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恋恋不风情〕〔在星卡游戏里做灵〕〔林十二夏悠悠〕〔天命神卦林十二〕〔撩人蜜宠:腹黑总〕〔柳萱岳风〕〔不死的我只好假扮〕〔天神殿萧天策〕〔云桑夜靖寒〕〔龙门战神〕〔龙门战神陆凡〕〔林辛言宗景灏〕〔林辛言〕〔林梓言宗景灏的故〕〔林梓言宗景灏目录〕〔女主林辛言男主宗〕〔夏知星薄夜宸〕〔小骷髅要长肉〕〔我本狂婿〕〔上门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37章 灭口
    当日下午,云萝就带着钱传荣直奔京城,而钱家的其余人却仍被关在柴房里,所有的哭诉求饶都被她当成了耳旁风,无动于衷。

    “这一家人的后续,妹妹心里可有章程?”回京途中,卫漓好奇的问道。

    云萝想了下,问道:“按律令,该当何罪?”

    “故意毁坏庄稼原本就是重罪,背主之奴若是送交官府至少流放,不过遇上这样的奴才很少会有人真的送去官府,大都私下里自己就解决了。以钱传荣如今的罪过,杖毙都是便宜了他,他的家人之情不报甚至还刻意隐瞒试图糊弄主子,也死不足惜。”

    “太严厉了。”云萝不甚赞同,“难得做一世人,何必为了一点小事就要他们的性命?如今大彧的疆土辽阔,朝廷都在鼓励百姓多生孩子,他们活到如今的岁数也是花费许多,一顿打死了岂不白白浪费?倒不如让他们留着有用之身干点有意义的事。”

    小侯爷都要被感动到了,没想到他家妹妹看着冷冷清清的,却是个这么善良大度的姑娘!

    可是人生在世,又处在他们的这个位置,太善良了反而容易吃亏被人欺负。

    不过这种事情应该缓缓的跟妹妹说,免得过犹不及她受不住,

    于是斟酌一下,他问道:“那妹妹想要如何处置他们?”

    云萝不知道这一会儿的时间里她兄长的脑子转了多少弯,想了多少东西,闻言便毫不犹豫的说道:“听说各地的矿场都极缺人,送他们去挖矿如何?不行的话就送到苦寒之地去开荒,多开出一亩地就能给国库多添一份税粮,相信他们也很快就会明白,十米上等地的粮食究竟有多珍贵。”

    卫漓骤然一默,又在心里幽幽叹息了一声:为了保住钱传荣一家的几条小命,为了教导他们改过自新,妹妹也真是煞费苦心!

    太善良了!

    景玥侧头说道:“不如送去西北?西北地广人稀,多的是荒地等着人去开垦,又有我的人看着他们,保证他们想逃也逃不到哪里去。”

    云萝欣然应允,“好,事情了结后我就请舅舅把他们流放到西北去!”

    钱传荣被侍卫带着跟在后面,听到被风吹进耳朵里的话,听得瑟瑟发抖、面无人色。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这跟说好的,他想象中的不一样!

    冯府坐落在东城的成戍坊,说是个三进的宅邸,但目测只有三间的宽度,住一家四口带着十来个下人绰绰有余,但若是几代人一起住,就捉襟见肘了。

    可就是这么个窄小的三进院,放在地段偏僻的成戍坊,也需要好几百两银子。

    云萝翻身下马,钱传荣也被扔到了地上,被侍卫押着问道:“看清楚了,你说的冯府可是这个地方?”

    钱传荣还惊惧于刚才路上听到的话,此时的神情就有些慌措和不太肯合作,盯着眼前的冯府大门目光闪烁,“我……我记不清了。”

    云萝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好死不如赖活着,但如果你刻意求死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成全你。”

    钱传荣顿时激灵道:“就是这里,就是这里没错!”

    “你没记错?”

    “没有,不会记错的,我上个月就是躲在那棵桂花树后看到冯大人回家!”

