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一赘婿〕〔宁语柳〕〔萧瑾轩〕〔第二序列之天降奇〕〔大复苏之诸天觉醒〕〔我的明星男友耶〕〔叶无缺玉娇雪〕〔重生后大佬狂追我〕〔夺运之瞳〕〔诡三国〕〔这个男二是反派〕〔我捡了只重生的猫〕〔修仙名录〕〔绿茵傻腰〕〔开局异界健身教练〕〔全职国医〕〔十方乾坤〕〔娱乐圈之女王在上〕〔血蓑衣〕〔全球迈入神话时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35章 您不能做的事,我能
    等到地里的残局收拾好,时辰也已经到了半夜,但在这个平日里早已经躺在床上会见周公的时辰,今日却除了不懂事的小孩之外全都无心睡眠。

    云萝举着火把亲自在田地周围绕了两圈,检查是否还有不妥当的地方,在没有留意到的角落是否还有未完全扑灭的火星。

    之后她留下大半侍卫守在庄子的各个路口角落,才带着其余人到了院子。

    每个人的身上脸上都沾满了黑灰和泥土,云萝、卫漓和景玥不例外,被惊动出宫亲自来查看的泰康帝也不例外。

    院子就是个简陋的农家大院,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宽敞了。

    可是如今整个庄子的人都挤在了院子里,也一下子就把宽敞大院挤得满当当。

    打来井水随便的擦了把脸和手,在这个过程中,云萝又迅速的把事情从头到尾的捋了一遍,对之后的责问也就有了个底。

    但在那之前,她先问了声泰康帝的意见,“舅舅,您审还是我审?”

    泰康帝的脸色有些难看,浸在井水里的双手洗得都格外用力,仿佛在拼命的压抑着什么。

    听到云萝的话,他正搓揉着自己手指的动作一顿,神色微缓,说道:“对这庄子里的人事我比不得你熟悉,还是你来审吧,若有需要舅舅帮忙的,只管开口。”

    话音未落,似乎觉得把这样的事情交给还是个孩子的外甥女有点太为难人了,紧跟着又加了一句,“有舅舅在后面给你撑着,你只管放心去做。”

    身为九五之尊,在眼前这个状况下还能顾及着云萝的心情,可见是真把这个外甥女放在心里的,云萝听着心头一松,不由便弯了下嘴角,说道:“我知道,有些事情舅舅您不能做,但是我做了却没关系,谁让我还是个孩子呢?只是麻烦舅舅在之后的一段日子都要给我兜着些了。”

    泰康帝一愣,脸色越发松缓,“真是个聪明的姑娘,你只管放心大胆的去做,把天捅破了舅舅也会站在你这边。”

    舅甥俩各自心里都有了底之后,云萝擦着手的就走到了正屋门前的台阶上,看着底下全庄的男女老少,说道:“地里的事暂且忙完了,但今日的事情还没完,谁能跟我说说,那玉米地里的许多干草秸秆是从哪里来的?”

    此时已是深夜,院子四周的火把燃烧出金黄的火焰,随风摇曳,在院子里映照出大片的阴影,所有人都面色惶惶,无人敢发出一点声响。

    这个时候,庄头是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了,颤巍巍的站在最前面躬着身说道:“回……回郡主的话,其中,其中有一部分是当日移苗的时候就在地里的。七月的日头烈得很,摊些干草秸秆在地里,能……能预防玉米的秧苗被晒蔫了。”

    云萝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你是说三个月前留在地里那一层稀松的甘草秸秆经过日晒雨淋后,至今都不曾霉坏,还被人点了一把火烧毁了十亩地?”

