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苏雨涵叶萌萌〕〔我的徒弟都是天命〕〔大明镇海王〕〔蜜婚超甜:墨少家〕〔重生狂妃:太子殿〕〔药香田园:悍妻萌〕〔大魔王娇养指南〕〔医路坦途〕〔医武兵王混乡村〕〔香祖〕〔福满农门:妖孽相〕〔爱你言不由衷林辛〕〔宗少的第一爱妻林〕〔纠缠不清:总裁情深〕〔宗先生的甜蜜计划〕〔蚀骨暖婚宗先生攻〕〔林辛言重生〕〔偏偏对你上了心〕〔林辛言重生之后只〕〔90后风水师李十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29章 卖吗
    尚未经过一代又一代的优化,如今的玉米产量其实并不高,但亩产四百余斤依然比水稻的产量高了一大截。

    这个产量虽仍不能与土豆相比,但玉米比土豆更适合当粮食,且更耐储存,在推广的初始阶段,它还比土豆更节省种子,也就相当于是更利于快速推广。

    一亩田地种土豆需要近百斤的种子,种玉米却只需要四斤左右,去年种出的玉米经过筛选之后得了三百多斤种子,半数送到京城,一部分被卫老夫人取走另外在庄子里种植,郑丰谷只留了二十斤种子却也一样种了五亩地。

    五亩地,两千多斤玉米,经过筛选怎么也能得一千多斤上好的种子,一下子就够白水村整个村子种植还绰绰有余了。

    毕竟,玉米最大的优点就是不挑地,那么上好的良田自然还是应该用来种植水稻这种精细的粮食,可不能浪费了。

    村里以前无人问津的山坡荒地忽然就招眼了起来。

    朝廷有规定,无人的荒地谁开能开出来就属于谁的,还能免税三年,但三年后就要和普通良田一样交税,且不可荒废。

    以前,荒地虽能免税三年,但辛辛苦苦开荒,又大把大把的洒下肥料,三年的时间也不过是刚刚把生地养熟,跟好田相比仍是贫瘠的,却要一样的交税,实在是不划算。

    除非迫不得已,不然很少有人愿意去开荒养地。

    凭着一把锄头一双手,把两亩荒地养成肥田,足够把一个年轻壮汉活生生累成皮包骨。

    可是种土豆玉米就不一样了,它们不需要像水稻麦田那样精耕细作,就算在荒地上挖个孔把种子埋进去,然后浇水等着发芽生长就可以了,若有多余的肥料给它们施肥自然能长得更好,若没有肥料也不至于颗粒无收。

    明明还是夏收农忙时节,收割、清理、晾晒都忙得脚不沾地,但白水村,甚至是隔壁桥头村的乡亲们却忽然放下了手上的活跑到郑丰谷家门口,因为郑丰谷发了话,请乡亲们帮忙来脱粒并筛选粒大饱满的种子,完事后每户人家都能分一斤种子。

    免费的,不要钱的!

    从去年开始,他们就都惦记上这些种子了,这样高产的种子别说是免费的,就算要花钱买也有的是人争抢。

    屋子小容不下太多人,人们就搬了自家的小板凳在树荫下,靠墙的阴影里干活。

    玉米收割下来的时候就已经很老了,在太阳下暴晒了两天之后,如今在乡亲们的手中很轻松的就“簌簌”掰落下来,落到下面承接着的畚斗里。

    力气大的汉子双手抓着左右拧几下就把玉米颗粒都拧落了下来,力气小的孩子也能一粒一粒的慢慢挖,不让一点哪怕只有米粒大的玉米粒留在芯上面。

    脱粒之后筛下颗粒细小的,被虫子咬了不完整的,瘪了不够饱满的……两个村子能抽出空的人都过来帮忙也忙了两天才分离筛好。

    清理干净之后,不管大的还是小的全部上秤,共有玉米粒二千三百三十六斤,其中能留着当种子的也有一千八百多斤。

    有学识的老人家掐着手指算了半天,欢喜的说道:“亩产四百六十七斤,比去年的四百零八斤又多了五十九斤!”

    这可是一个很大的增长数字了!