    顺着他的指示转头看了眼让那棵桂花树,也不知这桂花树生长了多少年,足有合围粗,在后面藏个人藏不严实,但若不仔细看的话,也未必能发现得了。

    云萝转头看了眼景玥,不等开口,他便好像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带着他的几个人悄然离开,绕到了冯府后门的巷道。

    罗桥上前去拍门,卫漓有些惊讶的问道:“就这么直接登门吗?”

    云萝目光略深,“哥哥,我现在是一个被宠坏的,不懂规矩,行事莽撞的小孩子。”

    卫漓一噎,但他是个很聪明的人,转眼就把事情捋清楚,也大概的把握了他待会儿应该如何表现。

    兄妹两说话的这个时候,冯府的大门被敲开了,门房看到门外的阵仗后吓了一跳,小心忐忑的问道:“不知是哪位大人府上的?小人好进去与我家老爷太太通禀。”

    罗桥转头看了眼云萝,见郡主没有要直接闯入进去的意思,便说道:“我家主子乃是镇南侯和安宁郡主,今日特来拜访冯大人。”

    门房更吓得手中门闩都差点落了地,他家大人只是个五品的郎中,听着好像比县太爷还要高两级,但放在皇城脚下,真真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官,如何竟招来了侯爷和郡主的登门拜访?

    反应过来,他忙道了一声稍等,就转身飞也似的跑了。

    今天正是休沐日,大人也在府中未曾出门会友。

    并没有等多久,一个年将而立的男子就从冯府内急匆匆的奔了出来。

    一身藏青色的居家绸衫,脚踩软底布鞋,一边走还在一边伸手飞快的整理着鬓角一缕随风飘荡的发丝,也不知怎么从发髻里跑了出来。

    他面白无须,相貌清俊,快步走来扬起一片袍角,宛若踏风而行。

    倒是个难得的好样貌,还有着少年人没有的成熟风度。

    看到云萝与景玥的时候,他目光一顿,然后作揖道:“下官拜见侯爷,拜见安宁郡主,不知二位驾到,有失远迎。”

    卫漓拱手回礼,“是我们冒然登门,若有失礼之处还请冯大人见谅。”

    冯大人连道“不敢”,然后在前引路将人领进了府中,迟疑的问道:“小侯爷和郡主今日登门,不知有何吩咐?”

    问这话的时候,他不由转头打量了被侍卫押在后面的钱传荣一眼,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押着个人上门来可不像是什么好事,但这人是谁,又为何竟押到了他的府上?

    云萝见他在打量钱传荣,便问道:“冯大人认识身后的这个奴才吗?”

    他愣了下,然后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会儿,摇头说道:“此人眼生得很,下官并不曾见过,不知郡主何出此言?”

    云萝神情淡然,双眼却始终在观察着他的反应,说道:“他是我一个庄子里庄头的孙子,昨日午后在庄子里放了把火,烧坏了十亩地的玉米,审问后他吐口说是受到了贵府公子小姐的唆使才会做下那等事。”

    冯大人顿时被惊得瞪圆了眼,眼珠都几乎要从眼眶里脱出,一下子把他之前身上的沉稳端正破坏得一干二净。

    额头也在瞬间冒出一层汗水,他抬起袖子擦了擦,拱着手把腰弯成了九十度,说道:“郡主容禀,下官的一双儿女大的才八岁,小女儿更是不过虚三岁而已,连路都走不稳当,如何做得出唆使他人放火之事?况且,玉米事关百姓生计,下官也是贫寒出身,最是知晓对百姓来说什么最重要,上个月下官还收到了从家乡来的一封家书,乡下父母询问传说中荒地上都能种植的高产粮食是否属实,要到何处去购买种子。下官也盼着十一月郡主的种子铺开门,想要买两斤种子寄回家乡。”

    他说得情真意切,让人看不出丝毫说假话的痕迹。

    云萝眼眸微眯,便不客气的说道:“可我家这奴才说,当日诓骗他的分明是一对年纪更大的兄妹,妹妹大概十四五岁,兄长在二十左右,借他喝醉时使计把他给套了进去,还说他若敢把庄子里的玉米地给烧了,那兄长就会把妹妹嫁给他。”

    话虽说得含糊,但冯大人细想一想就大概的明白过来所谓使计是使的什么计,不禁面色扭曲了一瞬,然后试探着问道:“那对兄妹与他说,他们是下官府中的公子小姐?”

