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恋恋不风情〕〔在星卡游戏里做灵〕〔林十二夏悠悠〕〔天命神卦林十二〕〔撩人蜜宠:腹黑总〕〔柳萱岳风〕〔不死的我只好假扮〕〔天神殿萧天策〕〔云桑夜靖寒〕〔龙门战神〕〔龙门战神陆凡〕〔林辛言宗景灏〕〔林辛言〕〔林梓言宗景灏的故〕〔林梓言宗景灏目录〕〔女主林辛言男主宗〕〔夏知星薄夜宸〕〔小骷髅要长肉〕〔我本狂婿〕〔上门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26章 虎头的梦想
    不省心的三姐真是让郑嘟嘟操碎了心,瘫痪在床的孙氏也让她的儿子儿媳们操碎了心。

    李大水家两亩薄田一间破屋,根本就无力进行闯祸后的赔偿,而李大水在外面知道了他娘把孙氏推成瘫痪的事情之后,竟是干脆不回村了,直把个柔柔弱弱、哭哭啼啼的亲娘扔在村里不管不顾。

    面对这样的无赖行迹,要脸的人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总不能去报官吧?

    都是乡里乡亲的,郑大福自己就首先不能同意把家里的事情闹上公堂。

    普通百姓对官府有着一种天然的敬畏,若非逼不得已,谁都不愿意与官府衙门打交道,即便是与人有争执,能私了就私了,不能私了就自个儿在心里头憋着。

    郑大福虽觉得长子和长孙都有了秀才的功名,自家也算不得是寻常的人家了,但遇到了事首先想到的依然是如何私了。

    再说,真闹上公堂了,自己家里的这些事可就成了更多人茶余饭后的消遣,这脸在村里丢得不够,还要丢到县城里去?

    最后还是里正做主,让李大水他娘来伺候孙氏的吃喝拉撒,一直到孙氏的伤势痊愈或者老去。

    李大水他娘虽不很愿意,但家里拿不出钱,就连之前说要赔偿给郑玉莲的二十两银子都还欠着呢,她若是再不识相怕是要被赶出村子,便不甘不愿的应了下来。

    只是应虽应了下来,她之后也确实每天都去老屋服侍孙氏,但不知是她天资愚笨粗手笨脚还是故意的,不是喂药的时候撒了孙氏满脸就是擦身的时候力气过大擦红了孙氏的大片肌肤,甚至有一次还把恭桶给打翻了,整个屋里由内而外的都是天然肥料的浓郁气息。

    每次孙氏被她惹毛破口大骂的时候,她也不还嘴不顶撞,只是低头抹泪小声的分辨,一副强忍委屈的模样,想要去收拾残局还总是把事情弄得更糟。

    仅仅两天,孙氏就开始厌烦的赶人,连带着老屋的其他人也被折磨得心力交瘁。

    郑玉荷听闻亲娘出事,第二天就急匆匆的从镇上赶到了村里,据可靠消息得知,与李大水他娘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抓头发撕衣服挠脸揪耳朵之类的手段层出不穷,让老屋附近的邻居们看了好大的一场热闹。

    可惜李大水他娘的威力也不小,她就由着你打由着你骂,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真伤得重了她还正好能在家里躺着不来伺候孙氏呢,加上哭哭啼啼一副我柔弱无助可怜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真要以为她被怎么欺负了呢。

    就算晓得情况,深知她性情的人,看到她这个模样就忍不住心生同情的也不少。

    毕竟事不关己,总有人想要彰显一下他们的好心好意。

    都已经这么可怜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而云萝的这个可靠消息来源就是三叔家的云桃。

    云萝本身不怎么关注老屋的情况,那天之后也不怎么往村里去了。她每天不是到田里去转悠,就是窝在家里捣鼓她的新药,偶尔到茶园那边去探听一下文彬的学习状况,得闲了还要被郑嘟嘟拉着去摸鱼抓鸟,可忙得很。

    自从手腕被孙氏抓伤,郑嘟嘟就一直紧紧的盯着他三姐,几乎寸步不离,实在忍不住想要出去外了,还要先一个劲的叮嘱云萝不要到老屋去。

    他从小就跟老屋那边不亲,虽然出生前就已经分家住在新家里了,没有禁受过分家前的苛待,但逢年过节都要上门,在他小小的记忆中,那里从来就不是一个能让人开心的地方,也没有让他喜欢的人。

    这天,郑嘟嘟又和小伙伴们去田沟里挖了半篓子的泥鳅,带回家“哗”的倒在木盆里,然后拉着云萝过去喜滋滋的说道:“三姐你看,都是我挖的!”

