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深夜聆阴〕〔超越狂暴升级〕〔大奉打更人〕〔团宠龙女萌萌哒〕〔医神小农民〕〔萧战苏沐秋〕〔战神奶爸〕〔36749〕〔无敌真寂寞〕〔三国之随身魔法塔〕〔星空三界〕〔全球游戏:只有我〕〔时倾澜薄煜城〕〔成吉思汗的动物军〕〔医武高手闯天下〕〔三爷,夫人她又惊〕〔小妻太娇嫩,枭爷〕〔神医狂妃:邪王的〕〔超级豪婿〕〔爹地快来,巨星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19章 你是不是喜欢我
    戏台子上咿咿呀呀的唱得热闹,无非也是才子佳人的故事,云萝看了一会儿之后就有些看不进去了,转身溜出了人群,往茶园那边去研究土豆。

    家里地方小施展不开,她能想到最安全的地方就是茶园那边的院子,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在景玥表示无妨之后,她还是厚着脸皮继续占用着。

    她记得前世的土豆都是很大个的,拳头大的都只能算是中等个头,可不是现在这样大的也不过比鸡蛋稍稍大了一圈儿。

    是肥料不足,还是基因尚未优化?又或者是种植的手法不当?

    可惜她不曾修过农学,不然还能更细致专业的研究研究,如今却是只能提出个概念,然后交给有经验、脑子灵活的农夫们去专职研究。

    云萝过去的时候,景玥正在摆弄着几个土豆,绕着桌子围了一圈的人,明明已经看了好几天,但此时看着却仍是每一个人都兴致勃勃的。

    “爷,这土豆虽不如米面好吃顶饱,但也算得上是粮食,西北之地若是也能种植并推广开来,往后咱的粮草就都不用愁了!”

    “是啊是啊,那边良田不多,荒地却多得很,正适合种植此物。干吃有涩味,但用肉炖了却全是肉味,我觉得比正经的肉也不差什么了。”

    “还有四千多斤呢,郑二叔一家也种不了这么多,要不均一些送去西北?”

    景玥放下土豆,又拿着帕子将手上的泥土擦了擦,头也不抬的说道:“想没什么美事呢?这点种子都不够一个村种的,倒不如留在这儿继续种植,尽快的增加数量。”

    无痕点点头,“爷说得对,江南的田地肥沃,一样的东西在这里总能种出更多的产量,等过几年数量多了,不必我们操心就自然会流传到西北去。当然,若是能早几年种植,就更好了。”

    大罗掰着手指算数,“五百斤种子出了四千七百多斤土豆,下一茬全种下到十月份就有近四万斤,到明年就变成几十万,上百万斤……哎呦我去!不出三年,必能传遍整个江南甚至是南方地区。”

    无妄在旁边提醒道:“别忘了京城皇庄里还有这个数呢。”

    大罗回味了一下今日中午吃的那个土豆的滋味,又畅想了一下以后能够敞开肚子吃到饱的美好日子,不由“哧溜”的吸了下口水,顿时惹来旁边同伴的嫌弃眼神。

    云萝就是在这个时候进来的,被无痕等人分外热情的迎了进去,然后又在自家爷嫌弃加警告的眼神中默默退散。

    之后的一整个下午云萝都留在这边院子了,研究了半天土豆其实也研究不出什么来,后来索性就问起了这个新建的茶园。

    茶园新建,但成活的植株在今年开春的时候就都长出了叶芽,挑着芽尖采摘了一茬,所得的茶叶数量不多但也不少,都封存了起来。

    如今正是茶叶生长的旺季,但茶树还是苗,除了隔三差五的去摘个尖儿让下面的枝叶横向发展,还不能大规模采摘。

    不过茶树生长得很快,去年种下的茶树经过今年一年的生长就基本能成园了。剩下的大片地方也正在持续的种植,预备在今年寒冬之前全部种遍。

    茶园建成之后,附近的村民在一年的春夏秋季就又能多一个干活挣钱的去处,肥皂作坊的规模也一直都在扩大,这周围一片人的百姓们只要不是太懒惰的,日子总能越过越好。

    只不过,再富裕的地方也总有那懒惰不事生产的人,宁愿饿着肚子得过且过,也舍不得放下他们游手好闲的主业。

    云萝傍晚时离开茶园,在经过村西边一间废弃破屋的时候就听到了从屋后传出的一阵吆喝声,还有骰子与骰盅碰撞的骨碌声。

    云萝原本不想理会,只是听到了几个耳熟的声音,想到今日是自家设宴,若是闹出了事情来也有自家的责任,稍一犹豫就朝屋后转了过去。

    “四六六,大!”

