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侯府重生富贵妻〕〔最难不过说爱你时〕〔寒门崛起〕〔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玉鼎真人你徒儿又〕〔江宁林雨真〕〔星空风暴之速度为〕〔天下倾覆〕〔全服都知道我暗恋〕〔镇神司〕〔天庭收租系统〕〔穷光蛋〕〔海贼之手术大将〕〔时笙顾霆琛.〕〔我就是豪门〕〔林隐张琪沫〕〔时笙顾霆琛〕〔战爷,团宠夫人路〕〔逍遥小地主〕〔时笙顾霆琛_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34章 陛下来了
    ,。

    不知从何处传来一阵袅袅琴音,为满园的热闹增添了一丝静谧。

    望雁亭内,卫漓见妹妹与温、叶两位姑娘凑在一起说悄悄话,而景玥只是倚在美人靠上看着,并没有没脸没皮的凑上去,也暂且放下心来,专注于跟蒋三公子的对弈。

    却不知,温二姑娘正坐立难安。

    “景王爷怎么老是看着这边?是我脸上有什么,还是身上有哪儿不妥?”温如初凑在云萝的耳边很小声很小声的问道。

    云萝抬头就对上了景玥含笑的目光,迅速敛下眼睑,侧头说道:“没什么不妥的,可能是在看这边的风景。”

    温如初扁扁嘴,眼珠一转就盯上了另一边的靠椅,“那我们换个座儿,也免得挡了他的风景。”

    叶蓁蓁闻言收回悄悄打量的视线,然后看着云萝暗搓搓的偷笑了起来,忽然问道:“云萝,江南好玩吗?你这一去就是小半年,我们都要以为你乐不思蜀不想回京了。”

    温如初奇怪的看了表妹一眼,这个问题前几天跟云萝相会的时候不是已经说起过了吗?怎么又问?难道是太向往江南风景,亲眼看不到,就忍不住的反复询问,百听不厌?

    云萝却看到了叶蓁蓁眼里的揶揄,不禁默然。

    叶蓁蓁捂着嘴笑弯了眼,又问道:“你这小半年一直都与瑞王殿下朝夕相处吗?”

    当即,温如初又朝对面瞄了一眼,手挡在嘴边轻声说道:“没想到皇上竟然会让他护送你去江南,我当时听说的时候可是吓了一跳,就怕他会欺负你。”

    云萝的眼神略有些古怪,“欺负我?”

    “对啊。”温如初没有看到她眼底的古怪,自顾自说道,“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景家的小王爷脾气古怪,不近女色,前年底他刚从西北回京的时候不知一瞬间迷倒了多少闺中少女,其中不乏有胆子大的主动追求,结果却无一人能靠近到他的身周三尺之内,甚至……”

    不知想到什么,她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扭曲了。

    叶蓁蓁接着说道:“大部分姑娘在被拒绝之后就放弃了,再碰面也只是远远的多看几眼,但也有不甘心想要继续纠缠的,我听说有一位小姐爱慕瑞王殿下至疯魔,不顾名声跑去瑞王府自荐枕席,结果却被瑞王殿下派人用被子卷着大张旗鼓的送回了她家,连累得全族人都颜面尽失,那小姐也被家人送到了庄子上。”

    温如初激动得“啪”一下拍上了大腿,顿时引得凉亭内的其余人都转头看了过来,看得温二姑娘一瞬间面红耳赤,到了嘴边的话也被瞬间吓得缩了回去。

    她拢拢袖子又扯一下有点起了褶子的裙摆,板着腰杆儿一副端端正正大家闺秀的坐姿,笑不露齿的说道:“我……我就拍个蚊子,动静大了些,见谅见谅。”

    在场的都是熟识,谁还能不知道温二姑娘的性子?

    刘家大公子刘雯莞尔笑道:“前两日还听伯母说你近来略有长进,真该让她来看看你刚才的模样。”

    温如初顿时美眸一瞪,“刘大哥你再这样,我可要去找书媛姐姐给我做主了!”

