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翰鈺〕〔主角是莫宛溪贺煜〕〔火影从鸣人开始的〕〔忍者就该出肉装〕〔花都第一阔少〕〔傻妻每天都露馅〕〔莫宛溪贺煜城的〕〔至强上门狂少〕〔炎夏超级王者〕〔特种兵之融合万物〕〔老胡同〕〔每天签到一个新物〕〔极恶龙君〕〔偏执肆爷得宠着〕〔这个病娇会茶艺〕〔我在封神坑元始〕〔攀科技真的好难啊〕〔直播之悠闲山村生〕〔重生年代文孤女有〕〔斗罗之魂力每年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38章 谁跟你讲道理
    冯大人看着面不改色的检查被灭口婆子的云萝,两条腿又忍不住的有些发软,心里不住的念叨着“我是斯文人,我是斯文人”,然后默默的递上了一把刀子。

    云萝一愣,“冯大人这是何意?”

    冯大人哆哆嗦嗦的说道:“验尸不都要开膛破肚的吗?这婆子着实可恶,勾结恶人陷害主子,这种人也不必管她死得是否体面,无论是要开膛还是……咳咳,都是她活该。不过,下官建议郡主还是找个仵作吧,您金尊玉体可不能被这污糟事给脏了手。”

    罗桥从旁边侧头看了他一眼,“冯大人多虑了,我家郡主巾帼不让须眉,一身好武艺,杀人也是很厉害的。”

    冯大人顿时手一抖,那刀差点就脱手掉落。

    但他硬是握紧了,然后拿眼角一眼一眼的小心往云萝身上瞟,干笑道:“啊,哈哈,郡主不亏是将门出身,确实不能与常人相论,让我等凡夫俗子汗颜啊,呵呵……”

    说不下去了!为何安宁郡主会用这样冷淡的眼神看他?丝毫都没有因为他的马屁而欣喜或不悦。

    那她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云萝见他说完了,就转身继续忙自己的,看完现场之后还指使着人把那婆子的尸身也带走了。

    冯大人:“……”

    送出门外,又目送着人马离去,等到再看不见人影,冯大人的脸色缓缓的沉凝了下来。

    他的夫人站在他身边,不禁担忧的唤了一声,“夫君。”

    他伸手拦住了她的声音,小心的左右看看,然后拉着夫人转身进了府,关上大门后才忽然叹了一声,轻声说道:“夫人啊,为夫遇上大麻烦了,也不知是谁竟对我有此深仇大恨,我分明处处与人为善,从不与人结仇。”

    冯夫人安慰道:“身在官场,再小心也总难免有与人结怨的时候,我看小侯爷与安宁郡主都不是跋扈之人,应当不会为难我们。”

    冯大人眉开眼笑,那张俊俏的脸也仿佛在发光,满口称赞道:“还是夫人通透,真不愧是为夫的贤内助。”

    夫人被他夸得红了脸,含羞嗔了他一眼,相貌寻常却也分外动人。

    冯大人扶着夫人一起进了内院,在不被注意到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微滞,眉头不自觉的紧锁。

    哪里有这么简单呢?

    即便小侯爷和安宁郡主暂时放过了他,可若是不能把背后的那个人挖出来,他真是连睡觉都无法安生!

    不过这位安宁郡主倒是有些出人意料,行事虽不太守礼,但意外的并不会让人觉得讨厌呢。而且,皇上竟当真把她推到了人前,由着她牵扯进他和世家的争斗之中,也不知是不在意这个外甥女,还是对她过于信任。

    另一边,离开冯府的云萝也正在打听这位冯大人。

    “之前哥哥一听到钱传荣的话就把冯大人的家境说得清清楚楚,可是这位冯大人有什么特别之处?”