    乡亲们议论纷纷,“去年是种在下等田里,今年可是上等的肥田!”

    “这也很多了,想想谷子不过才三百而已,年成不好的时候连两百斤都没有,还是连米带壳的。”

    “玉米省种子,一斤种子就能种上两三分地了,也不晓得啥时候才能分些土豆种子。”

    “别急,今年分不到,明年肯定就有的剩余了。”

    有交情好的人则直接问上了郑丰谷,“二哥,每户一斤分了之后这种子还剩下许多,不晓得有没有别的去处?我出钱问你再买两斤可成?”

    此话一出,听到这话的周围人都是一静,随之就争先恐后的挤了上来,“丰谷啊,若有多的,叔也想买两斤,你出个价,肯定不能让你吃亏。”

    郑丰谷一时间被挤得东倒西歪,乡亲们对于粮食的渴望就连两个村的里正都压不下他们的热情。

    如果能卖的话,他们也想买呢,里正家也有好多张嗷嗷待哺的嘴啊!

    江南富庶,白水村和桥头村近几年的日子也更宽裕了许多,但离天天都能敞开肚子吃干饭的日子还是有很大距离的。

    云萝站在外面看到人群中心她爹的发髻都要被热情的乡亲们给挤散了,想了下,就转头从食肆里找出了一个烧水的小铁锅,用柴火棒敲了两下。

    “铛铛”的声音让人群逐渐安静下来,云萝站在凳子上说道:“现在玉米种子还不多,不过我也可以分出一些给乡亲们,以户为单位,只要是白水村的每户都能买不超过五斤的玉米种子。”

    白水村的村民安静下来,隔壁桥头村的却急道:“那我们呢?我们也想买!”

    两个村子就隔着一条河,田地还要不少交叉,每年总有那么几回争斗,但相互帮衬也不少。

    云萝心里早有主意,当即就说道:“桥头村的乡亲每户能买不超过四斤的种子。”

    桥头村人想了想,虽然比白水村的少了一斤,但也算合理,于是很平静的就接受了。

    两个村的里正对视了一眼,也不知打了个什么眉眼官司,又听见李里正问道:“小萝啊,你打算开个啥价格?”

    “二十文一斤,如果家里钱不凑手,也可以用同等价格的粮食来交换。”

    有人不由抽了口凉气,“二十文?这也太贵了!都能买好几斤精米了!”

    旁边还没有人来得及附和,就被桥头村的邱里正呵斥了,“种子和粮食的价格能一样吗?不懂就别瞎咧咧,嫌贵你也可以不买,谁还逼着你买了不成?”

    邱里正这么一说,乡亲们也都转过了弯来。

    虽然大部分人家都是自己留种,很少会专门去铺子里买种子,但也知道,种子的价格可比粮食贵多了。

    二十文一斤的粮食很贵,但二十文一斤的种子还真不能说它贵。

    云萝高高的站在凳子上,看着乡亲们逐渐把注意力从郑丰谷那边转到了她的身上,也看到郑丰谷脱出人群大松了一口气的模样,眼角微微弯了一起,然后又说道:“想买的人家就去我爹那儿报个名,先算好大家都要多少种子我再分出来。”

    于是,刚松一口气的郑丰谷转眼就又被乡亲给包围了。

    云萝从凳子上跳了下来,还没站稳就见旁边伸过了一只手,将她手上的铁锅和柴火棒接了过去。

    一愣抬头,然后就直直的对上了景玥含笑的桃花眸。

    桃花水眸流光潋滟,笑意温柔,仿佛能将人吸入里面溺毙在其中。

    云萝也不禁恍了下神,眨眼后眸中又迅速的恢复平静,“你怎么在这里?”

