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半生离落半生醉〕〔夏晨曦〕〔团宠女帝五岁啦〕〔系草的小可爱甜爆〕〔夜北收徒〕〔魔头夜北〕〔仙帝归来当大佬〕〔网游之远古争霸,〕〔拼搏年代〕〔主角陈塘林初雪〕〔豪门狂婿林初雪陈〕〔顾少的独家挚爱版〕〔穿成偏执皇帝的白〕〔全球格斗〕〔攻妻不备:俏,我〕〔糖果战记〕〔凌云狂少〕〔九都狂龙〕〔忍者就该出肉装〕〔我真的是反派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07章 大师来口肉
    景玥很快就发现温家五姑娘其实并没有那么碍眼,因为更碍眼的人出现了,还不止一个。

    一路上山,原本就是云萝走得最快,其他人包括她师父在内都被落在了后面。温墨倒是在他亲妹温四姑娘的不断催促下勉强跟上了脚步,可惜走到若兰寺门口便再也走不动了,就连顾安庭都被他死死扒拉着陪他在外面休息。

    不过在云萝和景玥于莲池边停留的这会儿,后面的人终于都追了上来。

    “阿玥,你今日怎么有空过来?也是来参加法会的吗?怎么就你一个人?”温墨在看到景玥的时候一下子就扑了过来,笑嘻嘻的说道,“早知道你今天也来,我就跟你同路了,路上无聊还能作个伴。”

    云萝从他的脸上看到了与温如初方才在山脚见面时相似的表情,都是热情又活泼,还有点话痨,真不愧是亲兄妹两。

    把家里的猴儿全都带了出来的温夫人觉得她今天的脑壳特别疼,在温墨之后就忙上前行礼,问候道:“王爷今日可是陪着老太妃前来礼佛?”

    景玥拱手回礼道:“祖母在家里,只派了本王来替她添些香油。”

    “前几天听闻老太妃身体欠安,如今可有好些?”

    “多谢夫人挂怀,只是受了点凉,已经痊愈了。”又看向傅彰和季千羽,说道,“今日出门前,我还听老太太念叨说许久不见二位上门,新人还没入洞房呢,就这么急忙忙的把她这个媒人抛到了墙外。”

    季千羽微红了脸,又笑道:“是小的不是,明日我们就登门向老太妃请罪。”

    她笑容明媚,艳丽得仿佛一朵盛放的花儿,傅彰侧头都不禁看得微微失了神,忙轻咳一声回过神来,也朝景玥拱手,“原本也正想从这里回京后就去拜访老太太,前几日她身体欠安,我们也不敢冒然上门,担心扰了她老人家的清净。”

    寒暄过后,人群就分成了几拨,有的要去上香祈愿,有的是来供奉还愿,有的想去求签请平安符,有人想要沐浴香火祛祛身上的晦气,当然也有对佛祖没兴趣只单纯想来玩的。

    比如云萝,她就是来玩的!正好景玥说他已添了香油,接下来都没什么事了,打算去后山的梅林中转转。

    云萝不想吃师父师娘的狗粮,也不想打扰他们二人约会,就果断的选择了和景玥去后山赏花赏雪赏风景。

    傅彰知道她与景玥早已熟识,并没有多想,倒是季千羽看着那两人离开的身影若有所思。

    “怎么了?”

    季千羽一愣回神,笑着冲他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突然发现小王爷也还只是个少年郎呢。”

    傅彰感叹,“小王爷天资无双,小小年纪就扛起了瑞王府和西北几十万大军,打的西夷诸部闻风丧胆,王爷泉下有知也能放心了。”

    “年关将至,各地的使者也陆续到了京城,当日西夷的六王子被俘后送到了京城却还是被他给逃走了,你说西夷的使臣还会如期前来朝贡吗?”

    “逃回了西夷又能如何?一个连王庭都要重建的王子想要翻身可没那么容易!”对此,傅将军信心十足。

    云萝无意拜佛,就直接前往后山的梅林。

    不过两人才刚刚转出寺院就听见身后一阵飞快的脚步声,转头便见温大公子快步追了上来,嘴上还抱怨着:“你们走得也太快了,我不过是转了个身就看不进你们的人影了,自己跑出来玩都不知等等我,太不够朋友了!”

    景玥:“……”这个朋友还是扔了吧!

    云萝问他,“你不陪温夫人和你的弟弟妹妹们上香拜佛吗?”

    温墨捏着他挂在腰间的香囊叹了一口气,“那有什么意思?我娘每次都要从大殿拜到偏殿,不落下一个菩萨,平时在家都没见她腿脚那么利索,我可不想受这个罪。”

    “还能比爬山更累?”

    温大公子眨了眨眼,又笑嘻嘻了起来,说道:“爬山好歹还有沿路的美景无数,雪中赏梅亦是一桩雅事,如何会累?”

