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乱世栋梁〕〔苏厨〕〔市井之徒〕〔牧龙师〕〔家有悍妻怎么破〕〔叶无缺玉娇雪〕〔超品命师〕〔厉少,你老婆马甲〕〔侯府小哑女〕〔龙飞凤仵〕〔术修大巫〕〔火影:从双神威开〕〔大师兄又败了〕〔我在聊天群假扮孙〕〔江湖岁月〕〔轮回仙神道〕〔重生八零后我要当〕〔人在超神已娶凯莎〕〔我不想再陪仙二代〕〔修仙满级后我重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21章 不一样
    母亲对儿女的声音似乎总是特别的敏感,在其他人都还没有察觉的时候,刘大舅母就忽然冲了出去。

    客人太多,屋子狭小,将东西挪了又挪,在食肆这边交错着摆放了三张桌子,又往门口摆放了三张,坐的都是自家亲戚和乡邻。

    在刘大舅母挤出到外面的时候,其他人也终于有人看到了从村西边一步步挪过来的几个人影。

    此时天色还亮,足够人清楚的看到郑文浩和隔壁桥头村那个叫邱笙的无赖一起架着刘苗,踉踉跄跄的走过来。

    刘大舅母看到自家宝贝儿子的惨状时愣了一下,然后猛的一声惨叫,并飞快的朝那边奔了过去,“我的儿,你这是咋了?”

    声音凄厉把屋里的另外两个刘家男人也都惊了出来,一出来就看到自家独苗几乎是被拖着走,浅色衣衫上沾染的大片血迹触目惊心。

    刘大舅是个木讷人,目光直愣愣的双手一个劲的哆嗦,刘老汉则是眼前一黑,身子也跟着晃了两下。

    正巧站在他身旁的郑丰庆随手扶了他一把,“刘大伯先别慌,问问清楚究竟出了啥事再说。”

    视线一转,就向郑文浩问道:“文浩,出了啥事?你刘家表哥为啥会变成这样?”

    郑文浩没有转头,只把眼珠子转着偏到了云萝的身上,又迅速的缩回了目光,畏畏缩缩似一只怯懦的鹌鹑。

    云萝站在门口,直接说了一句:“我打的。”

    所有听到这话的人都忽然一静,然后诧异的看向她。

    除了少数的几个,在场的没一个人相信她好端端的会突然打人,还把人打成了这么个血呼啦咋的模样。

    肯定是这刘苗做了什么把云萝给惹恼了!

    但刘家人不了解,也不想了解云萝的性子,他们只知道他家的独苗被人打得血肉模糊,而且云萝还亲口承认了!

    刘大舅母看到儿子身上的那道鞭痕又是惊吓又是心疼,颤着手也不敢去轻易触碰,听到云萝的话当即就扭过头来,目眦欲裂,挥舞着手爪就朝云萝扑了过来。

    “你这个小贱人!”

    之后根本就不需要云萝动手,月容已在第一时间将她拦在了身后,兰香则上前挡住了刘大舅母。

    她也没有伤人,只是将人拦下然后牵引到了另一个方向。

    毕竟是郑家的亲戚,她若就这么把人给弄伤了,反倒是给自家郡主找麻烦,这点数她还是有的。

    “就算您是亲戚,但若是伤了我家郡主,也不是您能赔得起的,还请舅太太慎言慎行。”

    旁边忽然“噗嗤”一声,屠六娘捏着帕子捂嘴轻笑,看向云萝的眼神中含藏着森森的恶意,“你这丫鬟说得倒也有趣,你是金贵得不能有一丝损伤,把别人打得半死不活还不许反抗质问?”

    连番的变故让屠六娘的性子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从原来的跋扈狂妄到如今阴恻恻的恶毒,不仅是对云萝,而是身边的几乎所有人都被她敌视着。

    “不会说话就闭上嘴!”姑婆瞪了她一眼,又警告的看了眼蠢蠢欲动的郑玉莲,说道,“在场大都是看着小萝长大的,她是个什么性子谁不晓得?她是会无缘无故欺负人的人吗?”

    郑玉荷眼珠一转,想说什么但又似乎有所顾忌。

    屠六娘却是不管不顾,一副恨不得把云萝踩到脚底下的模样,“她现在可不是以前的那个乡下丫头了,没听她两个丫鬟说嘛,她现在是皇上的亲外甥女,长公主的女儿,侯府的大小姐,又哪里还会把我们这些乡下穷亲戚放在眼里?”

