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夏言景祗最新章〕〔上门神豪何金银〕〔我在末世要稳亿点〕〔何金银江雪〕〔主人公叫叶辰和苏〕〔狂婿归来杨凡〕〔屠尽万雄的战神杨〕〔永夜组织杨凡〕〔我就是个做玩具的〕〔霍海云晴〕〔叶落落慕少棠〕〔林炎柳幕妍〕〔万亿神婿霍海〕〔古武狂卫霍海〕〔最强豪婿霍海〕〔邪婿来袭霍海〕〔盛世大明〕〔超强狂婿〕〔王蜜王大山〕〔情深不寿言总宠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25章 你用力点
    李大水的寡母推倒孙氏的时候,周围确实有不少围观的乡亲,就连之后将孙氏抬进屋里去也少不了邻居乡亲们的帮忙,所以,李大水他娘若想要抵赖,是无论如何都抵赖不了的。

    因男女有别,郑大夫不能诊断得太仔细,只是通过郑大福的转述,初步诊断说孙氏有瘫痪的风险,一下子就把下面的儿孙们给镇住了,也把当时在场的邻居们给吓到了。

    不过细想想有觉得这似乎也并不如何奇怪。

    乡下人没见识,甚至多数人大字不识两个,不知道人老了之后会骨质疏松,不知道腰后的脊柱稍有损伤就有瘫痪风险,但多年的生活经验也会告诉他们老人家的骨头脆,最是禁不起跌跤。

    村里人都不由得对着李大水寡母指指点点,闯了那么大的祸,把人害成了那样,只是哭哭啼啼已经解决不了问题了。

    况且,李大水寡母总是习惯性的用哭泣来解决问题,村里那些曾经受过这般招待的人未必就没有憋着怨气的,此时自是忍不住逮着了机会的来挤兑她。

    “整天哭哭啼啼的也不嫌晦气,真以为哭上两嗓子就能啥事都没有了?”

    “可不,之前她家大水祸祸了我家的菜园子,我家那口子上门去说道她就一个劲的哭,不晓得的还以为我们咋欺负了她呢,哭得我们都不好再开口计较了。”

    “你们就是太良善,有些人就是不能惯着,一惯就蹬鼻子上脸的。”

    “那有啥法子呢?都是乡里乡亲,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要说他们孤儿寡母的也是可怜,我们不帮衬着些总不能还让人以为欺负了他们吧?”

    “哎呦,孤儿寡母又不是我们害的,凭啥要我们的让着她?咋地,就她会哭会装可怜?”

    又有人说:“之前大水祸害了玉莲,我们村里自己了结了事端,他家要赔给玉莲的二十两银子可还没有赔上呢,这眼下又把郑大娘给害了,也不晓得还能拿啥来赔。”

    “要不是为了那二十两银子,大福婶子还真未必会遭到这个罪。”

    此话让人十分认同,旁边的人纷纷点头,却也有人说道:“要说富贵婶子也怪可怜的,家里统共就两亩劣田,辛辛苦苦一年到头连自家的两张嘴都对付不过去,哪儿还拿得出二十两银子来赔给玉莲?”

    话音未落,马上有人“呸”了一声,“活该!不晓得好好教养儿子,闯出了祸来难道还要别人家给她担待不成?别人家凭啥担待?他们都活该要被人祸害不成?”

    这话一听就知道怨气不小,大概之前也受过那对孤儿寡母的气。

    而与她一样受过气的人还真不少,一句话过后,立刻就有另外的人接了上来,说道:“拿不出银子就惦记上了人家姑娘,可真是太不要脸了!说句实在话,我虽不喜玉莲的性子,年纪也不老小了,但李大水惦记她还真是那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就是!李大水是个啥东西?无赖二流子,家里穷得叮当响,还是个活太监!”

    最后一点才是最最要紧的,就是那最最不把闺女当人看的人家都不会把女儿嫁给这么一个人啊!

    郑玉莲虽名声坏了,性子不好还年纪一大把,但在几年前可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娇花呢,相貌好,身段好,最重要的是她的三个兄长都有出息,现在也有不少年纪大的鳏夫或老光棍惦记着她呢,怎么也比李大水要强。

    在云萝看来,郑丰年已经衰败,但在村民们眼里,他固然名声不大好听,但好歹也是个秀才。

    江南文风鼎盛,区区一个秀才没什么稀罕,但在白水村里,在袁承李继祖那一届之前,还真就只有郑丰年一个秀才,如今村里的秀才也多了,但郑文杰是郑丰年的儿子,栓子是郑丰年的侄女婿,今年考了进士眼看着就能当官的袁承还是郑丰年的表侄子。

    不管私下里的真实感情如何,总归都有着一份并不算远的亲属。

    云萝这个卫家大小姐倒是跟郑丰年那一家不亲,这是全村人都晓得的事情,但她对郑丰谷亲啊,郑丰谷也是郑玉莲的亲哥呢。

    所以别看郑玉莲坏了清白性子不好还一大把年纪,其实在婚姻市场上还真的挺吃香的。

    云萝也不在意有没有被她在无形之中占了便宜,对郑玉莲以后能不能嫁个好人家更不关心,毕竟嫁得好又不一定表示也能过得好。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孙氏的伤势,郑大夫顾忌着男女、叔嫂有别不能仔细检查诊断,云萝倒是没这些忌讳,她也不介意亲自给孙氏检查伤情。