    “不止如此,他还亲眼看到他们进了大人的府上。”

    “什么?”又是一道晴天霹雳当头落下。

    云萝不等他回神就紧接着问道:“冯大人的儿女年幼,定然不会是那算计唆使之人,但不知府中近来可有兄弟姐妹或别的亲朋上门做客?”

    冯大人明白她话中的意思,脸上不由闪过一丝怒色,但他也深知此事事关重大,如现在这般的直接问上门来,反倒要比在暗中盯着他更好应付。

    只是朝中人做事,除非是众所皆知的死对头,其他人却向来都是面上笑嘻嘻,捅刀子的事情则要放在背后干,讲究一个面上光。

    他从刚入朝时的不习惯到如今的游刃有余,今天忽然遇上云萝的直面相对,他反而又有些不习惯了。

    想通之后,他心里头的那一点怒气也跟着烟消云散,还当真仔细回想了一下,然后问道:“不知您家这个奴才看到那对兄妹进入下官府中是什么时候?”

    “具体的日期他自己也记不清了,八月的二十八或二十九。”顿了下,又说道,“他那天还看到你下衙回来,进门的时候门房与你说,小姐儿淘气,撵着狗儿跑,摔倒地上把手心擦破了皮。”

    冯大人顿时“啊”了一声,随之又困惑道:“启禀郡主,那日下官府上并无客人借宿或上门拜访。之前因为赶考借住在府上的两位同乡一人落榜,四月就回乡了,另一人也在七月份候到缺,出京赴任。中秋前,我老家的父母托几位行商捎来几箱特产,下官留他们在府上住了几日,也在十九那天送他们离开,之后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上门的客人。倒是我夫人偶尔会带着小儿小女与找交好的夫人聚会,又或是请别家夫人上门做客,但其中并无郡主口中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

    说着,他又是一作揖,道:“下官所言句句属实,无半句妄言,郡主若不信,只管着人调查便是。”

    云萝不置可否,只说:“他们虽说自己是冯府的公子小姐,但说不定就是哪两个大胆的奴才假扮的,未必就是客人使坏。而且,他们为何会进了你家后门?还是守门的婆子亲自把他们迎进去的。”

    冯大人脸上的困惑和恼怒不似作假,“此事下官也甚是不解,不如将守后门的婆子叫来由郡主审问?”

    “可以!”

    这么直率的吗?不稍微婉转一下?

    冯大人有种莫名被噎的错觉,然后挥挥手让人去把后门守门的婆子押过来。

    云萝也指使了两名侍卫跟着一块儿过去。

    冯大人见此行为,不由得嘴角一抽,然后垂下了眼睑,眼不见心不烦。

    其实还是很心烦的,不是因为云萝不客气的行事,而是今日这件事的本身。

    他虽只是个五品小郎中,连上朝的资格都没有,但身在官场,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能知道一点。

    皇上和世家贵族们因为玉米已经闹了有好几个月了,自古以来,利益相争便如同性命之争,他一个小人物缘何竟莫名其妙的被搅入其中?

    阴谋,这绝对是阴谋!

    想到自己很有可能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被搅入到了皇上和世家的争斗之中,冯大人就觉得心里头拔凉拔凉的,对云萝的直言不讳也就没心思计较了。

    唉,其实安宁郡主这般直来直去也挺好的,总好过暗戳戳的派人盯着他,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就把他的府邸给翻了个底朝天。

    他只是一个五品的吏部郎中,辛辛苦苦爬了这么多年也怪不容易的,平时看着光鲜清白,但若认真来找的话,总有一些不能让人知道的小尾巴。

    越想越不安,还要努力做出镇定冷静的模样,不然让小侯爷和安宁郡主怀疑他是心虚怎么办?

