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蜜恋:总裁趁〕〔至尊战神狂婿〕〔从签到开始制霸全〕〔怪兽:开局召唤哥〕〔极品透视民工〕〔签到从捕快开始〕〔权爷,你老婆是团〕〔重生六零幸福攻略〕〔陆先生偏要以婚相〕〔透视神医女婿〕〔至尊强婿林阳〕〔半步人间〕〔开局绑定女武神〕〔娱乐从龙套到神级〕〔我穿成了极品婆婆〕〔首富被当成小可怜〕〔苏小柠墨沉域〕〔大唐好伙计〕〔荒野求生之不小心〕〔这个天下我做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22章
    锣鼓拉响,好戏连场,大红的灯笼在戏台子上高高挂起,虽不如白天时清晰明亮,却也清楚的映照出下方戏子的轮番登场。

    用了晚饭后,村民们都来不得把家里好好收拾一下,都是随便一划拉就急急忙忙的又聚到了村口,有的还把家里的长凳也一块儿扛了出来,待会儿要一家人坐在一起安安眈眈的看戏。

    从酉时到戌,一个多时辰,所有人都看得津津有味,直至散场仍意犹未尽。

    连续三天,每天两场戏,一场在下午,一场在晚上,村民们都看得十分过瘾,不仅只是白水村的人,还有附近的其他村民,听说白水村在做戏,也逮着空的不行十来里路过来围观,回程的路上竟也十分热闹。

    三天后,好戏落幕,戏班子离开了白水村,村里各家招待了几天的亲戚也纷纷告辞离去,村子恢复了平静,只是在村头村尾的总还是有人不时的聚在一起对着过去三天的好戏津津乐道,甚至还有人捏着嗓子的吊上几句。

    这是热闹过后的余烬。

    郑玉荷一家五口到村里来吃席,吃席之后陈大就先回镇上去了,但郑玉荷却带着她的三个孩子留在了村里,一直到三天后戏文落幕,她若回去,还能赶上今年端午大集的尾巴。

    村里热闹,这两天镇上也热闹得很,正逢端午佳节来临,每年的几个大集镇上都是熙熙攘攘人挤人,陈家的胭脂铺也是最忙碌的时候,今年郑玉荷带着三个孩子都在村里,铺子里的人怕是更要忙得脚不沾地了。

    可是郑玉荷并没有在戏文落幕,初六的那天赶回镇上去。

    她一大早就带着三个孩子到了郑丰谷家,还正好赶上了家里正在吃早饭。

    “二哥二嫂,你们这是正吃着呢?”她笑意盈盈的进门,吊着嗓子似乎由内而外的洋溢着欢喜。

    客人上门,不管带着什么心思都不能置之不理,刘氏和云萱站了起来给他们搬凳子,郑丰谷也招呼了一声,“你们吃了没?要不一起再吃点?”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郑玉荷还真不客气的拉着儿女在饭桌前坐了下来,又说着,“这是你们的亲娘舅家,再亲也没有了的,不用那些客套,但以后也不能忘了要孝顺舅舅舅母。”

    三个孩子大的十四五岁,小的十一二岁,不知是真心还是被事先教导,都乖乖的喊了“舅舅、舅母”,又与表姐表妹表弟们相互招呼。

    郑丰谷默默的看了大妹一眼,刘氏转身出门到灶房里去给他们拿来了碗筷,说道:“家里也没准备多好的东西,大妹和外甥外甥女们将就着吃一点。”

    “二嫂客气了,这又是粥又是面的,还有卤肉小菜,哪里将就了?”说着从大盆里舀了粥,捞了面给她自己和三个孩子,抬头就看向对面的云萝,“不过我听说大户人家的膳食可讲究了,一桌子好几十样想吃啥就吃啥,眼前桌上的这几样倒是委屈了小萝。”

    郑嘟嘟顿时就不高兴的嘟起了嘴,筷子划拉着碗里的面条,连肉都感觉吃不香了。

    云萝头也不抬,将碗里的粥喝下,伸手又捞了一碗面,还往郑嘟嘟的碗里添了一块鸡蛋,慢条斯理的说道:“快吃,你碗里的面怎么越吃越多?”