    哦,原来你还是个文艺少年吗?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温墨看不到景玥对他的嫌弃,硬是挤到了他们身边一起往梅林走去,还一个劲的跟云萝说话,“我听我二妹妹她们叫你云萝,这是你以前的名儿吧?我也能这么叫你吗?”

    “可以。”

    “哎呀云萝妹妹真是爽快人!你之前有来过兰若寺吗?不过你到京城才两个月,就算今日之前来过兰若寺也肯定不曾见过那梅林的景色。其实如今梅花多只是含苞待放,并不是风景最好的时候,一般要等到过年前后才会盛开,那才真的是幽香浮动,美不胜收。但现在踏雪赏梅也另有一番风味,来来来,往这边走,顺着这条路再绕过两个弯就能进入梅林了,你看,那儿就是!”

    温墨忽然觉得后背有些凉飕飕的,不由伸手往脖子后面捂了一下,咦,领口服帖整齐没有漏风啊,难道是今日穿得有点少了?

    山上果然要比城里冷得多呢!

    三人一路前行,侍从丫鬟们都被打发着远远的跟在后面,其实不用绕过弯就已经能看到梅林的景色了,再往前就真正的进入了梅林之中。

    走得近了,看得也就更清楚了,确实如温墨所说,如今梅花都还只是结成了洁白的花苞,从枝头的积雪中悄悄探出头来,需得仔细去找才能找到零星的几朵缓缓张开。

    隐约有暗香飘浮,但并不明显,需得很仔细的去寻找才能闻得到。

    云萝抬头在枝头积雪间寻找着盛开的花朵,目光清凌凌的似乎十分专注,景玥悄悄的凑到了她的耳边轻声说道:“等到三月下旬,这些梅花就变成了漫山的青梅,到时候再与你来偷摘一些,你喜欢腌制还是蜜制?或者泡酒喝?”

    云萝顿时眼睛微亮,想想吃青梅至少也要等三个月之后,便说道:“其实梅花烤肉也很香。”

    景玥不禁弯起了眉眼,神姿潋滟,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又不敢多看,“那我们等会儿去别处转转,看能不能找到兔子野鸡之类的?”

    云萝有一点点心动,又觉得这样似乎不大好,就绷着小脸说道:“怎么能在佛门之地杀生还吃肉呢?太不尊重佛祖了。”

    “佛祖自己也是吃肉的吧?不然信徒们为何给他供奉大鱼大肉?”

    你说得好有道理!

    景玥顿了下,又说道:“山里的和尚不杀生,山上的动物生活安逸都养得十分肥壮,只是如今冰天雪地的它们也都躲了起来,不知能不能找到。”

    云萝的手指轻轻的动弹了一下,打猎啊?她很擅长呢!

    话说,自从离开白水村,她都好久没有吃过烤肉了,明明之前她还吃烤肉吃到想吐,如今许久没吃却竟然有点想念了。

    她做别的菜不行,烤肉却是不错的,好歹练了那么多年,这也是她做的唯一能称得上好吃的东西。

    心里觉得在佛门之地做这种事情不太好,目光却已经下意识在周围转了起来,看看哪里能找到小动物留下的痕迹。

    景玥便拉着她在梅林里往上走,梅影稀疏、踏雪簌簌,但见少年颀长,少女窈窕,走在一起甚是和睦,仿佛自成了一方天地,将别人都摒弃在了外头。

    温墨忽然用力摇了摇头,忙快步追了上去,“唉等等我,你们怎么直往上走了呀?往那边走的话能把整个梅林都走遍呢。”

    景玥精心营造出来的气氛被瞬间打破,他跟着云萝停下了脚步,并在她看不见的背后幽幽的朝温墨看了过去。

    温大公子脚步一顿,一瞬间又从背后窜上了一阵凉意。

    他有些困惑的看着景玥,然后悄悄的把脚步挪到了云萝的另一边。

    唉,阿玥哪都好,就是这脾气实在是太阴晴不定了些,总是一会儿高兴一会儿又不高兴了,让人琢磨不透。

    云萝似乎觉察到了一点异样,转头看向景玥。

    景玥的目光在瞬间柔和了下来,朝她嫣然一笑,艳若桃李,过于浅淡的雪中梅林都似乎在瞬间被渲染上了几分色彩。

    温大公子飞快的眨了眨眼睛,不禁觉得心里有些古怪,只是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就听见云萝转回了头来跟他说:“我们想去看看能不能在附近打个猎。”

    “……什么?”震惊过后,他迅速的转头四顾,没发现周围有其他人才松了口气,压着声音说道,“这不大好吧?佛门圣地,又是杀生又是吃肉的。”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能不能也一起把你的表情同步一下?