    男人还在堂屋里就李大水寡母推倒孙氏致使孙氏重伤的事情继续商量扯皮,云萝就带着刘氏和兰香进了东间,在孙氏的“哎呦”声中将她小心的翻了个面。

    云萝掀起了她的衣裳,并伸手在她背上腰部仔细摸索。

    没有拍片,云萝给她检查伤势就只能全凭一双手,从手底下的触感来判断孙氏的伤势究竟如何。

    一摸之下,她几乎是立刻就断定了孙氏腰椎间的一节脊骨已经断裂,以断裂处为中心,还有大片青紫淤痕扩散蔓延。

    这一片地方不过稍微按压就听见孙氏的连声痛呼,大概是痛得久了,消耗了她不少的精气神,连喊叫的声音都有气无力的,眼皮耷拉着,扭着头看云萝的眼神烦躁阴沉又有些惶恐无神。

    她显然是不喜欢云萝的,但又对她的医术抱着一点希望,希望这个她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从小就不听话、不乖顺、只会和她对着干的养孙女能把她从瘫痪的阴影中拯救出来。

    云萝却连看都没有看她,只把目光在她后腰那一块顿了顿,然后双手缓慢下移,检查她双腿的感知情况。

    越检查,孙氏的表情就越惶恐,不住的摇头说着“没有,没有”,到后来几乎是扯着嗓子的大声尖叫了起来,“没有,没觉着疼,也没有麻痒啥的,啥感觉都没有!”

    云萝收回了手,把她身上的衣裳拉好,又小心的将她扳了回来,还贴心的给她盖好了薄被。

    孙氏却忽然抓住了她的手,用力的,抓得死死的,双眼大睁,“我是不是瘫了,我是不是真的瘫了?”

    她的声音很大,仿佛大声喊叫就能够给她带来多一点希望。

    云萝与她对视,看到了她眼里充斥得满满的恐惧,甚至是癫狂,沉默了下,说道:“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恢复,你在床上安分的躺几天再说。”

    “你别哄我,我瘫了,我知道我肯定瘫了,我都感觉不到我还有两条腿!”她嘴里念念叨叨的,根本就听不进旁边人的话,只是那只手越收越紧,指甲都几乎要掐入到云萝的手腕里面,“我还不如死了干脆,活着还能干啥?让你们嫌弃我欺负我吗?你去,你去把富贵家的打死,敢惦记我玉莲,我都瘫了,她休想好过!”

    她语气癫狂,说出的话也有些颠三倒四的,脸上的神情随着她的话逐渐狰狞。

    兰香却看到了她抓着云萝的手,不由得脸色一变,“郡主?!”喊着的同时也伸过手来要阻拦。

    不过不等她动手,云萝就先伸手在孙氏的手腕上一按,趁着她这只手倏然酥麻的时候把自己的手腕解救了出来,并将孙氏的手强行塞进被窝里面,然后一针就刺进了她的头上。

    “睡吧。”

    孙氏不想睡,但眼皮子却一点都不听她的话,脑子也越发昏昏沉沉的,很快就无知无觉的睡了过去。

    云萝收好银针后转身出了东间,从始至终都没有去看站在床边用各种眼神看她的郑玉莲。

    看到她出去,堂屋的人都一下子把目光转了过来,郑大福更急急的问道:“小萝啊,你诊得咋样?”

    面对一屋子殷殷的目光,云萝对他们说话却比刚才直接多了,也不吊书袋子,而是尽可能用简单易懂的话来说:“腰椎骨断裂,双腿毫无知觉,以后能不能站起来还要看腰上那块骨头的恢复情况。”

    郑大福的眼中升起了一点希望,问道:“等那块骨头长好了就能站起来吗?”

    虽然不想刺激老人家,但云萝还是说道:“骨头断裂了要正骨才能长得好,不然就算长回去了骨头也是歪的。”

    这个他们都知道,毕竟刚在去年,栓子还被打断了手臂,镇上的大夫都说他的手臂废了以后连拿笔写字都不能,但是被云萝正骨之后,他还去参加了秋闱呢。

    虽然写到后来酸痛难忍,但那是因为还没完全长好,等长好了肯定没影响!

    “小萝,那你给你奶正骨了吗?”

