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侯府重生富贵妻〕〔最难不过说爱你时〕〔寒门崛起〕〔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玉鼎真人你徒儿又〕〔江宁林雨真〕〔星空风暴之速度为〕〔天下倾覆〕〔全服都知道我暗恋〕〔镇神司〕〔天庭收租系统〕〔穷光蛋〕〔海贼之手术大将〕〔时笙顾霆琛.〕〔我就是豪门〕〔林隐张琪沫〕〔时笙顾霆琛〕〔战爷,团宠夫人路〕〔逍遥小地主〕〔时笙顾霆琛_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36章 打一顿解解气
    ,。

    吃饱喝足就要开始干正事了。

    云萝不是刑讯的专业人员,但她深知人类乃是逐利的生物,只要遇到和自己切身相关的事情,往往能够爆发出无穷的潜力。

    对庄户们来说,能做庄头就是一个巨大的诱惑,在这个诱惑的趋势下,他们必然挖空了脑子的去回想过去两三个月里他们遇见过的异样,并急于向云萝回禀。

    毕竟若迟了一步被其他人抢了先,庄头的位置就离他们更远了。

    庄子不大但也不小,五百余亩土地共有庄户三十二家,男女老少共计一百六十余人,有部分人是因为各种原因被打发到庄子上的奴才,其他人也全依托于庄子靠着佃田过活,日子贫苦,都不能跟白水村相比。

    白水村真是个富裕的村子,不说现在,便是放在几年前大部分人家还吃不饱饭的时候,放眼大彧也是一个让无数百姓向往的富裕村子。

    不到中午,庄户们提供的各种消息就全汇总到了云萝的手上。

    她翻看着字迹千奇百怪的一张张纸,默默的递给了身旁兄长,对站在面前的罗桥说道:“你直接跟我说结果吧。”

    小侯爷看她这般,又好笑又有些无奈的说道:“能写出这么多字就已经很了不得了,许多人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呢。”

    罗桥连连点头说道:“是啊郡主,大部分人幼时家贫,连饭都吃不起,如何还有闲钱用来读书?小的也是进了卫府之后才识得几个字。”

    “我知道。”云萝看着罗桥,忽然问道,“你以前是不是也不叫现在这个名字?”

    罗桥顿时涨红了脸,支吾了半天后说道:“郡主,我还是给您说说从庄户们那里得来的消息吧。”

    卫漓已经迅速的将那几页纸翻过一遍,字迹虽潦草,条理却十分清楚,他看过之后就顺手递给了旁边的景玥,同时也好奇的问了一句,“我也不知罗侍卫以前的名字呢,不方便告知吗?”

    罗桥吭哧了半晌,不甘不愿的说道:“据说我娘将要生我时正在河边洗衣服,肚子突然抽疼,她都没来得及把河里的最后一件衣服捞上来,让那件据说才过了两遍水的新衫子被水冲走了。”

    这样的事情对小侯爷来说还挺新鲜的,思索了下,不由问道:“所以,你以前是叫罗河?”

    云萝却觉得没这么简单,若真叫罗河,他如今也不至于改了名字后还一副难以启齿的表情。

    所以,她想了下,一本正经的说道:“说不定叫罗一件呢!”

    景玥嘴角一抽,一副要笑不笑的模样,然后也加了一句,“也有可能叫罗衫子。”

    罗桥更是满脸生无可恋,连声音都不由大了些,“什么罗一件罗衫子的?小的以前叫捞起!”

    “噗!”景玥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来,抬眸将他上下打量了一圈,“这名字挺别致,比如今的好,通俗易懂还能让人印象深刻。”

    罗桥抹了把脸,默念三遍“这几位都是主子”,然后也不管他们想不想听正事,径直说道:“据庄户所说,庄头钱四其实不怎么管事,日常都让他的两个儿子出面,两个儿子解决不了的才会去找他。”

    说起了正事,三位主子也都收起了玩笑,云萝问道:“所以有问题的是他的两个儿子?”

    “不,是他的大孙子。”

    庄头钱四的大孙子名为钱传荣,今年不过才十四岁的年纪,却因为父母溺爱而养成了骄横跋扈的性子,一个庄头的孙子放到外面不起眼,但也足够让他在庄子里横行了,大部分的庄户都曾被他祸祸过,只是都默默的忍下了。

    钱传荣四体不勤,最好惹是生非,但从大概一个月前开始,他忽然勤快了起来,主动替他父亲叔父承担起了每天到玉米地里去看顾的活计,他祖父和父亲、叔父起先不放心还跟了他几天,但见他确实做得有模有样,还把那几个平时跟他厮混的小伙儿都召了过来,天天在地头转悠,难得没有招惹是非。

    “庄子里的地以前都是佃给庄户的,但因为种植玉米,土地被全部收回,再根据庄户们的做工多少给他们分粮食,如此方便管理,但也方便了钱传荣偷摸的做小动作。”

    “庄户们都没发现他的那些小动作?”