    郑丰谷和刘氏听到动静从院子过小门奔出来,正好听见了屠六娘的这番话,顿时脸色一变。

    然而,不等他们开口护着云萝,就听云萝格外淡定的说道:“就算还是个乡下丫头,我也从没有把你放在眼里。”

    屠六娘神色一狞,云萝却看也没有看她,而是转头向郑文杰说道:“管好你的媳妇,自己屋里的事都弄不清楚呢,倒是挑事到外头来了。”

    郑文杰是要脸面的,尽管他自己所做的许多事情本身就没什么脸面,但被云萝这么直接说到面前来,还是让他禁不住的有些恼羞成怒。

    他一把扯过了屠六娘,低喝一声:“闭嘴!”

    屠六娘眉毛竖起,根本就不惧郑文杰的警告,当场便与他吵了起来。

    门口因为这两人又闹成一团,不管郑大福和郑丰年还是其他的郑家人都不禁觉得丢脸,纷纷上前去拉架,好不容易才终于把人给拉开。

    云萝却不管他们的夫妻吵架,又拨开拦在前面的月容,看向被扶到了凳子上软绵绵坐下的刘苗,“自己手脚不安分,被打死也活该,你难道还想打回去不成?”

    刘苗在她的目光中瑟缩了下,又抬头飞快的看了她一眼,眼中的神色又惧又恨。

    刘老汉却被云萝这嚣张的话气得不轻,指着她怒道:“就算他不是你亲表哥,但这么多年来好歹总也有些情分在,他到底做了啥了不得的事竟让你把他打成这个模样?”

    云萝摸了下自己的手心,正要说话,忽然听见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郡主您不必替我家王爷遮掩。”

    话音落下,人也就到了面前,刚才跟着景玥离开的无妄竟又返回来,朝云萝拱手说道:“之前这刘苗不规矩,竟敢对郡主您动手动脚,王爷说了,只是打他一鞭已是看在郑二婶的面上从轻发落,不然就是剁他一只手都算是轻的。”

    此话一出,周围顿时一片抽气声,刘氏忽然冲到云萝身边将她上下打量,紧张的问道:“你有没有事?”

    无妄替云萝说道:“太太放心,我家王爷奉旨守护郡主的安危,岂能让她被人给欺负了?不过王爷又说了,郡主金尊玉贵,皇上都恨不得把全京城的所有少年才俊都堆到郡主面前任由她挑选,对刘苗,这次不过小惩大诫,但若是还敢不规矩起那肮脏的心思,可不能怪他再不留情面。”

    刘氏松了口气,随之又羞又恼。

    刘家毕竟是她的娘家,刘苗又是她的亲侄子,闹出了事情她也跟着没脸,而这血脉相连的关系真是不论如何都撇不开的。

    拐着弯的威胁了一通,威力也是巨大了。

    然而这还不算完,无妄转头又跟兰香和月容说道:“郡主不在意些微得失,不拘小节性子好,也不爱与人起争执,王爷现在不方便时刻守护在旁,二位姑娘身为郡主的贴身大丫鬟,兰香姑娘又有武艺在身,平时却要多留意些,就算郡主善良不介意,你们也不能让人冲撞冒犯了她。”

    兰香觉得他真是说得对极了,她家郡主就是这么的温柔善良又大方,不争不闹不计较,明明身份尊贵却从不仗势欺人,对人真诚性子好,真是再没有比她更好的姑娘了。

    倒是有些人总想仗着郡主的性子好而蹬鼻子上脸的,真当以为凭那一点微末的情分就能对郡主大呼小叫的?

    尤其是想到郡主今天竟然差点被人轻薄,两个大丫鬟就几乎要原地爆炸,恨不得冲过去再对刘苗抽上几十鞭。

    其他人也被无妄话中的意思给惊呆了,反应过来便是一阵哗然,有闺女的人家更是迅速的把自家闺女藏到了身后,对着刘苗指指点点。

    “他疯了吧?竟敢对小萝不规矩!”简直是色胆包天!

    “哎呦,同情的话差点就说出口了,呸!真是活该!”

    谁家都有闺女或姐妹,加上云萝在村里虽性子冷了些,但名声却好得很,都说她是个面冷心善、知恩图报的好姑娘,富贵了也没有扔下把她养大的爹娘,整个村子的人都受了她的恩惠。

    村民淳朴,虽难免有小肚鸡肠见不得人好说酸话的,但大部分人还是懂得感恩,心里都记着他们如今的好日子是托了谁的福。

    刘老汉没想到结果竟然是这样,明明是他大孙子被打得血肉模糊的,却还要被指指点点。

    不就是欺负他们是外村人吗?

