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半生离落半生醉〕〔夏晨曦〕〔团宠女帝五岁啦〕〔系草的小可爱甜爆〕〔夜北收徒〕〔魔头夜北〕〔仙帝归来当大佬〕〔网游之远古争霸,〕〔拼搏年代〕〔主角陈塘林初雪〕〔豪门狂婿林初雪陈〕〔顾少的独家挚爱版〕〔穿成偏执皇帝的白〕〔全球格斗〕〔攻妻不备:俏,我〕〔糖果战记〕〔凌云狂少〕〔九都狂龙〕〔忍者就该出肉装〕〔我真的是反派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27章 我也想去呢
    近来,景玥的心里有点疑惑,他总觉得与郑文琰碰面的次数忽然多了起来,那个人看他的眼神还甚是奇怪,亮晶晶的似乎惊奇,又像是在看什么稀奇品种。

    景小王爷可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人,于是在虎头又一次状似不经意的游荡到茶园这边,正朝着院子里探头探脑的时候把他抓了个正着。

    “你不去山上打猎,老是跑这里来做什么?”

    虎头起初还有点心虚,但很快就理直气壮了起来,挺着腰板儿说道:“我家又不缺山上那一点猎物,大热天的还不许我歇两天啊?这村里啥地方我没去过?随便走走呗!”

    景玥眉梢一动,“随便走走你就接连三天都走到了这里,还一天四五次,每次都鬼鬼祟祟的在外面张望?”

    虎头觉得脸上一热,但仍犟着嘴说道:“谁鬼鬼祟祟的了?我只是觉得这边临着山凉快些。”

    景玥抬头看一眼有些光秃秃的山坡,茶树新栽尚未成林,一眼望去还有大片的泥土裸露在外,而泥土经过大半天的暴晒正反射着比其他地方更灼热的温度。

    不过虎头完全没有明白他的意思,还回头跟他一样的看了眼身后光秃秃山坡,然后继续用那双郑家祖传的大眼睛无辜的看着他。

    看着看着,那眼神就又变了,在惊奇中透着迟疑,隐约的似乎还有那么一点……敬仰?

    这可真是太稀奇了!

    可是细想想,他如今也只是个十六岁的乡下少年郎,对比他身份尊贵的人心生敬畏似乎也没什么稀奇的?

    景玥不禁若有所思,“你来这儿究竟有何事?我是不是该去问一声阿萝?”

    虎头见他说着就转身,似乎真的要去找云萝的模样,倒是不慌,只是稍微有一点难为情,连忙上前伸手阻拦道:“唉你等等,你找小萝去干啥呀?我我我就是好奇过来看看。”

    “看什么?”

    他支吾了下,说道:“听说你是个王爷,就是去年被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个打败了西夷的王爷,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年轻,你上战场的时候才几岁啊?”

    他一直以为这景公子就是个京城来的官家公子呢,年纪相仿,身形还没有他壮硕,怎么就成了几十万大军的统帅呢?那可是比大将军还要厉害的人物呢!

    景玥侧首看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你想入军中?”

    看着这个挠头傻笑的少年,景玥的目光略有些恍惚。

    如今的郑文琰身量尚未长成,脸上稚气未脱,既单纯又憨实,一看就是个没什么见识的乡下小子,唯有眉眼间的一丝锐气能让他与前世那个浑身浴血的杀神逐渐重合。

    本以为这一世他提前遏制了阿萝的磨难,郑文琰也能在乡下安稳度日,那不是他前世毕生所求吗?