    庄头“扑通”跪了下来,哆嗦着说道:“郡主明鉴,小的……小的……”

    云萝分外平静的看着他,没有庄稼被烧毁的愤怒,然而这平平静静的神情却似乎给了人更大的压力。

    见庄头支吾了半天也想不出个理由来,其他人也都鸦雀无声,她就说道:“你们不少人应该都听说过我从小就在乡下长大吧?对于田间地头的那点事我虽不精通,但该知道的也不至于会被人糊弄过去,还是你们都忘记了,在玉米移苗的时候在土地的空隙撒上一些干草预防晒伤和土壤中水汽蒸发的法子,是我告诉你们的。”

    她又看着庄头,道;“三个月前的那些干草早就烂了,你身为庄头,是无论如何都推卸不了责任的,还是说,你在为什么人遮掩?”

    庄头顿时一激灵,慌忙喊道:“小人冤枉,小人如何敢包庇贼人?只是小人也实在不知那地里怎么会突然多了那么多干草啊!”

    “你不知?”

    他哆哆嗦嗦的说道:“郡主明鉴,那火是从地中间开始烧的,小人虽每日巡逻,但因为土地广阔多只是绕着边缘走上一圈,是真的没有发现里头什么时候被人放进了那么多的干草。”

    云萝无动于衷,“看来是我给你的工作太多了,让你连田地都看顾不好。”

    庄头不由得心里头一突,呐呐说道:“这次确实是小人疏忽大意,没想到那贼人竟会偷偷把东西藏在地里头,还请郡主宽宏大量,再给小人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小人以后一定不敢再偷懒,一定勤勤恳恳不放过一个角落。”

    云萝不禁眼睑微抬,“出了这么大的事故,你竟然以为你还能继续当这个庄头?”

    庄头的脸在火把的光芒下忽然抽了几下,说道:“郡主有所不知,小人这个庄头可是皇上指派的,毕竟这儿以前是皇庄,如今虽被陛下赐给了郡主,但您冒然撤销小人,恐怕也不太好吧?”

    云萝忽然笑了一声。

    她是极少笑的人,总觉得要在脸上做出各种表情实在费力又没有必要,于是常年的面无表情、神情淡漠,此时这一笑,就仿佛雪山中乍然绽放的芍药,连双眼都映出了潋滟水光,娇艳动人。

    整个院子都因为她的这一笑而静宁了一瞬,然而她说出的话却半点不动人,“看来,你就是那罪魁祸首!”

    “郡主何至于如此武断的就给小人定了罪?小人不服!”

    他叫喊着就要站起来,却被从两边冲上来的侍卫给用力的压了回去。

    云萝不理他的叫嚣,转头问旁边的泰康帝,“舅舅,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皇庄里的好些人都是奴才吧?”

    泰康帝将狠厉的目光从那庄头身上收回,说道:“不错,当日将这个皇庄赐予你的时候,不是也一起把这些人的身契都给你送过去了吗?”

    舅舅?

    庄头愣了会儿,蓦然瞪大了眼睛,“皇……皇上!?”

    皇上竟然都出宫到庄子里来了,而且他刚才还在地里一块儿清理被毁的玉米!

    他腿脚发软,再站不起来,脸色雪白,哆嗦着嘴唇语无伦次的说道:“小人冤枉,皇上饶命,郡主饶命!这这这真不小人干的,就算再借给小人几百个胆子,小人也不敢做这种事啊,皇上明鉴,皇上明鉴!”

    泰康帝不语,云萝就问道:“不是你做的,那是谁?”

    “小人不知,小人疏忽没有及时发现庄子里来了贼人,但这事当真不是小人干的啊!”

    到了这个时候还在找借口!

    云萝的神色又淡了下来,对那押着庄头的两名侍卫说道:“拖下去打,打到他肯说实话为止。”

    两侍卫二话不说就架着他的胳膊将他朝旁边拖,吓得庄头不停挣扎还又喊又叫,“郡主你不能这样,你这是屈打成招,小人不服,我不服!”

    云萝冷眼一扫,声音平淡得不起一丝波折,“本郡主做事还得管你个奴才服不服气?这是哪家的规矩?”

