狂婿归来杨凡〕〔屠尽万雄的战神杨〕〔永夜组织杨凡〕〔我就是个做玩具的〕〔霍海云晴〕〔叶落落慕少棠〕〔林炎柳幕妍〕〔万亿神婿霍海〕〔古武狂卫霍海〕〔最强豪婿霍海〕〔邪婿来袭霍海〕〔盛世大明〕〔超强狂婿〕〔王蜜王大山〕〔情深不寿言总宠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05章 吓死小老儿了
    千岭镇是一个本地居民不足千户的小镇,但因为靠近千丈岭到京城的官道,所以平时还算热闹,小小的镇子里有两家上好的客栈和一家大车店供过往旅客住宿,食肆、酒肆、小馆子也不少。

    不过如今寒冬腊月的,还在外头行走的旅客几乎看不见了,镇子显得有些冷清,也因此当几百人的车马进入时,迅速的吸引了全镇百姓的目光,客栈掌柜的目光既热切,又有着抑制不住的胆怯。

    这可都不是啥良善人啊!

    座下的良驹,手上的刀,身上的伤口,扑面而来的血腥味还有那被捆绑着的几十人无不让百姓望而却步,当他们进入大车店,大车店老板迎上来的时候,他的两条腿都是软的。

    “各位爷,快……快请进,屋里正热乎着。”

    小二过来要替他们拉马车,却被拦住了,只让他在前面领路。

    这马车上可是堆着满满的死人,若是不甚掀开了上面覆盖的东西,能吓死这店小二!

    卫漓的小厮青书上前与大车店的老板交涉,“店里还有多少房间和铺位?可够我们兄弟住下的?”

    老板擦了下额头上大雪天气还直往外冒的汗,小心说道:“有四间大屋空着,每间屋都是二十人的铺位,另还有八间上房都空余着。”

    青书指着旁边的一排屋子说道:“我见这有六间大房,另两间都住满客了吗?”

    “这位小爷恕罪。”老板有擦了擦汗,说道,“其中一间屋的炕坏了,裂开了一条缝有点漏烟,小人正准备着趁冬日客少的时候修补修补,还有一间屋里住了十来个客人。”

    他也不敢把他们安排到那些客人的同一间屋里去啊,万一出点啥事,他真是哭都没地儿去哭。

    青书转头与卫漓请示,卫漓又与景玥商量了一下,便亲自上前与大车店老板说道:“老伯不必惊慌,我等是官府办案抓了一伙贼寇,正要押回京城。我们人多也不好分散,可否请老伯与那几位客人协商一下,我们出钱定下店里的上房,请他们挪个地方?”

    卫漓天生一副端方君子的正经模样,长得又这么好看,大车店的老板小心端详了他两眼,心里倒是微微的落下一点,忙不迭的点头说道:“这样的好事寻常可遇不到,一般人都不会拒绝,小人这就去问一声。”

    说着就转身急匆匆进了其中一间大屋,隐约传出他与其他人的说话声,没一会儿就又出来了,“他们都答应了,公子和各位爷不妨先进堂里去坐着歇息,小人马上把屋子收拾收拾。”

    景玥站在后面说道:“那另一间屋也收拾出来,漏烟的地方先用东西遮挡一下。”

    “哦好好,小人这就让人去收拾。”

    屋子很快就收拾好了,柴火燃起,土炕被烧得热乎乎的,他们先把重伤的人搬进了一间大屋,原本是二十人的铺位,挤一挤,挤上三十多个也没问题。

    点上几根大蜡烛,云萝顾不得休息,只将被冻得冰冷的双手搓热乎了一点,然后就再次动手给他们处理伤势。

    这边,云萝在给己方伤员治疗,隔壁,活捉的三十八贼寇却没有这样好的待遇,莫说是治疗了,就连休息都没得好好休息,一个个全都被捆得结结实实,挤在一边炕上好歹没把他们冻死,但想躺下肯定是不能够的。

    在他们对面,是没有受伤或伤势稍轻的卫家侍卫,有的在闭目养神,有的则对着他们虎视眈眈,眼中闪烁着幽光,都是一副恨不得扑上来咬死他们的表情。

    无妄的双手更拎着一个大茶壶走了进来,说道:“大伙儿都先喝点热水暖暖身子,厨下已经开火,很快就有热汤热饭。”

    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娃娃脸少年,他将怀里捧着的一大摞碗摆在了桌上,笑眯眯的说道:“这大车店的地方有限,我家爷和小侯爷都商量好了,先紧着受伤的兄弟们休息,其他人则随便找个空位挤一挤,今晚还要轮流守夜呢。”

    别看少年顶着一张笑眯眯的娃娃脸看着似乎很和气,他却也是今日入山的三十六精锐之一,砍起人来又快又恨。

    他眼珠溜溜的看向被捆绑着的那些人,似乎困惑的问道:“我说你们这么拼了命的来抢两袋粮食做什么?那玉米也就是现在稀罕,我听说吃起来的味道比大米白面可是差远了。”

    被活捉的三十多人每一个都身上带伤,又被冻了一路还没得休息,好几个都已经奄奄一息,听到少年的话也不过是动了动眼珠子。

    为什么来抢两袋粮食?不不,他们并不是来抢那玉米的,而是要毁了它!