    不,那是他在经历了无数生死之后的愿望,而如今的他正是少年意气,最不甘平淡的时候。

    虎头想要入军中去当兵的事情在家里宛若平地惊雷,一下子就把他奶奶和亲娘炸了个人仰马翻,男人们还稍微冷清一些,但也在惊愕之后忧心忡忡,就连郑小虎都受到了家里气氛的影响,来找郑嘟嘟玩耍的时候显得无精打采的。

    二爷爷家里是如何的为虎头的心思不得安宁,云萝没有亲眼所见,但从郑小虎七零八落的话语中也能了解个大概。

    无非就是长辈从苦口婆心的劝阻到怒而抓起烧火棍和扫帚柄,上演男女单打到混合双打。

    然而虎头从小就是个淘气又倔强的,任打任骂就是铁了心的要去当兵。

    实在没有办法,胡氏一手拧着他的耳朵就来找云萝了。

    “小萝啊,你快帮我劝劝他,这个混账小子也不晓得是被啥给迷了心,一门心思的想要出去当兵打仗。多少人家宁愿拼着个倾家荡产也不愿意送自家儿郎到那个地方去啊?”

    不止是胡氏和虎头,郑二福、郑丰庆和小胡氏也都一块儿来了,一家人都把希望落到了云萝的身上,毕竟虎头从小就听云萝的话,爹娘爷奶说的话都没有她的好使。

    云萝不禁默然,瞥了眼冲她挤眉弄眼的虎头,她能说她也支持虎头去征战打仗吗?

    怕不是二爷爷二奶奶当场就要与她翻脸。

    虎头拧巴着身体护住亲奶奶手里的耳朵,说道:“小萝劝也没用,我是一定要去的!”

    胡氏伸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怒道:“闭嘴!我看你真是失心疯了,家里大好的日子不过非要去折腾,你晓不晓得打仗是啥个样子的?那是要死人的,要死人的懂不懂?”

    小胡氏也抹了把眼泪,劝说道:“虎头啊,咱好好的过日子不好吗?是不是娘近来老是跟你说娶媳妇的事情让你觉得烦了?娘以后都不说了成不?反正你还小,过几年再说也不着急。”

    虎头两眼懵,“跟娶媳妇有啥关系?我这是老早就有的想法。”

    “给我赶紧的把这个想法给打消了!”郑丰庆怒道,“我和你娘还盼着你给我们养老送终呢,可没的让你走在了我们前头的道理!”

    “爹你咋这样呢?你咋就晓得我一定会失败呢?我一定会英勇杀敌立下赫赫战功,将来我是要当大将军的!”

    郑二福都听不下去了,“你以为大将军是大白菜啊,你想当就想?我就算没读过多少书也晓得一将功成万骨枯,那是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

    虎头梗着脖子,连被他奶奶拧着的耳朵都顾不得疼了,说道:“我不怕这些,我也不想一辈子都只能在山上田间打转,我想去做更多的事情,我想去上阵杀敌!”

    胡氏拧着他的耳朵就转了半圈,在他忍不住的“哎呦”声咬牙说道:“那你咋不为我们想想?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你让我们咋办?”

    虎头被拧得又矮下了身,“不是还有小虎吗?”

    说不上几句话就又止不住的吵了起来,郑丰谷和刘氏听了他们的话之后也都是一脸的不赞同,夫妻俩面面相觑之后,郑丰谷先说道:“虎头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咋会有这样的想法呢?以往朝廷有征兵,咱老百姓都是费尽了心思的想要躲过去,可没有好好的家里日子不过主动凑上去的。”

    刘氏也说:“就是啊,那可不是啥好地方,多少人去了就再也回不来。”

    虎头不服气的说道:“他们能去,我咋就不能去?他们能豁出了性命的保家卫国,我为啥不能够?二叔二婶,你们晓得小萝的先祖都是征战沙场的大英雄吗?”

    一句话让所有的人都转头看向了云萝。

    云萝被众人瞩目仍面不改色,却是问了虎头一句:“你知道你一旦入了军中,户籍便自动更改为军籍,除非你立功升职到五品武官之上,除非朝中再无战事,否则你以后的子子孙孙都要上战场拼杀吗?”

    虎头愣了下,这个他以前是不知道的,不过现在已经从爷爷的口中知道了,所以在一瞬的怔愣之后就毫不在乎的说道:“那又咋样?只要不死,我肯定能立功的,若是死了,说啥子子孙孙都是一句空话!”

    小胡氏被他这句话说得一下子就哭了出来,“你这是打定了注意呀!”

