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深夜聆阴〕〔超越狂暴升级〕〔大奉打更人〕〔团宠龙女萌萌哒〕〔医神小农民〕〔萧战苏沐秋〕〔战神奶爸〕〔36749〕〔无敌真寂寞〕〔三国之随身魔法塔〕〔星空三界〕〔全球游戏:只有我〕〔时倾澜薄煜城〕〔成吉思汗的动物军〕〔医武高手闯天下〕〔三爷,夫人她又惊〕〔小妻太娇嫩,枭爷〕〔神医狂妃:邪王的〕〔超级豪婿〕〔爹地快来,巨星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10章 盛世夜景
    当皇上携着皇后与太子进入昭阳殿,就预示着今日宫宴的正式开始,宗亲勋贵、文武百官,各家命妇和小姐公子们纷纷跪拜行礼。

    云萝也跟着拜了下去,看到黑色的龙袍一角从眼前飘走,看到了太子落后一步,也是一身黑色蟒袍,迈着小步子不紧不慢的走过。

    走到她面前的时候,那步子微微顿了一下,然后感觉到他似乎侧过头来看了她一眼。

    “平身,坐。”

    “谢陛下!”

    再抬头的时候,就看到皇上和皇后已经坐在了最上方,太子单开一席,紧挨着御座。

    随着各自落座,礼官唱词,捧着佳肴美食的宫女们便袅袅娜娜的走了进来,泰康帝却首先转头看向了衡阳长公主,“阿姐已经有好几年未曾参加除夕的宫宴了,今日瞧着脸色红润,又丰腴了不少,看来是身体已经大好。”

    长公主摸了下自己的脸,有些喜滋滋的点头说道:“确实舒坦了些,今年冬日也才小病了几场,没两天就好了。”

    坐在长公主上手的一位老夫人笑眯眯的说道:“人逢喜事精神爽,衡阳好不容易找回了女儿,正是怎么亲香都不够的时候,哪里还想得起来要生病?”

    皇后也跟着笑道:“这话很对,阿姐把浅儿看得跟眼珠子似的,恨不得时时捧在怀里才放心,我想请浅儿进宫住几日她都跟我急呢。”

    这几位贵人一开场就把话题落到了云萝的身上,也让殿内的其他人纷纷将目光落到了云萝的身上。

    云萝进京三个月,只在刚进京的时候参加过沐国公府的赏菊宴,之后就一直待在长公主府中,就算偶尔出门走动,也只跟那极少数的人有交情,所以许多人一直到今日的除夕宫宴才第一次见到这位镇南侯府的大小姐。

    长公主拉着云萝给她介绍上手的那位老夫人,“这是瑞王府的老太妃,可不是轻易就能面见的大贵人,赶紧趁着今日这难得的机会先把见面礼给讨了来!”

    这就是皇后娘娘和景玥的亲祖母了。

    云萝之前就已经从旁人的话语声中知道了,此时就站了起来朝她老人家福身行礼,“见过老太妃。”

    老太妃满头的白发在灯下闪着光,笑眯眯的看起来十分和气,偶尔从眼底闪过的精光却让人不敢小觑。

    她伸手就把云萝拉了过去,眯着眼将她细细打量,笑着说道:“你祖母之前与我写信,那字里行间的得意真真是要溢出来了。我早就想见一见究竟是个多好的姑娘惹得那丫头跟我得意个没完,只是家里诸事缠身,老了身子也不大中用,竟是到今日才终于见着。”

    喊卫老夫人“那丫头”的,放眼整个大彧恐怕也只有眼前这一位了。

    说着的时候,她手上一滑,就将一个玉镯滑到了云萝的手腕上,又眯着眼看了看,还伸手摸了两下检查是否合适,说道:“这是一早就给你备下了的,如今尺寸正合适,这粉嫩嫩的色儿也配你这样鲜嫩的小姑娘。”

    老太太的手并不细腻,但却干燥而温暖,掌心还有一层薄薄的茧,握着就觉得甚是沉稳和踏实。

    云萝也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的桌子,是一只粉紫色的贵妃镯,玉质清透,触手温润,一看便知价值不菲,尺寸也非常合适,再过两年她应该就戴不上了。

    “谢老太妃。”

    老太妃见她不忸怩不推脱,心里头就更高兴了,拉着云萝的手干脆让她在身旁的位置上坐下,笑眯眯的说道:“一看就是个乖巧的好姑娘,傅彰那小子真是撞了大运能得你这么个好徒儿,也难怪他心心念念的连娶个媳妇都要先给你过过眼,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给你找后娘呢。”

    此话一出,周围就笑成了一片,纷纷将打趣的目光落到了武官席上的傅彰和季家坐席,看得傅彰一个糙老爷们都有些不自在的在席位上挪了下屁股,季千羽反倒落落大方,俏脸微红,笑容却明艳。

    有几个人忍不住的多看了一眼,这季家之前嫁不出去的老姑娘虽不如其他姑娘白皙柔美,但好像还挺好看的!