    刘大公子脸微红,瞬间退散。

    这位书媛姐姐乃秦翰林家的大姑娘,也是刘大公子未过门的媳妇,因为陪家中祖母出门礼佛尚未回来,所以今日并没有来参加沐国公府的赏菊宴。

    而温如初看到刘大公子这害羞的模样,小表情可得意了,一得意就端不住她那副大家闺秀的娴静端庄样,扬着眉毛小嘴嘚吧嘚的说道:“我可是有靠山的,书媛姐姐都跟我说好了,她家中无姐妹,出嫁时要我做她的送亲小娘子呢,你要是不多捧着我一点,当心我让你娶不着媳妇!”

    蒋三公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连棋都没心思下了,当即就兴致勃勃的说道:“就算捧着你也不能轻易的让他娶走媳妇啊,可曾想好到时候该如何为难他?”

    温如初皱起眉头纠结道:“还未想好呢,两年前送我大姐姐出嫁,我事后想想便觉得太便宜我姐夫了,都怪当时年少无知,想不出太为难人的招儿。”

    做送亲小娘子,她可是有经验的!

    新郎娶妻,可不仅要过拦门的大小舅子,还要哄好了送亲的小娘子,而这送亲小娘子一般都是由新娘家中的姐妹来担当,自家没姐妹,就请交好的尚未成婚的手帕交。

    有点类似后世的伴娘,但又不同。

    伴娘要一路陪着新娘到夫家,送亲小娘子却只需要送新娘上花轿。

    蒋三公子干脆将手里的棋子往棋笥里一扔,凑过来说道:“你们小娘子一般都是怎么为难新郎官的?念词做赋,猜谜斗诗?”

    “哪里?我又不善此道,岂能拿短处去跟他人的长处相比?我上回就藏了我大姐姐的绣花鞋,让我大姐夫可劲儿的给我塞银子。”

    “哎呦,这法子好!不过光塞银子哪里够呢?拿着新娘子的绣花鞋,你就等同于是手握尚方宝剑啊,想让新郎官干啥他就得干啥。”

    简王世子宗钧用力的咳了一声,提醒道:“你可别忘了,身为友人,到时候文云很可能会邀请你作御陪他去秦家接亲,你这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蒋三公子不由得沉默下来,对上温如初笑嘻嘻的表情,他嘴角一抽。

    刘雯已经被臊红脸,此时也警告的瞪了他一眼。

    你可别跟着乱出馊主意了,为难了我,也是为难你自己!

    又一行人从花丛绕了过来出现在凉亭外,双方相互见礼的时候,云萝忽然听见耳边有人轻声问道:“若到那一天,阿萝想让谁来当你的送亲小娘子?”

    他好提前去收买。

    他呼出的气息缓缓的吹拂在耳边,莫名的让云萝从耳根麻痒到了脖颈,有些不适的侧了下身,看向趁着卫漓不注意就悄然出现在她身边的景玥。

    表明心意之后,真是越发的明目张胆了!

    云萝有些头疼,然对上他专注的目光,又说不出太严厉的话,莫名有一种奇怪的预感——不能激怒他,不能激怒他,不能激怒他!

    卫漓回头就看到刚才还在对面靠椅上的景玥转眼便出现在了云萝身旁,顿时眉心一抽,真是一点都不能放松警惕!

    而且,这相互对视,含情脉脉的姿势是怎么回事?