    明明声音不大,却清楚的传进了在场的每个人耳中。

    庄头被这话噎住,用力的瞪大了眼,却也挡不住两个身强力壮侍卫的力气,被拖到了旁边按在地上就打。

    人群中忽然冲出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身后还跟着两男一女,朝着那边就扑了过去。

    “别打了,快别打了!”她阻止不了,转头就朝着云萝跪下磕起了头,“郡主明鉴,这事真不是我家男人干的,他也没胆子干出这样的事来,求郡主手下留情饶过我们吧,我给您磕头了!”

    额头磕在青石板地面上,发出“咚咚”的声响,在暗黄的火光下,很快就能看到他们的额头出现了一块暗色。

    云萝的目光从那妇人和她身后的两男一女身上扫过,然后落到庄头身上,“这是你的妻儿?看到他们如此为你求情,你却还是不肯说实话吗?”

    两名侍卫停下了动作,但尽管才打了几板子,但庄头仍趴在地上起不来了,含含糊糊咬着牙说道:“小人真的不知。”

    云萝看着他若有所思,“他们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如此不顾性命和妻儿的为他们卖命?”

    “郡主若是一定要将罪责推到小人的身上,小人卑贱之躯也反抗不得,但放火烧玉米之事当真与小人没有丝毫关系,没做过的事小人不会认也不敢认,只请郡主仁慈莫要牵连无辜,放我妻儿一条生路,小人感激不尽。”

    他趴在地上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言辞恳切,像极了被逼到绝境却无处述求的苦命人。

    云萝看着他,忽然又笑了。

    然紧跟着,她的笑容一沉,冷冷的说道:“你是不是以为我自幼长在乡下,受尽了贫苦,说不定还受过不少富贵人的气,就会对你现在的境况特别的感同身受?”

    庄头的脸藏在阴影里,撑在地上的几根手指却忽然痉了一下。

    “看来你们还对我下过不少工夫。”云萝忽然指着跪在地上的庄头媳妇和儿女说道,“把他们也看押起来,还有他们家里的其他人,一个都别落下。”

    此时的她,像极了为富不仁的恶毒大小姐,而奉命去抓人的侍卫则是她的狗腿子们。

    庄头终于有些挡不住了,在地上挣扎着要站起来,却在云萝挥挥手之后被侍卫按了回去,还捂上嘴不许他再发出声音。

    云萝已经把注意力从庄头的一家转移到了其他的庄户身上,一副没事人的样儿,特别淡定的说道:“看来庄头要换人当了。我不喜麻烦,就在诸位中选新人吧。”

    此话一出,刚才还被她一连串动作吓懵了的庄户们顿时起了一阵骚动。

    云萝抬头看了眼天上的月亮,说道:“今日天色已晚,大家又都忙了这么久,不如就都回去歇着吧,顺便趁着睡觉的这会儿好好想想这段日子以来庄子里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等明天起来后再到这里禀报,我会根据你们的表现选出我认为最合适的人管理庄子。”

    如果刚才只是骚动,那么现在,好些庄户之间相互看着对方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

    云萝说完话,就真的把他们放了回去,只留下庄头一家或被压在地上,或被麻绳捆绑,却无一例外的全都用布堵了嘴。

    “人都在这里了吗?”

    侍卫罗桥拱手回禀道:“庄头两口子,他们的两儿一女,两个儿媳妇和两个孙子两个孙女全在这里,一个没少。”

    从还在江南的时候,第一次护送云萝回村开始,罗桥就成了她的专职侍卫,无论云萝出门到哪里,他都会带着人护在前后。

    云萝随着他的话扫过一眼,目光在最小的还在襁褓中的婴儿身上一顿,然后面无表情的移开,“全关到柴房里去。”

    “不审了?”

    云萝看他一眼,他顿时就闭紧了嘴,带着几个人把庄头一家全关进了柴房里。

    他们全被堵了嘴,又挣不过侍卫的力量,唯有发出一些“呜呜”的声音,也不知是在哀求还是怒骂。

    院子里安静了下来,泰康帝这时才问云萝,“为何不连夜审讯?事情尚未完结,怎么就放庄户们回去了?”