    “为什么要毁了玉米?”替侍卫们治疗完毕,留两个人在这边照看,云萝则进了大车店的客堂之中,正逢景玥和卫漓在商议此事,不由疑惑的问了一声。

    两人皆都一静,然后卫漓沉着脸跟她轻声说道:“粮食自古都是百姓最关心的事情,如今突然出现了两种新的作物,不仅产量奇高,还不惧荒地随处可种,即便口感比不得大米白面精细,百姓们闻之也必然趋之若鹜,届时,舅舅和我们家必然在民间的声望高涨,也能更进一步的稳固社稷和舅舅在朝中的势力。”

    如今朝政相对稳固,但要说泰康帝已经大权在握却也不尽然,仍有不少人不甘心就此放弃手中权势,眼睁睁看着皇上彻底的掌控了朝局。

    云萝心里也不禁被激起了一些怒火,“所以他们为了自己的那点权势地位,不惜毁了能填饱百姓肚子免于饥荒的新粮种?”

    “那些人既忌惮百姓民望,又打心眼里看不起这些卑贱之民,又如何会去管他们的死活?”景玥舀了一大碗热汤,升腾的热气模糊了他眼中的光芒,只听见他的声音幽然,说道,“杀人劫道毁粮种算什么?勾结外族陷几十万大军于死地的事情都能做得眼不眨、心不慌。”

    卫漓不禁担忧的看了他一眼,景玥眼中的阴霾却是转瞬即逝,将手中的大碗热汤送到了云萝面前,“外头冷,你又忙到现在一刻都没有歇,先喝碗热汤暖暖身子吧。”

    云萝端起碗吃着热气喝了一口,入口滚烫,带着股呛人的辣味,一下子就仿佛有一股热气从胃往四肢百骸弥散了开来。

    身体本能的打了个哆嗦,然后抬头问道:“难道就由着他们在那儿搅风搅雨的?”

    景玥又给她夹了两个大馒头,“已经处置了一大批,现在留着的不是藏得深没有被我们查出来的,就是身居要职暂时不宜妄动,不过等我们将外面那三十多活口送进刑部,陛下又能借此清理掉一些人了。”

    即便尊贵如皇帝也不能想干嘛就干嘛。

    云萝咬着大馒头若有所思,“现在还有哪些人在不甘心的想要把我舅舅反杀……哦,掣肘?”

    说反杀有些不妥当,应该是想要保留手中权势继续当个呼风唤雨的权臣,逼迫皇帝向他们妥协。

    景玥又给她夹了个馒头,如今条件简陋,大车店里暂时只能拿出来这样简单的吃食,就着热汤啃馒头,实在是委屈阿萝了!

    他心里盘算着待会儿或许可以去外面给阿萝找些好吃食,嘴上也没有冷落云萝的问题,“吴国公。”

    “嗯?”就宫里那位甄贵妃的亲爹?

    卫漓已经盯着景玥看了好一会儿,无奈景王爷脸皮超厚直接将好友的眼神给屏蔽了,卫漓却见不得他们越说越热闹,便抢在了景玥的前面说道:“南诏总督甄庆乃是老吴国公的门生义子,与如今的吴国公自幼一起长大,感情甚笃。”

    景玥眼睑轻垂,漠然说道:“甄庆一手把持了整个南诏的军政,如今谁不在暗中称他一声南诏王?陛下曾多次下诏叫他回京,却每逢诏书到达之前,交趾必然侵犯我西南边境,边关有战事,他这个总督自然不能应召回京。”

    云萝又啃下一个大馒头,问道:“还有吗?”

    “刑部尚书孙元颙。”

    “谁?”

    难得见到她有这么大的反应,景玥不禁莞尔,卫漓的脸上也多了丝笑意,轻声与她说道;“孙元颙的长女是三王爷的正妃,当年三王叛乱,孙元颙虽从一开始就撇清了与女婿的关系誓死效忠皇上,这些年来也一直兢兢业业的为陛下效命,但……陛下仍怀疑他与外人有勾连,只是一直找不到证据才不好发落他,以免寒了其他老臣的心。”

    “他既然当年就撇清了关系,这些年又兢兢业业没有错处,为何还会怀疑他?”