    “有不止一人看到过地里堆积的干草,钱传荣还借口说那是给地里添肥的,在事情发生前,谁也没有想到那竟然是用来点火烧玉米的。”

    卫漓皱着眉头说道:“这件事做得并不隐秘,查出来也是轻而易举的,庄头却为何咬死不承认不松口?”

    景玥敛目说道:“你大概不曾真正见过那些横行乡邻的恶霸吧?这种人,周围的所有人都知道他的恶行,但若是外人进去探查询问,却很难能够问出事情的真相来。”

    卫漓惊道:“这是为何?”

    “因为普通人大都懦弱,遇上不平事的第一个想法并不是反抗,而是能否忍得下。这类型的恶霸往往背后有靠山,手上还掌控着普通人急需的东西,比如土地,比如粮食,甚至还有可能是性命。试问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怎么敢得罪恶霸?外人就算能给他们撑一时的腰,总有离开的时候,而他们却还要继续在恶霸的手底下讨生活。”

    卫漓若有所思,忽然转头问云萝,“妹妹在乡下生活这么多年,可曾被人欺负?”

    云萝一愣,摇头道:“没有,不过我倒是听说过一些此类事件。”

    卫漓的脸色不大好看,“这钱四莫非也以为庄子里没人敢把他攀咬出来?他依仗的是什么?什么让他以为他一个奴才能跟郡主叫板?”

    景玥冷笑道:“说不定是庄头当得久了,便以为这个庄子也是他的私有物了呢。”

    卫漓顿时骂了一句,“岂有此理!”

    云萝的行为则更直接一些,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就出门朝柴房的方向走去,“说这些没意义,不如去问问到底是谁看不得我好。过了一个晚上,不知钱四想通了没有,也不知钱传荣的嘴是不是跟他爷爷的一样硬。”

    一行人便跟着她去了柴房。

    “钱家的老二昨晚上埋怨了几句,但刚起了个头就被钱庄头喝止了,小的留意到现在也没有听到什么有用的讯息。”

    守着柴房的侍卫一边轻声回禀着,一边将柴房的门打开了。

    一开门,就见半屋子的柴火堆积,在柴火的缝隙间也必然有蜘蛛老鼠蚂蚁和各色虫子横行,但在云萝看来,这环境其实算不得糟糕,乡下多少人家住的屋子还没这个柴房好呢。

    然而,庄头一家人不过在此住了半个晚上,就仿佛惨遭摧残,一个个全都神清憔悴,庄头的女儿更是抓耳挠腮,露在外面的脸上、脖子、手背上都起了大片的红疹子。

    这么娇?

    云萝看了她一眼,然后面无表情的移开目光,看向了缩在一对中年男女身后,神情瑟缩但看着她的目光却又含着一丝贪婪和放肆的少年。

    对云萝的事从来都无比敏锐的景玥顿时目光一冷,缠在腰上的鞭子悄然落到手上,然后鞭影飞掠,直接卷上钱传荣将他凌空扯了过来。

    钱传荣在半空中惊叫,又在落地后发出一声惨叫,趴在地上痛得浑身颤抖。

    钱家的其余人也被这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最激动的当数刚才挡在钱传荣前面的夫妇,几乎连滚带爬的要站起冲过来。

    罗桥带着侍卫们“锃”的一声拔出了刀,厉喝道:“退下!胆敢冒犯郡主,我看你们是不要命了!”

    两人惧于锃亮的刀光不敢再上前,唯有满目心疼和担忧的看着趴地上的钱传荣,偶尔瞄向云萝等人的眼神敬畏、惧怕、忐忑不安,还藏着几分怨恨。

    庄头昨晚上被按着打了几板子,到现在也有些站不起来,便靠在柴火堆上紧张的说道:“郡主,你若有气只管冲小人发作,跟小人的孙儿无关。”

    云萝低头看看地上的钱传荣,又抬头看向他,面无表情的说道:“又不是我动的手,你却跟我说这种话,莫非本郡主看起来更像个软柿子?”

    钱庄头哆嗦着嘴,呐呐说道:“小人不敢,只是小人卑贱,不知这位公子是哪位贵人。”

    云萝眉心一蹙,“我怎么觉得你在骂人呢?”

    景玥贴心的把鞭子递到了她的手边,笑道:“要不打他一顿解解气?”

    云萝一默,不跟他闹,便敛袖在钱传荣的面前蹲下,“谁让你来烧地的?”

    钱传荣的表情一慌,猛的抬头看向云萝,眼珠游离,瞳孔激颤,“我我我没有,郡……郡主明……明鉴。”

    “你没有?”云萝垂眸冷眼看着他,“但庄户们都说,你平时游手好闲,从一个月前开始忽然变得十分勤快,有时候连晚上都没得歇,还不知从哪里运来了大量的干草秸秆说要给土地添肥。”

    “诬蔑,这都是诬蔑!”

    “他们为何要诬蔑你?”

    他因为慌张而脸色煞白,眼珠不停的颤悠着似乎想要想个借口或理由出来。

    钱庄头靠在那边忽然说道:“郡主明鉴,小人的这个孙子被家里人宠坏了,平时就有些张狂,难免得罪了庄户们,他们心里有怨也是有可能的。”

    钱传荣仿佛被醍醐灌顶,飞快的点头说道:“对对对,肯定是这样没错,郡主你可不能被那些贱民给蒙蔽了?”