    随着开盅,有人欢喜有人唉声,坐庄的刘苗将面前的铜钱收拢,两只眼睛都在放着光。

    忽然从身侧投下了一片阴影,他下意识转头去看,脸上的笑容微僵,然后又迅速的舒展了开来,一双眼骨碌碌的在云萝身上打着转,说道:“呦,表妹怎么到这儿来了?要不也来玩两把?”

    云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又从其他几个人的身上一一扫过,郑文浩、李大水,还有其他村的几个,都是些日常不干正事的二流子。

    郑文浩在看到她的时候目光不由得瑟缩,李大水却打量得颇有些肆无忌惮,还咧嘴喊她,“侄女!”

    他的嗓子在那日对邱妞妞作孽不成之后就被云萝使手段弄坏了,就是防着他事后胡说八道坏妞妞的名声,所以他其实发不出什么声音来,使尽了全力也只有极沙哑的仿若吹气一般。

    但是这一声极轻极沙哑的气声,配上他的口型还是很容易就让人分辨出了他的意思,原本有些畏惧不自在的其他人明白过来他喊了声什么之后顿时发出了一阵哄笑,神情也忽然就张扬胆大了起来。

    面对这些放肆的人,云萝的脸色却淡淡的一点变化都没有,只是忽然夺过了景玥刚抓到手上的长鞭,“咻”的一声朝李大水抽了过去。

    “啪!”“啊——”

    她的鞭法不大好,虽目标是冲着李大水过去的,但还是不甚牵连到了旁边的其他人。

    李大水被抽得一瞬间皮开肉绽,他旁边的两人也被鞭梢划过,一起惨叫着仰倒在了地上。

    其余人一下子就被吓傻了,有人连笑容都还没来得及收起就全都僵硬在了脸上,眼中尽是畏惧。

    他们游手好闲、祸害乡邻、正事不干,都是十足的地痞无赖二流子,平时骂骂咧咧、聚众斗殴的事情也没少干,但终究都只是些小打小闹而已,如云萝这般一句话都不说就直接上鞭子把人抽得血肉模糊的,还真是从没有遇见过。

    被不甚牵连的两人缓过了一口气,捂着伤口强忍着不敢再喊叫,李大水却还在地上打滚,张大了嘴也只发出“嘶嘶”的抽气声,他们看看他,又抬头小心的看了眼脸色淡得一点表情都没有的云萝,忽然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云萝转移视线,郑文浩安静如鸡简直都要缩到地底下去了,刘苗对上她的目光不由僵着嘴角干笑了两声,小心的伸手要去捡地上的骰子和骰盅,却又在云萝的目光落到他手上的时候硬生生停住了。

    “听说你乱翻东西,弄坏了文彬的一本书?”

    “啊!啊?”刘苗没想到她会突然说起这个完全无关的事情,以至于呆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眼珠偏移小心的瞄了眼李大水,慌忙说道,“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以后……以后一定不会再乱动文彬的东西!”

    难道她是为那本书而来的?不是因为撞见了他们在此聚众赌博?

    正胡思乱想着,忽见云萝上前一步,所有人都被她的这个动作吓得一下子往后退去,脸上的畏惧显而易见。

    然后,安静中只听见“啪”的一声轻响,他们顺着声音低头看去,眼睁睁看到她抬起脚后被碾碎在了地上的骰盅和三颗骰子,一如他们被吓到粉碎的小心心。

    “咕咚!”有人咽了下口水,发出好大的一声响。

    云萝转头看去,看到一个干瘦的脏兮兮少年人,对上云萝的目光更是吓得想要死过去,一下子用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原地蹲下,胡乱喊着:“我不敢了我不敢了!”

    云萝:“……”

    身为一个无赖,你竟然这么怂?

    不过被他这么一打岔,云萝倒是没有那么生气了。

    她随手将长鞭卷起来递还给景玥,然后蹲下将散落了一地的赌资全部收拢捡了起来。

    都是铜板,连个米粒大的碎银子都找不见,沉甸甸叮当响,看着挺多,实际数量却还不到一贯。

    这聚赌的规模也是让她大开眼界。

    刘苗不安的挪了下脚后跟,云萝还看到他的手略微用力的按在胸口。

    “拿出来。”

    刘苗愣了下,抬起眼皮看她,眼珠不安的轻晃着,“拿啥出来?”