    卫漓咳了一声,声音越发的轻了,“当年三王兵败身死,三王妃正怀胎六甲,几位辅政大臣认为稚子无辜,且那毕竟是皇族血脉,商议之后允三王妃将腹中孩儿生下来之后再行发落,只是将要临盆之际,三王妃却从幽禁之地消失了,之后再也没有人找到她和她的那个孩子。”

    云萝算了算时间,不禁问道:“那个孩子和我是不是差不多大?”

    对上景玥和卫漓两人的目光,不用回答她就明白了他们的意思。

    他们怀疑替代了她身份的卫浈就是当年三王妃腹中的孩子!

    如此,云萝也明白了他们为何明明怀疑刑部尚书有问题,却还是要把今日捉到的那些人送去刑部。

    孙元颙若是当真查出了那背后之人,陛下自然能因此斩去又一些荆棘,若是查不出来,还能借此发落了这位刑部尚书。

    倒不至于要了他的性命,但捋了官职让他回家去当个富家翁,也能省了陛下的一桩心事。

    云萝想得眉头都不由拧了起来,这等弯弯绕绕的政治场实在不是她擅长和喜欢的,她还是更喜欢真刀明枪的朝敌人横推过去!

    轻轻的呼出一口气,然后埋头热汤和馒头,再不去跟他们讨论这种过于复杂的事情了。

    吃饱喝足,外面的夜幕也已经降临,在风雪中奔波了一天,此时歇下来,云萝也不禁觉得有些犯困。

    她自然是不会去跟侍卫们挤大通铺的,大车店的上房还空了好几间,她挑了一间窗户朝着后院马厩的客房,关门落闩,然后窝进被子里很快就睡着了。

    睡到后半夜,她忽然惊醒,掀开被子悄然落地,快步走到了窗边轻轻推开一条缝往外看。

    大雪还在纷纷扬扬,似乎比傍晚的时候下得更大了,外面却并不十分漆黑,影影绰绰的能看到有两个人影从围墙外翻了进来,悄悄的朝着停在马厩旁的马车摸了过去。

    “哗”一声轻响,下一秒云萝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火油味,然后看见黑暗中有火光一闪,有人打开了火折子。

    云萝一手按在窗台上正要出去,却听见极轻微的“咻”一声,有什么东西从她隔壁的窗户内被投射了出来,随着“扑通扑通”两声闷响,后院马车边的雪地上出现了两个清晰的人印。

    云萝看着那两个人形印记沉默了会儿,然后伸手紧紧关上窗门,转身又钻进了被窝里面。

    第二天,三十八贼寇凑足了一个整数。

    下了一夜的雪终于停了,昨日他们走过的痕迹全都被埋藏在了白雪之下,同时,他们今日要走的路程也越发艰难。

    大罗去外面转了一圈回来说:“官道都被雪埋了起来,稍不小心若是踩到路外,能陷进去大半个身子!”

    青书也从后院进来,对卫漓说:“侯爷,积雪太深了,骑马还好,马车却恐怕要陷进积雪之中。”

    此时,那三百多尸首成了最大的累赘。

    云萝此时也在后院,看着那已经被积雪埋了小半个的车轱辘,转身进屋跟卫漓说道:“马车不要了,钉几块大板子,把东西放到上面用马拖着走。”

    屋里的几人面面相觑,然后转身下去迅速的忙活开了。

    人手多干活自然也快,不过一个多时辰,木头全都收集齐全并拼凑出了近二十块大木板,每一块木板的前面还倾斜的拦了一块,以免积雪进入其中影响拖行。

    云萝看了一眼,发现完全没有她的用武之地,便转身去给昨日受伤的侍卫们检查伤口,看是否有感染。

    辰正时分,他们终于整装完毕离开了大车店,大车店的老板和小二目送着他们离开,直到看不见影了才敢一屁股跌坐进了雪地里。

    “东东东家,那那那……”小二哆哆嗦嗦的指着那些人离开的方向,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大车店老板一巴掌拍下小二的手指,强忍着心慌呵斥道:“少说话多干活,你今儿啥都没看见!”

    说着便连滚带爬的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进入店里却见自家婆娘拿了香烛往后院走去,在空地上点燃后举起三根线香念念有词,那身子也在不断的打晃。

    老板按了按胸口,又重重的叹出了一口大气,他真是万万没想到昨晚后院中竟然堆了那么多的死人,今日见他们搬东西的时候才发现,真是要吓死小老儿了!就算再给他二十两银子都补偿不了他受到的惊吓!

