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深夜聆阴〕〔超越狂暴升级〕〔大奉打更人〕〔团宠龙女萌萌哒〕〔医神小农民〕〔萧战苏沐秋〕〔战神奶爸〕〔36749〕〔无敌真寂寞〕〔三国之随身魔法塔〕〔星空三界〕〔全球游戏:只有我〕〔时倾澜薄煜城〕〔成吉思汗的动物军〕〔医武高手闯天下〕〔三爷,夫人她又惊〕〔小妻太娇嫩,枭爷〕〔神医狂妃:邪王的〕〔超级豪婿〕〔爹地快来,巨星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28章 你西北如何
    李三郎考中同进士的消息暂且压过了虎头要去军中的争执。

    尽管之前就早有预料,但云萝离京的时候他们毕竟尚未殿试,而如今,殿试过后的捷报终于快马加鞭的送到了江南,送到了李三郎的家人手中。

    随着李三郎的捷报送到庆安镇,今年春闱的结果也在镇上迅速地流传了开来,而云萝知道的更比镇上的人还要清楚详细得多。

    今年的头甲三名有两人出自江南书院,分别是状元张睿和探花袁承,二甲传胪虽不是江南学子,却也是江南书院的学生,而当初在会试前声名鹊起、呼声最高的冀北解元,冀北总督家的二公子封炫却排在了第五名。

    这原本应该是一个很好的成绩,然而因为在考试之前他的呼声过高,结果出来之后却竟然连二甲的传胪都不是,这就有点尴尬了。

    云萝也在他的名字上多停留了一瞬,然后才转移视线继续往下看,略过一连串认识和不认识的名字,她又看到了陈琛的名字,在二甲第十八名。

    比会试的名次前进了整整十六名。

    其他的学子与会试的排名相比也有升有落,但总体的变化并不大,而一百八十二名进士同进士中,撇开籍贯不提,单纯出自江南书院的足有四十二人,其中二十九人是江南本地人,万鸿书院有八人考中进士或同进士,另外还有十一人则出自其他的大小书院。

    江南书院再一次名声大噪,随着老夫人的这个消息一起送来的还有温大公子的一封信,这封信虽然是给景玥的,但云萝也有幸看了两眼,只见满篇的辛酸泪。

    涌到江南、涌进越州府城的外地学子太多了,温大公子的压力好大,万一通不过考核,回京后他怕是要被他爹给打死。

    毕竟江南书院招收学子的名额是有限的,其中还大部分都要留给本地学子,外地学子的求学之路真是太艰难了!

    可惜再艰难也打动不了景玥那颗冷酷的心,且不说江南学院招收学生向来凭学识成绩说话,就算能走后门,这一片地界上也不是他能伸手的地方啊。

    得罪了卫老夫人怎么办?

    所以看过后他就直接将信束之高阁,转头更用心的教导起了文彬的功课。

    他经历了两世,前世也曾考过科举当过状元郎,加上历经世事,读的书亦涉猎极广,不管说什么都能言之有物且文采斐然。

    文彬从他口中知道了许多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之事,且学业进步飞快,短短几天时间他就要变成了景玥的小迷弟,地位迅速的从跟三姐有点交情的人提升到赶超书院先生的存在。

    崇拜的结果就是内心不自觉的想要与他亲近,在闲暇聊天的时候还说了不少小时候与三姐一起的趣事。

    这对景玥来说真可谓是意外之喜,还有一点点的懊恼。

    之前怎么没想到还能跟郑文彬这个臭小子处好关系呢?都是被前世的固有印象给拖了后腿。

    前世的郑文彬是真的讨厌极了!