    刘大舅母怔愣了会儿忽然搂着她的儿子哭天抢地,“你们都是一家子,这是合起伙来的欺负我们啊,我儿子都被打成这样了,你们还不肯放过,这个小贱……”

    “锃!”长刀出鞘的声音瞬间镇压下刘大舅母的哭嚎,落日余晖映照在出鞘的刀身上,反射出一片刺目的光芒。

    无妄冷着脸说道:“辱骂皇家郡主,其罪当诛!”

    无妄平时相对活泼,但他终究是暗卫出身,虽然从暗转到了明处,但这些年随着景玥在战场上厮杀,浑身上下无处不沾血,收敛着还好,此刻气势外放,直面着他的刘大舅母顿时被吓得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跌坐到了地上。

    刘氏也被气坏了,但她性子敦厚说不出太厉害的话来,只是跟刘老汉说:“爹,村里难得热闹,你和大哥大嫂愿意来我家多住几天我是欢迎的,只是小苗却不能再住在家里了。我家里狭小,小萱眼看着就要出门子,小萝的年纪也不小了,我得为她们姐妹的名声着想。”

    刘老汉被气得脸色涨红,拂袖道:“不用你费心巴拉的赶,我们现在就走,以后也不会再来,省得给你丢人现眼。”

    刘氏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哀哀的说了句:“爹,我何曾赶过你?只是小苗实在不像话……”

    “你不用说了!”刘老汉打断她的话,说道,“他是我刘家的独苗,别忘了你以后有事还得他来给你撑腰!”

    云萝眼皮一抬,说:“若连两个亲儿子都顶不了用,侄子恐怕也撑不起这个腰。”

    刘老汉用力的吸了口气,怒冲冲的说道:“若没有娘家兄弟侄儿的同意,她死后连棺材盖都订不上!”

    这话就十分恶毒了,尤其还是当爹的说自己的亲闺女,刘氏几乎一瞬间就白了脸,其他人也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有些沉默。

    文彬忽然站了出来说道:“外公多虑了,我娘以后定然能健康长寿、寿终正寝,舅舅和表兄们又凭什么阻拦盖棺?”

    郑丰收紧接着冷笑道:“你当我郑家没人了吗?还能由得你们来无理撒野?”

    云萝的俏脸泛着冷光,也是相当恶毒的反问了一句:“你就这么确定我娘会比你的儿孙们早死?”

    刘老汉愣了下,勃然大怒。

    气氛一下子无比紧张了起来,刘老汉指着云萝哆嗦了好一会儿,忽然说道;“你也不是郑家人,倒是管起了别人家的事,啥千金小姐皇家郡主的,连这点规矩都不懂!”

    郑丰谷也怒了,当即驳斥道:“岳父慎言,小萝她永远都是我家的孩子,我家也永远都有她说话管事的份量!”

    郑大福也皱眉说道:“亲家这话就说差了,不管小萝的身份有多大的变化,我郑家永远都有她的位置。”

    刘老汉越发的下不来台,只觉得自家人单力薄,被整个郑家给围攻了。

    他转头去检查了一下孙儿身上的伤口,看见一道鞭痕从肩膀到腰侧,鲜血淋漓、皮肉翻卷,甚是骇人。

    因为失血过多加上剧烈的疼痛,刘苗的脸色惨白,坐在凳子上摇摇欲坠,若非他爹娘扶着他,恐怕就要瘫软到地上去了。

    刘老汉心疼得整张脸都在抽搐,想要去找人算账,但刚才发生的事情也让他明白这事恐怕自家根本就占不到上风,整个郑家乃至整个白水村的人都在护着那个该死的臭丫头!

    他忽然朝着大儿子说道:“傻愣着做啥?没看见你儿子都快要疼晕过去了吗?还不快把他背上去找大夫?”

    刘大舅完全没有主意,听了爹的呵斥就呐呐的点头,又手忙脚乱的想要背起亲儿子。

    郑六爷已经被人从家里请了来,见此便说道:“让老朽给令孙看看吧。”

    刘老汉沉着脸拦在了前面,“不敢当,我们还是到镇上找大夫去吧。”

    有一半赌气,也有一半是不相信郑家人会好好的给他孙子治病。

    见他当真一门心思的要带着刘苗到镇上去找大夫,郑丰谷虽然生气但也不能当真不管,转身去找了隔壁的李宝生,请他驾了驴车帮忙往镇上跑一趟。

    李宝生家去年也买了一头毛驴,农闲没事的时候就天天赶车接客,代替了因为到茶园去上工而不能继续载客的郑丰收,遇上肥皂作坊出货时忙不过来,他也能赶车运送几趟,赚的很不少。

    现在郑丰谷去请他帮忙,他二话不说就把驴车驾了起来,要送刘家人到镇上去。

    刘老汉虽然心里并不想接受这个帮忙,但最后还是让儿子儿媳妇把大孙子抬上了驴车。

    郑丰谷把郑丰收拉到了一边,把一个钱袋子塞给他,轻声说道:“我家里这么多人现在也走不开,你替我走一趟,刘苗请大夫抓药的钱都从这里出。完事后他们若是想回家就送他们回去,若想在镇上你就给他们到客栈里开两间房,还有晚饭,到了镇上后你多买些好吃的,劳烦你和宝生哥了。”

    郑丰收将钱袋子往怀里一塞,点头道:“行,我晓得了,二哥你只管放心就是,保证把事儿给你办得妥妥的!”