    小侯爷心头的警铃大作,转身强行挤入到两人之间,一只手把景玥推得远远的,另一只手则护着云萝到新来的那行人面前,对领头的红衣女子作揖道:“母亲身体不适,我带着妹妹也不是很方便,以后还要请表姐帮忙照看一二。”

    红衣女子二十来岁的模样,已作了妇人的装扮,闻言当即就伸手把云萝拉了过去,笑着说道:“久闻妹妹的大名,可惜我刚回京城你就又去了江南,盼了小半年,如今总算是见着了,比我想的还要更可人喜欢。乖,先叫声姐姐来听听。”

    她出自平川侯府赵家,嫁的是英国公世子,闺名赵婂。

    平川侯府过世的太夫人与云萝的曾祖父乃是同胞的亲姐弟,如今的老平川侯与卫老夫人是亲表兄妹,到了云萝这一辈其实已经是远亲了,但却是与卫家最近的血脉亲人,两家的走动也从不曾断过。

    平川侯府并不在京城,去年云萝刚回京的时候,赵婂带着夫君孩儿回娘家去了,今年他们回京时又逢云萝回江南,所以一直到今天才第一次相见。

    虽不曾见过,但云萝之前对这位表姐也有所耳闻,又有兄长在旁边介绍,当即就唤了一声,“姐姐。”

    世子夫人的眼睛顿时就亮了,摸着云萝的小手手说道:“真乖,以后想去哪里又觉得不方便的就只管来找姐姐,姐姐带你去玩!”

    什么是想去又不方便去的地方?

    卫漓默了默,他好像不应该把妹妹引见给赵家表姐。

    眼睁睁看着阿萝被隔绝拉走的景玥也眸色幽幽的看着卫漓,这个朋友看来是没法要了,还是绝交了吧!

    赏花游园吃宴斗文采,流程与去年没有两样,不过身在其中,云萝却感觉府中的巡逻守卫比去年认真了不少。

    一直到花宴结束,宾主尽欢,没有出一点出乎预料的意外,而从始至终,都没有人在花宴上看到蒋华裳的身影。

    云萝回京一个月,虽忙着玉米的事情基本可算是闭门不出,但过去小半年来发生的事情,她该知道的也都知道的差不多了。

    蒋华裳在两个月前被送到了庄子上,外界纷纷猜测、众说纷坛,但究竟为何却至今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

    辞别后各自回家,温如初和叶蓁蓁强行挤上了云萝的马车,把卫小侯爷都挤到了外面去骑马,三个姑娘就在马车里头对着头的说悄悄话。

    “唉,都没看到灵素姐姐她们。”温如初唉声叹气。

    叶蓁蓁咬着块点心捂嘴说道:“她们怎么会来呢?多尴尬呀。”

    “这有什么?那些人家不都是今天你咬我,明天我咬你的,可该上门的时候还是笑脸盈盈的上门,好像之前的事全都没发生过。如今安庭哥哥虽然与蒋家姑娘退了亲,但我看两家还是互有往来,并不曾因此反目呢。”

    婚姻结的是两姓之好,一旦定下就不会轻易更改,即便一方有错,只要不是太过分,也能忍就忍了。

    退婚,那是走到了撕破脸,两家结仇的地步。

    蒋、顾两家是因为两位老太太几十年的交情,加上闹出事情的不仅有蒋家姑娘,还有顾家二公子,相互都留了脸面才避免结仇,但情谊也肯定不能如同以往了。

    温如初想通后就又叹了口气,“最委屈的就是安庭哥哥了,我听说太妃在给他物色新的未婚妻,也不知又会给他定个什么样的。”

    云萝对这些事情不发表意见,只是先送她们回鲁国公府,然后又掉头回长公主府。

    然而,才刚刚坐下来喝了半盏茶,说了几句花宴上的事情,就见大管家带着个人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衣衫凌乱,满头满脸的黑灰,连鞋子都少了半只。

    “郡主,庄子里起火了,玉米地被火烧了好大一片!”

    云萝霍然站了起来。

    急匆匆出门,在城门附近遇到了景玥。

    卫漓此时也没心情去计较他怎么也这么快就得了消息还在此等候,见面后甚至都没有寒暄两句就快马出城,等到庄子上的时候,天色都已经暗了。

    庄子里却仍十分热闹,所有人都聚集在被烧毁的那一片焦黑土地上,身上湿哒哒沾满了黑灰,却没有一个人有心思去理会自己有多狼狈,而是看着眼前的一片焦地神情张惶。

    “郡主!”