    “没有,那里的骨头我正不了。”其实会导致瘫痪的并不仅仅只在于那一根骨头,附着在骨头上的大量神经才是最要紧的,便是放在后世,想要恢复也千难万难。

    可是这些知识她自觉跟他们解释不清,索性就不说了,反正她现在正不了孙氏断裂的那块骨头也是真心话,那块骨头自愈后注定长歪,什么神经脊柱都等同于废话了。

    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是瘫痪,但也不能保证有那百分之一的可能会发生奇迹,说不定只是长歪了一块骨头,对下肢神经没影响呢。

    “我也没更好的办法,以后奶奶有九成九的可能要瘫在床上。”

    这个诊断比郑大夫的还要让人绝望,毕竟他老人家之前也只是说有很大的可能会瘫痪,跟九成九相比,这个“很大可能”可就显得有希望多了。

    郑丰谷自然是相信自己闺女的,郑丰年却不尽迟疑道:“不过是跌了一跤,怎么就到了瘫的地步?你年纪小,却也不好随口乱说。”

    这话就差没直接说云萝学艺不精了。

    跟在身后的兰香神色不善,云萝却不与郑丰年争辩,脸色也不变,特别平静的说道:“你若不信,大可以再去请别的大夫,我不过是说出了我的诊断而已。”

    郑丰年莫名觉得他被轻视了,脸上一丝怒意闪过,又在对上云萝目光的时候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他差点就忘了,这个侄女已经不是他侄女了,再不能和以前那样见她行事不妥就出言管教。

    云萝看也没看他一眼,与郑大福行礼之后就退出了堂屋。

    刘氏也跟着她走了出来,走到院子里忽然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臂,然后轻轻的拉着袖子,顿时手腕上的一圈手印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眉头在瞬间皱起,脸上也浮现了疼惜之色,“咋肿成这个样子?”

    文彬站在旁边也看到了,顿时脸色一变,急切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奶奶掐你了?”

    照理来说应该不会的啊,他早已经看出来了,奶奶也就嘴上骂人厉害,其实最欺软怕硬,就算不喜欢三姐,凭着三姐如今的身份,她是绝对不敢对三姐动手的!

    兰香咬着嘴唇,若非与郡主相处多时对她的性子有所了解,她现在恨不得能跪下请罪。

    当着她的面前,她竟然让郡主被郑家的这位孙老太太给抓伤了!

    云萝缩回手放下袖子,平静的说道:“没事,过两天就看不见了。”

    她倒不至于跟孙氏去计较这点伤,虽然确实挺疼的,但老太太当时受到了大刺激,根本就无意识手上的动作,手劲大一些也在情理之中。

    文彬却觉得刺目得很,从娘口中知道刚才屋里的事情之后又不能怨怪奶奶,毕竟奶奶都要瘫了,他作为亲孙子若是因为她激动之下抓伤了三姐的手而心有怨怪,倒显得他有多不孝似的,唯一能做的就是拉着三姐赶紧回家去擦些药酒。

    他闷不吭声的想要往外面走,云萝却拉住了他,转头跟刘氏轻声说道:“娘,奶奶不大有可能恢复,你和爹要做好心理准备。”

    就像李氏之前说的那样,再是分了家,爹娘总归是爹娘,出了这么大的事,当儿孙的肯定不能不管,以郑丰谷和刘氏的性子,他们也做不到不管瘫痪在床的老娘。

    这事情该怎么处置,以后兄弟间该怎么伺候老娘,总要商量个章程出来。

    刘氏忧心忡忡的点了点头,“我晓得呢,你先回家去,让你姐给你手腕上擦些药酒,那还是你自己之前配出来的,就放在我和你爹屋里靠墙的架子上。”

    “好。”

    回到家,云萱还没有找出药酒,景玥倒是闻讯而来,看到她手腕上那一圈经过这会儿时间的发酵显得越发深红的淤痕,眼中有一瞬的阴戾。

    随之他掏出了一个小瓷瓶拔开封口的塞子。

    云萝鼻子一动,诧异道:“虎骨?”

    他脸上缓缓的浮现了一丝笑意,“你这鼻子倒是灵得很。”

    说着就自顾自执起了她的手,将虎骨酒倒了一些在她手腕上,然后迅速的搓揉开。

    云萝的肌肤本是十分白皙柔滑的,此时左手腕上的一圈却明显拱起,景玥的手指将药酒在上面揉开,感受着这一圈的不平滑,低垂着眼睑藏住了眼里翻涌的暗潮。

    看到他这个模样,云萝莫名觉得有一点点心虚,下意识的开口解释道:“你也别担心,不过是被老太太受刺激时抓了一下,现在看着严重,其实就算不擦药酒过两天也看不见了。”

    景玥揉着她手腕的动作一顿,继续略微用力的搓揉,轻轻的应了一声,“我知道。”

    他怎么舍得责怪她呢?又不是她的错,她不计前嫌、知恩图报亲自给孙氏诊断伤情,本就是品行高洁之事,孙氏听闻瘫痪受了刺激下手没个轻重好像也情有可原,那就是他的错了,没有看顾好阿萝,竟然让她被一个受刺激的老婆子给弄伤了!

    云萝眨了下眼,手腕缓缓一动,“你用力点。”

    这软绵绵的力道如何能将虎骨酒的药力搓开?

    景玥忽然抬眸幽幽的看了她一眼。

    然对上她无辜又清澄的目光,他又觉得挫败,还有点暗搓搓的小激动。

    用力什么的……咳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