    送走刘家人,少了郑丰收和李宝生两个人,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郁,不过当酒菜上桌,渐渐的就又热闹了起来,连之前还想要挑点事儿出来的郑玉荷与屠六娘都安分了不少。

    刘氏的心情有些低落,在外面强颜欢笑,回头进了灶房里就坐在灶膛后默默的掉眼泪。

    灶膛里还燃烧着微弱的柴火,光暗明灭映在她脸上,连泪水都似乎是橘黄色的。

    云萝走了进去,她慌忙将眼泪一擦,强笑着问道:“咋到这儿来了?快去吃饭吧。”

    搬了个小板凳在她旁边一坐,云萝把一大盆饭团放在腿上,抓了一个递给她说道:“我让三婶帮我捏的,拌了肉沫和咸菜,你尝尝。”

    刘氏顿了下,然后默默的伸手接过,“桌上都是大鱼大肉,做什么要吃饭团?”

    云萝也抓了一个先咬一口,说道:“大鱼大肉吃多了也不好,饭团吃着香,刚才在宝生大娘家的灶房里,嘟嘟和银娃为了抢一个饭团还差点打起来了。”

    刘氏不由“噗嗤”的笑了一声,捧着饭团小小的咬了一口,忽然又叹了口气,幽幽说道:“娘没事,就是心里有些不自在,过会儿就好了。”

    云萝啃到了第二个饭团,淡定的说道:“我明白,毕竟是亲爹和娘家兄嫂和侄儿嘛,再不好也轻易割舍不下,我以后要是遇到了这种事情,肯定也不高兴。”

    “胡说!”刘氏听到她的这个列举,都不知是该笑还是该骂,“我们以后肯定不能给你闹事,小侯爷也肯定不会的。”

    将嘴里的饭粒咽下,云萝从盆里抓起了第三个,说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看小姨就很利索,不说请外公他们到家里去坐坐吃顿饭,见了面连声招呼都没有。”

    刘氏摇头叹息,“不一样,我当年毕竟是好好的从家里嫁出来的。”

    刘月琴被二十两银子卖给了姐姐家,婚事、嫁妆都是刘氏和郑丰谷给她操持的,连想要从刘家出嫁都被刘老汉赶了出来,出嫁时刘家人更是一个都没有出现,也就等同于她与刘家彻底断了关系,从此后只当姐姐姐夫是娘家人。

    “这两天我不止一次的听到有人说你小姨心硬的,亲爹亲兄嫂亲侄儿来了都没见她招呼一声。”刘氏轻声说道,“还有三个月文彬就要去考秀才了,不管考不考得上,他以后都要走这条路,就不能有一个忤逆不孝的母亲。”

    云萝咬着饭团的动作一顿,随后又听见刘氏说:“身为出嫁女,娘家再不好,可以不与兄弟往来,但不能不孝顺父母,不然名声不好还要连累到你们。我晓得的,对读书人来说,名声尤其重要,文彬就算以后有你的帮衬能走得顺畅许多,但如果娘有个坏名声,肯定也不好。”

    云萝默默的嚼着米饭,忽然有点惊讶。

    娘,你变了,你以前绝对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可话虽如此,心里却终究不好受,才会外面客人们热闹吃喝的时候一个人偷偷的躲到灶房里来抹眼泪。

    门口忽然探出了一颗脑袋,不过还没来得及多看一眼就被人拎着后领子扯了出去。

    “哥哥你干啥?”

    “别闹,三姐在陪娘说话。”

    “我才没有闹,我晓得娘不高兴,三姐是在安慰娘呢。”

    “晓得你还凑过去干啥?”

    “我就看看也不行吗?”郑嘟嘟满脸都是“哥哥你真无理取闹”的震惊模样,“都不晓得三姐安慰得咋样了,娘有没有高兴一点。”

    兄弟俩嘀嘀咕咕小声说着话就走远了,混杂在从旁边传来的喧闹声中很不明显,云萝听见了,刘氏却没有注意到,被小闺女塞着接连吃了三个饭团,又不知不觉的把心里的话吐了出来之后,忽然觉得心情也没有那么糟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