    傅彰察觉到那些目光,当即一个一个的全瞪了回去。

    云萝看到师父那边的动静,眼里不禁多了些笑意,转头与老太妃说道:“是我撞了大运能遇见师父。”

    “好好好,你们都是有福运的人,你也别回你娘那一桌了,就在这儿陪老婆子说说话。”

    陪她说说话?

    云萝不由得嘴角一紧,这个要求可有点为难她了。

    所幸宴席已经开始,一番歌功颂德之后,乐起,各色表演轮番上场。

    宴过一半,殿中就没有了一开始的整齐严谨,许多人都离开了自己的席位,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谈天说话,或交流感情,或结交同僚上峰,或谈论些无关紧要的国事家事。

    云萝忽然感觉背后被人轻轻的戳了两下,转头看向身后的人,眼里带着疑问。

    老太妃也跟着她一起转头,看到身后的景玥时不由得诧异问道:“玥哥儿,你怎么过来了?”

    景玥看了眼云萝,说:“我来叫阿萝去外面看灯。”

    “就那么几盏灯有什么看头?又不是元宵中秋……”老太妃的声音忽然顿住了,眼中飞快的闪过些什么,之后看向自家孙子的眼神中就带上了几分惊疑和探究。

    咦?她孙子竟然来请小姑娘去看灯?

    景玥的面上丝毫不显异色,与往常在云萝面前相比,此时的神情甚至是有些冷淡的,只说:“太子已经在外面等候。”

    “哦?那你们都去玩吧,坐在这儿也没趣得很。”

    云萝也想出去外面走走,就起身又跟公主娘说了一声,然后就到昭阳殿外去看灯去了。

    老太妃不时的转过头去看那两个一起朝殿门外走去的身影,目光在惊疑中带着若有所思,又在探究中有点发懵。

    人老成精,她一眼就看出了自家孙子与平时有些不同。

    他何时会主动去找小姑娘说话了?还相约去看灯?虽然说还有个太子殿下吧,可是……两人是不是走得太近了点?都靠得这么近了他竟然还没有躲开!?

    不不不,她怎么看着好像是他主动朝卫家的小姑娘靠近过去的?

    会不会是她想多了?她家阿玥与逸之从小就好得跟亲兄弟似的,会跟逸之的妹妹稍微亲近点也是人之常情吧?

    殿中的舞曲,周围的应酬,此刻都已经无法吸引瑞王府老太妃的注意了,坐在那儿越琢磨越觉得这事儿有点不对劲。

    周围的人见老太妃似乎在想事情,也大都识趣的没有上前来打扰,倒是邻座的长公主关心了一句,“老太妃,您没事吧?”

    老太妃回过神,笑着朝她摇了摇头,似闲话家常一般的忽然探问起了云萝,“你家丫头平日里在家都做些什么?这几个月来一直有所耳闻,说小丫头深居简出的既不参加宴席,也不时常出门游玩。你也别太舍不得放她出来,小姑娘正是活泼好玩的时候,关在府里头要闷坏的。”

    宫宴并没有持续到很晚,从中午开始入宫,傍晚开席,大概戌时就散了,大家都还能回家去和家人一起吃顿团圆饭,一起守个岁。

    今晚的京城也十分热闹,寻常人家都在家门口挂上了两盏红灯笼,没有像平时那样舍不得灯油蜡烛,而是尽可能的让家里家外都亮堂堂的。大户人家更是灯火通明,仿佛那蜡烛灯油都不需要费银子购买。

    云萝他们从宫里出去,沿路还看到有不少孩子在街上玩闹,间或响起的鞭炮声“噼里啪啦”的,夹杂在大人孩子们的笑声中,热闹而宁静。

    今晚要在镇南侯府守岁,一家三口聚集在正院,长公主倚在榻上打瞌睡,忽然幽幽的说了一句:“母亲一个人在江南怕是没什么心思守岁,也不知我们何时才能一家团聚。”

    屋里的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闷,蔡嬷嬷不禁安慰道:“只要殿下、侯爷和小姐都好好的,想必老夫人就很开心了,守不守岁的又有什么要紧?不过是个仪式罢了。”