    云萝不听他们这个拙劣的借口,却对他最后的那个“贱民”很不喜欢,“贱民?贱得过奴才秧子吗?”

    钱传荣顿时面颊一抽。

    自小在庄子里作威作福,他早已经忘记了他全家人都是奴,以前是皇上的奴,如今则跟着皇庄一起成了安宁郡主的奴。

    一把刀忽然架在了他的肩上,锋利的刀刃紧贴着脖颈,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痛和森凉。

    他听见身后的祖父母和父母惊呼了一声,又听见他曾经不以为然的从乡下来的安宁郡主跟他说:“火烧玉米,便是定你一个谋逆之罪也不为过,你当真要为了唆使你犯下此等罪过的人抗下罪责,置你自己和全家人于死地吗?”

    钱传荣的牙齿也开始打架,“什么谋逆?我我我不过是烧了几亩地的玉米……”

    “传荣!”钱庄头目眦欲裂,慌忙打断他的话,却已经来不及了。

    钱传荣一激灵回过神,脸色也越发惨白。

    他他他承认了?!

    可是这个承认与否对云萝一点都不重要,她只想知道……“是谁唆使你的?你又为何要做这种事?”

    说着,将手中的刀往他的脖子更贴紧了些,一下子就划出了一道血口子。

    他并不是多有骨气的人,钱庄头昨晚能为了保护孙子而无惧板子,钱传荣此时却做不到无惧刀剑。

    即便起初还想表现得硬气点,但当云萝一刀刺穿他掌心之后,他就再顾不得硬气还是软弱,也顾不得是否与人有约定,倒豆子般的把所有事情都交代得清清楚楚。

    约一个半月前,他进城去吃酒,不知怎么的竟吃多了,昏昏沉沉的一觉醒来竟发现身边躺了个貌美的小娘子。

    小娘子哭哭啼啼的说她不过是出门逛街,不巧与丫鬟走散却正好撞上了吃醉酒的钱传荣,被他强行拉进客栈里夺了清白。

    钱传荣不禁又急又慌,看到小娘子娇娇怯怯的哭又忍不住的有些心痒难耐,正左右为难时,客房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踹开,然后一个公子哥带着几个人高马大的小厮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

    “小姐千娇百宠,却被我一个庄户给占了身子,小姐的兄长当时就扬言要打死我,还是小姐替我求情我才能逃过一劫。大公子说我既然占了他家小姐的身子,就该娶了她,可是我身份卑微无论如何也配不上她,而且他也舍不得把妹妹嫁给我,除非……除非我能做出点什么来表现以后一定会对小姐好的决心。”

    “这与你放火烧玉米地有何关系?”

    钱传荣捂着不停流血的手掌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失血过多加上惊惧让他脸色惨白,连眼神都有些涣散了。

    “我不想的,不是我自己要烧的。”他哭着说道,“是大公子,他说如果我敢把庄子里的玉米地给烧了,他不仅会把他妹妹嫁给我,还会……还会帮我脱离奴籍,从此过上被人伺候的好日子。”

    这分明就是哄他的话,哪个奴才在背主之后还能安然脱离奴籍的?

    可怜他竟然还真的相信了!

    又或者是美色太惑人,让他迷失了心智?

    云萝不关心这些,只问他,“你口中的大公子和小姐是谁家的人?”

    他犹豫了下,在看到云萝手里还在滴血的长刀时,立刻脱口说道:“是冯府中人,冯家的大人在吏部当差,好像是郎中啥的。”

    话音未落,卫漓便呵斥道:“一派胡言!你说的这位冯大人家中仅有一个不足十岁的公子,小娘子在去年腊月才满周岁!”

    钱传荣呆了呆,慌忙说道:“不可能!我亲眼看到冯大公子和冯小姐进了冯府的后门!”

    卫漓沉着脸,“你当真亲眼看到他们进了冯府?确定那是在吏部任郎中的冯大人府上?”

    钱传荣的神情都有些迷茫了,不停的念叨着:“不会有错的,我亲眼看到他们进了后门,进去时还跟守门的婆子说了两句话。我后来特意绕到前面正门那儿,还看到了那位冯大人下衙回来。”

    可总不至于他睡的是半年前才过周岁的小娘子,带人上门捉奸的是个不足十岁的小郎君吧?

    云萝转头问兄长,“这位冯大人家中可有兄弟姐妹?”

    钱传荣的眼睛顿时就亮了,却听小侯爷说道:“他的父母亲人全都在乡下,也没听说过有弟妹上京。”

    哦,还是个寒门学子出身?

    钱传荣却显然并不死心,“说不定正是冯大人的兄弟和妹妹呢,亲人进京探望兄长,谁家也不会闹得满城风雨让所有人都知道。”

    云萝与卫漓面面相觑,这话虽有强词夺理之嫌,但也不是没有可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秦阳萧君婉〕〔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婚久成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