    听到娘的哭声,虎头也不禁有些心虚,声音也就稍稍的软了下来,“娘,你就让我去吧,我一定会小心的。”

    小胡氏捂着脸,其他人也都表情沉凝,不肯答应。

    虎头就又急了起来,说道:“景公子他十三岁就上了战场,还能统领几十万大军把西夷打得落花流水,我虽比不得他,但他一个尊贵的王爷都能不怕艰险的去打仗,我一个农家小子难道连这点胆量都没有吗?”

    “啥?景公子?”

    “是啊,爷爷你还不晓得吧?景公子他原来就是去年被传得沸沸扬扬的瑞王爷,十三岁上战场,三年征战大败西夷,不仅夺回了被西夷侵占几十年的西北六州之地,还一举攻破西夷王庭,打得他们俯首称臣!”

    说起这些的时候,虎头的一双眼睛都是亮的。

    郑二福他们面面相觑,又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了云萝。

    云萝给了他们肯定的答复,“景公子确实是瑞王爷,他五岁就继承了王位,他的长姐还是当今的皇后娘娘。”

    “还是个国舅爷呢?”

    不管是王爷还是国舅爷,在乡下人眼里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也是因为身边出了云萝这个郡主,才有幸能够见到一个又一个的贵人。

    可是郡主明明也是极尊贵的,却不知是因为云萝本身没什么架子还是因为他们从小看着她长大,村里的人总是一不小心就把她跟那些高贵得仿佛在云端的贵人们区别了开来。

    虎头飞快的看了云萝一眼,又说道:“景公子都能放着好好的富贵日子不过,跑去打仗吃苦,谁还能比他更尊贵呢?而且景公子都跟我说了,只要我愿意去军中,凭我的本事当个伍长还是没问题的。”

    郑二福捂着胸口有些慌,“你还跑去跟景公子说了?”

    “是啊。景公子还说了,他可以安排我先在军营里与同袍演练几个月,上了战场之后也能保证没人能抢占我的功劳,到时候什长、百夫长、千夫长……说不定很快就能当上将军了!”

    云萝也有些诧异景玥竟然会跟虎头说这些,她原本还在担心要怎么不动声色的帮虎头一把,此时听到虎头这么一说,倒是省下了她的不少心思,甚至若是万一以后虎头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二爷爷他们也不会怨怪到她的头上来。

    是无意巧合,还是故意为之?

    云萝不禁有些恍神,郑二福的脸色却更难看了,捂着胸口问道:“景公子咋会跟你说这些?是不是你跑去跟他说了啥?”

    虎头有些心虚的看了眼云萝,但是想到景公子之前跟他说的话,他又不心虚了。

    景公子说得对,不能让爷爷奶奶和爹娘以为是小萝撺掇起了他的这个心思,免得他们心里对小萝有了不痛快。尤其是他以后若能立功升官自然啥都好说,但万一出个啥事,他们岂不是要怨怪小萝?

    打定了注意,他的声音也理直气壮了起来,说道:“我听说景公子竟然是去年大败了西夷的瑞王爷之后就去找他玩了,景公子身边的那些人都是去年跟着他从西北回来的呢,都是冲锋陷阵十分厉害的人!爷爷,你就让我去吧,我不怕吃苦也不怕杀敌,但我怕一辈子都在山窝窝里,去一趟县城府城回来都能吹嘘上好几年。”

    看着满眼渴望的大孙子,郑二福心里头慌得很。

    这个孙子从小就不是听话乖顺的,调皮捣蛋、到处祸祸,没啥是他不敢干的,还格外皮实打也打不听,也就云萝能压制着他。

    可是如今随着年岁的增长,他的性子没多大改变,胆子却变得更大了,尤其是在云萝被认回卫家离开村子后,虎头的心也跟着大了起来,白水村这个小地方就要关不住他了。

    小胡氏看着郑二福的神色便觉得不妙,她的脸上也不由得带上了几分慌张,哀求的喊了一声,“爹?”