    云萝沉默了下,说道:“我又不会刑讯,您也不能送我个刑部或大理寺的大人来帮我审问,再审下去我怕我会直接把庄头给打死了。”

    泰康帝一脸冷漠,“打死便打死了,这种背主之人死不足惜。”

    “我倒是觉得未必真是他干的。”

    泰康帝一愣,然后又说道:“那又如何?总归是知情的。就算不知情,但他身为庄头却让庄子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故,便是他的失责!十亩地的玉米,四千余斤玉米,至少三千的种子,一户两斤就是一千五百户人家,来年收成至少三十万斤,再选种子种下第二茬,转眼就是几千万斤,又能惠及多少百姓?”

    这样的算法可真是无穷无尽了。

    云萝也心疼得不得了,在如今种子的推广阶段,每一粒都是珍贵的,便是以后家家户户都能种上了,十亩地的玉米被一把火烧成了棒子,放在寻常人家简直能逼死人。

    压下心头涌动的戾气,云萝对泰康帝说道:“庄户们今晚恐怕要睡不着了,一夜沉思后想必能想起不少平时不会在意的事情,到时候我会把结果给舅舅送过去。您不好离宫太久,就尽快回去吧,之后的事您只需在后面看着就行,记得有人找您告状的时候要向着我。”

    泰康帝不禁莞尔,伸手捏了下她的脸,并在她不虞的目光中忽然笑了开来,“好,那舅舅就只等着给你撑腰了!”

    就如她之前所说,有些事情他身为皇帝不能做,尚未成年的云萝反倒能够放开手脚,谁让她还是个孩子呢?不懂事瞎胡闹又闯祸了,大臣若是进宫去找他告状,他先和一和稀泥,和不了就骂她几句嘛。

    谁家还没个不听话的熊孩子?

    而同样的事情,比云萝年纪更小的瑾儿不能做,因为他是太子,是一国储君。比她稍微年长但也还是少年人的景玥与卫漓也不能做,因为他们都已入朝,有官职在身。

    云萝虽有郡主的封号,但她首先是个姑娘,是个未成年的小姑娘,而且自幼在乡下长大没学过许多规矩,还被衡阳长公主捧在手心里宠着纵着,冒冒失失的做出些大人不敢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合适……正常了!

    就算大臣们都知道那些事情都是他这个皇帝授意的又能如何?反正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世家贵族相处,不就是追求一个面上光吗?

    至于他们会不会暗搓搓的对云萝下手……

    泰康帝想到那个可能就不由得眉头一皱,说道:“你自己也要注意些,别一下子把人给逼急了,往日出门就多带些人。”

    “舅舅放心,赵统领现在都打不过我。”赵统领就是衡阳长公主的扈从统领。

    泰康帝顿时一默,他想到了之前听说的,他这个外甥女遗传了先祖的天生神力这个事情。不过目前还只在传说中,一直也没有亲眼见识,他其实心里是有些怀疑的。

    这么娇娇的外甥女怎么可能跟卫家那位先祖一样呢?想象浅儿一手举起了千斤巨鼎……画面太美,朕都不敢想!

    泰康帝带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庄子回去京城,云萝他们也随便收拾了收拾就找个屋歇下。

    虽然睡得迟,但到了该醒的时辰还是早早的就醒了过来,而比她更早的是庄户。

    不过她没有着急去见在大门外等候的庄户,而是按部就班的先练武一个时辰,然后洗漱吃早饭。

    坐在餐桌前,卫小侯爷正在朝着对面的景小王爷用双眼发射死亡光波,满满的嫌弃毫不掩饰的表现在了脸上,若不是之后还有要紧事,他真想把人赶出去。

    以前也没发现他这么没脸没皮啊!

    云萝才不管他们的眉眼官司呢,总觉得他们的争斗插不进她这个第三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