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先生的娇太太时〕〔半岛有妖气〕〔快穿炮灰女配又要〕〔我可以点化万物〕〔回到农家当幺女〕〔方羽唐小柔!〕〔帝国再起〕〔第二世界的除灵师〕〔私人定制大魔王〕〔剑侠风云志〕〔我的全英雄皮肤〕〔亮剑之杀敌爆装系〕〔超神学院之泰坦核〕〔艰难登仙路〕〔从绝代双骄开始穿〕〔超绝圣医〕〔九叶芝兰〕〔重修升级之路〕〔反派天王〕〔仙灵漫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32章 就等人来撕
    ,。

    周公子的说辞不过是给了他自己一个台阶,云萝是肯定不相信的,围观百姓中有没有人相信他,这个倒是真不好说。

    但云萝并不愿意由着他自己给自己搭台阶的走了下去,毕竟她在决定做这件事的时候,就一直在等着这么个跑出来搞破坏的人。

    谁会来搞破坏呢?肯定是那些不愿意让种子落到普通百姓手上的人。

    所以不管出来的是谁,对云萝来说都没有区别。

    她把长刀仔细的擦拭干净,然后收归入刀鞘之中横在身前马背上,垂眸说道:“因为看不得我在城墙上胡乱张贴就冲上来要撕我的告示?不知周公子如今在哪里任职,官位如何?”

    抬眸在他的身上转了一下,不等他回复就又说道:“若有官职在身,我记得今天并非休沐日,若无官职,你又凭什么来管本郡主的事?莫非侍中府的公子有那么尊贵,见了本郡主不行礼不说,还能指手画脚、任意指责?”

    周公子的脸色又是一变,忙拱手行礼道:“郡主恕罪,是在下失礼,并非有意冒犯郡主,还请郡主大人不记小人过宽恕一二。”

    “不宽恕,不过我也没兴趣替侍中大人管教孙子。”

    样貌精致的少女坐在马背上一本正经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斜阳正洒落在她的身上,为她蒙上了一层融融暖光,就连她绷着的小脸都似乎比平时温软了些,竟莫名的乖巧。

    人群中有人忍不住的笑出了声,一声、两声……隐藏在人群中也不知究竟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周公子的脸色变了又变,眼中是掩不住的羞愤。

    云萝可不管他是羞愤欲绝还是羞愤欲死,小脸肃然的说道:“做得出又何必费尽心思的还要扯一块遮羞布呢?我在江南几个月,上半年收成的玉米种子虽然不多,但也已经向周围百姓分散了一部分,原本在京城也是打算这么做的,却因为你们想要用我的种子来谋取私利,把我娘给气病了,我不得不把上万斤种子全压在手里。下半年收成后我还要因为担心百姓抢不过你们而限量出售,你知道让百姓们凭身份户籍来限量购买会给我增添多少麻烦吗?”

    周围的百姓渐渐的静默下来,云萝的小嘴嘚吧却还在说个不停,“下半年预计会有上百万斤玉米,筛去小的坏的瘪的,选出的种子没有百万斤也有九十万,凭户籍一户限量两斤我就得分成近五十万份,需要多少人忙多少天才能忙完?不仅我忙,百姓们也麻烦,原本可以一整个村子挑一个两个人专门来买需要的种子,如今却必须要带着户籍证明亲自过来排队,要耽误家里的多少事?因为担心你们会去私下里收集百姓手里的种子,我不禁限量,还要把价格尽可能定得高一些……”

    不能让她说下去了!

    周公子的脸色铁青,忽然大声打断了云萝的话,“郡主,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些奇怪的话,不过我周家是绝对不会与百姓争利的!”

    “是吗?上个月我还没回京城,把我娘气病的人之中没有你周家?”

    周公子气极,衡阳长公主一年中有大半年在生病,还生了病就特别不讲理,偏偏手上还握着京城的半数禁卫,前几年尚有些收敛,近两年却是越发的张狂了,谁敢去招惹她?

    不过,因为那些种子,好像、似乎、确实……

    周公子的眼神似心虚的一飘,面上却义正言辞的说道:“长公主贵体有恙,我祖父也十分忧心,万不敢再去惹她生气!”