    温墨性子活泼还有些话痨,几年前在家里也是个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主,但他还真没有做过在寺庙里吃肉这样出格的事情。

    今日兰若寺举办法会,大部分香客都还在寺院里面,只有少数年轻人待不住先跑到了后山闲逛,云萝他们很轻松的就避开了人群,只往僻静隐秘的地方钻。

    当云萝把从雪地里揪出来的两只肥兔子利索的剥皮开膛,拿雪搓洗干净的时候,景玥也已经拾捡干柴架好了火堆,另一边,温大公子兜着一捧梅花偷偷摸摸的走了过来,从枝头掉落到他头上的积雪都没工夫去伸手掸一下。

    “我在附近转了一圈,就只找到这么几朵盛开的梅花,再远的不敢去,怕遇到人。”他把帕子摊开在云萝的面前,小心翼翼又有种偷摸的兴奋,“够不够?”

    帕子上小小的一捧梅花确实不多,但少说也有好几十朵,云萝看了一眼就说:“够了,就是给肉添个香而已。”

    火堆已经点燃,景玥伸手将云萝手里的两只兔子都接了过去,“我来吧。”

    云萝犹豫了一下,然后就愉快的放手了。

    有人代劳,她自是乐得吃个现成,至于说金尊玉贵的小王爷会不会烤肉,她觉得在战场上待了三年的人,不可能连这么简单的技能都不会。

    火舌炙烤着油脂,发出“滋滋”的声响,最外面的一层肉迅速的变色紧缩,没一会儿就散发出了一股子扑鼻的肉香味。

    云萝从随身携带的荷包里翻出了一小包盐巴和花椒粉,交给景玥均匀的撒在了油汪汪的两只兔子上面,一瞬间激发出来的香味也更浓郁了。

    温墨忍不住的咽起了口水,拿着根小树枝眼巴巴的坐在旁边看着,“你你你还随身带着调料包?这是一早就想好了要来这里抓猎物烤肉吃吗?”

    云萝头也不抬,“我去哪里都随身带着这些,并不是为今天专门准备的。”

    温大公子的脸色十分的一言难尽。

    景玥真是一点都不想去看那碍眼的人,只侧头跟云萝说话,“我之前在西北,发现他们那边有许多人烤肉都会撒上一种叫孜然的香料,不禁香还能祛除肉里的腥膻,我原本还带了些回来,只是在路上出了点意外不慎丢失,之后虽然也让人带了些回来,却也以为你用不上了。”

    云萝的脸上虽没什么波动,眼睛却是微亮,问道:“你现在带了吗?”

    “没有,你若是喜欢,我回头让人给你送去府上?”

    “好!”

    景玥拿出匕首在肉上面划了几刀,又撒了一层盐粒和椒粉,温墨已经在旁边坐立不安,狂咽口水,完全听不见旁边的两人在说些什么。

    他今日早膳就没有吃都很饱,一路马车又跑着胖四妹爬了几百层台阶,他其实早已经腹中空空,现在被这扑鼻的浓郁香味包围,来自身体的本能真是怎么也控制不住。

    “好了没?我觉得已经能吃了!”

    景玥不理他,他就摸着肚子说道:“腹中空空,声若雷鸣,我觉得我现在能一口气吃下一整只兔子。”

    看着火上的两只烤兔,他有些纠结的拧起了眉毛,“我们三个人分两只兔子,怕是不够分呢。”

    景玥觉得他不说话都不行了,当即目光深幽面露嘲讽,“你那一小捧梅花就想换一整只兔子?”

    温墨想了想,觉得也对,便说道:“行吧,反正也快要到中午了,我就先要个半只填填肚子。”

    “你想多了,分你一条腿就已经是看在了你我的交情上。”

    温大公子顿觉得胸口一痛,一脸震惊,他不相信他们的友谊只值一条兔子腿!

    烤肉的香味越来越浓,终于,景玥将烤得最好,最油光发亮色泽焦黄的那一只递给了云萝,然后另一只也离开了火焰,伸手似乎要去拧那只前爪子,抬头看了对面眼巴巴的温墨一眼,最终还是把手转了个方向,扯了一条后腿递给他。

    温大公子默默的结果这只大腿,心里流下了侮辱的泪水,你竟然真的只给了我一只大腿!啊,这肉烤得好香!

    景玥又扯下另一条腿递给云萝,云萝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整只烤兔,摇头拒绝道:“一只就足够了。”

    于是温大公子又拿到了剩下的上半身。

    阿玥果然还是惦记着他这个好友的,说什么只分他一条腿,结果是他自己拿了一条腿,唉,要不要再分他一些呢?

    三人正捧着烤肉大快朵颐,冰天雪地中围着火堆也不觉得冷,却忽然听见身旁一句“阿弥陀佛!”