    云萝的目光落在他胸口,“你弄坏了文彬的书,难道不该赔偿?”

    “我们是啥关系啊?咋还说到赔偿上了?我又不是故意的。”刘苗侧转过身,一个下意识躲藏的动作,“再说我哪里还有钱?钱都在表妹你的手上了。”

    他的神情是不安的,眼珠子也是不安分的,有意无意的往云萝的手上瞄,仿佛她手里的那些钱全都是他一个人的。

    景玥很不喜欢他的这个眼神,于是就默默的将鞭子又递给了云萝。

    他觉得,阿萝耍鞭子的模样好看极了。

    虽然动作不太熟练,但该打的人打到了,刚才不甚被牵连的两个人也是活该。

    无妄殷勤的拿出一方帕子帮云萝把手里的铜钱兜了起来,云萝空出了双手就似乎又能挥鞭子抽人了。

    刘苗死死的盯着那根长鞭,不等云萝伸手去接就慌得连忙后退,“别别别,我给我给!”

    说着就从怀里摸出了一粒碎银子,忍着一脸心疼的递给了云萝,“这可是有足足三钱银子,够买好几本书了!”

    云萝没有伸手,而是看了一眼,“你知道你弄坏的是什么书吗?”

    “这个我咋晓得?我又不识字。”看着云萝面无表情的,他忽然大叫了起来,“你啥意思?不就一本书,你该不会说三钱银子都不够吧?你看别唬我,我就算不识字也晓得一本《千字文》只要四五十文钱就够了!”

    “你弄坏的是《千字文》吗?”

    “这我哪里晓得?你说啥就是啥呗,再贵又能贵到哪里去?再说,我不过是弄坏了几页而已,用浆糊粘一粘也一样能看!”

    云萝不想跟他纠缠书弄坏了几页不影响该不该赔偿,该赔偿多少的问题,她今日只是想给他个教训,让他以后不敢再乱动别人的东西。

    毕竟,村里要做好几天的戏,他恐怕还得再留几天,赶是不能赶的,不然对刘氏,对文彬的名声都不好。

    所以她直接给出了一个选择,“那本书买来时我花了十两银子,我也不要你全赔,只收你五钱银,不然,我抽你一顿就当是抵消了赔偿?”

    包括刘苗在内的所有人的抽了口冷气,十两银子的一本书?那怕不是用金子做的吧?

    刘苗哪里舍得拿出这么银子来?可他虽是穷苦人家的儿郎,连娶个媳妇都要先卖了小姑才能凑得起彩礼,但因为是刘家独苗,他真是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苦,最大的苦头大概就是几年前他对云萱动手动脚,结果被云萝按着揍了一顿。

    那件事已经过去许多年,但他至今仍记忆犹新。

    用拳头打人就已经够疼了,现在她还想拿鞭子抽他?

    他不由自主的转头看了眼李大水,夏日衣衫薄,一鞭子下去,衣衫撕裂,血肉翻卷的伤口看着就十分骇人,他只是想了一下这样的伤口若是出现在他自己的身上,便忍不住手抖了一下。

    “我我……我给你银子!”

    他终于还是从怀里抠出了总共五钱银子,心不甘情不愿的递给了云萝。

    这是他身上几乎所有的银子了,正是前日到白水村姑母家做客的时候,大姑父给他的一个利是红包,原本还想着要慢慢花,却没想到还没等他花出去就翻个手又回到了郑家人的手里。

    看着云萝伸出的手,他也不知是不是受了刺激脑子突然进水,目光突然恍了一下,然后在将银子放到云萝手上的时候忽然伸出手指在她的手心里挠了一下。

    云萝的双眼顿时一眯,然不等她反应,就见一道鞭影从身旁凌空掠来,刹那将刘苗抽飞了三丈远。

    这可比刚才云萝抽的那一下厉害多了,刘苗连个声音都没有能够喊出来就眼睛一闭,竟是当场晕厥了过去。

    五钱碎银子落地,景玥抓着云萝的手,掏出帕子仔细的给她擦拭手心,眉眼间一片暗沉,充斥着浓郁的戾气和疯狂。

    云萝看着他的脸色有些怔愣,然后缓缓的抽回了自己的手,连带着那块帕子一起,自己轻轻擦拭着,神色莫名。

    景玥回过神来,忽然有些心慌。

    无妄眼珠子转啊转,十分机灵的上前踢了昏过去的刘苗一脚,转头又将掉落到地上的银子捡了起来一块儿塞进兜着铜钱的手帕里,谄笑着说道:“郡主何必跟这种人纡尊降贵呢?没的反倒让他以为自己有多大的脸面得寸进尺的,您有什么吩咐都只管说一声便是,小的愿为郡主效犬马之劳。”