    一个吏部郎中,放在权贵满地的京城实在不起眼,卫漓却能在第一时间就把此人想起,且连他的小女儿去年十一月过的周岁都记得清清楚楚,显然就有些独到之处。

    卫漓组织了下语言,说道:“他名为冯谦和,蜀中人士,是泰康八年的榜眼,原本应该入翰林院任职,却因为得罪权贵被发放到郴州下属的济源县任知县,六年知县,他修桥铺路,又修建沟渠从几百里外的湛河引水穿过整个济源县,据说济源县的百姓如今仍有许多在家中供奉着他的长生碑。”

    “三年前,他任职期满被召回京城,入户部任郎中,后又被调任到吏部,却始终平平淡淡,反倒没有了在地方上的果敢和成绩。”

    云萝的注意力留在了第一句话上,“他因何得罪权贵?得罪的又是哪个权贵?”

    小侯爷纠结了下,说道:“究竟如何我当时年纪尚幼也不甚清楚,只是据传言所说,他当年高中榜眼后被老吴国公看中想要招为女婿,却被他以家中已有贤妻,不可无故休弃为由拒绝了。据说,老吴国公很不高兴,他老人家也无需刻意做什么,只要稍稍表现出那么一点意思,下面自有会看眼色的人给冯谦和使绊子把他排挤出翰林院。”

    “吴国公?甄家?”云萝估摸了下那位冯大人的年纪,忽然脸色古怪,“甄贵妃可有与她年纪相仿的姐妹?”

    卫漓的嘴角一抽,妹妹的关注点似乎有点与众不同。

    可是对上她充满期待的双眼,他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唯有如实相告,“老吴国公有两个女儿,甄贵妃行二,她面前还有一位姐姐,但是个庶出,且比她年长近十岁,几年前就病逝了。”

    不管死不死,反正那位都不会是老吴国公想要许配给冯谦和的。

    云萝默然许久,忽然一本正经的说道:“因为在宫外嫁不出去了,所以就把人送进了宫里给舅舅当贵妃?”

    卫小侯爷顿时被这话中的内容给惊住了,可细一想想,竟觉得好有道理是怎么回事?

    连忙将这不应该出现的想法甩出脑海,挖空心思的想要替舅舅找个合适的理由,最终说:“其实老吴国公还算明事理,可惜他老人家死得早,他长子承爵之后才动了送妹妹进宫的念头。”

    “这位冯大人平时的为人如何?有什么常来常往的好友或仇敌吗?”

    听了一耳朵的八卦,云萝先让人把冯家那个赵婆子的尸体带去义庄存放,而她自己则带着人回到了长公主府。

    公主娘早已等候多时,备好了沐浴的热水,让云萝泡个澡先去去晦气,然后才舒舒服服的坐在榻边,由她亲手给她擦头发。

    等头发擦干烘干,该说的话也都说得差不多了,又有洗漱干净换了身居家常服的卫漓过来陪母亲和妹妹,气氛逐渐放松,仿佛庄子上被烧了十亩地玉米的事情不曾发生过。

    不过在夜幕降临后告辞母亲的时候跟卫漓提了个小小的要求——希望兄长不要再插手此事的后续,由她自己来处置。

    卫漓犹豫了下,答应了,长公主也没表示反对,只是转头就往云萝的身边又拨了一队侍卫。

    夜深人静时,汀香院内悄然进入了一个人影,然后在云萝卧房的窗外响起了有节奏的轻击声。

    云萝并没有睡,而是合衣躺在榻上闭目养神,听到声音后当即就坐了起来,侧身将窗户打开。

    夜色撩人,景玥却觉得盘坐在窗内的小姑娘比夜色更撩人。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他看着窗内青丝披散,藕色小袄被勾勒出玲珑弧度的云萝,忽然发现他等待多年的小姑娘其实已经长大了。

    云萝察觉到他的神情似有异样,不由低头看了自己一眼,再抬头问道:“你在看什么?”

    景玥默默的移开了视线,耳根有些发烫。

    不敢说,说了会被打死的吧?

    他迅速压下心里头的异样,再转眸看向她时,表情也变得特别正经,问道:“这个时辰了,怎么还没睡?”

