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侯府重生富贵妻〕〔最难不过说爱你时〕〔寒门崛起〕〔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玉鼎真人你徒儿又〕〔江宁林雨真〕〔星空风暴之速度为〕〔天下倾覆〕〔全服都知道我暗恋〕〔镇神司〕〔天庭收租系统〕〔穷光蛋〕〔海贼之手术大将〕〔时笙顾霆琛.〕〔我就是豪门〕〔林隐张琪沫〕〔时笙顾霆琛〕〔战爷,团宠夫人路〕〔逍遥小地主〕〔时笙顾霆琛_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33章 谁要跟你下棋
    前一天傍晚才刚刚贴上的满墙告示才过了一夜就被人撕得七零八落,留在墙上实在粘得紧的还被泼了水,纸上的字因此而糊成了大片大片的墨团团。

    如果说昨天云萝在城墙上贴出告示的事情在京城里引起了一片小轰动,那么如今则是全城瞩目的大事件。

    到底是谁趁夜伸出了恶魔之爪,毁了详细介绍玉米以及如何耕种照料的告示?当真有人不愿意把不挑地的高产种子分到百姓的手中,见不得下层百姓吃饱穿暖过上好日子吗?

    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全城百姓,从街头到巷尾,从茶楼到酒肆,甚至关起门来的自家人都在议论这件事情,并且在月容到南城门看了一会儿,然后红着眼睛忍着满脸愤怒和委屈的回去之后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

    “我认识这姑娘,她是安宁郡主身边的丫鬟!”

    “这是郡主知道她的告示被毁,特意叫丫头出来看看?我瞧她眼睛都红了,真是可怜见的。”

    “也不知是哪个丧良心的做出这种下作事,那玉米原本就是安宁郡主发现的,陛下都没有去夺她的东西呢,郡主仁善愿意把玉米种子分给大家,偏偏有些人脸皮比城墙还厚,又不是他们的东西,竟还要横加阻拦,就是见不得老百姓好!”

    大·丧良心·罗闷不吭声的从街上急匆匆走过,心里头委屈得想哭,又担心郡主知道后不好跟他家爷动手,就把他这个只是奉命行事的小可怜给撕碎了。

    大罗在这儿战战兢兢、瑟瑟发抖,周府内,昨日在城门口被云萝吓得失禁的周公子也正跪在前院的书房里。

    过了一个晚上,他脸上正当中的那条伤痕除非凑过去仔细的搜寻,不然还真找不见痕迹,再过两天,大概就要连这一点痕迹也看不见了。

    他昨日被身边小厮抬回家,清醒过来后第一时间就是找镜子、请大夫,确认脸上的伤不过是被锋芒扫过破了点皮而已,模糊的铜镜甚至照不出那道细微的痕迹,他之前摸到的满手血也只是在那一瞬迸出的血珠,之后就没有再溢出了,才松一口气。

    然后,他忽然感觉到身下一片濡湿。

    这一个傍晚,周府五公子的屋里遭到了一**风骤雨般的洗礼,瓷器碎了一地,就连厅当间厚重的实木大桌都缺失了一个角落。

    不等发泄完毕,他祖父身边的小厮就过来请他,过去被祖父狠狠的训斥了一顿。

    一晚上的时间并不足以让他心态平缓,反而辗转反侧对那罪魁祸首越发的咬牙切齿,恶狠狠想着该怎么把昨日丢失的脸面找回,还发誓定要让卫浅也尝尝这颜面尽失的滋味。

    因为七转八弯想得太多,加上受惊过度又睡眠不足,早上起来的时候,周五公子就觉得脑子里嗡嗡嗡的,脑壳都肿胀发疼,刚用清水抹了把脸,就又被祖父召唤到了书房里。

    “说,那南城门墙上的告示到底是不是你指使人去撕毁的?”周侍中一脸沉怒,连带着整个书房内的气氛都十分压抑。

    周五跪在下方瑟瑟发抖,他平时再嚣张,也不敢在这位周家的掌权人面前使幺蛾子,慌忙说道:“我没有,爷爷,我昨日回家后就一直在屋里没有出去,更没有派遣小厮出门,我我我……我没能在当时坏了安宁郡主的事,又怎会过了一夜再去撕毁?”

    他是有些不学无术,但又不蠢,过后再去撕毁那不是反帮了卫浅吗?