    云萝敛下眼睑,沉默了会儿,那短短的不过是两个呼吸的时间,却让无妄紧张得额头都冒出了汗,景玥也紧紧盯着她,忽觉得呼吸困难。

    他刚才一时没有忍住,阿萝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但其实,云萝的心思并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复杂,她只是有一点点受惊和疑惑。

    之前她好像想岔了。

    再抬眸,她的眼中一片平静,扫过那几个被吓傻了的无赖,在郑文浩的身上微顿,说:“别再让我看到你们聚众赌博。”

    不然的后果她虽没有说,但已经足够吓得他们慌忙点头。

    以后会不会故态复萌谁也不能保证,但至少此刻他们都答应得真心实意。

    怕了怕了,不敢了不敢了!

    云萝其实不想管他们,她只是不愿眼睁睁看着郑文浩涉入到赌博的泥潭之中,到时候闹到家破人亡,首先倒霉的就是郑大福。

    老爷子虽偏心,还年纪越大越钻牛角尖,但除此之外并没有别的大毛病。如今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老得很快,恐怕没多少年好活了,她并不希望他临到老了还要被亲孙子拖入泥沼。

    其实如果他能想开些不要跟大儿子一家死死绑在一起,答应郑丰谷的请求,让二房来奉养他和孙氏到老,郑文浩赌得再大,云萝都不会多眨一下眼。

    没收所有的赌资,又警告一声之后,云萝就不再多留,扔下昏迷的刘苗和另外三个由她造成的伤员,转身离开。

    趴在墙角一直目送着云萝的身影彻底消失,留在原地的几个无赖们才大大的松了口气,转头看到躺地上的两人,面面相觑。

    “这可咋办?”

    被牵连的两人熬过了最初的疼痛之后倒是没有大碍,李大水却还躺地上站不起来,至于受伤更重直接昏过去的刘苗,他们反倒不怎么关心。

    毕竟也不过才认识两天而已,要不是看在他是郑家亲戚的份上,其实根本就不想带他玩。

    “他不是郑二婶娘家的亲侄子吗?之前还吹嘘说跟表弟表妹们的关系老好了,他一来,他姑父就给了他一个大红封。”

    “这话你也信?要真是关系好的,以前能不到村里常来常往吗?”

    “唉,郑文浩,这到底是咋回事?你倒是说说这事儿该咋办啊!”

    郑文浩阴恻恻的看了眼云萝的方向,掸着袖子说道:“我咋会晓得?不晓得!”

    这边无赖二流子们被吓得小心肝乱颤,云萝离开后则往家走去,不知不觉中,无妄落在了最后面,离前面的两位主子越来越远。

    站在这儿已经能听见从村口传来的咿咿呀呀唱戏声,云萝忽然停下了脚步,转身问道:“我以前是不是都想错了?你是不是喜欢我?”

    无妄忽然脚下打滑,“噗”的一声摔进了路边的水沟里,溅起的水花浇湿了路边的小草。

    景玥更是表情一慌,完全没想到她竟会这么直接的询问。

    都不需要婉转一下的吗?

    可是最初的慌乱之后,他竟然一点都不觉得吃惊和意外。

    缓缓的稳住满腔的慌乱,他的心却依然高高悬在半空中,眼睛紧紧的盯着她,小心的,斟酌的,带着几分试探和期待的问道:“你以前是怎么想的?”

    以前是怎么想的?

    那可真是太多了!

    从当年后山的初遇,到镇上他虽不曾出面却让无痕找了上来,再之后她刚暗搓搓敲了郑丰年的板砖,回头就跟他撞上了,那还是她第一次与哥哥见面。

    她一开始以为他想灭口,后来又觉得他另有所图而心生警惕,之后便认为他是看在师父和哥哥的面儿上才对她多有照顾,一直到现在,她甚至都觉得个人与他的交情也算是不错了,算得上是个朋友。

    可是刚才,她看到他抽了刘苗之后的神情,突然就有了点不一样的感觉。

    思绪一瞬,她没有详细的跟他说自己的想法,而是缓缓的皱起了眉头,直接又反问了一句:“所以,你是真的喜欢我?”

    景玥悄悄的红了脸,又被她的眼神给哽住了。

    怎么觉得,她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变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