    云萝却仍不放过他,“那是哪些人盯着本郡主的玉米和土豆不放,想要藏起来谋取私利不肯散给百姓?”

    周公子咬牙,“在下如今也不过是一介白身,如何会知晓这些朝中之事,郡主怕不是问错人了吧?”

    该死的,哪有世家贵族做事会这般直溜的?又不是那些大字不识两个,也没什么规矩礼仪的庶人,这是脸面都不顾了啊!

    果然是在乡下长大的野丫头,不通诗书礼仪没有教养,明明是个女儿家,却骑马握刀的在大街上横冲直撞,真不知衡阳长公主为何竟还将她当做了宝,带出去都不嫌丢人!

    云萝不知道他心里在如何诽谤诋毁,但看他的脸色就可知肯定没想什么好事,于是说的话也一点都不带客气的,“一介白身?不知朝中之事?刚才冲上来指使着狗腿子要撕本郡主告示的时候倒是嚣张得很,不知道的还以为京兆府衙门也是你开的呢。”

    狗腿子们小心的关注着云萝的神色,又转头去看他们的公子,目光闪烁心里虚得一批,但如果公子有令的话,身为尽职尽忠的狗……小厮护卫,他们肯定是听自家公子的话,指哪打哪。

    可惜周公子并不是多有骨气的人,即便刚才还气焰嚣张,在被云萝拔刀指着之后,刀锋上森凉的触感就迅速的扑灭了他的勇气。

    他的鼻子尖现在还在冒着血呢!

    失策,原以为是个没见识的乡下丫头,就算有郡主的身份又怎样?还不是随便吓唬几句就给唬住了!没想到竟是个一言不合就直接拔刀的主,如今的乡下丫头也这么厉害了吗?

    明明去年来京城的时候一直安安分分的,除了有传闻说她牙尖嘴利,并没有其他更厉害的传言,在去年沐国公府的赏菊宴和除夕宫宴时打过照面,虽没有深入交流,但看着就是个乖巧不怎么爱说话的小姑娘,对于说她牙尖嘴利的传言他之前也都是不信的。

    去了江南半年,再回京来怎么突然就这么凶了?

    周公子的目光游离,迅速瞥了眼身后城墙上贴了几十米的告示,拱手说道:“郡主既然这么说,倒显得是在下多管闲事了,不过官府若是事后问责……瞧我瞎操心的,您可是安宁郡主,陛下的亲外甥女,莫说只是在城墙上张贴几张纸了,就是砸上几个臭鸡蛋也没人敢惩治您啊。”

    到了这个时候都不忘往云萝的身上抹黑。

    云萝无动于衷,罗桥则义正言辞的说道:“周公子慎言,我家郡主虽身份尊贵,却又岂是枉顾律法之人?回头自会将罚款如数送到官府,绝不推辞!”

    周公子的脸一黑,云萝却不耐烦再听他哔哔,忽然说道:“带着你的狗腿子离开,你们挡着别人的视线了。”

    围观的百姓越来越多,但是看到城墙上张贴的内容,周公子却还想再努力的拦截一下,“这里又不是谁家的私人地方,别人站得,我们怎么就站不得了?郡主你不也……”

    “锃”一声拔刀出鞘,一下子就把他之后的话全吓了回去,眼睛盯着那从刀鞘抽出的一段亮白,他僵着脸,扯着嘴角说道:“郡主这……这是又要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了吗?”