    也不知是想要鞭策他进步还是趁机报复,这不,景公子才刚刚放下一篇文章就又布置了一堆繁重的作业,“你这一笔字尚有些欠缺,须知考官阅卷时首先看的就是字迹是否整洁漂亮,即便同为馆阁体,好赖也能一眼分辨出来。你今日回去后以村外的那条路为题再写一篇文章,还有练十……练字就不妨直接抄书吧,三天内抄完这本《云梦笔谈》,抄出来的书就是你的。”

    文彬的眼睛锃亮,不仅不觉得任务繁重,还甚是激动的双手接过了景玥手里的书,作揖恭敬的说道:“多谢景公子,我一定会好好抄的!”

    他早就想看这本书了,只是一直不好意思开口,没想到现在不仅能看,还能直接抄一本!

    对上的晶亮的双眼,景玥眼波微动,手指在桌上轻叩,状似随意的问道:“李涵谦考中了同进士,李家设宴,你家是否也要去?”

    文彬又作了一揖,“琼林宴后有半个月的返乡假,到时候李家设宴,我们一家都要去恭贺,不过具体的日子还要等姐夫回来后再定。”

    “阿萝也去吗?”

    “三姐与云蔓姐姐的关系好,若无意外的话,也会去的。”

    天色近傍晚,文彬才收拾了笔墨书籍与景玥告辞离开,回到家时正是食肆里卤味卖得最热闹的时候。

    日子富裕了,村里人也更多的愿意时不时的花上几文钱来买一碗卤味回去,作坊外头虽然多了几家小食肆,起先也有人家做卤味,但在发现怎么做也比不上郑丰谷家的香的时候,就利索的放弃了这个生意。

    小菜小饭不好吃吗?面条不香吗?米饼蒸糕还不够忙活的吗?干啥非要去争卤味生意呢?

    争又争不过。

    兰香迅速的捞起一截大肠称重,然后切碎了装碗里,云萱则将碗递给客人并收钱,旁边,月容切了两块白豆腐笑脸盈盈的递给一个大婶,转身又给大娘称了半斤豆芽,还不能忘了接过钱。

    云萝就坐在小板凳上,腿上一个碗里装着鸡蛋豆干藕片等,手上一双筷子夹起一片藕送进口中,又夹了一块酱黑色的肉塞嘴里,得闲了看一眼卤味锅下的火。

    火不能烧得太旺,但也不能熄灭,烦得很。

    看到文彬回来,她就把碗里的鸡蛋夹给了他,也不问书读得怎样,而是说:“娘还在准备晚饭,你先吃个鸡蛋垫一下肚子。”

    文彬嚼着嘴里十足入味的鸡蛋点了点头,又问道:“嘟嘟还没回来?他又干啥去了?”

    伸着碗接过好大一勺豆芽菜,随口说道:“要么去河滩摸鱼了,要么去跟小伙伴玩追逃捉迷藏了。”

    弟弟大了,就不喜欢在家里待着了。

    以前的郑嘟嘟多乖啊,一张小板凳靠着墙就能坐一天。

    虽将近傍晚,但其实现在天光还亮得很,文彬与云萝说了会儿话后就在旁边一张桌子前坐下,拿出笔墨纸砚皱眉沉思了起来。

    云萝在他的书篮子里看到了那本《秦梦笔谈》,伸手拿过来翻了两页。

    文彬就说:“这是景公子借我抄的,他说我的字还有些欠缺,用抄书来练字正好,抄的书就归我了。”

    书籍珍贵,对贫困学子来说能够凑足科举用的书本就已经十分困难了,想要再花钱去买其他的书籍基本是不可能的,抄书就成了一个不错的选择。

    文彬虽然不至于到这个程度,但之前遇到同窗有他没看过的书就借来抄一本也不是一次两次,云萝也从没有阻拦过。

    买的哪里有自己抄的好呢?既能练字又能省钱,还能加深书本的记忆。

    “仔细抄,别抄错了。”

    “好!”

    “今天他又给你布置了什么题目?”

    “让我以村外的那条路为题写一篇文章。”他轻轻的咬了下笔杆,犹豫道,“这路有啥好写的呀?”