    长公主沉郁了一瞬就很快打起精神,自己嗔起了自己,“大过年的,我说这些做什么呢?时辰也快差不多了,嬷嬷可有吩咐下去待会儿要吃的点心?京城过年要吃饺子,浅儿却是习惯了要吃汤圆的,两样都不能少。”

    “殿下放心,奴婢早就让厨房那边准备好了,就等着子夜一过迎新年,饺子有虾仁馅、鱼蓉馅、白菜肉馅,汤圆有芝麻馅、枣泥馅、红豆馅,都特特跟厨房吩咐了,不要放太多糖,小姐不爱吃太甜的。”

    子时一过,云萝和卫漓亲自出门将摆放在院子里的几个烟花点燃,火花闪烁,火焰升腾,然后在空中轰然炸开。

    隐隐的,似乎还能听到从远处传来的孩童的欢呼声,云萝也在抬头看空中绚烂的烟花,有自己家放的,也有别人家放的。

    长公主站在门口,看着院子里的一双儿女,忽觉得鼻子一酸,眼中就蒙上了一层湿意。

    侯爷,你看,我把我们的女儿找回来了,还一起度过了第一个新年。

    放完烟花,吃过饺子和汤圆,云萝还收到了两份压岁钱,一份是公主娘给的,一份是哥哥给的。

    搂着两份沉甸甸的压岁钱,时间进入了泰康十七年,云萝也又长大了一岁。

    初一睡到日上三竿,一家人围炉品茶很是悠闲。初二进宫,也算是长公主另一种意义上的回娘家。

    从宫里回来的时候,长公主府和侯府的两边门房里就都多了许多的拜年礼,之后一直到元宵,门房那边每天收到的拜年礼都络绎不绝,而因为长公主身体不好,从初三开始,卫漓就带着云萝开始往交好的人家里去拜年。

    忙忙碌碌每天都是从天亮奔忙到夜晚,拜年、赴宴,还有就是自家设宴邀请宾客,一直忙到十三四才逐渐安闲了下来。

    “别人过年都是胖一圈,你怎么反倒还瘦了?”长公主看着越发瘦削,手背上的肉窝窝都消失不见的亲闺女,心疼得不要不要的,转身便指责起了卫漓,“天天带着你妹妹往外跑,怎么都不多看顾着些?”

    卫漓谦逊的认错,心里也有些自责。

    天天见面没太大的感觉,但是看着妹妹再去细想过年前的妹妹,便猛然发现确实瘦了不少。

    两颊上那原本还有些嘟嘟的肉不见了,下巴收缩了不少,眼睛都好像大了点,尤其是那双手,十指纤长,虽不至于骨节分明,但也没有了之前的圆润。

    越看,小侯爷的眉头皱得越紧,“怎么一下子瘦了这么多?”

    云萝却没觉得,哪里就是一下子?分明是一点一点瘦下来的。

    “听说哥哥小时候也很胖,到了十几岁才开始迅速的长高消瘦,难道跟我现在不一样?”

    卫漓:“……”糟,被妹妹提起了黑历史!

    长公主也回想起了瘦了还没几年的儿子,倒是没那么担心云萝的消瘦了,暗自琢磨着,卫家的血脉还真是怪有意思的。

    不再纠结瘦没瘦,长公主就又关心起了别的事情,“明日就是元宵了,城里有灯会,可有约好了人一起出去游玩?”

    “约好了,温家几位姑娘和广平王府的三小姐、四小姐都送来了帖子,相约明天夜游灯市。”

    “其他府上的小姐没送来帖子?”

    “有的,只是我与她们都不大熟,如初在过年前就和我说好了元宵一起过,所以其他人就都拒了,或许在灯会上也能碰面。”

    长公主是很支持云萝出门去游玩的,之前看她天天在家里窝着也不嫌烦闷无聊,公主殿下虽喜欢抬眼就能看到女儿,但心里也是忍不住有些忧愁。

    这个年纪,哪里会有不喜欢出门的小姑娘呢?虽然之前就知道了她家闺女是个爱清净的,但这也太清净了!会不会是因为初到京城,心里还别扭着放不开?