    云萝看着他额头上冒出的一层又一层汗水,丝毫不认为这其中还有她盯着他看的原因在里面。

    卫漓咳了一声,像要缓和下气氛,“冯大人不用太紧张,认真说起来,你与此事本没有什么利害关系,本侯相信你定然不会短短几年就忘了家长父老与世家们沆瀣一气。”

    冯大人连连点头说道:“多谢小侯爷理解,下官还盼着继京城和江南之后,能够更快的把种子分送到我家乡去呢,盼着家乡父老们能吃饱喝足,家有存粮。”

    “陛下也盼着天下所有的百姓都能够不为口腹忧虑,家有余粮,手有余钱。”

    “皇上勤政爱民,必能成千古明君。”

    卫漓看着他意有所指道:“冯大人若真能这般想,陛下知道了应该也会很高兴。”

    “这自然全都是下官的肺腑之言。”

    他更紧张了怎么办?

    但很快,他就发现他还是紧张得太早了,因为冯府小厮和一名侯府侍卫一起从后院过来,“老爷,赵婆子死了!”

    侯府的侍卫也朝卫漓和云萝禀告道:“侯爷,郡主,我们过去的时候,那婆子已经悬在梁上,气绝而亡,罗队长如今正守在那儿。”

    冯大人又一次瞪大了眼睛,目光从迷茫到震惊再到惊恐,忽然猛的抽了口凉气,翻着白眼就一副要气绝昏迷的模样。

    死死死了?!

    一瞬间,他手脚冰凉,汗水却浸透了内衫,若非扶住了身旁椅子的扶手,他差点腿软的直接瘫到地上去。

    这下可就一百张嘴都说不清了!

    他僵硬的转过头去看着云萝,“郡……郡主,此事当真与下官无关。”

    “我知道。”云萝平静的走出门外,“说了你可能不信,冯大人,那个凶手帮你洗清了嫌疑。”

    冯大人懵懵的跟在后面,有些不能理解这句话的缘由。

    “郡主何出此言?”

    云萝直接闯进了后院,然后在后门边的小屋子里遇到了冯府的女主人。

    冯大人看到她就不由脸色一变,拉着她问道:“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如何还能继续在屋里坐着?”

    冯大人想说什么,但估计是顾及着外人太多,嘴巴张了张又闭上,然后转头与云萝说道:“郡主,这是内人宁氏。”

    这位宁氏夫人屈膝行礼,“郡主。”

    她相貌只能算是清秀,一双手显得粗糙,不像官夫人精心保养的纤纤玉手。不过她神态温婉,看着就觉得很舒适。

    云萝回礼道:“夫人放心,此事若与冯大人无关,定不会冤枉他。”

    冯夫人抿唇一笑,回首与冯大人对视了一眼,说道:“我家大人自来小心谨慎,虽不敢说一心为民,但也时常记挂百姓民生,他不会走没有胆量去做出格之事,郡主定要仔细查询。”

    云萝不由多看了她一眼,然后走向已经被从房梁上放下来的那个婆子,罗桥跟在她身边,轻声说道:“郡主,王爷亲自跟上去了。”

    “真有人来灭口?”

    “小的过来时王爷已经不在,是他身边的无妄跟我传的话,说他们过来的时候正好撞上那人翻墙而出,显然是早一步得知了我们来冯府的消息,可惜这个婆子已经救不回来了。”

    ------题外话------

    我妈给我打电话让我别回家,我家附近的村子出现了一个确诊病人,是年前从武汉回来奔丧的,现在周围的几个村子都被封了,村里路上都是消毒水,口罩买不到,人心惶惶的,我也好慌。<(to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