    郑嘟嘟被拉回了注意,不服气的说道:“哪有?明明少了一半了!”

    文彬伸出筷子到他碗里给面条翻了两个面,半碗面条顿时就胀成了大半碗。

    此地这种用米磨成粉做出的面条特别会胀水,汤汤水水的一碗若是吃得慢一些,碗里的汤水很快就会被面条吸收,然后膨胀出满满当当的一大碗。

    所以如果吃得太慢,一碗面越吃越多还真不是什么稀奇事。

    郑嘟嘟看着自己碗里突然满起来的面条,斜着眼分外幽怨的瞥了兄长一眼。

    哥哥什么的真是太讨厌了,一点都不讨人喜欢!

    兄弟俩日常相互嫌弃,云萝也只顾着低头吃面,其间空余时候还转头跟云萱说:“姐,我想吃炒面。”

    云萱已经吃得差不多,闻言当即放下碗筷就又站了起来,“我现在就去给你炒。”

    “多放个鸡蛋,还有肉丝青菜。”

    “好。”

    郑嘟嘟举着筷子就喊道:“我也要我也要!”

    云萱伸出手指在他额头上一点,笑嗔道:“啥都不肯落下,你还是先把碗里的吃完了再说吧。”

    说着就转身出门到灶房。

    灶房里,月容和兰香捧着碗坐在小板凳上吃早饭,听到了堂屋那边的动静,此时见云萱进来就连忙站起来,一个到了灶膛前烧火,一个站在旁边给云萱打下手。

    在村里住了一段日子,她们已经习惯了刘氏和云萱亲自下厨做饭,反倒是时常把两个丫鬟搁置在旁边。

    先把面条用热水泡软了,然后烧锅、倒油、下小菜和肉丝,爆出香味后扔下泡软的面条,翻炒后放盐和酱油,最后才捣进鸡蛋。

    一边做,云萱一边跟旁边的兰香说道:“小萝她就喜欢这么吃,先炒小菜,再放面条,鸡蛋一定要在最后下,不用凝结成一块一块的,而是要把蛋液都粘到面条上。不管炒面还是炒饭或是炒别的,她都喜欢这样。”

    兰香连连点头,“谢萱姑娘指点,奴婢都记下了。”

    “还有配菜一定要多一些,单单只是鸡蛋炒面的话,她又不爱吃,虽然就算不爱吃她也能面不改色的全部吃下。”

    “那郡主喜欢什么配菜?”

    “这个都可以啊,青菜酱菜肉啥的,家里有啥就放啥,不过她不爱吃葱蒜这种有味儿的东西。”

    兰香点点头,“这个奴婢也看出来了,每逢饭菜里有葱蒜的时候,郡主都会小心的挑出来,吃的也比平时少。”

    “对,别看她面上没表现好像啥都能吃得下,其实可挑嘴了。太甜的不吃,太腻的嫌弃,不吃葱不吃蒜不吃韭菜不吃芹,她以前连萝卜都不爱吃。现在也不大爱吃,但如果炖得久一些,把那个辣味都炖没了,她还是能吃几块的。”

    兰香都点头记了下来,上次她随着郡主到村里来的时候,太太和萱姑娘并不曾特意的跟她说这些,这一次却是不管干什么都要与她和月容念叨一遍,把郡主喜欢的,不喜欢的都说给她们听。

    炒面的香味迅速的从灶房传了出去,郑嘟嘟已经把他小碗里的面迅速的干完,就等着炒面登场了。

    云萝摸了下他的肚子,将他从高凳子上拎下来,“去外面走两圈。”

    郑嘟嘟就乖乖的爬过门槛在外面屋檐下来回慢走,等到炒面端出灶房的时候,他觉得他又能吃下一大碗了!

    当然,一大碗是没有的,连他的小碗都没有装满,只浅浅的在碗底堆了一团。

    他往左边看看哥哥的满满一小碗,又往右边看看三姐那个比连还大的大碗炒面,特别有志气的说道:“三姐,等我长大了,我也能吃这么多!”

    郑丰谷原本还在笑呵呵的看着,听到这话也不由得嘴角一抽,默默的看着小儿子。

    你怕是不行的,你爹我都吃不过你三姐呢!