    如今看着她交了几个朋友,正月里拜年时也结交了不少,长公主是高兴的,一高兴就往云萝手里又塞了一沓银票,“明日出门,看到什么喜欢的只管全买下就是,若是银子不够用,那些大点的铺子都是可以记账的,不要觉得难为情。”

    “谢谢娘。”虽然云萝觉得她用不了这么多,但收下似乎更能让娘高兴。

    转眼就是元宵节,过了今天,朝廷也要开印,重新上朝上班了。

    早早的在家里用了点晚饭,并没有吃饱,不过垫了下肚子而已,然后云萝和卫漓和出门会友去了。

    京城纵横各十一条大街,除去占据北端一大片面积的皇城,京城被整整齐齐的分割成了一百二十八坊,而二十二条大街中,最热闹的当属南北向居中的正元大街。

    兄妹两到达约定地点的时候,温家兄妹早已等候多时,远远的,温如初就第一个跑了过来,往云萝的身上一扑,“云萝今日这么穿戴,真好看!”

    云萝今天穿的是一身大红色袄裙,梳双髻,别着赤金的蝶形珠花,翅膀呼扇,流苏轻颤,正是她生辰时长公主送她的那份生辰礼。

    想到出门时公主娘看着她身上这套头面喜滋滋的模样,云萝也不禁柔和了眉眼,一刹间仿佛看到了花儿幽幽绽放,背后的灯影都虚幻了。

    温如初忽然觉得心口砰砰直跳,愣愣的看着云萝的面容,有点回不过神来。

    云萝察觉她神情古怪,便伸手在她眼前晃了一下,“怎么了?”

    温二姑娘眨眨眼,忽然抚着胸口一副将要窒息的痴迷模样,“我突然发现我好像被你给迷住了,怎么就这么好看呢?”

    “……你今天第一次见我?”

    “那不一样。”温如初摇头晃脑的,“反正就是觉得今天的你特别好看,红艳艳的又喜庆又好看。”

    温墨“啪”一下的敲在她脑瓜上,“你还是回去多读读书吧。”哪里有这样形容人的?

    温二姑娘哼了一声,一手拉着叶蓁蓁,一手挽上了云萝,说道:“今晚就只有我们几个,可以自在的玩了!”

    “如玉的脚伤还没好?”

    “哪有这么快?大夫说,需得养上至少一个月才能好,现在她走路都是踮着脚的。”

    “如兰如喜怎么也没来?”

    “我娘说她们年纪小,今晚街上的人又多,怕被冲散了,就把她们拘在了家里。”

    一边说着,一边就在街上逛了起来。

    如今才刚刚入夜,街上就已经人流如织、熙熙攘攘的了,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张灯结彩的,街边的小贩,通明的商铺,这边的擂台上有人在打擂猜灯谜,那边的擂台上是作词吟诗,而远处,有铜鼓喧锣声传来,这里在舞狮,那里在耍杂技,伴随着围观百姓的起哄叫好声,还有孩童无忧的欢笑,交织成了一副盛世夜景的图画。

    置身其中,云萝有些恍惚,忽然听见身后一声:“姐姐!”

    这个声音让云萝和卫漓都愣了下,转头就看到太子殿下正在那儿朝她抿嘴笑得矜持又带点得意,他的身后,高大的灯笼架映得他全身都带上了光辉。

    他迈步悠悠的走了过来,对犹豫着不知该不该行礼的几人挥了挥手,微扬着头说道:“不必多礼,本……我这是微服私访,不能轻易泄露了身份。”

    卫漓皱着眉不赞同道:“京城里认识您的人并不少,您这般贸然出宫实在不妥。”

    太子殿下轻哼一声,“我爹娘都同意了,表哥你说了可不算,是吧舅舅?”

    景玥将目光从云萝身上收回,拍了拍他的头,半点都不掩饰的威胁道:“安分点,就下次还有机会出宫,不然宫里也很热闹。”

    那有什么看头?宫里的早就看腻了!

    太子殿下一如既往的识时务,瞬间就从骄傲模式转换成了乖巧模式,对云萝说道:“姐姐,我从宫里给你带出了一盏花灯,是所有宫灯中最好看的,现在放在马车上,等回去的时候我再给你。”

    “好,谢谢。”

    他的神色中顿时又抑制不住的浮现了几丝得意,伸手拉了云萝一下,示意她弯腰,然后用手遮挡着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还有一个好消息,你听了肯定会高兴。我今日听我爹跟我娘说,朝廷能得到土豆和玉米这样的高产粮食,姐姐你居功至伟,今年开印上朝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册封你为郡主,还有赏赐郑家二叔的圣旨也会送往京城。”

    云萝不禁目光一动,问道:“你知道舅舅会派谁去江南吗?”

    “这个还没定呢,姐姐,你是不是想回江南去看看?”

    云萝抬眼看向他,只见她这位年纪也才不过六岁的太子表弟正得意的冲她眨眼睛,一副已然猜到了她心思的表情。

    心头默然,指尖微痒,然后她忽然伸手就在他的脸上捏了一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