    云萝想也不想的就说道:“等你。”

    景玥顿时心头一热,即便明知道她说的跟他想的并不是同一个意思,却还是忍不住的暗搓搓窃喜。

    嘴角轻勾,双眼也更亮了几分,轻声说道:“下次就不必等我了,你只管歇下,乱了作息当心明日头疼。又不是多要紧的事情,敲窗若不应的话,我会把纸条从缝隙中塞进来的。”

    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了一张折叠的纸递给她,继续说道:“那人倒是狡猾,从冯府翻墙出来之后,即便没发现有人跟在身后也在城里绕了好几个圈,我一直暗中跟随,最后见他进了吴国公府。”

    云萝将纸条打开,一眼扫过便知跟他现在说的是同一个意思,不由喃喃自语道:“还真跟甄贵妃有关。”

    “甄贵妃?”

    “嗯,我听说那位冯大人自升官到京城之后虽没有做出什么成绩,但也性子平和不与人结仇,看似温雅有礼,实则油滑至极。而目前所知,与他有仇怨,还能把手伸到皇庄里来的只有当年曾被他拒婚的吴国公府。”顿了下,又有些困惑的说道,“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想要结亲却被人拒绝也不是多稀奇的事情,当年冯大人被排挤出翰林院也算是让他们出了一口气,甄家何至于记恨到现在?难道甄贵妃到现在还惦记着他?”

    她仿佛看到了她舅舅头顶上的青青草原。

    景玥愣了下,忽而失笑道:“不过是觉得一个寒门学子也敢拒绝国公府的嫡小姐,实在是不识好歹,也让甄家的面上挂不住。如果拒婚的是与他们同等地位的人家,却不过是一笑置之的小事而已。”

    一家有女千家求,家有好儿郎也是一样的会被许多人家和姑娘惦记,总要选一个并拒绝大多数,若是每拒绝一家就是结一家的仇,那天下都要乱套了。

    而甄家之所以记恨冯谦和,未必是因为甄贵妃爱而不得、由爱生恨,更大可能是他们自以为尊贵,却没想到在冯谦和这个寒门出身的新晋榜眼眼里,公府千金竟还比不得他在乡下娶的媳妇金贵,因而失了脸面,怀恨在心。

    又逢朝云萝的玉米伸手,此事他们当然不能亲自出面,总要拉出个替罪羊,于是就把始终横亘在心里的冯谦和给算计了进去。

    云萝也觉得大概如此。

    将手中的纸条凑到灯火上点燃烧成了灰烬,她转头问景玥,“那个人能抓到吗?”

    “你若想要,随时都把人抓来。”

    “那我明天一早就要人。”

    景玥神色一动,“你明日要去吴国公府?”

    云萝也不隐瞒他,并把他尚未说出口的话也一块儿拒绝了,“嗯,明天去拜访吴国公府,你的身份不方便,就别再跟着了。”

    “……”竟然被阿萝嫌弃了!

    云萝莫名觉得他看她的眼神有些委屈,不禁默然,然后伸手“啪”一声把窗户合上,并挂上了闩。

    景玥的眸光骤然一暗,缓缓的伸手抚上心口。

    不着急,前世一直到沉睡大漠,阿萝都没有动过凡心呢,她现在还小。

    是的,她还小呢,还可以仗着年龄干许多大人不能干的事情。

    次日一大早,昨晚说好的今天一早就要的那个人很及时的落到了云萝手里,也不知景玥对他做了什么,这个能面不改色的掐死赵婆子并将她伪装成悬梁自尽的青年,此时却神色惊惶的缩成了一团,被从无痕的手上交到云萝手里的时候,他看她的眼神简直像在看救世主。

    这可怜的模样却丝毫引不起云萝对他的怜悯,也不管他为何一副精神遭受到巨大创伤的模样。

    只要她想,她也能做到让人精神奔溃,甚至可以保证不动用任何的暴力手段。

    今天,她连每天固定的练武时间都省略了,起来后就带着一大群侍卫和一个杀人凶手急匆匆的出门,并及时在吴国公上衙门办公之前把他堵在了府门内。

    吴国公已年近不惑,但大概保养得不错更兼勤加锻炼,看上去还很年轻,且身材魁梧,一身多年身居高位养出来的威严气势。

    如往常一样,他穿戴好官服正预备要出门,却在门口被云萝带着人堵了回来。

    目光从云萝身后的侍卫们身上扫过,他目光一闪,神情却不见丝毫恼怒,还拱手客气的与云萝说道:“安宁郡主这一大早的就带着人上门来,不知有何贵干?”