    郑玉荷感觉她被冷落了,又不甘被冷落的清了下嗓子,说道:“小萝吃得挺多啊,可别撑坏了肚子。”

    云萝手上的筷子一顿。

    她前世其实并没有这么会吃。

    郑丰谷听到这话就不高兴了,尤其看到小闺女因为这句话连吃饭的速度都慢了下来,更是心疼得不要不要的,转头对郑玉荷说道:“瞎说啥呢?小萝天生就力气大,不吃饱了,哪里来的力气?”

    文彬也觉得大姑真是不会说话,还多管闲事招人烦。

    吃得多怎么了?又没有吃你家的大米饭!

    但他不好直接怼上长辈,便转头跟云萝说道:“三姐,我之前有在史书上看到卫家的老侯爷呢,说他力能扛鼎,当年随着太祖皇帝征战天下,镇守江山,是顶顶厉害的英雄人物。书上还说,太祖皇帝原本是要封他当王爷的,不过被他推辞了,又要封国公,再次推辞,到第三次的时候太祖皇帝就再没有征求他的意愿,直接封他为世袭罔替的镇南侯。”

    世袭罔替啊,那可比一个寻常的郡王爵吃香多了。

    郑嘟嘟听不懂,只觉得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十分捧场的星星眼“哇”了一声,转头问文彬,“哥哥,那是谁?”

    文彬敲了下蠢弟弟的狗头,说道:“不是说了是卫家的老侯爷吗?就是三姐的祖先,曾曾曾爷爷。”

    郑嘟嘟被“曾”懵了眼,扳着手指算不清。

    文彬就又跟云萝说道:“我听先生说,卫家子孙不论男女都十分的英勇,还出过不止一位女将,你的祖母更是当过女侯爷,是不是都像你一样的力大无穷?”

    云萝明白他这是在拐着弯的驳斥郑玉荷,虽然她自己觉得没必要,但还是点头说道:“传承自先祖血脉,卫家子孙确实要比普通人的力气更大一些,不过也不是每一个都能天生神力,大多数只是比普通人稍微强健一些而已。”

    “所以三姐你这样算是完全继承了先祖血脉吗?”

    看着文彬亮晶晶的眼睛,云萝眼里也染上了些许笑意,轻声说:“我祖母也是这么说的。”

    “三姐真厉害!”

    郑嘟嘟听不懂,但一点都不影响他狂吹彩虹屁,“三姐真厉害!”

    这个时代的人是极看重血脉的,子孙后代谁若能继承先祖血脉可说是无上的荣耀,尤其卫家还是侯府。

    郑玉荷的脸色有些难看,几乎都要坐不下去了。

    心里暗恨文彬不知里外,倒是把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养姐看得比亲姑还要亲,不就是看她如今身份尊贵,也想要扒拉着不放吗?

    想想自己今日过来的目的,郑玉荷硬是坐在凳上不挪窝,对于这个她以前根本就不看在眼里的“侄女”,如今身份虽有了改变,但她仍是下意识的想要端起姿态,看着穿戴朴素的云萝,实在无法将她与高高在上的郡主联系到一起。

    干笑了两声,她忽然问道:“小萝这次回来,打算在村里住多久?”

    这个问题到底让所有人都不由得竖起了耳朵。

    从云萝回来一直到现在,郑丰谷和刘氏他们都下意识的忽略了这个问题,谁都没有开口问一声。

    云萝转头看着文彬说道:“等你院试之后,到时候玉米也收成了。”

    文彬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连忙说道:“景公子给我讲了课,我觉得他教得比先生好,已经在书院请假,一直到院试我都能每天在村里。”

    郑玉荷心里不自在,明明是她问的话,怎么就对着文彬回答呢?这是压根就没把她放在眼里啊!

    可再不自在她也舍不得甩手离开,毕竟她的目的尚未达成。

    看着云萝被文彬和嘟嘟围在中间叽叽喳喳说个没完,郑玉菏掐着手心不住的琢磨着要怎么开口把话题转到她想说的方向。

    只是她实在插不进侄子们的话题之中,就拿眼角不住的往自家三个孩子身上瞄,都是差不多的年纪,肯定比她更说得上话!