    云萝把书籍放回到篮子里,又拿筷子夹了几根豆芽嚼吧嚼吧咽下肚子,“那不是多得很吗?你可还记得几年前我们村外的那条路是什么样的?”

    “记得。”他若有所思道,“我记得是又窄又小,下雨落雪了就会满脚泥泞车不能行。”

    “知道为什么富人做善事多是修桥铺路吗?我以前还听说过一句话,叫若想富先修路。”

    文彬顿时眼睛一亮,忽然将刚拿出来的笔墨又收拾了起来,然后跳下凳子说了句:“三姐,我去外面看看!”

    云萝目送着他离开,默默的又吃了一块卤肉。

    时间一晃到了五月底,这天,刚过完年就启程进京去赶考的李三郎终于回来了。

    阔别半年,家里人是如何的想念惦记和拉着就是说不完的关心话且不论,亲朋好友们也都随着他的返乡而沸腾了起来。

    他可是庆安镇上近几十年来仅有的进士呢!

    乡下人不是很明白进士和同进士的区别,在他们的眼里其实也没多大区别,反正都是考过了会试又过了殿试,很快就会被朝廷分配官位,从此鱼跃龙门,一举从农门晋身成了士族。

    李三郎家虽是开杂货铺的,但却并不是商户,而是正经的农户,除杂货铺外,家里也有好几十亩良田。

    并不是所有开铺子的人家都是商户。

    李三郎返乡后的第二天就带着媳妇儿子来了白水村,先拜访岳父岳母,然后又来拜访了郑丰谷。

    其实就是来拜访云萝的。

    在李家小白被吃醋争宠的嘟嘟舅舅从云萝怀里哄出来,并一路哄出了门外去玩耍的时候,云萝也能问问从进了门就十二万分拘谨的李三郎话了。

    “姐夫,朝廷对你有何安排?”

    李三郎确实很紧张,本是实在人,就算娶了媳妇还是一样的经常被云萝和虎头挤兑得面红耳赤,那时候倒是还能自在相处,可是想想他今天是带着不那么纯洁的目的上门来拜访的,尚未真正涉足官场,脸皮还薄得很的李三郎就觉得连头都不大直得起来。

    听到云萝主动询问,他不由得松了口气,忙说道:“朝廷目前还只是安排了一甲三人和二甲的前面几位,之后的还要继续候缺,等着朝廷的进一步安排。”

    普通百姓总以为考中了进士就能马上当官,其实还真不是这样。

    除一甲三人能够马上进入翰林院之外,其他的进士和同进士都是要等着朝廷逐一分配的,家中有门路的就会分配得快一些,没有门路还没有贵人提携的话,说不定要等上好几年才能候到一个缺。

    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云萝本身对于这样的事情并无反感,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也愿意给身边人行个方便。

    袁承是探花郎,显然不用云萝去费心,陈琛是四品知府家的公子,也不必担心前程,云萝熟悉的人中目前也就只有李三郎要为官员的候补奔波。

    云萝不能左右朝廷对官员的任免安排,但她的身份摆在这儿,想要让身边人尽快的候到缺也确实不是难事。

    想了下,便问道:“你自己是什么想法?想要留在京城,还是外放到去当一地的父母官?”

    李三郎挠了下脸,赧然道:“我这段日子也与同科们有过聚会,听来听去听得满脑子浆糊,留京还是外放我也不晓得到底哪个更好,其实只要能尽快候补到位,哪里都无所谓吧。”

    这么随意的吗?

    云萝却反倒觉得有些棘手,因为她本身对于官员的具体职务和晋升条件不是很了解,李三郎这样放手由着她安排的态度让她不知该从何处下手。

    不过,专业的事情就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吧!

    想通这一点,她转头就跟正好在身边的月容说道:“你去茶园那边问一声,看景公子有没有空,我可否带个人去问他些事情?”

    月容领命出去了,很快就回来,直接把景玥给一块儿带了过来。

    听了云萝的解释之后,他看了看李三郎,又思考了下,就问道:“你可愿吃苦?”