    景玥轻笑了一声,说道:“我听见这里十分热闹,就过来看看,倒是没想到一过来就看到了你威风凛凛的站在凳子上敲……锅。”

    云萝之前没有觉得如何,可听了他的话,又想象一下自己左手一口黑漆漆的铁锅,右手举着一根柴火棒“铛铛”敲打的模样,顿时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心里发窘,面上却是迅速的绷起了小脸,一把推开他就面无表情的进了食肆里。

    身后,还传来景玥的轻笑声,仿佛就响在她的耳边。

    云萝越发的绷紧了脸,眼睑轻垂着一副十分严肃认真的模样,倒是把想要上前来搭话的村民都给吓退了回去。

    还是去找丰谷问问吧,一样的一样的。

    景玥拎着锅跟在她身后进了屋,放下锅后又穿过小门进了院子。

    院子里,兰香正在推磨,刘氏就拿着个筅帚把磨盘上的玉米粒扫进孔洞里面,在两片磨盘之间,有黄色的浆糊缓慢流出。

    干燥的玉米比米和麦子都要硬很多,干磨太费劲,用水泡软了再磨就会省力许多。

    看到景玥进门,兰香停下推磨的动作朝他行礼,刘氏则笑着与他说道:“景公子来了?家里正在磨玉米,还想着待会儿摊了饼子后让小萝给您送一些过去尝尝鲜。”

    “谢二婶记挂,我还不知道这玉米吃起来是个什么味儿呢。”

    景公子笑得如此赏心悦目,刘氏的神色也不由得跟着越发软了下来,笑眯眯的说道:“倒是香得很,煮起来老远就能闻见香味了。不过它磨不到米面那么精细,也不晓得景公子吃不吃得惯。”

    “我没那么娇贵,之前在战场上什么都吃过,这样正经的粮食是许多时候连求都无处求的。”

    看着白白净净的少年郎,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理该啥苦头都没有吃过的,却没想到竟然还遭过那样的罪,刘氏不由心疼得不要不要的。

    云萝侧目看了他们一眼,总觉得娘的这份心疼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景玥的这张脸。

    长得好就是占便宜!

    两个村子的大部分人家都出钱买了种子,只有少部分人舍不得花这个钱或是觉得免费送的一斤种子就已经够了,而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有几分人家为了能多买几斤种子,竟然分家了!

    毕竟买种子是以户为单位的,一家分成几家,多买的种子就能多种好几亩地。

    反正迟早都要分家的,乡下人可没有许多讲究,有些穷苦的,家里施展不开的人家还有娶一个媳妇就分一次家的呢。

    云萝一开始被他们的这个操作惊到了,之后就依照之前说好的,以户为单位,多的直接买到四斤或五斤的上限,少的则买个一两斤,也有舍不得花钱的。

    到最后,两个村共分出了近三百斤的玉米种子,剩下的除去留给郑丰谷家的,其他全都封存然后和大半已经开始发芽的土豆种子一起被老夫人带走,亲自运送到了卫家的庄子上。

    农时不等人,这边田里的庄稼刚收拾出来,紧接着就又要种下一茬,到处都是一片繁忙景象,就连景玥和他身边的那些侍卫们卷起袖子加入了其中。

    他们最重视的还是如何种植玉米,紧跟在郑丰谷的身边将他的每一个步骤都仔细记录下来。

    这一忙就直接忙过了一年中最炎热的六月份,无痕他们带着一群人几乎每天到地头去打转,看着玉米从小小一粒种子到抽芽发苗,然后分叶逐渐长大。

    在玉米长到膝盖那么高的时候,今年的第二茬土豆也要下种了。

    “京城外皇庄里的几亩玉米也应该能收了吧?”在白水村忙着种土豆的时候,景玥却更关心另一件事。

    云萝之前答应了他,京城皇庄里的玉米成熟后她会分出一部分种子送给他。

    土豆在上个月就已经收成,根据送来的消息可知产量比江南略有不如,但也震惊朝野,但因为太费种子了暂时连一个小皇庄都不够种,今年还不能往外发散。

    但一茬之后,玉米种子却能有许多了。

    云萝听到他的话就点头说道:“你放心吧,答应你的事情我不会食言,皇庄那儿三月种下了一百多斤种子,四十多亩地呢,收成之后多的没有,送你几百斤还是没问题的。”

    “才几百斤?”

    这不知足的口气让云萝顿时凉凉的斜睨了他一眼,“一百斤就够你种植二十多亩地了,你知道有多少人在盯着我那个庄子吗?”