    可是这三个孩子平时在家里跟个霸王似的,现在却闷着头一声不吭,甚至不敢往云萝那边正眼看上一眼。

    这奇怪的气氛一直持续到吃完早饭,兰香和月容进来收拾东西,郑玉菏像是终于找到了突破口。

    “这丫头咋这么俊俏?跟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相比也不差啥了!”

    月容看着突然拉着她的手的郑家大姑有些懵,小心的,有礼的,不动声色的把自己的手抽出来,笑得温柔又矜持,“奴婢不过是个伺候人的丫头,如何敢跟大小姐相比?陈太太真是折煞奴婢了。”

    郑玉菏伸手就又把她给拉住了,“是你太谦虚了,我瞧着就好得很,若是能娶个你这样的儿媳妇,我真是做梦也要笑醒了。”

    月容顿时眉心一跳。

    郑玉莲下一秒就把她闺女陈家满拉到了前面,脸上笑成一朵花儿,“我这闺女从小就被娇惯得不像样,真该让她跟着你们学一学。”

    话虽然是跟月容说的,一双眼睛却看着云萝。

    月容仿佛没看见,含笑说道:“陈太太说笑了,哪有好好的姑娘不当要去当丫鬟的?”

    云萝也不由得侧目,“大姑想送家满去当丫鬟?”

    郑玉菏的笑容顿时一僵,她可没想让女儿去当丫鬟。

    不等她反应,月容又说道:“郡主,兰卉被放了出去,您身边正缺一个大丫鬟,我看陈姑娘就不错。虽然小门小户里出来的没什么见识,但让嬷嬷调教两个月想必也能试着上手,又是知根知底的,您使唤着也能放心。”

    云萝若有所思,“家里虽不缺下人,但大姑若是有这个心思,我也不是不能收下。”

    郑玉菏的脸都绿了,“不……”

    “陈太太还有什么顾虑吗?其实当丫鬟也挺好的,不缺吃不缺穿每个月还有月例银子,郡主更是个和善的,从不会打骂我们,不知多少人挤破了脑袋的想要来伺候我家郡主呢!”

    郑玉菏只要想想自己的女儿要去伺候云萝,就觉得心里头堵得慌,脸上自然也就显露了出来。

    作为长公主为亲闺女精挑细选出来的大丫鬟,月容多会看人眼色啊,见郑玉菏的表情,她也跟着落下了脸来,仪态不失语气却有点咄咄,“原来是奴婢误会了,陈姑娘在家里千娇万宠的,陈太太如何会舍得送她去伺候人呢?”

    郑玉菏也落下了脸来,似笑非笑的说道:“你这丫头,倒是还替你主子做起主来了。”

    月容福身,“奴婢惶恐,可不敢替主子做主。不过,奴婢身为郡主的大丫鬟,郡主身边的许多事都需奴婢操持,有些事还是能给郡主提个醒的。”

    郑玉菏的脸颊抽了几下,郑丰谷都有些看不下去她的做作了,“你到底有啥事?”

    郑玉菏看了眼云萝,期期艾艾的说道:“我就是想着小萝回去的时候能不能把我家这几个带上,不拘安排点啥活儿,好歹比在这小地方有出息。”

    郑丰谷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却听见云萝说:“可以,只要签下卖身契,我自然会给他们安排。”

    “咋还要签卖身契?”郑玉菏几乎尖叫起来。

    云萝面不改色仿佛她说了多奇怪的事情,“大姑刚才开口闭口都是大户人家的规矩,难道不知道大户人家用人都是要签卖身契的吗?不然如何能用得安心?”

    郑玉菏脸色僵硬,“他们毕竟是你的表兄弟。”

    云萝顿时神色一正,“你这话可不能乱说,我表弟是当今的太子殿下,你算是哪个排面上的?”

    郑玉菏的面颊鼓动,一下子就被堵了回去。

    她转头求救的看向郑丰谷,郑丰谷却一点都没有要帮她的意思,“别看小萝现在身份尊贵,但该守的规矩也不能少,你别去添乱,以前咋没见你来跟小萝论交情?”

    “我看她跟虎头可亲近的很,咋的,你亲外甥还比不得隔房的堂侄亲?”

    ------题外话------

    过年了,又长一岁,亲们新年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