    温墨顿时浑身一僵,嘴上还叼着一块肉,却僵在了那儿一脸仿佛被雷劈了的震惊惊惶模样,云萝和景玥则同时抬头看了过去。

    那是一个面膛微黑的中年僧人,身穿灰僧衣,脚踩罗汉鞋,正站在他们身旁挡风的山石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神情十分的严肃。

    这是个高手,至少云萝完全没察觉到他是什么时候站在那儿的。

    “了尘大师。”景玥坐在原地纹丝不动,斜倚着身后山石姿态轻松又懒散,藏在袖子里的手却忽然在云萝的背上轻挠了两下。

    云萝一愣,低头看了眼自己手上还剩大半只的兔子,犹豫了下,然后伸手拧下一条大腿就高高的递向了上方的了尘大师,“大师也尝一口?”

    景玥忽然嘴角一抽,似乎想笑又硬生生的憋了回去,温墨更是被她的动作震得嘴里叼着的那块肉都“啪”的掉到了地上。

    不过两人的反应云萝都没有看见,她只看到了尘大师的脸越发的黑沉,忽然“呔”了一声,然后就看到他一直背在身后的那只手终于伸了出来,手上霍然一根粗长的僧棍!

    云萝一下子瞪圆了眼,还没来得及看个仔细,忽然腰上一紧,她瞬间就被抱离了原地,随着“轰”的一阵巨响,她从景玥的肩膀上抬起头来,看到刚才还在高高山石上的了尘大师跳了下来,一棍子就打得他们刚才所坐的那块石头石屑纷飞,四周喷溅起的雪花宛若瀑布,扑灭了火堆,又扑了温大公子满头满脸。

    景玥的脚步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回去解救手无缚鸡之力的温大公子,却在这时,了尘大师一棍之后倏然扭头朝他们看了过来,那目光如电、锐利惊人。

    眼见着他收棍转头要再朝他们追上来,景玥再不犹豫,扛着云萝就转身飞快的逃走了。

    趴在景玥的肩膀上,云萝还能听见温墨的哀嚎,“景玥你这个混蛋!大师饶命,我错了我错了!啊救命啊——”

    一直到再听不见那边的动静,景玥才将云萝放了下来,轻声的与她说:“放心吧,温子然不会有事的,顶多被了尘打一顿。”

    云萝现在还有点懵,这般暴脾气的和尚她还是第一次见,又听景玥这么说,便问道:“这位了尘大师是什么人?”

    “他是兰若寺武僧的领头人,也是惩戒堂的主持,武艺高强,性子刻板,脾气还特别大。”犹豫了下,景玥的声音更轻了,说道,“我现在还打不过他,不过再等两三年我就不怕他了。”

    前一句还有些忐忑,后一句就不由得神采飞扬了起来,云萝看着这样鲜活、带着少年意气的景玥眨了下眼,然后轻轻的弯起唇角。

    小小的弧度转瞬即逝,转眼又是平静清冷的模样,“真的不用去救温墨吗?”

    景玥伸手的抚上了胸口,想要按压下过快的心跳,然眼前却不断的浮现着阿萝刚才那个轻轻浅浅的微笑,他控制不住啊!

    每次见到阿萝朝他笑,他都控制不住。

    云萝不解的看着他,“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说着就伸手要给他把脉,吓得他连忙抓着了她的手,说道:“我没事,也不用担心温子然,了尘虽然脾气不好,但也不会真的伤了温家公子,我们回去的话反而可能要跟着一起被打。”

    他可舍不得阿萝受一点委屈。

    而云萝听他这么说,又想了想,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左右温墨不会真的受到伤害,被打一顿就打一顿吧,她会给他配制最好的膏药!

    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她又不自觉的弯起了眉眼,露出一点笑容来。

    景玥静静的看着他的小姑娘,目光专注又温柔,能再这样看着阿萝,真好。

    前面传来了细碎的人声,并且似乎正朝着这边走过来。

    景玥在云萝抬头的瞬间就收敛了眼神,转而不悦的看向那个方向。

    真是哪里都有碍眼的人!

    他想拉着云萝换个地方躲着这些人,云萝却已经迈步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他只能无奈的暗叹一声,然后跟了上去。

    法会暂告一段落,夫人太太们还在寺院里,年轻的公子小姐却有些待不住了,纷纷结伴出了寺院登上后山,安静的后山梅林也因此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

    云萝走过几十步,迎面就撞上了顾安庭和温如初等人。

    温如初看到她也十分惊喜,拉着顾灵佩就小跑着迎了上来,“我们正说着要去哪里找你呢,没想到就这么撞上了,真是太……”

    她忽然噤声,连脚步也停了下来,目光看着云萝的侧后方,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消失,又一点点的皱起了眉头,与她牵着手的顾灵佩更是徒然色变。

    云萝顺着她们的目光转头,就看见蒋华裳和公子小姐正从那个方向走过来,此时看到了这边的顾安庭等人,也都停下脚步,神情有些尴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