    是啊,都已经过去一个傍晚,看到的人不知有多少,再去撕毁只会挑起百姓的愤怒,也让那些想要把种子拦在手里的世家贵族们变得不好再妄动。

    谁再阻拦,势必成为百姓敌视的对象,他们在心里再瞧不起庶民,也不敢当真给自己身上招来那样大的民怨。

    “解气,真是太解气了!看以后还有谁敢拦着,怕不是想要被愤怒的老百姓往家中大门上泼粪扔臭鸡蛋吧!”傅彰拍着腿笑得十分开怀。

    自家徒儿的动静他当然是时刻关注着的,听说了她昨日在城门张贴告示,也听说那告示不过一夜就被人撕毁,他当时都没来得及深想就第一时间往衡阳长公主府来找云萝了。

    原本想要安慰被欺负的徒儿,再找出那干坏事的混账给徒儿出气,结果还没等他安慰上两句就反被徒儿给安慰了。

    听云萝解释之后他也迅速的转过了弯来,松一口气之余对做好事不留名的那位更是好奇加倍。

    这可不像是那些老狐狸会干的事情。

    难道是他们家里那些不成器的儿孙?

    云萝却很淡定,给他添了一杯茶水,说道:“回到京城后都没抽出空去看望师父和师娘,你们近来可好?今日怎么不见师娘一块儿过来?”

    傅彰咧着嘴笑道:“又不是外人,你只管忙你自个的,京城里安生得很,一天天的尽混日子了。”

    “师父不是担着职务吗?”

    “就领着几个兵崽子巡防,能费多少力?还不如跟你师娘在家里对招比划。”

    云萝听得一愣,没想到你们的相处模式竟然是这样的!

    傅彰抓着茶杯一口闷下,砸吧着嘴说道:“可惜她最近不大方便。”

    “师娘怎么了?”

    他忽然清了下嗓子,常年被日头曝晒后的黝黑面膛都掩不住由内透出的红晕,左右张望的一圈,然后凑过来神秘兮兮的说道:“这个事儿还没跟别人说起过,你师娘说是不满三月都不能说出去的,不过你是我徒儿,自然没有瞒着你的道理。”

    话说到这里,云萝就已经猜到了。

    “我要有小师妹了?”

    傅将军表情一顿,然后喜滋滋的说道:“你也觉得小师妹好吧?偏你师娘说什么男儿才能支应门庭,我看她就是重男轻女。”

    云萝默然,又说道:“这个时代,男儿确实要比女儿更易生存。”

    这句话说得傅彰也沉默了下来,皱着眉头不知想了些什么,忽然重重的叹了口气,伸手便在云萝的头上用力揉了几下,说道:“瞎操心!有你这个师姐给她做榜样,肯定差不了!”

    云萝都没来得及把头上的大手扒拉下来,就又觉得肩膀一沉。

    榜样什么的,她真是一点都不想做!

    傅彰告辞的时候,云萝从自己的小库房里挑出了一车的东西,全都是适合孕妇使用的。

    云萝虽然回京城不过一年,其中还有五个月是离开京城去了江南,但她小库房里的东西还真不少,毕竟有公主娘和兄长不停的往她这边送东西,连远在江南的祖母都得了好东西就往京城送,小半是给长公主和卫漓的,大半是云萝的。

    京城里有关于玉米的各种传言仍在沸沸扬扬的传播发酵,甚至有远在几百里外的其他州府之人听闻了消息后不惜辛苦的到京城来探听消息了。

    南城门边的告示虽被撕毁,但当日傍晚全程围观的百姓极多,不管进城还是出城的人,看到挤挤攘攘的人群谁都会忍不住的多看上几眼,有正好赶上的书生竟然在第二天告示被毁后将上面的内容完整的复述了出来。

    如果云萝只是把告示往城墙上一贴,诸多各有心思的世家贵族们还能继续阻拦种子的发放,但他们都没有预料到云萝的行事竟连一点弯绕都没有,直接当着无数人的面把世家的小心思给叫破了,加上第二天一早就被人发现告示被毁,更进一步的激发百姓的火气。

    如此一来,谁还敢再在明面上行阻挠之事?

    日子转眼到了十月初九,与去年一样,云萝一大早就梳妆打扮,穿戴整洁,然后与哥哥卫漓一起出门前往沐国公府。

    长公主前两日贪凉着了风,被云萝压在了屋里养身子,各种药膳汤羹轮番上场,就算长公主殿下每次都只能吃下小半碗,可一天七八十来顿的吃着,让她无时无刻不保持着饱腹的状态。

    不仅如此,她还要在每天日头最烈的时候到院子里走上半个时辰。

    什么?日头太烈晒伤了娇嫩的皮肤怎么办?