    小虎蹲在木盆边不满的说道:“还有我!”

    郑嘟嘟瞥他一眼,对这个老是想着来跟他抢功劳的小伙伴真是越来越不待见了。

    轻轻的噘了下嘴,又忽然抬起了一只腿,指着小腿肚说道:“三姐,我被蚂蟥咬了!”

    白生生的小腿上一个明显的血口子,不注意看还以为是颗痣,仔细看却能看到那伤口如今还在往外缓缓的渗着血丝。

    田沟里多蚂蟥,乡下小子皮实,就是郑嘟嘟和小虎这样四五岁的孩子都能面不改色的把叮在腿上的蚂蟥薅下去,他此时故意这么指出来不过是想要博得三姐的一点点心疼。

    云萝拿着水瓢从院里的水缸中舀了一瓢水把他的两只脚冲洗干净,然后往他被蚂蟥叮咬出来的伤口上抹了一点药,脸上神色中却没有一点与心疼相关的变化,显得特别冷酷无情。

    郑嘟嘟却一点不在意,还在她给他小腿抹药的时候“嘻嘻”笑了起来,怕痒的扭着身子但是并没有躲开,还说着:“三姐三姐,吐了泥明天就能吃了,你想炖着吃还是油炸了吃?”

    云萝没回答,小虎倒是先举起了小手,吸溜着口水说道:“炸着香!”

    郑嘟嘟一伸手就搂住了蹲在他面前的三姐的脖子,警惕的盯着郑小虎说道:“三姐喜欢炖着吃!”

    小虎看着在木盆里乱钻的泥鳅,忍不住的咽了下口水,甚是好招待的说道:“炖着也好吃。”

    反正能吃就够了,他一点都不挑。

    云萝把药瓶塞好,又扯下挂到身上来的郑嘟嘟,抬头问道:“小虎,你哥哥这几天都在干什么?”

    郑小虎想也没想的随口就说道:“上山。”

    姐姐弟弟的正凑在一起看木盆里特别活泼的泥鳅,云桃就哒哒哒的跑来了,还没跨进大门就一叠声的说道:“三姐三姐,吵起来了,又吵起来了!富贵大娘竟然偷摸的把给奶奶吃的粥给吃了,正好被小姑看见,现在大嫂、小大嫂和大伯娘都跟她吵起来了!”

    语气中满满的兴奋真是藏也藏不住。

    云萱原本安静的坐在屋檐下给郑嘟嘟刚换下的衣裳打补丁,闻言便抬起了头,略无奈的看向云桃问道:“你怎么又到老屋去了?”

    照理来说,孙氏受伤卧床,作为孙女的云桃天天往老屋跑也没什么稀奇的,但从这几天的情况来看,她可绝对不是跑去给奶奶侍疾的。

    此刻,面对二姐的询问,云桃也一点都没有掩饰她的小心思,咧着嘴笑得牙花子都露了出来,巴巴的说道:“我爹娘都忙,抽不出空来,我不得替他们多跑几趟去看望奶奶啊?我娘今天杀了一只鸡,炖了半天了,还特意分出一碗让我拎去老屋让奶奶补补身子,这不就凑巧遇上了这个事儿嘛!”

    把热闹看得差不多了,她就飞快的跑来二伯家跟姐姐们分享了,不然一个人偷摸着乐呵总觉得有些不过瘾呢。

    看着她脸上洋溢着的幸灾乐祸,云萱也忍不住的翘了下嘴角,下一秒又迅速的压回去,嗔道:“可别笑得这么欢实了,富贵大娘偷吃了奶奶的饭食,她自己倒是没脸没皮的压根就不在意名声好不好听,其实也是占了我们的便宜呢。”

    孙氏受伤,分家出来的两个儿子在事后也送了不少的吃食过去,并不当真全靠郑丰年一家奉养。

    云桃的两根眉毛挑得要飞起,并不掩饰的说道:“不晓得为啥,明明我家也算是被占了便宜,可是我竟一点都不觉得心疼呢。”

    她自己乐了一会儿,又与姐姐们分享道:“爷爷和大伯都要面子,总是不肯把事情闹得太厉害,也不晓得这事之后又会咋处理。我刚才听着奶奶在屋里大声嚷嚷,骂得可难听了,我听着都有些受不住,那富贵大娘倒是跟没听见似的,只是一个劲的哭。”