    郑二福眼中的神色连连变换,却哪里能这么轻易的松口答应虎头?而是说:“你坐不住,天天跑山上去祸祸家里人不也没咋管你吗?如今家里比以前更好过了,你就算想要家里给你去买两个伙计来陪你练招也成啊,干啥非得跑到军营里去?”

    “我要伙计干啥呀?景公子那边的人才厉害呢!”

    谈话又陷入到僵持,云萝便在这个时候开口说道:“二爷爷,虎头读书不成,筋骨却极好,其实之前我祖母看到他也说他是个练武的好材料,提起过想要招他入军中,只是被我拦了下来。”

    虎头顿时一脸仿佛损失了好几万两银子的表情,“小萝你咋就拦下来了?你之前的没跟我说过!”

    云萝淡淡的看他一眼,一眼就看得他噤声,然后继续跟郑二福说道:“虎头走不了科举之路,凭着身手入军中拼杀倒不失为另一条道路,当然,二爷爷你们担心他的安危,不愿他遇上危险,一辈子留在村里也能过上平静富足的日子。”

    胡氏和小胡氏连连点头,过平静日子有啥不好?像他们这样的寻常百姓,世世代代的盼望不就是能够一辈子都平平静静,顺顺当当的吗?

    她们听到了云萝的后半句,两个男人却听进了云萝的前半句。

    他们对自家的孩子了解甚深,十分明白虎头不是个安分的主,尤其他如今起了那样的心思,若是想要强行把他压制下去怕是并不容易。

    云萝看他们的表情,又说道:“我知道你家里如今的田地已不少,每年还有肥皂作坊的分红,不缺吃不缺穿,日子越过越滋润。但人往高处走,眼看着亲戚们换了身份改了门庭,心里总是羡慕的,听说伯娘之前还想让虎头再去读书,吓得虎头那几天每天天不亮就跑上了山。”

    小胡氏瞪了虎头一眼,然后叹了口气。

    郑二福也叹了口气,对云萝说道:“我晓得你的意思,只是这个事情实在是不成啊,太危险了。我下头就你伯伯一个儿子,虎头这一辈也只姐弟三个,蔓儿已经嫁出去了,家里就虎头和小虎两个孩子,哪里能让他到战场上去搏命呢?又不是家里日子过不下去了。”

    虎头急急喊道:“爷爷!”

    “你住嘴!”郑丰庆一把压住他的脑袋不让他再出声,“你就是一辈子在家里当个泥腿子也不许到军中去搏生死!”

    云萝没有去看着急的虎头,也不去看压制儿子的郑丰庆,一直就只看着他家的大家长郑二福,说道:“我觉得,难得活一次,应当做些自己喜欢的或有意义的事,有人喜欢平淡安宁,有人喜欢把日子过得轰轰烈烈,也有人费尽心机的谋富贵,至于危险不危险,又何必去担心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呢?”

    虎头被按着脑袋还不忘应和一声,“小萝说得对!种田还要担心天灾呢,做生意也会亏本,走在路上说不定都会被啥东西给砸死了!”

    这说的是啥混账话?

    郑丰庆气得又是一巴掌拍上了他的脑袋。

    云萝抿了下嘴角,说道:“二爷爷不妨再考虑下吧。说实话您也别生气,我其实是支持虎头的,别人家的儿郎能够不顾生死保家卫国,他为什么就不行?若可以的话,我也想去呢。”

    刘氏闻言顿时惊呼,“小萝你在说啥?”

    云萝一点都不顾及他们柔弱的小心脏,甚是直接的说道:“卫家历代以来出了不少女将,我祖母当年也上过战场,还当过女侯,卫家的儿郎和姑娘都不怕死。”

    刘氏一副要晕过去的模样,虎头却双眼锃亮,悄悄的朝她竖起了大拇指。

    云萝的嘴角浅浅的抿出了一个弧度,忽然听见外面有小童在喊:“二太爷,丰庆爷爷,云蔓姑姑家来人了,说李家姑父考中了同进士,要请我们去吃酒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