    刀与鞘摩擦,发出一阵轻响,显露在众人眼里的亮白越来越多,直到完全拔出。

    斜阳映照,刀身反射的光也似乎染上了橘色,最绚烂的是沿着刀刃的那一线,在刀尖处弯出一个曼妙的弧度,直至锋尖最亮的一点,刺得人眼睛疼。

    周公子“咕咚”的咽了下口水,心口“砰砰”的跳得飞快,但他相信云萝肯定不敢真拿刀把他给砍了。

    刚才不也只是吓唬他而已吗?虽然他确实被吓得不轻,但只是鼻尖一点擦伤,这点伤他回头说不定还能想办法做点文章。

    安宁郡主仗着陛下和衡阳长公主的宠爱凶狠跋扈,竟当街拔刀砍伤侍中府公子并恶意中伤之类的。

    这么一想,他忽然对云萝之后的行为充满了期待。

    然后,他眼睁睁的看着云萝举起了刀,旁边的人群因为她的动作而起了一阵骚乱,她却无动于衷,脸上的表情极其寡淡,眼中的神情是极度的漠然,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死物。

    周公子的腿忽然就抖了起来,对于他之前的想法也有些不确定了。

    他当真要以身犯险去检验安宁郡主到底敢不敢真的砍他吗?

    不等他想清楚,长刀就已经裹挟着凛然之势,没有一丝停顿和犹豫的朝他劈砍而下。

    “啊——”

    胆子小的人被吓得尖叫,周公子瞠大双眸,这一刻,他的眼里只看得见那迎面而来的刀光。

    什么算计侥幸在这一刻都飞散远去,心底的某一个角落还在做最后的挣扎,嘶吼着要站直千万不能后退,更不能倒下。然而那点挣扎实在是太微不足道,眼睁睁看着刀锋逼近,他身体的反应比内心的挣扎更诚实。

    双腿从轻微的颤抖到抖成筛子,最后终于支撑不住他身体的重量,如面条一般的软了下去,“扑通”一声跌坐到地上。

    刀锋在他的面前不足半寸之地猛的停下,带来凛冽的风吹开他脸颊两边的碎发,也吹得他面上的皮肤生疼,仿佛被从中劈开了一样。

    他的双眼睁到最大,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刀锋,橘红的斜阳在刀锋上流过,仿佛流淌的鲜血。

    他感觉过了很漫长的时间,但其实不过一会儿,停在他面前的长刀就又被收了回去,云萝驱使着座下的马儿后退了两步,明明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却几乎明晃晃的写了“嫌弃”两个大字。

    “还以为有多大的胆子,没想到这么不禁吓,我难道能众目睽睽的真砍了你不成?”夜黑风高,幽暗小巷才是上佳之选啊。

    周公子瘫在地上愣愣的看了她好一会儿才逐渐回过神来,回过神后也没心思和胆量去跟云萝计较,下意识的伸手先往脸上摸了一把。

    然后,他摸到了满手的血。

    感觉到脸上仿佛被从中劈开的疼痛,再低头看看手上的新鲜血液,他的眼睛睁大又闭起再睁大,终于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但其实他脸上的伤并不严重,刚才,云萝手里的长刀根本就没有触碰到他,只是刀刃太锋利,她挥刀劈来的速度又太快,迎面的锐气在他的脸上割裂了一条细缝,从额头沿着鼻梁骨一直到下巴,血珠在一瞬间迸出。

    这点浅浅的伤都不需要抹药,过两天恐怕就看不见了,也绝对不会在脸上留疤。

    云萝驱着马儿又往后退了一步,看着晕倒在地上无知无觉的周公子,两条纤长的眉毛缓缓皱起,有些纠结的问一旁的罗桥,“他没发现他尿裤子了吗?”

    这么大个人,当众尿裤子比脸上多一条转眼就找不见的细缝更丢脸吧?

    罗桥“咕咚”的咽了下口水,他刚才也是以为自家郡主要当街砍了周公子呢!

    深吸几口气,努力安抚下乱跳的心口,罗侍卫看着地上的周公子,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同情他还是该幸灾乐祸。

    所以,这种战五渣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竟敢挑衅他家郡主?

    罗侍卫拱手说道:“此地污秽,郡主不如到旁边去歇着吧,以免被冲撞了。”

    冲撞倒不至于,她又不是没见过农家肥,那个比眼前的场面可要……多了。不过能避开的话,她也没兴趣站在这里,当即就点头然后转身退到了旁边。

    到这个时候,周家的小厮也从突来的惊惧中回神,哆嗦着手脚连滚带爬的朝周公子扑了过去,“公子,公子你怎么了?你快醒醒啊!”