    景玥轻笑一声,垂在身侧的手指不大安分的往她这边动了动,又很快平静下去,说道:“皇上不是把这件事全交由你负责了吗?”

    想到这个事情,云萝是一点都不开心的,“我又不是农官,他说是交给我,还不是往我那个庄子派了一堆的侍卫?听说在我不在京城的这几个月里,户部的官员也一个劲的往庄子跑,种出再多,我能得多少银子?我看皇上只是想要把麻烦推给我而已。”

    景玥忍不住摸了下她的头,安慰道:“你现在不是不在京城吗?惦记着种子的那些人也吵不到你。”

    这倒也是。

    云萝算了下时间,按照她之前预定的时间,等她回到京城,第二茬都该种完了,种子的争抢自然也落下了帷幕,吵不到她的面前来了。

    于是她挥手一把拍开头顶作乱的手,抬起眼眸警告的看了他一眼。

    土豆的芽尖从泥土里钻出来的时候,云萝收拾了东西,带着文彬一起辞别爹娘和亲人,和景玥一起离开了白水村。

    八月的院试将要到来,云萝也到了要离开村子回京的时间。

    一道的除了文彬之外还有虎头,他爷奶爹娘终究是拗不过他,答应了他去军中拼搏。

    离别之时自是说不完的殷殷嘱托,郑二福和郑丰庆正朝着景玥行礼,“虎头这几天在家里真是闹翻了天,此后就拜托给王爷了,他一向莽莽撞撞的也没见过啥世面,若是做得不好,您只管打他骂他。”

    虎头拎着个包袱站在景玥身后一脸不服气,十六岁的少年郎正满腔热血,浑身冲劲,对于将要离开家乡去见识更广袤的天地充满了向往,一点都没有依依不舍。

    景玥看了他一眼,没想到这一世郑文琰竟然到了他的麾下。

    无痕也看了看虎头,然后与郑二福说道:“老爷子放心,虎头兄弟就算进了军中也不是立刻就能上战场的,需得先经过训练,新兵上了战场也多跟在后头。”

    郑二福叹了口气,勉力压下心里的担忧,又与无痕等人说道:“也要烦劳你们帮衬,多提点提点他。”

    “这是自然,入了军中,我们就都是兄弟了。”

    另一边,郑嘟嘟也正抱着云萝的大腿眼泪汪汪的,“三姐,你又要走了吗?”

    云萝摸了摸他的头,“对,三姐不在家,你要乖一些,还要替我多孝顺爹娘。”

    郑嘟嘟噘着嘴不乐意道:“你自己在家里孝顺不好吗?你走了,我就天天吵天天闹,才不会乖呢。”

    这么欠打,真是一点好脸色都不能给他。

    云萝低头默默的看他一眼,然后抬头跟郑丰谷和刘氏说:“我会等到文彬考试完之后再离开,也还安排好人送他回来,你们不用担心。”

    刘氏拉着她的手说道:“晓得你肯定会照顾好文彬,我们也没啥好担心的,倒是你这一路去京城可千万要顾好自己,宁愿慢慢走,多走几天,也别把自己给累着了。”

    “好。”看到郑丰谷在旁边偷偷的抹眼泪,云萝默了下,说道,“爹,说不定我什么时候想要回来就又回来了呢,你们不用舍不得。”

    郑丰谷闷声说道:“你也不用太记挂我们,京城到这儿千里迢迢的,路又不好走,你只管安心在京城待着就是,得闲了我们让文彬给你写信。”

    刘氏听相公这么说也忙说道:“对对,你只管安心的去京城,得闲了给家里写封信就行,不要老是千里奔波的。”

    旁边一起来送别的村民们也说道:“是啊小萝,你只管放心,你爹娘在村里肯定不能让人给欺负了,大伙儿都看着呢。”

    其他人也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无不是关心之语,听得云萝的神情也不自觉的和缓了些,最后伸手作揖朝他们轻轻一拜,“拜托乡亲们照顾我爹娘了。”

    他们纷纷还礼,虽行礼的姿势动作各异,实在不怎么规整,但神情却都是真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