    云萝却不是来跟他寒暄的,直接就质问道:“国公爷为何要指使人烧我的庄子,毁我的玉米?”

    吴国公一愣,诧异道:“郡主何出此言?无缘无故的我去烧你的庄子做什么?”

    “有缘故,你就要来烧我的庄子?”

    吴国公忽然笑了一声,看着她的眼神就是看胡闹不懂事的小孩儿的眼神,“郡主言重了,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的,我非得去烧你庄子?咱们这样的人家,就算真被烧了一个庄子又算得了什么?不伤筋也不动骨,若是有龃龉,还不如直接打一顿来得更痛快呢。”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有理的,就算拿出证据他也可以不承认,然后继续扯皮,直到一方扯不过另一方。

    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就算杀人放火,只要权势足够,也都能一手压下来。

    所以云萝并不喜欢这样的行事,她也没打算要跟吴国公扯皮辩论,比谁说不过谁。

    她甚至不是来跟吴国公讲道理的。

    此时天色已亮,早起的百姓看到这边这么热闹,也渐渐的围过来看热闹了。

    云萝就在这个时候把刚到手上的凶手推了出去,指着他说道:“这个人,国公爷肯定会说不认识,不是你府中人,但一个大活人在世上总有别人认识,知道他的来历。这个人昨天潜入吏部郎中冯大人家掐死了他家守后门的婆子,翻墙而出在城里绕了几圈后进入你吴国公府。”

    两句话说出口,围观的百姓就已经起了一阵骚动,吴国公脸色微变,却仍镇定。

    云萝继续说道:“而在大概一个半月前,有人算计了我庄子上的奴才,唆使他放火烧玉米地。那两人主动告知说他们是吏部冯郎中家的公子和小姐,还被我家奴才看到他们进了冯大人府上的后门,给他们开门的就是昨日被此人掐死的赵婆子!”

    人群的议论声更大了,吴国公也紧紧的皱起了眉头,说道:“不知我家在何处得罪了郡主,去年在宫里因为一点小事就鞭笞了贵妃娘娘,如今更是把这莫须有的罪名硬按到我吴国公府。”

    “甄贵妃是因为她自己犯了宫柜才会被罚,与我有何干系?倒是我要问问国公爷,我与你家有何怨仇?你可知前天的一场火烧坏了十亩地的玉米,再有一个月,它们原本是要被运送到铺子里卖给需要种子的百姓的,十亩地至少能供应一千五百户百姓。”

    “一派胡言!我念郡主年少,多有忍让,但郡主也莫要以为仅凭你的一面之词就能定我吴国公府的罪!”

    云萝眼睑一撩,“玉米虽珍贵,但终归也只是些粗粮而已,谁敢因为几千斤尚未收获的粗粮就来定国公爷的罪?但国公爷也不必矢口否认,显得本郡主好像多无理取闹似的。明明是你不想让老百姓得到玉米种子,才来坏我的庄子……”

    “安宁郡主!”吴国公忽然打断她的话,“无凭无据你休要信口雌黄,坏我甄家名声!”

    云萝木着小脸“呵”了一声,“我还没说你家因为当年冯大人拒绝休妻再娶你家小姐,你们就一直怀恨在心,刻意打压他呢!”

    “轰”的一下,围观的群众忽然就炸了。

    吴国公脸色铁青,指着云萝怒道:“安宁郡主,你这是无理取闹,胡搅蛮缠!”

    云萝“锃”的一下拔出了刀,面无表情的说道:“谁跟你讲道理?我今天是来找你算账的!你烧我庄子,毁我玉米,我没进宫去找我舅舅告状就已经很给你留面子了,你可别得寸进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