    看见云萝到来,他们更慌张了,纷纷下跪行礼,即便被免礼了也多数人都腿软得站不起来。

    他们庄子的玉米地被火烧了,郡主若是问责,他们能逃得掉吗?

    云萝此时也顾不上他们的心惊胆战,带着人先迅速的将被烧的这一片巡查了一遍,旁边火把的光芒在她脸上跳动,映得她脸色沉沉的分外冷冽。

    “郡主,被烧了有将近十亩地,看旁边未被燎着的地上,应当是有人往地里摊了干草秸秆,再点火燃烧,不然玉米秆子里都是水,也烧不起来。”

    侯府的大管家也跟着出城来了,他巡查之后迅速的统计了出来,并汇报给云萝。

    云萝站在灰烬的边缘,能清楚的看到前面未被牵连的玉米秆之间摊着许多干草,不过近前的都被人扫干净了。

    庄头抖着腿颤巍巍的凑过来,躬身说道:“午后将近未时的时候,周更家的二娃看到玉米地里冒起了烟,跑回来跟小的说,等小的跑里看时,火势就已经蔓延开来……”

    说着他忍不住的哽咽起来,抹着眼泪说道:“郡主把庄子交给小的管理,如今竟出了这么大的岔子,都是小的看顾不当。”

    云萝就近剥开了一个还竖立在秆子上的玉米苞,须子鲜嫩,里面的玉米粒也小小的晶莹剔透,还散发着淡淡的烤玉米的清香。

    这是熟了吧?

    她将它从秆子上掰下来,送到嘴边咬了一口,顿时咬到满嘴的水,还有一股生涩味儿。

    哦,半熟。

    她握着这根半熟的玉米轻且悠长的呼出了一口气,转头对庄头说道:“先别忙着自责,叫人把边缘的一圈的检查一下,被火焰燎到的不能再活的玉米都砍了。”

    庄子反应了会儿,然后迅速的回头去叫人干活。

    云萝低头看着手里的玉米发呆。

    这玉米还太嫩了,就算想水煮着吃嫩玉米也只有一嘴水,连个具体的味儿都尝不出来。

    一只手伸过来将她手里的玉米接了过去,翻来覆去的看了会儿,笑道:“一掐都是水,也不知这么嫩的玉米吃着味道如何。”

    卫漓瞪了他一眼,“你还笑得出来?”

    景玥拿着玉米的手随意的背在身后,“既然事实无法改变,倒不如往好处想一想。幸好只少了这么小片地,往后应该在几个庄子里都加派人手,不能再出这样的纰漏了。”

    云萝抿了下嘴角,眼中有一丝流光划过,极浅又极冷,说道:“你说得对,是该加派人手看护起来,不能让人在眼皮子底下往地里堆干草都无知无觉。”

    不过眼下还不是问责的时候,总得先把眼下的这个残局给收拾了,把该安排的都安排了,再来好好的审一审究竟是怎么会让人在玉米地里放出火来的!

    多新鲜啊,玉米地里都是青秆,一掐都是水,却竟然被人放了一把火给点着了,还一烧就是近十亩地。

    这地里的干草都是哪里来的?这么大一片地方明显不是几个人一两天就能完成的事情,庄子里的人都瞎了不成,这么大的动静竟然都没有一个人察觉,等点起火冒出烟来了,竟然还是一个五六岁的孩子最先发现!

    云萝也没有下去到旁边休息,而是带着人沿着焚烧的痕迹一点点检查过去。

    火虽然被扑灭了,但继续往里的至少两株玉米被燎到或是被灼热的温度蒸熟,就算继续留在地里也不过是等着发霉发馊,而不会继续生长了。

    如此长长的一溜过去,就又是几百株玉米的损失。

    正忙得满身黑灰,又有人策马奔进了庄子里,云萝抬头就看到了几个眼熟的面孔,似乎是在宫里见过的。

    景玥站直了身看向那一队人马,目光一闪,轻声说道:“陛下来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大周仙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