    李三郎愣了下,忙说道:“我不怕吃苦!”

    “那去西北如何?无论边城还是刚从西夷收回来的六州之地都急缺能处事的官吏,那里被西夷侵占几十年,如今正百废待兴,很容易就能做出成绩来。不过西北之地贫瘠荒凉,吃穿住行皆都不如江南,许多东西就算有银子都未必能买得到。”

    李三郎并没有多少犹豫,不过稍稍一思索就直接点头答应了下来,“多谢王爷提拔!”

    吃苦什么的他还真不怕,本就是农家子,除了读书,下田干农活他也是样样都拿得出手,他是去当官的,再苦难道还能比得上庄户百姓?

    最重要的是,西北可是瑞王爷的地盘。

    得了景玥的一句话,李三郎留下一堆礼物之后就心满意足的带着妻儿回家了,之后李家在镇上大办酒席,郑家也去了不少人恭贺,而郑大福和郑二福两边的人之后还往府城去了一趟,去袁家贺喜。

    袁承是和李三郎一起回来的。

    这一年来袁家一直在为搬迁回祖地而忙碌,事情千头万绪的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处理完,不过袁承高中探花这么大的喜事,当然是再忙都要停下来先庆贺了再说。

    所以这一次在越州城,云萝他们不仅见到了姑丈姑婆,还和袁承的爹娘叔婶和姐妹兄弟们都见面了。

    袁家一片喜气洋洋,云萝虽不是郑家的女儿了,但还是在那里收到了满怀的见面礼。

    从袁家赴宴之后,郑家人都回了村,云萝却留在了府城,陪着祖母一起处理家务,与各家世交的应酬往来,闲了就逛街喝茶买东西,很是悠闲。

    袁承他们的半月探亲假结束了,云萝在送别他们之后才收拾收拾东西要回村去。

    与云萝一起回村的除了寸步不离的景玥之外还有卫老夫人,毕竟已到了夏收时节,玉米也终于能收割了。

    村里正是一年中最忙的时候,村外的田里处处可见弯腰收割的农夫村妇,连小孩子都没有落下,年纪大的一起收割,年纪小的在后面捡掉落地上的穗子谷粒。

    经过几年的进一步改良,如今的脱粒机已经越来越像云萝前世见过的模样了,直接在田里就能够把谷子打落下来,不知给乡亲们节省了多少工夫。

    云萝回到家的时候,家里就只有云萱一个人在忙着做午饭。

    如今家里宽裕了,云萱也大了,今年不嫁明年肯定也要送出门了,刘氏就有心的不让她晒太阳干粗活。

    不过就家里的这些事她一个人也忙活得脚不沾地。

    看到云萝回来,她当时就笑开了颜,轻轻柔柔的跟她说家里的情况,“爹请了六个短工说要把田里的谷子尽快收回来,昨天还念叨着说玉米看着也能收了,不晓得你啥时候才回来。”

    卫老夫人一把拉住又是端水又是倒茶的云萱,笑着说道:“好丫头快别忙活了,这会儿就看着你忙得团团转,我们可不是来给你添乱的。”

    云萱赧然一笑,扶着老夫人在凳子上坐下,轻声说道:“老夫人您快坐,我爹娘估摸着您肯定也会来,早已经把小萝的屋收拾了出来让您住,小萝就跟我挤个被窝。”

    “好,还是麻烦你们了。”

    郑嘟嘟从外面哒哒哒的跑了进来,头顶的草帽都歪了也没工夫扶一下,“三姐三姐,我好远就看到你们的马车了,哎呦!”

    他闷头冲进门,也不抬头看看前面,直接就一头撞在了站在屋檐下的景玥腿上,反弹回去一骨碌的滚在了地上。

    景玥低头看着明明是他自己撞上来,却反把自己给撞倒了还捂着额头一脸委屈的小蠢蛋,真是一点都不想跟他计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