    云萝已经给她调配了顶好的养颜膏,滋润美白,只需一点点就能让皮肤水当当的。

    所以,今年的赏菊宴只有云萝和卫漓参加,长公主则留在府中。

    兄妹两乘着马车前往沐国公府,卫漓在门前就下了马车走左侧门进府,云萝则继续坐在马车里面从右侧门进入。

    沐国公府的花园里早已经人来人往的十分热闹,并不比去年冷清,似乎都没有被曾经的那件事影响了兴致。

    “云萝!”温如初一眼就看到了刚进花园的云萝,当即就拉着叶蓁蓁迎了过来,“你怎么现在才来?宴席都快要开始了。”

    “不是还没开始吗?”

    温如初另一只手拉着她往花园里走,声音轻快的说道:“你还真是来吃席的啊?赏花赏景才是今日的主题呢。你刚才不在,有好多人都跟我提起了你,说你时常待在家里不出来走动,她们想要与你结交都无从下手。”

    云萝被她拉着往前走,对于结交小姐妹并不太热衷,但也不反感。

    她就这么被温如初拉到了京城各家小姐的圈子里。

    去年她初来乍到,虽有蒋华裳给她领路,但她觉得没什么趣,就寻了个空隙溜到假山上面躲清静,如今被温如初拉着,听她在旁边叽叽喳喳的给她介绍引见,又有许多姑娘主动过来与她攀谈结交,她就算想要故技重施也找不到时机了。

    花园里,有人在作诗,有人在作画,还有对花花草草不是很感兴趣的人围出了一块空地投壶射箭,或是在凉亭里下棋抚琴、高谈论阔。

    走过半圈,云萝在望雁亭中看到了几个熟人。

    “这不是安宁郡主吗?刚还与逸之说起了您,没想到抬头就看见了,走了这么许久,郡主不如进亭来歇歇脚?”

    说话的是一个蓝衣公子,年纪与卫漓相仿,笑盈盈温雅有礼,正是蒋三公子。

    他的对面,手执白棋正与他对弈的正是卫漓。

    卫漓看到她的时候下意识转头去看了眼旁边懒洋洋倚在美人靠上的景玥,还没想好是该叫妹妹继续去玩呢还是招呼她到亭里来,就听见蒋三率先开口,看到景玥脸上骤然加深的笑意,小侯爷顿觉得心里头一阵憋气。

    除了这三人外,亭里还有另外两位年轻公子,一人紫衣锦袍身姿昂扬,一人素衣儒衫气质文雅,正是简王府世子宗钧和中书令刘相的长孙刘雯。

    云萝没有犹豫,举步走进了凉亭里,与几人相互见礼。

    寒暄过后,卫漓就把她拉到了身旁,隔绝景玥一直落在她身上的视线,给她倒了一盏茶,“玩了这么久,先喝口水,若不尽兴,宴席过后还能继续赏玩。”

    又给温如初和叶蓁蓁也分别倒了一杯茶,还将旁边的点心盘子往她们面前推过去。

    云萝喝了一口茶,看一眼旁边的棋局,说道:“哥哥继续下棋就后,不必特意照顾我。”

    蒋三公子在他原来的位置上坐了下来,闻言便问道:“郡主可会下棋?”

    云萝不夸张也不谦虚,只说:“知道规则,但下得不好。”

    景玥适时的开口说道:“不如我与你下一局?”

    卫漓侧身再次将妹妹遮挡得严严实实,不客气的说道:“还是不用了,你棋艺高超,何必欺负小姑娘?”

    景玥面无改色,仍然懒散的靠在栏上,目光所在的方向一直都是云萝,哪怕她此时被卫漓遮得严实,说:“不过是打发时间,我可以让她几子。”

    卫漓再次拒绝,“你若觉得无趣,大可以到园子里走走看看,想必有的是人愿意给你打发时间。”

    蒋三公子坐在对面,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脸上的表情分外惊奇。

    宗钧则诧异的看着景玥,“你想下棋?我陪你下便是了!”

    景玥当即无情的撇开脸。

    谁要跟你下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秦阳萧君婉〕〔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婚久成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