    想到李大水他娘哭起来的那个劲头,连云萱都不禁露出了牙疼的表情。

    当日老屋的场景她不曾亲身经历,但之前之后可是见识过不少回。

    对李大水的娘来说,哭泣已经成为了一种她赖以谋生的必不可少的手段,有事没事都要习惯性的哭上几声来博取他人的同情。

    老屋把这么个人弄进去,也不知是找了个伺候病患的,还是请了个祖宗。

    云桃小嘴儿巴巴的过足了瘾,然后才拎着空篮子回家去。

    她离开后,云萱感叹了几句,云萝和郑嘟嘟却是一点都不关心,只顾着专心研究木盆里的泥鳅明天到底应该怎么吃才好。

    傍晚,虎头来找郑小虎回家,却被云萝拦了下来,还将他拉到门外去轻声询问,“听说你想去当兵?”

    这个问题留存在心里其实早就想问了,只是之前先是设宴看戏,又为孙氏瘫痪的事折腾,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单独询问。

    虎头听她这话后不由愣了一下,下意识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转头看四周,没看到除他们两人之外的第三人才松一口气,然后挠着头有些讪讪的说道:“你咋晓得的?”

    云萝没回答,而是反问道:“你想怎么入伍?”

    他迟疑了下,神情也开始变得小心翼翼的,半晌才支吾道:“我听说县城那边就有征兵的地方,我可以去问问。”

    边境始终不宁,战场上刀剑无眼、厮杀惨烈,对普通百姓来说,没人愿意把自家好好的儿郎送到那个炼狱场上,每逢朝廷大规模征兵就是无数人家骨肉分离的时刻。

    朝廷在每个县衙下都有专门的征兵处,但平时愿意主动到那里去报名的人却极为稀少,尤其是在江南这个富庶和远离边境的安乐之地。

    那是要真刀真枪以血肉之躯去近身搏杀的地方。

    “你知道上了战场后会面临什么吗?”云萝看着虎头,不放过他脸上的任何一点表情变化。

    虎头又愣了下,似乎没想到她会问这样的问题,“你不反对吗?”

    “不反对,别人能去,你凭什么就不能去?”云萝面色沉静,甚至是有些冷酷的说道,“但是在去之前,你要知道,那里不是玩乐的地方,也不是在后山上打几只猎物杀几只兔子,那是要杀人的,不是你杀他们,就是他们杀你。”

    虎头的脸色有一瞬的不适,又很快冷静下来,脸上的表情也逐渐严肃,捏了捏身侧的拳头,说道:“我都晓得,我还晓得栓子的大伯当年被征上了战场,还有五太爷家的三叔,他们都没有能活着回来。”

    “那你还想去?”

    “我想去!我也不怕死!”他的神情越发认真,“我家如今的日子好过得很,虽不是啥地主,但家里的银子比镇上的那些寻常富户都不差,买几个丫头小厮来我也能跟那少爷似的。可是小萝,我不想一辈子窝在这个小地方,我……我想去更远的地方看看。”

    “若只是想去外面看看,你可以去游历。”

    他连连摇头,“那不一样!我就是想去战场,我……我有时候做梦都会梦到我在千军万马中冲锋陷阵,浴血奋战。”

    说到这个,他不由得微微红了脸,莫名有种羞涩的感觉。

    云萝默然,“你知道千军万马是个什么样的场景吗你就梦到了?”

    他更涨红了脸,连声音都不自觉的放大了些,“我虽没见过,但我就是知道,说不定……说不定我上辈子就是个大将军呢!”

    越说越觉得就是这样,底气也莫名的足了起来。

    云萝看着他这气势昂扬的,又毫不留情的给他泼了盆凉水,“你自己想有什么用?太婆、二爷爷、二奶奶还有你爹娘都同意吗?”

    他果然一下子就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刚刚还斗志昂扬的头发丝都蔫耷耷的垂了下去。

    失落不过一会儿,他又振作了起来,说道:“我会让他们同意的,若不同意,我就偷偷的去!”

    偷偷溜走可不是什么好办法。

    云萝想了想,就和他说道:“你如果能说通家里人,我就帮你去景公子那儿求个情,让你直接进入到西北军中。”

    虎头一愣,“景公子?”

    “嗯,我之前没跟你说,他其实是瑞王,西北军的统帅。如今西北边境还算太平,但听说小股的战斗却一直没有停歇过。”

    虎头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