    而这边的云萝他们也顾不了大车店的老板是不是受到了惊吓。

    在镇上的时候还有些别的色彩,出了千岭镇便只见目之所及皆是白茫茫一片,大雪之后便是晴天,积雪反射着阳光,刺得人眼睛疼。

    景玥身后的侍卫们纷纷拿出了黑纱布巾蒙在眼睛上,又将多余的分给了其他人,景玥也抽出两根分别递给云萝和卫漓。

    “蒙上吧,这积雪发光极伤眼,我之前在西北,雪原之上即便是在夏日也积雪难消,常有将士因为看多了雪而双眼红肿,畏光看不清。”

    说到后来他不由得声音微顿,深深的看了云萝一眼。

    用黑纱蒙眼避免眼睛被积雪所伤还是前世阿萝告诉他的法子。

    云萝没注意到他的眼神,她正翻看着手中的黑纱,对景玥的话十分认同。

    此界没有墨镜,用黑纱蒙眼来预防雪盲症也是很好的办法。

    她反手将黑纱蒙在了眼前,世界一下子就暗沉了下来,却又不会影响到他们的正常行走。

    一路踏雪而行,从千岭镇到京城还有大约六十多里路程,官道两侧多是开阔的田野,如今都被积雪覆盖着,就是白茫茫一片。中途又穿过一片小树林,一处小山坳,但再没有遇到埋伏劫道之人。

    不过虽没有遇到伏击,但其间也出了点小小的意外,在前面探路的侍卫好几次踏出了道路的外面,大半个马身都陷进了积雪之中,无不引起后面兄弟们的一阵哄笑。

    如此,气氛倒也还算轻松,虽然等他们终于抵达京城的时候已是日暮西垂,眼看着天就要黑了。

    城门口早有人等候,远远的看到他们就也带着人策马迎了上来,掀开后面被马拖着的木架上的干草麻布,看见里面堆叠着的尸首,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这些混账东西!”

    转头朝景玥和卫漓问道:“你们可有受伤?逸之你怎么还带了妹妹同行?可有被惊吓到?”

    景玥和卫漓坐在马背上朝他拱手,卫漓说道:“有劳世伯挂怀,我们并没有受伤,妹妹亦不曾被惊吓。”

    侧头又与云萝说道:“这位就是成安侯,是爹在世时的至交好友。”

    云萝也跟着兄长一样喊了一声,“世伯。”

    原来这位就是成安侯,沐国公老夫人的亲侄子,蒋夫人的亲兄长,也就是蒋华裳的亲舅舅。

    此前不曾见过面,不过她生辰的时候收到的那些生辰礼中确实有来自成安侯府的一份,一大份!

    成安侯年约四十有余,却长得是眉清目秀气质儒雅,说他是个统领西大营的侯爷将军,倒更像一个斯文的读书人,看向她的眼神也十分温和。

    此时那温和中还有些惊讶,似乎没想到这么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见了那么多死人还能心平气和的。

    随之他展颜一笑,说道:“这儿不是个见面的好地方,回头世伯再给你把见面礼补上。现在我还要带着你哥哥和这些人去向陛下回禀,先派人送你回府如何?”

    这带着商量的语气让人不由得心生好感,云萝转头看了自家兄长一眼,卫漓就与她说道:“哥哥之后还有些事,你就先回去了,想必母亲在家里肯定也十分的担心你。”

    云萝没什么意见,“好。”

    卫漓又与成安侯说道:“倒是不用麻烦世伯了,我此次出行也带了不少侍卫,由他们护送妹妹回去正好,那些受伤的人也能早些回去休息或请大夫来医治。”

    成安侯爽快的点头,“你既然有了安排,就照你的来吧!”

    云萝便带着部分侍卫在城门口与他们分别,正要离开,忽听见景玥说道:“已回到了京城,之后的事就拜托给逸之与侯爷了,我也就此告辞。”

    成安侯诧异道:“你不进宫去跟陛下回禀了?”

    “我不过是从旁辅助,逸之才是此事的主要负责人,有他回禀就够了。”

    卫漓还来不及说什么,成安侯就点了头,“既然如此,那你就随意吧。听说老太妃近来身体不大舒坦,你早些回去陪她老人家,也能让她安安心。”

    “侯爷言之有理,那本王就先告辞了。”

    然后不顾卫漓的大黑脸,他径直转身走到了云萝的身旁,侧首说道:“正好有一段同路,还能顺道先送你到家。”

    云萝便说了一句,“有劳了。”

    卫漓目送着景玥和云萝并肩离开的背影,紧皱着眉头,脸黑如锅底,这是混蛋!

    成安侯看到这个向来端方的世侄竟如此气急败坏的模样,不由得愣了下,顺着他的目光转头看了看,又转回来看他的脸色,不禁摸了摸嘴唇上方的那一撇小胡子。

    然后轻咳了一声,提醒道:“我们也别在这儿站着了,让人先把这些死的活的送去刑部关押起来,陛下还在等着我们的禀告呢。”

    卫漓深吸了一口气,心里将景玥千刀万剐,面上却迅速的恢复了平时的冷静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