    随着他们的拨动,周公子身上的那股尿骚味更快的散发了出来,迎风飘出让围观群众不由连连后退。

    云萝朝那边看了一眼,对罗桥说道:“说完了就回吧,别挡着人看告示。”

    “是!”

    周家的小厮们哭声一顿,明明云萝的话不是跟他们说的,但他们就是觉得被警告了,一个个都低着头不敢偷看她一眼,七手八脚的抬起自家公子就迅速的挤出人群跑远了。

    云萝等人也没有继续留多久,把该说的说,然后收拾东西打道回府。

    在他们都走之后,南城门的的附近才真正的喧闹了起来,无数人挤在城墙下抬头仰望墙上的告示,哪怕他们大部分人其实根本就不识字。

    玉米种子很快就要拿到铺子里售卖。

    这个消息以极短的时间传遍了京城内外,并朝着更远的地方传出去。

    南城门在这天傍晚聚集了一拨又一拨的人,原本每天到了这个时辰就急匆匆回家的人们,今天却都不急着回家了,甚至若不是城门的守卫一拨拨的驱赶,他们能在这里挤到天黑关城门。

    而云萝回到家里后就没有再去理会城里的热闹,也没有派几个人过去城门口守着。

    于是,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她就收到了那一墙几十米的告示被人撕毁泼了水的消息。

    兰香听闻后气极了,不由得说道:“那些人太过分了,郡主和温小姐叶姑娘辛苦了这么多天,却被那些人几桶水给毁了!”

    墨迹遇水就都化了开来,就算不从墙上撕下来也看不出原本的内容了。

    云萝却很平静,手上还在玩着一团泥巴,头也不抬的说道:“我就等着有人趁夜去毁了告示。”

    兰香听得一愣,“这是为何?”

    蔡嬷嬷从门外走了进来,笑盈盈的说道:“昨日在城门口不知有多少人看到那一墙的告示,如今才刚刚过去一夜就被人毁坏了,百姓们看了该作何感想?加上昨日郡主与周家五公子的争执,人们稍一想恐怕就要想到朝中果然有人不想把玉米种子分给他们。”

    兰香恍然,又惊喜的说道:“这么说来,那人反倒是帮了郡主?”

    “正是如此,也不知是谁这么冲动,使坏不成反倒帮了郡主。”蔡嬷嬷笑着摇了摇头,对郡主做的事并不多做评价,转而福身说道,“郡主,殿下让奴婢给您送来一封帖子,是十月初九沐国公府的赏菊宴。”

    “沐国公府的赏菊宴?今年还要去吗?”想到去年在沐国公府发生的事情,云萝就有些嘀咕。

    出了那么丢人的事情,她还以为蒋家再也不想办这个宴会了。

    蔡嬷嬷笑盈盈的说道:“要的,殿下与沐国公的交情甚好,沐国公也深得陛下信任,他家若有宴请,殿下就算不能亲身前往也定会送上一份礼。”

    兰香接过蔡嬷嬷手上的帖子,又递到云萝的面前,说道:“郡主回京后都没出去玩过呢,正好能趁此机会出门走动,也歇歇手。”

    云萝接过帖子看了一眼后就随手放在一边,对蔡嬷嬷说道:“我会提前准备的,有劳嬷嬷走一趟。”

    “郡主折煞奴婢了,能常来郡主跟前走动,是奴婢的荣幸才是。”

    此时的京城南门,正有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一起,看着被撕坏又泼水晕染得一塌糊涂的满墙告示,议论声越来越大。

    “这是什么人干的?明晚从我兄弟口中得知玉米之事,我今日天不亮就起来从城北赶到了城南,怎么就被人撕了?”

    “我今儿还特特把我读书的侄儿拉过来了,想让他把告示内容抄上一遍带回家去呢!”

    城门旁的茶楼上,大罗趴在窗口看着下方聚集不散的人群两股战战,小声的与身旁的娃娃脸兄弟说道:“这些百姓暂且不提,郡主若知道是爷命我们去撕毁告示的,会不会活撕了我们?”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秦阳萧君婉〕〔大周仙吏〕〔极恶龙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